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2|回復: 2

[小說] [吾命×特傳]萬年初始(重開)1/20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20 21:04: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音雪晴風 於 2021-1-20 21:33 編輯

我又回來了,經一番思索,還是決定重新開一個帖子,雖然大概也沒人記得了。

總之這篇改第三人稱,定更,每周三,有假條,除了番外,絕對不多更!!!

歡迎抓蟲(除非那個字我真的不會,大概也沒有人抓的到)

開始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沒有序章)

唔......


頭......好暈......


微微睜開眼,是他早已熟悉的一片黑暗,


腦袋傳來一陣陣的鈍痛,幾乎要打斷他的思緒,他暈呼呼的抬手按了按太陽穴,強迫自己坐起身。


四周空氣有些微涼,他身體不太好,凍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身下坐著的感覺柔軟,伸手往前一摸還有一塊布料蓋在自己腿上,絲製的,質料不錯。


他懷疑自己除了了眼睛不能使可能還聾了,不然沒理由任他怎麼撕心裂肺的喊叫都沒有一點聲音,他又嘗試了幾次,可能是真的叫的狠了,這才聽到嘶啞聲音從喉嚨深處飄出。


氣弱猶絲,輕的像小貓的嗚咽。


他心頭一驚,沒發現喉嚨乾澀的發疼,壓榨自己本就為數不多的體力翻身下床,現在當務之急應該要先確定現在的情況,


張開感知,是一個密閉的空間,


這是一個簡單的房間,就僅僅有一張床、一梳妝台、一張桌子,和幾張椅子,


十分貧瘠。


他定下結論。


"哎呀,小朋友你這樣想就太對不起姊姊我了!"有聲音插入,緊接著是一道身影憑空出現,他不確定對方是使用了瞬間移動還是用特殊手段避開他的感知,但他的確沒有捕捉到風係術法的痕跡,少女的聲音清脆,身材姣好,語氣聽起來笑嘻嘻的,手中摺扇不斷搖晃,拍打空氣的聲響頻頻晃過耳邊,似乎是個頑皮的妙齡少女。                               (吾命裡面瞬間移動是風係術法)


雖然不排除是個和教皇一樣喜歡裝小孩的老妖怪。


就憑他堪比女人第六感的直覺,裝小孩一說的可能性非常大。


真相了。


而且這位"妙齡少女"段位還比那教皇高的多。


請設想幾萬歲和幾十歲的差距。


他反射性想給少女一個燦爛的笑容,扯了扯嘴角卻是一點都笑不出來。


心情沒來由的沉重,面部神經不受控制。


他弄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事,正常來說無論心底藏了多少事他都能將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現給他人,現在不過一個笑,根本輕而易舉。


那為什麼表情那麼僵硬?


他捏捏臉,又再試了幾次,依舊沒有成功,突然的一陣劇痛停止了他的試驗,讓他重心不穩的跌回床上,感知被迫斷開,幾乎和外界切斷聯繫。


頭痛欲裂。


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臉色一定很難看,那種痛難以形容,不是一突突的抽痛,也不是昏昏熱熱的漲痛,簡直像腦殼中塞了顆炸彈,要炸不炸的,炸掉之後又出了一顆新的,在哪邊"嘶嘶"的響,炸彈就算沒有爆開也是很燙,將他折磨的眉頭發皺。


沒有感知的狀態下,看,只有無盡的黑;聽,是"嗡嗡"的耳鳴聲;聞,是空氣潮濕的氣味,身體虛弱的輕飄飄的,世界好似和他沒有一點關係。


他揉著眉心,對視力有須臾的渴望,畢竟在一個未知的環境,能掌握的事物越多越有安全感。


他從來都不笨,已經大概猜到了,自己是死了一回,噢不,是"又"死了一回,那他現在根本就是在另一個軀體裡,若是正常瞎的人,恢復視力其實是有望的。


可他偏不是,被神取走的東西哪是那麼容易拿回來的,他苦笑。


他對他做過的事不曾後悔,就算再來一次也會是同樣的結果,但只要是正常人都不會希望自己是個瞎子,他也不例外,儘管他沒有一點自己根本不正常的自覺。


其實能當上太陽騎士就已經不是正常人了。


不再致力於取得周遭的訊息,他以強大的意志力從疼痛中抽離,思考起他從剛剛就一直疑惑的問題。


照理來說魔王死掉不是應該魂飛魄散嗎?


那麼,


為什麼他還存在?





話說太陽騎士真的是一種非常神奇的生物,儘管在一個不熟悉的環境,承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劇痛,格里西亞竟也能旁若無人的發起呆來,扇見狀伸手在他面前揮啊揮,沒有收到任何反應,才忽然想起他目不能視物。


扇"唰"的一聲闔起折扇,在那顆毛茸茸看起來就很好搓的白毛上敲了一下,力道不大,但足以將人敲回神,哪知這一敲,這孩子肌肉瞬間繃緊,形成了戒備的狀態。


黯淡無光的蔚藍雙眼漫上迷茫,他似乎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極端的反應,但依舊沒有放鬆下來,格里西亞並未冒然伸手試探,而是摸向自己的髮頂。


這很符合他的作風,他一向謹慎,手如果在空中亂揮很容易碰到不該碰的。


他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以扇在的位置來看,格里西亞如果真的這麼做,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機率會摸到她的......胸部。


這樣的話,扇應該會......很高興?畢竟很少人會欣賞她的容貌與身材,不認識的多把她當成神崇拜,認識的,不好意思吼,他們惦記不起這祖宗。


而格里西亞,大概......也會很高興?


......那好像也沒什麼不可以的了。(跑題了,扯回來


很神奇的是,在被打之後,像被提起來上下左右晃的腦殼突然就不痛了,他嘗試放出感知,先是方圓十公分,最後慢慢擴到半徑七米左右,也就是這間房間的大小,老實說,挺大的。


"清醒了?"剛剛的女聲再一次傳來,他剛想禮貌性的抬頭對上對方的雙眼,臉上卻突然貼上冰涼的觸感,他僵硬,因為明顯是一雙手在他臉上揉揉捏捏。


面前少女露出陶醉的神情,一臉如願以償,喃喃道"跟臭小子一樣好捏,臭小子都不給我摸,小傢伙比他乖多了。"


原來是老妖怪伸出了邪惡的豬蹄。格里西亞面無表情的想道,同時在心底反駁,


他才不想隨隨便便被捏臉!


疑似老妖怪的少女淚眼汪汪,做捧心狀,聲音還有些哽咽。


咽的非常浮誇。


"嗚......你太傷姊姊我的心了,怎麼可以......罵人家是妖怪呢?"


扇一邊吸鼻子一邊斷斷續續的怨道,用扇子遮著臉,還自動將"老"一字省略掉。


格里西亞強忍著用魔法轟下去的衝動,狠狠的扯了一下自己的白髮,以疼痛將理智線接上,那畫面實在太傷眼了,不對,太傷感知......太傷腦袋?


算了。


比起這個,他倒是對其他事情較為在意。


......你為什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儘管沒有視力,他還是死死的用著雙眼盯著少女,


他一直知道這個少女很危險,危險到讓他沒敢做用感知深入試探這種不禮貌的舉動,所以他雖然有防備之心,但沒有暗地打任何小算盤,風險太高。


但是太可怕了,能在他感知全開下不被他察覺的讀出他的想法。


"當然是因為小傢伙你的表情太好猜啊!"她笑嘻嘻的回答道。


不可能!他無聲的吶喊,不管正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他可以保證自己的表情就算不是最優雅最燦爛最完美的笑容,也不會露出任何負面想法,當了這麼多年的太陽騎士,如果還會被人從表情看出心理想法端倪的話,他真的可以去撞豆腐自殺然後向光明神懺悔了。


不行,這種死法太不優雅,一定會被老師復活起來再重新優雅的死亡一次......


"嘖,真難騙。"少女撇撇嘴,下一秒又露出了欠扁至極的笑容"吶吶,小傢伙你老師是誰啊?"


格里西亞頓時失語,表情難以言喻。


這祖宗一定是對他的老師起興趣了對吧......


我似乎不小心間接害到尼奧老師了?他想道。


但也只有一瞬,很快就看開,畢竟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嘛,一定有辦法搞定這個麻煩的。


"喂喂,你居然罵姊姊我是麻煩?一下是妖怪,一下又是麻煩,你比臭小子還可惡啊!"少女拿出手帕擦拭不存在的淚,若是以原世界的話來說,簡直是川劇變臉,前一秒還笑,後一秒就可以擠出眼淚。


然後她依舊笑著,可語氣稍稍認真了一丁點,"好了,現在該來說說正事了。"


終於開始認真了嗎?


他沒有光采的雙眸毫無偏差的對上對方的視線,少女的聲音如玉珠清脆聲響一粒粒敲在耳邊。


"你還記得......"

"你是誰嗎?"



------作者愛說話--------------------


我相信這章有2000,之後不會有太短,騙更的狀況(我會直接請假)

總之喜歡的可以多多支持。

這篇無cp,但因為耽美看多的緣故,產品......你們知道的。

硬要看的話,可能all格(包括特傳角)?

不接受下一章就別看的,我不會阻止,畢竟ooc 和 gay裡gay氣也不是我故意的。


2021.01.20                -------音雪晴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7 23:27:05 | 顯示全部樓層
先上一半,忘記存檔,要重碼,剩下明天,不想熬夜。


第二章

他的心情平靜的幾乎沒有絲毫波動。


從前的記憶如溪水一般緩緩流淌,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又一遍。


他一路跌跌撞撞的走過,總有人始終相伴,回憶是很傷人的,他記得開始,也記得結尾,笑語歡聲模糊,繁花盈香散盡,色彩碎裂一地,而他看不清。


他本應魂飛魄散,卻在恍惚中知覺復甦,一切好像能夠繼續,齒輪轉動,早該停下又被注以動力。


光明神很仁慈。


他抬眸,蔚藍色如碧水蕩漾,似乎有什麼從中輕輕越過,蜻蜓點水卻沒有激起波瀾。


"我是第38代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太陽,同時也是第21代的魔王,格里西亞。"


他語氣堅定,坦然將過往攤開。


他哭過,也笑過,虛弱的靈魂,空洞的雙眼,蒼白的華髮,反倒成為了一種象徵,以此證明他活過。


格里西亞毫無負擔的揚起一抹笑,並非面具般的偽裝,而是真情實意。


他不會忘。


他怎麼可能會忘?


扇靜靜的看著他,身形頓了頓,說出來的話近似於嘆息,


"......只記得一半嗎......?"





格里西亞手中端著兩個木盒,上頭古樸花紋將其飾極為莊嚴,但是感知探不進去,他也不能保證裡面會不會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天知道鏡的性格是不是和扇那個老妖怪一樣要命。


鏡在他和扇剛談完話的同一時刻出現,也不知道時間怎麼算的,總之來的十分恰好,她不管不問的將木盒交給他之後就消失了,還贈送一個微笑。


他也和扇弄清楚了現狀,他去過生活的葉芽城外幾個國家,但在他認知的地圖外其實存在著更為廣闊的天,而現在他就待在名為無殿的一個地方。


是他太狹隘了。


格里西亞無聲感嘆,輕輕打開了盒,他不覺得對方會害他,因為完全沒有理由這麼做,這麼大的實力差距直接下手還比較快,幹嘛多此一舉?


他毫無防備,清脆的一聲聲響,濃厚的水屬性從中飄出。


這是......


他瞳孔微微一縮,


......永恆的寧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4 17:06:53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4月了,有第三章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