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9|回復: 6

[小說] 【凹凸】雷與天空(雷獅bg)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3-6 22:22: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洛殤櫻 於 2021-3-7 13:37 編輯

*
好好修仙卻渡劫失敗而重生了。
而且還是二次元?
洛空婭:這怕不是在逗我。
不過,這樣也挺有趣嘛。
雷電與天空並存。
願一生,與你永存。


注:
女主原型外貌和崩壞的溫蒂小姊姊相似。修仙者,死後穿越。
屬日久深情文。
私設如山,文筆不好的話請見諒。

(不定時更新)「因為太忙了」
【屬慢更,作者不定時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6 22:22:46 | 顯示全部樓層
序章


*
坐在用雜物堆積起來的高處上,小女孩有些苦惱的看著底下吵鬧的人群,思緒正一團亂麻。
起因則得回溯到半個小時前。
她,洛空婭,芳齡二十歲。
曾經的女高中生、後來陰差陽錯下拜師修了仙,經過多年努力後成為了一些老妖怪以外的大佬之一。
先不提為什麼如同二次元般仙俠類的劇情會出現———被師傅培養成劍、體雙修的自己因為渡劫失敗而結束了短暫的一生。
是的,她死亡了。
卻又活過來了。
成了一個縮小成十歲左右的小蘿莉。
恢復意識後一睜開眼就發現有人企圖謀害自己,下意識就讓對方給便當了。
還沒從震驚於自己的能力大幅下降以及下降了還能打死人對方未免太弱的情況下回過神來,她便成了這一小方天地的老大。
而現在,就是被底下那些凶神惡煞的雜魚們奉為頭首的時候。
事情轉變的太快令她措手不及。
重點是——這群腦殘竟然沒有為一個小女孩成為老大這件事而感到奇怪。
是真的完全貫徹強者為王的原則。
但洛空婭表示她才不想當老大。
畢竟她連現狀都還沒搞清楚的好嗎。
小女孩頓時腦殼疼了。
於是她果斷的下了解散的命令,決定先獨自一人靜靜。
洛空婭等人都走了後,便迅速查探自己的情況。
能力縮減到了算低下的程度。
以往的她能自由的操控天空——這也是當初被看上的潛能而被抓去逼修仙的原因之一。
但現在,自己只能操控一部分的風——打比方的話,就是所有數值都回歸到了新手程度以上、剛轉正職的那個階段。
肉體強度卻出乎意料的沒變——這是要她往暴力蘿莉的不歸路上走?
想想就覺得可怕。
洛空婭抖了抖身子,趕緊搖搖頭散去腦中驚悚的畫面。
然後接著確定下來的——是空間寶物還能使用。
但因能力被大幅下降,所以只能開啟百分之一。
本命武器也召喚不出來。
不過無礙,照那個不久前被自己輕易幹掉的前老大的水準,目前她隨便拿把刀都能發揮一半的實力。
然後——便是現在的長相。
和以前完全不同。
還比前世的自己好看!
洛空婭憤憤的甩了甩手上從空間取出來的鏡子發洩一下後,便無趣的收了回去。
最後,是接收記憶。
沒錯,之前的她算是失憶人士。
因為傷到腦袋了,所以全部回想起來了。
重生的自己本來是一個星球的貴族之女。
但因爲渣爹的關係自己成了妻妾們的犧牲品,被轉賣給了海盜。
幸運的是她逃出來了——還因為摔到腦袋而恢復記憶。
現在洛空婭也不想回去了。
名字也不用了——她還是覺得原本的更好。
都搞清楚自身一切後,現在面臨的,便是怎麼生存下去。
難得重生在了別的世界、還不用被師傅操練,不好好放縱自己一把實在是太浪費了。
不過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她這個不肖徒弟不僅沒成功渡劫還打算去浪,估計得發飆。
再次抖了抖身子,洛空婭決定不再去想那些糟心玩意。
那麼下一步,就來確定一下自己身處何處吧。
畢竟以前只顧著逃出來,到了哪個星球了她也不曉得。
於是洛空婭帥氣的跳下了高處,隨手抓了一個手下問了起來。
「這裡?厄流區的東面。」
長相魁梧的粗漢騷了騷後腦勺,有些憨憨道。
「老大妳不知道啊?」
「⋯⋯」我知道個鬼啊。
不過,厄流區?
洛空婭皺了皺眉頭,有些困惑。
怎麼——有點耳熟?
「那這個星球呢?叫什麼?」
她接著問道。
「雷王星啊。」
漢子理所當然的回覆。
「是雷皇所掌權的。」
語畢,他便看到面前的小老大一瞬間瞪大了眼睛,呆愣在了那裡。
還沒感嘆這幕如此可愛,自己便被叫離開了。
無視一頭霧水不停回頭的手下,洛空婭找了個角落抱頭蹲了下來。
心中瘋狂的刷著一種神獸的彈幕。
雷王星。
雷皇。
厄流區。
三者加起來,除了那個以外,她想不到別的了。
沒錯,這裡是凹凸世界。
是二次元的世界。
還是沒完結的、卻被前世好姬友不停拉入坑的動漫。
沒想到她竟然重生在這裡了。
洛空婭有些欲哭無淚。
喂喂喂——這個的世界線都還沒全部揭曉,這讓她怎麼過日子?
真叫自己去過主線和大BOSS幹架嗎?
⋯⋯⋯怎麼有點小興奮是怎麼肥事?
洛空婭無語望蒼天。
算了,還是先鍛鍊一下自己吧。
至少要將能力恢復到一半左右。
而且,厄流區那麼大,應該不至於遇上主線人物。
現階段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所以自己還是以恢復實力為優先吧。
規劃好未來方針後,洛空婭便握了握小拳拳,給自己加油打氣。
只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
她並沒有料到這麽快就遇上了意外。
與他們相逢的——意外。



*
「老大,這是這一次的戰利品。」
幾名面相兇惡的少年此刻不復以往的狠戾,而是獻寶似的將手中的東西交給了比他們還矮小許多的女孩子。
「您查看一下吧。」
「唔,好。」
有些汗顏的探身過去,稍微意思意思一下的洛空婭隨便拿了個小東西後,便揮了揮自己纖細的手下令。
「剩下的你們自己分吧。」
「是的老大/謝謝老大。」
大夥兒們齊聲回應,便撒歡ㄚ子跑了出去。
覺得心累的女孩一屁股坐在木箱上,無奈的嘆了口氣。
時間飛速的過了一年。
除了每天手下們時不時的吵鬧外,她的修仙能力有了一定的恢復。
不過要不是還得處理身為老大的職責,恢復的量鐵定還會更多。
果然,她還是找個機會不幹了吧?
洛空婭深深的覺得是個好提議。
只不過沒等她計劃怎麼實行,上天便直接給了個驚喜。
「不好啦——老大!」
一名手下慌亂的大吼大叫奔了過來。
「兄弟們踢到鐵板了!」
說完便一頭栽在了地上,昏了過去。
洛空婭連忙上前查探,發現只是失血過多暈倒的。
交給別人處理後,女孩無可奈何的趕往事發地點,想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總有種自家孩子在外面打架打輸了回家找家長的感覺。
老媽子洛空婭覺得心累。
只不過到了現場後,她頭疼的更厲害了。
而且想打自己人的心情大於砸場子的人。
「啊!老大!」
「老大來了!」
但可惜,那些兔崽子們沒有自覺,都紛紛鬥志高昂了起來。
並且還不怕死的繼續幹架、開口拉仇恨。
洛空婭想阻止都來不及。
「哦?妳就是新老大?」
正中央一副游刃有餘、慵懶肆意的男孩抬了抬眼,看清楚來人後有點意外的道。
「女孩子?」
他身旁比他更嬌小的男生也訝異的微睜大雙眼,只不過片刻後又恢復了平靜。
看著那被手下們包圍的兩人,洛空婭真的想朝天破口大罵。
我去!怎麼是他們!
怎麼偏偏遇上的是他們!
「怎麼,東區的雜魚墮落到聽命於一個小女孩的地步了嗎?」
並不知道洛空婭崩潰的內心活動,紫黑髮的小少年左手五指張開,雷電在指縫中流轉跳躍。
「還是說——只是個擋箭牌?」
「哼,你這該死的王族懂什麼!」
一名粗漢子口沫橫飛的嗆了回去。
「老大可是很厲害的!」
「是呀!」
「上啊老大!」
「幹趴他們!」
幹你個大頭鬼啦!
洛空婭的額頭上爆出了井字。
你們打架就打架,但別盲目搞事好嗎!
虧得外界的人都說除去最混亂的西面,最為團結有秩序的就屬東面了——畢竟這裡是強者稱王的地方。
但你們這些傢伙卻給她搗亂!
還招來了雷獅他們兩兄弟。
不知道請神容易送神難嗎!
「都給我停手!」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洛空婭終是開口大吼。
底下的人刷的齊齊愣住。
互相對望一眼後,眾人都乖乖的收回了攻勢。
見此,女孩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在如此聽話的份上,等會收拾時會下手輕點的。
「抱歉——可以請你停手嗎?」
洛空婭看向還在蓄電的某人。
「我們可以談談。」
她得搞清楚來龍去脈。
而如果先挑事的是她手底下的人——呵呵。
洛空婭冷笑。
她不介意給那些罪魁禍首來個全身按摩。
在場的幾名惡徒似是感受到了冷意,紛紛抖了抖起雞皮疙瘩的身子。
「哦?妳想談?」
雷三皇子慵懶的回應,隨後嗤笑了一聲。
「可惜,晚了。」
話落,無數的雷電便轟然而下。
沒過多久,洛空婭四周便形成了用雷電組成的牢籠。
而未等她有下一步行動,緊接著而來的攻勢便傾瀉而下。
洛空婭已無處可逃。
成為了雷牢中的———籠中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7 13:15:4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
「追你的就這些了嗎,卡米爾。」
時間回溯到不久以前。
剛從羚角海盜團的人裡救下男孩的雷獅拉起對方問道。
「是的,大哥。」
拉了拉身上的圍巾,卡米爾點了點頭。
「那就跟我回去吧。」
心情不錯的小少年率先走了出去,到達地面後便停下了腳步。
卡米爾見此困惑的歪了歪頭。
然後他便看到自己尊敬的人沈默了一會兒後,默默轉頭看向了他。
兩人對視許久後,卡米爾總算是接收到了電波。
「這裡是東面。」
小男孩頓了頓,再次開口。
「距離皇城有點遠。」
「哦?東面啊。」
雷獅挑了挑眉。
「那個唯一統領起來的區域?」
「是的,大哥。」
卡米爾點頭。
「據說他們一年前剛換了新老大———但除了自己人,其他人都沒見過。」
大概是不太想出風頭的人吧。
「哼~」
不以為意的拉長音量,雷獅再次抬腳行進。
卡米爾也不會在意這些,緊接著追了上去。
兩人也沒想在這裡搞出什麼動靜。
只不過,這裡畢竟是厄流區。
是兇徒們所潛伏的地方。
殺人越貨是家常便飯。
還沒轉過幾個彎,他們便碰上了幾個恰巧成群結隊的小混混們。
想當然,衝突就這麼產生了。
雷獅做為三皇子,基本上沒人不認識他。
而厄流區的人——最為厭惡王族。
於是,事情變得更為麻煩。
看著對方召集越來越多的人,雷獅不悅的嘖了一聲。
雖然都是些他能輕鬆搞定的雜魚——但這麼多要解決也挺令人煩躁。
畢竟現在他還是個十二歲的少年,不是日後拿著錘子稱霸一方的海盜頭子。
「唔。」
就在此時,本就受傷不輕的卡米爾被趁機偷襲的人給暗算了一把。
匕首擦過手臂,留下了鮮紅的液體。
「找死!」
雷獅陰沈下臉,攻勢更加的兇猛。
見此,混混們便覺得事態嚴重,紛紛找人去求援。
「快!叫老大!」
「你跑最快你去!」
一陣兵荒馬亂後,被推出去的代表立刻速度全開,朝後方奔去。
哼,去搬救兵了嗎?
雷獅冷笑,並不放在心上。
只不過,見到救兵本人後,他著實驚訝到了。
是個比他年紀還小的異性。
長相算是漂亮的類型。
而且不知怎麼的,對方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像是——包容一切的天空。
雖然不曉得這樣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厄流區、還是老大,雷獅那把所有人都解決的想法還是沒有變。
「都給我停下!」
不過,和他不同,那傢伙似乎並不想打下去。
「我們可以談談。」
那名女孩毫不怯場的和自己對視,雙眼裡盡是清澈如同星夜般的黑。
「哦?妳想談?」
雷獅覺得有點意思了。
「可惜,晚了。」
只要傷到了卡米爾,即使對方稍微引起了自己一點的興趣,雷獅也並不打算收手。
他很不客氣的給了一頓雷電套餐。
原以為會就此灰飛煙滅,結果——
「唔,談談也不行嗎?」
女孩毫髮無傷的站立於別的地方。
「至少讓我搞清楚來龍去脈嘛!」
躲過了?
雷獅愕然的睜大了雙眸。
怎麼可能?
「算了,事後問也一樣。」
女孩不好意思的看著他們。
「那個,能否就這麼算了?我這邊的人也令你出氣夠了吧?」
她指了指地上躺了一地的人。
有些甚至快要一命嗚呼。
「哼。」
回神過來的雷獅陰沈下了臉。
「夠?怎麼夠了?傷到了卡米爾,就全部以死謝罪吧。」
他不信對方能躲過一次,還能躲兩次、三次。
不過奇怪的是,那名女孩在聽完話之後,瞬間露出了心死的表情,而且還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狠狠的瞪向後方正瑟瑟發抖的手下們。
不管那些雜魚,雷獅瞇了瞇眼,真的覺得這個女孩很古怪。
也令他產生了興趣。
「卡米爾,你退後一點。」
雷獅決定放開全力去打。
事實證明,令親弟遠離戰圈是對的。
在和對方打上後,雷獅便知道,這傢伙成為老大是名副其實的。
因為——她有元力。
女孩四周席捲著氣流,形成的風刃和他的雷電相互碰撞。
不只是攻擊,連防禦也很是紮實。
在來回幾次交鋒後,雷獅驚愕的得知了一個事實。
他打不贏對方。
同樣,對方也拿他沒辦法。
不過在這麼打下去的話,會力竭的將會是自己。
雷獅心中有這股預感。
他停下了攻勢。
女孩也沒有趁人之危,在雷獅收手的同時自己也停下了動作。
雙方就這麼注視了許久。
最後,還是由雷獅開了口。
「名字。」
「?」
「妳的名字。」
小少年紫色的雙瞳閃耀著光芒。
「⋯⋯洛空婭。」
女孩頓了一下,之後給予回答。
「洛空婭,是嗎?」
雷獅喃喃的重複一次,隨後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綻放。
「很好,我記住妳了。」
他轉過了身,抬步走了出去。
「回去了,卡米爾。」
「⋯⋯是,大哥。」
小男孩乖乖應允,隨後跟上了步伐。
「哦,對了。」
雷獅停下腳步,回過了頭。
「我還會回來找妳玩的——洛空婭。」
自己可是找到了很有意思的玩具。
沒有放過的道理。
語畢,小獅子便帶著卡米爾離開了原地,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於是這場鬥爭,就這麼結束了。
留下的,是屍橫遍野。



*
終於走了。
洛空婭鬆了口氣。
話說真不愧是未來的排行前五的海盜頭子嗎。
竟然能和目前的她打成平手。
當然,是指沒有用武器的情況下。
而且單論比武的話,有練體修的自己很有自信能完爆對方。
不過,能保留實力還是保留吧。
畢竟自己已經勾起對方的興趣了——從他走掉前留下的宣告來看,之後的日子可能不太平了。
「不愧是老大!」
「老大果然厲害!」
才剛舒緩情緒,後方的手下們很快就把她的怒氣值給升到了滿點。
看來姐最近太放縱你們了啊。
洛空婭折了折手指,非常核善的看了過去。
混混們頓時寒意上身。
於是乎,躲過了雷總的摧殘,下一刻便又要面臨更為可怕的下場。
被教訓的惡徒們無一例外的和傷患們手拉手作伴了。
身心疲憊的洛空婭覺得自己似是蒼老了好幾十歲。
她決定好好休息幾天。
連仙都先不修了。
只不過,總有人不逐她的願。
「我來找妳玩了,洛空婭。」
在休息期間的第二天下午,女孩死魚眼般的看著面前的兩名不速之客。
他們身後的路上,是攔截失敗的手下們躺了一地的景象。
你是很閒嗎,雷三皇子。
洛空婭無力的心中吐槽。
「來打一架吧。」
雷獅勾起愉悅的笑容,興致高昂。
而卡米爾則是默默的、自主的退在角落,當個合格的觀戰者。
眼中有著對女孩的好奇。
「⋯⋯你想打也是可以啦。」
洛空婭也知道阻止什麼的根本沒用,倒是挺豁達。
「不過,先不提你一個王子那麼悠閒的跑來這裡不說,但之後能不能別那麼大費周章的進來?」
女孩無語的看向地上的躺屍。
「我會轉告手下們讓你們通行的。」
所以下次請手下留情啊喂!
她的治療能力還沒解封別那麼浪費他們的急救用品啊!
「哦,這倒可以。」
小少年聳肩,隨後躍躍欲試的擺出了戰鬥姿勢。
「好了,來打一架吧。」
「⋯⋯⋯」你是嘉德羅斯嗎你。
洛空婭已經無力吐槽了。
她跳下木箱,稍微活動下筋骨後,便率先攻了上去。
兩人打的難捨難分。
卡米爾專注的觀看,雙眸中時不時閃爍著讚嘆的光芒。
能和大哥打成平手,那位小姐姐果然不是等閒之輩。
難怪大哥會那麼開心。
能遇上一個供他消遣的對手,不高興也難吧。
「老大,上啊!」
「加油!幹翻他!」
「加油老大!」
「⋯⋯」可惜,就是環境有點吵。
無言的看著另一邊吵鬧的觀眾席,卡米爾拉了拉帽子,決定無視他們。
不過對打中的兩人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
尤其是雷獅。
洛空婭因為平時被搞到習慣了還能忍耐下,但對面的小伙子卻不行。
他停下了攻擊,鋒利的眼刀子狠狠的飛向了那群製造雜音的傢伙們。
同時手上聚集著雷電,似是要給上一發。
為了避免東區再添傷員,洛空婭趕緊搶著下命令。
「給我安靜!」
瞬間,噪音沒了。
大夥們都乖巧如小雞的坐在地上,眨巴著眼睛。
「⋯⋯⋯」
她怎麼覺得還挺可愛?
「繼續。」
雷獅滿意了,立刻再接著打。
直到太陽西下,對決才結束。
這麼打下來洛空婭倒是臉不紅氣不喘——廢話,她體修修假的?
還遠遠比不上被師傅操練的度呢。
而雷獅卻有點不甘心的擦了擦臉頰上的汗。
可惡,這傢伙怎麼沒被累到的樣子啊?
雷獅不滿的鼓了下腮幫子,孩子氣般的模樣令撞見的洛空婭差點將手下遞過來的水給打翻。
艾瑪,珍藏稀有版啊。
女孩有點心動——母愛氾濫的那種。
「之後我會再來的!」
想下定了什麼決心,不服輸的小獅子下了戰帖般的宣言後,便帶著卡米爾再次離開。
洛空婭有些好笑的目送他們,覺得這樣的日子也不錯。
然而,她並不知道,這麼個念頭導致的結果是自己意想不到的。
而且,甘之如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9 21:59:5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洛空婭便十二歲了。
而這期間,雷三皇子都時不時來上門切磋,一次比一次更堅持硬抗下來,變得越來越強。
洛空婭不禁要感嘆,這傢伙的進步真的是神速。
恐怕有獨自訓練過吧——她眼尖的發現那頭小獅子身上幾處不明顯、努力過的痕跡。
而同樣的,卡米爾的體術也日漸增長。
是在某一天開始,這小朋友也找了她當陪練。
心靈成熟的女孩倒不介意抽空來訓練教導一下——反正對方也很有潛質,兩兄弟進步的成果讓她很有成就感。
而這麼你來我往那麼長時間,關係自然而然就熟了。
大部分原因還是因為洛空婭比較好相處又隨性,所以沒有和之後半途結夥的那兩個人一樣的待遇。
不過還是有保持一定的警惕心就是———單方面的。
而現在的生活就是只要兩兄弟來上門拜訪便一起從早上切磋到下午,然後到晚上回歸前一起做點什麼來打發時間。
比如說,現在。
「我贏了。」
笑咪咪的攤開手中的牌,洛空婭滿意的收穫兩道不甘心的目光。
他們三人玩的是大老二。
用的是她存放在空間寶物裡的撲克牌。
因為這裡神奇的沒有這種遊戲,女孩才拿出來分享。
雷家兩兄弟上手後便和她玩得不亦樂乎。
當然,基本上都是洛空婭大獲全勝。
前世的她可是被二師兄強迫性的抓去對練過呢,被摧殘的自己得到的成果就是耍老千什麼的手到擒來。
不過也並不完全是——至少有一半是師兄傳授的技巧和知識。
雖然實力完全碾壓,但太過欺負他們也不好,所以贏個幾局後,洛空婭便會放水。
這時雷獅就會很上頭——狠狠的反攻回去。
可惜,他並不知道這完全是出自於年長大姐姐的善意。
總覺得像是在帶小孩———不是錯覺吧?
「喂,洛空婭。」
雷獅的叫喚令思考人生的小少女拉回了現實。
「到妳了。」
「啊、哦。」
洛空婭不慌不忙的丟出幾張牌。
遊戲玩到了接近晚飯的時間才結束。
然後原本想對方差不多要走了自己等會就來修仙的洛空婭,被那兩兄弟接下來的行動給搞懵逼了。
他們從帶來的背包中取出了飯糰和睡袋。
似乎是要在這裡度過一晚的節奏。
「⋯⋯⋯」
不是,當東區是郊遊點呢?
女孩傻眼。
就算你們是熟客那些手下們都當作沒看到了,但身為皇子的某人不回去不太好吧?
接收到來自小姊姊的錯愕以及疑惑的目光,卡米爾倒是乖巧的開口解釋。
「大哥一直想試試露宿外面的感覺——昨天已經用充分理由事先搞定了。」
現在洛空婭好歹是他的準師傅,又是雷獅大哥的好對手,所以面癱小男孩對她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好感。
但也提過了,警戒心還是有的。
頂多比其他人多出了那麽一點的善意。
「⋯⋯」原來如此。
洛空婭瞭然,隨後無語。
但雷總啊,您以後有的是機會體驗啊。
照現在的時間線,這貨差不多就要被驅逐了吧?
這樣自己以後就沒法繼續搞養成遊戲了呢。
洛空婭眼神黯淡了一下。
唔,如此一想,有點寂寞呀。
「妳在神遊什麼。」
雷獅在這時湊了過來,遞出一個飯糰。
「喏。」
「嗯?」
洛空婭一愣。
「給我?」
「不然呢?」
小少年回以一副看傻子般的表情。
見此,洛空婭震驚臉的接過食物。
「⋯⋯謝謝。」
還不忘向對方道謝。
她沈默的看著手中的特大飯糰,有些懷疑裡面是否加了料。
畢竟,這位未來的海盜頭子竟然會好心的送人東西——卡米爾除外。
那麼問題來了,這該不會是個假飯糰吧?
洛空婭默默的從空間寶物中取出萬能解毒丹以防不時之需。
然後,狠下心的咬了一口。
軟綿的飯粒和香純的肉汁在嘴裡化開。
好吃。
小少女的雙眼閃了閃,有些意外。
竟然真的沒加料!
這丫的是個什麼情況?
「⋯⋯妳那是什麼表情。」
接收到對方不可置信的目光,詭異的理解到其中的含義,小獅子有點不爽。
「幹嘛那麼大驚小怪。」
不,這很不正常。
洛空婭內心吐槽。
您那狂傲的人設去哪了?
「嘖,不要就還我。」
「咦?咬了一口的東西你還要要回去?」
洛空婭下意識的回應,在看到對方黑下來的臉色後,反應迅速的遠離將距離拉遠,並且將飯糰消滅的一乾二淨。
一旁的卡米爾有點不忍直視。
「來飯後運動吧洛空婭。」
明顯不打算放過對方的雷獅飛快解決掉自己的晚餐,率先蓄電攻擊了過來。
他難得的好心,結果這丫頭竟那麼欠揍。
於是,兩人又開始打上了。
而卡米爾則默默護住自己的晚飯,身體稍微遠離戰圈後,很是淡定的觀摩了起來。
嗯,今天也是充足的一天呢。
卡米爾有點愉悅的想。
只不過,能現在那麼悠閒充實的時光已經不多了。
不止他自己,雷獅大哥也心知肚明。
而那命運的交接點,毫不遲疑的準時到來。
選擇,迫在眉睫。



*
「他們還沒來嗎?」
自從那天過後,洛空婭便沒再看到那形影不離的兩兄弟。
時間久了後,她便無心修仙了。
習慣是種可怕的東西。
沒有那兩個人的陪伴,她的行程變的單調乏味。
以前的話洛空婭或許並不在意——畢竟修仙本來就是這麼無聊。
但現在習慣了別人的插足,再回到隻身一人時,她這位外貌年幼內心實則年長的修仙人士竟一時轉不過彎來。
她憋不住,便三不五時的跑去詢問手下的人。
而無一例外的回答,都令人失望。
真是,身體縮小了,她便被小孩子般的心性給傳染了嗎?
洛空婭有些懊惱的坐在木箱上。
反正都知道那兩貨到了第三季都還好好的——自己是在擔心什麼?
影響到她如此地步,可真有兩下子。
洛空婭好笑的躺倒在木箱上,出神的望著天空。
索性不再動腦的她就這麼放任自己睡了過去。
直到手下喊她起來吃東西。
而正當洛空婭和手下們都填飽肚子的時候,遠處便傳來了驚天動靜。
其中包含著,女孩再熟悉不過的雷電交加的聲音。
她猛的站了起來。
看了一下方向,是東區外連接各處的那個廣場。
是別的地區的人找他們麻煩了?
洛空婭有點忐忑不定。
倒不是擔心會有意外。
相反,自己還覺得惹他們的人腦子有坑了。
自己之所以如此,只不過是心情相當複雜。
一個月沒見了,也難怪的吧?
小少女有點不悅的撇了撇嘴。
決定了。
等一下見到面,她決定先念一頓、發發牢騷再說。
「老大。」
一旁的粗漢子手下開口。
「好像是雷三皇子——您要去看看嗎?」
畢竟關係很好啊。
秉著愛屋及烏,對於皇室出身的雷獅,手下們漸漸的也不那麽討厭他們了。
有時候還會一起開派對什麼的。
「不用了。」
一屁股坐回座位,洛空婭平復好心情,無所謂道。
「他死不了的啦。」
「也是。」
深知那人有著恐怖到和老大並肩的實力,手下們便不再理會那邊的動靜。
只不過,事情往往出乎預料。
遠處的動靜沒過多久便近在咫尺。
洛空婭還在想怎麼打那麽久而且似乎還想拉她下水的樣子——正打算活動筋骨意思意思來幫一下,一道黑影便從前方飛了過來。
仔細一看,還是個屍體。
衣服的著裝看起來像是個士兵。
「⋯⋯」什麼情況?
饒是她,著實也愣了一下。
「呦,洛空婭。」
而與此同時,許久不見的某人非常帥氣瀟灑的登場,降落在了她的面前。
臉上是狂傲不羈的邪魅笑意。
「有興趣——和我一起去旅行嗎?」




*
時間倒轉到稍早以前。
雷獅被父親叫了出去。
早有預感的小少年和房間裡的卡米爾眼神交流一番後,便毫不畏懼的前去赴約。
該是時候攤牌了。
「父皇。」
坐立在王座之上的人聽到了叫喚,靜靜的看向自己那尚且年幼卻天賦異稟的孩子。
「雷獅,我的兒子。你已經——考慮好了嗎?」
他開口,語氣沈穩。
「⋯⋯是的。」
停下行進的腳步,小少年的眼眸閃爍了起來。
父皇來找他,果然是王位的事情。
雷獅內心不禁冷笑。
想當然,他拒絕了。
比起囚禁在一個地方——他更嚮往自由。
「好吧,雷獅。」
高居上位的男人並無任何激動的表現,只不過語氣卻更為沈重。
「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也只能將你逐出雷王星了。」
「你留在這裡,只會讓臣民產生多餘的不安和期待,繼而引起更大的麻煩。」
「這一切,是雷王星所經受不起的。」
最後落下的話,小皇子聽出了對方那無力的感受。
他閉了閉眼,收起那一閃而逝的心情,再睜開眼時,已剩下了冷漠和堅定。
沒有什麼,能夠阻止自己。
「就算你不說,我也會離開的。」
「雷王星——實在是太小了。」
小到無法接納自己的宏願。
雷獅嗤笑一聲,乾脆俐落的轉身,朝宮殿外走去。
「那麽父皇,我就在此告退了。」
大概——不會再見面了吧。
畢竟,現在的他,已不再是皇子了。
「走了,卡米爾。」
雷獅回到了房間,將已準備就緒的小男孩帶了出去。
不過,在徹底離開這顆星球以前,他還有件事情要做。
跟著大哥來到熟悉的地方,瞬間瞭解對方來此的用意後,卡米爾便無聲的緊跟其後,並不反對。
畢竟,他也很希望如此。
果不其然,在士兵們的追殺之下,他們來到了厄流區的東區。
雷獅立即加緊了腳步,手中的攻勢也越發猛烈。
他既迫切又期待。
在見到那抹倩影後,雷獅便止不住上揚的嘴角。
將礙眼的雜魚解決掉,他有點好笑的看著目瞪口呆的人兒,伸出了自己的邀請之手。
「呦,洛空婭。」
「有興趣——和我一起去旅行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3 21:25: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
很好,她需要靜靜。
洛空婭想。
事情發生的太快了,真的需要緩衝期。
不過洛空婭也知道,沒那麼多時間。
後方那群密麻的人群來勢洶洶,隨時都會到達這裡。
對於雷獅的話,必須馬上做出決定。
「小二子。」
「!是!我在!」
被突然點名,凶神惡煞的粗漢子有些蠢萌的回覆。
「你是大家之中最強的吧?」
洛空婭回頭。
「呃........大概?」
有點摸不著頭腦的小二子有些遲疑的回答。
老大這是要做甚?
「給你。」
洛空婭扔出了個東西。
是個堅硬的斧頭。
以前前世探索寶地的時候順手無聊收進空間裡的,算是不錯的寶器。
而在一旁等待回答的雷獅有點無語的盯著女孩。
她從哪丟出這麼大的東西?
「老、老大?」
突然收到禮物,還沒感動的小二子滿臉懵逼的接住並不解的看向對方。
結果看到的,不是平時溫和笑著的表情,而是難得的嚴肅。
「從今天起,你就是新老大了。要好好幹哦。」
洛空婭拍了拍大個子的胸口。
沒辦法,目前她太矮,搆不到肩。
「哪天回來看見你不在了或是沒好好管理東區的話——下場,你懂的。」
洛空婭適時的擺出核善的表情。
小二子瞬間寒意上身,下意識的抖了抖身子。
「是!老大!」
也下意識的回覆了。
但沒過多久他便回過了神,一臉震驚。
「咦!老大!您要離開了嗎!」
真的要和這小子去旅行嗎!
「是啊。」
洛空婭點頭。
在雷獅開口的那個時候,她便已做出了選擇。
或者更早以前,心中便已有了同樣的決定。
果然這兩貨,影響自己很深了啊。
洛空婭無奈笑笑。
嘛,但也挺有趣的不是嗎?
海盜旅行什麼的——真是令人躍躍欲試呢。
前世一直被教育的很好的小少女有了初次叛逆的刺激感。
「所以,一切都交給你了哦,小二子。」
她看向其他人。
「你們也是,要活的好好的。」
隨便死掉什麼的損害到她這前任老大的面子的話,就洗乾淨脖子等著吧。
就算到了亡者的盡頭,她也會抓回來修理一頓。
「是.......是!」
無一例外都領會到了弦外之意,其他手下也和小二子一樣,被嚇的抖起了身子。
見此,洛空婭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說實話,這些傢伙雖然是壞蛋,但她卻挺喜歡他們的。
比起其他區,東區的小子們可愛多了。
「那麽,再見。」
綻放出了一個令人永生難忘的微笑後,洛空婭便果斷轉身,伸出手拉住了等候已久的兩兄弟。
在兩人訝異的目光下,小少女腳下便形成了旋風,帶著他們飛向了高處,靠著流動的氣流離開了原地。
頭一次上天的兩個人一齊做出了驚愕的表情。
卡米爾更是直接腦袋當機。
與他不同的是,雷獅在一小段時間的震驚過後,便是饒有興致又帶著點愉悅的看著底下漸行漸遠的軍隊。
哇哦,不錯嘛。
他想。
不愧是處處給予自己驚喜的人。
雖然只是低空飛行,但這也足以令人讚嘆。
「這裡就行了吧。」
找了個地方降落後,洛空婭吐出了一口氣,稍微活動一下一次承受兩名男孩重量的雙手。
「你們有船離開這裡嗎?」
「沒有。」
雷獅回答的很爽快。
「.........」我想也是。
小少女並不意外,甚至早就料到了。
畢竟驅除是很突然的——就算事先預想到了,要準備周到也不太容易。
兩個人都還小嘛。
「那就劫船偷渡二選一吧。」
洛空婭不慌不忙的說道。
「你們想要哪種?」
「劫船風險太大。」
未來軍師終於緩過神來,冷靜的給予分析。
「還是偷渡吧。我知道哪幾個貨船能幫助我們離開。」
「那就這樣做吧。」
雷獅最終一錘定音。
沒出聲反對的洛空婭聳了聳肩,跟著他們走。
她其實想說劫船也是可以的——畢竟如今自己的實力也恢復了不少。
不過太出風頭也不好,會引起懷疑的。
目前他們的關係,還沒好到彼此信任、通融的地步。
三人順利的找了個目標成功偷渡了。
當然,其中有洛空婭暗自佈下的障眼法,不然也不可能那麽輕易的瞞過去。
至此,長久的旅途便開始了。
而距離主線———還有五年。





*
「看,洛空婭。」
出聲的小少年晃了晃手中的東西,臉上是狡結的笑容。
「戰利品。」
「..........你又去哪禍害別人了。」
死魚眼般的瞪著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人,正坐在木椅上和卡米爾看地圖的洛空婭實在是很想給某個很閒的傢伙一記風刃攻擊。
「現在我們還在被通輯中,搞出動靜不明智吧?」
果然還是個孩子,皮的很。
「嘖,又不是我主動惹事。」
雷獅哼了一聲,隨後咧出了邪氣的笑容。
「更何況,都滅口了。」
這樣誰也不會知道。
「........」操作還是一如既往的果決狠戾啊。
洛空婭默默接過所謂的戰利品——一包的金錢。
「給你,卡米爾。」
換了個更牢固的袋子後,洛空婭轉接給了旁邊的男孩。
既然不能暴露空間的事,就給未來小軍師保管吧。
「大哥,下一個目的地決定好了。」
接過收好遞來的東西後,卡米爾拉了拉自己的帽子。
「哦?哪裡?」
「赫爾多新星。」
卡米爾回道。
「和雷王星交流不深,而且環境也適合躲藏和訓練,可以撐過一段時間。」
「那就走吧。」
雷獅理了理身上有點凌亂的衣服,率先走了出去。
到了目的地後,洛空婭和卡米爾合作分工,很快就找到了新住處,以及未來能自由活動的區域。
一切都得打理好後,小少女便提議了。
「我說,雷獅。」
洛空婭叫住了想回房間休息的人。
「明天去找個服裝店換衣服吧。你那一身實在是太顯眼了。」
而且她和小軍師也該有幾件新衣服了。
「好啊。」
獅子少年慵懶回覆,爽快應允了。
如此,洛空婭的心情便愉快許多。
哪個女孩不愛美呢?
雖說她不太喜歡裙子就是了。
「明天早餐你想吃什麼?我來做吧。」
心情好的小少女詢問著也打算去休息的卡米爾。
後者愣了一下,有點訝異,接著是遲疑。
這個表情絕對是在懷疑她的廚藝。
洛空婭也不怒,直接揮手決定。
「沒意見的話,我就自由發揮啦。」
姐決定用實力證明自己。
於是,愉快的女孩就這麼哼著小曲兒,在卡米爾糾結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目光下回到自己的房間就寢了。
然後隔天,果不其然的,洛空婭收穫到了另一位同伴的呆立雕像。
雷獅看了看桌上的食物,再看了看微笑著的少女,最後視線定格在了自家弟弟身上。
卡米爾艱難的張了張嘴,最後還是給了大哥答覆。
「.......是她做的。」
他頓了頓,接著道。
「外相不錯,味道應該......也可以吧?」
如此不確定的答案,令雷獅更不敢下手。
兩人如此反常、或者說抗拒的態度令洛空婭覺得奇怪。
「我說,一大早辛苦做的,你們那麽嫌棄幹嘛?」
有這麼難以接受?
「不,不是。」
不知該怎麼說才好的兩人對視了一眼,終究還是坐在了位子上。
最先動手的,是敢做敢冒險的前雷三皇子。
他吐出一口氣,氣勢洶洶的拿起叉子,將食物送進了口中。
另一邊的卡米爾眼帶擔憂的看了過去。
「........」有那麽誇張嗎?
對於這像赴死般的舉動,洛空婭實在是很想吐槽。
而一直關注狀況的卡米爾則明顯看到了大哥的雙眼變的閃亮許多。
那是驚喜、愉悅的光芒。
這讓他不再遲疑,也拿起餐具吃了起來。
「......好吃。」
卡米爾讚嘆。
出乎意料的美味。
可以堪比皇室、不,或者說還要之上的廚藝水準了。
兩兄弟吃的很滿足。
不過,洛空婭在意的點還是想知道。
「所以到底為什麼你們一開始那麽抗拒啊?」
在收拾的空檔,她忍不住還是問了。
然後,她便看到兩兄弟僵住的身子。
「......」
什麼情況?
「......以前在皇宮的時候。」
回答的是在沈默許久後,情不甘情不願開口解釋的雷獅。
「皇姐心血來潮親自做了頓晚飯,我們看著不錯便捧場了一次,然後——」
似是回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小少年的臉色便黑了下來。
「我和卡米爾整整在床上躺了一整天。」
「......」哇哦。
洛空婭頭冒黑線。
雷伊女神,原來妳是這樣的啊。
「之後,我們就不再碰她做的東西了。」
雷獅總結。
「.....」然後後遺症就是一碰見別的女生做的東西都會反射性抗拒就對了。
洛空婭理解的點了點頭。
真是難為你們了呢。
「走了。」
將一切打理好後,三人照昨天的方案行動,前往了服飾店。
雖然沒有高級貨,但洛空婭查看過了,都是些不錯的布料做成的。
在她和卡米爾都挑選完、換上新衣服並多買幾件別的備用後,兩人便乖巧的等最後一個人出來。
結果在對方出來後,洛空婭差點把喝到口中的水給噴出去。
眼熟的兒童衛衣。
眼熟的牛仔褲。
再次眼熟的圍巾改頭巾的戴法。
除了外表年幼些外,完全就是未來海盜頭子的模樣。
「怎麼樣?」
雷獅還挺滿意的,另外選了個手套戴上後,便詢問其他兩位同伴的意見。
卡米爾當然是點頭稱讚,反倒是洛空婭———
「妳那又是什麼表情。」
小獅子不太開心。
「怎麼,不滿我的打扮?」
「.........」不,怎麼可能。
洛空婭擦了擦嘴邊的水漬。
您可是能把衛衣穿出帥氣、粉絲們狂道A爆了的男人啊。
「很適合你。」
就是訝異你竟然這時候就把圍巾當頭巾了啊。
「哼。」
雷獅勉強接受這說詞,並跟著也多買幾件備用。
洛空婭再次眼神複雜。
您不穿衛衣多好啊。
......不,還是算了。
回想起只穿緊身衣某人的破壞力,即時現在還是小少年沒什麼看頭,但洛空婭覺得,他還是抱持原樣好了。
把東西都放回房子裡後,三人便按照計劃,找地方來訓練順便觀光一下了。
當然,洛空婭主要還是修仙。
所以她和兩人分開,獨自找個沒人的清閒地方恢復實力,晚飯前再回去。
就這樣的生活模式持續了半年左右。
直到,再次離開前往下一個星球。
而距離大轉折的事件,也不遠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3 21:25:35 | 顯示全部樓層
幕間1

*
我一直觀察守護著。
畢竟是兩位舊友的孩子——可不能有半點馬虎。
嗯,總之,就先讓對方體驗一下人間的平凡生活吧。
因此,大家庭的孤兒院就不錯。
很順利的,孩子成長茁壯了。
該找個實力堅強的能士訓練了。
啊,剛好我手底下不就有了嗎?
可喜可賀,有很好的變強呢。
嗯,中途那孩子的諸多辛淚史就當作沒看到吧。
不過話說回來,真不愧是他們兩位的血脈之續,資質非常好。
甚至超出了我的預期。
看來當初接受培養並守護著孩子的任務是對的。
雖說主上的大部分命令都讓我苦不堪言———但這次,我並不那麽認為。
會毫不猶豫的攬下這項任務,不單單只是因為和那孩子父母的交情。
我自己也挺喜歡她。
像是第二個父母。
同時,也是為了能多少消除些內疚感。
畢竟,真正要陪伴在孩子身邊的,是身為親生父母的他們。
並且本該逝去守護世界的,是我。
啊,扯遠了。
總之,我的手下按照我的吩咐,將孩子鍛鍊成了強者。
只不過,我原以為主上會令這名孩子一直在那生活下去———並成為這個世界的中堅力量、守護神之一。
結果,事情發生了變化。
主上下達了新命令。
那孩子的師傅、我最為可靠的手下之一被這突如其來的決定給弄的懵逼了。
嗯,就像我當時的情況一樣,看起來真傻。
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向我抱怨也沒用啦。
啊,也不要在之後和那孩子見面時向她發牢騷或臭罵她一頓哦。
畢竟是主上親自動手的——這麽解釋後那傢伙一下子就平息了怒火,甚至還蔫了下來。
嗯,那麽多年的師徒關係果然不是白當的,感情真好呢。
.......我沒有羨慕哦,絕對沒有。
不過那傢伙也太消沈了,所以我就透露了有幫手的事情。
啊,他安心不少了。
並且在知道是誰後,表情相當精彩。
其中還有著幸災樂禍。
嗯,就是不知道是對誰的。
總之,主上給予的任務結束了。
希望那個孩子能如主上所期望的那樣,令那個小世界的發展發生變動吧。
同時,也是給予鍛鍊生活太過艱苦的她有一次自由放任的人生。
所以,請好好加油吧。
主人、我、還有妳的師傅都會默默守護妳的。
大膽的、放縱的過著肆意的生活吧,親愛的孩子。
真是期待,能和妳面對面相遇的那天呢。
天空女神———洛空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5 18:25:3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
宇宙旅行就這麼持續了一年半。
期間洛空婭三人不斷轉換星球躲避追殺,途中順便觀光以及訓練自身的實力。
而現在,正好轉移到了新的地方。
看著面前不錯的新景色,背著背包的少女伸手摸著下巴,有點惋惜自己的空間還沒有全部開啟,不然就能把拍照類型的寶物拿出來用了。
而身後的兩名異性則一人悠閒的站著等候,另一人則拿著地圖查探地形。
如今雷獅十四歲快滿十五了。
身高抽高的相當誇張。
才160的洛空婭和他說話都得抬頭。
還是卡米爾好。
默默的對比一下後,小少女暗自嘖了一聲。
前世的自己貌似也不太高呢。
真是令人遺憾。
「大哥。」
這時,未來的軍師已決定好了行程。
「嗯,走吧。」
如往常一般,找了個住處把東西放好後,三人就分開兩隊行動了。
不過這次,洛空婭可沒打算先修仙。
而是去了個她比較在意的地方。
南方的盡頭——黑市的集中點。
她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到什麼好東西。
只不過———
「不愧是黑市,人雜鬼多。」
把打算不懷好意的人騙進巷子中修理一頓後,洛空婭拋了拋手中沈重的錢袋,有些感慨。
這已經是第五批了。
她看起來就那麼好欺負?
洛空婭低頭看著自己的小身板,詭異的沈默了一下後,便自閉般的扶牆。
也是啦——這也難怪。
真的跟前世一樣,完全沒看頭啊。
難道營養都跑到別的地方去了?
「還是先去看貨吧。」
決定不再自我唾棄,洛空婭重新打好精神,愉快的逛起了街。
而上天不負苦心人。
還真的讓她找到了。
「這是什麼?」
傍晚回到住處準備吃飯的兩兄弟看到多出來的東西,一齊疑惑的看向正在擺盤的某人。
「哦,去黑市搞到的。」
洛空婭哼著曲兒說道。
「沒想到會有呢。」
她交易到手的,是隻魔獸。
長相像白色的老虎,體型卻嬌小如貓。
身上有著奇異的淡銀色紋路。
牠的種族名稱叫帝虎。
擅長找寶物,並且靈性極強。
不過數量稀少、加上難以馴服,所以基本上都很難看見。
洛空婭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會有這種魔獸——一度以為自己看錯了。
直到再三用能力確定後,她才很果斷的用低價交易了這隻小萌物。
這裡的人們都不識貨、也不明白牠的價值,只能當寵物來賣。
不過這也很正常。
要不是洛空婭很仔細的將每個貨物都看過,否則就要錯過這被弄的黑漆漆的小寶貝了。
「妳想養啊?」
伸手逗弄一下和自己玩的不亦樂乎的小貓虎,雷獅慵懶的問道。
「是啊,別小看牠,用處可是很大的。」
未來當海盜的時候就是MVP了。
洛空婭心裡暗自補充。
「有名字嗎?」
似乎也挺喜歡這個小動物,卡米爾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好柔軟,像蛋糕一樣。
「還沒取呢。」
洛空婭聳肩。
「想說等你們回來再說。」
「哦?這樣啊。」
雷獅有點兒躍躍欲試。
「那我來命名吧?」
「請便。」
小少女回以微笑。
「那就叫白夜。」
雷獅很快就想好了。
「畢竟牠的眼睛和妳一樣,很像星空。」
耀眼奪目、令人難以忘懷。
「ok~從今天起你就叫白夜啦。」
覺得也不錯的洛空婭心情愉悅了不少,點了點小貓虎的鼻子微笑說道。
晚餐也多做了甜點。
瞬間滿足的人又多了一個。
如此,三人組便又加入了新成員。
從少女口中得知牠的用途後,兩兄弟興致勃勃的將其帶在了身邊,也因此每天回家都會多出不少好東西。
一個禮拜後,小少女終於忍無可忍,搶先一步把小萌寵抱到了自己的懷中。
「今天該換我了!」
她也要擼貓!
「好好,換妳。」
雷獅也過了新鮮期,倒是無所謂。
就是卡米爾有點兒可惜。
「不過,洛空婭,明天妳的時間要歸我。」
「?你想幹嘛?」
難不成卡米爾陪你浪還不夠嗎?
「好久沒切磋了吧?」
雷獅臉上綻放出了一抹邪魅的冷笑。
「這次,絕對要贏妳。」
雖然有個勢均力敵的好對手是很好,但好勝心強的前雷三皇子卻有點兒不爽。
不是說女生都比較弱小嗎?
這貨完全只有表象如此而已。
「..........哦,你高興就好。」
一直放水的洛空婭有些無力的應允,並覺得對方的願望要實現可能有些懸念。
「我也要。」
卡米爾默默插足進來。
他拉了拉圍巾,雙眼併發的光芒和他的大哥竟如初一徹。
「麻煩妳了。」
他倒沒說出要打贏對方的話。
畢竟自己的體術實力和她相比還是差了那麼一大截。
「好啊。」
洛空婭爽快點頭。
再多一個,姐也不慌。
如此愉快決定後,三人就分開行動了。
而獨自修仙的洛空婭將白夜帶在身邊也不是單純要擼貓。
現在的小萌寵還是幼年期。
得培養才行。
為此,她從空間中拿出了不錯的丹藥促進成長,也陪著對練紮穩根基。
會找寶物的技能固然重要,但有實力才能自保。
好在,白夜資質不錯。
而且非常喜歡她。
比起另外兩人,洛空婭給牠的親近感要多許多。
一天的時間很充實的過去了。
很快的,便來到了切磋的日子。
準備就緒的三人來到了先前找到的可以肆意戰鬥的地方。
而原本還不太在乎的洛空婭在雷獅拿出了眼熟的東西後,表情瞬間便變的不淡定了。
臥槽,是槌子啊!
您已經將它召喚出來了嗎!
還沒有武器的小少女有些怨念。
早知道當初就多備用把寶劍了,畢竟這個世界的武器根本承受不住她的力量。
這可真是失策啊。
「怎麼樣?」
流暢的翻轉手中的武器,雷獅鬥志高昂的同時還有點小得意。
看這次還不把這小妞打趴下。
「........」
洛空婭回以他一個無語的表情。
恕她直言,即使這樣,要打贏她也很懸。
畢竟渡劫的雷都能熬過了,可謂是最熟悉的配方。
咦,那她豈不是正好剋這傢伙?
洛空婭後知後覺的想到。
而且相對的,他們的相性也會很好。
天空和雷電並存。
自己和雷獅,絕對會是最好的搭檔。
只可惜——
「我上了。」
耐不住性子的大貓貓率先發動了攻勢。
洛空婭急忙進入認真狀態對付。
————這個戰鬥狂,只把自己當對手看。
總歸是外人,信任感還不夠呢。
洛空婭有點懂某個騙子的處境了。
兩人很是酣暢淋灕的對打了一整個上午,直到中午時分才停止。
「嘖。」
沒能如願的未來海盜頭子心情不太美妙的將武器收回,很是不甘的狠狠瞪著去準備食物的小少女的背影。
這妹子,開掛了吧。
卡米爾也有些呀然。
大哥這次也沒能壓上一頭。
這個小姊姊,這麼厲害的嗎?
他陰沈下臉。
未來,會不會成為威脅呢?
卡米爾暗自思考片刻,有些半放棄的垂下了肩膀。
不行,撕破臉的話,他們也打不過。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種自己和大哥真這麼做的話對方也會笑的很是溫和的接受。
並且還可能會被當成是小孩叛逆期而安撫回來。
自己也就算了。
卡米爾默默的看向回到家後就一屁股坐到客廳沙發上開始生悶氣的人,有點複雜又糾結的收回了視線。
比洛空婭年長的自家大哥,貌似也被對方當成小孩來看待了。
他賭十個蛋糕肯定,雷獅現階段絕對沒看出來。
畢竟,洛空婭的親切感氣場太強大了。
.........雙方戰力懸殊到令人絕望呢。
卡米爾心想。
這份無力的心情到了下午輪到他自己時更加的強烈。
兩兄弟都被打擊到了。
這令洛空婭有些不好意思。
但這也不能怪她嘛。
誰叫自己有兩世的基礎呢。
小少女嘆氣。
看來要徹底融入在一起,還很困難呢。
如此想的洛空婭並不知道,事情往往都會出人意料。
直到她猛然回神時,已到了無法掌控的地步。
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
「迷宮?」
放下逗弄白夜的手,洛空婭疑惑的看向正慵懶躺在沙發上的人。
「是啊。」
雷獅低沈的嗓音幽幽的傳了過來。
「本來並不打算去的———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加上這妮子的話,那個號稱第二大的危險程度極高的迷宮便可以比其他人更順利的探索。
「明天就出發。」
「這麼快啊?」
洛空婭更訝異了。
「不多準備一下?」
「這妳不用煩惱。」
雷獅掃眼過來。
「對吧,卡米爾。」
「是的,大哥。」
一旁的男孩點頭回應。
「一切準備就緒。」
「........」速度真快。
洛空婭深深懷疑,怕不是早有預謀了。
「白夜也去吧。」
雷獅翻過了身,伸手用手指蹭了蹭蓬鬆的毛髮,輕笑說道。
「喵~」
小萌物乖巧回應。
於是迷宮之行就這麼定下了。
充足休息一晚上後,便是出發之際。
三人加一寵物,這組合可真夠嗆。
當然,這是在外人看來的。
洛空婭自己還是覺得可行的。
原因自然是———她的治療手段解鎖了。
當初跟著三師姐學真是太對了。
即時是密閉空間,只要不瀕死,她都有把握有一定的恢復量。
再不濟,頂多暴露空間的事情。
這麼一想,這次的迷宮攻略,沒有十拿九穩,能活著回來也應該很容易。
.......她這樣不算立旗吧?
「走了,洛空婭。」
「好的,這就來。」
把不好的念頭甩出去,收拾好一切後小少女便抱著白夜,踏著輕快的步子跟上了前方的兩人。
而這之後的命運分叉點,正悄無聲息的等待著他們。
崩塌或堅不可破,只在一念之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