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18|回復: 5

[原創文] 當年閏年所做的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3-19 23:59: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總之來還當年閏年所做的死....

我會努力的碼字還債的(握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19 23:59: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玓玓瓅 於 2016-3-20 00:27 編輯

【給小瓅的愛的單單】

ID:amy89319(不拎子)

世界背景:現代,就是普通的現代,沒有什麼太奇幻的東西。

內容類型/走向:我直接講劇情好了www

男A跟男B前世是一對情人,然後因為戰爭所以男A英年早逝,男A仍然很愛男B。

然後男A轉世到現代,十六歲時前世記憶覺醒,然後就這樣生活到了二十歲(大學生),某天遇到了一個長的跟男B很像的小學生,然後就自由想像啦!

性向:大學生X小學生之BL

特別禁忌的點:沒有!完全沒有!應該說我這劇情本身就很禁忌了啊啊啊啊啊!

特殊條件:沒有喔~我很free的!

其他補充:沒有


***




他看著滿目瘡痍的戰場,眼裡沒有半點溫度,手中的劍正不斷的滴下鮮血,身上的血跡早已分不出是敵人的還是自己的,刺鼻的血腥味刺激著他的神經,他拉出一個笑容踩斷了腳下象徵天朝的旗竿,並在旗子上狠狠的輾了幾下。


他不甘、他不願、他恨,他這麼辛苦的為天朝打退蠻夷,卻落得這種下場,在最後關頭的時候那個人居然一劍刺穿他的胸膛,傳來御令,然後像是丟棄一件破布娃娃一樣把他丟給那些後頭來的蠻夷羞辱。


『曾漪,你也不要怪皇上,要怪就怪你吧!為何要如此出風頭?你該知道當初皇上給你封于林大將軍的意義,那是在告訴你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啊!』那個人穿著一襲與戰場不符合的白衣眼神輕蔑的看著他,邊搖著頭邊把自己刺進曾漪胸膛的劍拔出來,厭惡的拿出一方手帕擦著臉上隨著劍拔出來所濺到的血,隨後把手帕丟在他身上扭身走了。


既然對我不義,那我何要對天朝蠻夷仁?曾漪殺了後來趕來的蠻夷,也讓自己的力氣隨著殺完最後一個蠻人流失殆盡。


「哈哈哈…這就是我一直守護的天朝?讓異族登堂入室只是為了拔一個眼中釘手中刺,愚蠢啊!這跟與虎謀皮沒兩樣。」曾漪仰天長笑,動作太大使身上的好不容易止住血的傷口又源源不絕地冒出血來,他像是撐不住似的跌坐在地,眼中充斥著恨與不甘。


還沒來的及兌現與他的承諾,明明說好這次領軍打完仗後就辭官與他過著歸隱的生活,每天種種田拌個嘴,然後就這樣過完這一生,可是如今就這樣毀了。


「和寧、和寧…對不起,我要食言了。」曾漪舔了舔因失血過多而乾燥的下唇,眼前出現那藍衣黑髮人的幻影,那人柔和著臉笑著,並且伸出手往曾漪的方向遞過去,曾漪也伸出手碰觸那幻影,卻摸到一場空。


曾漪把手收回來後低啞著聲音笑了,臉上的血色也退的一乾二淨,他知道自己的時間差不多了,他摸了摸套在無名指上的戒指,含笑闔上眼了。


—— 一代戰神就此殞落。

***


「鈴鈴鈴鈴—」一陣急促的鬧鈴聲響徹在不大的寢室內,吵醒了一群通霄一夜的人,頓時寢室裡滿是抱怨聲。


「幹!是誰的鬧鐘啊?」一個頂著褐色鳥窩頭的人扒開棉被,一臉苦大深仇的問。


「不用想啦,一定是曾漪。」一名睡眼惺忪的男孩戴起放在床頭的眼鏡說。


「現在才六點半啊,曾大哥。」一個穿著小熊維尼睡衣的娃娃臉男孩揉著眼睛看著對床正在下床穿衣服的男孩說。


曾漪一臉淡然的看著那名身穿小熊維尼睡衣的男孩,開口說道:「我記得我們好像七點多有楚教授的課,你們確定都不起床?」,說完曾漪套上最後一件衣服後便興致盎然的看著同寢的某兩個室友臉色大變。


「你是說那個楚然的課?」頂著鳥窩頭的男孩嘴裡發出慘叫問,隨後便被他對床那個眼鏡男孩嫌吵,一個枕頭飛過去就安靜了。


曾漪看著出手狠辣的眼鏡男孩,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小安,他們兩個就交給你了,不要讓他們在睡著,我先去買早餐,有特別想吃甚麼嗎?」曾漪一邊說一邊拿起掛在椅子的外套。


「我會讓他們撤、底、醒、過、來、的,然後早餐我要半糖豆漿跟夾蛋饅頭,拜託了。」眼鏡男孩程安瞟了一眼躲在棉被裡的兩人,噙著微笑向曾漪說話。


曾漪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後,便開門走出去了,至於最後聽到的慘叫聲,曾漪表示他甚麼都沒聽到。


****


曾漪對天吐出白煙,快步的走在街道上,腦中卻是在想昨晚夢到的那個夢,不、正確來說,是他的前生,曾漪是十六歲那年夢到自己前生的,這一夢就夢了四年多了,對自己的前生已經可以倒背如流了。


「不過還真他媽的痛啊。」曾漪摸了摸現在沒有一點傷口的胸膛,似乎又感覺到當初被一劍刺穿胸膛的痛。


正當曾漪想的出神的時候,他感受到衣角傳來微弱的拉扯,曾漪低下頭看向扯他衣角的男孩,心頭一跳。


「大哥哥,你可不可以幫我找媽咪?」男孩頂著水汪汪的眼睛,死咬著紅唇說。


男孩大約有八、九歲,而且有一頭烏黑的頭髮以及秀氣的臉蛋,臉上還帶有一點嬰兒肥,更讓曾漪吃驚的是這個男孩長的很像他前世的戀人蘇和寧!


「小弟弟你叫甚麼名字?為甚麼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你母親呢?」雖然內心感到訝異,曾漪還是蹲下身子跟男孩對看問。


「我叫楚和,媽咪不見了,我出來找媽咪。」楚和軟著童音說,清澈的大眼直視著曾漪的眼睛,讓曾漪感到會心一擊。


「那大哥哥幫你找媽咪吧,小和…我可以這樣叫嗎?」曾漪摸了摸眼前男孩柔順的黑髮,手下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


「可以,大哥哥真的要幫我找媽咪嗎?」楚和瞇著眼享受來自頭頂上的觸摸,曾漪覺得眼前的男孩就像一隻懶洋洋的小貓。


「真的,我會幫你找媽咪的,不然拉勾上吊?」曾漪好笑的看著眼前有些害怕自己反悔的男孩,伸出手對男孩說。


楚和看見曾漪伸出來的手,突然一陣恍惚,為甚麼他會覺得這一幕似曾相似?好像也有人這樣對他伸出手過,楚和搖了搖頭,把腦中的煩躁給甩開,換上一臉認真的神情拉上曾漪小拇指。


「嗯嗯,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變的人是小狗。」楚和皺了皺鼻頭說,小臉上滿是嚴肅的神情。


「噗哧!」看到這樣的男孩,曾漪笑了,真的好像和寧啊……。


楚和偏了偏頭看向笑得很歡的曾漪,似乎搞不懂為甚麼他要笑,不過還是體貼的沒有問出來。


「那走吧,小和。」笑夠的曾漪向男孩伸出手,在太陽的照射下曾漪顯得耀眼,這一幕會是楚和這輩子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於是小手牽上了大手,畫面和諧到很美好。


*****


楚和咬著饅頭,一隻小手還牽在另一隻不屬於他自己的大手上,他用餘光不斷盯著大手的主人看,而大手的主人卻似乎沒有感覺牽著楚和不斷的向前走,讓楚和說不出來是慶幸還是難過。


楚和這一次是偷背著爸爸出來找媽媽的,在路上楚和一直很迷茫,他要去哪裡找媽咪呢?正當他在路上亂走的時候,他看到曾漪,當時不小心腦子一熱就衝上前抓住曾漪的衣角,他有種預感如果這次不抓住


那個人,他肯定會後悔,楚和一直很相信他的直覺,而且他也很肯定的是那個人絕對不會拋下他一個人不管的,果然他的直覺很準,楚和勾起一個微笑,而且自從遇到曾漪後楚和覺得他的生命圓滿了,似乎


那種自從媽媽拋棄他之後的害怕感也不見了。


其實早就發現楚和在偷看他的曾漪也勾起微笑,「小和,你出來找媽咪有跟你其他家人講過嗎?」曾漪看著一秒變臉的男孩就知道答案了,看來他沒有報備。


「小和,我們先跟你其他家人報備之後再去在媽咪好不好?」曾漪停下腳步,轉過頭問楚和意見。


楚和則是撇開頭,咬著紅唇倔強說:「不要。」


「小和…。」曾漪無奈地盯著他,看著這樣無奈的曾漪,楚和眼裡就突然閃起水氣,似乎下一秒眼淚就會掉出來。


曾漪看著馬上就要掉金豆子的楚和只好妥協,他覺得自己真像要誘拐兒童的罪犯,小和家人請原諒我。


楚和看著妥協的曾漪暗地裡挑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殊不知都被曾漪看在眼底。


楚和他是和寧的轉世,連個性都是沒變,曾漪這下徹底確定了,明明剛開始只是懷疑但到後來一路上觀察的結果讓曾漪肯定了楚和的身分,他的愛人啊,居然又再一次出現在他面前,這次,他不會食言了。


曾漪重新握緊了楚和的小手,內心自從轉世後第一次感到充實。


兩人就這樣踏上尋找之旅。


******


楚然覺得自己快瘋了,他唯一的兒子居然失蹤了,他著急地滿街找,連早上的課都不去上了,只顧著在街上到處問人有沒有看到他寶貝兒子。


「不好意思,請問你有沒有看見…。」楚然抓住一個從他身旁經過的男孩,還沒開口問男孩就打斷他的話。


「楚教授?」出來找曾漪的程安驚訝的看著平時一臉嚴肅的楚然慌張的模樣,忍不住想要問他怎麼了。


「程安?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小男孩?大概是…。」慌張的楚然也顧不得在學生面前維持平常嚴肅的形象,腦中只顧著要找到楚和,描述了楚和的模樣給程安聽,希望他能看到自家兒子。


程安滿眼興味地看著眼前的楚然,第一次他突然覺得眼前古板的男人其實也挺可愛的,那就幫幫他吧,畢竟相信曾漪他能顧好自己的。


「楚教授,我沒有看過你描述的男孩,不過我想我可以跟你一起找,畢竟團結力量大嘛!」程安按下眼中的流光,噙著誠摯地微笑說,而著急的楚然沒有看到自家學生眼裡那道流光,就這樣答應了。


*******


日出日漸落,很快的半天的時間就過了,曾漪背著腳痠的楚和走在回h大的路上。


找了一整天也沒找到楚和的媽媽,兩人都有點沮喪,而這一天的時間也讓曾漪足夠了解現在楚和的家庭的狀況,不過讓曾漪驚訝的是,原來楚和的父親是他大學的任課教授楚然,沒想到還不到三十歲的楚然有這麼大的兒子了,而且他的老婆還跟人跑路。


「小和醒醒,快到了。」曾漪拍了一下背上男孩的屁股,希望把他從夢鄉裡叫起來,不過還沒等楚和清醒,就有一個人風塵僕僕地跑了過來搶走曾漪背上的楚和,並揍了他一拳。


「你這個渾蛋!」衝過來的是楚然,他整個人帶著殺意,他恨不得把這個拐走他兒子一整天的人揍扁。


而跟在後頭的程安推著眼鏡也跟了過來,阻止了楚然的第二拳。


「程安?」曾漪一頭霧水的看著室友安撫了楚然,而楚然懷中的楚和也被這劇烈的動作晃醒來,而他醒來就看到曾漪嘴唇上的血跡,腦中似乎有一個地方轟了起來。


血、血......,不要啊!楚和崩潰的抱住頭,腦中閃過了許多畫面,最後全都定在他抱著一身血的曾漪在哭。


其他三人都被楚和的反應嚇到了,都停下了動作盯著他,楚和突然推開楚然的懷抱,跑進曾漪的懷裡,瑟瑟的發抖,最後居然昏過去了。



*******


當後來曾漪在回顧當時的事的時候,就抱怨的對著旁邊已經回想起前世的戀人說:「當時你真的嚇死我了,突然昏倒。」


而楚和則是帶著溫和的笑意,「我只是突然想起當時你沒呼吸被送回來的事嘛。」楚和墊起腳尖勾著曾漪的手臂說。


曾漪盯著戀人這副青澀的面孔,狠狠地抽一下嘴角,這反差真大啊,不過曾漪又回想起當時的情況。


那時候情況很亂,楚然看見昏過去的楚和就紅著眼想衝過來把楚和抱走,曾漪自然不肯,兩人之間的氣氛很糟糕,最後是程安一個手刀把楚然抱走才把這氣氛終結。


而曾漪把楚和抱回宿舍後,就看到楚和臉上的淚,對上不知道甚麼時候睜開的眼睛,那雙眼睛帶著一抹熟悉,那時的曾漪就知道楚和想起來了,關於他前世蘇和寧的記憶。


在後來,程安不知如何安撫好楚然,至少楚然之後看見他沒那麼生氣,只是在課堂一直不斷的刁難他。


不過在怎麼刁難他也認了,畢竟他拐走他唯一的寶貝兒子嘛。


楚和笑盈盈地看著陷入回憶的曾漪,手上卻不含糊的抱緊曾漪,力道之大讓曾漪從回憶醒過來。


「小和…。」曾漪無奈的盯著佔有慾變強的戀人,有點不習慣的皺眉。


他好像感覺到旁人盯過來的奇妙眼光,有人甚至掏出手機要打電話給警察局,曾漪想到之前曾被人誤認為是誘拐兒童的變態,而被扭送警局,這一次該不會也會這樣吧?曾漪感覺頭又痛起來了。


不過…管他的,曾漪勾起一抹笑,低頭吻上了懷中楚和的唇,反正已經被當成誘拐兒童的變態了,再多一條猥褻兒童的似乎也無妨。


——畢竟,我已經找到我生命中的另一半了。


-------------end--------------




終於打完了啊(抹汗

雖然結尾有點爛啦,但還是送給不拎子當生日禮物喔!



不拎子,生日快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3-20 19:16:32 | 顯示全部樓層
程安和楚然應該也是一CP吧??
好想要他倆的番外~~

點評

他們是一對CP沒錯,這是打文中突然崩出來的,可能會有番外喔  發表於 2016-3-20 21:0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3-20 20:59:3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瓅!!!!
我愛你啊!!!!
我今天才看到啊!!!!
我好高興!!!!
愛你啊!!!!♥♥♥♥

其實我原本只是想看「喂,警察嗎?我要報警」這一幕而已
沒想到小瓅寫的好好啊!!!

小瓅我愛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20 21:07:30 | 顯示全部樓層
amy89319 發表於 2016-3-20 20:59
小瓅!!!!
我愛你啊!!!!
我今天才看到啊!!!!


我也愛不拎子(抱緊
突然覺得遠距離戀愛甚麼的好像可行(欸

結局在打的時候有些趕(跪地
其實我覺得這一隊根本會有猥褻兒童的嫌疑(X
不拎子不嫌棄爛尾就好了,生日快樂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