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骸光

恐怖接龍>~<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1 12:17: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8-12-1 12:24 編輯

「好可愛喔~~」男人將眼前的穿著可愛貓咪裝的娃娃,抱在懷中磨蹭

「不管怎麼看,還是我家的寶貝最可愛,對不對啊~~」純白的肌膚,鮮紅彷彿要滴出血的嘴唇,讓他忍不住在娃娃的嘴唇上親了一口

「寶貝,也一定這麼覺得對不對啊~」

「........」

「果然是我可愛的寶貝,跟我想的一樣呢~~」男子抱著娃娃在床上翻滾著

「寶貝,叫一聲喵給我聽好不好」男子讓自己倒在床上,將娃娃舉的高高的面對著自己

「.......」

「喔....對齁,我都忘記寶貝不能出聲了,抱歉喔,寶貝,我真的是糊塗了」

「可是都怪寶貝自己不好,明明就說,不可以逃跑了,結果還趁我不注意時逃走,害我一時太生氣,就把寶貝的手腳和聲音用壞,反而現在這樣,寶貝變得多乖啊,早知道就這麼做就好啦~」

沒有任何反應的娃娃,聽到了男人的話,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

「唉呦唉呦~寶貝別怕別怕」為了安撫著娃娃,男人拍拍娃娃的背,又是親著他的額頭,哄著

「只要寶貝一直這樣乖乖的,我就不會傷害你了喔」病態又迷戀的看著娃娃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喔~」

此時,從娃娃無神的眼睛中,留下了一痕淚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8 22:36:02 | 顯示全部樓層
水流聲在耳邊不斷的響起。
那是什麼聲音呢?
黏黏稠稠的,一點都不清脆的滴水聲。
不知怎麼的,頭腦一直轉不過來。
靜靜的聽著流水聲,雖然其他的感官漸漸消失,但那滴滴作響的聲音卻越來越明顯……
突然,一雙血紅的大眼出現在我眼前,嚇到我模糊的意識變得清晰了一些。
那雙鮮豔的眼睛裡頭,全是瘋狂,那對歪斜的唇,發出了高亢又瘋癲的笑聲,傳入我的耳中,在腦中不斷的徘徊。
看著眼前的面容,終於明白,那湍湍流失的,不是別的就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3 23:07: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夏洛煌 於 2019-1-14 23:14 編輯

是誰在那笑?是我?不,不是。是你?......   還是......

睜開眼,四周一片黑暗。

冰冷的風徐徐吹來,轉向旁邊才發現不知為何窗戶是開的。

窗簾被風帶動,月光照進房間,然後有點詭異的笑聲又響了。

捂上耳朵,想說大概不會再聽到,但是......

還是聽得到!好討厭!

呵呵......

誰!是誰!

我?妳說我是誰?呵呵......

我就是妳啊!

當這句話說完,感覺到背後有個人,毛茸茸的東西不經意的劃過臉頰。

然後她看到了,看到了一條尾巴持著鏡子到她前面,毫無笑意的紅色雙眼,一雙似狐狸的耳,而嘴角處卻有著不知明的紅色液體......

是顏料?還是番茄醬?亦或是......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3 12:59:55 | 顯示全部樓層
血腥味瀰漫著ˊ整棟樓。
尖叫聲迴盪在耳邊。
咚咚咚。這,又是什麼聲音呢?
眼前一片模糊,似乎是被什麼紅色的液體覆蓋,無法看清。
依稀彷彿見著一個人站在我面前,高舉著手裡閃爍的物品。
可是我無法看清,也沒有力氣去看。
最後,黑暗吞噬了我。
而我感覺到的只有,那個堪稱為救贖也是折磨人的 -- 痛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7 00:09:46 | 顯示全部樓層
苦惱地看著眼前這些殘骸

這該怎麼辦才好呢,放置不管會發臭影響到其他人,隨便丟掉的話就會被發現

還真麻煩呢,沒想到丟個垃圾也這麼費腦呢

恩~~啊!對了

他可以用燒的啊,只要燒掉就可以不見了,這樣就誰也不知道了

太好了!

將汽油全部潑灑在垃圾上面,高興的拿出打火機

「不...要...求求你...放過...我」

「拜拜~」

碰的一聲響起,他眼前的這些東西,全部被火焰吞噬在其中,裡面還包刮了淒慘的叫聲

「哀呀,我竟然遺忘了一個垃圾在這邊」

拿起躺在腳邊的那隻腳,直接往火焰裡丟

「好了~垃圾清理完畢,終於不會再有垃圾一直出現在我面前,欺負我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2 20:58: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
……?
……了解到現場的情況之後,忽然一陣惡寒。
剛剛……那是我……做的嗎?
精神有些恍惚,一地狼藉及血腥和燒焦的味道讓情況變得更加不真實。
是我……燒了他們嗎?
怎麼會……咦……現在要怎麼辦?
忽然殺了人導致的衝擊太大,雖然試圖冷靜思考,可是毫無用處。
看了看四周,火光飛舞著,明亮晃眼的像是真的有生命力一樣。
不、不對,那是什麼…?
火焰中出現了一個詭異的、斑駁的人影,逐漸朝你走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2 23:53:18 | 顯示全部樓層
近身之後,我終於看清他的面貌。
一半是被火燒毀的皮膚,另一半隱隱約約看出頭骨,掛著腐爛的皮。
一時之間,我竟全身無法動彈,同時,也被恐懼給佈滿全身,冷汗不斷的冒出。
此時的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那道身影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哈哈,我說過吧。”沙啞、尖銳又刺耳的聲音響徹我的耳膜:“就算是變為厲鬼,我也要討回代價。”
“連同,你現任的女友。”從那頭燒焦的長髮看出,他是女的,並從那張破爛的臉上,依稀看的出來她是…………
我親手活活凌虐死的第一任女友。
“呵呵,殺了你,也算為民除害吧~”她越靠越近,燒焦、腐臭的味道也隨之傳來,我想吐,但又梗在喉嚨中。
“再見吧,你這渣男。”難聽的笑聲迴蕩在我腦海裡,久久不消。

那棟樓,從此變成凶宅。
裡面兩個死人,一人被截肢,隨後被丟到火堆中燒死。
另一人七孔流血,一雙眼睛被挖了出來,只剩下血洞,整張臉被利刃劃的只有凹凸不平的痕跡,完全看不出面貌。
舌頭被剪掉,頭皮被拔光,手掌被鐵絲穿過,指尖被插上銀針。
下半身只有一絲肉連結上半身,整隻腳被刺的血淋淋,腳掌被削的只有一片一片,皮膚被扒了下來。
沒有人敢去,那棟所謂鬧鬼的凶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3 18:22:28 | 顯示全部樓層
宅子裡的某處,隱藏著神祕的寶藏,小王子這麼說。
可是,奶奶告訴你的是:宅子某處藏著不能看也不能說的東西。
你有時會記得,可有時玩著玩著就忘記了,進入了宅邸深處。
咦?窗外怎麼突然天黑了 ... 窗戶邊的影子是怎麼回事?
空氣彷彿開始變冷 ...
「碰!」
床底下有聲音,你嚇得呆住了,不敢回頭。
突然你的腳被一隻濕熱黏膩的手抓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3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住手……」我一邊恐懼地往牆角縮去,一邊努力的擠出微弱的聲音。

但那個拿著斧子的男人卻充耳不聞的繼續用斧子朝床上早已動也不動的人形揮下。

住手!住手啊!

男人終於停止了,拎著血淋淋的斧子回過身朝我看了過來。

男人的臉上滿是從人形濺出的血,看著我的眼睛裡滿是紅色血絲。

「啊……你還在啊?沒嚇到吧?」

男人笑了,朝我慢慢地走了過來。

我努力地想要站起身逃跑,卻又一次次的跌坐回去。

終於,我站了起來,立刻朝著不遠處的門跑去。

在跑出門外之前,我鬼使神差的朝床上的看了一眼。

「!」

床上的人形與我的長相一模一樣,臉上還帶著詭異的幸福笑容。

啊……我想起來了,我就是在床上的人啊!

我的身體在出現與床上的人形相同的傷的同時,也漸漸開始變得凝實起來。

我笑了,和床上的人形如出一轍。

你以為,你殺了我就能擺脫我了嗎?

此時男人已經放下了斧子,從角落抱起一個動也不動、雙眸無神的孩子,然後像是鬆了口氣一般,離開了這個屋子。

在男人離開沒多久,屋子突然自動燃燒,埋葬了在其中發生的一切。

男人抱走的孩子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與男人剛剛殺了的人一樣的笑容,然後又乖巧的窩回男人懷裡。

我回來了,你永遠無法擺脫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