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21|回復: 6

[同人文] 【特傳冰漾】為愛而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8-9 09:54: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荳蔻_奶茶 於 2013-8-9 10:18 編輯

*歌詞文
*領便當有(?
*算是.........HE(?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那是你、第一句聽見的話語,輕柔、又哀傷。
「你的名字叫做、褚冥漾。」

就等你的一個眼神 就能為你長征
為你佔領所有邊城 和天上的星辰


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冰──炎──冰炎──」

「吵死了!」隨著怒吼聲,你著實瞧見一個人被狠狠踹出房門外。

那個人有一頭銀色的秀髮,面上卻仍舊帶著些許促狹的笑容,都不知道過了幾年了,小孩子惡作劇般的性子仍未改變。

在地面上滾了一圈,彷彿方才被踹的那腳為對他造成任何影響──或許真是如此──藍眼微瞇,蘊著滿滿笑意瞅著房內那被他惹到炸毛的某人。

腳步稍重,你知曉他必定氣極,抬頭一瞧,果真那人甩著秀長的黑髮,面上滿滿不耐不說、更甚的是整身散出的殺氣。

「真過分呢,不然我要叫你大──美──人──」再次不怕死地貼上去,果不其然,你快許瞧見那隻外表為人的獨角獸就這麼在半空中畫上亮眼的弧度。

「你這傢伙少在那邊亂叫!」

「好了好了,學長。」發覺這家真差點要被毀去,你趕忙安撫自家學長,將地上的蟲爬字書撿起、把人推回房內,「你就不要跟式青一般見識了。」

「嘖、」雖然重重咋了舌,但對方卻未有任何反抗,任由你將他推入內。
在關上門那剎,你未略掉那瞳中的惦眷。

然你卻裝作未覺,淺淺揚起嘴角,向他揮了揮手後、趁他未反應過來,輕將門闔上。

轉身,你瞅見式青不同於方才嬉鬧,那面龐上竟有著絲絲哀愁,卻不知是對誰。

「就跟你說不要去鬧學長了。」頭疼地瞧著散落滿地的物品,你腦中開始思索究竟要從何掃起。

「為什麼?」

揚首,你的視線再次落於式青面上,然你知曉你神情亦是詫異。

式青從未有這般肅穆的神情對你,更甭說不容玩笑的語氣:「為什麼?」

「哈啊。」你輕嘆了聲,「還問為什麼,你不是知道嗎──」

頓了一下,你垂下雙眸。

「他已經、不是學長了。」

沉默、兩人都未語,有些事情總是知道,然而真說出了口,卻亦是另一種難受。

「是嗎……」半晌,式青方脫口這幾乎無意義的話語。

然而聽問這半是問句的二字,你卻輕輕笑了起來。

那笑蘊著什麼,沒有人知道,連你自己亦是。對你來說、不論哭或是笑,都只是一種表現而已。

表現你自己像個人。

「式青......」宛若孩子般脆弱,你轉身窩進沙發、窩進那令人眷暖的懷抱中。

即使不再是他。

輕輕地、式青的手撫上你的背瘠,未有任何情慾的、輕撫著,似是在安撫哭泣的孩子,即便你沒有眼淚。

而你輕輕倚在那胸膛上,闔眼。

「都變了……」你這話說的嘶啞,宛若被狠狠撕裂一般的痛楚若隱若現。

「漾漾……」

然這一聲親暱地呼喚卻引起你霎時地推拒,用力推開方才令你念著的懷抱,你恍然瞧見那雙藍眸裡的驚疑和後悔。

「我不是漾漾!」尖叫、破碎的嗓音隨著你雙眸的放大拔高,「我不是漾漾!我是褚冥漾!我不是他──」

隨著你的聲音落下,你被那雙臂再次狠狠擁上,雙雙跌入米白色的沙發中。

沒有疼痛之感、卻欲落淚;欲落淚、卻沒有眼淚。

「對不起、冥漾。」式青的氣息變得粗淺,倚在你頸窩邊,「你是冥漾、冥漾、冥漾、冥漾……」

瞧著那白得過分的天花板,你雙手摀住自己的雙瞳。

乾澀得過分的雙瞳。




如果你一個笑 如果你一個吻
更多傷痕 更多犧牲 就讓愛更動人 就讓愛更永恆





走在街上,你右手拎著的蛋糕被你晃啊晃的,你也不甚在意是否會壞掉,反正那些東西最終都是要入垃圾桶的。

「你那個親戚什麼時候要回去?」

轉頭,你對上一雙依舊銳利的眸子、不過卻成了火灼後灰燼般的黑。

「學長你是說、式青?」

「不然賴在公寓裡的還有其他人嗎?」白了你一眼,你瞧見他快許瞥了你手上的蛋糕一眼,許是他也發覺了這蛋糕回到房裡也差不多成泥了吧。

「啊哈哈……」乾笑半晌,「誰知道…管不動他啊。」

「嘖。」這次冰炎倒是頗不客氣的咋了舌,語氣不耐,「別忘了那公寓是我和你合租的啊,若要帶別人來就不要入侵我的區域。」

撓撓臉,你自然是動不了神聖的獨角獸,即便你倆已經相識了幾世紀:「可是式青他本身就愛美人……呃學長我不是說你美……欸好像也沒錯……」

那黑眸靜靜瞅了因不知如何回話而略顯慌張的你,唇角揚起一抹可疑的弧度。

「說我美、那褚你覺得呢?」刻意將那張俊美的面龐湊近你,使你慌慌倒退幾步。

「咦當然很美......」隨著你下意識的答話,那身影又湊近了你一些,你的背瘠已然觸到冷然磚牆上,冰炎卻還不放過你,「不、呃……學長我是說……」

然你話未盡,卻見到那眸子隨著你的話語漸漸柔化,外層包裹的冰正隨著那蕩在你面頰上的吐息逐漸溶解,在硬冷的寒冰之下,你很明白那是怎般的情感。

心口突地重重一跳。

「學長不要靠這麼近啦!」用力推拒著那微涼的身軀,你一旋身、便脫離了冰炎的禁錮中。

蹙眉,對於你的逃離冰炎似是顯明著不滿。畢竟你也不是頭次了,在別人眼中你倆確實有諸多曖昧,你亦懂得那眸子裡軟化後的戀感,但你卻始終無法乖乖被那臂擁著。

「吶、學長,你看,前面有一家蛋糕店,看起來還不錯呢。」隨意往街頭另一處指去,你露出語平時無異的笑容,彷若方才未發生任何事情。

不悅地揚首,冰炎快許瞧見了一家粉色的店面,櫥窗的確擺滿了精緻的糕點,但不僅單價都頗高、更重要的是裡頭的擺設似乎都在吶喊拒絕男性進入。

「……你確定要進去?」狐疑地覷了你一眼,你飛快地頷首。

然而冰炎卻毫無疑問的,轉身便欲踏入那粉色店面,些許遲疑也未有。

卻因那轉身,未見著你一雙失了光采的瞳孔。

這是「漾漾」喜歡的店。

卻不是「褚冥漾」喜愛的店。

因為眾人都知道,會被喚為「漾漾」的人,不在了。

你只是、褚冥漾。




只因 我為愛而生 只因為 我為愛而生
我來到這個世界 這個人生 為你而生存





你看著桌上的黑色蛋糕發呆,卻起不了興致去張口將它吞下。

與其說是「吃」,這對你來說不過是個「吞下」的動作而已。

「不吃?」難得頗有興致的瞧著你,那眸子帶上些許狐疑,而令你越發焦慮的、是那面龐上蘊上的些許狡詐,與他相識許久、你何得瞧不出其中含意,「你不是很愛吃?」

執起叉子,你細將蛋糕分出了一口的份量,卻在上頭轉阿轉的、食不下。

「褚?」

這稱呼卻彷若打開了什麼,你只覺胃部頓時一陣翻騰,一股陰鬱感油然而生。

「嗚……」趕忙摀住慘白的唇,你一把拉開粉色系的椅子,一句淺淺、也不知道冰炎究竟有無聽見、的「抱歉」脫口,三步併兩步便往另一頭衝去。

「褚!」被你的動作驚著了,冰炎亦拉開椅子,欲上前跟上你,一雙眼睜得老大、平時的楞靜頓時消彌。

然他還未踏上步伐,卻被一隻臂膀硬生生擋在面前。

「抱歉﹐讓讓……」也管不著對方這動作究竟多麼突兀,把心思全放在你身上的冰炎一把捉著那臂膀就要揮開。

只是對方卻未讓步,手臂一個旋身,就把冰炎的右臂捉個正著、頓時動彈不得。

這時冰炎才仔細看見那人的模樣,身穿奇異的紅色袍服,鏡面下的雙眸冷若冰霜,整個人瞧著瘦瘦弱弱、冰炎卻發現自己甭說揮開了,連動都動不得。

「你叫做、冰炎吧?」

回首,一名長髮男子不知何時立於冰炎身後。

對於自小便有著敏銳感官的冰炎來說,能有人立於他身後而不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其實褚冥漾也──

霎時念起那個如水的溫和孩子,冰炎面上急了些,慌慌欲脫離那名帶著眼鏡男子的掌控:「我有事,有什麼事情、等等再──」

「等不下去了喔。」輕鬆自若的語調,長髮男子面上的笑容依舊,卻怎麼也瞧不出裡面蘊涵的溫度,「跟我們走吧,冰炎。」

蹙眉,他下意識知道來者不善:「你們到底──」

「先自我介紹吧?」唇角弧度又上揚了幾分,但那雙眸中竟透著些些詭譎,「我的名字、藥師寺夏碎。




只因 我為愛而生 只因為 我為愛而生
就讓我 越愛越瘋 越陷越深 越執著的靈魂





「嘔──」仿若要把所有吐盡一般,你倚著牆,雙腳開始顫抖,在眼眶轉著的淚珠幾乎潰決,悶熱的空氣令你的意識漸漸模糊,「學長、學長……」

不斷念著熟悉不過的稱呼,你飄遠的意識回到那一天、第一次見到那個面容的時分──

我的名字、冰炎。

那雙手傳來微涼的溫度。啊啊、得喜歡這個人呢──你不斷這麼想著。

因為他是冰炎、你是褚冥漾。

闔上眼,你倚著牆,反胃的感覺還在孳生,你卻無力再多動彈。

你厭惡一切、那些將你製造出來的一切。

但卻又無可救藥地愛上了。

然而你還未將氣息喘過,卻猛然一驚,瞪大的眸子往外邊瞧去。

「藥師寺…夏碎……雪野、千冬歲……」

咬著牙,你呢喃那些腦海中的名字,但其中含著的竟是句句恨然。

奪門而出,被你用力撞開的門板發出砰然巨響,一掃而過的視線見著四周被你這般動作而驚嚇的人們,個個瞪大眼瞅著你。

然而你欲尋的那個身影卻消失在你的視線中。

一霎間,令你幾欲發狂的憤怒和寂寥狠狠撕裂了你僅剩的理智,你只覺身子好像有什麼剝落了、被狠狠自你身上剝離:「學長──」

再度奪門而出,脫離冷氣房的悶熱一擁而上,一瞬間你未能適應外邊燦爛的烈陽,腳步卻不曾停歇、往右手邊跑去,循著那臭味──

果不其然,隨著腳步奔去,越發濃烈的臭味更甚、腐爛的腥味嗆入鼻腔令你再次有了作噁的感覺。

「學長!」跨過一轉角,你果真見著兩名樣貌醜陋的鬼族立於三人面前,逼炎瞪大眼睛但卻未有任何出格舉動,千冬歲和夏碎雙雙站於他面前、僵持著。

聞見你的呼喊,冰炎詫異地回過頭。

「學長──」破碎的、尖銳的呼喊,自你口中脫出。

「褚?」不知曉為何你會如此匆匆奔來抑或是訝異你可以如此輕易尋到,那雙眸子睜大,死死盯著你。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瘋狂者見識你的阻攔!」

下意識地煞緊腳步,你方停下便見腳尖前五公分矗立著一支箭矢,抬頭、那鏡片後的面容滿載恨意。

「千冬歲……!」

「你沒有資格叫我的名字!」重重地、宛若破碎的嗓音置於空氣中,那一紅袍如血、艷著你的雙眸。

然在分神之時,那鬼族竟重重一躍,一長爪就這麼往冰炎刨去。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黑暗者見識你的霸悍!」

冬翎甩往上一揮,那鬼族臉較都未及便被狠狠擊飛了出去,但那長爪仍劃破了冰炎的右頰,幸好僅僅滴出稍稍血珠、未有大礙。

「你們為什麼把學長帶到這裡──」哭喊、你的神情在那血珠順著傷口滑出時變得瘋狂,「你們要害死他嗎──」

「害死他的是誰!」那破界弓、直直指向你瘦小的身軀,「當年,殺了冰炎學長的、是誰!
霎時,你聽聞那幾乎哽咽的吶喊、和絕望的艷紅。

為什麼要殺了他──

誰?

你不是褚──

誰?

「你不是漾漾!你少以他自居!」拔高的音調、尖銳地刺耳,「你這個、被製造出來的褚冥漾!




曾經燦爛 曾經沸騰 就不會有悔恨
即使化成 無名煙塵 在故事的尾聲





殺了冰炎學長的、是誰?

「是我、殺的……」彷彿喃喃,這話沒有人聽得清。

「被製造出來的?」冰炎蹙眉,但瞧著你死白的神色、卻又怎麼也無法否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瞧著冰炎一眼,千冬歲神色依舊僵硬,卻比對上你好上許多:「學長、你相信有另一個世界嗎?」

聽聞這突如話語,若是平時、冰炎定是瞬間嗤之以鼻,但方才奇怪的醜陋生物、弓箭和長鞭、還有你的反應──事實擺在眼前,再怎麼否定、也沒有意義了。

冰炎自詡從不做無意義的事情,闔眼、再張:「我信、所以呢?」

「我們…不、學長你的前世是另外一個世界──我們稱作守世界的人。」千冬歲的聲音顫著,面上帶出不忍,「當年漾漾是你的代導學弟……」

「漾漾?」冰炎瞧了你一眼,引起你一身顫慄,「褚嗎?」

「才不是!」大吼、彷彿害怕著什麼,千冬歲眼中映出一陣不該屬於他的懼怕,「他才不是漾漾!漾漾才不會殺了學長、殺了他的戀人!」

霎時,你被抽去了所有力氣,不管痛楚、狠狠癱倒在滾燙的柏油路上面。

你不愛我──

哭喊,尖銳的、沉重的,酸楚的、憤怒的……憎恨的──

你還記得你哭叫的模樣。

那你又為何要把我製造出來──

覷了你一眼,夏碎的神色淡漠,接了千冬歲的話:「當初真正的褚死在任務中、魂飛魄散了,前世的你為了尋回他,硬是做出了一個、與他相仿的人。」

你有「褚冥漾」的記憶,因此再見到他的第一眼,你知道你必須愛上這個人。

只有這樣,才可以假裝什麼都沒有變

所以,即便你不再是他,你仍舊愛上了他、無可救藥的。

可是那並不代表它就會真切把你當作那個人。

「結果他竟然把前世的你殺了!」千冬歲神情接近瘋狂,指著你、淚水停不住,「我不承認、我們絕對不會承認他就是漾漾!我寧願他從來沒有被製造出來、我寧願他從來不曾在這世界上出現過!

雙瞳猛然睜大,你瞧著曾經熟稔、曾經歡笑的友人,然而就算你記得,終究取代不了那個褚冥漾。

你不排斥千冬歲這話、也不覺受傷,應該說、你不知道多少次這麼想著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愚昧者見識、妳的決絕。」緩緩地道完召喚詞,你瞧見那龍身女子現於你眼前。

『只要是您所希望的,我都會為您達成。』只有那不變的溫柔嗓音,在你腦中響起。

「米納斯……這是…最後一次、拜託妳了……」

那龍神女子面上漾上一抹憂哀,雙手捧著你雙頰,你只覺一水流拂過。

「你要做什麼!」舉起破界弓,千冬歲警戒地瞅著你,夏碎亦把冰炎拉至身後。

「米納斯……」你卻枉若未聞,逕自瞧著美麗的龍神女子。

『遵命……我的主人。』米納斯闔上眼,你瞧見了她最深沉的哀愁。

然你卻搖首:「我不是你的主人,你的主人早在──」

『你是我的主人!』打斷你的話語,那美麗的水藍色眸子載滿驚恐,彷彿只要你否定了、「褚冥漾」的存在會就此消逝。

淺淺笑了一下,你忘記自己有多久沒有真心勾起唇角了。




愛是一種天分 還是一種天真
我不多想 我不多問 讓愛忘了分寸 讓我奮不顧身





那一天,你毀去了所有「褚冥漾」該有的幸福。

你憎恨著這一切,憎恨著那些仍舊親暱叫著你漾漾、卻在心中把你當作陌生人的人。

憎恨你最愛的人。

有種東西叫做平衡。在你一打開房門,那抹銀中帶紅的身影、正手捧銀白色戒指、輕呢你同樣被賦予的稱呼時──

那平衡是這麼容易碎,你頭一次知曉了這件事。

那雙紅眸彷彿懂得什麼,沒有任何反抗、失去了光采。

然後呢?

你的世界開始瓦解,那些屬於你的、不屬於你的,通通背離你而去。

你不再是漾漾,只是褚冥漾,有著同樣名字同樣容貌的陌生人。

直到你再次找到那個被你親手扼殺的容貌時、你才知道──

「我...是......」滴落在面龐上的,你不承認那是眼淚,「我是……為了愛他…而生的啊。」

女子俯視著你,美麗的水流包圍著你、冷涼,你伸手撫上女子面頰:「米納斯……謝謝妳。」

聽聞你的話語,女子自方才的哀戚,漸漸地、成了決絕什麼似的、面無表情。

『我是沉睡的水之貴族,只要是水、就是空氣中的水霧都可以化為我的利刃。』美麗清亮的聲音響起,在你的腦中、你卻不由得感到害怕,『我會成為你的力量,在你有能力之前幫助你、在你有能力之後輔助你。你是我的主人,你、怎麼說?』

瞧著那雙清透的雙瞳,隱約中、你知曉了米納斯的欲意,然卻彷若被催眠般、脫口不出那拒絕的話語:「我想……愛他、我愛他……」

『你可以呼喚我,我的名字是你所有。我是水中的龍神貴族,只要是水都是我的利刃、是我的盾牌,我只讓你呼喚我的名字,只有你有資格呼喚我尊貴的名字。』

你無意識地啟唇:「米納斯妲利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見你的形、美麗優雅而尊貴,水是你的利刃、是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頓了一下,你乞求般看向美麗的女子,而她回你一個笑靨,「幫助我……完成、我的願望。」

龍神女子笑了、燦爛的。

在你語落的那剎那,那身子頓時化為一粒粒水珠、落下。

你霎時彷彿醒悟了一般,尖叫:「米納斯──!」

『我願用我五千年的沉睡、換你靈魂不滅。』你的腦中、烙下了龍神女子清柔的話語。

最終水珠落於你掌心中、化成了一顆失去光澤的水藍色石頭。




只因 我為愛而生 只因為 我為愛而生
我來到這個世界 這個人生 為你而生存





長長的廊上,迴盪著淺淺的腳步聲,你手上抱著幾本厚重的原文書,面無表情。

「啊、褚同學,等一下。」

疑惑地回過頭,你瞧見了班上的同學正在不遠處對你招著手。

「有事?」疑惑地偏著頭,你看向那從未說過話的同學。

「哎、你的直屬學長來找你了。」

想想自己確實沒有特別去找過直屬學長,雖然不需要、但別人都找來了,再拒絕就真失禮。

「謝謝。」對同學點了點頭,你轉身看去那個身影。

高挑的、一頭長髮。

似乎注意到你的視線,那人亦把視線往你瞧來。

勾起一抹笑,你往前走去:「你好、我叫褚冥漾。」

「冰炎。」對方簡潔地回了你的話,但態度卻不討厭。

「請多多指教。」你向前伸出手,「學長。

未有遲疑,那隻手握上你的。




只因 我為愛而生 只因為 我為愛而生
就讓我 越愛越瘋 越陷越深 越執著的靈魂





即便過了千年、即便我已經忘掉你了。

但請你相信,我仍深深愛著你。

因為、我就是為愛而生──




>>END




註解:
以下劇透請注意 沒看過的人先看這裡 看著死(欸

解釋一下這篇的大綱好了
首先是真正的褚冥漾在任務中死亡,魂飛魄散再也回不來了
接著無法接受褚冥漾的死的冰炎將褚冥漾這個人用製造的方式製造出來
因為是以製造的方式,所以這個褚冥漾不會有生老病死的問題,但也只要死亡,靈魂就會就此消逝

於是被製造出來的褚冥漾再次深深愛上了冰炎
而所有人也對褚冥漾的歸來歡欣鼓舞
即便這通通都是假象
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
就算再怎麼欺瞞自己,漾漾依舊不會再回來了
剩下的只是假的褚冥漾
深深知道這點的褚冥漾因而墮入無解的深淵中
悔恨,憤怒,憎恨,恐懼,哀慟......每種情感在他的心內孳生,在被呼喚著「漾漾」的時候
直到他看見了冰炎捧著以前的「褚冥漾」的戒指傷感的模樣
所有負面情緒開始爆發

既然不愛他,為何要把他製造出來
抱持著這個想法,褚冥漾殺了冰炎
殺了,卻仍舊愛他
於是他找到了冰炎的轉世,隱瞞了守世界的事情,與他以學長學弟的身分相處

他很清楚知道這個「冰炎」是愛著他的
但是因為罪惡感和恐懼,他無法真切接受這個冰炎的情感
直到千冬歲等人的出現

而最終,米納斯以五千年的沉睡為代價
將褚冥漾化成了一般人,會老會死,但是靈魂將不滅

再經過了一個輪迴
雖然兩人都忘卻了過去,但還是見面了

或許有些傷感,忘記了才是好的



至於那一世的後續就........自行想像吧(溜((#
第一次講這麼多 太多設定六千字真的奇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9 10:00:42 | 顯示全部樓層
歌詞文喔喔喔~~((?!
假象什麼的......
奶茶你也加入把BE變成HE的一員了嗎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9 10:54:08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好看喔!大大ˊˇˋ
而且不錯看,
歌詞文我指有看過兩次而以@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9 15:14:49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寫得很棒呢!!OUO/
有點感傷的文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9 15:29:06 | 顯示全部樓層
只能說大大好強呀~好複雜的設定....

某藍看完了後記才完全懂整個文的內容

就算過了千年.那兩人還是會不自覺的被牽引在一起嗎....((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9 20:43:57 | 顯示全部樓層
噢噢噢全篇出來了www
之前看到節錄就超期待的QWQQ



看完之後真的就感覺有點淡淡的哀傷。

清楚的明白自己是替代品,清楚的知道自己是為了代替另外一個與自己相似的人而存在的。

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是自己

那種感覺真的很哀傷。

但就算明白,卻又是那麼的不可控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9 21:52:11 | 顯示全部樓層
逼炎瞪大眼睛但卻未有任何出格舉動....
等等 奶茶大大 冰炎變成逼炎了 XDDDD (不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