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02|回復: 38

[耽美] 【冒險】卡瑟嵐 第八章 所謂認知 11/15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8-27 11:49: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疾風闇 於 2015-11-15 15:32 編輯

#此為疾風闇與白色獅合文(接文)
#CP可能有(明明一定有!
#崩角,一定有(敬請期待(?
#雷者,右上有叉叉可以離開(?
#週更,因為我懶的整理(←明明就不是你整理的!


楔子

  卡瑟嵐,這個世界的名字。

  傳說一直都在,而卡瑟嵐也有一個屬於它的傳說。

  傳說中,卡瑟嵐終將一天,會碰到魔物橫行,黑暗勢力籠罩大地的時期。

  勇者會出現,帶著另一名最為信任的夥伴,以及一路而來的同夥們,斬殺魔物,驅除黑暗之始,結束這個可怕的時代,為人們帶來光明。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個傳說呢?

        原因,很簡單。

  創世之初總有兩位神祉,一位是掌管光明的創世之主,另一位是掌管黑暗的暗黑之主。

  創世之主與暗黑之主一同創造這卡瑟嵐的生命、美景、以及溫暖。

  他們倆位十分珍愛著這個世上的一切,對他們來講,由他們所創造的卡瑟嵐十分美麗、值得珍愛保護。

  暗黑之主甚至誓言,要守護這珍貴的卡瑟嵐,要守護每個誕生的生命。


  然而,最終打破這誓言的卻是暗黑之主本人。

  他在某天,發了狂的重創創世之主。

  而後帶領著屬於自己的信徒,還有由他所創造出的扭曲生物,將黑暗覆蓋卡瑟嵐。

  雖遭重創,但創世之主仍有餘力,他製造了四樣聖物,交與勇者,托與勇者擊敗墮落之主的使命。

  最終勇者也帶領了其他的夥伴,持著聖物打敗了暗黑之主。

  但暗黑之主並不甘心,他在落敗前留下惡毒的詛咒,誓死將會回來,回來將卡瑟嵐埋葬。

  讓所有人嚐到他的恨。



  勇者在那之後十分苦惱,他不曉得暗黑之主什麼時後回來,而自己可能在那之前早已凋零,歸於土壤。

  所以他也誓言,千百年後,他也會再回來,奉著創世之主給予的使命,徹底將復活的暗黑之主斬殺。

  這就是第一個傳說的由來。


  故事在此落下一個結尾,等待而來的是下一個傳說。

  那麼,身為說書人的我,也該回來了。

  回到我所珍愛的『卡瑟嵐』。

  呵呵,你問我是誰?

  說那麼多幹嘛呢?身為聽故事的觀眾,你們不必知道的,不是嗎?

  那麼,差不多到了故事尾聲,下次再見,是在故事裡了呢!

  啊對了對了~我都忘了最重要的開場白呢!真是抱歉啊抱歉!只記得趕快說書都忘了交代呢呵呵!

  那我想想該怎麼開頭呢......嗯...這樣吧!




  故事都是如此,按照慣例,這是由小小的村莊,所誕生的傳說──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29 12:50:26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哦哦!隊長!(你在亂叫什麼#
感覺不錯看呢,開頭好吸引我喔!!!!(激動啥#

點評

\感謝隊員喜歡/(開心  發表於 2015-8-30 14:4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9-6 02:01: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疾風闇 於 2015-9-13 13:07 編輯

  第一章。朝霞落暮時   

  卡瑟嵐王國,塔里村的某座森林,隱密的地方有著一個小型的訓練場。

  那地方對於塔里村的村人們來講,由於地形較為危險,一般是不太會有人過去的,因此,小型的訓練場藉此而產生。

  至於建造者為何人......


  「哈!」揮出的劍揮落於空,黑髮青年手持著劍,對著眼前的稻草人往前刺擊,至於另一手所持的盾牌,就不時往某些角度擋著,但由於盾牌對青年仍顯得過重,導致青年歪斜一旁的姿勢看似有些滑稽。

  盾劍士的攻擊方法相對一般職業來講是多了些安全,畢竟和雙手持劍的劍士比起來,盾牌及士多一分的保障,然而這壞處也在,就是無法平衡身體兩邊的重量,這對他們來講,是個需要調整的隱憂。

  「不對不對,手的角度,要再往上一點喔。」慵懶抑或輕柔的的聲音響起,倏忽之間,黑色的箭矢飛出,正中稻草人的頭部。持劍的青年依舊沒有停下動作,而是一劍插在稻草人的頭部,而後拔出,繼續。

  「試著攻擊頭部,記得手要往上一點」那道聲音透露了主人的耐心,自聲音源頭聽過去,即可看到另一名青年坐在樹幹上微微笑著,邊是指導下面的青年。「知道嗎,勝。」樹上的青年微笑,依舊重復提醒著下面的人,每日的關心。

  「嗯。」被喚為勝的黑髮青年輕輕應了一聲,湛藍的雙眸看著眼前的目標,他調整角度,身子壓低的同時也迅速往稻草人的頭部攻擊,更不時用盾牌往前方推撞,以用來作為攻擊手段之一。雙手緊繃,但卻沒有任何不順暢,他沒有停下速度,而是加快,專心的練著武技。

  對他來講,最強,即是信條。

  「很好呢,比剛才好很多了」樹上的青年仍是笑笑,隨後一蹬,穩穩從高度偏高的樹上,落地。

  藍色的髮絲因下墜時的風壓而飄揚,似乎變得亂些,但他並不在意,只是眨著帶笑意的白眸,走向對方。「勝,不休息嗎?」他微笑詢問,眼中帶點關心。

  「等。」回應同樣只有一個字,不時調整位置揮出手中的劍刃,找尋適當的攻擊角度。而後看到眼前的稻草人因氣流而歪了一下,韓勝即是調整角度,攻擊而去。

  不過在外人來看,他很明顯計算錯誤,刺了個空,只有拿著盾牌的左臂擦上稻草人的邊而已。

  「啊,歪了呢。」沒有直說對方的刺空,藍髮青年只是笑笑的敘述稻草人歪了的事實,走過去,幫忙韓勝把稻草人弄正後,就是繼續看著對方埋首於訓練之中。

  「你真的很認真呢,在訓練方面。」不過太過認真不大好啊......

  「嗯,必須。」韓勝回應道,專注的看著稻草人,他依舊沒有聽出藍髮青年話外之音,只是攻擊攻擊再攻擊。

  不過才揮出的劍刃不過才幾下而已,他的動作卻猛然停止,佇立於原地,雙眼瞪著眼前景物。

  這次不是稻草人歪了,對韓勝來說,是整個世界都開始傾斜。

  好暈......

  「......勝?」察覺到對方的不對勁,藍髮青年眉頭微皺,靠近對方「又頭暈了?」

  韓勝有一項特別的體質,或者該說是患有較為少見的『美尼爾氏症』。

  通常患有此疾的人,會在不定時的時刻眩暈,小至微暈,幾小時就能好;大至暈死在床上、四肢無力,三天多才可痊癒。由於沒有根治的方法,患者通常只能以藥物抵著先。

  某些方面來說,著實是折磨人的病症。

  「嗯。」劍刃被韓勝插在地上,藉以支撐自己的搖晃的身軀「暈。」

  「那你先休息,身上有帶藥嗎?沒有的話我再回家拿。」說完,藍髮青年趕緊扶著韓勝坐下,並一手放在對方眼前,示意對方閉眼。

  現下先別讓他注視眼前的景物較為好些,至少這樣不會讓病症更嚴重。

  「沒事,休息。」仍是惜字如金,韓勝閉上雙眼,不過卻不是休息,是將剛剛那樣的演習場景重新整理起來。

  方才他的動作不時露出了許多錯誤,雖然說當時沒有自覺,但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是不該犯下的錯誤,著實令他在心裡又添了一筆不甘。

  「真是的,老是埋首訓練,難道不能顧一下身子嗎?」無奈一嘆,藍髮青年知道自己拗不過韓勝的硬脾氣,無奈無力之下只得不停碎碎唸,好教訓對方。

  不停的叭啦叭啦,藍髮青年的碎念沒有停止的趨勢,而韓勝聽著聽著,睜開一眼看一下,然後緩緩開口:「德,喝水。」

  看對方這樣,好像會很渴?

  「喝什麼水,我還沒唸完,給我乖乖聽。」瞪了對方一眼,喚為戴德的藍髮青年依舊不滿,繼續碎唸著對方,彷彿不把韓勝罵個臭頭還是五體投地,他是不會罷休的。

  不過韓勝已經對於好友碎碎念有免疫力了,閉上眼直接無視,繼續在腦海演練。

  「啊……你這傢伙,到底都有沒有聽我說啊......」唸了好一陣子,戴德這才發現對方根本沒有聽他說話,剎那間心情根本是一整個不美麗。「真是的,那麼拼命幹嘛......」對於這狀況,他只得無奈一嘆。

  「有聽,你說過的。」韓勝張開眼,看向對方,說道。

  他聽到都快會背了,只是以他的個性不會去說而已。

  而後他忽然想到了幾天後的旅行,那是由王國所進行的,徵招士兵的大活動。

  而他們塔里村,自然是不會錯過的。他們會選出特定且精良的士兵,好交到王國的首都。

  這對他們來講,是種榮譽。

  「後天,要去?」韓勝挑眉,看相戴德問道。

  不過對方之後又讓他不悅了。

  「那個啊……不是聽說明天村子會挑選人手嗎?」不再和韓勝計較,戴德明白對方的話,就是回想。「不過,我的身分低微,應該是不會被計算在內,所以你要加油喔,可能是未來的勇者大人。」他打趣的拍著對方的肩,說道。

  戴德的身分是個奴隸,在卡瑟嵐,最為低賤以及沒有價值的身分,即是奴隸。

  他們沒有任何的權利,也沒有任何活下去應有的價值。

  他們就只是奴隸,只能任人賤踏。

  不配活下去,死了更不用擔心。

  「你不去,我不去。」微微皺眉,韓勝起身,轉身繼續練武技。

  這也是一種承諾,一種對於朋友的承諾。

  「喂喂,這什麼硬脾氣啊……」稍微愣神的看著韓勝的背影,好一陣子戴德才回過神,有點無奈。「勇者可是背負重任的,你那麼強,怎麼可以因為小小的人而放棄啊。」

  「你更強,那我寧可放棄。」說了一句上句不接下句的話語,但他也知道,這只有戴德才聽的懂。

  寧可放棄這種機會,他也不要讓戴德一人獨自在村子裡。

  死都不要,他死都不會讓對方一個人。

  「你這傢伙……」雖然硬的要命的硬脾氣在自己預料中,然而碰上這句話,戴德也說不出什麼,只能無奈的看著對方,然而心裡對對方還是那麼重視自己這個朋友,感到開心。

  「難道你就不想成為勇者嗎?」

  「勇者,比朋友重要?」

  對韓勝來說,朋友才是一切,再怎麼有名利、抑或身分高貴,永遠也換不到真心的朋友。

  「……算了,我放棄勸說。」沉默一會,戴德只好無奈放棄自己的勸說。

  畢竟,這個傢伙太難勸說了,怎樣講都不會聽的。

  不過,正因如此,這才會是韓勝。

  「只能再練一下喔,待會你可得回村莊巡邏了。」稍微看了看天色,他說。

  近晚了,該是回去上工的時刻了。

  「嗯。」韓勝輕點一下頭,大概持續了一段時間的練習後才放下手上的劍刃,走過去站在對方身邊。

  「走吧,回去。」手上的黑色弓箭消失在手上,戴德轉身,身邊跟著韓勝,肩並肩,一同走在回到村莊的路上。

  夕陽西下,這是個故事即將開始的朝霞日暮。

------------------------------------
作者廢話(?):

恭喜我們第一章終於更新了///
因為開學的緣故,所以我們都是周末(?)更新喔//
然後,我應該加一點說「有BUG注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9-6 07:31:41 | 顯示全部樓層
嗷嗷嗷嗷韓勝好可愛喔^p^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孩子啊( ε:)⌒゙(.ω.)⌒゙(:3 )⌒゙(˙ω˙)

德是奴隸,那勝是什麼身份(好奇
這兩個就是傳說中一定會出現的cp嗎(•̀ω•́)

點評

沒錯//// 勝是很普通的身份(?  發表於 2015-9-6 10: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9-13 13:05:0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疾風闇 於 2015-9-13 13:11 編輯

        第二章。 千年齒輪轉

        今天,是選拔的日子,一種首都挑選優秀士兵的儀式,說是選拔,卻只是首都指定人而已。

        不過這對塔里村的年輕人們來說,卻是件非常榮譽的事,畢竟他們也是希望能夠用著自己的實力,保衛家園、保護他們的帝國。

        韓勝跟著戴德一起走在路上,在外界來說,戴德是韓勝家的奴隸,但他們走路的樣子卻相反,理應走在側邊、彎腰駝背的是戴德才對,然而直起身子 ,昂首起步的卻是他,反之則變成韓勝走在側邊,搞得自己才是奴隸似的。一路上都被人用有心的眼神看待,看得雖不是韓勝,卻是另一個人──戴德。

        大逆不道,造反了,搞不清楚誰才是主人,狂妄的奴隸。

        對眾人來說,戴德不過是低賤的奴隸,現在如此囂張地昂首挺胸,簡直是在挑戰他們。

        無奈的笑著,戴德面對這些視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也完全不在意。

        然而韓勝就不同了,他一直以來是非常擁護戴德。

        看到眾人給予的視線,他便是冷冷地看回去,掌心不時握緊劍柄、稍稍露出銀白的閃亮劍身,意謂再看,就處以死刑。

        戴德現在比較在意的就是對方現在滿身的殺氣。說實話,那還挺恐怖的|||/_>\

        「勝,殺氣收起來好嗎?」戴德無奈的說道,見著一部分的人被韓勝嚇跑,只能無奈苦笑著。

        真是的,不必這樣的啊......

        「是。」韓勝應了一聲,似乎他才是戴德的奴隸那樣,遵從著對方的話語,殺氣收斂了起來,而後對其他人回以冷眼,寒氣直冒。

        雖然說韓勝只是一個平民階層在上去一點點的平民,但實力來講,他卻意外的強大。若是讓他發火,一氣之下說不定就乾脆來個屠村。

        比起冷靜派,他其實是個衝動派,尤其是牽扯到戴德,他會更衝動。

        「好了啦,別理會,畢竟我只是個廢物奴隸,你計較那麼多幹嘛?」看著對方的神情,戴德勾起笑容,然而出口的語氣全帶自嘲。走到了村莊中央的集會場,滿場的不耐多少還是感受的到。

        「照慣例,這個時候別跟我太近,知道嗎。」說完,他就是遠離韓勝,自己跑到了人群最外圍。

        像今天這種選拔勇士的重要活動,身分卑微低賤且屬奴隸階級的戴德是必須待在最外面的。

        至於屬於平民上面一層的韓勝,則是待在人群裡的一員。

        卡瑟嵐,這個世界有分階級,最低下的奴隸、能夠控管奴隸,一國生活所需的平民、比平民再上面一點,待遇也較為不錯的商人或武術家、基本高傲有錢的貴族、國王指定與勇者存在的王族。

        而韓勝與戴德,正好就是最下層與第三層的關係,雖然微妙,但兩人卻還是常常膩再一起。

        噠噠腳步聲已經離自己愈來愈遠,明白對方已經離開人群,韓勝這才將視線轉向村長,劍搭在肩上,暗示只要一個不開心,就可以把村長殺了一樣。

        他一直是如此囂張,然其他人卻都不會吭聲。

        實力即是一切。

        「開始?」韓勝問道,挑起眉示意村長快點。

        「別急,咳咳,那麼,活動開始了。」位於最中央的村長咳了幾聲,而後踏上了中央較為突起的小丘,揮手一擺就是讓四周的人點起火架。

        儀式開始。

        「自古千年,自我們偉大的創世之主大人,創造了這片美麗的卡瑟嵐,我們便一直是他所愛護的孩子們......」每次演講總是會說著古老的傳說,韓勝已經數不清這是村長第幾次的神話洗腦了,雖不耐,然而他還是忍下脾氣,靜靜聆聽。

        「守護卡瑟嵐,是我們塔里村的義務!而從古至今,我們的村子不斷的在為首都提供年輕的士兵們,今天!也不例外!我們正是選拔了幾位,請各位出來,我將賦與你們重任!」說著,村長拿著一卷的卷軸,唸著各個村中年輕人的名字。

        蒼老的聲音難得的洪量,一個一個年輕人紛紛走了出來,他們的神情自豪,為自己擁有這份榮耀而欣喜;不過唸到了韓勝的名字時,他倒是不怎麼在意,只是慢慢地走出來。

        韓勝是絕不可缺的,身為第三階級,並且擁有一位身經百戰,現已退休成為武術指導家的父親,韓勝從小就有足夠的資源栽培他,實力一天一天如此培養,他的實力漸增,成為了大家期望的士兵之一。

        說不定能夠成為大官也說不定,或者是更偉大的將軍,或者是……勇者。

        如此,他們村子便也是沾了光。

        然而時間慢慢過去,從後面望著村長手上的名單,已經要結尾了卻還沒有聽到戴德的名字,韓勝忍不住皺眉。

        其實這也理所當然,奴隸在卡瑟嵐,是不可以成為榮耀的士兵。

        他們只是奴隸,不可如此玷汙了神聖的職務。

        然對於這種奴隸階級無法成為勇士的政策,韓勝非常惱怒,很多奴隸階級的人也有天份與努力當勇士的,但村民卻認為這是村子的恥辱,以及對他們的挑戰。

        他們只是奴隸,是被人唾棄的存在。

        「好了,那麼,宣布完畢!」收起了卷軸,狠狠的四個字砸在韓勝腦中,如韓勝所憤怒的,全村的青年幾乎都有被叫到名字,然而……

        只有身為奴隸的其他青年,包刮戴德,都沒有被叫上。

        不過村長是不會注意這個的,他最終看著被叫上來的青年們,張口,用著那蒼老的聲音提醒:「幾日後,你們即將踏上前往首都的路途,這幾天請準備好行李,到時,會有馬車帶你們到首都的。」說完,他就是打算離開。

        但總會有所謂的意外出現。

        「不參加。」韓勝看著村長的動作,張口,平淡的拒絕榮耀,而轉身離開。「這裡,沒有夥伴。」他冷眼看了其他人,不屑的說道。

        聽聞韓勝的話,全場頓時譁然。

        「韓勝,你說什麼?!」驚訝的轉身,村長面帶驚嚇,不可置信。「怎麼可能沒有夥伴?在場被叫上來的,都是你之後的夥伴啊?!」

        「而且你是我們最強的奇蹟,怎麼可以不參加!」村民們也是如此說著,希望用言語勸說這村中的第一強者。

        不過對於如此,韓勝依舊沒有動搖,他看著眾人,瞇起眼。

        「沒資格。」他看了其他人一眼,鄙視說道。

        你們一個,都沒資格成為他的夥伴,一個都沒有。

        他只跟隨強者,而他的夥伴,也早已另有其人。

        「承認,只有一個。無他,就無我。」說完,他就不再看村長。

        對他來說,村長比那人還不如,而且......

        這是實話,上來的這些人,沒一個比那人強,甚至可以說是渣仔。

        「等等,你別這麼快就放棄資格啊,你說的到底是誰,你說。」畢竟韓勝可是近期大家所承認的強者,基於他為村子的榮耀,村長極欲挽留他。

        不過村長本人並不知道,韓勝指的到底是誰,目前全村的青年幾乎都叫了上去,沒可能有遺漏才對......

        然而在外的那人可就頭疼了。

        「真是夠了...…這傢伙到底想搞什麼啊......」無奈扶額,他希望對方可以多理智一點。

        然而這顯然成為了不可能任務,他也不再奢求,只是退的離人群更遠些。

        「戴德。」輕聲,卻十分有份量,韓勝看向戴德的方向,說道。

        「你們,不如他。」一點也不如他。

        這是個事實,但其他人可不這麼覺得。

        尤其當你被拿來跟討厭的人比較,那人卻更勝你一籌時。

        「你、你說什麼?!」當場的村長可是被嚇的啞口無言,然而其他被挑選為優良士兵的年輕人可就不滿了,其中一名青年立刻怒瞪韓勝,同時也不屑的看著外圍的戴德。

        「哼,韓勝,你是不是看錯了,那種廢物,怎麼可以成為和我們一樣,帶著榮譽保衛卡瑟嵐的的士兵。」青年不屑說著,也說出了其他青年、以及在場大眾的想法。

        畢竟戴德,除了奴隸階級的身分外,為人所厭惡的原因,還有他是個不會武術的廢物。

        以及……

        他的屬性,是黑暗,最令信仰光明的人們所厭惡的黑暗。

        塔里村每在各家孩子滿十五歲那年,就替那孩子測量,確定本身能量屬性,不管平民或奴隸。

        這世界的能量屬性分得很簡單,基本的木水火土還有光與暗,便是構成世界的幾大要素,也是每個人必會擁有的能量屬性。

        而戴德十五歲那年,被測出,他的屬性乃黑暗。

        那所謂,貼近暗黑之主的,邪惡之力。

       「武技,他教的,有意見?」然而暫時撇開了以上話題,韓勝挑眉看向青年,絕不鬆口。「是你們,太弱。」

       「你……」成功被韓勝激怒,青年幾乎差點衝上去揍對方一拳,還好其他人即使拉住他,否則真的會上演全武行。

        「韓勝,這可不行,奴隸階級的人,是不可以成為榮耀的士兵!而你!也沒有權利拒絕!首都已經要你了!」不得已強迫對方,村長扳起臉孔說著事實,明擺不給韓勝退路。

        「勝……」待在最外圍的戴德皺起眉,只希望對方能夠別再執著。

        他認為,這種事情根本沒必要爭,爭了不過是白費力氣罷了。

        而且他也沒那種想成為榮耀的想法。只要能好好度日就好,他是如此想著。

        「說過,無他,就無我。」他看了村長一眼,很是不屑,並且輕視。

        那種威脅,對他根本沒有威脅力,不如說,這對他不痛不癢。

         他關心的就只有戴德,其他的倒是一點都不關心。

        最終韓勝往戴德的方向走去,拉戴德的手,撥離擋路的人群,離開那個他討厭的環境。而戴德也是乖乖地任由對方緊牽著他,雖然離開人群時能看到一些白眼、聽到一些噓聲不屑,但他笑笑,任著自己忘掉。

        就這樣被拉離了喧鬧的集會場,他們一路不語,直到到了兩人平常會待在一起的曠野,坐下,戴德才無奈一嘆。

        「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首先便是說教,無奈的語氣自口中而出,明顯就是對韓勝的硬脾氣頭疼。「首都都要你了,還拒絕。」說著,戴德又是嘆了一口氣。

        他改變不了韓勝的硬脾氣,因為韓勝一直以來的執著點就是他。

        對此,他除了無奈,還是無奈與更加無奈。

        「搭檔。」然而,韓勝仍執著於,那簡單的兩個字所帶來的意義上,怎樣都不妥協。

       就因為他們以前就常膩在一起,就因為他們是搭檔,就因為他們小時候的約定。


        『絕不會......』


        「真是......」簡單的兩個字總是讓戴德如此困擾,他在這時總只能拍拍對方的頭,然後無奈傻笑著。

        說實話,他倒希望這樣的動作能讓對方稍微別那麼死板。「不然這樣,我陪你過去,行吧。」最終他無奈一嘆,只得妥協。

        送人到首都城門,總該行吧?

        他如此盤算著,想道。

        「嗯。」而聽到對方願意來,韓勝的腦袋上彷彿有著豎起的小狗耳朵,在戴德看來很是可愛。韓勝點頭,然後起身等戴德,示意回家。

        「光暗並非對立。」最後看了對方一下,他說道。

        如你,如我。

        韓勝在內心如此想著。

        「......呵呵,說什麼啊你。」看著在自己眼前的身影,戴德愣了一下,最後才無奈起身,發笑。「蠢蛋一個,還真會說令人感動的話。」

        可有時,卻意外地讓他,感到開心。

        左胸口,感受餘溫。

        「走吧。」韓勝說道,然後邁開腳步。

        他只想跟他在一起,就這麼簡單。

        「是是,來了。」隨著對方邁出的腳步,戴德如此應答道,然後跟上。「光暗並非對立,是嗎。」他喃喃自語,覺得有點發笑。

        『但,這怎麼可能呢?世界可是殘酷的。』

        他們倆,正好一個光一個暗,一個平民一個奴隸,戴德看清了這世界的制度,但韓勝卻是看著人類的本質。

        對他來說,人都是平等的,不論屬性,不論階級。


        時間齒輪逐漸轉動,塵封的輪身開始緩慢轉動,上頭的千年灰塵落下。

        過去造就,現在展開,未來改變。

        齒輪,開始轉動千年的步調。


---------------------------------------
作者廢話:

終於更新第二章了///
結果獅獅有用副標題我沒用###最後我還是貼上了(被打
慢慢觀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9-13 16:19:39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韓勝好可愛啊!!!!(小姐克制點#
隊長我要下一篇啊!!!!!!
更文更文~

點評

為什麼你們都覺得韓勝可愛啊XD人家是霸氣!(?  發表於 2015-9-13 16: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9-19 21:10:5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解惑之人

        在那之後的幾天,迎接塔里村士兵的馬車分批到來,青年們一個個離開、載往首度之一的聖薩爾絲城,那被稱為經濟重城的首度。

        而包刮了一開始原本說不去的韓勝,也同其他士兵乘上了最後一班馬車。

        「切,之前說不來,還不是跟來。」前幾晚被韓勝激怒的青年視線一撇,看到了孤獨一人坐在後排的韓勝,他不屑的和其他人抱怨,話中帶刺。「還說要和奴隸,哼。」

        然而韓勝本人是不在意的,一手拖著斜側的腦袋,他視線望出身旁的小窗子,能看到風景一個個拋在身後。

        街道、房屋、樹林以及人影,拋諸腦後,而他不斷前行。

        他正在往前走,而後面的事物,是他必須離開的時候。

    不過,韓勝是知道的,馬車上頭,另一個人,仍舊微笑著,望向身後,漸漸遠去的村莊。

        韓勝只撇了那不停抱怨的青年一眼,而手放在自己幻化而出的光之劍上。劍身閃爍、散發著柔和的微光,呼應了主人那看好戲的心情。

        那令韓勝心情愉悅的嗓音響起,柔和的觸及韓勝心底,儘管因風壓變得微弱,韓勝卻是一字不漏的聽得清楚,放在心底。

        「唔啊……這馬車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到首都了呢。」盤坐馬車車頂的人影,身着黑衣,罩著臉的斗篷帽因風飄揚,遮住他的半臉。

        然而即便如此,那雙難見的白色雙瞳以及脖子明顯的勒痕,仍不讓人難猜主人為何者。

        ——戴德,一枚偷跑出村莊,陪主人出城的奴隸。

        「勝,能聽到我的聲音嗎?」由於自己是身處車頂,所以戴德現在是不清楚車內的情況,也不清楚韓勝現在的座位是在何處,頂多就只能透過移動的腳步聲來判別人。

        而他發現只有後方有一靠窗的人毫無動靜,心裡便是賭了一把,輕聲詢問。

        他知道若是韓勝,那對方必定連他輕微如風的話都能聽到,都能一字不漏的記下,然後過了好幾年再度翻回來還給他。

        不過他還是希望自己的聲音不會被聽到,畢竟偷溜出來的奴隸,被發現,可是會被丟到中央廣場,遭受鞭刑的。

        「嗯。」知道戴德在呼喚他,韓勝輕輕應一聲,然後看向外邊景色。

        「快到了」時隔半天左右,韓勝才再度開口。他隱約能從窗子看到築起城牆的輪廓,而聖薩爾絲城,應該就在那了。

        「真的呢……」稍微瞇眼,在上的戴德也看出了首都的輪廓,然而再定神一看,卻也忍不住發笑。

        黑色的弓箭閃現手中,他凝神,座落於移動的馬車之上,左手弓身、右手箭矢。

        握緊,拉開,最後一放,箭矢咻的前衝,落在草原,而後又再度射了幾發,戴德才停止了動作。「意外的有很多魔物呢,清理一下比較好。」

        他說著,而後想了下,保險起見就是詢問:「沒有人發覺我吧?」

        「弱者。」不屑評論,韓勝的表情滿是鄙視。

        往首都的路上根本有多到爆炸的魔物,然而一路上的平安卻顯得奇怪。

        要知道,現在橫行草原的,是卡瑟嵐中,也屬兇猛的"噠澤棋獸"。他們身形似熊似虎,尖牙利嘴,尤其是其有著自主攻擊性,所以造成傷害極大,是威脅之一。

        那現在眾人搭乘的,不過是一般接送用的馬車,而一路上絲毫沒有遭到攻擊......

        明顯就是有人在護航。

        「安逸。」韓勝看著同是乘坐的同族青年各個聊天說笑,打從心中鄙視、嘲笑了他們。

        毫無警覺性,他們連悄悄靠近,打算狩獵他們的魔物都沒有任何的警戒,著實可笑。

        與之相比,他們有什麽資格去嘲笑他的搭檔。

        一群沒用的廢物。

        「別這樣嘛,反正你們沒有受傷就好,現在我暫時護衛你們一下吧。」韓勝連續幾句的嘲諷,戴德都聽在耳中,對此他只能無耐苦笑,說個幾句安撫對方。

        抬起的弓依舊射出箭矢,無聲無息的命中遠方朝馬車襲來的魔物們,沒有令人感到異常。

        論實力,戴德非廢物,也非連武器都拿不動的蠢貨。相反的比村中的人們,相比更強。

        戴德的實力韓勝自幼就感受到了。

        他是個天生的弓箭手,一般人視野所見是山是水,然戴德看見的是山中動影、水中奔流。

        所以他百發之中,皆在掌控之中。

        而其他的秘密,韓勝更是不用說。

        他也曾問過對方為何不直接表現實力,但卻只得到有關身分問題等叭啦叭啦,之類的理由。

        似乎對方早已把自己貶的和下賤之族一模一樣,甘於限制在奴隸之中。

        「浪費。」與其成為一個奴隸,讓他當護衛還比較值得些,人才被如此浪費掉,韓勝真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麽回事,荒唐一堆。

        馬車喀噠喀噠前行郊外小路,他們已經逐漸靠近、到達首都外圍。

        高聳的城牆保護著裡面的城市,上頭巡邏的士兵面色嚴肅、紀律嚴實。

        城門前排列了一排的馬車或商人,他們經由城門前巡守的守衛認證,具有進入證件,才可獲得進入的權力,在裡面的商區經商,或者進行其他。

        駕馬的馬夫釋出證件,經由守衛認證後即獲得通行的權利。而在馬車緩緩前行之際,戴德趕緊找個不易被守衛發現的地方,跟著馬車通過城門,這才縱身跳下,近身靠近馬車的小窗戶,見著韓勝。

        「好了呢,我也該退下了。」戴德向著面無表情的韓勝微笑,而後拉起連身帽,疾步和韓勝對話,雖然韓勝總是不出聲就是了。

        「你有空的話,應該可以在廣場找到我。」他如此和韓勝交代著,然後在得到對方微微點頭的無聲回應,滿意微笑的逐漸與人群相融。「我暫時會先去外邊獵捕魔物,晚點見。」

         而後,人影隱沒,茫茫人海,韓勝再看過去時,已經找不到戴德了。

        馬車前行,繞過了一旁的民房以及吆喝的商家。行走的行人奇裝異服。

        或者光鮮亮麗,那是塔里村的青年們鮮少看過的。

        首都和村子的差距就是如此令青年們大開眼界。

        但這對經常外出的韓勝來講並不算什麽,畢竟父親也曾是待過王城的一員,而那段時間父親會帶著他過去參觀世面,因此這些景象在韓勝面前,是不需露出任何神色的。

        疾動的馬車停下,車門面對了整齊莊嚴的軍營大門,守門的士兵犀利,狠瞪眼前,絲毫無所動。

        眾人紛紛帶著武器下車,而武器本身就是由自身屬性而幻化出的韓勝,則是一念,即讓光劍、以及盾牌如螢火蟲的尾燈,飄飛消散。

        排隊等待下車,然而在最後的他看著其他人的動作,都是無奈一嘆。

        隨隨便便的亮出兵器,基本的收起兵器利刃處也不懂的,這樣的行為過於大剌剌,著實令他感到丟臉。

        不過他不會提醒他們的,他們跟自己沒有多大關係,當空氣就好。

        前行不過幾步,而且才到了軍營門口而已,韓勝便看到身着銀灰鎧甲的女性,迎面走向他們。

        「看來,你們是這屆的塔里村勇士們呢。」女子微笑,她向著青年們微笑,銀灰的鎧甲閃耀光澤,可以說明這位女子的軍階,少說應該也是位分隊隊長,這對於軍階來講,也是位處高位了。

        「我是你們的隊長——露絲,請問你們村中推派的領導是誰,請出來。」她微笑解釋,而後視線晃過了青年們,讓人不需言即感到威嚴。

        然韓勝只是看了一下對方,便是沉思。

        還不錯,武力值不錯,還是風屬性,應該速度很快,作為對練應該可以讓他更進一步。

       然而韓勝因沉思而沒有轉移的視線,則是讓露絲感覺到一絲不舒服。有些困擾的看著韓勝,露絲拍了他的肩,勉強好聲好氣的微笑。

        「眼神不錯呢,不過可以別一直盯著我看嗎,士兵。」向韓勝搭話,露絲出口好言,也是讓韓勝趕緊收回不大禮貌的視線。

        「抱歉」

        「話說,你是你們村的代表嗎?」收到道歉即是微微一笑,露絲不太在意,不過在看到韓勝手臂上,代表村子領導的紅色綁帶,她便是近身詢問。


        而韓勝回過神,看了一下對方,似是詫異。

        「應該。」韓勝回應道,其實他連自己是不是都不知道,因為他連自己為什麼被強戴這綁帶也不曉得。

        不過,即便他擁有這東西,他估計這裡的勇士完全不聽他的指令。

        「是嗎,那請多指教呢,塔里村最強。」伸出釋放善意的手,露絲打算與韓勝握手,示好。「請問大名?」

        「韓勝。」向露絲應道,韓勝說完自己的名字,也其他沒有表示,看了四周即看了對方。「不是最強,只是第二。」他說道,然而此言卻讓露絲不解。

        「欸?可是,每個戴上這個代表環的,都代表最強啊?」有些驚訝,露絲便是有點疑惑。「不然,還有誰比你強?」

         畢經這是他們徵兵制的制度 ,他們一向會要求那個村的最強,來講擔任領導。

        「村民不承認,不能來。」給出答案,韓勝自己是十分不滿兼鄙視的。「爛規定。」他看了其他人一眼,不滿的說道。

        若不是如此,戴德就能夠理所當然的陪在他身邊了。

        不過其他隨行的人可就不這麼贊同了。

        「哼,那傢伙是個奴隸,沒有資格成為士兵。」一名青年說道,語氣十分不屑,看著露絲,樣子看來十分鄭重。「露絲隊長,你不用聽那傢伙亂說,他說的傢伙,不過是個連武器都揮不動的廢物罷了。」

        「他現在不過是在捧高袒護自己的朋友罷了。」

        「閉嘴,弱者。」韓勝看向對方,一臉鄙視說道。「你比廢物不如。」

        而且這是事實。

        「你!」被韓勝激怒,青年差一點就要衝上去揍韓勝,然而露絲一個箭步,趕緊衝到兩人中央,避免了一場紛爭。

        還有可能是單方面的武力幹架。

        「給我冷靜,現在可不是打鬥的時候。」而後自己退開,眼見青年冷靜下來,而韓勝也沒有幹架的意思,露絲便是放心 ,而後看著青年們,微笑。

        「那個,現在讓各位暫時熟悉一下聖薩爾絲,所以可以盡量逛逛,不過請記得把武器收起來,好嗎?我們並不想使民眾恐慌。」最後一句,她其實暗示的很清楚了。

        沒禮貌,武器隨隨便便拿出來。

        而看著其他人困窘尷尬的臉色,韓勝打從心底感覺到愉悅。

        「那,各自解散,晚上前回來軍營這裡。」說完,其他勇士們便是鳥獸散,而露絲也趁著這時,靠近韓勝。「可以說說你那位第一名的事嗎?我還蠻好奇的。」

        沒當場看到韓勝掛口的人,是有點兒可惜,因此勾起了她的興趣。

        「暗屬性,弓箭手。」而韓勝依舊是簡單的解釋,不過言語之間,至少在露絲聽來,那是充滿自豪的語氣。

        不過韓勝再次撇了眼其他晃悠的同族青年,卻是不屑。

        「爛。規。定。」他又說了一次,帶著不屑與怒意。

         他真心希望這種制度,最好根廢掉,甚至根本沒有出現。

        這樣戴德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了。

        由世界所公認的奴隸制度漫橫五大種族,帝國們因此而慢慢強大,奴隸因此而趨於痛苦。

        「哎呀,那真可惜呢,真想看看這位第一名到底如何。」可惜的說著,露絲就是帶著對方參觀軍營,從入口處開始一一解說每個地方的功能。

        而韓勝一路上沉默不語,就這樣聽著,將這些默默記在心裡,準備等戴德回來,和他報告。

        不過,想到一路上的事,韓勝趕緊拉住對方,詢問。

        「隊長,魔獸繁殖?」一句讓眾人摸不著頭緒的話問了出來,而露絲眨了眨眼,傻了一下。

        「欸?請問......你在說什麽?」突然聽到對方短短六字的提問,露絲瞬間有點傻眼,不解的看著韓勝。「請問可以說的詳細點嗎?」

        對不起她聽不懂,真的。

        「……」韓勝沉默,他突然想起貌似只有戴德可以把他的話完完整整的翻譯過來。

        糟糕,果然還是只有德聽的懂,希望德趕快來……

        「呃……難道不能再講清楚一點?」看著韓勝似乎有點困擾,露絲似乎會錯了意,以為是自己解釋不清,再一次說出自己的疑惑。

        「就,講的能讓我稍微明白就好。」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逛完了軍營,而慢慢的走向市集。

        「路上,魔獸」再次耐心的竭盡所能拼出四個簡單易暸的字眼,然而韓勝在看到露絲死目的眼神,馬上 皺眉,自己心裡也是無奈。

        德,說好要來的,你什麼時後才會到......

        「......」而另一邊的露絲則是雙手掩面,她現在不太清楚到底是她有問題還是對方真的講的不太明白。

        不過,問題在下一秒馬上被解答而出。

        「哎呀,他是說。:『我們來的路上,有魔獸在附近,是怎麽回事?』,請問這樣有聽懂嗎?」

        柔和的聲嗓傳進露絲與韓勝的耳中,兩人紛紛往後一看,韓勝的嘴角難得勾起。

        身上扛著幾隻死亡魔獸屍體的黑色身影出現在他們眼前,連身帽的陰影蓋住他的臉孔,無法窺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9-19 22:54:0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上星期漏看了(跪

嗷嗷嗷嗷小勝好可愛喔!
霸氣什麼的根本就不存在啊(喂
喔不,應該是可愛的霸氣(什

然後
戴德是天使啊!
是大哥哥的感覺呀!

點評

目前勝還沒霸氣過啊//(哪有! 德的確是哥哥類型的,而且他比勝大喔XD(暴露年齡了啊喂!!  發表於 2015-9-19 23:0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9-19 23:22:54 | 顯示全部樓層
隊長更文了~(灑花
話說小勝超可愛的,黏德超緊緊的~
超喜歡這對的互動方式~

點評

\超依賴/(?  發表於 2015-9-20 09: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9-28 08:44: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疾風闇 於 2015-9-28 09:16 編輯

        第四章    注定卑賤之身


        「德,真晚。」對著眼前一如既往的孰悉身影,韓勝感覺自己鬆了一口氣,對著對方的語氣有些指責,卻仍乖順的走過去幫他提那幾乎堆滿戴德身形的屍堆。

        「哎呀,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出來嘛。」手上的負擔減少,戴德感到放鬆的微微一笑,他看著看著韓勝的視線溫柔,撇過的眼神掃過露絲,戴德趕緊微微鞠躬。「您好,我是勝的朋友,戴德,隨意稱呼就好。」

        「啊……你、你好!」或許是意料之中,並沒想到戴德竟那麼禮貌,露絲也趕緊鞠躬回應。

        「那麼,沒給別人添麻煩吧,勝?」與露絲打過招呼,他就是問著韓勝,希望對方沒有因為自身語言關係麻煩到別人。

        畢竟,嗯。

        韓勝的語言能力,奇葩的神境界。

        「……有。」一到了戴德面前,韓勝便乖巧的跟什麼一樣,比起與其他青年在一起的時候不太一樣,沒有那張狂與不屑。「我問,隊長,魔獸繁殖?她,不懂。」他有些懊惱,抑或帶著幾分困擾。

        人話真的好難說,真的好難/_>\。

        「真是的,你這樣講,誰聽得懂呢?」再一次無奈韓勝的語言根本是神境界的奇葩,戴德只好向露絲投下歉意的眼神,隨後再解釋一遍。「抱歉呢,他是在問:『 隊長,我們來的時候有些魔獸在附近,數量還蠻多的,是最近魔獸繁殖嗎?』。這樣,有明白嗎?」

        「啊……原、原來是這樣……」總算明白,然而露絲卻不禁為此掉了三條線。

        這麼奇葩的問句,誰懂啊冏。

        「抱歉.....」韓勝站在一旁,輕輕撇頭,兩頰也紛紛出現一抹紅暈,著實不好意思的開口。

        他哪知道自己說話會變成這樣的窘境……

        畢竟他已經習慣戴德在他身邊幫忙翻譯,而像今天這種與對方分離的時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所以他也沒有做過準備,沒有想過這種可能性。

        他一直認為,他和戴德會永遠在一起。

        「啊,沒關係的。」趕忙揮手表示不在意,露絲馬上解釋。「最近的確是魔獸的繁殖期,一般來講,牠們都會因為地盤關係,而攻擊通往首都的馬車,你們沒有被襲擊,倒在我意料之外。」

        其實這也是他們故意做的陷阱啦,畢竟有什麼挑選菁英的試煉能比被魔獸襲擊呢你們說是不是/w \。

        對了對了她記得會這樣做貌似還是她的提議來著,結果首都還真的採用了。

        真是可喜可賀欸w。

        「德很強,我說過。」一聽到露絲話中的意外,韓勝的嘴角不禁愉悅勾起,語氣更是驕傲。

        他,對於自己朋友的實力驕傲。

        「欸?你就是韓勝說的那位最強?」驚訝的看著戴德,露絲沒想到才沒一會就看到想要見識見識的人,不過一想到戴德的身分,她的眼神變是有點兒猶疑。「不過……你不是不能來嗎?」

        「哎呀,勝,你都說了什麼啊……」苦笑的看著韓勝,戴德只覺得身軀一陣無力。然而韓勝卻是理所當然地看著他,似乎認為自己並沒有做錯任何事一樣。

        「你很強,其他弱者。」他只說這樣,絕對沒有多話。而韓勝再歪頭想想,繼續說。「屬性,職業。」你的屬性和職業,我也都說了。

        「這樣有差嗎,就說我並沒有很強了啊……」被韓勝的話再次弄的無奈,戴德根本哭笑不得,只得一手揉亂韓勝的腦袋當作他說太多的懲罰。「真是的,不乖。」

        雖然這麼做,也只能得到韓勝賭氣股頰的反應,不過戴德基本上還是稍微愉悅了點。

        畢竟這樣的勝真的很可愛呢/w \。

        「不過,能夠護著馬車進入首都,也算強的了。」已經對待得有了第一手的認識,露絲說著,對他刮目相看。「你這樣的話,如果除去身分問題,應該也可以成為士官才對。」

        不過到這,戴德便是笑的有點兒無奈,連忙揮手搖頭。「我是偷溜出來,畢竟只是奴隸階級,我可沒那種榮幸,能和士兵們一起進城、甚至成為榮耀的士兵,而且我也沒那打算。」

        「是嗎?真可惜呢!」可惜的看著戴德,露絲的語氣彷彿對方想要成為士兵,她就能讓他成為士兵似的。「不過,能夠護著馬車進入首都,也算強的了。」說著,露絲隨後說出了一句大家認識都會說的話。「這樣的人,以後一定會有很多女孩子追呢。」

        然後,聽到這句話,韓勝愣了一下,默默的、緩緩的。釋放殺氣。

        「不准……」德是他的搭檔,誰都不能搶走,絕對。

        他是他的!他的!

        搶奪者死!

        「呃...請問我說了什麼嗎?」被韓勝忽然發出的殺氣嚇到,露絲趕緊問像現場唯一能聽懂韓勝說什麼的戴德,尋求協助。

        唔啊……感覺她烏鴉嘴,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啊……

「呃……這個,我問看看?」而另一邊戴德也是一起被嚇到,不知對方為何生氣,於是伸手,只好先拍拍韓勝的頭,安撫詢問。「勝,怎麼了?」

        「沒。」然而遭遇拍頭的韓勝居然一瞬間收起殺氣,再次用那乖順的語氣輕聲回應戴德。

        不過好玩的就在於,他看向露絲的眼神十分戒備。

        以後,女性完全在戒備範圍。蓋章。

        「呃……那,那我還是先離開好了。」先是覺到自己的背後有點兒涼,再外加察覺到自己現在變得有點多餘,露絲便是跨步離開,然而離開前還是不忘提醒了韓勝一聲。「傍晚前記得要回到軍營裡喔!」說完,人就消失於人群之中。

        之後戴德看著露絲的身影消失,提著魔獸屍體的手發酸,稍微伸展了一下,,便是領著韓勝穿梭人群。「對了呢。勝,怎麼樣,能適應嗎?」

        其實他真的還滿擔心對方適應不了人群的,畢竟韓勝的個性孤僻,不然就是會時常與人爆口角,戴德也說不了什麼。

        「弱者,很煩。」第一句即是抱怨,韓勝說著的同時不禁賭氣股頰,做出那顯得可愛的動作。

        看來他真的很討厭那些一起來的青年,或者該是說不屑。

        「這沒辦法的呢,畢竟是村子指派的,我們也說不了什麼啊。」邊走邊說,帶得是一臉的無奈,他知道對方和村裡的青年有過過節,而要和討厭的人同處一室,那更是難受。

        而他們過節的來源就是身為奴隸的戴德。


        過段時間兩人走到了一間商店前,戴德領著韓勝走進去後,便將魔獸的屍體賣給店家,換取了一些錢。「這樣我暫時能在這裡混過去了。」他笑著說,看來是代表自己會在這待一陣子。

        想想,自己的好友語言能力呈負,個性再遇到同村青年會變成無限負,他能放心的回到村子?

        怎麼可能啊喂|||/_>\。

        「不跟我?」然而即使確定了帶得會留下,韓勝卻還是不滿足,他挑眉看向對方,明顯就是在告訴對方。

        那些弱者,他可以讓他們閉嘴的。

        所以跟他一起住,不就得了?

        然而戴德也是知道韓勝個性的,更何況對方現在所想?於是現下無奈地拍拍韓勝腦袋,藉此敷衍。

        「低調點,不然你要我闖進軍營陪你嗎?都幾歲了。」伸出手指,戳了戳韓勝的臉頰,戴德一邊取笑著,另一邊卻發現勝臉頰意外的好摸,於是便是起了興致再戳個幾下,不過才沒多久,就被韓勝一個不滿的瞪視而被迫收回。

        「比你小。」反正就是比你小就對了。韓勝如此想著,而後再度股頰境界,以防戴德又過來戳他的臉。

        相信他,戴德有時候真的不是好人。

        不過即使如此,他從小仍就依賴著對方,即使被趕走、被大家所鄙視,他還是不畏艱難的跟對方在一起玩。

        誰管他們的想法,只想依賴一個人,那麼他就會遵從自己的感覺。

        所以,就和從前、就和小時候一樣。

        他現在仍會死死依賴著戴德。

        「好好,你晚上再跟我打暗號,我晚上就潛入軍營,怎麼樣?」了解對方不管怎樣都是依賴著自己,戴德無奈,然而也沒說什麼,只好妥協,準備擅闖傳說中那應該是戒備森嚴連老鼠都不敢隨便爬過、邪惡人士不敢輕言進去的首都軍營。

        等等戴德你這樣的行為真的對嗎喂|||/_>\。

        「好。」韓勝點頭說道,心情在看向天空時總算有點兒愉悅高興,然而那還未西下澄紅的天空,諭示了還未到回去的時刻。於是戴德便也牽起韓勝的掌心,一路穿梭人群,閃避行人,沿途欣賞自己還未看過的首都風景。

        「首都很繁華呢,跟村子不一樣,有很多地方得看看呢。」自己才感嘆沒多久,戴德忽然感覺到一陣拉力,而後在注意到時,就被韓勝反拖著走。

「時間,還早,走。」簡潔的說完,韓勝就帶人去逛逛,而路途上則是向炫耀一般,他急於將剛剛從露絲那兒聽到的資訊告訴戴德,眉宇間的好心情,展露而出。

        而對方這顯得活力的樣子,在戴德眼裡看來,彷彿就像個孩子一般,讓他不禁覺得對方或許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顯得純真。


        一路穿梭著大街、小巷,韓勝不時帶著戴德穿越在各間商鋪之中,然後用著自己的方式將露絲介紹給他的,簡短介紹給戴德。雖然這對常人來講,就等於把白話文翻譯成文言文,然而戴德卻沒有任何困難,反而聽的津津有味,甚至開口在詢問對方其他的問題。

        好幾年的相處以及默契,可不容小看。

        行走一段時間才停了下來,然而腳步會停下並非兩人稍微累了的關係,而是因為韓勝在經過一家商鋪時,看見了上面所販賣的東西,覺得有些好奇與眼熟才停了下來。

        面前架子所擺放的是一個個幾乎類似於刑具的鐵環子,上面各個在正中央連接了鐵鍊,看來似乎能夠拉動的樣子。而一旁的購買者,在韓勝看來幾乎都是奴隸來著,這也讓他明白,這些東西應該都是給奴隸用才對,否則他不會看到,行走的路人各個如同逃避似的離這商鋪遠些,看來是不想牽扯上。

        「嗯?怎麼了?」不解韓勝怎麼突然停下腳步,戴德順著他的視線,就是看到自己熟悉的東西。「哎呀,對這東西好奇啊?」他的語氣不以為然,畢竟是那些東西可是奴隸用的,一般人不可能會用到。

        「這是?」藉由戴德的反應更加確認自己的猜測, 韓勝皺著眉詢問。

        他好像看過對方脖子有戴這個東西,或許說,小時候有看他常戴這個東西。

        「這個呢,是狗遑閘,我們奴隸專用的東西呢。」見韓勝不解便是解釋,戴德說著,隨後經過老闆同意,就是拿起一類似項圈, 然而另一端卻繫上鐵鍊的東西。「常常看到這個,對吧?」一手比著脖子上,類似疤痕或者傷痕的黯淡痕跡,戴德微微一笑,而後將那東西,像給小狗狗套上項圈一樣,套在自己的脖子上。「狗遑閘用來證明我們是奴隸,是能夠控制的工具。」接著,他將鐵鍊交到了韓勝的掌心中,好好握住。

        「拉緊鐵鍊,狗遑閘就會縮緊,限制我們奴隸的呼吸,你也知道我當時的情況,所以……」一個苦笑,戴德那笑容笑的韓勝心裡一陣不快。「總之,除了頸閘,就是專門套在脖子的,還有放在腹部的腹閘、手腕上的腕閘,與下體的禁咒閘,而像一些特定的富豪與主人,像他們就會訂製特別的狗遑閘,甚至還有裝毒藥等應有盡有。」戴德說道,眼神戴著自嘲,抓著狗謊閘的鐵片部分,能隱約看到因此而產生的傷痕。

        「看,這樣像不像狗兒呢?我們奴隸就是這樣的存在。」

        「放下!」一經由對方的講解,韓勝馬上整個人暴怒起來,雙手在戴德的脖子前不停撥弄,才拆開那看起來瞬間可惡的項圈,丟回去架子上,殺氣慢慢顯露出來。「不准戴!」

        德才不是跟狗一樣的存在!不是!

        「怎、怎麼了?」再次被對方的殺氣嚇到,戴德這次算是嚇到了,畢竟他很少看到對方是這麼生氣的。光是從那股殺氣,還有對方激動扭曲的面容就能感受到了。「這東西,沒怎樣的啊……」然而他在這麼一說,卻被韓勝狠狠一瞪,嚇得不敢說話。

        「不准戴!」依舊是重複那句話,韓勝現在看相那些狗遑閘的眼神十分的兇猛。「搭檔,非奴隸!」

        韓勝現在有種衝動,就是,現在!立刻!馬上!把這家該死的刑具專賣店給通通毀掉!渣都不留!最好連地底也被炸出十公尺深!

        面色嚴重扭曲,戴德看著韓勝是如此抓狂,便是忍不住一探,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是、是,我不戴,好嗎。」向韓勝保證,戴德便是趕緊再拍拍對方的腦袋,進一步安撫對方。「別砸這間店,很多奴隸得依靠這個的。」

        若不依靠如此,他們能怎麼想像,『主人們』是打算如何,想出『新點子』呢。

        然而戴德方才說歸說、承諾過對方,但他沒說的是,韓媽媽之前給的狗遑閘前陣子壞掉,剛才才打算買一個,現下對方這麼的憤怒,他倒不敢當著韓勝的面買了。

        「不准戴,不准買。」而韓勝似乎看穿戴德的想法,再一次的強調,甚至不停的用著狠瞪當作威脅,嚇的戴德不敢再多打主意,這才拉著人,氣沖沖的離開。

        找機會,韓勝絕對會毀了那家店,不然他想,奴隸們一定會繼續因這世界奇怪的制度受苦,然後便限制於這該死的項圈之中。

        他不想要這樣。

        他的德,他不要他也是如此。

        而這時被韓勝拖行的戴德,則是苦了一張臉,十分無奈。

        身為奴隸,這下他倒連購買的權利都沒了。
        
        早知道就不要解釋了……

        無奈想著,他望向遠方,發現夕陽澄紅。

__________

獅子廢言:

www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這留言欸www安安這裡是小白喲www(揮揮

好吧說正經就是我覺得我好渣,好好一篇文被我搞成這樣QwQ

然後兩人cp萌啊www

好吧廢言到這www

下次見w中秋快樂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