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834|回復: 14

[同人文] 【特傳|無CP向】光塵|210914【公告|簡單閒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6-27 04:20: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陌離 於 2021-9-19 02:43 編輯

【關於我】

        Just a 廢物大學生。

        Plurk【日常帳|原女帳】:https://www.plurk.com/mori20104027https://www.plurk.com/mori20104027

        那個2017寫到現在不知道第幾版的【時光糖】:http://pinkcorpse.org/thread-2955338-1-1.html


【關於這篇】

        *佛系更新|復健文|架空|歡迎抓蟲|有自創女主,介意者請離開

        *[坑掉機率高|大概無CP|時間線未知]=瞎嘰吧寫

        *BGM:Hello Nico - 光塵


【文章樓層】

        #2 【00.】
        #3 【01.】
        #5 【02.】
        #6 【03.】
        #8 【04.】
        #9 【05.】
        #10 【番外|一日】
        #12 【一個不算公告的通知還有簡單的閒聊】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27 04:23:15 | 顯示全部樓層

210627【00.】

 
  和其光,同其塵。
  
  ——她一直記得父親是這麼教她的。

  

  
  
  葉光塵選志願的那天幾乎沒有什麼猶豫。
  
  她的成績並不差,甚至說的上是拔尖,但最後卻是填下了一所不知名的高中。
  
  ——Atlantis。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想選這所學校……就只是看到了,然後鬼使神差地填下去了。大概是這串字眼讓葉光塵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也說不定。

  說實在她並沒有很留心志願送出之後會不會落到別的學校去。不論成績,葉光塵隱隱約約有種預感,這所列在單子上的學校校門,就是為她而開。
  
  她的直覺從未出錯。
  
  也就是說,無論用什麼成績去填那所學校,她都一定會錄取。
  
  

  
  
  葉光塵的入學通知很快就送來了,還是宅配的。
  
  牛皮紙袋出乎意料地有些沉,葉光塵一邊內心感嘆「私立學校就是財大氣粗」一邊拆開包裝。裡面基本上就是一些報名資料和學校收費等等,最厚的是那一本「新生入學介紹與如何自保」。
  
  她原本是不想翻開手冊的,畢竟這種書無非就是寫什麼注意交通安全小心壞人不要被詐騙集團騙了之類的廢話,但她心中一直有股直覺「應該要把它看完」的想法,於是葉光塵……就拆開了。
  
  「學院簡介:Atlantis學園是一所位於守世界的異能學院……」
  
  她一秒合上手冊。
  
  這一定是看!錯!了!
  
  葉光塵做了幾下深呼吸,重新打開——然後她看見,「異能學院」四個字被打上了粗體,還標紅字。
  
  「……」
  
  簡直扎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28 00:40:54 | 顯示全部樓層

210628【01.】


  「這個孩子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他看著跟自己一點也不像的小小臉孔,那眼睛裡佈滿漫天水霧,彷彿隨時都會凝結成淚珠墜落——然而並沒有,他猜想的所有畫面都沒有發生。那孩子抿起唇,硬是把眼淚憋回去。眼眸隨著光線明滅起伏閃爍,裡頭盡是倔強和藏不住的失落。
  
  他笑了起來。「他們都這樣告訴我。」
  
  「——可是我不怕。」
  
  
  「親愛的,因為那是我欠妳的。」

  

  
  
  葉光塵照著指示來到了火車月台上——已經熟讀過整本新生手冊的她再一次地感謝自己相信了直覺。
  
  「妳就是葉光塵嗎?」
  
  葉光塵聞言回過頭去,一個穿著奇裝異服的少年站在不遠處對她微笑——在這種地方會穿著白色長袍的人的確是特別的。
  
  「嗯,學長好。」她點點頭,對著他說道。
  
  「呃。」他抓了抓頭髮,似乎有些不自在:「我叫褚冥漾,可以不用叫我學長沒有關係。」
  
  接著他補上了一個尷尬卻不失有禮的微笑:「我還不習慣當了別人學長這件事……」
  
  葉光塵:……
  
  突然覺得這學長真不靠譜。
  
  
  「那褚……前輩?」葉光塵遲疑了幾秒。
  
  「……妳還是叫學長吧。」
  
  葉光塵從善如流:「好的,褚學長。」她指了指鐵軌:「所以我們要跳火車了嗎?」
  
  褚冥漾見她似乎有些為難,忍不住開口:「其實可以不跳。」
  
  ??????他說什麼?
  
  葉光塵扭頭看他。
  
  
  他從口袋裡摸了摸,拿出一張符紙,上面畫著她看不懂的的東西,感覺很像是小孩子鬼畫符的成果,褚冥漾注意到葉光塵一言難盡的表情,好心地開口解釋:「這個是移動符,在守世界裡最基本的……」他斟酌了一下用詞:「呃、移動工具?」
  
  葉光塵哦了一聲。守世界她知道,手冊有提。
  
  「我會再教妳畫。」他有些羞赧地笑了笑:「這張是我有點失敗的結果。」
  
  葉光塵:……
  
  他丟下符紙,裡面的鬼畫符圖案展開在褚冥漾腳下被放大好幾倍,他見葉光塵似乎還有些愣,忍不住笑了笑。
  
  「學妹,過來。」
  
  她走近靠向他,褚冥漾很自然地抓住她的手腕,掌心的熱意源源不絕地傳遞到葉光塵冰冷的手,這種陌生的溫度使她有些不適應,但她還是沒有掙脫。
  
  四周開始揚起風,捲起看不見的塵埃和她的長髮。葉光塵腳底下的陣法也跟著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她閉上眼。
  
  
  「學妹,到了。」
  
  褚冥漾的聲音不輕不重地在耳邊響起,她睜眼打量起四周景色,內心不免覺得震撼。
  
  他似乎是很滿意她臉上寫滿震驚的神色,他垂眼凝視她,就像是看到過去的自己——迷茫地選擇一腳踏進他從未接觸過的陌生世界。如果是平常的褚冥漾,肯定是怯弱地退縮,寧願回去上那間貴的要死的貴族學校,過著他平凡卻舒適的生活,寧願安逸其中也不願面對。
  
  但褚冥漾此時此刻卻是無比感謝自己當初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如果沒有那時意外的決定,「褚冥漾」不會成長,他一樣會是那個衰得要死、被別人嘲笑,什麼都沒有改變的少年。
  
  但女孩不會知道此刻的他內心多麼五味雜陳,所以他收起那些不必要的想法,重新揚起笑容——
  
  「歡迎來到Atlantis學院,學妹。」
  
  葉光塵移動眼珠子看向他,她注意到他的眼睛裡有光。
  
  她不期然地再次回想起那一天。
  
  

  
  「這是教室。」
  
  褚冥漾指著那些立在不遠處的正方體說道。
  
  「教室到了一定的時間會開始散步,現在還不是時間,但是追教室很麻煩,所以盡量不要遲到。」他笑了笑,直接拉開教室門。她注意到門外的牌子上寫著「一年A部」。
  
  「褚,太慢了。」
  
  葉光塵關上門,她轉過身看向說話的方向,只見一個少年坐在桌子上,他的語氣有些不耐,然而聲音卻是好聽的。
  
  一頭銀色的長髮被綁成長長的馬尾,額前那一撮鮮豔的紅垂落在臉頰邊,他的眼睛鮮紅如上等寶石。

  那是無可挑剔的精緻容貌,至少在葉光塵的記憶裡,她並沒有見過比他更好看的人。

  他漫不經心地了她一眼,葉光塵頓時有些起雞皮疙瘩。無從形容那樣的眼神,但如果硬要找個例子說明——大概就是盯上獵物的眼神。
  
  好在他的視線只停留一秒便轉走了。她下意識地鬆了口氣。
  
  「學長,你嚇到她了。」
  
  身邊的褚冥漾似乎有注意到她的微動作,忍不住開口幫腔,然而眼神裡有笑。她想他大概是對於她的怯懦感到趣味吧?
  
  葉光塵不知當下該做何反應,只能無措地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試圖縮小自己的存在感和氣氛中的尷尬——她感覺到那股目光在她身上流連了一下,耳朵也跟著接收到他滿不在乎的輕哼。
  
  「學妹。」褚冥漾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抬起頭看向他。

  「其實我只是負責把妳拎來學校的而已,因為妳的代導人剛才有任務,沒空去接妳。」他看了一眼旁邊的少年,笑眯眯地解釋道:「他才是妳的代導人,冰炎。」
  
  葉光塵:……
  
  
  她有一瞬間覺得褚冥漾在憋笑:「別怕,他人很好的。」
  
  ——只是有那麼一點兇而已。褚冥漾還是笑,沒有把剩餘的話說出口。
  
  
  「請多指教啊,學妹。」
  
  一旁的冰炎涼涼地開口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6-28 10:53:54 | 顯示全部樓層
喜歡氣氛,評分加收藏


漾漾有些惡趣味,冰炎一如既往的將自己玩心藏在冰冷態度下。(對,我覺得他挺喜歡玩被自己代導到的孩子)

點評

謝謝喜歡~冰炎的確是滿惡趣味的XD,唯一可惜的是我寫不出他脾氣不好(?)  發表於 2021-6-28 11:1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28 16:02:49 | 顯示全部樓層

210628【02.】


  「你會不會覺得我拖累你?」

  拖累,多麼沉重的字眼。小小的孩子睜著圓滾滾的眼睛看他。她面色平靜,然而手卻是不自覺拽緊了裙襬。

  她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不安和緊張。他想。他不知道是該訝異於年幼的女孩居然將「拖累」這個詞彙用得精確,還是該困惑自己一個成年人究竟為何會被這樣簡單的問題困住。

  拖累嗎?的確,以一個二十多歲的身體帶著約莫五歲的小女孩生活,委實是不太容易。畢竟沒有她,他可以花更多的時間去培養自己,過上正常的社交生活,交一個合適的對象攜手終老,甚至是誕下一個擁有他血脈的孩子──他的妻子會是甚麼樣的人呢?他的孩子又該取甚麼名字好?

  停──他逼迫自己的大腦打住所有不該冒出的念頭。

  那是他的選擇。他欠她的。他勢必得把這個孩子撫育成人。

  他欠她的。他再一次這樣告訴自己。在他的肉身死去之前,他都要記得這件事。

  「不會。」

  勾起唇角弧度,他俯下身摸了摸女孩的臉頰。

  「妳要記得,爸爸永遠愛妳。」





  在褚冥漾和冰炎的協助下,葉光塵很快地就將入學手續辦好,還連帶將處理住宿事宜搞定(畢竟褚學長是個有過極度慘痛經驗的過來人),只差沒把行李搬過來。

  「那、光塵,我們下次見囉。」褚冥漾笑著對葉光塵揮揮手,準備在她腳下展開陣法送她回家時,冰炎突然出聲:「葉。」

  兩個人同時轉頭看他。

  「既然都來學校了,要不要體驗一下學校的校車?」

  校車?那種國高中才有的東西,Atlantis居然也有嗎?

  「不是有移動符嗎?應該用不到吧?」

  冰炎勾起笑,否定了葉光塵的想法:「這可不一定。學校有些地方是禁地,是不能用移動符的,要靠校車。」

  「那好吧。」

  似乎是接收到褚冥漾過於強烈的目光,葉光塵轉頭看向視線來源:「學長,怎麼了嗎?」

  「沒、沒事,你們繼續……」


  學妹,一路好走啊啊啊──!





  直到坐上校車的時候,葉光塵才明白褚冥漾那個異樣的眼神。

  現在回想起來,褚冥漾應該是叫她安心上路的意思。


  冰炎幫她挑的是貓公車,外表看著可愛,但一上車的時候葉光塵就後悔了。

  為甚麼裡面是貓的內臟!心臟還在那邊怦怦跳!血管還會自己捲過來她手上!

  葉光塵忍住想吐在公車上的念頭(冰炎說過如果吐出來會被趕下車),硬是坐到家門口才下車。她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卻不期然看見一封簡訊列在通知欄上,是沒見過的號碼。

  「知道為甚麼學校有地方是禁地嗎?」

  「因為我騙妳的。」

  葉光塵:……


  媽的,她的代導學長果然是神經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29 15:31:49 | 顯示全部樓層

210629【03.】


  「我長大了,真的。不要擔心我……你應該過你想要的人生。」

  她平靜的表情讓他心疼得不得了,但他不知道該怎麼跟眼前的女孩解釋。

  他有使命在身是真,但長久的相處下來,對她沒有一絲一毫的情感是不可能的。畢竟他從她年幼的時候看顧她到現在的。她幼時的脆弱惶恐,到現在的冷靜自持,他都知道,他都見過。所以……

  「我十六歲了,考上高中之後很快就會離開這裡的。」

  她為甚麼能這麼理智?他的神色逐漸黯淡。


  「我、我不是……」

  「我很愛你。」她打斷他。

  「因為知道你的存在對我來說有多重要,所以我想要你自由。」

  「爸爸,我愛你。我永遠愛你。」


  他的眼睛燃起光。






        將冰炎的電話號碼存起來之後,葉光塵度過了一個還算平靜的假期,她在開學前幾天將行李打包好便告別了這棟房子。

  來幫她搬行李的是褚冥漾,他頗為驚嘆地看了一眼她家,臉上無非寫著「有錢真好」,葉光塵看在眼裡沒說甚麼,心裡卻是覺得好笑。

  「光塵,妳家人都不在嗎?用不用道別?」葉光塵看了一眼身後的房子,頓了下,搖頭說不用。

  褚冥漾見狀也沒再多問些甚麼,他丟下符紙,腳下展開華麗的陣法,轉眼就將她帶到宿舍。

  「這裡是棘館。是無袍的學生住的地方。」

  「無袍?」葉光塵想了一下,新生手冊似乎沒有提到。

  「你們新生手冊沒有提到嗎?」

  她搖搖頭。褚冥漾有些訝異,但還是開口解釋:「守世界有公會,他們制定各種袍級,其中按照等級從高到低分別是黑袍、紫袍、白袍,以及特殊的紅袍跟藍袍。其中紅袍是情報班,藍袍是醫療班。像我,我就是白袍。」他一邊解釋,同時拉了下身上的白色長袍。

  情報班?是類似間諜的存在嗎?葉光塵有些不太懂,但沒開口詢問。至於黑袍……她回想當時冰炎身上的穿著,「所以,冰炎學長是黑袍?」

  「對。學長高二的時候就拿到黑袍了,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黑袍。」褚冥漾看著她,眼神溫和地開口:「等妳進來學習一陣子也可以考考看袍級,有袍級比較方便。」

  聽起來袍級好像滿厲害的。所以冰炎學長的惡趣味是因為他是黑袍嗎?葉光塵想起那天使她身心受創的貓公車,又看了看眼前氣質溫和的學長,忍不住心裡腹誹。

  突然好希望褚學長是她的代導人啊。


  因為不太想知道「追教室」到底是甚麼樣的感受,開學那天葉光塵便早早到教室等待。

  她在開學前便聽褚冥漾說過,Atlantis不少學生都是直升上來的,可能一進去就有自己的交友圈了,所以教室一片吵雜的時候她並沒有感到很意外。葉光塵自知自己性格比較平淡一點,交際能力略差,如果真的交不到新朋友其實也無所謂,反正安安心心畢業就是了。

  「嘿,沒看過妳,新來的嗎?」

  葉光塵才剛坐下的時候便有一男一女包圍她。他們長得頗為相似,應該是雙胞胎吧。腦袋閃過基本的認知,她回過神對著他們點頭,禮貌性地笑了一下。「我是今年才來這裡念書的,我叫葉光塵。」

  女生「噢」了聲表示理解,她穿著乾淨的白袍,拉開離葉光塵最近的一張椅子坐下。「我的名字是熾煙,這是我的雙胞胎哥哥,熾琰。」她指著男生說道。

  「你們也是剛升上來這邊嗎?」聽說A班比較團結,他們兄妹應該也是吧。

  「不是耶。不過我們聽說大名鼎鼎的冰炎殿下當了妳的代導人,就想看看妳。」

  熾煙提到「冰炎殿下」四個字的時候眼睛都發亮了。

  哦。原來是自家代導人的桃花。葉光塵思考了下冰炎的長相,的確是引人注目的類型。

  ──不知道Atlantis有沒有甚麼校園報報或是美男評比大賽之類的?

  熾煙打量了她幾眼:「但現在看起來妳挺不賴的。」

  挺不賴的?葉光塵「嗯?」了一聲。

  「妳感覺是挺好相處的人類。缺男朋友嗎?我可以把我哥哥介紹給妳。」她笑嘻嘻地推了一把熾琰。

  「不、不用了。」葉光塵心裡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點甚麼的同時,闔上的教室門突然刷地被拉開。

  「欸──今天教室挺活潑的啊。」一名穿著黑袍的長髮女子走進來,她推了推眼鏡:「大家好啊,可能有些人看過我了,總之我是你們的班導。叫甚麼名字不重要,反正在校內看到我就是記得打招呼,不然我就把你……掉。」語末附上燦爛的笑容。

  葉光塵忐忑了一下,實在是不想知道班導口中的……掉到底是甚麼。

  熾琰小聲地開口提醒道:「班導很重視禮貌。」

  葉光塵側過頭看他,卻發現他沒在看她,但耳朵有點紅。葉光塵不知道為甚麼他會這樣,不過她也不是很在乎這些,所以她禮貌性地對熾琰說了聲「謝謝」之後便將注意力放回台上。

  開學第一天其實也沒什麼,加上班導並不是話嘮的個性,講完一些有的沒的就下課了。一宣布下課大家就呈現鳥獸散,葉光塵跟等一下似乎還有事的兄妹檔道別後才站起身,她伸了個懶腰,慢吞吞地收拾好背包走出教室外。

  「葉。」

  一出教室就看見自家代導人出現,身上的黑袍還有些破破爛爛的。

  「學長你怎麼灰頭土臉的?」葉光塵抬頭看向冰炎。她身高比冰炎矮了一顆頭,其實看他的時候覺得脖子怪痠的。

  「剛出完任務。」冰炎解釋道。「這個給妳。」

  「啊?」葉光塵看著落在手心的寶石,困惑地問他:「這是甚麼?」

  「幻武兵器。我們工作時最重要的東西。妳想知道的話可以問褚。」他瞇著眼睛想了想,又補了句:「還是妳要跟我出一趟任務?」

  啊?任務是這樣說出就出的嗎?「可以嗎?任務不一定要有袍級的人才能接?」

  「可以。妳到底走不走?」

  「哦……」

  冰炎展開移動陣法,「過來。」

  「哦。」不知道為甚麼每次冰炎喊她的時候都會讓她有種微妙的緊張,她扯了下背包的帶子,一腳踏入移動陣法裡。

  眼前出現的是一棟黑色的洋房。

  「這看起來不像任務地點。」葉光塵左右探頭看了看,誠懇地發表自己的想法。

  「當然不像,因為這是黑袍住的宿舍,黑藤館。全部宿舍裡面最少人居住的地方,最多人無法靠近的地方。」

  聽起來很厲害。

  她又「哦」了一聲,尾隨冰炎走進黑色玻璃大門,一進大廳就看見大廳裡面正坐著一群她不認識的黑袍們在閒聊。

  「下午好,冰炎。」

  「安因。」冰炎禮貌性地對他點頭。

  「這是你的代導學妹?」另外一個亞麻色短髮的黑袍開口,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葉光塵。

  「嗯啊,等等帶她出任務。」

  然後他轉過頭來對著葉光塵簡單介紹在大廳閒聊的黑袍:「這位是安因,學校的行政人員;另外一位是大學部的學長,密西亞.D.蘭德爾伯爵,他旁邊的那位是尼羅。妳先在樓下等我一下。」

  冰炎又再度對在場的兩位黑袍點個頭,便走上樓梯。葉光塵看了看他的背影,又看了看直盯著她看的三人組。

  「不要客氣啊,坐。」蘭德爾學長對著她比了比身邊的空位示意她坐下。

  葉光塵想起剛剛冰炎介紹了這兩位給她,但他好像沒有介紹自己給眼前三位。「你好,我是葉光塵。」

  安因泡了杯茶給她:「如果學校內發生甚麼事情都可以找我。」

  葉光塵應了聲好,聽著大廳的兩位黑袍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聊到一半安因突然話鋒一轉:「對了,光塵……我可以叫妳小光嗎?你們等等要去哪裡出任務?」

  「可以。」葉光塵禮貌性地笑了下:「學長沒有說要去那裡出任務……這個可能要等他下樓才知道。」

  「既然是帶無袍級學生,殿下去的地方應該也不會太難才是。」一旁的尼羅說話了。

  「說到這個──小光,妳學會爆符了嗎?」

  那是甚麼?

  安因看見葉光塵滿臉困惑的表情,笑著抽出了一張符紙,上面有紅色的印子跟一個看不懂的字。

  「妳如果這學期課程有選修基本符術應該會學到一點。爆符是妳禦敵的武器,它可以變成任何妳想要的模樣。」安因解釋道:「像這樣──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

  然後,白色的符紙就變成了一把長刀。安因握住長刀,葉光塵看見它閃起亮光,刀就消失了。

  「任何我想要的?」葉光塵有些困惑地重述了一次。

  「是的,任何妳想要的。」安因肯定道:「但妳要記得心意最重要,用強烈的念想促使它變成妳想要的模樣。」

  葉光塵聽得似懂非懂,只得跟著嘗試了一次:「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

  如果真的可以變成她想要的武器,那給她一把劍吧。小小的劍。

  葉光塵手中的爆符隨著咒語的發動散發出一陣煙霧,煙霧一散,眾人低下頭看向桌面上原先爆符所在的位置。


  那是一把匕首。

  「嗯。」蘭德爾點點頭。

  「小光在這方面應該滿有天賦的,妳如果想學更多可以來找我。」安因對著葉光塵笑了笑。

  「不錯,我才下樓妳就學會爆符了。」噠噠的走路聲響起,葉光塵回頭看向樓梯的方向,只見冰炎正好從樓上走下來,他也有發覺大廳的小小動靜,對此他看起來心情似乎不錯。「比褚好多了,他第一次用爆符做出炸彈,直接炸掉一座公園。」

  她聽見周遭的黑袍噗嗤一聲笑出來了。

  「走吧,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6-30 11:37:56 | 顯示全部樓層
這篇也寫的好好呀~
完全把學長喜歡捉鬧人的感覺寫出來惹~~~

點評

謝謝喜歡!學長就是臭傲嬌又惡趣味啊XD  發表於 2021-6-30 13: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7-1 00:59:06 | 顯示全部樓層

210701【04.】

本帖最後由 陌離 於 2021-7-3 11:50 編輯

        他一直以為她對他其實沒什麼感情,畢竟他只是她的「父親」而不是「爸爸」。至少他看著她長大以來,她總是禮貌性地喊他「父親」,用安靜的目光看他,眼神裡帶有一點似有若無的距離,禮貌而克制,像是看一個有點親近的……陌生人?

        她好像真的對愛這件事感到無所謂──他開始困惑,不知道究竟是他的教育出了問題,還是因為他們是毫無關係的兩個血脈。

        直到那天她看見他倒下的時候,眼睛落下豆大的淚珠時,他才突然意識到,其實好像她是真的很愛他的,只是她好像對此一無所知。他的使命是將她撫育成人,接下來的時間要留在她身邊都是他自願的,而他用一場華麗的死亡換來她最深刻的教育。

        說實話,如果他的死可以讓她學會愛人或被愛,好像其實也挺划算的。他心想,然後安安靜靜地閉上眼睛,等待死亡將他帶回主神的懷抱。

        那是他除了她的心之外,他最嚮往的遠方。





        「妳在恍神甚麼?」

        葉光塵回過神,發現冰炎的臉離她有點近。她只矮了冰炎一顆頭,又站得離他近,所以當他低頭看向她的時候,彼此之間的距離近得讓她感到不適。

        人跟人之間有所謂的人際距離,葉光塵想冰炎可能是踏進了任何人都不許觸碰的距離吧。她一邊思忖著,嘴上說沒事,身體默默地後退了一步。

        冰炎自然是有發現她的小動作的,但他懶得鳥這些,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道:「有看到前面的花嗎?裡面有吃人也吃花的蜜蜂,我們的任務就是解決掉這些蜜蜂。」

        嗯……看著前面一片祥和的花海,葉光塵有些遲疑:「蜜蜂……很多嗎?」

        冰炎冷笑了一下:「整片都是。葉,拿出安因給妳的爆符。」

        她乖乖地從包包裡抽出一張。

        「很好,現在想,妳要變出甚麼武器。」

        匕首可以嗎?好像有點危險,要近身貼臉……葉光塵一想到蜜蜂會吃人就覺得有點怕。

        她還在默默思考的同時,冰炎已經拿出他的幻武兵器了。「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包圍者見識你的狠。」

        喔,這是咒語。葉光塵心裡記住,同時打量著冰炎的長槍。

        然後下一秒她就看見冰炎直接殺進花海裡面。

        葉光塵:!!!???等等那個蜜蜂!不太像是蜜蜂!怎麼這麼大隻!


        她緊張得不得了,又不知道該怎麼做,轉眼間蜜蜂已經飛到她眼前,長長的口器朝著葉光塵的臉而來。她的心像是被拋到高空中那樣,隨時失重、墜落。

        葉光塵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把長槍穿透了牠,是冰炎的幻武兵器。

        「快點想!葉!這麼多蜜蜂,妳想要怎麼做!想要拿出甚麼武器!」

        想要怎麼做?想要拿出甚麼武器?她盯著手心的爆符,開始恍神。

        記得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忘記是甚麼時候,也有人問過她想要怎麼做。

        「那些人,妳想要怎麼做?」


        葉光塵像魔怔似的,表情空白,看不出在想甚麼,又像是受到某種力量的牽引而不自知──

        「想要牠們全部消失。」


        爆符突然碎開來,分散成很多束光,衝向花海,霎時間地板突然劇烈搖晃,她聽見此起彼落的哀號聲,那些聲音有點奇怪,她說不上來。

        「做得好。」

        葉光塵回過神,聽見冰炎的聲音在耳邊不輕不重的響起,她側過臉抬頭看向冰炎。「嗯?」她疑惑地發出了一個單音節。

        「這是基礎言靈。」

        冰炎想了一下,「簡單來說,言語是有力量的,妳打從心底希望牠們消失,在未知的未來裡面,牠們可能會活下來,也可能會被殺死。但妳的力量肯定了這個結果,所以言靈用爆符作為祭品,驅動時間,完成了這個言靈。」

        聽不懂。葉光塵的臉上寫著這三個字。

        「沒關係,褚比較懂這個,妳可以問他。」冰炎用膝蓋想都知道她聽不懂,他想了一下,又解釋道:「每個人都有一點言靈的力量,但不是每個人的言靈都強大到可以決定任何事情。妳現在用的這個,只是很基本很基本的言靈。」

        語畢,冰炎語氣輕鬆地開口:「走吧,回去了。」然後丟下移動符。

        「那我的力量是甚麼?」


        站在陣法之中,葉光塵惶惶不安地看著他。

        她聽過褚冥漾說,學校會選人。只有特殊力量的人,才能夠來到這個學院。


        冰炎看著她,語氣跟笑容突然有點不一樣,淡淡的,葉光塵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總有一天,妳會知道的。」

        她在他的微笑裡失了神,下一秒移動陣已經將她帶回棘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7-2 22:47:45 | 顯示全部樓層

210702【05】

本帖最後由 陌離 於 2021-7-3 11:33 編輯

        她感到一種空虛感──不知道怎麼辦,但感覺好像也只能這樣空虛地過下去了。看著總是只有自己一個人住的房子,她有時候會有這種念頭。

        但他並不知道她的想法。女孩過於敏感,一點點小小的動靜都可以讓她煩惱得近乎輾轉難眠。想要對她好,都只能假借別人之手。

        他有時覺得這對他而言不夠公平,她從來只對他那樣。

        別無他法,他找上那位,把幻武寶石交給對方。他知道冰與炎的殿下從來不會讓人失望──在王子的身分之前,殿下首先只是個少年。他知道提出這些要求對少年而言並不公平,畢竟千年前的歷史與他有關卻也無關。

        但是他不想在乎那些。

        他想要少年在他死去之後照顧她。用甚麼樣的身分都好,愛人、親人,或是朋友,只要能夠保護她無憂一世就好。

        最後的結果他並不意外。少年拒絕他,但收下了幻武寶石。

        「看在交情的份上,我會帶她直到她能夠獨立成人為止。」

        語盡,少年斟酌了一下語言,算是當作安慰他:「她其實很好,很有潛力,沒那麼脆弱,所以……你可以不用太擔心。」

        女孩也講過類似的話。他聽著就笑了,同時內心也鬆了口氣。

        沒關係,這樣就足夠了。


        偌大的客廳中,他坐在柔軟的沙發之上,視野投向了那條長長的走道。他知道盡頭是她的房間,裡面的少女正陷入深深的睡眠,但他不會走過去看她。

        他經常坐在這裡想她,卻始終不見她。





        剛開學其實沒有甚麼課。葉光塵洗完澡後一邊擦頭髮一邊坐在地上看著有點凌亂的房間開始發呆。

        她有點後悔問冰炎那些話……總覺得不該問的。

        葉光塵覺得冰炎給她的感覺就像父親給她的感覺那樣。但她不會分辨那到底是甚麼感情。

        不是不知道別人對她也許有愛或好感的成分存在,比如熾琰就對她有淺淺的好感。但葉光塵分辨不出那些感情究竟是友情愛情或是親情。

        曾經有人教過她說,親情就是家人之間的感情;友情就是兩個毫無相關的血脈之間純粹友好的情感;愛情就是友情之上,想要再跟對方更親近一點,擁有對方的全部。

        但家人不是應該有血脈嗎?那她和父親呢?他們之間算甚麼?


        突然又想到小時候跟在父親身邊的時候,父親好像也問過她類似的問題。

        ──「光塵,妳是不是沒什麼感情?」

        葉光塵愣在原地,側過頭看向笑容難辨的男人,不知道如何回答。


        頭好痛。葉光塵皺起眉,她並不愛回想過去年幼的事情,每次想起幼時記憶,頭腦都會有一股痛楚拒絕她回想,久而久之,她也將過去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了。

        反正想起來好像也沒什麼用。葉光塵心想。

        放置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了一下,葉光塵放下毛巾拿起手機看,發現是褚冥漾傳給她的訊息。

        「學妹,恭喜妳拿到幻武兵器。需要幫忙嗎?」

        回想起冰炎之前跟她說幻武的問題可以找褚學長,她連忙回復:「要的,謝謝學長。甚麼時候去找你呢?」

        「隨時都可以。」

        葉光塵看了一下天色,把差點送出去的「現在可以嗎」給刪掉,她重新在對話框裡輸入:「不如明天呢?」

        「好呀,明天棘館大廳見?」

        「好的。」

        葉光塵呼出一口氣,覺得心裡總算是踏實了一點。她吹乾頭髮,也懶得整理那些行李,躺上床便睡了。


        長夜漫漫,後來她再醒來的時候是幾個小時後的事情,此時天空尚未明亮,黑沉沉的。葉光塵也不知道自己怎麼醒了,但她是知道自己時常睡不好的。

        看了眼時間,她是十一點半點躺上床的,現在也才凌晨兩點而已。葉光塵嘆了一口氣,想重新閉上眼睛睡回去卻始終睡得不安穩,一直做著斷斷續續的夢。她一下夢到父親,一下夢到她幻想中的母親,一下夢到滿身是血的年幼的自己。

        夢到父親牽著一個年輕女子的手,笑著說「光塵,我的使命完成了,接下來妳要顧好自己喔」,然後女子空著的另外一隻手突然出現了一個跟父親長得很像的孩子,葉光塵心裡直覺那是他和女子的孩子。

        她想說點甚麼──比方說「不要走」之類的話,但卻又不知道該說點甚麼好,好像說甚麼都不合適,因為父親的使命完成了。葉光塵只得硬生生地忍耐住那種令她不適的情緒,笑容淡淡地應了聲好,一如她在父親面前永遠乖巧的模樣。

        後來他們一家三口就這樣背對葉光塵轉身走了。


        她清醒時天光終於泛起魚肚白。

        葉光塵坐起身看向窗外,突然覺得這個世界中,其實只有自己是多餘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5 01:54:37 | 顯示全部樓層

210905【番外|一日】

本帖最後由 陌離 於 2021-9-11 03:40 編輯

【關於這篇】

        這篇還沒寫完(進度不到一半),之後會慢慢補上。

        如果很介意看這種未完成的文章,請自行決定是否觀看。

        不會分上中下篇,某一天你回來翻這篇文搞不好就補上了。

        寫完的話,文章樓層的部分會特別註記哪月哪天補完。





        她已經很久沒有做夢了──準確來說,是葉光塵對於夢並沒有多少記憶。這次醒來的時候也一樣,什麼都不記得了。

        其實也不意外,畢竟人對於夢的記憶相當有限。葉光塵揉揉眼,離開床舖拉開窗簾。她難得地沒有睡到天昏地暗,而是醒在天光正亮的時候。

        今天是假日。她重新躺回床上,舒適地瞇起眼睛。

        不想打開手機,也不是很想動,被太陽曬得懶洋洋的,葉光塵其實很喜歡這種暖暖的、卻又不會太熱的天氣,她翻了個身,決心今日不碰任何3C產品,當一顆完美的床上馬鈴薯。

        很快又開始昏昏欲睡。葉光塵又換了個習慣的睡姿,準備沉沉入睡──她的手機開始鈴鈴作響。

        幹。一早上的好心情都被毀了。鼓鼓的被窩中緩緩地伸出一隻白皙的手,葉光塵艱難地拿起放在床邊的手機。

        這通來得不是時候的電話來自於米可蕥。葉光塵想到那個跟太陽一樣閃亮亮的學姐,硬生生地把所有的起床氣都給壓下來了。她抿唇,接起電話,說了聲「喂」。

        「小光!」喵喵歡快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這麼好的天氣,我們出去玩吧!」

        玩……玩個屁!

        心裡想的是這樣,嘴裡說出來的又是一回事:「好。去哪裡玩?」

        「我們去原世界唱KTV吧!」

        我不要!葉光塵的內心瘋狂地拒絕,嘴上依舊誠懇地說:「幾點?有誰?」

        「我們跟庚庚已經在原世界啦!還有漾漾、千冬歲他們!晚點學長他們也會來哦。」

        最後一句講得特別小聲,神秘兮兮的,還有少女的嬌羞。

        其實她對學長不感興趣,真的。葉光塵想到那雙銳利的紅色眼睛,隱約覺得有些胃痛。

        但是……「你們要唱KTV,不如來我家吧。」

        葉光塵突然聯想到他一雙如黑曜石般的美麗雙眼。她鬼使神差地開口。

        也很久沒回家了。不知道他會不會來。

        話筒另一端的喵喵很開心地答應了她的提議,葉光塵在掛掉電話之後傳了一封簡訊出去。收件人並不在她的聯絡人裡面,但葉光塵對於電話號碼卻是了然於心,閉上眼都知道該按哪個鍵。

        說實話,一開始她並沒有特意去記,但可能是羈絆使她不自覺將這支號碼刻印在腦海中。

        葉光塵並不抗拒這種感覺,只是覺得有點陌生。




        褚冥漾並不是第一次來到葉光塵的家。雖然上次搬行李時只有停留在玄關處,但一眼還是可以看出葉光塵的家境很好。

        獨棟透天,坪數看起來不小,裝潢感覺也不便宜……褚冥漾想了下自己家的模樣。雖說自家家境算得上小康,但多了一個葉光塵做對比,他覺得自己像貧民。

        只是這麼大的房子,只有她自己住嗎?

        「請進。」

        一群人看向房子的主人,只見學妹彎腰從櫃子裡拿出了好幾雙嶄新的拖鞋給眾人換上。

        「妳家好大!」喵喵替他說出了感想。

        葉光塵搖搖頭:「只有一個人住而已,其實挺無聊的。」她語氣清淡,顯然不欲多加解釋,「走這邊。」

        隨著她的腳步邁向四樓,她打開一扇門:「就是這裡了。」

        介紹了一下房內設施如何操作後,葉光塵又介紹道:「隔壁有健身房,對面有簡易的廚房,裡面應該有飲料和酒,沒有或不夠的話我再去買……沒事,應該是不夠。」她看了一眼西瑞,又改口:「你們想喝甚麼?還是叫外送?」

        「叫外送吧。」千冬歲推了推眼鏡。

        「好。」葉光塵想起外送員似乎都是騎機車來:「你們每個人都幫忙點一些吧,不然外送員會扛到死……對了,不准打架。我家有陣法,亂打架會被轟出去。」這也是她進Atlantis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的,雖然不確定是誰設的,但葉光塵想這應該也是出自他的手筆。

        「葉,這陣法還不錯。」冰炎直接拋出水晶,「現。

        「哇。」千冬歲很感興趣地推了推眼鏡(葉光塵一直在想他到底要推幾次):「設這個的人對術法研究很深啊。這是精靈一族的古老陣法,已經失傳很久了。學長會畫嗎?」

        「嗯。」冰炎對此不置一詞,他揮揮手又把陣法收起來,轉過頭對著葉光塵道:「妳想學我可以教妳。」

        葉光塵一秒收到來自喵喵充滿羨慕的眼神,覺得有點頭皮發麻。她真的對這個學長又敬又畏,敬在他粉絲眾多,畏在他為人暴力……不是,實力堅強。她應了聲「好」,又連忙開口道:「你們點完東西先唱吧,我離開一下。」

        葉光塵走下樓梯後拐了個彎,走到某個房間前面。

        她站在門口抬起手想敲門,卻又像是想到甚麼,又放下手。如此來回反覆了幾次之後,葉光塵似乎是下定決心,她抿抿唇,終是敲門了。

        力道很輕,但她知道房間的主人如果在裡面的話,一定是聽得見的:「你在嗎?」

        沒有回應。她又敲了敲。


        ……不在啊。

        她轉過身,有些落寞地走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