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璃月.

[同人文] <恐怖遊戲 IB 同人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7-18 19:34:59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打的不錯耶~~~~ OuO
讓人很期待後續的文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8 20:35:04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IB耶!
每次看到都會唸成「逼哀」...
大大加油!期待下一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8 21:24:46 | 顯示全部樓層
不錯看呢~
這裡難得看到Ib文
是說主角讓我想到......小屁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19 13:51:21 | 顯示全部樓層
雖然我有另外發帖
不過因為有人提醒我  
所以我還是就po在這裡好了ww

由於上次回響熱烈(有嗎?)
所以璃我決定接著生一篇IB文出來ww
其實,我在考慮要不要讓他們遇見Gary......跪求粉絲大人意見!(不你
然後,我會把這故事分得有點多段這樣,日更神馬的出來全都是渣渣QAO
還有,此篇三分之二處的原稿還是我國小的渣作 在這裡道個歉//////
最後,如果你發現兩個屁孩,那正是我的國小同學ˊ3ˋ
如果,你發現我的國小同學有禁忌之戀,請不要懷疑他們的性向,只不過是我偷偷腦補了一下///
我好像廢話太多了,我們開始吧ww

-正文開始-
  「這裡就是所謂的秘密好地方?好像不怎麼好的樣子?」
  翔冷眼的望著看不見盡頭的走廊,思考著怎麼離開。
  「喂!別看了,走吧。」
  孝蒔拍了拍發呆的翔,兩人首先來到左邊的走廊,牆上藍色的字樣寫著一大堆「快過來」。
  走到了走廊盡頭,看到一扇門,門前有一張桌子,上面有個花瓶,裡插了兩朵玫瑰花,藍色和紅色。
  這兩朵玫瑰花,隱隱約約透著水氣,美麗得無與倫比,好像它是虛假的一樣,一觸即無。
  「啥?玫瑰?要拿嗎?」
  孝蒔指著玫瑰花問翔。
  「也許是甚麼離開的線索,就拿吧!」
  翔回應,跟孝蒔一人拿了一朵,翔拿了藍色的,上面有5片花瓣;孝蒔拿了紅色的,同樣有5片花瓣。
  「推開桌子,我們進這房間看看。」
  孝蒔把花塞進口袋後對翔說。
  「好,走吧。」
  進入房間,他們看到一幅女人的畫,她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有鑰匙,撿走吧,也許等等會用到。」
  翔對於牆上的畫像視若無睹,但當他們撿起鑰匙,牆上的畫居然笑得更開了。
  「矮額~~~翔,你看!她笑了欸,好噁心喔!」
  孝蒔指著畫像對翔說,這時才讓翔發現畫像下面貼了張紙條。
“這朵玫瑰凋零之時,你也將腐壞而終。”
  「……甚麼意思?玫瑰枯掉我們就會死嗎?」
  翔冷靜的說,自從美術館的門明明沒有上鎖,卻怎麼樣都打不開的時候開始,翔因為受了一連串的精神折磨,變得異常冷靜。
  「不知道,總之好好保護吧,很好玩的感覺~」
   不過孝蒔卻依然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
  「走吧!往右邊去。」
  翔跟孝蒔拿著撿到的鑰匙走出房門,牆上「快過來」的字樣居然全變成紅色的「還給我」。
  「甚麼?叫我快過去還拿了東西現在又要我還你?耍我嗎?不管啦!我的我的!通通都是我的!」
  孝蒔好像在對牆壁鬧脾氣一樣的對牆壁說話。
  「快點走啦,你不想去打球了嗎?」
  走在前方的翔催促著孝蒔。
  「對吼,我忘了。」
  孝蒔回神跟上,還被翔揍了一下。
  就這樣打鬧著,兩人來到右邊盡頭的房間門口。
「要打開囉!」
  翔把鑰匙插進鑰匙孔,進入房內。
  「欸嘿嘿有螞蟻耶!居然不會跑掉!」
  翔一開門孝蒔就跑到螞蟻面前蹲下來觀察它。
  ……不要問我為什麼他會一眼就看見螞蟻,這人的觀察力本來就很異常。
「我是  螞蟻   我   喜歡   畫
   我的 畫   最棒了   
我   想看看我的畫   放在   有些遠的地方」
  螞蟻這麼開口向孝蒔說道。
  「螞蟻會說話?!!!!!好酷~~~~」
  孝蒔對著螞蟻呼喊,翔則在一旁思考。
  「螞蟻的畫……欸!牆上有很多昆蟲的畫,我們沿著走廊去看看有沒有螞蟻,也許他會給我們線索!」
  翔開口對孝蒔說。
“注意   邊邊”
  「這意思是要注意牆壁嗎?」
  孝蒔看著石柱上的警告標示,心裡想著”牆壁嘛,難不成會有東西抓我嗎?”的奇怪想法。
  「不知道,總之小心為妙。」
  翔對孝蒔說,同時摸摸他的頭,再溫柔的補了一句:
  「我一定會帶你回去本來的世界,一起去打球。」
  「你發甚麼神經啊?走中間啦!」
  孝蒔就這樣逃開翔的手,做開路先鋒衝了出去。
“吼~~~”
  牆壁裡伸出了一隻黑色的手,陸續也伸出了兩隻、三隻、四隻。
  「喂!孝蒔!小心!」
  翔伸出手抓過孝蒔,緊擁著他,讓反應不及的他躲過牆壁上胡亂揮舞的手。
  「不要玩了,我們現在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小心不要被抓到。」
  翔就這樣抱著孝蒔走到走廊盡頭,一路上,翔緊緊的抱著孝蒔,孝蒔也難得的安靜。
  「咦?翔你看!螞蟻的畫耶!」
  孝蒔掙脫翔的懷抱,跑到螞蟻的畫像前面。
  「摁。這畫框有著很堅硬的材質。」
  翔用手敲著畫框,發現它跟其他作品的堅硬度有著明顯差距。
  「拿去給螞蟻吧。」
  孝蒔說完就"溫柔的"取下了螞蟻的畫像。
  「旁邊有扇門,不過上鎖了的樣子……」
  翔看著旁邊綠色的門扉自言自語著。
「啊   這是   我的畫   
果然   很棒   
陶醉」。
  「然後呢?線索呢?」
孝蒔傻眼的說。
  「他只是隻螞蟻,你希望它給你甚麼線索?看樣子是不能指望螞蟻了,那裡有個房間,先去看看吧。」
  翔指著走廊盡頭的房間,拉著愣住的孝蒔走過去。
  「好吧,那這幅畫呢?」
  孝蒔沒有逃開翔的手,就只是看著另一手的畫框問他。
  「拿著吧,堅韌的畫框也許可以當武器。」
  翔邊說邊打開那門,手始終沒有放開孝蒔的意思。
  「地上有個大洞,我們直接跳過去吧。」
  拿著畫的孝蒔說。
「不行,把畫框架在上面,走過去。」
  翔擔心孝蒔跌進洞裡。
  「诶~~好吧,真麻煩!」
  孝蒔很會看別人的臉色,從小,只要翔認真的時候,他說一,孝蒔絕不會喊二。
  來到另一邊的小房間,裡面沒什麼擺設,就只是一幅「最終章」的畫掛在牆上,還有「無個性」這座雕像放在畫的旁邊,而雕像面對著地上的一把綠色鑰匙。
  「翔!那邊有把鑰匙!」
  孝蒔看到鑰匙立刻跑過去撿,不料旁邊的雕像忽然動了起來,向孝蒔走近了一步。
  「呃?」
  孝蒔僵住,傻傻的看著雕像。
「吼!」
  雕像舉起雙手開始追著孝蒔,翔立刻反應過來,抓著孝蒔的手往外逃。
  「(嗶──)瞎小剌!!」
  孝蒔好不容易回過神,就發現翔牽著自己跟雕像玩起你追我跑……
  「啊啊啊!幹麻追我們啦!」
  孝蒔大吼著。
  「誰知道啊!快過去!」
  來到剛剛的大洞,翔讓孝蒔先過去,順便提醒他不要掉下去。
  「呼……呼……」
  翔跟孝蒔在大洞的另一邊喘著氣。
  「雕像……不會追來了吧……」
  翔一邊擦汗一邊說。
“喀”
  「ㄒ、ㄒ、翔!!」
  孝蒔看見雕像跟著他們走到大洞前面,整個臉都綠掉了,下意識反應就是吼著翔的名子。
  「放心,他過不來的,我剛剛已經把畫破壞掉,他一踏出來就會掉下去。」
  孝蒔用崇拜的眼光看著翔,欽佩他的未卜先知。
  來到剛剛放置螞蟻畫像旁邊的門前,翔用鑰匙打開了門,又有著甚麼樣的難關等著他們去破解呢?他們到底能不能活著離開這間美術館呢?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20 20:34:2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啊~
我超喜歡Ib的(尖叫
是個溫馨的恐怖遊戲(?
就讓他們遇見Gary吧(其實是私心
然後...期待大大的更文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21 20:18:48 | 顯示全部樓層
下下篇  小Gary應該就會出現了呦  應該(#
然後我承認我這篇的確有點偷懶......(是非常偷懶!!

-正文開始-
  「唔啊!這甚麼啊?貓……?」
  孝蒔驚訝地看著綠色的門後面,那巨大的貓……牆壁。
  同時也讓翔注意到了它鼻子上的缺口。
  「要找一條魚......是嗎?」
  翔思索著。
  「翔,我們一開始是先去右邊,那我們這次先去左邊吧?」
  孝蒔拉著翔的手就往左邊的房間跑去,房間內沒甚麼東西,就是一堆石柱,每個石柱上都有一小塊紅色布簾。
  「第一個石柱上有個人欸……?那是人吧?」
  孝蒔愣愣地看著"黏”在第一個石柱上的竹竿人。
"玩   捉迷藏嗎?"
  小人說完,就消失了。
  「......現在是要找它出來是嗎……」
  翔想了一下,阻止準備一個一個找的孝蒔,要他認真想想再找。
  「摁......」
  「吼喲!玩捉迷藏哪裡需要思考啦!」
  孝蒔終於受不了思考的時間,雖然也才過兩分鐘不到。
  「就是你了!出來吧!!」
  孝蒔在翔開口阻止他以前就憑直覺找了個布簾翻開。
  「喂!孝蒔!」
  翔擔心的跑到孝蒔身邊,抓住他的手。
  「沒事吧?」
  孝蒔搖搖頭,掙脫翔的手,雙手拍住他的臉,硬把他的目光從自己身上轉向石柱。
  「我就說不需要思考吧!笨!蛋!」
"送你   找到我的   獎品"
  剛才的竹竿人變成一幅畫,掛在布簾下面。
  「甚麼獎品......啊!翔!你看!」
  孝蒔拖著翔跑到房間正中央,看到方才還在畫裡的魚頭掉了出來。
  「找到魚頭了,魚尾應該就在右邊的房間哩,我們走吧。」
  翔溫柔地看著孝蒔,摸摸他的頭又獎勵似說:「表現得很好。」
  孝蒔滿臉通紅地低下頭來,偷偷的拉著翔的衣角,跟著他走到另一邊的房間,翔的臉上好像洋溢著幸福……?
  「美術館的雜物間......嗎?」
  翔探頭東看看西看看,可是始終沒有踏出任何一步,也護著身後的孝蒔,不讓他隨便亂跑。
  「看來是沒甚麼危險,開始調查吧,孝蒔......诶,人呢?!」
  翔才剛轉身,孝蒔一溜煙的就跑到一邊去四處看看,興奮得像是去校外教學的孩子。
  一臉無奈,翔也只好著手調查。
  紅色玫瑰的畫,正對著五個人頭雕像,而孝蒔跑過去時,燈光忽然閃爍了好幾下。
  「怎麼了......孝蒔!小心!」
  翔剛回頭就看到正中央那個人頭雕像朝著孝蒔緩緩前進,他緊張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框啷"
  雕像碎掉了。
  「雕像跌倒了,它死了嗎?」
  孝蒔甚麼也沒做,剛回頭就看到雕像絆到地上的一張紙而跌倒......兩人無言以對。
  「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翔抓著孝蒔東轉西轉,非常仔細的檢查著他的身體。
  「沒事啦!你看,是魚尾喔!」
  孝蒔把在雕像裡面的魚尾交給翔,將其組合起來,大小剛好。
  兩人回到剛才的貓咪那裡,一起把木製的魚放進了牆上的缺口。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四周傳來刺耳的貓叫聲,牆的中間開了一條通道,兩人難受的捂著耳朵衝刺過去,擺脫貓叫聲。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21 21:07:04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
大大打的很好看呢~ 很喜歡IB這個遊戲 但好像不是很多人有拿來寫文? (你也沒認真找阿#
期待後續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22 10:29:22 | 顯示全部樓層
到貓之間了耶
期待小Gary~
是說大大的同學被大大腦補了?!
然後期待大大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25 03:40:0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發現他們倆個被我腦補的好嚴重XDDDD
或許是因為他們升國中之後蛻變(疑?!)了,所以我不自覺(ry
對不起這幾天很累都沒更文ˊˇˋ(下跪道歉(###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追這篇文?
小嘎哩(gary)下篇出沒喔呵呵w(笑闢#
-正文開始-
  「三條路……走哪?」
  翔問著身旁那個直覺一向很準的孝蒔。
  「左邊,不過這次靠牆走好嗎?」
  孝蒔恨恨地看著牆上那幅一直對他們吐舌頭的畫,眼神充滿警戒。
  看在翔的眼中,像一隻保衛食物的野貓。
“呸!”
  「……靠牆走果然是對的。」
  孝蒔對畫保持著極大的不滿,平時都是他吐路人口水,怎麼現在反被吐了呢?
  「除了那幅口水畫,好像只有這幅全白的畫。」
  翔左看右看,根本看不出這裡到底是用來幹嘛的。
  「翔,這幅畫中間有個紅點。」
  眼尖的孝蒔察覺了白色的畫中暗藏玄機。
  「用紅筆寫的9?是甚麼密碼嗎?」
  其實翔還在思索,不過因為孝蒔已經往旁邊跑掉了,所以只好立刻跟上。
  往右邊走,兩人看到牆上寫了些字。
“猛 唇 注 意”
  「這邊也沒路?只能走中間了嗎?」
  那邊有張嘴唇……孝蒔跟翔都有注意到,不過因為前面牆壁上的警告,所以都當作沒看見。
  「啊!!」
  隨著孝蒔慘叫,連帶的是一聲如雷震耳的的巨響。
  「甚麼啊?誰這麼沒公德心,在路中間放一張紙啦……痛死了!」
  孝蒔抱怨著,順便把剛剛害他滑倒的紙張撿起,看看上面有甚麼。
  翔好笑的看著像小孩子一樣的孝蒔,一把將他拉起來。
“忘記的時候……”
  「忘記甚麼?」
  孝蒔問翔,翔搖搖頭,要孝蒔小心點而已。
“吼──”
  牆壁中伸出一隻方才出現過的黑色手臂。
  「……你也太搶戲了吧?」
  孝蒔對手說話,然後不管它走了過去。
  ……錯覺嗎?那隻手貌似失望了一下?
  「唔啊!這是……人偶嗎?」
  翔看著空中一大堆用紅色繩子懸掛著的人偶,看了一下唯一碰得到的,就有一個掉了下來。
  「這……不會等一下全部掉下來追我們吧?這可真的跑不掉啊!」
  孝蒔躲在翔身後,抓著翔的衣服看著人偶,他甚麼都不怕,偏偏就是害怕假人、人偶之類的東西。
  不過孝蒔意外發現它身上用綠色的線繡了個18。
  「那扇門好像沒有上鎖,我們去看看吧?」
  翔指了指走廊盡頭的門扉,孝蒔聞言,馬上著急地推著翔要進那房間。
  「鎖著……?門上畫著東西,是要破解它嗎?」
“綠色乘以紅色加上黃色”
  「是不是剛才的數字?」
  孝蒔發問。
  「所以我們現在要找黃色嗎?應該在另一邊走廊那裏吧。」
  「怎樣都好,快點離開這堆人偶!」
  「是是是,我們走吧。」
  翔無奈的看著孝蒔,他害怕人偶的程度真的很嚴重呢!
  另一邊走廊,只有一扇黃色的門,旁邊寫了一些字。
“騙子們的房間”
  「裡面的人都會騙人?」
  孝蒔發問。
  「可能吧,不過我覺得一定有人說真話。」
  翔回答,一邊開門進去。
  房間內不大不小,有六幅畫,中間有一扇跟剛才一樣的門。
“面對石像
向西3步 再向南1步 那裏就是解答”
  最左邊畫中的人身穿著綠衣,畫的下方寫著這樣的提示。
“面對石像
向東4步 再向北1步 那裏就是解答”
  左邊數來第二幅畫中的人穿著棕色的衣服,下方一樣有提示。
“白色衣服的人說的話是真的喔”
  左邊數來第三幅畫中的人穿著黃色的衣服。
“只有綠色衣服的人說的話才是真的”
  右邊數過去第三幅畫中的人穿藍色衣服。
“面對石像
向東2步 再向南2步 那裏就是解答”
  右邊數過去第二幅畫中的人身穿白衣。
“我同意黃色衣服說的!”
  最右邊畫中的人穿的是紅色衣服。
  「甚麼啊,好混亂!一群死騙子!」
  孝蒔一邊思想剛才的線索,一邊抱怨。
  「說提示的有綠衣人、棕衣人及白衣人;一個人說綠衣人是對的,兩人說白衣人才是對的,棕衣人沒有人支持……應該就是他的答案了。」
  翔平常雖然真的白目了點,但他的腦袋可是非常靈光的。
  兩人一起開了中間那扇門,裡面有一個石像及許多磁磚。
  「翔!找到了!黃色的是4!」
  孝蒔掀開磁磚後開心的跟翔說,卻忽然聽到房外傳來一聲又一聲的刀子砍了甚麼、玻璃碎掉了等等……的聲音。
  「發、發生甚麼事了……?」
  孝蒔怯怯地問,他害怕是方才的人偶動起來了。
  「我去看看,你在這裡等。」
  翔看出他的害怕,便決定出去一探究竟,卻被孝蒔一把拉住。
  「我不要你死,我要跟你一起去!」
  翔感動萬分,他終於了解甚麼叫患難見真情了!
  「……這是怎樣?」
  外頭的六幅畫當中,有五幅畫裡的人手上多了把刀子,上頭還濺到了點紅色顏料,下方統一的寫著一句話。
“騙子!”
  而說出實話的那一幅畫,已經被刀子砍得殘破不堪,上頭流著大量的紅色顏料,看起來像在滴血。
  「甚麼騙子!你們這群騙子!人家是好人!說實話幫了我們!」
  孝蒔恨恨地對牆上的畫發脾氣,他最討厭做了錯事的人還反罵別人的人。
  「好了好了,乖,那不過是一幅畫,不用太生氣。」
  翔安撫著孝蒔,一邊把他帶離騙子的房間,準備去開那個上了鎖的門。
  「18乘9是162,加4等於166,密碼是166。」
  孝蒔還在數著手指頭,翔就已經解出這小學生都會的簡單題目。
  房間內除了許多樹的藝術品之外,就只有一幅名為”長在樹上的蘋果”的畫作。
  「為什麼木頭作的蘋果還會發出一點甜甜的味道……?」
  「喂!孝蒔!不要吃啊!」
  好不容易拿到食物的孝蒔手中的蘋果被翔一把搶走。
  「裝無辜也沒用!木頭不能吃!」
  翔現在看起來像個嚴母。
  「現在這裡都調查完了,剩下那張嘴唇。」
  孝蒔沒有理會翔,只是默默跟著,因為翔把食物搶走了,孝蒔鼓起圓圓的腮子,打算跟翔賭上一陣子的氣。
“肚子 餓了 給我拿 食物來
那個食物 給我”
  「食物……指蘋果嗎?」
  翔毫不猶豫地把蘋果塞進了那張嘴裡。
  「它的吃像好噁心。」
  孝蒔面有難色的瞪它。
“這個 好吃
我 中意你們 讓你們通過這裡
穿過 我的嘴巴 繼續前進吧”
  說完,那張嘴唇的嘴忽然不合理的張大。
  「其實它還挺善良的。」
  孝蒔看了翔一眼,深刻的覺得他的感官有問題,很大的問題。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25 11:45:23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的同學還挺可愛的!!(喂
不過翔的觀感真的怪怪的....
大大加油別太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