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92|回復: 11

[同人文] 【特傳】那一年,白色耶誕(2021/09/1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8-7 12:10: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1-9-13 21:25 編輯

楔子

  大家永遠是好朋友喔!

  喵喵一直都是這麼希望的喔!真心相待,絕不欺瞞。

  可是啊,其實喵喵有個小秘密喔……

  噓——不可以讓漾漾知道喔!







入內提醒:

中篇,不定時填坑完畢。
本篇無BL,第一視角人稱。
搭配音樂:嘉賓-張遠cover by (谷婭溦)


當所有人都替你開心
我卻才傻傻清醒
原來早已有人
為你訂做了嫁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7 12:13: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1-8-9 11:40 編輯

  「好無聊啊……」趴在窗戶上雙手撐著臉頰看著蔚藍天空,想起輔長最近跟我說校外天氣變冷了,算一算現在換算成原世界的日期應該也已經十二月了吧。

  沒想到時間過得還真快,前陣子才一批新生入學而已,也記得八月才剛跟大家同學會而已。

  畢業過後大家沒辦法每天見面,每個人都有自己忙碌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今天門外的殘枝都已經大致整理完畢,才難得有個比較悠閒的下午。

  「喵喵,今年聖誕節你們幾個小朋友打算怎麼過呢?」一旁正在縫屍體的輔長拿起殘臂比對著傷口的符合程度,一邊問我。

  一旁燒杯裡的液體已經沸騰,我離開窗戶走到一旁櫃子從裡面拿出了罐子,打開蓋子從裡面拿出了幾片星珪葉丟進燒杯,望著粉色冒泡的液體逐漸轉為如外面蒼穹藍,我關掉火源拿起一旁已經備好消毒過後的玻璃罐,等待填充。

  「喵喵還沒想到耶!」前幾天跟千冬歲通電話時,有聽說今年可能會贏來白色耶誕節,日本那邊大街小巷已經開始準備起來,換上應景的燈飾和擺出耶誕樹了。

  「喵喵想說大家難得聚在一起,應該會烤肉或者唱歌吧。」雖然說喵喵喜歡熱鬧點,但是想起每次辦活動漾漾似乎都偏向喜歡野餐或唱歌,如果是烤肉那種會比較歡樂容易炒熱氣氛的漾漾臉色都會變得不是很好看,「漾漾應該比較喜歡唱歌,而且KTV也有甜點吃到飽。」

  施了個隔熱法術,我拿起燒杯將藥液倒入瓶子裡而後封蓋,弄了個保鮮的法術我回過頭,正巧看到府長拿剪刀準備將繩子剪斷,望向那還沒被復活的學生身上被繡出來的圖案,我嘆了口氣走上前奪走那準備下手的利器,「提爾輔長!喵喵說過很多次了,不可以亂在屍體上繡花啦!內部也不可以!」
  
醫療班都已經因為這件事情被檢舉過幾次了,每次都學不乖,琳婗西娜雅都因此爆氣過好幾次,還放出話來說總有一天一定要讓提爾輔長和九瀾學長下台,改換月見學長輔助醫療班成為左右手了。

  「這樣學生醒來又要投訴了!」將躺在床上的學生身上的繡花圖案慢慢剪開,我替換了輔長的位子重新將那些傷口進行縫補,「醫療班的工作量又會增加了。」

  「有什麼關係,輔長我是在增加美麗事物。看看這妖精小子長得也沒多好看,我這是在幫他好嗎?」

  「真是的,就算這是事實也不能這樣啊!」將傷口仔細處理好,快速縫補、打結,再透過學校結界與醫療班的契約將已死的學生復活後,見對方一睜開眼便是滿臉驚恐地檢查自己的身體,我說:「放心吧。喵喵已經幫你把身上的繡花給弄掉了,你內臟裡面也沒有繡圖。」

  一邊整理好工具,我一邊跟學生解釋,睇著那慌慌張張道謝的學生,透過制服不用查也知道是今年剛入學的國中新生,青澀的模樣好像跟腦海裏面一個身影互相疊合。

  一個彈指一瓶精靈飲料出現在我手中,遞給對方我說:「這瓶給你。」那臉上有雀斑的妖精學生浮起了一抹嫣紅,彎腰道謝後離開醫療班,我無視了輔長哇哇大叫損失一罐最近剛進貨的精靈飲料,將剛剛放屍體的床單消毒了一遍。

  「喵喵妳幹嘛對那個學生這麼好?」

  終於哀號完的提爾輔長湊到我身邊問,我偏過頭睇了他一眼聳聳肩膀,「一時興起唄。」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我很清楚為什麼會突然給那個學生精靈飲料,「輔長今年聖誕節打算怎麼過呢?」

  去年聖誕節是在原世界過,今年輪到守世界聚餐,腦海裡閃過那些店燈光好氣氛佳同時還能唱歌娛樂又有美食吃到飽,「喵喵想說約大家在守世界唱歌,還可以享用美食跟高級甜點吃到飽喔!」

  但是提爾輔長沒有說話,我將整個環境細菌給清乾淨後回過頭,正巧撞見了那用著不明所以目光睞著我,「怎麼了嗎?提爾輔長。」

  「喵喵,妳今年已經快二十七歲了吧?」輔長環胸一臉沉思。

  「輔長難道不知道問女人年齡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嗎?」朝對方吐舌,我如此回應。我很清楚自己總是自稱喵喵,一定會有些人說什麼喵喵已經二十七歲快二十八歲了,不能再這樣裝可愛。

  但是很奇怪耶!是誰規定二十七歲二十八歲就不能可愛了?我就覺得原世界很多爺爺奶奶也很可愛啊!

  況且這個世界是以實力為主,我也不是個花瓶,幹嘛要順從大家嘴裡的流言改變自己的習慣?

  就跟漾漾是黑色種族一樣,我認識的漾漾心地善良,從來不會因為自己是妖師別人對他指指點點或針對時,就濫用能力反擊。

  「我不是這個意思。」輔長開口,他一臉八卦好奇,「我只是想問喵喵妳條件不差,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談過戀愛?」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7 13:08:20 | 顯示全部樓層
喵漾?27、28歲的喵喵有點難以想像,不過鳳凰族應該是不老童顏吧?

P.S.既然是不定更,不過有預定甚麼時候完結嗎?

點評

既然都是不定時更,怎麼還會有預訂時間完結呢?  發表於 2021-8-15 06: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8 11:03:31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艾是新讀者!

很難想像喵喵27歲的樣子耶......

點評

我也很難想像XDDDDD  發表於 2021-8-15 06: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15 06:28: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1-8-15 06:50 編輯

  替自己倒了一杯茶,另一杯遞給輔長後拉開椅子坐了下來,輕吹茶面,白煙隨之裊裊,「輔長……不也是到現在都還是孤身一人?」

  「傻丫頭,不想跟不要是兩回事,妳不知道?」接過我給過的茶,輔長沒有立即飲下,反而將杯子擱置在桌面,單手撐頰好奇望著我,「況且男人過了中年餘韻猶存反而搶手得很,但女人就不同了,就算這邊是守世界,怎麼說還是容易落人口舌。」

  雙手捧著杯子,感受到暖意染上指尖,湊近杯口時可以感覺熱氣拂上臉面,即便在溫暖的學院裡還是讓人覺得愜意放鬆。

  啜飲一口我回想起外面那總傳得沸沸揚揚的流言,偏離真相太多而且流言蜚語多半都傳到最後才傳到當事人耳中。

  高中時期因為漾漾、冰炎學長、千冬歲還有夏碎學長他們的關係,我也沒少被傳過一些奇怪的話,但因為都無傷大雅所以就沒管了。

  「還好吧?應該沒有人敢跑來喵喵面前說三道四,畢竟喵喵會放……和蘇亞去咬人。」

  但通常被傳流言的都是漾漾他們就是了,我在心底補充。

  不過就在我說出這番話時,坐在對面的輔長卻一臉哭笑不得。眨眨眼我睇著他,他一臉無奈笑嘆一口氣後,開口:「喵喵啊……妳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不然是什麼意思?」

  「喵喵,妳是我從小看到大的。」輔長拿起桌上的熱茶飲了一口,一聲輕嘆:「妳不乏追求者。同年齡的孩子都在談戀愛,妳一心在學科、專業上,也不曾聽妳提起這部分的話題。」

  順著提爾輔長的話語腦海裡的回憶也被一一勾勒出來,想起高中到大學那幾年,我們所有的經歷,包含參與了鬼族大戰、綠海灣、黑火淵、雪野家族……有很多都可以記載在歷史當中。

  「畢竟發生的事情這麼多,根本沒有太多心力放在感情上呀!」

  「那畢業之後呢?」

  我愣了愣,抬眸時那平常總吊兒郎當的眼眸卻充盈著認真,輔長視線很是銳利帶著一點壓迫感,就像是要把他對面的人內心像洋蔥一層一層剝開。

  「畢業……畢業就忙啊!」別過臉我有些慌張,就像是有人掐住自己的命脈突然間有些窒息難以呼吸,「輔長你看喵喵要準備晉升考試、還要處理你們的爛攤子,每天還要到醫療班報到跟完成琳婗西娜雅派的作業。哪裡有時間談戀愛?」

  窗戶沒有關緊,大氣精靈的嬉鬧帶動了空氣的流動,我聽見窗外樹葉因風起舞的沙沙聲,空間的寧靜平時讓人覺得放鬆,此時卻讓我覺得有些提心吊膽。

  「那現在呢?」

  我聽見茶杯放在桌上的「叩」一聲,也感受得到那被我避開的目光有些刺人,「就沒有人啊!」

  深吸一口氣抬起頭,對上輔長的眼睛,我說:「喵喵眼光很挑的,那些人根本入不了喵喵的眼。」

  撐著下巴的輔長頓時笑了,他低笑搖頭,視線也變得柔和,恍惚間空氣裡的緊繃感也消退不少,輔長替我倆已經空的杯子添滿茶水,「是入不了眼,還是——心底有人,已經沒人可以走入了?」

  輕聲一句,鏗鏘落地;打入心湖,盪起漣漪。

  與輔長相望,那總是在奇怪發言後冒著奇怪小花的眼底一片柔軟,猛然間我覺得如釋重負。

  垂下眼簾,我笑了,同時也無聲長嘆。

  「喵喵啊,有些環不踏出一輩子只會是同一個環;但倘若妳選擇走出環圈出來的範圍,可以發現原來妳可以擁有更多。」輔長指尖輕點在桌面,以術為指引一個輕繞、光暈凝結成圈而後消散;當光點消散時,輔長又以之為媒介,手往空氣輕點、畫出了莫比烏斯環。

  望著那象徵無限的圖案,我抬起手嘗試觸碰,但指尖才剛碰到邊,環便形成了一個缺口,最後斷裂開來再次化為光點消失,「可如果失敗了呢?」

  有些事情我能衝能闖,我不怕;但有些事情太過脆弱,經不起這樣的賭注。

  這個世界緣分畫一個圈,將所有生命納入,但來來去去太多能被圈住的只有幾個。

  當年為了環的完整,夏碎學長與冰炎學長將自己擺在第二位,不要命地以自身為引、滿身是傷;為了維護住這些得來不易所形成的環,漾漾、千冬歲還有好多好多人拼盡全力逼迫自己蛻變成長。

  那些淚水、恐懼與陰影,我歷歷在目。

  人可以堅強、卻也能脆弱不堪;其他種族也是,因為我們也都擁有了人的七情六慾,我們也能感受到那些矛盾與掙扎,同時我們也會珍惜與感恩。

  「還沒嘗試就要放棄嗎?這可不像妳喔,喵喵。」輔長敲了敲桌面兩下,「妳很清楚,再怎麼樣也不會有當年的痛徹心扉。」

  是的我很清楚,再怎麼樣也不會有當年我們踏上旅途時遇到的種種一切刻骨銘心。

  可正因為如此,才害怕因為踏錯腳步這份情感因化學變化而腐蝕了長年建立起的感情。

  「妳想多了,喵喵。」輔長起身時椅子往後移動,他的大掌落在我的頭上,「妳要相信你們。」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15 13:39:14 | 顯示全部樓層
喵喵不是喜歡冰炎嗎?
還是換別人了?
不想告白怕被拒絕?
小艾有好多的疑問。

點評

喵喵對學長應該更多是崇拜,記得以前好像有看過這部分的解說。(但在我看來喵喵對學長更像是粉絲對偶像的感覺)  發表於 2021-9-13 21:25
不是崇拜嗎?  發表於 2021-8-15 16: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13 21:24: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1-9-13 21:27 編輯

  「相信……我們?」呢喃著最後一句話,望向那起身準備離開這個空間的背影,我還想說些什麼但剛開口,卻又好像明白輔長所說的意思,最後也只能嘆一口氣,動手把桌上的茶具給整理整理。

  「喵喵,不管妳抱著什麼心思,或者他們抱著什麼樣的心態,都記得你們之間所有的風風雨雨、一路走來都不是假的。」

  剛把杯子堆起來,輔長的聲音又傳來,我頓了頓但並未說話。

  將杯盤洗淨、桌子擦乾淨後,拿出手機打開電話簿,看著上面一欄欄的電話,猶豫與踟躕讓我始終沒辦法下定決心。

  糾結半天也只能放下手機,但是剛放下時「叮咚」的訊息聲入了手機,介面傳來我們群組的信息。

  『今年我們要在哪裡慶祝呢?』

  上頭的問句是漾漾,以往來說這些話語都是我在說,漾漾其實很少發言,不過好像隨著我們年紀越來越大,畢業過後有時候忙碌起來,反而是漾漾主動開口問。

  依稀記得漾漾說過,因為人類壽命太短,所以到了一定的年齡會想要主動多把握機會聚聚。

  可是喵喵是鳳凰族……鳳凰族的壽命雖然不如精靈長壽,但對人類來說也是代表漫長。

  明明我們其實年紀都差不多,就算是冰炎學長他們也不過大我們一歲而已。

  但也能明白為什麼漾漾他們會這麼介意,畢竟「曾經」失去過,所以更懂得珍惜。

  輔長的話語再一次在腦海裡閃過。

  因為「曾經」失去過,所以格外珍惜;因為知道失去的痛,所以更不會隨意丟棄。

  也因為我們一起經歷過這麼多事情,所以不管怎麼樣都清楚這份真誠不會隨便「變質」,是嗎?

  就算感情已經產生化學變化也是嗎?

  咬了咬下唇,我滑開手機群組頁面,然後打了封文字出去。

  『啊!喵喵太忙了,忙到都忘記快要聖誕節。』

  沒多久群組上面又捎來一份消息,是千冬歲發的。

  『喵喵快要進入下個階段了,對吧?』

  我看著這條訊息想起上次首領告訴我,再過三年便是我繼任首領位階之時,她想退休了同時也慶幸著我學習很快這件事。

  回想在學校學習時,某方面比起漾漾和千冬歲,我算是某方面比較閒暇一點,不用花太多時間去適應,也不用像千冬歲一樣要很有條理的規畫好自己的時間,一步都不能差錯。

  出任務、學習、找大家玩。

  鳳凰族對年輕一代秉持著多開闊視野,透過耳濡目染方式讓我們學習,看似放任但是學生身分結束時,我們大多也有非常良好的技能,可以應付許多事情,只要好好的面對自己的身分和位子。

  但這之中又需要一些時間的磨合,包含習慣身分的變化,因此相比千冬歲和學長他們一畢業沒幾年就繼任,我們倒是要再花一些時間多多學習族裡之事,然後與我們擅長的技能融會貫通。

  因為我們所承擔的責任之中還包括著別人生命重量,因此看似很慢卻也是謹慎。

  等到我真的上任後,也許大家見面的時間又會更少更少了。

  或許輔長說的沒錯,有些事情已經躊躇太久,人生太短如果因此抱著遺憾,那也太憋屈了。

  想至此我挪動拇指輕觸螢幕鍵盤。

  『還要一段時間,倒是千冬歲跟漾漾比較忙吧?』

  當年夏碎學長的事情過後,千冬歲用最快的速度接任了雪野家族,清肅了那些會對他們兄弟造成威脅的淺在因子;而漾漾則是跟在那位妖師首領身邊,不知不覺地也已經拿到了紫袍的資格。

  只不過漾漾似乎沒有打算在往上考,反而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透過其他人轉述還有社群的一些貼文,好像正在原世界學習妖師好幾年拓展商業打下的基礎。

  『今年希望會有個白色聖誕節!喵喵要約大家唱歌~』

  『飯糰。』接下我話語的是一直虧屏的萊恩。

  偏頭回推一下前幾天莉莉亞告訴我她最近行程後,我馬上問他:『萊恩你跟莉莉亞下禮拜耶誕節有安排嗎?』

  都忘記去年他們兩個人已經結婚了。

  那時候的紅色炸彈說突然也不突然,但就是一個很不浪漫的狀況下。

  莉莉亞剛出完任務,因為奴勒麗的關係導致她有時候身上都會掛彩。雖然四日戰爭後莉莉亞有跟我說她希望自己可以再更強一點,所以明明就很痛但她總是倔降的不會喊疼。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理解莉莉亞心情,萊恩跟莉莉亞那段時間的關係越來越模糊,以前大家還會猜測他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粉色泡泡,可是兩個人又都沒有公開,詢問莉莉亞她也說沒有結果。

  因為兩個人現在更在意的不在戀情上。

  那天幫莉莉亞包紮時隨口一提莉莉亞沒打算跟萊恩告白嗎?只見對方別過臉眼裡卻有些黯淡。

  她說如果有的話八字早一撇了,但萊恩重未再更進一步,而且因為當年毀容的關係,即便學會化妝,莉莉亞有時候看到倒影還是會不自覺得撫上臉龐。

  心情不好也會。

  當時我跟她說真的看不出來,但莉莉亞的反應明顯就是還在意著。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9-14 14:42:35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設定的觀點滿新穎的XD
期待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