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文] 流星化作你的身影

[原創文] 流星化作你的身影

該如何形容于學長?
今年高三,前任辯論社社長,大部分的時候是在圖書館遇到他。我低他兩屆,我高一的時候他已經高三了。第一次說到話的時候,是我要借書時,他排在我後面,對我說,「學弟,卡片不是那樣填的。」接著他就把他的借書卡拿給我看。

我先是看到修長的手指,再看到卡片上端正的字跡。之後在走廊遇到他的時候,我向他道謝,那時我才真正看著學長的正臉,清秀卻帶有一絲叛逆,冷淡而又隨意。「沒關係,你是高一新生吧,不用在意。」他偏著頭看著我繡在胸前的學號,髮絲垂落在他的眉間,有著說不出的瀟灑帥氣。

學長身後突然探出一張臉,「阿揚,下一節是實驗課,我們走吧。」是跟于學長同班的另一位學長,他勾掛著于學長的脖子,剎那間讓我好羨慕。回去的時候我在心中默念著學長的全名,于天揚,那個揚字像是從喉間發聲遠去,悠悠遠遠的感覺。真是好名字,我當時想。

高一和高三的教室樓就在隔壁,我在三樓,學長在二樓,有時從我的教室的陽台往下看,會看到學長跟他的朋友站在走廊聊天,學長時而倚在欄杆上,時而用手拄著身體的重量,我在樓上看得都忘記了時間。班上一些好朋友偶爾會跟我開玩笑,說,「在看心上人啊?」他們以為我看的是學姊。

因為學長的緣故,我也加入了辯論社,只為了想多看學長幾眼。因為高三的緣故,學長不會每堂社課都到,因為這樣,他沒有來的時候我都會失落很久,他來了,我就有開口說話的慾望,因為只有這樣,學長才會把目光投到我身上。為了使自己更加厲害,我暗地裡下了不少努力,社團老師也漸漸注意上我。

「唐唯瑾,你很有資質耶,讓我看到了于天揚高一時候的影子。」有一次社團老師這樣對我說,那時候是下課時分,大多數的人都走了。老師說完對著正在收拾書包的學長笑了笑,學長把書包背在肩上,說,「學弟很努力,我看到他都到圖書館借辯論相關的書。」我睜大了眼睛,我以為我借書的時候沒有人看到。

學長好似知道我在想什麼,對我笑笑,我想我一定是臉紅了。「這樣啊,真不錯,我們辯論社後繼有人了,是不是啊,于天揚?」社團老師爽朗地笑開,學長也跟著笑,並朝我投以讚許的眼神,「是啊老師,我對唐唯瑾很有信心。」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以往我討厭自己的名字,常常被誤認為女生,但學長說出來,就有一種我也說不清楚的感覺。

老師鎖門之後,對我們說再見,接著走向停車場。「學弟,你坐公車回家嗎?」我點點頭,「那真巧,我也是,那我們一起走吧。」學長把書包甩到肩後,這時時序入秋,已經有點涼意,傍晚的校園其實很靜謐。我跟在學長後面走,走得僵硬,學長倒是不在意似地隨意找話聊。少見得很健談。

「對了學弟,我常在圖書館看到你,你都看些什麼書啊?」學長突然放慢腳步,走到了我的身旁,我呼吸有點困難,吞吞吐吐地說,「呃,也沒看什麼,最近是借了湊佳苗的《告白》。」「那本我也有看過,滿好看的。」學長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你看過韓寒的雜文集嗎?我覺得他寫得真好。」「沒有。」「你想看嗎?我明天帶來借你。」我受寵若驚,連忙說想看,學長笑了笑,「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早上第三節下課,我到你班上給你,你哪班?」「七班。」學長想了想,「就在我隔壁棟嘛,很近,那好,明天我拿給你。」跟學長站在公車站牌旁隨意地聊,大部分都是學長在說話,在辯論的時候學長能滔滔論述,現在的學長給人是有別於場上的凌厲,很鄰家的感覺。

「明天見。」我比學長早兩站下車,他在窗內向我揮手,我也對他揮手,四周都是漆黑的夜,學長坐在明亮的公車裡,顯得好清晰。隔天早上的三堂課我都漫不經心又緊張兮兮地過完,學長真的第三節課下課來到我的教室,「這是昨天說好的。」我從學長手中接過那兩本書,書包著書套,顯得很新很乾淨,平常跟學長很好的另一位叫阿義的學長也在,「天啊阿揚,你居然會把你寶貝的書借給別人,你女朋友跟你借的時候你都沒有借過。」

我的腦袋轟地瞬間空白,學長皺著眉頭打了阿義學長一拳,「在學弟面前別亂說話,誰我女朋友。」「不就是三班的王可楨嗎?大家都知道。」阿義學長嘻嘻笑,「誰跟王可楨啊你們別亂說,學弟,他說的話別當真,書你看完再還我就行了。」說完他拉著他朋友走了,我呆立在門口,手上拿著學長的書,內心好複雜,又好低落。

兩天後又到了社課時間,我提早到教室,同學陸陸續續地入座,接著我看到了學長跟著一位學姊有說有笑地進來。「你還有來社課啊,你真的很喜歡辯論耶。」「妳要不是有晚自習,也可以偶而來。」「我又不像你成績那麼好,都高三了還可以像高一高二那樣溜搭。」他們聊了一會兒,學姐說她要去吃晚飯了,就先告辭。旁邊的告訴我,那位學姊就是跟于天揚學長同屆的辯論社副社長,王可楨。

「當年他們可說是叱吒風雲呢,大家都說他們根本是金童玉女。」隔壁的滔滔不絕地說,我聽得心情一盪一盪的沉重。不過我在沉重什麼呢?就算我再怎麼喜歡學長,學長也不會喜歡我。他已經高三了,而且還有那麼漂亮的學姊跟他在辯論社的時候搭檔,不只是我,全校的大部分女生都很喜歡他。這是我聽班上的同學說的,當時我暗自咬了咬牙,又嘲笑自己,明明是我一廂情願喜歡人家,現在倒像是個被遺棄的小狗呢。

那堂社課我出奇地安靜,老師感到莫名其妙,學長的目光也不時飄過來,但我就是沒有心思說話,這堂課就這麼過去了,打鐘的剎那,我抓起書包逃走似地跑出教室,身後好像傳來學長的聲音,「唐唯瑾,唐唯瑾你等一下──」好像又沒有。我跑到了距離我以往搭公車的站牌還要遠的另一條路線,站在路燈下,喘著氣。

我到底在害怕什麼?那時我不禁這樣問我自己。沒有什麼好怕的,沒有什麼好難過的,不過是學長和學弟的關係,前任社長和現任社員的關係,而我在低落什麼?學長的書還在我的包裡,前天我才興奮的一個晚上睡不著,現在我卻覺得書的重量好沉重。公車來了,刺眼的燈搖搖晃晃地過來,我上了車,坐穩了看著窗外,車子的門關上了,但我好像看到了馬路口那熟悉的身影,學長氣喘吁吁地站在轉為紅燈的另一頭,看著我這裡,我下意識地縮了頭,不敢看向窗外。同時又好恨自己,為何我如此懦弱?

隔天是星期五,比較多跑教室的課,連著幾堂下來,我都是跑回教室換課本,接著跟著朋友跑下兩堂的教室。就在我因為上一堂老師叫住我交代了幾件事而晚回教室換課本的時候,那時準備離開的同學對我說,「唐唯瑾,剛剛高三的于天揚學長找你,但你不在。」我停下的動作,緊張地看著那位同學,那位同學好似被我看愣了,「他沒有說什麼,不過他一整節下課都在等你,只是剛剛上課鐘打了他才回去。」

學長,為什麼?我那時慶幸自己沒有在教室,又很在意學長到底找我有什麼事情。只是我目前不想看到他,我想迴避他,因為我自己可笑的原因,看到他我就會心中一陣的喜悅,又一陣的哀傷,伴隨著一陣的失落,這樣的起伏我真的累了。下兩周是段考周,全校的社團停止社課兩個禮拜,我不會看到學長兩個禮拜,這是好事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鬆了一口氣。下課的時候我也是跑出教室,躲得遠遠的,但學長依舊每堂下課都過來,弄得我的朋友都開始跟學長熟識起來。

「我說阿瑾,那位學長真的好有毅力喔,雖然是隔壁棟而已,但每節都來也太驚人了吧,他不是高三了嗎?」聽朋友這樣說,我才驚覺其實學長現在的時間寶貴,對於浪費學長的時間感到由衷的愧疚,抿了抿唇,午休前我前往學長的教室,一轉過去高三的走廊,差點和學長撞個滿懷。

「唐唯瑾!」「學長!」兩個人臉上都是吃驚的表情,學長先是睜大了眼,隨後放鬆了開來,「我終於見到你了,借幾分鐘說話行嗎?」「可以啊......我也是,我本來就是要來找學長的。」學長對我笑笑,領著我走到了走廊盡頭的小陽台。「唐唯瑾,你那天發生了什麼事嗎?」「哪天?」我跟他裝傻,因為我到現在都還沒準備好。學長對我的裝傻也笑笑,不置可否,「是書不喜歡嗎?還是社團的事情?」他用手肘靠在欄杆上,認真地看著我的眼睛,我轉移了目光,我不敢直視他的雙眼。「沒有事情,真的。」「喔......真的嗎?」學長冷不防地湊近,我嚇了一跳,甚至停止了呼吸,「你的眼睛不誠實。」學長說,隨後他又笑了,「你不想說也沒有關係,我只是怕我哪裡惹你不高興了。」我木訥地搖頭,心中又是一陣哀傷湧現。

學長,就算你真的惹我不高興了,我也沒有資格生氣,你明白嗎?那時候我真的覺得喜歡學長的自己,在學長面前,對於學長的任何事情,我都好卑微,我喜歡學長,好喜歡,卻不能跟他說我喜歡他,我希望學長幸福,卻對於看到他和其他女生走在一起覺得難受,我想要看著學長像飛鳥般自在地翱翔,又想把他關在籠子裡只屬於我。

這樣的我真的太糟糕了。

「唐唯瑾,你怎麼了嗎?從剛才你的表情就不是很好,是我的話讓你不舒服了嗎?對不起,我不該管這麼多,我只是看你那天心情不是很好,之後幾天也是,我很擔心你,但你不想說也沒有關係,真的。」看著學長有點驚慌的樣子,讓我更痛恨我自己。學長,夠了,好嗎?不要再理我了,我真的不值得你這樣付出。

那天我不知道是怎麼跟學長道別的,只是兩個禮拜不會看到他,讓我又哀傷又放鬆。考試周一下子就過了,以往我都期待著每個禮拜的社課,如今我卻在煩惱怎麼躲過去,那時已經隆冬了,感冒在班上大肆橫行,縱使我小心地與病患保持距離,還是中獎。在我頭昏眼花地撐過一整天,終於不支地跟我的朋友拜託,讓他們去跟我的社團老師請病假,寫了張條子,交給他們之後,我把學長的書一併拿出來,「幫我還給學長好嗎?我跟他借太久了,挺不好意思,幫我謝謝學長,還有跟他說對不起借這麼久。」「好喔,你也快點回去啦,你這樣都像是個被虐者,趕快回去看醫生。」

回去掛了號,回去梳洗完畢後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隱隱約約聽到手機的聲音,但是我的腦袋太沉了,醒來後已經是隔天中午。「我幫你跟學校請了一天的假,今天就在家裡休息吧。」媽媽端了粥過來,硬逼著我吃掉後,放我回去躺著。這時我才注意到手機的未接來電和未讀簡訊,滑開並輸入密碼後,一串我不知道號碼的數字映入眼簾,想了兩秒想不起來這是誰後,索性先看簡訊,第一封開頭寫著:「這是我跟你同學要的號碼,擅自這樣做真的很抱歉,聽說你生病了,要好好照顧自己,祝你早日康復。于天揚。」一瞬間我清醒了。抓著手機先是問候的我的好損友一回後,躺在床上呆呆看著這幾行字。想刪又捨不得刪,糾結到媽媽端著晚餐進來,我才關上手機不去理它。

隔幾天我去了學校,病是好了差不多了,但整個人顯得很消瘦,像是大病初癒的感覺。社課的日子又到了,我這次躲不過,也因為生病的緣故,躲乏了,痊癒的感覺真的讓人感覺不一樣。我照慣例坐到老位置,學長倒是很早就到了,他看到我的時候眼睛一亮,整堂課都看著我,我被看得很不自在,老師因顧忌到我剛病好,也沒有太讓我發言,倒是學長沒有太理其他說話的社員,整堂課就淨是往我這裡看,我縮在圍巾裡,幾個禮拜以來推積在心裡的情緒緩緩發酵,弄得我好疲憊。

下課後,我想要快點離開,殊不知學長叫住了我,他從最前方的座位快步走了過來,不由分說地拉起我的手,「我想跟你說幾句話。」說完就拉著我離開教室,他的腳步略快,隨即又慢了下來,應該是聽到我已經快跟不上他的腳步的緣故。

學長帶我到了學校的天文台,這裡視野好,說話又隱密,已經大冬天,也沒有什麼人會來。學長靠我很近,吐出的話都是白煙。「身體好些了嗎?」他先出聲。「嗯。」我瑟瑟發抖,學長察覺,解下了外套蓋在我的身上,「學長,你在做什麼,這樣你會感冒!」我吃驚了,連忙把外套遞回去,碰到學長的手的時候,學長一攬,把我整個人都攬到他的懷裡,「這幾天我真的擔心死你了。」學長的聲音在我耳畔,低沉的,微抖的,「......學長?」我已經不曉得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學長的外套裡穿著毛衣,暖烘烘地好舒服,「唐唯瑾,那天你跑出教室的時候,我跟在你身後,你跑好快,我差點跟不上,不過最後我也沒有追到。」學長不肯鬆開他的手,我就這樣被學長抱著,貼著學長的胸口,他的心跳跳得好厲害,「隔天你也不在班上,接著我去的時候你明顯的在躲我,那時我真的慌了,是不是哪裡惹你不高興,可是你不告訴我,我也不好繼續問。」學長,請你不要再說了,我埋在他的胸膛,感覺方才發酵的哀傷都要幻化成了濃厚的積雨雲,可是學長依舊繼續說,「接著你生病了,看到你請幾天假回來的時候,我整個心都狠狠地疼了,平常你已經那麼瘦了,現在更瘦了。」說完他更用力地摟緊我,緊到我開始無聲哭泣。

學長,你現在說這些要做什麼呢?你在這樣的冬天,這樣的夜晚,你要跟我說什麼?你不要說,我不想聽啊。我哭得厲害,學長,你不知道我在圖書館看到你的那一次就喜歡你了,你不知道我隔天要找你道謝費了多大的勇氣,你知道我多喜歡我們教室的位置安排嗎,這樣我就可以在下課的時候盡情地看你,而你不會知道我在看你,我的同學都以為我在看學姊,都不知道我在看你,我加入辯論社,我那麼努力,都是為了要觸及你所在的地方的一點點空氣,可是就算這樣,你也不會喜歡我,我只是低你兩屆的學弟,你身邊有那麼多優秀的人,那麼多能和你匹配的學姊,我只是學弟,就算我費力地撥開圍繞在你身邊的人,我還是觸碰不到你啊,學長。

我邊哭邊斷斷續續地說,學長慌亂地安撫我,到最後他只是靜靜地抱著我,聽我說這些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說的話,越說,他摟得越緊,到最後我們滑坐在地上,他把手放在我的頭髮上,輕輕地揉著,並用手指接住我不斷掉落的淚水。可能到最後我哭累了,長期積在心裡的話一吐為盡之後,我就有一種虛脫感,任由學長抱著,學長的聲音在我頭頂上傳來,我聽不清楚,感覺像是遠方的星星般,閃爍著微弱卻堅定的光。

「唐唯瑾,其實在新生入學的那周我就知道你了。」學長笑著說,「比你知道我還要更早,那時候我已經喜歡上你了,可是都沒有機會跟你說話,你知道那時候在圖書館我多麼高興能夠幫到你嗎?更不用說之後你加入辯論社了。全部的高三生只有我還會去社團,為的就是看看你。」學長的聲音輕輕柔柔,溫暖到我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悲傷都有了個方向消散。他抱著我,搖著我,像是珍惜什麼似地輕吻我的頭髮,我又哭了,他心疼地哄著我,卻不知道我這時的淚水已經不是以往委屈的眼淚。他捧起我的臉,溫柔地對我說,「從此之後,我不會再讓你委屈。」他的唇點到了我的唇上,吻著我的淚痕,我才想到,今天是學長的生日。「生日快樂。」我吐出這句話,學長愣了愣,隨即笑了,摟著我說,「謝謝你,那我可以討個生日禮物嗎?」我想了想,貼著他的耳說,學長聽完,笑得跟孩子似的,摟緊我不放了。

我靠在學長的肩上,看著滿天的星斗,劃過天上的流星,我已經許好願了,就在剛才,那麼多流星,一定有一顆我許到了。我還是第一次到天文台上來,第一次看到那麼多星星,第一次跟學長一起看,第一次跟喜歡的人一起看。天文是浪漫的,我現在才曉得老師說的這句話。說得對極了。


那時我對學長說,「你的禮物不是已經在你懷裡了嗎?從今以後,我也不會讓學長受委屈。」




────




寫完我自己都覺得,平時苦澀文寫得不亦樂乎(?)的自己,這篇真的甜到膩都不為過。

「怎麼這麼甜?」連我打完過了一會兒要去睡之前再作校稿時都在內心吶喊,甜得似乎是過分了。

說了這麼多,我只是想要表達,原來平時苦澀吃久了,這麼甜的反而有種不舒服感(XD)(你#)

然後我體內虐文因子作祟,讓我想要寫虐的續文,不過最後應該還是會轉回來甜的吧。

但願吧。(欸)


感謝閱讀。
4

評分次數

已經不走了。
這算……砂糖文嗎?

那學長好帥唔!(鼻血)

太好了,這陣子我因為沒看耽美文都快瘋了,

大大你救了我~
遲行 樓主回覆專用 2013-11-20 19:09
TO 黎湘:

是啊我也覺得好甜根本過飽和(?),學長很帥嗎我沒有很刻意描寫不過現在看來他真的頗帥XD(欸你),很高興救了你:D謝謝你的留言。(笑)

By 遲行

黎明的乍到,萍水的相逢。黎湘。
半夜巡文發現遲行大的文w
啊啊滿滿的砂糖啊~~~(掩埋
圖書館真是發生邂逅的好地方(誤
感覺學長好帥~
遲行 樓主回覆專用 2013-11-20 19:11
TO 炎辛:

哇啊被炎辛夜巡逮到XDD(???),我也被掩埋了好甜真的好甜到底(你#),是啊圖書館大好,我喜歡圖書館:)自信且溫柔的學長ww感謝你長久的支持啦:DDDD

By 遲行

To the world, you may mean one person

To one person, you may mean the world

噗: http://www.plurk.com/tsuki9605
本帖最後由 傾洵 於 2013-11-20 00:40 編輯

再次懊惱自己的等級好低....Orz,我想幫你加分.............(怨念)
(第一次覺得自己級別低真慘@@)
話說難得這次是甜文∼ 甜度很高的那種哈哈XDD
本來今天心情有點低落的,一開御論小遲你就發新文,一瞬間有種被救贖的感覺(?)
聽別人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多吃點甜的會比較好,今天得到證實了XD
(而且不論吃多少都不會胖耶)(?)
話說我發現文裡面主角的名字都很好聽ˊ▽ˋ,比一些網路上算是有名的作家取得還要好!
(像是我很喜歡的一部小說《機甲契約奴隸》,裡面小受的名字一直是我小小的遺憾)(這樣好像很失禮....)
另外一個驚奇點就是,我終於找到我會一直連連掉進小遲的坑的原因了!!!
除了開頭很吸引人以外,用字措詞都很強悍!(小小的問一下,小遲你是不是很常看散文?)
撇開技巧性的問題,內容也是一大主因!
像這篇,真的像是自己跟著唐唯瑾一起注視著學長一樣
把暗戀的心情心態描寫的很生動、應該這樣說,很貼近生活!(很多耽美小說都有種脫離現實的感覺,雖然看得很開心但總覺得沒那麼真實)
另外有一段,唐唯瑾跑給學長追,結果學長還是沒有追到而唐唯瑾坐在車上縮著頭的舉動
很能理解唐唯瑾的反應舉動,是我也會那麼做吧←就是這樣所以感覺真的很貼近生活、很真實

突然發現我好像打太多了(冷汗)

總之,謝謝餵食!又有動力繼續面對明天瘋狂的老師和崩潰的作業了QWQ
(話說考不考慮當作家啊,書會大賣吧!這篇我重看了四五次說...老話一句,下一篇下一篇,跪求下一篇XD)
遲行 樓主回覆專用 2013-11-20 19:35
TO 傾洵:

回復於下。

By 遲行

挑食是養出來的。
4# 傾洵


謝謝你,我的級別比你還低,這樣有安慰到你嗎?(你何必##)(不過我在這裡打滾了一段時日還是維持見習生的級別有點小哀桑XDD)(好哀桑OTZ)

真的頗難得,一定是因為聖誕節要到了吧我想(沒有關係),我的學姊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因為我平時寫的文章都很灰暗,但是她看我喝飲料都喝全糖的就說這樣好,可以平衡我的負面能量。(...好精闢)

我其實取名無能啊這篇本來叫《你的流星》,好弱,人名也是我東湊西湊來的,我喜歡取名,但取名無能,我的唐唯瑾是想到消極狀態後把《一瞥而笑卻不語》裡的唐瑾多添一個字來的,這樣說完你有沒有破滅的感覺?(再次的你何必##)
網路上的,像是夜啊風啊什麼的,重複頻率滿高的,當然我也滿喜歡那些字,但會下意識避免掉。(?),但也沒有多厲害,那些作家都已經滿有名了所以一定程度上是高手啊(我是小人物XD)(?)

那部我沒有看過,不過查了一下你所謂小受的名字,我看到的時候也覺得......你說的滿中肯的......(被揍)

我的標題都是思考到無解後消極命名的真的OTZ

我非常非常好奇為什麼你會覺得我的用字措辭會很強悍www強悍這個詞給我的感覺是強硬,你是這個意思嗎?(好奇望),我也很好奇為何你會覺得我常看散文,因為你說散文而不是小說,直接說明了分類,所以我好好奇。
我最近是偏愛看散文的沒有錯,因為小說要看很久XD(←這人若是一本書無法當天看完就嫌久)(#),不過若是很吸引我的小說,我也會看。(你到底)

我的文字能讓你感覺到真實,這樣的評語讓我受寵若驚,因為我很喜歡的作家笛安,她的朋友痕痕說她的小說有真實的力量,所以我先前都在思考如何讓自己的文字貼近生活,甚至就是生活本身。
你這樣說我好開心:D(你無恥)(我反省)(←這是我內心的兩股聲音可以無視)

我的文章能給你動力我也很榮幸喔,作家嘛.......我還很稚嫩,我想若是出書,我現在還不到那個水平吧真的,不過希望越來越好是真的:)

謝謝你長長的回覆,都讓我看得很開心,謝謝你:D
已經不走了。
我覺得這篇真的......好真實
辯論、學長、前任社長等很符合現實的設定
就連對話都真實得令人驚訝(也許是因為跟我的生活太貼近了)
還有那參雜著崇拜與景仰,複雜而糾結的心情描述
"越想見越是害怕"

一開始我整個是被標題吸引的(這跟"一瞥而笑卻不語"一樣是很美的名字啊)
話說這篇真的好甜啊>\\\<

"清秀卻帶有一絲叛逆,冷淡而又隨意"超喜歡這句啊啊啊><
遲行 樓主回覆專用 2013-11-22 00:04
TO lishihyu:

回復於下。

By 遲行

6# lishihyu


其實這篇給我的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感覺,因為當時我正在趕預定計畫中的某篇長篇同人,想要偷懶寫篇短的、小的故事(你看看你#),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寫了5909個字,比我那天的主力二創還要多,快兩倍吧,實在很汗顏。(你還知道)

東撿西湊,從記憶片段和看來的聽來的寫成了那樣的背景,那些我都是想像而來的,或許多少有身旁的人的參考,但這篇應該是屬於完全憑空創造的一個環境。

好奇問問,你是辯論的人嗎?(喂)
(不想回答也沒有關係)

跟我回復小輕(傾洵)的一樣,我很喜歡的作家笛安,她的朋友痕痕說她的小說有真實的力量,所以我先前都在思考如何讓自己的文字貼近生活,甚至就是生活本身。(請原諒我複製貼上)(你糟糕),所以看到你的回覆,讓我受寵若驚。(笑)(?)

《一瞥而笑卻不語》實則是因為我實在是篇名思考無能,只能用主角們的唯一互動去做延伸,這樣可能會讓你有破滅的感覺......真的不好意思......OTZ

這篇就我現在來看(甚至是寫完過沒幾分鐘再看),真的甜到有點違反天理XDD(何?),我為何會寫出這麼甜到不像話的文呢?為什麼呢?到底是為什麼呢?(你夠了###)

因為以往我都是寫悲文居多,這次連我都很驚訝,讀者反應也不錯,所以就隨意了www(你真的很糟糕#)

對不起這麼晚回你,謝謝你的回覆:)
已經不走了。
不忍說我是看到圖才來看文章的//
圖搭上文章整個是........絕配ww
遲行的文章給我的感覺就是很細膩,很貼近生活,很容易代入角色的感情
這篇真是滿滿的砂糖ww雖然中間有被虐到/A\
圖書館我有稍微想到世界第一初戀,果然初戀的場景都要在圖書館阿www(想到有一個同學跟我說他跟國中喜歡的人在圖書館......XDD)

另外,有一句話我覺得有點拗口
>>而你不會知道我在看你,我的同學都以為我在看學姊,都不知道我在看你
後面那句好像是主因(?)
個人感覺ˊˋ
另外看我簽名檔(指)
有想參加嗎www?
遲行 樓主回覆專用 2014-8-5 12:58
TO 呆波:

回覆於下。(好久了這篇文w還有留言讓我滿開心的)(這裡謝過歲白君w)

By 遲行

本帖最後由 遲行 於 2014-8-5 12:59 編輯

8# 呆波


哇謝謝你,也謝謝歲白君畫的圖www
超級好看的>///////////<

我當初寫這篇也不知道會迴響得如此熱烈,反觀當時我的主力文都冷冷清清OTZ
果然無心插柳柳成蔭XDDD

世界第一初戀好看到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艸)
只求作者更新......OTZ

謝謝你w
不過這篇文都這麼久了,就讓它保持這樣吧ww
(可說不定哪天我把它放去不知道哪邊就又會改XD)

我之前有看到哦
可是那個字數規定好多呃.....
我現在寫的文都沒有超過一千.......

我當圍觀的眾人就好www

謝謝你跟我說:)
已經不走了。
喜歡大大文字中的細膩
把單戀的苦澀描述出來的字字句句都令我驚嘆
我就沒辦法寫出如此真實的情感
我寫戀愛的時候主角的心境always在吐嘈
所以寫出來的就無法像大大這樣讓我這個從沒擁有「喜歡」這份心情的人感受到「這就是喜歡啊!」
如果要我寫像大大這樣的文風我反而會一直思考怎樣用詞才會優美
而忽略要讓讀者感受到所謂的「情感」
大大真的很厲害,我還要在學習才行
遲行 樓主回覆專用 2014-8-6 23:04
TO BC創作園區:

回覆於下。

By 遲行

我寫的文:
沉月之鑰同人--呼吸(伊耶x自創)
沉月之鑰同人文--鄰座的矮子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