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095|回復: 22

[同人文] 【特傳】向上仰望(夏碎X自創 0731 場次無料)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5-26 16:43: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時計mi 於 2020-7-31 17:26 編輯

標準開坑不負責填(欸


*慢填注意

*此CP為夏碎X自創



楔子



「我拜託你,如果討厭我……請拒絕我,在任何地方自己或者,跟別人一起都好,不要用這種方式幫助我。」


因為對方那麼說,所以他便那麼做了,為了讓對方覺得自己討厭他而疏離自己。


他看著那比自己小兩歲的、向自己告白的學妹,怯生生的樣子其實不是很得他的喜歡。


但為了他必須如此,就算傷害千冬歲也罷。


「妳確定想跟我交往?」他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對方,語氣溫和的說著殘酷的事實,「就算我是利用妳來讓人遠離我?」


只有腦袋壞了才會答應他吧?他想。


令他意外的是,對方居然用力的點了點頭。


「就算是利用我也沒關係,只要可以待在夏碎學長身邊就有機會的,對吧?」


抬起頭的臉出乎他的意料充滿堅毅,眼裡閃爍著與怯懦外表不同的光彩。


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那就是他不曾有過的表情。


在女孩的臉上也看不出算計,感覺上實在是天真的太過不真實,即使此刻女孩正有些苦澀的微笑著。


「好,那我們就交往吧,」夏碎點點頭,勾起一貫的微笑,既然對方接受,那他也不好安慰她還是說些甚麼勸阻的話。


他需要一個理由來讓千冬歲遠離,所以他挑了一個他根本就不喜歡的女孩做他的女友。


即使會傷害那女孩也罷,在那時,他是沒有任何要將女孩擺在心上的意思的。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26 20:22: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昕 於 2016-11-11 08:40 編輯

開了開了!!!!
好期待嗷嗷嗷嗷
總而言之加油唷唷♥
等著時計。

點評

謝謝//我會努力XD  發表於 2016-12-5 13:19
您好,回復需滿15字(重複字詞及標點符號不算),請於7日內改正,若未改正將記警告一支,若有問題可短消我  發表於 2016-11-10 18: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26 20:27:35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被搶了XDDD(欸
怎麼辦看到第一句我好不安XDDD
好啦開玩笑的,不棄坑就好XDDDD
時計加油(?

點評

到底XDDD 你沒看錯這就是虐文(欸  發表於 2016-12-5 13: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26 21:00:31 | 顯示全部樓層
居然這麼神不知鬼不覺的開了啊wwwww(明明是妳自己沒上御論
期待虐文更新XDDDD然後也期待同樣神不知鬼不覺開坑的背叛文XDDDDDD

點評

好XDDD我會加油的//  發表於 2016-12-5 13: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1-9 23:40:01 | 顯示全部樓層
01


「喜歡」這個詞對於夏碎而言,意義太少、太過於狹隘,也太過自私。


喜歡上一個人並未經過對方意願向對方告白,不就是將自己的想法加諸在別人身上嗎?


男女之間的愛情,在對父親與母親間那依舊無法解釋的困惑中,即使知道愛是存在、但依舊是彆扭的、甚至有些變了質的。


至少「愛情」這種東西,不在夏碎的人生規劃內。


並非在意人生的長短而捨棄關於「愛」這種感情,而是因為決定作為深愛的血親替身,寧可不讓他人留戀。


即使知道愛情依然存在,卻是他覺得無法掌握的,寧可安穩的踩在那作為血親替身的死路上,也不想因此跳脫規劃好的框架,不曾有即使艱難也要努力尋找自己的真正目標的想法。


夏碎做不到,他的愛對他人來說幾乎是種無能理解的執念,寄生在雙親、手足以及相識已久的友人身上,即使早就達成了目標得到了愛,也只懂執著在下一個或者原來的軌道上盡情的託付他的愛。


然而夏碎的愛太過於沉重、太過於隱蔽,即使讓身邊的人察覺到了,卻只會掩住嘴巴,裝作死不承認的樣子。

不想被發現自己難堪的深愛著誰,只想靜靜地、深切地愛著。


也因此,這樣的他對於突然出現並向自己告白的女孩,內心總是冷漠不怎麼友善的。


雖然唇依舊是微勾的,保持看起來禮貌、感覺像是被打擾一般的笑。


——因為不需要自私多餘的、外人給予的愛。


「不好意思,我不喜歡妳。」他其實從沒漏掉那些女孩想試圖說些什麼天人交戰的表情:因緊張發紅的臉、快要哭出來一般、含著淚水的眼,緊皺的眉及抿緊的唇,哪怕是多麼惹人憐愛也好。


但這些女孩,對夏碎而言就是——沒有興趣。


誰叫他是只會邁向死亡的替身呢?他沒有意願去辜負一個女孩子的未來,而且,他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愛人,又尤其她只是個外人。


他其實很清楚自己對於人際關係只會一味的自我封閉,不想與誰交心、總是懷抱著與他人相異又無人所知的願望與目標。


不想說、拒絕說、不要說——


「我拜託你,如果討厭我……請拒絕我,在任何地方自己或者,跟別人一起都好,不要用這種方式幫助我。」


所以,在發現自己的愛被曝露卻沒死成的時候,夏碎毫不猶豫的對著對方話語所給出的、似乎是出口的出口逃了。


靠著傷害來遠離深愛著的對象,靠著自己所具有的優勢、來對著一個似乎是因情不自禁而向自己告白的女孩開口了。


「如果不是因為喜歡而在一起也沒關係嗎?」這樣的話語好像是廢話一樣,少了愛、缺了情的扭曲關係,在他的認知中,若是正常人一定不會答應、甚至會甩他一巴掌對他大罵的。


但是,女孩卻只是猶豫了一陣子,羞赧的笑著答應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5 12:00: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時計mi 於 2016-12-5 12:35 編輯

02


「為自己而活,對你來說到底是多難的一件事?」


自己的搭檔曾說過那樣的話,就算那時他的表情其實是一副不耐煩、看上去不怎麼願意管的樣子。


他甚至裝作不是正在跟夏碎說話,明顯的不打算等自己的回答,即使自己知道其實搭檔只是覺得自己不會回答。


探聽別人的隱私從不是搭檔的風格,當然,以他躁進且對沒興趣的事物不會深究的個性,他當然也不會主動去關心。


——雖然外表是這樣,不過其實本質果然還是個溫柔的精靈,連自己不想回答的體貼都注意到了。


雖然不覺得他的體貼有什麼不好,但自己還是欣然接受他的好意,反正他沒有說需要道謝,就算道謝了,他大概只會一臉詭異地看著自己。


然後無視自己的道謝,假裝自己沒說話。


為自己而活,到底是件多難的事?


在病榻上的時候他曾經問過自己,他該為什麼而活。


活著沒有任何價值的自己,該為什麼而活?


他覺得,自己一直都是個為人而存在的存在。

而他人對自己的好是種債務,大的債該還、小的也必須得還,對於親生爸爸給的他就以生命還給弟弟。


因為他們沒什麼必要對自己好的……他們沒必要對個替身好。


自己,一點價值都沒有。


夏碎這個人,是不該存在的。



x x x


「就算是利用我也沒關係,只要可以待在夏碎學長身邊,總會有機會的,對吧?」這麼充滿希望的話不屬於他,也不可能是他會說的話。

就像他總是沒辦法講出「一定可以的」、「可以做到」這樣的話,理所當然也不會使用那些祈禱的言靈。

他總是不怎麼正面,就像其實吸收知識只是為了幫助重要的人。


至於戰的痛快,勉勉強強是發洩生命無處可去的徬徨的方式。

他很驚訝對方會那麼正面的思考並回答她,雖然是帶著目的性,卻是抱著希望的。

明明就暗示了是不喜歡她的。

但他其實也不需要思考太多,畢竟他只是需要一個可以假裝愛的人。


一個假裝可以喜歡,好讓對方以為討厭自己而主動遠離的人。

他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也沒有其他的選擇可選,因為他知道,他害怕與千冬歲有任何親密的接觸。


緊密的連上關係的話,他恐怕就會不能克制的想活下去。


替身不需要活下去的希望,總是只要如人偶一般安靜的微笑。

冷靜的做出判斷、將自己的想法置身事外。

他的想法一向都不重要,也不能重要。

看著靦腆笑著的女孩,夏碎其實也才剛知道她的名字。


「香取……小豆學妹嗎?請多指教。」

他要忽略對方臉上閃過的難受,單純認為她是害羞而為這件事感到開懷的。

即使知道誰會覺得這件事是開心的?但他實在不喜歡去承受陌生人的情緒。


他不需要去承受他人給予的情緒。

他用日文向她說著,念出了她的名字。

「啊,我比較喜歡被叫紅豆,中文的『紅豆』。」然而女孩只是笑著用中文回答,在夕陽餘暉中怎麼看都會覺得水珠閃爍的刺眼。
「比較像女生,」她補上一句,然而夏碎只覺得這是不怎麼重要的東西。

不去刻意提起,淚珠也會因陽光而閃爍,叫人無法忽視。

害羞靦腆的笑是騙人的,錯愕落失的臉才是真的。

夏碎決定還是欺騙自己。

裝作自己的心靈不扭曲,裝作對方悲傷的臉不扭曲。

他撇過頭,看見自己的弟弟就站在那裡。

帶著黑框眼鏡、抱著厚重的書本,正跟自己的朋友站在一起。

他嘴角微顫,攬過身旁的女孩,忽視對方的驚愕。

也裝作千冬歲不會驚愕,裝作這是很理所當然地。

即使攬著女孩的身軀細不可微的顫抖著。


「走吧,『我的女朋友』。」他低頭,扯出一個微笑,邁開步伐。


這樣就好。

他不需要承擔任何的親情關係,這樣……就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10 19:43: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綠間 於 2016-12-10 19:45 編輯

夏碎內心虐的我心豪痛(。°つд⊂°。)
想拍夏碎頭(有變態
...
時計加油(ry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10 21:45: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人是非常喜歡夏碎的~
看到他虐心好難過((啜...
大大寫的真好
加油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25 03:42: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時計mi 於 2020-4-25 10:35 編輯

03

  「不好意思,勞煩妳了。」多餘的道謝、多餘的貼心,刺痛著心臟的溫柔聲音,給予最為柔和的凌遲。

  室內滿溢著茶香,香甜的糕餅還有對方可愛的詛咒體,然而本該同樣可口的畫面卻最為苦澀。習慣性溫暖的笑容摻上了覺得愧疚的情緒,於是整個場景的味道變得亂七八糟,又沾上了她的淚水,成了需要進垃圾桶的味道。

  香取小豆不喜歡這樣的味道,雖然這是一種必然。

  她最不想要,卻需要經歷最慘不忍睹的這段。

  這裡是商店街某家隱密的日式小店,甫進門夏碎便向服務員要了一間包廂,送上餐點,關上門的世界裡只剩他、她與他的詛咒體,本該充斥著會鬆懈下來的溫暖,她卻只感受到對方冰涼刺骨的寒意。

  她本來就不期待會有回應,卻沒想到是這般回應。

  端正姿勢跪在墊子上,肩膀向後挺出了頸子與臉龐,她的雙手攏過及背的黑髮,這才擺在膝上,眼周有些浮腫,垂下眼睫帶著幾分傷悲與煩悶,但一想到喜歡的人近在眼前,她不由得揉了揉眼擦去根本不存在的眼淚,然後深吸口氣。

  褐色的瞳孔倒映著男子的模樣,溫柔寂寥的笑容,心裡肯定不是想著她。

  也罷,反正她從沒跟他交談過,也許現在只是她一廂情願,但若是努力,球魚或許也能在空中飛翔。

  「沒事,學長,吃點東西嗎?」她嘗試提起話題,揚起微笑看著滿桌的糕點,攀在夏碎身邊的詛咒體方才還對著桌上的食物流口水,此刻卻察覺了什麼,抱緊了夏碎的胳臂對著她威嚇。

  「主人是我的!」再直白不過的宣言,能夠理解詛咒體對她的不受待見,畢竟自詛咒體的出現開始,她便被驅逐了多次。

  不怎麼喜歡,但也許是自己常站在離對方遠一點地距離望著他的關係,現在她又厚臉皮地出現在夏碎面前,小亭當然也提防他提防的要命。

  「嗯,是妳的,所以我不會搶走妳的主人。」順應著孩子的話小豆說著,不打算與詛咒體為敵,捧起茶杯,啜了一口綠色的茶水。

  茶梗在杯中立起,幸運的象徵,她卻慘澹一笑。

  成為假面的情人,是哪來的幸運?

  她不是許了很多願嗎?為何成真的願望卻是這般難受的模樣?

  「真的嗎?妳不會搶我的主人?」幸於詛咒體單純活潑,見她頷首,瞳孔中也就亮起光芒,一邊說著一邊又湊到了桌前,「不可以搶喔?真的不可以搶喔?」

  她無奈地應允著,窺視著夏碎,然而對方似乎根本沒把她放進眼中。

  「主人,我可以吃嗎?」轉向男子女孩興奮地詢問,小豆不必看見女孩的表情也可想見她眼中的渴望,自大競技會後出名的魔封咒,偶爾幾次會在學園餐廳裡撞見其吞食的模樣,巨大的食量讓她不由得羨慕起小女孩。

  啊,要是自己也不會胖,又能吃多多呢?

  「可以。」夏碎帶著溫和微笑著撫了撫女孩的頭,眨眼瞬間桌面上被掃空了一半,眼見夏碎開始動作,小豆也就逕自合掌。

  「那我就開動了。」聲音細如蚊蚋,拿起叉子她輕輕戳起一塊蕨餅,邊暗想著唇上會不會沾滿黃豆粉,邊送入口中。

  ——好甜,她想著,綿軟細膩的口感,青草香味散在唇齒間,黃豆粉沾上了唾液,烘烤過的豆香化在舌尖上,有關蕨餅的一切都完美,一切都很棒。

  偏對香取小豆而言過甜,甜的令她感到苦澀。

  她拿過茶水又喝了一口,這才稍稍沖淡了口中的甜味。

  眨眨眼,她看向愉快地待在夏碎身旁的詛咒體,父女般輕鬆溫柔的相處模式,進食的詛咒體從不嫌棄食物,不若香取小豆,只吃了塊蕨餅便甜的她頭疼,再也吃不下去。

  ——好羨慕啊。

  放下叉子,她又出了個聲,「呃……」

  話音到一半便止住,她嘆了口氣。

  該怎麼稱呼對方好?

  「學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30 14:10:04 | 顯示全部樓層
這一篇好棒喔 情感描寫寫得好細膩好棒QAQQQ 要為夏碎哭了啦QAQQQ
紅豆也辛苦了,不過如果是紅豆自己願意的,希望紅豆可以撐過去
不知道會走向紅豆夏碎的好結局 或者夏碎會轉往親人呢QQ
私心希望後者可是又覺得對紅豆很過意不去 希望有疼愛紅豆的好傢伙出現呀!(也還太早#

點評

謝謝喜歡XDDDD不會啦我相信紅豆很堅強,我們再看看(乾  發表於 2020-5-3 18:4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