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璃月.

[同人文] <恐怖遊戲 IB 同人文>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3-7-28 11:40:40 | 顯示全部樓層
很抱歉這麼久沒更文還這麼短(下跪
人家快要死於過勞了,加上我又有嚴重工作狂傾向......
所以,好幾天沒睡覺,打文的時候都出現疊影了,實在受不了就喊停QAO
這、小嘎理(gary)應該算有出場吧(苦笑
-正文開始-
  兩個人艱難的穿過那張大嘴,小心翼翼的不被它的尖牙刺傷,一邊還要提防它黏呼呼的口水會滑。
  「娘的!都張大到那種地步了還怕嘴裂嗎,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誰過得去啊!」
  孝蒔一邊清理身上的口水一邊嘖舌罵道。
  是的,咱們的孝蒔跟翔都是正值青春發育期的少年,一個一米六四,另一個一米六九;不用想便可得知,多五公分的是比較靠譜的翔。
  兩人清理完口水後才仔細的看了下這邊的環境,是一條單獨的走廊,沒有岔路,目前看來沒有拐彎,只有一條路可走;牆壁上照順序排列著畫,那是斷頭台的刀正一步步往上升的樣子。
  對望一眼,他們大無畏的沿著走廊走了下去。
“颼──”
  「孝蒔,你有沒有聽到甚麼聲───」
  翔聽到有重物墜落的聲音,才剛轉頭問想孝蒔,就被一把拖住,一個巨大的刀片直直的插在翔面前的地板。
  翔更是瞪大雙眼,話都講不出來。
  「我早就覺得不對勁,這裡的東西哪裡這麼好心,把我們帶到安全無害的地方。」
  孝蒔一臉嚴肅,看來他對食物的怨念還是很重,加上他那對跟狗一樣靈的耳朵跟鼻子,只要他肯戒備起來,你說他是條警犬都不為過。
  翔拍了拍身子,抓著孝蒔站起來,心想出去後一定要好好讓孝蒔吃點東西。
  「現在呢?怎麼過去?」
  翔看著刀片,最少插得有一米深,光靠他們兩個根本拔不出來,而這刀在他們的角度來看又完全的封死樓梯口。
  「繞過去另外一邊下樓梯啊,不然呢?」
  孝蒔看著翔的眼神彷彿看到一個白癡,他家那個可靠又聰明的翔哪裡去了?
    下了樓梯,地板上鋪著紅色的地毯,沒甚麼異樣,一樣沒有岔路,就這麼一條路讓他們走。
  但走沒幾步,孝蒔忽然驚叫。
  「媽呀!!!」
  「怎麼了?」
  翔安撫孝蒔,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忽然大叫。
  「剛、剛剛有人從牆壁裡鑽、鑽出來之後,很快的跑、跑過去……」
  孝蒔鐵青著臉,連聲音都在顫抖,語不成句,他還是認為那是人偶跑起來了,但他沒有想過,人偶並不會穿牆術。
  「哪有?你看錯了吧,走啦!」
  翔半推半拉的把驚魂未定的孝蒔帶著走,一路上也很仔細的注意牆壁,並沒有看到他說的人。
  拐了個U字形的彎,兩人面對著一扇紅色門扉。
  「沒鎖吧?沒鎖就走啊!」
  孝蒔有點不滿的看著猶豫要不要開門的翔,翔直覺門後有危險,卻又不敢告訴孝蒔。
  「新的地點,小心。」
  一句警告,孝蒔也大概有了個底。
  打開門,首先見到藍色的巨大雕像,向右走,柱子,接著是與藍柱子相對稱的紅色雕像。
  柱子後面有扇門,孝蒔上前確認,不出所料,它上鎖了。
  紅色雕像的後面其實還有一點空間,那裏掛著一幅畫,正是之前孝蒔開過完笑的「紅衣的女子」
  因為兩人提高了警備心,便沒有多餘的對談,那幅畫是這裡看起來唯一會動起來的東西,兩人緩緩得接近,查看了一下,確定沒事後,掉頭就走。
“乓啷”
  「甚麼東西掉……媽啊!」
  孝蒔聽到聲音,往身後一看,剛剛那幅畫居然連著畫框這麼跳出來在地上爬,看起來有點像貞子想爬出電視,卻因為屁股太大或電視太小而卡住,就這麼拖著電視機跑。
  兩個人分散逃跑,一個引開畫,另一個去找鑰匙,默契十足。
  「找到了!翔!快點過來!」
  孝蒔拿著鑰匙跑到門邊對翔喊著,兩人進門後隨立刻關上它,靠在門上喘著粗氣。
“碰!碰!碰!”
  強而有力的敲門聲,這像是一幅畫該有的力量嗎?」
  「呼……呼……翔,你沒受傷吧?」
  調整好呼吸,孝蒔開始擔心翔。
  「沒事,看來那東西不會開門,我們調查一下這裡吧?」
  翔溫柔的撫摸孝蒔的頭髮,頓時讓他安心不少。
  這個房間很小,前後各有一個門,前面那個鎖著,後面那個外面有隻女鬼畫;沒甚麼特別的擺設,就幾個矮書櫃,陳列了各種不同的書籍。
  「……?這本書好像可以推進去?」
  孝蒔是個手動的比腦嘴都來的快的人,才剛告知翔,就把那書推了進去。
“喀搭”
  門開了,兩人對望一眼,又提高警戒,走了出去。
  離開小房間,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塊小空地,正對房間口掛著一幅「永恆的寧靜」,畫的下方有個藍色花瓶,擺置的方式與起初他們拿到花的時候相同,只不過上面沒有花。
  空地除了小房間,左右各自也有一條路,孝蒔決定先去右邊,翔當然也就跟上了,誰知道才剛走沒幾步,就看到一個紫色頭髮,身穿灰色大衣的不明男子倒在地上,手裡緊緊握著一把鑰匙,身為熱心助人的好學生,翔跟孝蒔當然是跑到那人身旁看看他的情況。
  「喂,沒事吧?」
  試探性的一問,發自孝蒔。
  「……嗚呃……」
  男人發出痛苦悲鳴,握著鑰匙的手卻鬆開了,看樣子應該是暫時沒有意識了。
  「拿這鑰匙,去另一邊看看吧,搞不好有甚麼溪翹也不一定。」
  翔對孝蒔說,隨後低頭輕聲對男人說了句「失禮了。」就把鑰匙拿過,要一起到另一邊的走廊。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29 12:52:37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嘎哩出現了~~
雖然只有那0.1秒....
之後小嘎哩會一起行動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29 17:10:08 | 顯示全部樓層
22# 澄月o夜空


會的呦   既然他都出現了 分開行動我也不知道怎麼寫(#
小嘎里目前進度已經復活了(?) 進度趕上我就會扔囉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2 09:22:4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終於  終於找到時間寫這篇了QAO
-正文開始-
  這邊的走廊比較像個房間,右邊有一個和他們當初拿到玫瑰時一模一樣的花台,左右也各自貼著一樣的紙條。
  「難道那男人的花被搶走了?」翔發出驚呼。
  「你怎麼知道?」孝蒔感到不解。
  「剛才我被那貞子追的時候,發現他其實不是要我的命,而是要我的花。所以我在想,那男人搞不好也跟我們一樣拿了花,只是馬上被另一個『東西』搶走了,而且那東西,恐怕就在那房內。」
  翔仔細的分析,看向旁邊的房間,門口散落著許多藍色花瓣。
  「那,我們去幫他搶回來吧!」孝蒔自信滿滿的說,再怎麼樣他也是一介孩子王!
  「還是那句話,小心。」翔單手撫摸著孝蒔的頭髮。

  房間內分成兩個區塊,一邊空無一物,另一邊有一隻藍色的”貞子”正在吃一朵藍色的玫瑰花。
  翔與孝蒔對看一眼,一個衝上去引誘她,另一個去搶花,天衣無縫的合作。
  奪回那朵花之後兩人衝出小房間,孝蒔發現,上面的花瓣了了無幾,必須想辦法復原!
“碰!碰!碰!”
  「啦啦啦~~出不來吧!貞子!」孝蒔對小房間做鬼臉,翔要他別玩了,救人要緊,就在這時……
“啪啦──”
  小房間旁邊的窗戶破了。
  那、幅、畫、追、出、來、了!
  「媽啊!!」鬼叫一聲,翔與孝蒔狂奔到放置”永恆的寧靜”的地方。
  「哈……居然破窗而出,這也太恐怖了吧……」一手把花放進花瓶,翔一邊抱怨。
  「疑,它的花瓣好多。」等待花再度盛開之時,翔才發現,同樣是藍色的玫瑰花,別人的有十片花瓣,顏色較近紫色,有點像薔薇花。
  回到發現那男人的走廊,翔試著叫喚他……
  「先生、先生?」
  「……嗯…….?」那人動了,緩緩地抬頭:「……噯呀?不會不舒服了?嗯……?哇啊!」
  那人像是受了甚麼驚嚇一樣忽然往後彈:「什……這次又想怎樣啦!人家現在手上已經甚麼都沒有了喲!!」
  「甚麼啊,你是看到鬼喔?」孝蒔不耐煩的說。
  「咦……咦……?你們難不成是,美術館裡的……人!」那人發現孝蒔跟翔不過是兩個孩子,頓時放下了戒心,往前走了一步又說:「對吧?啊啊,太好了!除了人家以外還有其他人在!」
<三人聊了一會……>←因為作者跳過了,所以我也要跳過(喂#)
  「是嗎……所以說你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男人憂傷地說。
  「對啊,本來只是來打發時間。」孝蒔抱怨。
  「人家的情況也跟你們差不多呢。」說到這,他拿出玫瑰又道:「還有這朵玫瑰.…..當花瓣被扯下來時,自己的身體就會很痛呢──」
  他閉上雙眼......應該吧,那人的左眼被頭髮蓋著。
  「剛才人家還以為會死掉呢……謝謝你們幫人家把花拿回來。」
  「……那麼,總而言之呢,來找找離開這裡的方法吧?一直待在這種毛毛的地方,人也會變得怪怪的呢。」男人笑道。
  「我看你本來就很奇怪......」孝蒔小小聲地吐槽。
  「對了,人家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子呢,人家叫做Gary,你們呢?」
  「......孝蒔,他是翔。」孝蒔頓時覺得自己話真少。
  「你們兩個小孩子很危險呢,人家就陪你們一起走吧!」說著男人就往前走......
  「欸,那幅畫會......」
"呸!"
  「呀啊──」
  翔正想提醒Gary,就看到他被突如起來的口水嚇倒。
  「會吐人口水......」
  「噗......」孝蒔不禁笑出來。
  「孝蒔,沒禮貌,不要笑!」翔小小聲地提醒,其實他自己也快笑出來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孝蒔終於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剛......剛才只是有點被嚇到而已啦!真的!」
  他還想保住身為大人的面子。
  「總而言之,就是因為有這種怪怪的東西,要小心前進喔!」Gary臉色陰沉地說。
  「我們到這裡之前都不知道遇到多少了,你才要小心,啊哈哈哈」
  笑個不停的孝蒔,被揍了,揍他的是看起來忍笑忍得很辛苦的翔。
  
  繼續往後走,那房間除了一個雕像檔著一扇門之外甚麼都沒有。

  「這是甚麼啊,真是擋路呢,兩位,可以暫時稍微璃人家遠一點嗎?」說著,Gary把雕像推開後又道:「好,這樣就可以進去囉!」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 12:49:02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他們好可愛喔
不過孝蒔也笑太大聲了吧XDD
好歹也向翔一樣忍一下嘛
雖然翔應該顏面神經抽蓄...
然後...大大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8 15:29:37 | 顯示全部樓層
嘎哩果然一直都負責推雕像.....
這種時候就是要拿出大人的氣魄(來推雕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0 15:16: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沉星 於 2013-8-10 15:20 編輯

大大,我是新讀者喔~
我覺得到時候會打的很辛苦呢(特別是有14幅女子畫像的房間
不過,比較重要的是,MARY會出現嗎~?
拜託~一定要出現阿~(超愛被調色刀追殺時的景象(喂!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12 08:38:59 | 顯示全部樓層
對不起啊這幾天我人跟電腦雙雙陣亡 遲遲沒有更文(土下座
#25:你還真是忠實讀者,怎麼辦我好感動QAOOOO
#26:其實正值青春年華的翔和孝蒔也不是推不動,只不過都有人跳出來推了,又何必自找苦吃呢(喂你#
#27:啊阿啊還有新讀者,我越來越感動了QAO
其實已經很累了那劇情(死目
mary一定會出來呦,畢竟是最終boss(?
-以下正文-
  「唔啊,這是甚麼,放大版的髒手手嗎?」
  孝蒔最先進到被雕像擋住的門後,看見左右地面上各長出一隻黑色的手,手指動個不停,和牆上伸出來的差不多,只是大了很多,好像不會主動抓傷人。
  「悲傷新娘的左右手,以及,嘆息的新郎新娘……是因為沒有戒指感到悲傷嗎?」
  腦袋聰明的翔率先發現,左右手都沒有結為夫婦最基本的證明,結婚戒指!
  「所以要去幫他們找戒指,對吧?」
  Gary問翔,又接著說:「那裏有條走道,或許通往戒指所在處。」
  「那還等甚麼?走啊!」
  孝蒔說著就飛快地跑到走廊另一邊。
  
  「又是三條路……右邊好像沒甚麼,孝蒔,走哪?」
  翔思索著,習慣性先詢問孝蒔。
  「翔,怎麼會問孝蒔?」
  Gary覺得翔會自己決定才是。
  「別看孝蒔這麼莽撞,他的直覺可是比我的腦袋還靠普喔!」
  翔正經的回答,好像在回答甚麼重要的問題一樣。
  「姆……走~~~直走!」
  想了片刻,孝蒔做出決定就拉著翔和Gary往前走。
  走是走了,但誰知道走沒幾步,又遇到一個岔路。
  「這下怎麼辦,孝蒔?」
  孝蒔認真的思考,翔無奈的笑了笑,Gary都是大人了,還如此的相信他們兩個孩子。
  「先直走吧。又遇到岔路我就不管了啦!」
  過度用腦......好吧,是對孝蒔來說的過度用腦,已經讓他感到煩躁不已。
  直走也是沒幾步就看見了底部,走廊橫向掛著四幅畫。
  「……風景、冰塊、女子,這三幅大小都一樣,看樣子也沒有異狀。但是那幅白蛇沒有眼睛,要找到他的眼睛。」
  思考許久,翔終於下了結論,所以他們決定順著走廊繼續走,等等再拐回剛才的岔路。
  「呀啊──!這是甚麼啊,好噁心喔!!為什麼地板上會有眼睛啦……!」
  剛走過轉角處,本來空無一物的走廊地板忽然睜開許多眼睛,還會左右的晃動,引起Gary的一震驚叫。
  「……翔,我可以把他們全部戳瞎嗎?」
  孝蒔也覺得很噁心,所以他的處理方式就是全部弄瞎!
  「不行!你看,那裏有一隻眼睛是紅色的,布滿血絲呢。」
  「那不重要!快帶人家/我離開這裡!」
  Gary和孝蒔同時爆出這句話,再看這些眼珠子,他們不知道會幹出甚麼事來,有很大的可能是全部戳瞎。
  「好啦,那麼我們回剛剛那個岔路,看看右邊吧。」
  翔這話才剛出口,孝蒔跟Gary就飛也似的衝回剛剛的岔路。
  「又是岔路,煩不煩啊?」
  孝蒔不耐煩的抱怨,Gary繼續往右走了幾步,發現那邊就只有一幅畫。
  「另一邊只有一幅畫,我們進這房間看看吧?」
  Gary詢問著翔的意見,翔則是望著孝蒔。
  「走啊,你看我幹嘛?」
  語畢,孝蒔又第一個走入不知道有甚麼東西在裡面的房間。
  「這啥?集體繪圖?美術館還開美術班嗎?」
  這房間內,底部牆上有一幅眼藥水的畫,畫前的凳子上有一瓶眼藥水。
  其他地方充滿了畫畫用的架子及凳子。
  「孝蒔,去拿那罐眼藥水。」
  翔跟孝蒔說,三人中應該是孝蒔的身手最敏捷。
  「喔。」
  翔以為孝蒔會找縫隙鑽過去,卻但到孝蒔直直踹倒一切障礙,開出一條路來。
  「這房間應該沒甚麼了,走吧。」
  拿到眼藥水後,三人思索著接下來要往哪裡去。
  「這藥水應該是要幫助那隻眼睛,我們回……」
  翔的話都還沒講完,就得到兩聲怒吼:「不要!要去你給我自己去!」
  無奈,翔只好千交代萬交代孝蒔不要亂跑、亂碰奇怪的東西之後,自己帶著藥水去幫助那眼睛。

  「挖啊,這藥水也太厲害了,兩滴就把充血治好了!」
  那眼睛被治好之後,帶著翔到了旁邊牆壁的某處,一直注視著它。
  「怎麼了?這裡有甚麼嗎?」
  說完,那眼睛就閉上,讓翔踩上去。
  「這裡居然有密道嗎……那顆珠子是白蛇的眼睛嗎?」
  帶著紅色玻璃珠,翔返回去找孝蒔和Gary,驚訝發現孝蒔都乖乖的沒有做奇怪的事,例如欺負Gary。
  「喂~~我找到蛇的眼睛了,先去把它裝上去吧!」
  翔對著兩人招手,確定他們都走過來後轉身把眼睛放上凹槽裡。
  一裝上去,旁邊的風景畫就掉了下來,畫框後方寫著字。
“在大樹的後方……”
  「在大樹後方?指的是戒指嗎?」
  孝蒔難得第一個想到,翔驚訝的看著他。
  「但是,哪裡有樹?」
  Gary發問,美術館裡怎麼會有樹?
  「會不會是剛進到這裡看到的第一個岔路?」
  「對喔,那裏還有扇門!」
  說著,他們就走到了那房間內,是個迷宮。
  「翔,小心點。」
  孝蒔對這房間有極大的厭惡感,總覺得有危險。
  不知道在裡面繞了多久,閃了幾隻會走動的雕像,孝蒔終於發現牆壁上有一個開關,才剛按下去,房間外面就穿來聲響。
  「這樣就可以了吧?我們出去吧!這裡天花板好低,人家走得好辛苦。」
  Gary是大人,也是現場最高的人,他從剛才開始就彎著腰走路。
  「摁,不要被雕像抓到了喔!」
  翔提醒著Gary,然後拉著孝蒔的手走出這房間。
  「疑,剛才這裡有這扇門嗎?」
  第一個岔路那裡,本來甚麼都沒有的右邊,忽然多了一扇門。
  「機關嗎,應該就是剛才那個開關,進去看看吧!」

  進入這房間,首先看到一個被切一半還被塞抱枕的超大紅酒杯,接著是長相怪異的人頭雕像,然後是彩色的骷髏,最後方有一顆不像樹的樹。
  「所以戒指在這樹後面吧?快點找出來啦,這房間燈一直閃,眼睛好不舒服。」
  孝蒔抱怨,催促著翔去找戒指出來,翔視力一直都比自己好,Gary的左眼被頭髮蓋住,視力應該也不會多好,所以當然就是派翔出馬啦!
  「這個……!不是結婚戒指嘛!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Gaty有點吃驚,但在這種奇怪的地方,不管發生甚麼事都不用驚叫吧?
  「是左手無名指吧,喂、別動啊!」
  孝蒔幫它戴戒指戴得非常不耐煩,它的手指從頭到尾扭個不停,根本沒辦法好好戴上。
  「終於戴上去了……欸?為什麼會從天上掉下一束花?」
  「那剛剛不是在畫裡嗎?」
  「會給我們就應該有用,收著吧。」
  三人稍微思索了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Gary忽然想到了剛才放眼藥水的房間旁邊還有一幅畫沒有調查,便帶著翔和孝蒔過去。
“耶嘿嘿 嘿嘿嘿嘿嘿
花……是花 真好啊……”
  「什麼啊,笑甚麼笑?」
  孝蒔不滿它的笑聲,令人不寒而慄。
“那朵花 給我的話
就讓你們通過這裡喔……耶嘿嘿”
  「給它捧花吧,其他的花可是攸關我們的性命!」
“耶嘿嘿……把花 給我吧?”
  「喏、拿去。」
  翔把捧畫塞到畫得嘴哩,想不到這畫還有辦法說話。
“耶嘿嘿嘿 謝謝
好香的味道喔──.…..耶嘿嘿"
  「靠!這畫到底怎麼說話的?」
  「孝蒔,不要罵髒話!」
"那麼 我開動了"
  「又是一個吃像糟糕的傢伙......」
  孝蒔無言以對。
  「又?遇到我之前還有嗎?」
  Gary問著,這裡會吃花的東西還真多。
  「不要提醒他!」
  翔出言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
  「有!那個小王x蛋吃了我的蘋果!他@#$%^&*((*&^%$#@#$%^」
  一想到這個,孝蒔就劈哩啪啦不停的抱怨。
"啊── 真好吃 耶嘿嘿嘿
謝謝你 謝謝你
我們約定好了嘛 讓你通過這裡喲
可以從這扇門 到裡面去喔
那就掰掰囉 耶嘿嘿嘿嘿"
  說完,那畫就變成了一個通道,三人一個個鑽了進去。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2 10:13:18 | 顯示全部樓層
放大版髒髒手?!!!
是說為什麼看完這篇...
我突然覺得吃花的那幅畫....
好變態喔=  = (玩的時候還沒什麼感覺
然後...一樣的大大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8 17:19:4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新讀者!!((揮手
這文好好看好好看唉O口O!!!!!
看了會上癮想繼續看下去~~
加油加油~期待下一篇噢~((放大版的髒手手X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