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6954|回復: 876

[同人文] 【特傳冰漾】所謂同居02 8/24 更新 4-1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11-16 18:02: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晨綠 於 2015-8-24 00:10 編輯

楔子


「…這是什麼?」

男人翹著二郎腿,慵懶的坐在沙發上,一手撐著頭,另一手則是拿著手機,他微微低著頭,似乎是在查閱著今日的訊息,細長的手指在螢幕上滑動了幾下,流暢的動作卻因為某一行訊息而停滯了許久,或許是因為那熟悉的名稱,才讓他出現了遲疑的動作。

而且,那個標題,十分詭異。

上面寫著:「給親愛的颯彌亞~
ps.不看的話你就完了,臭小子!」

「…那個死老太婆發過來的…」

他那精緻的臉上似乎冒出了青筋,強忍著把自己手機扔出去的衝動,才勉強點下那則訊息。

『嗯~
因為我們的學院現在有缺師職,
所以臭小子你就過來當老師吧!
放心,我們給的薪資絕對不會比較少。
而且你也應該報答一下我們對你的養育之恩吧~?』

看到這裡,他的手顫了一下。


這不是請求,看她的語氣,根本就是強迫上場了吧?


而下面的語句,更確立了他的論斷。

『你也不用擔心要怎麼跟校方講了,因為我已經幫你把辭呈遞出去了哦~
我們學校有附設教職員的宿舍,貼心吧?
所以你只要把行李收拾好之後過來報到就行了,記得早點過來哦~
                                                ─ 扇♪』

「嘖!」

他不悅的嘖了聲,順手將手機扔了出去。

被擲出的手機,因未減緩的力道直直的撞上了牆壁,撞擊的力量使手機與他的背殼分了家,電池也因此彈出至不遠的地上,而一片黑暗的螢幕則是隱隱出現了裂痕。

「真不耐摔。」

他低聲喃喃,起身將掉落至地的手機撿起,看著機身皺了皺眉,才走進自己的房裡,似乎是打算去收拾行李了。

這天的夜裡,是一如往常的寧靜…如果忽略掉那某間公寓裡不時發出的物體撞擊聲的話。


感謝觀賞,可以的話就回復一下吧。

查看全部樓層的順序跑掉了一點,如果是新來的孩子,
建議用『只看該作者』這個好用的東西w
嗯哼,或是去部落格看,因為我不會調(喂


怕有人看不懂...
某綠在這裡說一下吧,這篇是「架空文」
是漾漾的老師生活,以及同居(X
同居人應該不需要多說了吧(邪笑


【所謂同居01】初任導師--學生都是一群小惡魔啊魂但!

    序
章之一 新學期,新氣象
章之二 室友
章之三 露營(上)
章之四 露營(下)試膽大會?!
  外篇    跟蹤紀錄
  外篇    心緒
章之五 運動會(上)
章之六 運動會(下)
 外篇 Special Christmas
   外篇 跨年小記事
章之七  寒假(上)
章之八  寒假(下)

【所謂同居02】婚後的悲催日子--結婚之後依舊要努力工作噢!不過怎麼好像有詭異的東西跑出來了啊啊啊啊───

    楔子
章之一 開學
章之二 搬家
章之三 …蛤?
 外篇 所謂曾經
章之四 班遊
章之五 園遊會
章之六 ?
章之七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評分

1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2-14 16:44:03 | 顯示全部樓層
3

偌大的廳堂內,一顆顆看似其貌不揚的白色玉石被鑲嵌於各個角落,它們佔地狹小,但卻能將本無設置燈火,原應是晦暗一片的廳堂照亮了大半空間。

然而,在看清廳堂的內部之後,卻發現其之擺設寥寥無幾,讓人一眼看了只會覺得此處是如此的空曠單調,毫無美觀可言。

但那為數不多的擺設,實則皆是以上等的材料煉製而成的,不知耗費了多少的時間及精力,亦或金錢。

奢而不華,便是如此。


靜謐的空間內,男子沉默的坐在桌翻閱著案上的書籍,直挺的坐資就如同一座高大巍峨的山,無法撼動他一絲半毫。

他墨色的長髮披肩膀垂落,卻是無半點的凌亂之感,依舊是會令人認為此人的氣度十分不凡,進而不敢造次。

倏然地,男子翻閱的動作停了下來,他抬起手觀望了半晌,在發現指尖處清晰可見的血痕之後,像是被精心雕鑽過的俊美面容雖是並無為此動容,但在那深不見底的黑眸中,卻是閃過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瞭然。

在此時同時,一名身穿著一襲深藍色長袍的藍髮男人,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他嘴角擒著一彎淺淺的弧度,令原本長相就十分邪魅的他顯得更加邪氣肆意,詭譎莫測。

他走至男子面前單屈跪下,而那寬鬆的袖襬亦因他的動作,舞出了一道張揚的弧度。

「吾主。」

經過了一段長長的沉默,男子才終於開口出聲。

「起吧。」男子的嗓音聽似虛無飄渺,捉摸不定的宛如雲霧一般,「汝來此,可有何要事稟報?」

「是這樣的。」男人依言起身,語氣卻帶上了幾分譏諷,「東面的那傢伙看來似乎是坐不住了,最近的動作十分頻繁。」

「吾主,您有何打算?」

「無須理會。」男子幾不可察的歎道,「汝尚可自行休憩一段時日。」

男人的臉色頓時變了,顯然是很不贊同男子的作法。

「吾主,您不可如此消極啊!」

男子搖搖頭,只是抬手一拂,而那名原本正準備極力勸告的男人,便被不可匹敵的力量給推了出去。

男人錯愕之餘,卻是只能對著面前緊閉的大門乾瞪眼,無法再前進分毫。

然而,欲甩袖離去之際,男人耳側卻響起了這麼一段話。

「吾日後且有一劫,應順應天道。」男子的嗓音依舊是平淡無波,卻是說出了略帶關懷的囑咐,「汝僅記,切莫肆意妄為。」

對於這一番話,男人皺了皺眉,但終究還是沒說什麼,只是朝緊閉的大門行了個禮,隨後便轉身離去。

那一抹如同鬼魅一般的深藍身影,便悄無聲息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


…剛才,好像…做了個夢。

但關於夢到了什麼,卻是完全沒有印象。

我輕蹙起眉,隨即又鬆展了開來。


算了。

反正就只是個夢,也沒什麼好在意的。

我這麼想著,隨後便努力的睜開了有如千斤重的雙眼。


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白花花的天花板,稍微愣了愣,在感受到身下的柔軟,這才意識到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床。


看樣子應該是冰炎把暈過去的我抱到床上去的吧。

不過,扇校長的話果然不能太相信嗎?

這哪裡叫會有一點點不舒服啊?沒看到我都暈過去了嗎!


我忿忿的抬手遮住了有些刺眼的燈光,而後又注意到了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話說,打開眼睛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是、是,打開那種傳說中的陰陽眼…吧?


我顫顫的吞了吞口水,這是說以後我隨時隨地都可以看見鬼的意思嗎?


…給差評!我、我要退貨啊啊啊啊───!


「褚?醒了?」冰炎似乎是察覺到我的動靜,語氣略帶擔憂的詢問,「有哪裡不舒服嗎?」

我有些恍惚的坐起身,晃了晃腦袋。

「沒什麼感覺啊…」我看向冰炎,卻忽然發現他周身似乎飄浮著一層熾熱的紅與清冷的白所交織而成的霧氣,頓時有些驚訝的揉了揉眼睛,「咦?」

冰炎挑了挑眉,表情略顯疑惑。

用力的揉完眼睛,再次看過去的時候已經沒了那層霧,我只能茫然的搖搖頭。

「沒事,應該是看錯了…」

「嗯,那個死老太婆給你的東西…」冰炎皺了皺眉,像是想到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我幫你放在床頭了。」

「哦…」我點點頭,便轉過身想拿過來好好看一看,卻忽然發現床頭櫃上那本薄薄的書物我完全沒印象,不禁有些疑惑,「應該不是這一本吧?」小學生的練習簿呢?

「…嘖。」冰炎不悅的嘖了聲,伸手按了按我的頭,「難道你以為你剛才是白暈的嗎?」

「…啊?」這個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啊?

「笨死了。」冰炎彈了下我的額頭才解釋道「那是那個死老太婆弄的障眼法。」

「痛…」我捂住額頭,隨後想到了什麼,反駁道,「不對啊,你不是沒修煉過嗎?怎麼就知道那是障眼法了?」

「沒修煉不代表不知道,況且…」冰炎用一種熟悉的,鄙視的目光看著我,「你的腦袋是擺設嗎?這不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嗎?」


…我怎麼覺得他現在的火氣特別大呢?

嗯…這應該不是錯覺。


「反正都是扇校長搞的就對了吧?」我吸了吸鼻子,有些好奇的問道,「你知道那種不科學的事情,可為什麼不去修煉?」

聽見了我的問題之後,冰炎的臉色瞬間就黑了,他語氣不怎麼好的不答反問。

「你覺得在看完我父親和那個死老太婆之後,你還會有那個興趣?」

「…呃。」


原來是先前已經見過了兩個失敗的案例,所以才這樣嗎……

雖然其實我也挺認同這一番話的。


「話說…扇校長他們呢?」我現在才想起他們這號人物,老實說對於那位新出爐的自家師父…嗯,其實我還是很想脫離這莫名奇妙的師徒關係的。

「師父他們先行離去了。」冰炎淡然道。


哦,走了就好……

咦,等等,師父?


「亞。」我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你也被強迫推銷了?」

冰炎神色莫測的看著我,淡淡的開口。

「我師父,傘董事。」


咦,咦,咦!這不公平!

為什麼我的就那麼不著調?

話說你不是不想修煉嗎怎麼我暈倒再醒來你就改變主意了啊?!!


或許是我的表情太過豐富,冰炎挑了挑眉,居然彎起了嘴角,玩味的說道。

「不修煉等著被反攻嗎,嗯?」

「…!」我頓時風中凌亂了。


你怎麼還在在意這種問題啊啊啊啊───!

我是無辜的好嗎───!


─TBC─

話說,回復是糧食,可以的話請投餵吧!

七天日更了,好累。


我是坑人的傳送門噠───!

【特傳 漾冰】杜若

【特傳 冰漾】所謂同居01、02

【特傳 冰漾】境末(末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14 17:30:28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夢有一點(是很大點吧!!)看不懂啊
冰炎那麼不想被反功嗎?
話說漾漾也不敢吧~~

點評

看不懂是正常的(嚴肅臉)漾漾不敢啊→。→他怎麼敢www  發表於 2015-2-14 19: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2-13 09:46:00 | 顯示全部樓層
2

「是,也不是。」鏡董事淡笑著說道,隨後抬起另一隻手,在正在她掌心之中的挺屍的教師證上虛拂過,下一秒我家萬能的教師證便完好無缺的復活了,讓我看的有些目瞪口呆了。


呃,這是傳說中的回復術吧?

有了這項技能我就不用再擔心粉筆會一斷再斷了!!

而且不管怎麼在上面鑿洞,都可以回復原樣,簡直是居家必備的好技能!!

呃,話說如果要學的話,是不是也要變成神棍啊…?

我有些遲疑的想著。


「如同你所說的,當時是白天,而且…」鏡董事把玩著那煥然一新的教師證,微微彎了彎嘴角,「事實上,你現在其實應該是看不見鬼的。」

「咦?看不見?」我覺得我有點被繞暈了,只能不解的小聲呢喃,「那剛才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是鬼,因為你身上沾上了鬼氣。」鏡董事皺了皺眉,「但不是你所想的那種低階鬼魂,若是能化出實體,那應該是階級不低的鬼修。」

「…啊?」我發出了一個代表著深深疑惑的單音。


為什麼分開來我聽的懂,但組成一個句子之後我就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了呢?


「實體?」冰炎挑了挑眉,冷靜的說道,「但當時我並沒有看見任何東西。」

「這不是很簡單嗎?」扇校長樂呵呵的笑道,「幻術,障眼法術,很多術法隨便一個都可以把你弄瞎啊!」

「嘖!」

「哼哼!」扇校長似乎對冰炎的態度感到不滿,便怒瞪著他鄙視道,「之前要你修煉你都不要,看、看看,看看你多弱啊!」

冰炎冷冷的看著扇校長,卻沒有再說些什麼,顯然是默認了這句話。

「所、以!」扇校長在此時卻忽然撲到了我身上,害我頓時僵直了身體,「小漾漾來修煉吧!然後你就有可以反攻的機會了哦!」


噗、咳咳咳!

我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反攻什麼的…我會跟你說其實我比較崇尚清心寡欲嗎?

話說…怎麼會有一種被強迫推銷了的感覺呢?


「…呵呵呵。」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所以我也只能乾笑。

「看來小漾漾似乎也很迫不及待呢~」

在扇校長歡快的說出這一句話之後,我很順利的獲得了一枚來自於冰炎的刀眼,頓時冷汗直流。


您老是從哪裡看出我很迫不及待的啊?根本沒有這一回事好嗎!

還有,為什麼就要我修什麼煉,您老怎麼就不去找冰炎?說起來他的資質怎麼看應該都比我好吧!


「小漾漾快去倒杯茶!」扇校長從我的身上跳了下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敬師父茶之後就可以踏出修煉的第一步了唷~」

「沒有茶啊…」

「咦?」扇校長眨了眨眼睛,「白開水其實也沒有關係的,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哦,這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機會啊!」

「我…可以拒絕嗎…?」我試圖做最後的掙扎,這修煉什麼的聽起來就像是一條不歸路啊!


尤其、尤其,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大惡魔,似乎是想收我為徒……前、前途堪憂啊!!!


「當然~」扇校長拉長了聲音,詭異的令我頭皮發麻,「不可以啊~」


…唉。

既然沒有拒絕的餘地,那麼也只能灰溜溜的去倒白開水,給她老人家喝了。


拿杯子裝好了白開水,我這才低眉順眼的彎下腰,把杯子捧到扇校長的面前,吶吶的開口。

「請、請喝茶……」

感覺到手上一輕,發現扇校長已經動作飛快的把水一飲輒盡了,我這才鬆了口氣,真怕她又折磨我什麼的。

「好了,以後要叫我師父知道嗎~」扇校長把杯子放到桌上,開心的拍了拍我的頭,隨後從寬鬆的衣袖內掏出了一本看起來很像是小學生練習用的生字簿,一臉嚴肅的遞到我手上,「這是修煉秘笈,一定要好好的照著上面的步驟做喔!」


…呵呵,呵。


我無語的看著手中的簿子,忽然就很想去看一下今天的日期,該不會今天是愚人節吧?

如果不是的話……這是要我自學的意思嗎?那敬師父茶拜師又是鬧哪樣的?

這樣有師父和沒師父有什麼差別啊!?


「啊,差點忘了這個!」扇校長一把將原本還在鏡董事手上的教師證給搶了過來,遞給了我,並且語重心長的叮嚀,「這是護身符,要隨身攜帶啊知道嗎?這樣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們才能在第一時間知道。」

鏡董事對於扇校長這樣毫不客氣的動作倒也沒說什麼,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扇校長…」

「嗯~?」扇校長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你叫我什麼?」

我嚥了嚥口水,連忙改口。

「師、師父…!」

「乖,怎麼?」扇校長滿意了,於是語氣很溫和。

「那個……您說這是護身符,所以像剛才那樣裂成兩半…」我皺了皺眉,猜測著開口,「是因為我受到了攻擊,卻幫我防禦住所以才會毀損的吧?」

「不錯,不愧是我的徒弟,這麼快就想到這點了~」扇校長給了我一個讚許的眼神,「另外上頭還有一些感應用的陣法,所以一、定、要隨身攜帶唷!」

「…我知道了,但是…」我眼角不停抽搐著,卻是有些不解,甚至是有那麼一點鬱悶湧上心頭,「為什麼要攻擊我?我招誰惹誰了?」

「哦呵呵~」扇校長聽見了我近乎是埋怨的話語,發出了十分詭譎的笑聲,「那是因為你的體質對它們而言可是香醇醇的大補物啊,這樣還用得著你去招惹嗎?嘖嘖嘖~」


…大、大補物?

這是指其實我在它們的眼中就等於是食物的意思吧,而且還是活的,很鮮嫩,吃了有益身體健康,延年益壽……咳。

…其實,我不怎麼好吃的,真的!

我被扇校長的這一番話弄得一個哆嗦,頓時全身都不對勁了,總覺得自己身上好像就莫名被貼著『我很好吃快來吃我吧!』的標示,簡直都快欲哭無淚了…


「好了最後呢~再來把你的眼睛打開吧!」扇校長抿唇一笑,伸出食指與中指且兩指併攏,輕輕的按在我的眉心上,微弱到趨近於無的話語就宛如嘆息一般,「因為以前是被強制關上的,所以可能會有那麼一點點不舒服吧…」

「什……」

毫無預兆的,巨大的壓力彷彿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我頓時被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只能臉色慘白的跪坐在地。

「褚!」

冰炎的聲音聽起來很著急,很擔憂,但是我似乎連個開口回應他的動作都做不到,只能不斷顫抖著身體來試圖減少一些不適。

壓力源源不絕的湧進,我的意識便被這股強大的力量碾壓過去,這完全無法相互抗衡的差距,便讓我的意識逐漸消散。

直到最後沒了知覺的那一刻,我才鬆了口氣。


嗯太好了、終於,暈倒了。


─TBC─

我是坑人的傳送門噠───!

【特傳 漾冰】杜若

【特傳 冰漾】所謂同居01、02

【特傳 冰漾】境末(末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2-12 11:55:31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三  …蛤?

『……』

『……』

『怎麼樣,小漾漾還有臭小子,你們考慮的如何?』

『呵呵,今天不是愚人節吧?』

『…嗯,最近神經病特別多,別靠近,會傳染。』

『嗯!』


戲言,玩笑,騙局?

不,都不是。

或許,這是一個新的選擇。

在下一個交叉路口,

我們,該走向何處?


1

一次的撞鬼事件讓我憶起了十分不美好的記憶,對此我也只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不過…還真的是被冰炎的那一句『早去早回』給說中了,大概估算了下,沒在車上的時間,或許只有短短不到十分鐘吧。

雖然如此,還是令人難以忘懷啊。


一邊神遊天際,一邊走著路,而我卻一直都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冰炎的身後,直到冰炎在門口停下了腳步,握住門把之後蹙起了眉,我這才若有所感的回過神來。

…不得不說,這或許也能夠稱得上是一種特異功能了呢。

我莫名就對自己的自動跟隨技能感到讚嘆,不過顯然這種東西並不是什麼重點,重點是冰炎現在的表現有些奇怪才對。


「怎麼了?」

「…門沒鎖………」冰炎皺著眉把鑰匙塞回口袋,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再次開口的聲音冷得可以掉冰渣子了,「出門時有鎖吧?」

「…有。」我遲疑的回答,心中卻隱隱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收到了我的答覆之後,冰炎閉了閉眼,緩緩吐出一口氣,這才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雖然說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但還是在高個子的身邊顯得更安全,所以我便連忙跟了上去。

見冰炎停下了腳邊的動作,我愣了愣,思索了下才從他的背後探出頭來,卻發現客廳內出現了幾名不速之客,但除了在嗑瓜子看電視看的正歡的某大校長之外,其餘的一蓋不認識。


呃…話說瓜子哪來的?

我有些疑惑看著在桌上隱約能夠形成一座小山的瓜子的屍體,想了半天還是想不起來自家有這麼一樣東西,於是乾脆把它當作是某大校長自帶的點心了。

「無事不登三寶殿,請問三位來此是出自何意?」冰炎的語氣雖然說不上好,但那字句中卻隱隱透出一些尊敬的意味。

「哎呀,臭小子你這是不歡迎我們的意思嗎?」扇校長笑得異常燦爛,看了眼貓在冰炎背後的我,挑眉問道,「小漾漾也是這麼認為的嗎?」

「呃…沒有……」

「果然還是小漾漾比較討人喜歡啊~」扇校長尾音拖得很長,似乎是很感嘆的樣子,但在下一秒卻又橫眉豎眼的對冰炎開口,「臭小子你剛才帶小漾漾去了哪裡?!」

「與妳何干?」冰炎冷笑,「來這裡什麼事,有話快說,說完趕緊滾。」

「哎呀你個臭小子!今天如果沒有好好教訓你我就不叫扇!」扇校長一邊說著一邊挽起寬鬆的衣袖,似乎是想將此話付諸於實的樣子。

冰炎並沒有去理會準備拋下瓜子衝過來的扇校長,而是轉過了視線看向沙發上另外兩個人。

「傘董事、鏡董事。」


咦,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除了扇校長之外的兩位董事啊?

不過他們今天過來我們這裡是幹嘛啊?聚餐嗎?


「扇。」銀髮的男人微睜開了眸,淡漠的開口,「辦正事。」

看了看冰炎,又望了望眼前這位惜字如金的人,我只覺得他身上的冷氣似乎比冰炎更勝,簡直就像是一座渾然天成的冰山。


嗯,還是活的,會動……咳。


然而,在這個銀色大冰男放話之後,扇校長居然很神奇的消停了,如此乖順聽話的樣子,害我只想好好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嘖!」扇校長不悅的撇撇嘴,拿起扇子用扇柄敲了敲我的腦袋,「小漾漾,把你的教師卡拿出來。」

我一臉的莫名奇妙,雖然不清楚扇校長到底是什麼時候跑過來,還順利的襲擊到我的頭,但這並不妨礙我思考。

忽然跑來我們宿舍就只為了個教師卡、也可以說是教師證…不過不管怎麼樣,就是只會讓人無法理解這麼做的用意何在。

不過,想不通歸想不通,但扇大校長所親自下達的命令還是要好好的去執行的,以免她老人家腦神經又一個抽了之後開始整人。

我乖乖的從口袋裡掏出了皮夾,在內裡的夾層翻找出教師證,順手抽了出來,但在看清自己的教師證之後,不自覺的驚呼了出來。

「咦!怎麼只有一半?」我有些驚疑不定的再次翻找著,這又從夾層的底部挖出了另一半,將兩者合而為一,忽然就莫名有些感嘆,「這裂痕好整齊啊,看起來就像用切的一樣呢…」

冰炎聞言,側過身低頭瞧了半晌,神色莫名卻是一語不發。

而扇校長聽見我的話之後,似乎愣了那麼一秒,隨即插起腰,又抬手拿著扇子狠狠的敲了我的頭,恨鐵不成鋼的怒視著我。

「小漾漾,你、你、你…!」扇校長持著扇子的手看起來有些發顫,應該是氣的,「你知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

「呃?」被敲的有些懵的我愣了愣,試探的開口回答,「證明教師身分的東西…?」

「小漾漾你難道就不覺得拿到這東西之後日子就過的比較順了嗎!?」扇校長忿忿的拿著扇子戳著我的額頭,「這可是驅吉避凶的好東西啊!」


…蛤?

沒聽說過教師證還有驅吉避凶的功能的啊!這不是唬人嗎。


「扇校長…」我後退了一小步,儘量用平緩淡定的語氣說道,「原來您老是神棍。」

扇校長睜大了眼睛,像是在看什麼珍稀動物一樣望著我,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時,一直坐在沙發上看戲,有著一頭淡金色長髮的女子忽然輕笑出聲,而後對我招了招手。

我看了看冰炎,又望了望扇校長,見他們都沒什麼反對的樣子,便帶著忐忑不安的情緒走上前。

「我名為鏡。」女子淡笑著抬手一拂,原本在我手中裂成兩半的教師證,居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的手中,「褚老師,你可否知曉,方才所見竟為何物?」


…剛才?這是指鬼大嬸嗎?


「是鬼吧?可是是白天…」我有些迷茫的點點頭,又搖搖頭,「 好奇怪啊……」


不過,這位鏡董事是怎麼知道我剛才遇見了奇怪的東西啊?

難道,她也是神棍?!

嗯,看她剛才露的那一手,肯定是比扇校長還要高級的神棍!!

我如此肯定的想著,反正不科學的事情見都見過了,已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嚇到我了!


呃,當然,鬼除外……呵呵。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2-8 18:15:20 | 顯示全部樓層
2

「所以你的意思是,扇校長她不知道在哪裡獲得了我們結婚了的消息,又沒邀她過去湊熱鬧,所以她老人家不高興了?」我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怎麼有這麼不講理的人?而且我是無辜的好嗎!」


我覺得自己簡直就快比竇兒還冤了,事先一點通知都沒有就莫名奇妙就被拖去辦婚禮,然後又呆愣愣的被帶去領證,好像全部都沒有我自己主動帶頭過啊!

這到底是什麼不公平的世界啊?而且我居然還是那個先被整的人!

我就說奇怪怎麼先前一點通知都沒有,在十分鐘前才忽然要我上臺表演,原來就是故意這麼做的嘛!還拿薪資來威脅我,這一整個就是枉顧人權的壞典範啊!


「嘖。」冰炎拍了拍我的頭,淡淡的說,「你是共犯。」

「…我哪裡是了?」撇撇嘴,我有些鬱悶的小聲反駁。

「以結果來看的話。」


…呵呵,這麼說來的話我罪有應得就是了……

不過看房子,嗯…難道這大爺還沒被整就想落跑了?

怎麼會有種心理不平衡的感覺呢?


於是,在我嚴肅的思考是不是要幫某人整人的時候,我的腦袋忽然被扭了過去,被迫面向電腦螢幕,被迫打斷思緒,還差一點扭到脖子…!

唷,君子動口不動手啊!!還有其實我是易碎品,請小心碰觸好嗎…


「選。」

「…哦。」我真的覺得自己真的是弱爆了…

晃了晃腦袋,把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甩開,我開始認真的看著螢幕上面所顯示的一些房屋資訊。

如果要挑的話,那麼挑選的條件,第一應該是…距離學校較短的,第二是屋子的佔坪以及內外部的空間設置還有外觀。

嗯…至於價錢什麼的,已經變成浮雲了啊,浮雲。

啊,怎麼覺得自己有種墮落了的感覺呢?


挑挑選選,相互討論了一番…

好吧,基本上都是我在講,冰炎聽著也沒有什麼意見…反正總之就是大概選了四五間,決定明天一起出去看看具體情況再來做最後的選擇。


嗯…真該說終於有尊重我人權的時候了嗎?簡直就不能再更感動了。


睡覺的時間總是特別的美好,美滋滋的睡了一覺之後,在隔天一早便被人從被窩裡給抓了起來。

這種被迫從美夢中甦醒的感覺可還真是不怎麼好,但在還沒完全清醒之前,我也只能用恍惚的目光看著擾人清夢的傢伙。


冰炎銳利實則無奈的眼神看著尚未清醒的某人,見對方似乎又想鑽回被窩裡睡回籠覺,終於還是忍無可忍的賞了他一巴掌。


「唔!」捂頭,被迫拉回神智,我只覺得頭被打的有點痛。

「快點去洗潄,不是要看房子?」冰炎拍了拍我的臉頰,赤色的瞳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柔和,「早餐我弄好了,別賴床。」

「…哦。」

我晃晃腦袋,慢騰騰的從溫暖的被窩爬出來,又慢悠悠的晃到廁所去洗臉刷牙什麼的,最後終於完全清醒了之後才換了一套外出用的T恤牛仔褲,這才準備妥當的走到客廳。

咬著土司,我看向已經不知道坐在沙發上等了多久的冰炎,歪了歪腦袋,疑惑的問。

「怎麼這麼早啊?」假日明明是睡到自然醒的好日子欸。

「早去早回。」冰炎看著手中的報紙,不鹹不淡的回答。

抓了抓腦袋,我打了個呵欠,把早餐解決完畢之後,我便坐到冰炎的旁邊,用期盼的目光盯著他。


好吧,其實對於這項活動,我也是很期待的啊!


「好了?」冰炎瞥了我一眼,順手揉了揉我的頭髮。

於是,原本乖順的平貼著的髮絲被弄亂了,新一代的鳥窩頭就此誕生。

「嗯!」我點點頭,隨即又皺起眉,把被揉擰得不成原樣的頭髮給順平,撇了撇嘴,「揉我頭髮有什麼好玩的?」

冰炎微微勾起唇角,俯身吻住了正在小聲抱怨著的我,口中充斥著清涼的、屬於冰炎的氣息,被吻得暈乎乎的我便直接忘了之前到底在埋怨什麼。

「走了。」一吻完畢,冰炎自然無比的拍了拍我的腦袋,而後拎著鑰匙便往外走。

「…噢。」我迷茫的眨眨眼,見冰炎已經站在門口等著,連忙追了上去。

關門,上鎖,走到停車場,這一連串的動作說起來簡單,事實上做起來也是很簡單很快的。

總之…嗯,或許在我一個恍神的時間內,就可以到達我們第一個目的地了吧?畢竟,冰炎在開車的速度可是很快的。

雖然,我還是比較提倡龜速行駛,但很顯然冰炎對此是不予理會的,咳…甚至可以說是嗤之以鼻了吧。

到了目的地之後,下了車,我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氣,如果我有心臟病的話可能早就被冰炎那精湛的行車技術給弄到沒命了吧…


呃,應該說好險沒有被警察發現…還是沒被照相機拍到呢?

超速行駛不好啊…


我扶了扶額,踉蹌了一步,晃晃腦袋,抬頭之後才發現冰炎早就已經邁進了房仲店面,正在與房仲業者商談些什麼,時而搖頭時而點頭的,細長的眉微微蹙著,看得我好奇的心像小貓在撓癢一般,心癢難耐。

心癢嘛,就乾脆奔過去聽了。

「鑰匙你們應該有吧?」冰炎雙手環抱著胸,一臉淡然自若的樣子,「我說的那幾間,現在帶我們過去看,沒問題?」

房仲業者明顯是被冰炎的氣場震攝住了,簡直就是說一不二,鞠躬哈腰,找鑰匙的速度那叫一個迅速,害我看得嘖嘖稱奇。

大概想了一下自己一個人來買房子的畫面,然後我很悲催的發現,怎麼想業者的反應都是……


孩子去旁邊吃糖別來惡作劇,乖哈!


類似這樣的答覆,唉,不同人不同命嗎?

好歹我也是一個成功的大好青年好嗎!而且絕對成年啊!!


唉……怎麼有種想去角落劃圈圈的滄桑感呢?

納悶。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6 18:04:03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一  新學期,新氣象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有種其實我是僕人的感覺啊啊!!明明就是我先住進來的啊!』

『嗯?這和先來後到沒什麼關係吧,順便把那裡也掃一掃,褚。』

『……喔。』


一個人在不知不覺中,融入你的生活。

到最後卻發現,沒了那人身影的室內,是多麼的空虛。

即使是只有幾分鐘的離開,也十分難耐。

就彷彿中了毒一般,無法抑制思念的情緒。

究竟,是誰上了誰的癮呢…?

或許,都是也說不定。


1

『噹、噹、噹…』

悅耳的鐘聲此起彼落,亦充斥著整座校園,分散在各處的學生們也因此匆忙回去教室,準備上課。

在教師室裡,正整理著資料,穿著白色襯衫的一名男子,在聽見響起的鐘聲後,身體很明顯的僵了一下。

「啊…上課了…!」他有些慌張的拿起了書本,連同方才整理的資料也一併帶上了。

「為什麼我是導師啊!」一邊快速走上樓,男子欲哭無淚的說著。

清秀的容貌,一頭整齊的黑髮,加上略閒瘦小的身軀,以及清澈溫潤的嗓音,若不是因為他穿的並不是學生用的制服,大多數的人恐怕會把他當成是學生吧。


「105、105…」我一邊尋找著自己的教室,一邊在心底將這麼安排的人罵上了他們家祖宗十八代,詛咒他們吃泡麵沒有調味包、上廁所沒有衛生紙…!


為什麼教室的位置完全和去年不一樣啊!!!

改來改去很好玩嗎!!!??


在辛苦爬上三樓才發現自己根本走錯了之後,我毅然決然的決定去一樓中走廊──看地圖!

沒辦法,再這樣亂找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找到,搞不好找到的時候下課鐘已經打了…


在仔細查詢完教室的所在後,我便拔腿就走。

至於為什麼不用跑的…

『走廊上不可隨意奔跑』的這項規定可是一直根深蒂固的存在在我腦海裡,反正我是老師,也不用比學生早到不是嗎?

不過最主要還是很怕我自己會跌倒啦…這樣多難看啊…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我走進教室,氣喘噓噓的這麼說著。


抬眸看了看自己的班,嗯,不錯挺安靜的,應該…很好帶吧…?


「呃,那個同學…老師還沒來,所以快點坐好吧。」和四周的人尷尬的相望了下,一名男學生對我這麼說著。

「…咳、咳。」雖然被認錯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我還是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我長的就這麼像高中生嗎?


「沒、沒事吧,同學?」看我莫名咳嗽了起來,剛才發言的那名學生也緊張的詢問著,而且似乎有想要離座過來關心的感覺。

「咳咳,我沒事。」舉起手止住他的動作,我順了順自己的氣,走到那名學生的面前,「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高力岱。」


…高利貸?


看著後面一群想笑卻不敢笑出聲,憋笑憋的很痛苦的學生,我想我耳朵應該沒有問題才是。

在利貸同學疑惑的目光之下,我走上了講台,把東西放置在講桌,拿起了一根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了我的名字。

「嗯…我是褚冥漾。」我轉過身,將雙手撐在講桌上,嘴角彎起了一個笑容,「如果沒意外的話,我會擔任你們的導師,直到你們畢業。」

『欸─!』異常整齊的驚呼聲,就這麼從底下學生的口中溢了出來。

「有什麼疑問嗎?」眨了眨眼,我這麼問道。

「老師你怎麼這麼年輕─!」

「褚老師你好可愛─」

「老師,你今年幾歲?」


其實剛才那種安靜的氣氛是錯覺吧?現在根本吵的跟菜市場一樣啊!

我無力的嘆了口氣,說起來罪魁禍手好像也是我自己啊…


「噓──請安靜──!」敲了敲黑板,我大聲的說著。

過了五秒之後,他們依言安靜了下來,但如果不要瞠著閃閃發亮的雙眼的話,會更好。

「年輕,可愛什麼的…雖然很不想承認……」我嘆了口氣,又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至於年齡…是祕密喔!」

眼看著又要掀起一波騷動的學生,我立刻決定,轉身在黑板上寫下了一些職位。

班長,副班長,學藝,風紀,康樂,衛生…


「現在來選幹部!」我指了指黑板,「老師我有寫漏的嗎?」

「老師,環保股長。」

「嗯?那是什麼?」我有些疑惑的望著發言的學生。

「管理資源回收東西的幹部。」

「嗯,好。」在黑板上又加了一個職位,我再次詢問,「還有漏掉的嗎?」

「老師,總務股長。」

「服務股長!」

「還有輔導股長!」

「嗯,想不到還漏了這麼多啊!」我感嘆著離學生時代已久的歲月,一邊將剩下的幾個職位補齊。

「好了,現在老師想問你們,你們之前有互相認識過嗎?」看著搖頭如波浪的學生,我皺了皺眉,「本來是想讓你們自己選的…既然你們都不熟的話,第一學期讓老師指派,下學期你們再自己推選吧?」

看底下的學生好像沒什麼意見,我便繼續說了下去。

「當然,被我點到的不能有異意,而且要盡職。」我停頓了下,才開口繼續,「做的好的人,除了有記功外,老師還會額外給你們一點小獎喔!」


雖然我沒做過導師,但這麼激勵學生應該也是可以的吧?

雖然…要自己破費就是了…


「好,看樣子大家都沒意見。」我拿起點名簿,在上頭選了幾個順眼的名字,填上。

「力岱同學,麻煩你幫老師把幹部的名單抄下來,另外可能要讓辛苦你一點了…」我意有所指的望著在班長職位底下的名字。

「…好,沒關係。」力岱同學回答完我的話後,便拿出筆記本開始抄寫著。

「不然…老師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只要不要太過分的要求都可以…」


畢竟一開始的班長都會比較難當…


「欸?不用吧?」力岱同學很明顯的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沒關係,老師說到做到。」

「…」力岱同學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用打量的目光來回掃視著我,最後又低下頭望著自己的制服,露出了一抹微笑,「那麼老師,你明天穿我們的制服來上課,可以嗎?這要求應該不會太過分吧?」

「…」


這就是所謂的自作孽不可活吧?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6 20:25:16 | 顯示全部樓層
天阿漾漾根本www
大大的文很好看呦~
超喜歡冰漾,好可愛<3
請繼續加油~: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6 20:59:07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哈哈~
好有創意的文文!
第一章就很好看了
之後的一定會更精彩吧~
這文我追定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6 21:07:04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好可愛~~~~~~~~~~
被萌殺了啊~~~~~~~~~~

大大的文寫得很好呢!!!!
期待後續發展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6 21:47:21 | 顯示全部樓層
2

在我沉默了半晌後,底下的學生便按捺不住興奮的情緒,紛紛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似乎已經沒了原先相互不熟識的尷尬氣氛。


好吧,青少年嘛,活潑是理所當然的,但是這種氣氛是我帶來的,可就不怎麼好了。

尤其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上,那更是糟糕了!!

我該不會在第一天就要像諸葛孔明所說的「出師未捷身先死」了吧?!

雖然只是穿件制服,並沒有那麼嚴重…但是以後的日子,我真擔心我的威信還會不會在…


看著底下吵成一團的學生,我無力的扶著額,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放聲大喊。

「安、靜!」

頓時,全體學生噤聲不語,但如果不要用那種閃閃發光,期待卻又害怕受傷害的眼神看著我的話,會更好…

「這個要求,我不是不能接受。」我用指尖輕敲著桌面,「但是,下不為例。」

「!!!」學生們驚訝喜悅的表情頓時一覽無遺,卻是因為害怕被我責罵,不敢發出聲音。

「不過 ─ 」我勾起了嘴角,「我可沒有制服,你們誰能夠借我呢?沒有的話這個要求就廢置了哦。」

底下的學生,你看我,我看你,似乎是在比對著與我比較相近的身材的同學,最後,他們全部的目光皆集中在一名略顯矮小的男生身上。

那名男生發覺大家都在看著自己,也沒有緊張,只是眨了眨眼,露出了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

「老師,我可以借喔!」

「好!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雖然我不是君子,但是明天你們可以稍微期待一下。」我看向那名要借我制服的同學,笑著問道,「同學,你的名字?」

「我是尤榆司。」


…魷魚絲……

默默的望著我剛才選出來的幹部名單,尤榆司,這個名字確實有在上面。

我剛才選的那幾個幹部的名字都很好記,當然,我絕對不會承認我有那麼一點點惡趣味!

褚冥漾!你身為老師,而且還是一名國文老師,絕對不可以對那些比較特別一點點的名字,以不同的目光看待啊!


給自己一個警惕,我在心底呼了一口氣,臉上掛著微笑,淡淡的說。

「榆司同學,今天放學後再把衣服拿到導師辦公室,我在那裡等你。」

「好的。」

接著,我又快速的掃了課表一眼,愣了那麼一秒。


居然…怎麼幾乎都是熟人啊?

這樣的話…有幾個很麻煩的……唉,只能算他們倒楣了。


「榆司同學,你知道你是康樂股長吧?」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我如此問道。

「嗯。」

「那請你記住一點,上課的時候要記得帶飯糰。」我以相當認真的表情這麼叮嚀著。


要知道,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雖然我並沒有很老就是了…


「…飯糰……?」

「對,飯糰。」我嘆了口氣,「不然你們會找不到老師的。」

剎那間,底下的學生都做出「飯糰和老師有什麼關係啊?」的疑惑神情。

「反正多說無益,你們自己去體會吧。」我攤攤手,說出了相當不負責任的話。

接下來,將一些鎖碎的事務交代完畢之後,也差不多要下課了。

今天只是開學的第一天,基本上是不會上到什麼課的。

我派了幾個看起來比較高大壯碩的學生,去拿全班的課本,以及掃地用具。

至於制服書包那些的東西啊,其實學校好像在開學之前就已經發放給學生了,所以他們今天才能夠穿著一身整齊的服裝來上課。

另外,基本上校方都是強制要求全校師生要住宿,雖然這個規定很不合理,畢竟現在已經是一個相當自由的時代了,但是住宿的費用真的是相當便宜,而且設備也非常完善,所以每個人似乎都沒有什麼怨言了。


「今天就先這樣吧,我們學校規定並沒有很多,但是──」我頓了頓,嚴肅的說,「不準給我鬧事!就算是老師帶頭的也一樣,否則的話……」

我勾起了嘴角,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要知道,適當的恐嚇是必須的啊!


「今天的課只有半天,畢竟是開學日,大家如果無聊的話可以去認識一下校園。」微微頷首,我笑著說,「等鐘聲響了之後就可以離開了。」


等到悅耳的鐘聲在校園裡繚繞著之後,學生便一哄而散的離開了。


嗯,很有精神,很好。

但是…唉。


回去辦公室之後,處理了一些鎖碎的事務,等了不到半小時,榆司同學果然來了,還笑的一臉純真善良的樣子。

如果,他不要拿著一套制服過來,會更好!


「老師,我拿來了,不可以反悔哦。」

「…我知道,沒事的話回去休息吧。」

接過袋子之後,我嘆了口氣。


就只有一次,一天而已…我如此安慰自己。


不過…

我抬頭看了看時間,差不多該去吃午餐了。

將放置在桌上的袋子拿起,我想先把東西拿回去放好,以免忘記。

「漾漾!」

在回去宿舍的途中,一道清脆的聲音喚住了我的腳步,讓我轉過頭望向聲音的發源者。

「賽塔?」

賽塔走上前,那有如精靈般優雅的氣質總是讓我好生羨慕。

雖然我也知道,我是永遠也不可能會有這樣的氣質的,但人總是要有一點小小的幻想嘛。


「你的寢室過幾天會有人搬進去,如果看到不認識的人,不需要太驚訝。」

「哦…」點點頭,我也很清楚我的寢室不可能一直都只有我一個人住,所以我並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想。


但是…為什麼賽塔會認為我會驚訝呢?這倒是一個很讓我不解的問題。

不要看賽塔這樣,其實他可是我們學校的校舍管理人呢,不管是老師宿舍還是學生宿舍都是他一手管理的,那房間數量可是讓我望塵莫及啊!


「漾漾,你吃過午餐了嗎?」賽塔疑惑的望著我,他也看的出來我走的這條路,並不是往餐廳的方向。

「還沒,我想先把東西拿回去放,再去吃。」我搔了搔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那快去用餐吧。」賽塔對我微微一笑,「願你能夠有個美好的午餐時光。」

「呃,謝謝,那我就先失陪了。」

與賽塔分別之後,我又再次挪動腳步,繼續移動。


感謝觀賞,可以的話就回復一下吧。

這篇..算是某綠的...新坑?(喂你不是作者嗎
標題淺顯易懂(X
希望大家會喜歡噢!(滾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6 21:59: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下篇!!!
這文我追定了~
漾漾真的好可愛呀!
同學的名字是在惡搞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6 22:02:54 | 顯示全部樓層
只要不要年更或月更就好了~
這篇的漾漾還是好可愛啊~

萊恩出現了!!!!!
榆司你一定要記得帶飯糰喔!!!
不然真的會找不到老師!

有問題想問大大(舉手
這裡是原世界嗎?
還是架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7 14:38: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滾

這所學校是異能學校嗎?XDD
還是普通的?OA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7 14:52:28 | 顯示全部樓層
所以...漾漾到底幾歲呢??(賊笑)

還有因為我很笨(我懂...)
請問架空是什麼意思??(掩面)

這所學校是異能學校嗎我說?(歪頭)

更文更文~~(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