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依.永里

[同人文] 第二X特傳 同時發展的傳說(更新至94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7-16 18:29:37 | 顯示全部樓層
小依加油呀~
看來會依照那個記憶來改變髮色?
和亞那他們的藍眼少年、和格里西亞貌似有關的小隊員.....
炎炎到底是誰咧~(伊多:就說了他就是他,不是其他人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7 01:40:07 | 顯示全部樓層
一點曾經日常

(因為本文又又又卡了,但想除草,證明自己還活著,所以小依來放點角色曾經的日常小小段。)

小小段的起因是把朋友當編輯來聊劇情時,朋友的一點好奇(?)

簡單說了些小依給何政的掛的設定後。↓



友:既然何政“看得到”,那當初炎炎和他還好時,看到漾漾的話會??

小依:我想想喔,這邊舉個例子。(以下用表情符號註解,其順序是漾炎政,兩個時也是左炎右政)



假設這邊有隻剛剛衰完,正在進行二次自我詛咒的漾漾。然後旁邊是路過的炎炎跟何政。

( •̥́ ˍ •̀ू )        (^▽^) (^▽^)



兩人注意到漾漾。炎炎嘛,看到自家弟弟,就姑且想打個招呼,啊然後何政不是“眼力好”,所以就看到漾漾身上不正常(要發動力量)的力流。大概下面這種感覺。

(ಥ﹏ಥ)     o(* ̄▽ ̄*) Σ⊙▃⊙川)


然後雖然沒相關知識,但憑直覺知道那不是很好的何政就一把拉回準備上前的炎炎,然後可能就會跟他說什麼:冥炎,我看你弟印堂發黑,感覺等等會衰,別過去。

(¬д¬。)(;一_一)

而炎炎好歹跟何政共患難好幾次,也知道他眼睛“好”,所以就乖乖聽他的。

於是,兩人就一起見證了漾漾的惡循環詛咒(被來自神奇的一方的球砸到。)
╮O∑( ̄□ ̄;)      (⊙x⊙;)(´⊙ω⊙`)

Σ(☆дT )          (→_→|||)╮(╯_╰)╭

大概就這種感覺吧,曾經的日常。

之後兩個分了後,炎炎就容易笨笨的去找漾,一起衰。




***


本文小依是真得努力再趕的,但因為個人心理問題一直寫不順(超怕因為個人狀態把阿炎寫崩  哭),
總之,只能煩請各位看官再等等了。(土下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7 01:44:09 | 顯示全部樓層
慕依澄 發表於 2020-7-16 18:29
小依加油呀~
看來會依照那個記憶來改變髮色?
和亞那他們的藍眼少年、和格里西亞貌似有關的小隊員.....

感謝鼓勵!(試圖打起精神努力中)
根據記憶變髮色聽起來好酷呀,可惜離真相還差了些。
伊多的話很重要喔,請之後也務必記得它(也請祈禱炎炎記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20 02:00:5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十四章

學長帶我到的鬥技場與其說是鬥技場,不如說是操場的大空地。

“所以我們到底要來這裏幹嘛?”我看了眼大空地,又轉頭回望學長。

“我要看看你現在的‘實力’。”說著,學長走進空地對我招招手。

“?”我歪了歪頭。要測試實力是沒問題,不過為啥?

“有需要,而且……你不是曾經說過還想再出任務?”學長說著,勾起了奇異的笑容。那笑容中含著太多我看不明白或者不願明白的東西,所以我一如學ˋ長所願的做出了褚冥炎的回應。

“是指如果我表現得好的話,就可以嗎?”我趕緊一個箭步跟上,臉上不自覺地勾起了笑。

沒辦法嘛,畢竟雖然拖了超級久,但學長終於……

突然,我被自己一瞬想起的事卡了下思緒,差點一個左腳拌右腳把自己摔成豬頭。

“嘶……”深呼吸了口氣感謝自己的極高的運動反應神經後,我急急忙忙的望向學長,“誒,不對!可是學長,老……巡司之前說過無論如何都禁止我再接任務耶!”

聞言學長頓了頓,然後挑起眉向我開口,“那你想接嗎?”

“?”我歪了歪頭。

總覺得今天的學長好像有點太好了。

嘛……算了,就當這是學長大發善心,是錯過不一定再有的機會。

所以我果斷舉手回應。

“想想想想想!”開玩笑,怎麼可能不想啊!

雖然之前第一次出任務就出事,但我還是很想多嘗試啊,實戰經驗可是超重要的耶!

而且,不得不說雖然危險,但“實戰”比想像中還要有趣。

就是怎麼講,讓人熱血沸騰?不,應該說有種異常的不知該說暢快還是什麼,反正就是我本就該做這種事的理所當然感。

莫名的,總覺得如果能再這樣多嘗試下去,我也許就能更……

得到我的回應的學長點點頭,“那就來吧,我幫你看一下你現在的實力。”

“好哦。”我歡快的蹦進了競技場。

“對了,學長這事……”我一邊隨意地做著點熱身動作,一邊終究有些顧慮的開口詢問。

怎麼講,畢竟還是被嚴重警告了……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警告我一個人。明明先不論詩織,阿珓和我同樣是萌新一枚啊。

“巡司的部分我會去說。”我話還沒問完,就聽到學長快速的答覆。

“學長你回的那麼快幹嘛?心虛喔?”我不經思索的隨口發問。

然後回應我的是學長的拳頭制裁。

“幹嘛打我……”一邊揉了揉未戰先受到重創的腦袋,我一邊更加確信了自己的猜測。

果然老姐是萬惡之源嗎?連大魔王都怕她。

真是的,我還在想不知道為什麼學長今天面對我時很緊張,甚至到微妙的不太像平常學長。

原來是怕被老姐抓包喔。

“嗯?學長?”我疑惑地看著眼前浮現出來的人形。這是什麼?

“你的對手。”學長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嗄?”我一手指著人形,一邊愣愣的轉頭看向不知何時退開的學長,“不是學長你跟我打喔?”

“你要跟我打?”學長挑眉道,語氣帶著莫名的躍躍欲試。

“也不是不咳……”我話沒完全出口,就見學長認真的開始鬆領口、喬袖子,一副下一秒就會衝過來跟我這個自己送上門的沙包“好好”相處的樣子。

“……那什麼?我收回發言,請當我沒說。”我擺擺手,一秒決定從心。

對,我慫了。

雖然跟學長打好像也挺有趣的啦,不過既然他都表明了我要嘛跟人形打,要嘛他過來認真一下把我打進保健室,那我還是乖乖地跟人形打吧。我姑且沒有沒事找事的習慣。

是說剛剛不是人還好好的,怎麼結果還是心情不好?又睡眠不足?那就不應該大晚上把學弟拉出來打格鬥台呀。

輕吐一口氣,我重新看向人形,“打他……它?就可以了嘛?”

“準備好就直接出手。”學長的聲音傳來,其中帶著可能被我吵到的不耐。

“呃……好哦。”我點點頭,深吸一口氣後,毫不猶豫的一腳向人形的頭用力掃去。

人形似乎有所感應的開始動作,不過還是慢了一步,被我一腿爆頭,代做頭的球體咕嚕地在地上滾。

咦?完了?

我怔怔地看著人形,就在靠近了幾步,打算看個仔細時,人形就像動畫亞人一樣開始重塑,然後就在恢復好的瞬間,報復我似的直接朝我的腦袋一拳砸來。

“啊……”好險,迅速的拉開距離後,我小喘著氣看著一瞬間提速,剛剛差點爆了我的人形。

打不死?還是說這算是無限復活?

我用手去碰了碰剛剛明明閃避卻還是被攻擊擦到的臉頰,結果抹了把血。

“嘖!”我還以為最多擦到破最表皮而已。

嘛,算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試驗者見識我等強悍。”我一抬手喚出了炫燄,然後快速地向前進了一步,閃身錯開了攻擊,然後用著直覺的某種反擊招式斬向了人形。

咕嚕,又一次,人形被我分頭行動了。

這一次我沒大意地靠近,而是站在原地一邊保持戒心地觀察。

人形又恢復了原狀,這一次它手上多了武器。

升級了?我微微瞇起眼睛。

所以,是像爬獵人天空鬥技場、手遊打難度關卡爬塔那樣的感覺嗎?

看著衝向我的人形,這次不用閃躲,我一個劍招直接把它給斬了。

我看著又又又復活的人形 ,也不知到底要打到什麼地步,學長也沒事前說明清楚,感覺有些抓不清楚自己要做的事啊……

不過反正怎樣都行吧,畢竟我能做的事也只有這一個。

我嘆了口氣後勾起笑,無意識地隨手甩了幾個劍花。

總之,就先打到學長喊停為止。

***

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打倒人形,有什麼逐漸混合。

本來清晰的視野像壞掉的幻燈片或者老式電視一樣逐漸頻繁地閃過異常色彩與背景。

從小就耐力不強的身體越發沉重,卻依然麻木而慣性的抬手將眼前襲來的敵人劈砍斬殺。為什麼?

難受。有什麼無形中導引著我,難以言喻的癲狂像無數隻自泥濘的手抓捕撕扯著理智。

粗喘著氣,身體的隨著某種本能動作越發順暢而殘酷。

彷彿有什麼正在重疊。

沒能結束的夢境與現實逐漸相疊融合。

滿地鮮血,紅與白沾滿染黑的大地,鐵鏽味灌滿了鼻孔。

可就算動作雜亂的與其說是抗鬥更像自殺,也不能倒下,我必須……

我瞪著眼前搖擺著再次出現的敵人,卻突然發覺一個身影從後方無聲襲來。

對此我毫不猶豫地將手上的利刃甩上,然而對方似乎也有所準備,我的攻擊被輕易閃開。

“嘖!”我當下直接一回身藉著方才對方閃躲的落點方向送了對方一腳,並在對方擋下時再次揮刀。

可惜我的身體動作不如我已無法如期望的快速,燙手的刀刃還是被擋下了,在此同時對方直接往我腹部毫不留情地重重的來了一拳。

“冷靜點。”

冷尼瑪……

相乘痛覺的害我差點放開刺手的武器。無可奈何地一手捂著肚子跪半地上。

好痛,甚至有點反胃。媽的!感覺內臟都差點被打出來。

我抬頭瞪著揍了我的傢伙,他望著我,似乎想跟我說什麼,但我只是想都沒想的硬是強忍痛楚,試圖站起身向他攻擊。

雖然不知道對方停下、不痛下殺手,是否有什麼其他打算,但我不能放過機會。

眼前幾乎被黑紅色模糊覆蓋,但是不可以,我不能倒下。

我必須……

敵人,全部都是敵人。

他們都希望……死。

……但我還……

“滾。”我強撐着身體嘶吼道,別靠近我,我……必須……

我不想再看見他的那種表情,不想再再感受那種情緒。

然而對方卻不如我以為的繼續發動攻擊,他微蹲下了身體,緩緩朝我靠近,在我試圖後退遠離時,以比我更快的速度打掉武器,然後伸出手撫上我的臉。

……“isidjeb!”身體反射性一震。

什麼?

“冷靜。”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

“zjw冥hfio,冷靜點!”

觸上的手有些冰涼,卻令我感到些許溫暖。

他在說什麼?

“ijabe炎!”

他在叫……誰?

“褚diwjw炎。”

他叫我?什麼?

“‘褚冥炎!冷靜。”隨著那理應熟悉的堅定聲音,有什麼豁然開朗,刺鼻麻木的血腥味消失了。

猛然驚醒了。

噩夢乍碎。

我……

我顫抖著張合著嘴,好不容易才發出聲音,“……學長?”

“褚冥炎,冷靜點。”

“褚.冥.炎,冷.靜.下.來。”銀髮紅眼的少年捧著我的臉,像怕我聽不懂一樣,一字一字緩慢而清晰的說著。

“……學……長?”

“冷靜!褚.冥.炎,保.持.清.醒!”

“……學長,我剛剛怎麼了嗎?”我望著緊緊抓著我的學長疑惑問道。

話說為什麼我手會刺痛到快飆淚?

“你……殺紅眼了。”學長不知斟酌著什麼後,如此說道。

“真假?”我什麼時候有這種狂戰士屬性了?

“真的。”學長點點頭。

嗯……所以我終於在這學校覺醒新屬性了嗎?

算了,這種事也不重要。

“那學長,我的實力ok嗎?”我一邊問,一邊將在被學長阻止後就變回寶石原型的炫燄在手心中搓揉著。因為是火屬性的關係吧,暖暖的好舒服。

似乎快速的在手機上遞出什麼訊息後,學長抬起頭如此對我說道,“沒問題,超過標準,能通過額外申請。”

“?”通過什麼申請?出任務要申請?

“代表隊申請。”

“???”學長你話題飛躍的有點跳痛,“申請什麼?”

“競技大賽選手。”學長非常淡然的說。

“……我?”我指了指自己,“學長你確定你……”頭沒撞到?

“對。”學長說著,用力的往我本來就逐漸飄忽的腦袋來了一下。

好吧,看來真的“撞到腦袋”的人是我。

我一邊揉頭,一邊繼續詢問,“那是跟……”

“我這一隊。”

“……”好 哦。

“那雖然我覺得你應該不會好好回答,但姑且一問,為什麼帶上我?”我就一個無辜看賽路人甲而已。雖說很酷啦,但我對於自己實力還不足姑且還是很有自覺的。

話說我這樣報上去真的沒問題嗎?(是說都要決賽了還能再補報??)感覺就像靠關係不明不白的就進了。

“所以我才以防萬一帶你出來看看實力。”學長沒好氣的說,然後大概是突然誕生了同理心,竟然破天荒的順便幫我把痛很久的頭揉了……

“嘶……”對不起,我不該在學長您手還在頭上時胡思亂想。

“你的實力姑且還行,雖然不一定派得上用場,但不至於拖後腿。”

“是喔,那還真是謝謝學長的鑑定。”這是什麼要褒不貶的評語……

“而且照剛才看起來,如果被打估計也還能應付。”

“嗄?我為啥要被打?”

“就像你剛才想的一樣,因為靠關係入隊啊。”

“呃……學長我還是算了吧。”感覺各種意義上都太麻煩了。這根本百害一利。

“反正學校不會死人。”

“我不想死啊!!”

“那就努力別死。”

不不不,這是學長你拉的人,應該你負責啊!!

***

【Atlantis 第一代表隊 成員名單
正式:冰炎、藥師寺夏碎、褚冥炎
候補:西瑞·羅耶伊亞】


‘褚巡司?……對,我讓冥炎正式加入……’……

……‘褚冥玥,你應該也有感受到的,有些命運,是避無可避的,該發生的……終究,會發生。’








***











感覺這章寫得好過渡還超意識,但小依真的實在不想再繼續卡在這了,所以實在抱歉,請各位看官先將就著,等如果小依未來腦袋跟文筆比較好了,會把這章節再拖出來修修的。ozz
在此給個沒明寫,但大家估計多少有感覺的補充或者未來提示:這章炎炎的眼睛有變成非常明顯的藍色
雖然因為之前卡在這章的關係還尚未開始寫,不過還請各位好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吧。
順便偷偷說一下,小依不反感催更的(特別是附帶感想),那也是能成為小依的動力的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vupm4 於 2021-2-23 22:59 編輯

好看好看(除了好看不知道可以說什麼了!!....原諒我措詞功能失靈

下次更是什麼時候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