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379|回復: 49

[同人文]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番外》上岸之後——12/26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8-29 14:06: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冥禕 於 2014-12-26 21:24 編輯

文前說明:

1、本文最先是貼在噗浪上的不定時小短文!撰寫時間是冥禕利用六日上課日的中間休息時間用手機慢慢敲出來的,每回合的字數極少,所以各位在這會看到很誇張的回合數。
2、本文為獨立文,與異界重生正文無關。正確來說,這是異界重生的再次創作。
   (本文僅套用特殊傳說+吾命騎士+異界重生的設定)
3、文中人物名。冥禕對取名非常笨拙,都是用記憶中有看過的名字,或眼前看到的名字,只要順口、好記,就會拿來用,進而造成本文中的人名與特殊傳說正文裡撞名了,請將該位人物當成同名同姓的人物,造成閱讀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4、最後,因為本文的特殊狀況,如果願意點進來觀看的各位都已看過,且追到最新進度,是否還要張貼在這,冥禕再視情況而定。

感謝各位閱讀上述的說明,下面為正文開始,希望各位會喜歡。謝謝。

============================================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息止安所 第一回 (原噗浪,第1~7回)


  寧靜的月夜裡,月色微暈,灑墜月光的池水微微蕩漾,替月生池灌注池水的河道以緩和速度注入池水,看似平靜,池面上卻出現點點閃爍,分散的閃點越來越多,也由稀疏變為密集,最後凝聚為一片並持續塑形,直到天色微亮,遠方的部落升起裊裊炊煙,三兩成全群的身影朝著池水走來……

  「葉月,池中央是不是有東西?」提著空瓶,準備提水的辛西亞注視池中的不名物體。

  停下動作,名為葉月的女子抬頭瞧去,確實如辛西亞所言,同時不大不小的聲音也引起陸續到來的人們注意。

  「那個形體……」

  「人?!」

  「好一陣子沒看到了。」

  「嗯。」輕聲的嗓音,有著淡淡的哀傷。

  「……他是不是在往下沉?」仔細凝視,浮在水面上的體積較先前小了一點。

  「啊!該不會意識還沒清醒?」

  「遭了!得快把他拉上來,沉下去就真的得永遠沉睡了。」

  剎那間,喧囂聲取代寧靜,有人趕緊跑向碼頭跳上小船,使力划向池中,卻趕不及下沉的速度,情況緊迫,葉月準備跳下水池進行打撈,一抹身影由上向下俯衝,激起水花,揚起浪花,同時間,小船上、池岸邊的人,無不屏氣凝神,直盯著池水,直到龐然大物從池水裡衝出。

  歡聲雷動的鼓舞聲在日陽綻放光芒時響起,岸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大夥皆對剛救上岸的人好奇。

以輕盈的動作把人平放於地,觀察起這位陌生的小夥子。

  「他穿的是制服吧?」

  「Atlantis學園的高中制服。」

  「……高中生!好年輕。」

  「還是個孩子。」輕柔的嗓音落下,現場的討論也停止了。

  把人救上岸的查藍,不想受現場淡淡的哀傷氣氛影響,伸手輕拍青澀的臉龐。

  「孩子,醒醒!有聽到我的聲音嗎?」

  聲聲的呼喚,傳進金髮少年的耳中,緊閉的雙眼微微顫抖,清澈的藍眸從黑暗中甦醒了。


  「醒了、醒了!」

  「孩子,覺得怎麼?有那不舒服嗎?」

  見到逐漸清醒的少年,大夥緊張的詢問,要知道,眼前的孩子可是差點就永遠沉睡池底了。

  「安靜點,七嘴八舌的,要他聽誰的?」知曉眾人的擔憂,查藍出聲提醒,一雙黑眸緊盯著少年,因為少年迷惘的神色讓他也跟著擔憂。

  「孩子,聽得到我的聲音嗎?」查藍探問。

  少年眨眼,視線在眾人間移動,看似沉默又像是思索,靜待了好一會,久到眾人忍不住開始竊竊私語,他終於緩緩開口了。

  「請問,這是哪裡?」

  聽見這話,眾人懸吊的心擱回原位。

  查藍接著問:「孩子,你記得發生什麼事嗎?」讓他出現在月生池裡。

  面對詢問,少年眉頭深蹙,面色凝重,遲了一會抬頭。「我想不起來。」

  一句想不起來,眾人並不意外,可是當少年又吐出下幾句話,讓他們震驚的道不出來話。

  「你們是誰?我……我是誰?」

  「你……」查藍嗓音像是卡住了,中斷沒有後續。

  最先發現人的辛西亞蹲下,注視少年,「孩子,你試著再想想,看記得什麼,任何一件事都行。」

  少年整張臉糾結成一團,努力回想,發現自己的腦袋是一片空白,什麼都不記得,搖頭。

  他,全部忘光光了。

  全忘光了,連同自己的名字,這讓人訝異不已。

  「怎會這樣?」

  「對啊,這好像是第一起。」

  「因為他太小了吧。」

  「也對!外面是怎麼了?選這麼小的孩子。」

  你一言我一句,討論熱絡的情況傾向失控,查藍回頭,討論聲消失在他的注視裡。

  把少年扶起,提議進屋,找件衣服讓他換上,免得因此受到風寒了。於是在眾人的擁簇下,集體往最近的房子移動。

  問了幾戶,找了許久才找到適合的衣服給少年替換。

  在替自己打理時,少年留意起周遭狀況,外頭是寬廣,遼闊的,看似村落卻沒有認知裡該有的圍籬等防護設施存在,此處到處充滿樸質的氛圍,然而在如此和諧、溫馨的氛圍裡,他卻感到尷尬,就好像在一堆圓形物體裡丟進一塊三角形。

  搖搖頭,想把奇怪的想法甩出腦海,看向鏡子確認衣服有沒有穿好。(從裡到外多達八、九件的配件,讓他研究許久)鏡中的身影映入眼中……

  及腰的金髮,藍眼,俊逸的臉龐裡帶點未褪盡的青澀,直覺的喃喃自語。

  「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聽見少年的自言自語,查藍瞧了瞧他再撇向鏡影,「還好你沒真的忘光,看到影像還想的起來。」

  少年,格里西亞微蹙眉正視鏡子,注視影像好一會後,改瞧向查藍,滿腹的疑惑不知從和何問起。

  看穿格里西亞的表情,查藍語帶輕鬆的說:「孩子,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但是再多的問題都沒填飽肚子來的重要,吃完早餐再說。」

  不給予反應的機會,查藍便將格里西亞帶往屋外,外頭的空地上,排放好兩排桌椅,每排約有二十個位子,村人們正忙著從屋裡拿出食物擺於桌上。

  不一會食物全上了桌,村人們坐定位,格里西亞也在查藍的帶領下,坐下。

  「好了,都到齊了吧?」

  聽見查藍的詢問,眾人確認左右,陸續點頭,在經過簡單的感謝後,開動,然而……

  「怎麼不吃?」

  餐盤上的全麥麵包、水果、牛奶,格里西亞連碰都沒有,這讓想替他補充牛奶的人訝異。

  格里西亞打量著桌上的食物以及邊吃邊聊的眾人,因為方才的詢問,全停止動作注視著他。怔了怔,伸手拿起麵包撕開一小角,緩慢吃起。

  看狀,眾人延續原本的動作,繼續邊吃邊聊。

  不再受到眾人的關注,少掉壓力的格里西亞手上動作略頓,不動聲色的環視周遭。

  寬闊的草原,望眼望去,北方的天際是烏雲密佈,雲層厚實到讓光線無法穿透,雲層底下的區域是漆黑,唯一的光源是打落地面的閃電,就好像這邊是白畫,那邊是黑夜。再將視線拉近,構造簡單的木造屋分散在四周,有獨幢也有二、三幢相連在一起的,不論怎麼蓋,都保持在不會太遠但又能保有隱私的距離。

  確認完環境,再瞧瞧眼前到的人們,人數不多,皆是青壯年,可是他們的身上卻散發寧靜的氛圍,原則上這氣息較易出現在中老年人的身上,因為他們見識廣,歷練也多了,性子不再毛躁,沉穩許多。

  最後是桌上的食物,格里西亞不認為自己是對食物講究、挑剔的人,眼前的食物卻讓他覺得單調,少了些什麼。

  「孩子,吃飽一點,不然你會撐不到晚餐的。」盤子裡的食物還有一半,滿滿一匙的薯泥被擱進盤子裡。

  看著餐盤,格里西亞愣了愣,腦海裡迅速閃過一個想法,早餐就暴飲暴食,好嗎?

  沒問出口,當然也沒有人回答他,只是默默的吃著盤中的食物,直到所有人都吃完,撤桌。


  用完餐的村人,對格里西亞不再抱持高度好奇心,回到平日的生活模式,散開做事去,留下一臉淡定的格里西亞。

  「那孩子還真冷靜。」靠著窗檯,辛西亞望著格里西亞說。

  「他是故作鎮定。」查藍說道。

  「你怎麼知道?」辛西亞回頭望著正在清點物品數量的查藍。

  查藍停下動作,抬頭。「妳沒注意到他那欲言又止的模樣嗎?滿腹的疑惑卻不知道要如何問起。」

  聞言,辛西亞將視線移往窗外,仔細觀察,的確如此。「呵,果然還是個孩子。」

  「好了,把這些搬上貨車,該出發了。」查藍左右手各抓起一個布袋,準備走出屋子。

  「等等,牛奶壺是我拿喔?」辛西亞看著擱在桌上的四只牛奶壺,驚呼。她無法一次全拿啊。

  查藍嘴角微揚對著屋外揚聲:「格里西亞,幫忙一下好嗎?」

  沒得到反應,再喊了一次,格里西亞這才反應過來,提腳移動。

  格里西亞站在門外向屋內探去,瞧見辛西亞指向牛奶壺,即知曉要做什麼了,抱起兩只牛奶壺,隨著兩人走向屋子的左側,把東西全放在推車上。

  「陪我們去送東西吧。」查藍說道。

  格里西亞有些為難,因為他對目前的狀況感到困惑,卻沒有人要告訴他。

  「你的困惑,我等會邊走邊告訴你,而且你也得認識一下這裡。」

  不給格里西亞思考的時間,查藍握住手把,無視推車的尺寸輕鬆地推動放滿東西的推車。

  辛西亞牽起格里西亞,快步追上去。

  沿著黃土路走出村子,喀拉喀拉的聲音隨著木輪的轉動不時傳來,方才查藍道出的第一句就已經讓格里西亞呆愣住了。

  安息之地!

  雖然他遺忘很多事物,可是基本的生活知識與認知依然有的。環顧四周,藍天白雲、寬廣的草原、悠閒的步調,怎會是安息之地?

  格里西亞眉宇緊蹙,臉色即為難看,思考許久,他瞅著身旁的兩人,疑惑的發問:「這裡是安息之地?」眼神裡充滿聽到否定的答案,然而……

    辛西亞以緩慢動作點頭了。

  「我死了。」自言自語似的說著,格里西亞低頭注視雙掌,張握,真實的觸感讓他很難相信自己所聽見的。

  辛西亞出聲:「還沒。」

  聽到自己期望聽到的,格里西亞驚訝的心情剛鬆懈,隨即就被查藍的話搞混了。

  「這裡確實是你知道的安息之地。」

  「那……」格里西亞不解了。

  「村裡的池子叫月生池,在遠方的另一頭是日落池,兩者的差別在於一者是生,另一者是死。月『生』池如其名,代表的是生,從月生池來到這裡的人並未死亡,只是進入永遠的沉睡,直到生命盡頭。」

  聽到查藍所說,格里西亞更加困惑了,「永遠的沉睡?」他不懂。

  查藍發出輕嘆,開口做進一步說明。

  封印結界的人柱,雖說很殘忍,但是有時大型的封印結界為了能長久運作就會採用活人取代水晶做為運作媒介。然而,為了能長久運作,只有擁有接近永恆生命的精靈最適合成為人柱。

  「……所以我沉睡在封印結界裡?」在喀拉喀拉聲的環境下,格里西亞消化完查藍所說的,凝視對方道出他的理解。

  「對,雖然找生命越長的人更適合,但不曾找像你這麼小的孩子來當人柱,我們不知道守護者是怎樣想的,但已經在這裡的你只能接受,並用另一種形式存在,執行我們的任務。」

  「執行任務?」格里西亞還來不及感傷自己的遭遇,注意力就被轉移走了。

  辛西亞伸手攬住格里西亞的肩膀,用空下來的另一隻手指向前方,被黑暗壟罩的方向。


  一塊土地兩個世界!明明是同一片土地,隨著前進,天色越來越暗,溫度也越來越低,空氣中瀰漫壓抑的氣息,伴隨偶爾出現的閃電是震撼的雷聲。

  一道雷聲響起,格里西亞身體微頓,雙眼正視前方。

  「別怕,沒事的。」辛西亞握住格里西亞,給與安撫。

  「別被牠們撼住,你要穩住自己的心智才能反壓制牠們。」查藍推著推車邊走邊叮囑

  「牠們?」格里西亞瞅向查藍。

  辛西亞堅定的說:「對。我們成為人柱的主因。」

  格里西亞蹙眉思索兩人的話,隨著行走與距離拉近,黑暗底下的世界映入眼前。

  深不見底的懸崖,颳起寒風,即使穿著層層包裹的服飾,依舊抵擋不住刺骨的寒意,寒風中隱約帶著低沉的哀嚎。

  「小心一點,別靠太近,跌下去可是到另一個世界了。」低沉嗓音的主人是與普遍精靈相比較為壯碩的男性精靈。

  陌生的聲音讓格里西亞轉身,再次訝異眼前的狀況。

  一堆精靈不知在何時從何方出現,以查藍和辛西亞為中心,有秩序的領取麵包、牛奶等物。

  「昨晚還好吧?」辛西亞在倒牛奶的同時,不忘關心昨晚的狀況。

  「外界把結界修復完畢,結界功能完整發揮,異界生物暫時安份沒再爬上來了。」體型壯碩的精靈看似回答辛西亞,他的雙眼卻直視著格里西亞,瞧著瞧著,臉色凝重了。

  「是他補卡特的位子?」卡特,一名生命走到盡頭被主神接走的精靈。

嚴肅一問,查藍無奈的點頭,同時他遞了個眼神給辛西亞。

  接到暗示的辛西亞將牛奶壺塞給旁人,伸手把格里西亞護到身後。

  「外面在搞什麼?這麼小的孩子,生命才剛開始,準備認識世界就結束!他的家人呢?怎麼同意讓他犧牲?」

  急躁的連問使辛西亞護著格里西亞退了幾步。「科爾,你嚇到格里西亞了。」

  「科爾,你冷靜點。」一旁的精靈出聲安撫。

  「怎麼冷靜?想當初是因為無法關閉裂縫,才迫使以成年混血精靈當人柱的封印處理。結果……當初的規則是定假的啊!幹!」

  通俗難以入耳的字眼毫不遮掩飆出,讓人擔憂的瞧向格里西亞,原以為會受到驚嚇的人卻是平靜的注視科爾。

  「孩子,你……」困惑格里西亞的反應,還是把原本想說的話道出。「科爾是精靈的異類,不論是個性還是長相比較豪放,說話也較不修飾。別被他嚇到了。」

  再次成為眾人注視對象的格里西亞緩緩搖頭,表示不覺得奇怪。

  「孩子,你為何要答應當人柱?別說你抱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博愛精神?」推開辛西亞,科爾質問格里西亞。然而,回答他的卻是查藍。

  「科爾,我知道你想了解他成為人柱的原因,但是他已經失去記憶,連名字都是好不容易才想起來,所以別問了。」查藍語重心長的說,未道出口的是,就算是非自願的,但一切已成定案,與其逼他想起來也無法改變事實,不如讓他早點融入這裡的生活,因為這是成為人柱的使命。

  解讀出查藍那隱含的意思,氣憤不平的科爾只能接受,在重重踹了地上一腳做無謂的發洩,撫平情緒,把格里西亞抓進懷裡抱住。

  「孩子,我代替大夥向你道歉,因為我們當初的愚蠢想法連累年幼的你,在未來的日子裡,我會確保你的安危,直到我被主神接走。」

  眼前的一切對格里西亞而言覺得好不切實際,因為就他的認知,他已經死了,陌生的擁抱卻是如此真實,慎重的語氣也無法忽視,想想,雖然依舊不明白,緩緩點頭,給現場所有精靈一個明確的回覆。

                                                                                                       《待續》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8-29 14:18:09 | 顯示全部樓層
冥~安好
唔......小格失憶?
辛西亞?
混血精靈.......能想到的也只有冰炎......

诶诶~
雖然有點搞不清楚
但冥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8-29 19:20:14 | 顯示全部樓層
呃...問個奇怪的問題...
你標題的異界重生是全名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8-30 13:59:52 | 顯示全部樓層
格里西亞怎麼會變成人柱???!!

尼奧老爸是不會予許的吧

羅蘭呢?他們雙胞胎不是命連在一起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8-30 15:30:12 | 顯示全部樓層
那這篇算是異界重生的番外嗎還是完全不相關OAO
感覺說會變成這樣是有什麼陰謀在(?
小格你好可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8-30 18:43:57 | 顯示全部樓層
>>冥禕
原來如此!!
因為我昨天Google異界重生結果只找到了一堆的異界重生之打造快樂人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1 19:02:59 | 顯示全部樓層
啊超好看/<\\\
期待下一章//
想問可以在哪裡看接下來的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9-2 01:49: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冥禕 於 2014-9-2 01:55 編輯

文前說明:
感謝各位的留言,所以冥禕又來貼了。請各位慢慢觀賞。


==============================================

【特傳×吾命×異界重生之傳說再開】息止安所 第二回 (原噗浪,第8~9回)

  情緒調整完畢,眾人做了簡短的介紹,讓格里西亞明白他們的職責。監視眼前的兩界通道,避免異界生物進到現世,破壞平衡。

  「這是通道?」放眼望去,格里西亞看不到盡頭。

  「對。」科爾應道。

  「範圍好廣。」守的來嗎?格里西亞說出自己的感覺。

  「是很廣,所以許多族群都有類似的封印,自然在這也有他們的聚落,各自守著一個範圍,看似各族單打獨鬥,實則是相互扶持。下回要跟其他村子做交流時,你跟去看看。」

  「監視呢?」格里西亞困惑。

  「在這戰鬥全靠天生能力,沒有媒介可使,不是年幼的你能應付的,就讓我們這些老傢伙輪值就好。」大掌一伸,揉亂燦爛的金髮,見狀,科爾大笑。

  「我不想當無用的人。」格里西亞認真地反應出自己的想法。

  「以後你就幫忙每天早上的送餐,下午跟莫非他們去準備村裡需要的物資。別小看這些工作,這也是重要的事。」查藍帶著笑意說明未來的規劃。

  格里西亞點頭,「後勤工作是支援前線的重要資源。」

  科爾訝異格里西亞的話,望向眾人笑說:「這孩子能清楚分辨呢!」伸手攬住格里西亞的肩。「乖孩子,先認識並熟悉這個世界,等你對戰鬥技巧上手,再讓你加入守護隊。」

  得到承諾,格里西亞點頭,表示明白。

  之後在幾名精靈的陪同下,格里西亞在附近轉了幾圈,認識周遭,便跟著查藍他們返回村子,準備下午的工作。

  時間就在熟識世界的學習中緩慢度過,多認識一點就多一分驚喜,因為眼前的安息世界與自己認知中的差異頗大,月生池、日落池、異界生物與通道,這些無不震撼著他。

  「日落池是逝去的生命來到這地方的入口,那我們能碰見他們嗎?」格里西亞停下步伐,抬頭眺望佈滿晚霞的遠方。聽說橘黃天色的底下是日落池的所在地。

  「可以,可是很遠,用走的得走上半年,且中途還有寧靜海,因此還得想辦法渡海。」把黃澄澄的稻穗堆上貨物板車後, 負責稻作收割工作的莫非隨意拍了兩下,雙掌變乾淨了。

  「頭髮亂成這樣,不覺得妨礙工作嗎?」莫非繞到格里西亞的身後,動手整理那頭亂髮。

  「會。」格里西亞迅速回答,接著道:「可以幫我剪短嗎?」雖然可以綁成髮束,但隨著工作,髮束會鬆,髮絲也就亂飄了。

  「不行。頭髮也是能力的表現,如果我們還在現世,輔助品很多,隨意剪不會影響。」莫非解釋不能剪髮的原因。「好了,綁成辮子就不怕亂了。」三兩下,漂亮的辮子編好了。

  「莫非,好了嗎?晚餐快備好了。」辛西亞從村裡走出來喊道。

  聽見喚聲,莫非揚聲應道,接著催促眾人加快速度,把稻穗固定住,收起收割工具,推起貨車,返回村子,準備結束這一天的工作。


  在佈滿晚霞的天色下吃晚餐,對格里西亞而言是一種新鮮的嘗試。餐桌上,除了早餐出現過的穀物麵包外又多了許多蔬果料理,此外,原本的牛奶換成了一種微酸中帶著甜味的果汁。

  格里西亞輕啜一口,驚艷果汁的特殊味道,連喝了兩杯,最後沉醉在酸甜的味覺裡……

  「還好吧?」

  伴隨輕柔嗓音的是清涼的碰觸,讓格里西亞那昏昏沉沉的腦袋清醒不少。

  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半昏暗的夜色,頗像是烏雲密佈的白日。

  「現在是晚上?」躺在草地上,耳裡聽著池水流動的聲音,格里西亞開口問道。

  「對,伽果汁雖然好喝也不能喝太多,喝多會醉的。」葉月用沾了池水的手巾輕輕地擦拭格里西亞的臉龐。

  「感覺到頭暈時就停喝了,可是來不及了。」格里西亞撫著額頭,雖然已經從昏睡中醒來,可是酒醉的感覺似乎還在身體裡發酵。

  「對不起,是我們疏忽了。」見格里西亞難受的模樣,葉月道出愧疚。
格里西亞道出不會後,仰望天色的雙眼緩緩闔上。

  見狀,葉月以輕柔的動作持續按摩格里西亞的額角,緩緩吟唱起歌謠。

  歌聲是主角,水流聲是伴樂,在兩種聲音混合的狀態下,時間持續緩緩移動……

  寧靜與規律的生活讓格里西亞快速適應,適應程度甚至讓他產生已經在這裡生活許久的錯覺,並非三、四天的時間。

  吃完早餐,整理完畢,便是送早餐給守護者們,然而隨著距離越來越近,查藍的臉色逐漸沉重到最後……

  雷聲大作,一道道的閃電劃破黑夜!

  「帶格里西亞回村子。」查藍當機立斷做出判斷,同時貨車一放,風系元素在他的身邊打轉,腳尖一點,身影飛奔出去。

  同時辛西亞喚上格里西亞轉身想趕回村子,沒聽到後方有跟上來的腳步聲,再回頭,格里西亞的背影越來越小了。

  違背查藍的話,追上來的格里西亞被眼前的狀況震撼住。

  灰白色的皮膚上有著麟片,類似人形的身形以四腳支撐身軀,快速在地上爬行,乍看之下還以為是蜘蛛、蟑螂大軍出沒。

  此時守護者們拼命清除異界生物,各系元素繼出,搭配上雷聲與閃電,黑夜裡被染上詭異的氛圍。

  初次見到,格里西亞愣住,此時一隻異界生物衝破守護隊拉起的封鎖,直撲而來!

  宛如鋪天蓋地的氣勢,近距離一瞧,這才發現異界生物足足有三米高,巨大的身軀卻有著敏捷的速度,才注意到牠,就已經來到前方並跳躍進行攻擊。

  意識到攻擊行動,格里西亞腳下一點,向上跳躍,避過異界生物的攻擊,同時落在牠的背上,揚起拳頭奮力朝頸椎處打下去!

  沒有出先預想中的重創,格里西亞反倒覺得自己是打在鋼板上。

  還沒消化驚訝情緒,三指大爪向後一抓、一扔!格里亞在半空中翻轉,調整方向,雙腳落地。

  追上來的辛西亞朝著異界生物的頭射出水箭。

  打在異界生物的頭上,不是將之貫穿而是水箭變成一張水網把頭包起來。

  看不到也無法去除水網使異界生物慌亂的隨意敲打,趁著此時辛西亞跑到格里西亞的身旁拉起他。「快走!」

  「低頭!」辛西亞喊道,回身施展出風球把掙脫水網並追上來的異界生物推離數公尺之遠。

  格里西亞回頭看了一眼,緊追他們的異界生物被守護者們逼回到兩界交界之處了。

  「走吧,這裡交給他們,我們回去準備東西,等會拿來給他們換洗。」生怕格里西亞又會偷跑,辛西亞將人抓的緊緊。

  格里西亞感受到手臂上的力道再看看辛西亞的表情,收回視線與參戰的心情,安靜的跟著辛西亞返回村子。



  一場防衛戰結束,原以為會有所改變,回到村裡的格里西亞發現並非如此,村民們依舊與平時無異,唯有的改變是多了五六個人在整理衣物與新的食物,待晚點送去給守衛隊。

  「訝異嗎?」見到格里西亞緩緩點頭,辛西亞接著說:「這情況常有,如果每遇一次就驚慌,那大家也不用生活了。」

  想想,格里西亞認同了。他們在這裡的工作就是對抗異界生物,如果無法適應這種生活,便無法用安然的態度生活。

  「走吧,我們去幫忙。」

  「嗯。」

  簡短應下,兩人一前一後上前加入準備隊伍。

  比平時略晚了一點吃晚餐,用完餐,送餐隊伍正要出發,見狀,格里西亞沒有細想,走上前佇立在隊伍的前方。

  「怎麼了?」晚班的負責人伯恩問道。

  「請問我可以去嗎?」

  聽見格里西亞的要求,伯恩反問:「為什麼想去?」

  「我想了解異界生物,透過了解增強自己的能力,日後如遇上相同的狀況,才能達到有效攻擊,而非束手無策。」

  回想起早上遇敵的狀況,格里西亞眉頭緊蹙,暗惱自己的行為。

  凝視格里西亞那認真的表情,伯恩與莫非對望,詢問意見,待瞧見對方同意後,回頭。「去跟辛西亞他們說一聲。免得他們以為你不見了。」

  得到允許,格里西亞趕緊跑去通知,在回來時,手上多了一支木棍。

  「格里西亞,你帶它做什麼?」

  「葉月說帶著防身。」格里西亞拿著木棍揮舞了兩下,雖然稱不上得心應手,至少不會卡手。

  對此,伯恩輕笑,握住貨車手把,出發。

  夜色下,走在相同的道路上,車輪轉動的聲音成為夜色的伴樂。

  「想知道什麼?」趁著行徑間,伯恩開問。

  「封印不是補齊了?為何異界生物會出現?」格里西亞不解。

  「這麼說吧,兩界的通道就像一條小河,封印是阻擋水流的大石,大石可以阻擋絕大多數的水量,可是大石和大石間還是會有裂縫,使微量的水滲透出來。懂嗎?」

  仔細思索,格里西亞緩緩點頭,表示明白。

  「要怎麼對付他們?早上我試著攻擊他們,發現他們的表面硬如堅石,徒手攻擊起不了作用。」手掌輕握,指背上似乎還留有早上攻擊後的紅腫。

  「孩子,徒手攻擊是起不了作用,我們看似有實體,事實上是虛幻,只有能量,包含進食,在以前是為了維繫肉體的運作,現在是能量補充。」

  「能量補充?」格里西亞困惑的瞧向莫非。

  「對。水、空氣、土地、稻麥,不論是你雙眼所見或是肌膚感受到的,全是各系能量的凝聚,所以,看似獨立,實則一體。懂嗎?」

  瞧格里西亞思索的模樣,莫非單手隨意在空中一抓,攤開。一粒不仔細看即忽略的沙子在掌心上。

  莫非問:「這是什麼?」

  「一粒沙。」格里西亞回應。

  「這樣呢?」莫非再把手掌攤開。

  「一堆沙。」

  「如果變成這樣呢?」手掌微傾,掌心上的細沙滑落,宛如沙河,傾洩而下,落在土地上與地上的沙子混在一起。

  格里西亞看著不斷滑落的細沙在夜色中好像是小小碎鑽,很漂亮。

  「這些都是沙,只是數量不同。質一樣,量不同,形與量同時變化。」

  伯恩接著說:「質不變,量形相伴。」

  「質不變,量形相伴。」格里西亞輕聲說著,沉思。

  見狀,伯恩和莫非相望,暫時把寧靜留給格里西亞讓他慢慢思考。

  邊走,邊思索方才聽來的話,格里西亞眺望遠方,將手伸向天空,凝視攤開的手掌,在月色下,恍惚間見到手掌變透明了。突然閃電劃破天際,黑夜亮如白晝,隨即暗下,緊接著是轟隆隆的雷聲。

  行進中的三人止步,相望,伯恩與莫非的眼裡浮現驚嚇,一天兩回這是很少發生的,只有在特定時候!

  沒有猶豫,伯恩立刻說:「走。」

  與早上不同,沒有要格里西亞返回村子,而是帶著他加快腳步趕過去。

  接近現場,即發現狀況比早上還糟糕,遠遠的便將貨車放下,伯恩說:「格里西亞,顧好貨車。」

  「知道了。」把木棍持起,擺出警戒動作,格里西亞知道目前的自己能力不足與異界生物對抗,但在戰線的後方看顧食物,這點自認還能辦到。

  冷靜的觀察前方戰況,與其說是攻擊不如說是逼退模式,爬起來一隻,便踢落一隻,運氣好,可以在踢落一隻時順帶撞下數隻,讓防守狀況得到幾秒的喘息。在觀察的過程中,格里西亞發覺到異狀,異界生物為何能源源不絕爬上來?如果找到原因就可以舒緩戰況。

  遺忘伯恩交代的工作,格里西亞謹慎的接近崖邊,期間曾經被一隻異界生物發現,沒有正面衝突,憑著自身的靈敏閃避。一接近,格里西亞知道原因了!

  數十隻土褐色的超巨型蜈蚣趴在崖邊,當起簡便階梯讓異界生物踩著牠們往上爬。

  沒有細想,格里西亞持起木棍往最近的蜈蚣打下去。

  「啪!」棍子應聲斷了。

  格里西亞沉默看著斷成兩節的木棍,視線緩緩向上飄,嗯……一顆橘紅大眼珠映入眼前,瞬間他的腦袋空白了。

  被發現了!赤手空拳沒有用,木棍也沒有用,只能用先天能力,那……伯恩的話再次浮現腦海。

  質!一粒沙、一堆沙、一地沙……

  趴在崖邊的蜈蚣起身,長長的身軀如燈塔佇立在前方,密密麻麻的蜈蚣腳發出喀喇喀喇聲,接著壓低頭,張嘴,腥臭的氣味襲向格里西亞--

  眼前的超巨型蜈蚣被突然冒出的龍捲風吹回深淵,這讓格里西亞鬆了口氣,然而情況變得更糟糕了,數隻異界生物發現落單且深入敵營的他。

  同時被數雙視線盯住的格里西亞理智上知道要逃脫,可是龐大壓迫感使他無法動彈,只能佇立在原地……

  「格里西亞--」科爾急的大喊。

  「格里西亞快逃!」

  「格里西亞!」

  一聲聲的催促從四面八方傳來,格里西亞眼睛看著,耳朵聽著,傳進腦海的卻是……

  『…呼……我……』

  誰?

  『呼喚我……』

  是誰?

  『呼喚我……羅蘭.繆爾.費茲傑羅……』如雷貫耳的斥喝爆開了,同時三隻異界生物不約而同發動攻擊!

  危機中的人,奮力向上一躍!

  「魔獄神劍之靈沙琳娜,與我簽訂契約之物,現出妳的型,以妳聖潔之光、銳利之劍,成為我對付異物之器。」

  耀眼白光驟起,由高空向下劈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 17:43:1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妳好,之前就有默默追進度了,只是現在才留言。

所以其實他其實是羅蘭而不是格里西亞對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 18:28:04 | 顯示全部樓層
嗯…其實前面就猜到是羅蘭,
有點意外又不意外的感覺
果然直覺沒錯嗎^_^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