查看: 800|回復: 1

[耽美] 【原創】alexia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6-10 11:54: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160607

  =

  臨淄從很久以前,從有意識開始就經常聽到一些聲音。一些他清楚知道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聲音,同時他也意識到是在召喚著他的這些聲音。不管是在家裡經過廁所時,或是上課想睡覺時,聲音就從角落飄過來了。臨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些聲音,大概就如許薩克斯風吹奏那樣,只是再飄渺一點。絕對不是合奏,只是一個樂器發出的音符短短連接數秒而已。聲音帶來的好像不只聽覺,也讓視覺蒙上一層粉紅色。臨淄經常覺得這樣對身體不太好。每次頭都會暈眩一陣子。要是走路走到一半,很危險,就有幾次真的差點撞到墻了。

  對於自己的名字臨淄沒有什麼意見。但也只是他沒有什麼意見。第一次見面的人一定會問上他的名字怎麼念,要不然就是裝膜作樣地擺出研究的表情,再試探地念出不對的發音。這個時候他只好略顯歉意的說,對不起,臨淄,資料的資那個音才是對的。偶爾遇到發音正確的人,臨淄總會對他笑一笑。比較困擾的一點反倒是,臨淄的手比常人大了那麼一點,尤其是指腹的部分,肉總是會滿到擠出來的那種。於是在打出自己的名字時,總會按到離淄不遠的猗。臨猗,真是個奇怪的名字。

  最近的天氣很熱。臨淄沒有像過去一樣,就讀私立學校,理所當然沒有冷氣可以吹。僅有的電風扇,吹出來的也都是熱風,不會涼多少。應該說氣溫根本沒有變化。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儘管付多少錢不是由臨淄決定,但拿出多少錢該得到什麼待遇都早就決定好了。事到如今抱怨也沒有用,實在一點不如考慮轉學。

  實在一點。臨淄默念著。做任何事都這樣默念著,會活得比任何人都好。這是從小就知道的,臨淄給自己定下來的一直遵守著的規定。在現實中,並以無效的幻想實現,在做之前先這麼行動,成功的機率一樣會提高。百試不厭。臨淄過得很好,學業成績一直都保持在前端,或許未來也會一直這樣。過著早就規劃好的,默念著實在一點的人生。可能是對沒有錢的恐懼特別深,儘管臨淄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此有這麼濃的執念,他還是本能地去抗拒沒有能力這件事。包括沒有能力的他人以及可能沒有能力的未來的自己。

  不過臨淄也很有自覺的,知道自己比別人實在一點的地方,太多到導致一有心情就絕對不會遲疑的放縱自己。正因為我平常那麼努力,這個時候才能更理所當然的在這裡。臨淄這麼想著,順帶將除去標準後仍須顧及的軌道也碾碎。至此想再回去過實在一點的人生也變得困難了。剩餘的一些運氣,拿來維繫軌道就差不多了。唉,不要翻車就好。臨淄總是這麼想。

  但我不喜歡你的風格。臨淄的朋友,有個特別要好的每次都這麼說。我也不喜歡你的風格。臨淄說,這是真心話,不如說是討厭更恰當。這人活不久吧。這樣直接的把話說出來,總會惹火人的。你知道我也是個玻璃心。朋友卻笑的一臉高興,有傷到你真開心,我傷一個人一定是我覺得有必要才說的。臨淄皺眉,笑一笑將頭轉回去。啊,明明這傢伙的風格,真是討厭。不過我不會直接說出來,說出來是你輸了。臨淄還是時常想揍那朋友一頓。

  兩個人會要好起來也是因為性慾強的異於常人。臨淄的老二,尺寸不特別大,但也可說是相當不錯的尺寸了。可能這與性慾有直接關聯,臨淄的需求量非常之大。一個禮拜兩三次,對於學生來說或許是個不簡單的數字。至少兩三次。家裡自從高中之後也不特別管教了,父母離婚後更是完全放生,一個人住在外婆家,多晚回去都不成問題。臨淄個子很高,又長得成熟,儘管臉不那麼陽剛又不特別出眾,拿來騙騙人也是夠了。離家有點距離,但交通方便的酒吧,臨淄固定每週一、五、六去光顧。其他日子看身體狀況,有次週三晚上就在那裡遇見了這朋友。又是隔壁班同學。互看不順眼卻聊的很開,當晚交換了社群帳號後各自又開房間去了。

  高中生出入這裡真的沒問題嗎。臨淄想著,然後脫下襯衫壓在青年身上。對不起啊,穿著內衣會讓你認為我是被壓的那一方吧。不過很遺憾,要穿上這件內衣的是你噢。一邊熟練的解開扣子。扣著對方的手,再為他穿上極為女性化的內衣。真是可愛誘人,不是嗎?臨淄舔了下青年的頸肩。嘛也不過是一夜情⋯⋯總要找個味道不錯的屁股吧。不過我沒那麼人渣。也是會好好擴張並善後的。這點,評價可是很高的。但總不能都在這間酒吧啊,我不是被上的那一方,幾乎眾所皆知,能再騙今天的這個男人,也都是運氣。

  都是運氣。臨淄說,他彎下腰表示歉意,「我還是有好好善後的,但力道不太能控制。真是抱歉。」
  
  真是奇怪。我還穿著夏季制服,然後在便利商店跟這個大學生鞠躬道歉。他剛好是昨天晚上被我上的男人。我不記得名字了,可能他根本沒有告訴我。可是我還記得他,因為他長得非常顯眼。很精緻的臉,帶著耳環。所以我才會釣他。那個陰鬱的表情,看上去可能是第一次來,然後,沒有想過自己會被男人操。哇喔,帶感。幸好穿了透明的白襯衫、粉紅色內衣,今天也有化妝,足夠了。想想那個時候他的表情實在⋯⋯大概就是因為他的表情我才會那麼大力。

  「實在對不起。」

  那男人一樣一臉陰沈。抓著去光水,手上的紅色指甲油塗的非常拙劣。剛剛在家塗到一半,出來買去光水就遇到昨天晚上的我。好幸運。

  「你好像沒事了。腰應該能動。我先走了,對不起。」總不會在床上塗指甲油。也能這樣走到這裡,證明我還是有良好修養的。不至於把人操到下不了床。

  「你知道⋯⋯」男人開口了。扭扭捏捏的。

  「請說。」

「你知道我還是剛從那房間裡出來的嗎?」

「所以你在那個房間裡擦指甲油?」那裡不充滿味道嗎。我再怎麼體貼細緻,也不會帶著芳香噴霧啊。

  「⋯⋯有意見嗎?不,你覺得我看起來很好嗎?」

  「是啊。」

  「你欠幹嗎?」

  「不。你今天晚上還欠我幹嗎?我很閒。你應該也是很閒。」他臉真的很精緻。就算扭曲起來依舊比地球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口好看。容易生氣。不動大腦。陰沈。他叫什麼名字啊?

  「如果你還在痛我也可以幫你按摩。或是你好了,我們再來一次。這次會輕一點。」我不得不這麼保證。

  「給我滾。」

  「嗯,我滾了。」臨淄點點頭往櫃檯走。今天就休息吧,禮拜四。

  可是一般來講這種話一定就是要留下的意思。臨淄轉過頭。他果然還在原地,低著頭。
  
  「真的嗎?可是我想要你來。」臨淄說。

  「你帶路。」男人盯著臨淄,緊緊捏著去光水的手微微發紅。

  「等我結帳⋯⋯去光水呢?」臨淄握住男人的手,理所當然。

  「結了。」男人也覺得理所當然。

  「好。這次換一間。」從口袋抓出零錢,臨淄連同蕃薯放在櫃檯上。

  「欸,記得買芳香噴霧。」男人說。

  「你拿來結吧。」臨淄向店員說了,稍等。不過這樣零錢就不夠了。

  男人買了兩罐橘子味的芳香噴霧。臨淄多拿出了三張百元鈔票才走出店。他牽著男人的手往捷運站走。

  「去北車。」臨淄說。

  「晚餐吃了嗎,我們去吃烏龍麵。」臨淄笑了笑。男人很清楚這只是禮貌的問,然後臨淄也知道男人不會回答。所以晚餐吃烏龍麵。沒問題。

  兩個人在捷運上搖搖晃晃的。這個時段有為數不多的位子,臨淄和男人坐在博愛座上,牽著手。看幾次都還是覺得很細緻的臉,和臨淄對望著。他就是容易生氣,不會害羞。臨淄得出這個結論,一隻手搓揉著男人的腰間。他沒有生氣。

  「你叫什麼名字?」臨淄問。

  「程郢。」

  「兩個字?跟我一樣。名字很像你。」

  「你說話的方式很奇怪。」

  「大家都這樣說。」臨淄頓了頓。「你每天都去酒吧就知道了。」

  「我不想知道。」程郢將頭轉回去。

  「真可惜。」

  程郢不再回話,任由臨淄搓揉他的屁股。

  台北車站到了。

  「我們先上去吃麵。今天不要睡太遠的,這附近的就很普通。」臨淄過了卡,等著程郢一邊說。這其中手也沒有放開。

  「隨便,你決定就好。」

  「好,走這邊。」臨淄點點頭。

  台北車站一樓大廳,角落的烏龍麵店。程郢夾起炸蝦和炸蓮藕,以及出現率極低的炸秋葵放在盤子上。臨淄看著他,「我也想吃秋葵。」

  「自己夾。」程郢將托盤重重放下,甩頭離開。

  怎麼又生氣了。不過臉又扭曲了,很好看。臨淄夾了滿滿一盤秋葵。

  「兩碗豆皮烏龍麵。」臨淄對著店員說,順便將托盤放下。隨即拿著號碼牌走回餐桌。

  「豆皮烏龍麵。你吃,對吧?」

  「不會。」

  「真是可惜。幸好我吃得下。」臨淄直直看著程郢。

  「不過你會吃對不對。」臨淄綻放笑容,右腳抵住對面男人的老二。

  程郢漲紅了臉 。不發一語。

  「我們去廁所,吃飯前洗手才對。」站起身來,臨淄大力握住程郢的手。

  門被輕輕帶上。臨淄特意選了一個沒什麼人知道的廁所。

  「程郢,乖乖的好不好,我很喜歡你生氣的臉,可是不要這樣子難搞。我們和平共處。」臨淄吻了一下程郢的額頭,「你的老二很軟嫩,我也很喜歡。」

  「⋯⋯你很煩。」程郢同樣的,直直看著臨淄。他的眼裡閃爍著憤怒以及某種不知名的情緒。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臨淄摸摸他的頭。將下半身往前一頂,和程郢的下半身互相感受著熱度。

  「麵會涼掉。」程郢皺眉。但是他沒有阻止臨淄。

  「我知道。」臨淄又磨蹭了兩下,「回去吧。和平共處。」

  最後那句話既像提醒又像警告,程郢鬆不開眉頭。他們兩個牽著手走回烏龍麵店。

  「為什麼你是說老二?」程郢問。

  「不然你說什麼?」

  「陰莖。」

  「你的陰莖很軟,我喜歡。」臨淄面無表情,「這樣可好?」

  「你還是說老二好了。」程郢同樣面無表情。

  「我喜歡你老二。」臨淄笑了出來。

  「我知道。」這次程郢點點頭。

  回到烏龍麵店。桌上已經擺了麵和天婦羅,還冒著煙。沒有多說話,就這樣默默的,很快把麵吃完了。在分配秋葵上還是有一些尷尬,但臨淄沒有說什麼,把大部分都讓給程郢了。

  「該帶的我都有。直接開房間。」臨淄走進巷子裡。那是一間五層樓高的,不怎麼大,卻看的出來有精心設計過的旅館。一樓是咖啡廳,這麼晚了還是很多人。

  「同學的姘頭開的。」臨淄說。所以誰來都沒問題。

    上了二樓,跟樓下很可愛的貓咪裝飾完全不一樣,旅館大廳走哥德式裝潢。樓梯左側的櫃檯前站著一名金髮男子,「歡迎。是你啊,不過今天不是星期四嗎?」

    「對。可是我想和他打砲,給我一間房吧。」臨淄揚了揚手。

  「鑰匙在這。」金髮男子點點頭,「四樓,都準備好了。」

  「鯨魚說他明天會來,你早點睡。」臨淄笑了一下,「這幾天他是委員,被留下來。你早點睡,明天會很累。」

  「幹。」金髮男子一臉淡定。

  臨淄抓起鑰匙,沒有再回話。他和臨淄一起走到四樓,停在最右邊的那間房門前。

  「程郢,我喜歡從後面來。可能會很大力,然後把手伸進你嘴巴裡什麼的。你不喜歡要說,我會小心。」臨淄說,他吻了程郢的唇。

  「太痛我會揍你。」

  「沒關係。」

  =

  大家午安我是阿晦,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文思泉湧。這次受了晏子和村上春樹的影響,很挫敗的同時也請諸多包涵。alexia是暫定標題。

  程郢感謝好幹友阿飯把兒子嫁過來。臨淄是我家的好老公。

  接下去的肉我就跳過了,御論禁止。

  我寫的很開心,臨淄屁話有夠多,和阿飯一起愉快地把兩個人的屁設定補完了,謝謝謝謝。

  也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10 12:03:4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不知道這樣的尺度可不可以,如果不行麻煩版主直接刪掉就可以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