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2|回復: 0

[同人文] 【特傳】今天妖師背叛了嗎?(冰漾)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22 07:18:5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 題目來自噗浪的冰漾古早味背叛圖文大賽
■ 很鬧,邏輯死
■ 絕贊OOC,大家開心就好(




「嗨,褚。」

「嗯?夏碎學長⋯」褚冥漾正要問對方怎麼突然找他,沒想到對方直接啪嘰倒地。

「⋯」褚冥漾緩緩上前測試了一下對方的脈搏,又慢慢的倒退幾步。

小鳥啾啾的停在夏碎學長一動也不動的身體上戳了幾下,還有幾隻蝴蝶在旁翩翩飛舞,褚冥漾還以為躺在地上的是什麼能召喚小動物的迪士尼公主,果然最先發現帥哥屍體的不會是蒼蠅。

三小?!這是什麼最新碰瓷嗎?!他現在是不是要把夏碎學長扛去埋,被千冬歲發現他絕對先被射成刺蝟——

「可惡的妖師!你怎麼可以對夏碎哥下手!」千冬歲一臉憤怒,手上的破界弓對準了昔日的友人。

褚冥漾想敲破自己的腦袋,該死的妖師之力。

「聽我說千冬歲⋯」我們只講了一句話!一句!飛沫也不會傳染的那麼快!欸不是,而且你哥本來就有病⋯咳、我的意思是你哥本來就帶著傷!

「不准叫我的名字!你這個叛徒!」

「現在的狀況你誤會也好,但請你答應我最後一個要求。」褚冥漾覺得跟千冬歲談判壓力好大,內褲都可以換好幾件了,只差沒有舉白旗投降。

「說。」千冬歲似乎還顧念著以前的舊情,沒有將事情做的太絕。

褚冥漾清了清喉,道:

「我要求驗屍。」

他跪坐在兩個侍神包圍的圈圈中,幻兵武器早就上繳已示誠意,成為換得交涉成功的關鍵,千冬歲一邊跟醫療班聯絡,一邊監視著褚冥漾的一舉一動。

醫療班表示會派出藍袍支援,公會也通知了一些袍級過來,熟悉的面孔讓褚冥漾暗暗鬆了口氣。

「漾漾,等到事情理解清楚前, 我沒辦法替你辯駁什麼。」萊恩難得綁起了頭髮,過來和他說了幾句話,褚冥漾感受到了他的左右為難。

他看著遠方戒備的學長,對方沒給他半個眼神,需要動用到黑袍,事情似乎越鬧越大。

所有人都就位後,藍袍最後才匆匆到場。

「為什麼夏碎學長倒在地上?」喵喵揮開埋住夏碎的蝴蝶,對他急救了好幾分鐘,最後只剩下啜泣聲,千冬歲拉開了他:

「沒用的,我裝在夏碎哥身上的心跳探測器早就停止了。」

她看著褚冥漾,眼底只剩下了害怕:「漾漾,不是你吧?千冬歲說的都是騙人的吧⋯」

「我只是跟他說了句話——」

「你說謊!」喵喵大聲的打斷了他的話,低下頭不願和他對視:「夏碎學長的死因是鬼氣毒素,喵喵雖然不是擅長這個領域的藍袍,也知道這是當年鬼族用來污染水源的毒藥。」

「⋯勾結鬼族。」千冬歲低語著,不大不小的聲音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褚冥漾,我將以公會黑袍的身分帶你回公會進行審判。」褚冥漾僵硬的往下一看,冰冷的槍尖抵在他的心臟前,冷漠的語氣:「妖師,勸你不要有挑戰黑袍的念頭。」

「我沒有背叛你們!」褚冥漾就長跪地姿勢急急忙忙想要站起來澄清:「不是ㄨ——」

靠北。

褚冥漾低估了自己的腳力,一時腳麻力沒站穩直接就往槍身倒,鮮血瞬間染紅了襯衫,褚冥漾不想去思考戳進去了多少,反正很痛,學長的臉看起來很驚訝,至少比剛才指名道姓的冷漠表情好多了。

「學長⋯你⋯為什麼不縮一下⋯」

在聽到喵喵尖叫前他還記得要抱怨。

眼前一片黑暗,身體仿若灌了鉛。

『主人。』

他聽到了米納斯的聲音,在救人這種不得已的情況下,為了鎖住他的血液才讓米納斯回到他身邊的吧。

也許能趁現在。

褚冥漾聚集精神。

『如果是短程的血緣傳送還可以,但您的精神力已經不夠支付了。』

不能牽連到家裡的人⋯

蛇身女子嘆了一口氣:『如果您願意讓我拿走一些東西做為代價,那麼也許能行。』

成交。褚冥漾想了想,缺胳膊少腿都比被後人貼上跌倒害自己死翹翹的最蠢妖師還好。

『只要是你的願望,我都會替你達成。』

褚冥漾張開了眼,倒抽口氣,傷口疼的讓他發瘋,他咬牙忍著痛,用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喚出掌心雷,往地上一打。

妖師身影在眾人面前消失。




「想當年,你手拿著兩把西瓜刀,從南天門一直砍到蓬萊東路。來回砍了三天三夜,簡直是血流成河——」

「可我就是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一眼都沒眨過。」他翻了個白眼,都會背了。

店長說他是在後巷發現他的,那個平常餵流浪貓的位子躺了一個這麼大的人要不發現也難,看他渾身是血又只有擦傷,怕是殺過什麼人才跑到這裡,良心發現的份上才把他這個街頭鬥毆受傷又失憶的小混混帶回家。

「小明,你真的不會想回家?」店長趴在櫃檯看著蹲在地上的男孩,他每天都翻過一輪報紙上的尋人啟事,沒半張是屬於眼前這個少年的。

小明補著架上的貨,沒說話。

沒錯,他的名字,王小明,店長解釋既然只是暫時的名字那也不用太認真取,這也太隨便了一點,他抗議被一律否決。

「叮咚」聲,夏日的熱氣從感應門外衝入,侵蝕著冷氣房的溫度,王小明對著門外的身影喊了聲歡迎光臨。

外國人?穿著和服逛便利商店?不熱嗎?

對方好整以暇的在冰櫃徘徊了一陣,連滴汗都沒看見:「這個好可愛哦~這個也是~」

最後對方挑了個冰棒結帳,小明接手櫃檯的空缺,店長似乎在後面忙著什麼。

這種東西很可愛?他搞不懂現在的年輕人。

一般來說他不會去注意對方買了什麼,大概是因為那個冰棒棍插在卡通人物的腦袋上、咬開裡面還是草莓口味的東西讓他很難忘吧。

條碼掃瞄器發出嗶的聲音。

女孩用扇子摀住嘴邊,露出一雙眼睛盈滿笑意的看著他,不知為何小明總有種惡寒感,覺得對方是直衝他而來:「小朋友。」

冰淇淋袋外凝固的水珠慢慢滑下。

「沒讀完書可是會被學校詛咒的哦。」

「讀書?」王小明很困惑,他已經當了很久社會人士,大概三個月:「店長說我看起來二十四歲又大學畢業。」

小明不知道二十四歲長什麼樣子,那應該跟他長的差不多。

「我家店員不是不想上學,是學不想上他。」店長大笑了幾聲,拍了拍小明的背,差點把他拍到內出血:「本店從不僱用童工。」應該啦。

女孩愣了愣,露出打趣的臉,小明覺得自己像是被盯上的獵物:「你的手環真漂亮。」

這是搭訕嗎?但妹子的要求太過難以讓人拒絕,小明乖乖的伸出手讓對方湊近,指尖滑過了黑色紋路。

「睡著了阿。」說著莫名奇妙的話,她又拉開了距離:「給你,不用找了,還有這個——」

「小朋友,希望你可以參考一下。」

小明捏著被硬塞的廣告單不明所以,店長一把抽走了東西,皺了眉:「傳銷?」

Altantis社會大學招生中!



小明正在門口貼著『謝絕推銷』的告示,店長交代一定要貼在最顯眼的地方,外頭很熱,他只想趕快回去。

「呦,兄弟。」

那個彩色頭髮的不良少年又來了,好像叫做西瑞?小明懷疑對方是不是其中一個用鐵棒毆打過他的人,才會三不五時來店裡找他聊天。

「剛剛有個奇怪的女生來店裡⋯」小明把傳單遞給了對方:「店長要我來貼個驅邪符咒。」

「你要回去學校?」對方似乎有些激動,薄薄的紙張在他手下都快被捏爛了。

「你知道我在哪裡唸過書?」小明瞇起眼,越來越覺得自己的推論是對的。

看看你把我打到失憶的樣子!

「本大爺行得正坐得端,看你一臉就是在食物鏈最底端的樣子,好心提醒你,就算回去學校也是被人打的份。」西瑞環抱著胸:「不如跟本大爺行走江湖⋯」

「你想去?」

小明低低的點了點頭,聲不可聞的道:「我自己也不清楚⋯」

「算了,老子會罩你。」西瑞拍了拍小明的背,差點把他拍到二次內出血:「畢竟是本大爺的僕人嘛。」



當日晚上。

「嗯⋯」店長審視著賴在他家的店員,遞來一個非常複雜的眼神:「你發生了什麼事?」

失憶的併發症?

「我決定回去上學了。」小明把入學通知書放在了桌上,店長翻了翻,是個拿來泡個泡麵、泡麵都會被壓爛的厚度。

「那很好⋯」但為什麼要穿這樣?

「西瑞說上學需要變裝一下,才不會讓那些霸凌仔看破手腳。」小明套上了黑色絲襪,裡面穿的還是店長三天前幫他買的四角褲。

「小明,聽店長一句話⋯」店長循循善誘,試圖矯正這個歪風:「女裝只有零次跟無數次。」

小明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整理好假髮的髮尾,扣好裙子在鏡子前轉了一圈:「還可以吧。」

「⋯你先不要說話。」店長覺得自己的某個地方陷入了混亂,喔不,是兩個地方陷入了混亂。

「加個蝴蝶結會更可愛。」



小明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蝴蝶結,因為他是臨時插班生,學校通知他下午來報到。

雖然學校有安排帶導,不過西瑞一大早就直接殺過來說要跟他一起上學,小明連拒絕餘地都沒有。

雖然進學校的方式有些神奇,很奇怪的他反而覺得這樣很⋯正常?在綠燈的時候從斑馬線跑過去讓機車瀑布撞飛很新鮮。

他看了眼手錶,抵達的時間還有些早,沒想到居然跟他同一間學校、可能打過他的西瑞提議他們中午先去學生餐廳吃個爽。

還不到中午用餐的尖峰時間,排隊的人潮不多,小明端著餐盤,很快的找到被食物堆掩埋的西瑞——

小明因為不習慣鞋子腳絆了一下,華華麗麗的往前摔,飲料灑了前方的女子身上。

小明習得:平地摔。

「抱歉⋯」小明試圖拿著自己的衛生紙幫對方擦乾淨,但布料吸水的速度太快,整片白色染上顏色,對方還在尖叫:

「我可是冰炎殿下的未婚妻!」

什麼中二殿下⋯小明還在腹誹哪個權貴的未婚妻那麼沒禮貌,相信對方也一樣沒禮貌又其貌不揚,餐廳另一頭傳出了騷動。

「殿下。」看清來者,女子的聲音低了幾度,多了幾分溫順,毫無之前女高音的潑婦形象。

影后,小明想起立拍手。

小明以為自己看到的會是類似員外的猥瑣大叔⋯他偷偷打量著對方,東方人的面孔,長至腰間的銀髮夾雜著一搓紅,一雙如紅寶石的眼眸銳利如狼,給人犀利的感覺。

好吧,夠帥。

但還是改不了狗男女的事實。

「她把飲料打翻到了我身上 ——」對方哭哭啼啼指著他,作勢要倒在冰炎身上,冰炎盯著半蹲在地上的王小明,越過了她,完全不顧自己的未婚妻會不會掉在地上。

小明直視對方的眼,不甘示弱。

看屁看 ——

獸爪一把抓住了槍身,豎直瞳孔的目露凶光,把小明護在後方:「真不愧是本大爺僕人的學長,用的餐具也很特別。」

「妖師。」

語落,那瞬間武器圍住他們四周,隨時都能在身上戳出好幾個洞,學生餐廳進入了肅殺的氣氛。

「本大爺可是見鬼殺鬼,見佛殺佛!」

「西瑞。」小明拉住對方,對五色雞頭搖了搖頭,在對方詫異的目光下伸了個懶腰:

「好啦,邪惡妖師回歸校園。」天氣真好啊——

適合魔王出世。

打破沈默的是學長那個吵死人的未婚妻。

「我是不是被詛咒了?!」對方快哭了,像是想把被褚冥漾碰過的衣服一起割掉:「剛剛我跟妖師對話了,他跟我說話了!」

褚冥漾陰森的笑著,裝出低沈聲音:「小心一點,上次跟我打招呼的人,墳上的草都比人還高了。」




「什麼時候想起來的。」

褚冥漾正被五花大綁,覺得自己好像成為了某種S級危險生物,雖然不可視物,從聲音就能辨認是誰,對方也沒有想變音處理。

「看到學長的武器阿,超痛的,痛到想起來。」被戳爆一次很難忘,腦袋沒記住,身體也記住了:「董事長應該不會特地設陷阱來抓學生的吧。」

還我學費喔。

「妖師褚冥漾,無殿和公會交涉結果,准許你保外就學。」褚冥漾仿若能看見那把扇子背後不懷好意的笑容。

語畢,綑綁的繩子斷裂,褚冥漾拉下了遮住眼睛的布條,動了動僵硬的四肢,大門被打開的咿呀聲,褚冥漾因不適應光線而瞇起了眼,門外的黑袍對他比了一個讚,仿若對有個吃牢飯的下屬引以為豪,依舊是那個爽朗的笑聲:

「大鬧一場吧,反正你還只是個學生。」

「才不是呢,我已經二十四歲又大學畢業。」





褚冥漾從店長身上得知了夏碎學長因為學校結界的關係救了回來,但因為毒素還存在體內而處於重傷狀態昏迷不醒。

店長說這個是很有挑戰性的任務,要在妖師跑出去這個消息還沒散佈出去前潛入醫療班,把人啪啪治好,然後搭啦,天下太平。

「噓。」他們正在醫療班外埋伏,店長似乎找到了目標。

大概是因為常常裝死不上班的原因,店長裝作傷患的技法非常爐火純青,他把藍袍引到小巷,直接打昏對方,仔細藏在草叢中,完全不在乎會不會被事後報復。

真實身分是貓又這種妖怪的店長揉了揉臉,身影開始變化:「像嗎?」

褚冥漾面無表情的拍手鼓勵,然後跟對方一起扒藍袍的衣服。

「讓開讓開——」

褚冥漾第一次知道輪椅可以跑這麼快,店長推著他橫衝直撞,把醫療班當賽道,褚冥漾很怕罩在身上的外套會被風吹起來。

「你!」

褚冥漾差點因為緊急煞車的作用力飛出去,好險自己抓的緊,從外套的縫隙他看見了對方的面容,又縮了回去。

是月見。

對方有意無意的打量輪椅上的生物:「怎麼了?」

店長推開了對方想掀的手:「因為夜行性所以不能見光所以才包成這樣。」

「這樣阿⋯等一下這個處理完,幫我把這幾隻鎖回房間。」月見沒有點了點頭表示了解,順勢把鎖的鑰匙交給店長。

「慘,我要尿出來了⋯」

欸,黑袍不要說這種話好嗎?!

夏碎學長的房間在七樓,他們一路飛奔到電梯前,叮的一聲,電梯打開,門後傳來熟悉的聲音:「阿光你不是下班了?」

「我帶病患去曬太陽。」店長打哈哈著,似乎忘記了夜行性這個設定:「你剛剛去探望你哥?」

「嗯,去買點東西。」

「那你快去吧。」店長看著對方的背影消失在轉角,立馬閃到了電梯裡面:「太刺激了吧,我不幹便利商店了。」

「⋯」

店長左右打量了附近,確認沒有人才推開門進入學長的病房,褚冥漾看著躺在床上的夏碎學長,對方看起來如果那天一樣只是睡著了。

「打幾下就起床了啦。」店長摩拳擦掌。

褚冥漾站起來想要靠近對方,他不會醫療術,只能拿著要靈不靈的言靈試試看——

靠北。

褚冥漾被輪椅的踏板陰了,得到摔跤王的殊榮,整隻摔在了夏碎學長身上,他內心在哀嚎,要是在夏碎學長身上撞出一個洞,他就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夏碎學長咳了幾聲,越咳越烈、最後咳出了一顆黑色的東西。

這是咳出舍利子了嗎?!褚冥漾拍著對方的背,夏碎學長微微睜開了眼睛,發出沙啞的聲音:「褚⋯?」

千冬歲踏入房間就看到了這一幕,籃子掉在地上,蘋果滾一地。

褚冥漾把夏碎學長的臉扳了過去,讓千冬歲看看他哥活潑亂跳的樣子:

「呃、醫學奇蹟?」




吐出石頭後,夏碎學長像是沒事般整隻好好的在病房休養,本人清醒了,也沒有人可以誣賴是邪惡妖師幹的了,雖然石頭還在化驗中,最後他還是獲判無罪。

坐立難安。

褚冥漾覺得比起吃牢飯更讓他想逃的是準備排隊跟他道歉的親友。

「漾、漾漾⋯⋯」米可蕥握住他的手,眼中的淚隨之滾落:「喵喵真的很對不起,喵喵也知道對不起並不能改變什麼,但是⋯但是⋯」

少女的眼淚最可怕了,這招根本踩在他的軟肋上,褚冥漾嚼著對方親手做的麵包,聚餐變成道歉大會真的好嗎?

「喵喵一直想告訴你,喵喵⋯喵喵,真的好想漾漾。」

「漾漾,我要跟你道歉。」千冬歲對他九十度鞠躬,褚冥漾覺得自己要折壽了:「我知道你不想聽我說對不起,但我真的、真的很想跟你說。」

「對不起,那天我太衝動了。」

「如果是我親人我也會生氣啦⋯」褚冥漾搔搔臉頰,貓又枕在他膝上打了個哈欠。

「漾漾⋯」萊恩的身影,但他的衣服依舊亂糟糟的:「以前的事情很抱歉,飯糰都給你吧,還有⋯我們很想你——」

一道突兀的聲音打斷了對話。

「不用跟他道歉。」站在眾人前方的混血精靈殿下寒著臉看著他:「褚,你為什麼要打傷貝琪?」

同樣的語氣、同樣的不信任。

貝琪,冰炎殿下的未婚妻,對他尖叫的那個。

「漾漾,為什麼你要攻擊貝琪姊姊?她曾經傷害過你嗎?」

「漾漾!你背叛了我們的信任!」

「萊恩 · 史卡爾家沒有你這種朋友!」

褚冥漾望天,有完沒完⋯




END

【碎碎念】

大家都太有創意了我快笑死www
想要更多的毒品請上噗浪搜尋tag
有更純的東西在喔(比讚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