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回復: 0

[奇幻] 致 女媧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3-28 11:43: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致 女媧

一片漆黑。
張開眼,發現身下堅硬的岩石觸感,述說著這裡已經不是我的房間。
我迷茫的站起,不明白自己身在何處。
摸黑走到牆壁,手中凹凸不平、尖銳粗糙的觸感、陰冷潮濕的空氣……難道這裡是山洞?!
我緣著牆走向這裡唯一出口,出洞後差點撞上月亮,月亮大的近在眼前,使我以為伸手便可捧起月亮的光暈。
這裡的星星也多得驚人,其光彩一點都不被月亮所蓋,從未想過沒有電燈的夜晚也可以這麼明亮,亮的如此光輝、神聖。
然而星月再如何明亮也無法驅離我心中的恐慌,為何我會一睜眼便處在山洞中?這裡到底是哪裡?
黑夜中的我,不敢隨意走動,深怕離開安全地帶步入其他猛獸的口中。
自醒了就不敢睡覺的我,在不知多久之後,終於等到太陽升起。
看到第一絲陽光後,我緊蹦的思緒放鬆下來,至少我平安無事的度過了危險的夜晚。
一夜未闔眼的我垂著頭,閉著眼小作休息,
因眼皮闔上而一片漆黑的視線,在聽到聲響後重復光明。
這才發現所在的山崖,已被一片陰影籠罩。
這難不成是要變天了? 我一抬頭,看到的卻是一個巨大的臉龐!
我驚得從地上跳起,打算逃進身後的山洞。
「咦?為什麼會有一個泥人在這裡?」
巨大的音波迴盪著,衝撞著山壁、反彈給地面,整個地面都隨之震動,腳下的劇烈搖晃,晃得我站不住腳,更遑論走動。
『那是什麼東西呀?!這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人類!』
我的腦海全是緊訊,若再不進去山洞,我的性命可能會不保!
我跌跌撞撞的半走半爬,終於來到山洞口,眼看距離安全只剩一步之隔,卻被一個巨大的手掌擋住去路!
這下我無路可退,緊戒的轉過身看向巨人,抬頭觀察對方,想從他的表情中窺探出意圖。
此時我才發現,對方的臉上沒有半點敵意,相反地,對方表情全是溫柔。
溫……柔?
「抱歉啊,是我的聲音嚇到你了吧,這樣的音量可以嗎?」
成年女性的嗓音,從頭上傳來,聽到問題,我下意識的回答,「可、可以。」
聽到我的回答,對方開心的笑了,那比星空更加美麗、能融化所有負面能量的黑眸彎起,對方好奇的道:「你不是我所創造的泥人吧?那麼,小小的泥人,你是誰呢?」
她將手攤平放到我的面前,示意我爬進手掌。
彷彿有一種魔力,在望進她眼睛的那一刻,便放下心中所有緊戒,覺得自己絕不會受傷害。
被她眼中的溫柔蠱惑,我爬上有我小腿高的手心裡。 她將我捧到眼前似是觀察,而我則是思考她所說的『泥人』是什麼意思。
這時,對方的手晃動,我一個踉蹌,跌坐在手。
我的耳邊好似傳來對方的道歉聲,但我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得無法思考,對方的下半身並不是雙腳,而是如蛇一般的尾巴!
人面蛇身、創造泥人…造人…… 不、不會吧?
我猛地抬起頭,語氣全是不可思議,「妳……您不會是女媧吧?」

§★§★§

遇到女媧的那一刻起,我才明白自己穿越了,而且完全不知原因為何。
雖對這種枕石漱流的生活嚮往已久,不過等真正實現這樣的願望時,才開始懷念以往嫌煩的家人。
也多次請求女媧用她的力量把我送回,但每次嘗試都是無果,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後,我也放棄要回去的心願,畢竟連創造人類的女媧都沒辦法將我送回我的時代。
熟悉女媧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女媧是一個害怕孤獨、害怕寂寞的大女孩,也正因為如此,對方才會創造出人類,希望能在這偌大的世界中,找到一個誰能夠交心。
就這樣,在這個世界感到孤獨寂寞的女媧和在這時代孤苦無依的我成為了知己。
我經常和她待在一起,以消除她的寂寞之情。
若人類需要幫助時,我擔任雙方的橋樑,進行溝通;閒來無事時,便聊天打發時間;累的時候女媧便以山為枕、以雲為被,以此休息度過夜晚,而我則是睡在女媧滑順如絲綢的頭髮中,或許因為是女神的關係,躺在她的頭髮中就像裹在棉被一般的溫暖。
女媧忙碌時,我會靜靜地待在一旁,看著沒有任何污染的天空,看著看著總會不由自主地想,會是今天嗎?還是明天?
距離女媧補天的日子還有多久?距離女媧死亡的日子還剩多久時間?
據我所知的神話,女媧在補天之後因力氣耗盡而死亡,如果神話是真的,那女媧……
每每想到這裡時,我就一陣心痛。
沒有計時工具的時代,很難有時間觀念,只知道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去,而我的心也一天跟著一天煩躁起來。
彷彿有一道聲音不斷的縈繞於心中,隨著時間流逝,甚至化作低語,時不時在耳邊迴盪著,如同魔咒,不停侵擾著我的生活。
我想女媧一定有發現我的異樣,她經常在我們聊天時,突然停下話題看著我,但她不曾過問我為何日漸焦躁,只是用溫柔的能容下大海的眼神示意我,若有什麼煩惱隨時能找她傾訴。
這便是她的體貼,而我則是利用她的這份良善逃避她的眼神。
我怎麼能講?我該怎麼說?如何向當事人開口告訴她:『你的死期將近。』?
連一隻蝴蝶的振翅,都能引起一節節重大改變,若我和她說了她的未來,對千年後的人類又會有何影響?
最終,我還是選擇沉默,只是比以往更加親近女媧,在最後的時日多陪伴她,同時無能的等待日子到來。

§★§★§

那一天,兩道巨大身影交纏在一起,速度快的我什麼都還未看清,耳邊就傳來天塌下的聲音。
頓時,生靈塗炭,天下大亂,人類痛苦的哀嚎求救聲此起彼落、不曾斷絕於耳,女媧聽著人類的呼救聲,不忍人類繼續痛苦,決定補天。
「這樣下去不行,人類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生活的模式,辛勤的努力活下去怎能因為兩位神明的爭吵,而讓他們遭受不該承擔的災難?」
因女媧的保護而未受波及的我,聽到女媧的話,心頭一跳,「等等!女……」
「你待在這,有我力量的保護,你不會有危險的。」 她將我放在一座高山上,不給我挽留的機會,轉身離去。
「女媧!」我想追上去,但女媧設下的防護罩此刻卻成為禁錮,我只能抵著無形的牆,無力地看著她的身影越行越遠。
天不再完整,連日月都不願露面,不知時間流動的快慢,彷彿過了永恆之久,久的感覺到身體的衰老。
終於在某一天,我看見朝思暮想的身影。
我用力地敲打著面前的屏障,期望遠處女媧能看我一眼。
看著女媧離天洞越來越近,而她的身影漸漸被光芒吞噬,在完全看不見女媧之際,她終於將臉朝向了我。
我看見她笑了,口型一開一合的像是在說些什麼。
––––『再見。』
我這才驚覺,原來她什麼都知道!她早預見了她的死亡!
我的身體開始顫抖,而從天洞灑下的光,也隨著咀嚼女媧過後更加奪目、熾熱。
即便我的眼淚不曾停止,我仍盡力睜大著我的眼睛,祈願能看到女媧從洞中出來的身影,但隨著光線的嘲弄,我的意識也逐漸模糊,最終再也撐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

再次張開眼,映入眼中的是我再熟悉不過卻顯得無比端莊的的面容。
看著那與本人有著相同溫柔目光的神像,我抬手抹掉了眼中水霧。
越望進那雙彷彿能化開所有憂愁的眉目,使我更加悲慟、越是觀察那溫柔覆蓋下的堅強,使我更加無法忘懷女媧看向我的最後一個目光––––那訣別的眼神。
與她談天的時光、與她遊戲的時光、與她同眠的時光,都隨著她那捨己為人的精神,深深的刻進我的腦海、我的心中。
因為有女媧的犧牲奉獻,人類和世上的生物,才能一代接著一代繁衍,她的生命並沒有白費,人類甚至興建了廟宇紀念她、感謝她。
然而……
我低下頭,眼底再度泛起熱意,不敢繼續與那雙眼眸對望。
轉過身、邁步,如同我剛到那個時代一樣,走向這裡唯一的出口。
剛跨過廟門門檻,西曬的陽光猛地刺入我眼中,幾乎奪走我所有視線,然而我沒有闔上雙瞳,只因我見過比這更加灼烈、更加奪目的光芒。
我抬起頭,想從灰濛的天空中,窺見曾與女媧一起讚嘆的蔚藍,卻是未果。
看著這片天,原本悲傷的心情更加低落。
女媧,若你知道你不惜一切代價,甚至犧牲自己的性命補好的天,被人類破壞的體無完膚,會做何感想?
是心痛、難過、還是會笑著原諒?
我能為妳做什麼?
除了身體力行地做些保護環境的活動外,我剩下能做的就是寫下我與你的經歷吧?
一陣金風吹起,帶起地上堆積的落葉,颯颯的聲響、枯黃的落葉、微涼的寒意,覆蓋了我所有的感官,一片葉子親暱的撫過我的耳朵,彷彿是女媧悄悄地在我耳邊低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