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93|回復: 8

[同人文] [魔道×特傳│主忘羨]轉生後我們成了仙人 4/28更新至第2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12 21:35: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Aliya 於 2021-5-12 12:24 編輯

*私設如山
*只在御見我和在水裡寫字上發,作者名都是Aliya
*盜文者白陵然詛咒你、金凌放仙子咬你
*cp目前只有官配們
*本人是個學生兼手殘,打字極慢、產文龜速、不定時更(我盡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12 21:3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liya 於 2021-1-12 21:38 編輯

第一章
地點:未知
時間:千餘年前

藍家的生理時鐘轉到了卯時,藍忘機睜開眼,詫異的發現自己不在雲深不知處的靜室內,而是身處在一個陌生空間的小床上,身旁還擠著他的道侶魏無羨。
「你醒了?」甫一起身,便有人發現了藍忘機的動靜,那是一名銀髮銀眼、有著尖耳和漂亮中性面孔的青年,正一臉關心的看著他。
不知如何回答,藍忘機選擇轉身先轉身叫醒道侶,沒想到,躺著那人的臉竟不是「莫玄羽」,而是已多年未見的「魏無羨」!
淺色眼眸瞬間閃過許多複雜情緒,吃驚、欣喜、懷念、疑惑,雖然迫切想探究但眼下不是好時刻,所以藍忘機按下這些念想,專心叫人起床。
「魏嬰。」第一聲,沒反應。
「魏嬰。」第二聲,仍是沒反應。
「魏嬰,起來。」藍忘機耐心的又喚了一聲,這次加上推動魏無羨的肩膀。
若是依照以往的慣例,藍忘機早就吻上去了——一大早把人吻醒也是一種情趣——但有外人在場,且不知是敵是友,還是克制為妙。
終於,在藍忘機的極度耐心下,魏無羨醒了。
「藍湛,這是哪裡?」魏無羨一醒來,因為看到藍忘機而習慣性的開口要嘴貧幾句,但在看過周圍景色後不禁瞪大了眼,要出口的話也變了:「我們前幾天有用過那個香爐嗎?」
「不知,沒有。」藍忘機答道。
「這裡是我和凡斯的秘密基地喔!」在旁邊聽到兩人的對話,銀髮青年蹦到小床邊:「我是冰牙族的精靈亞那瑟恩‧伊沐洛,你們可以叫我亞那,請問二位仙人如何稱呼?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又為何出現在這附近呢?」
雖然青年——亞那話中的某些詞語令人困惑,但至少可以從他的言行舉止中得知此人暫且是友非敵——忘羨二人對看一眼後達成了共識。
「亞那,這兩位仙人就是你在訊息中告訴我的『驚喜』?」忽然,一名黑短髮黑眼的青年匆匆奔入洞穴,在打量洞內景象後,有些無力的提出質疑:「他們是誰?」
「凡斯,你回來啦!」亞那眼睛一亮,高興的轉向凡斯:「感謝主神的庇佑,我們的傳訊朋友未在路途中被美麗的自然風景吸引而駐足欣賞,縱使是在這個美好季節盛開的絨羽槐花也不能撼動她的心神分毫呢,真是……」
「咳咳!」看到亞那有無止盡說下去的趨勢,感到自己二人瞬間被忽視的魏無羨果斷出聲:「我姓魏,名嬰,字無羨;旁邊這位呢姓藍,名湛,字忘機。在睡著之前我相信我們都在雲深不知處的靜室內,但一醒來就在這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是哪裡?附近可有任何修仙的玄門世家麼?」
「修仙的玄門世家?那是什麼?」來自亞那的詢問。
「比如說姑蘇藍氏、雲夢江氏、清河聶氏、蘭陵金氏,你都沒聽過?」魏無羨有些驚訝。
「這裡是守世界。」正經謹慎的回答了前一個問題,凡斯蹙起眉,感到些許困惑。
「守世界?」藍忘機理解了四人為何一直雞同鴨講,只是這原因近乎荒謬:「此處並非我們原本世界。」
不是原本世界。
這意味著,他們二人從前所擁有的錢財、地位、名聲和資源,在這個異世界統統不管用,過往與他倆熟識的人們也可能再也見不上面,更不用提跨越世界恢復原本生活了。
所幸,藍忘機和魏無羨還擁有彼此,以及身上的服飾——很神奇的是,他們二人身上皆穿著自己平日的全套衣物,藍忘機白衣,魏無羨黑衣,連條抹額都沒少,全然不似昨晚在靜室睡下時的不著寸縷。
不知幸與不幸中的萬幸。
「啊!對了!」亞那突然拿了一黑一白兩個包袱給忘羨二人,「這是我在你們身邊找到的。」
一看到白色的包袱,那熟悉的長條型就讓藍忘機有了幾分預感,動手解開後更是證實了這份感覺的準確性:包袱裡躺著的,赫然就是七弦古琴,忘機琴!
另一個也解開了,裡面有隨便、陳情和避塵。手上轉著陳情,魏無羨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個,亞那,你說你是『精靈』?」
「何為精靈?」藍忘機替他補上一句。
「精靈……他們是世界最初的八大種族之一,身為白色種族,他們具有和生命萬物溝通的天賦以及能自動淨化毒素的身軀,共同的明顯特徵是尖耳及身體散發的微光。亞那屬於『冰牙精靈』,這一族的法術和武力都很強盛,種族能力是『冰』,目前居住地就在不遠處。」凡斯有條不紊、不急不緩的解釋。
……哇噢。
魏無羨繼續問下去:「那你剛才說我們是仙人,可我記得我們之前都是人啊?」
語畢,還轉頭向藍忘機確認:「對吧?」
藍忘機沉默的點了點頭。
「可能是你們在被送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換了身體吧?」亞那猜測道。
「或許是吧。」凡斯同意道,接著話鋒一轉釋出善意:「你們要去梳洗一下嗎?」



魏無羨在小河邊看到自己的倒影後,也是嚇了一小跳,繼而內心變得十分複雜。
因為這張臉,這張他魏無羨真正的自己的臉,它承載了太多太多酸甜苦辣鹹澀的回憶了:年少的輕狂、藍湛對他不敢坦白的情愫、把金丹換給江澄、射日之征、師姐和金子軒和溫寧和許多人的死……真是,怎麼說呢。
「這些,都已是過往。」藍忘機將情緒略顯低沉的魏無羨拉近他剛請亞那建來遮蔽視線的冰屋,並關上門,把人推靠在牆上,帶著憐愛和安撫輕輕吻上那雙他只真正親吻過一次的唇。
是了,不管如何、不論何事,他還有藍湛啊!魏無羨這麼想,心情好了許多。
沒有唇舌交纏的一吻結束,兩人各自解開衣帶查看這個新身體,發現不僅身上沒半個傷痕,臉也是二十來歲的模樣,一運靈力更發現這具仙人身體沒有金丹也可儲存十分飽滿的靈力,倒是免去了藍忘機長久以來對魏無羨身無金丹的擔憂。
穿回衣物,忘羨二人走出小屋,正式迎向在守世界的新生活。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12 21:45: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13 11:06:22 | 顯示全部樓層
啊~~~~~~~~~~~~~~~~~~~~~(不知如何表達只好啊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5 19:53:03 | 顯示全部樓層
阿阿阿啊魔道×特傳!(激動
我之前一直想看可是沒人寫,在我想割腿肉自己寫時就看到這個,作者大大我愛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7 12:26:19 | 顯示全部樓層
冥羡雪漾 發表於 2021-4-5 19:53
阿阿阿啊魔道×特傳!(激動
我之前一直想看可是沒人寫,在我想割腿肉自己寫時就看到這個,作者大大我愛你 ...

emm…大小考試作業纏身的國九生告訴你,別太期待,現在只寫到第四章(不含打字)也有大綱,還用不著愛我Qv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10 19:39: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Aliya 發表於 2021-4-7 12:26
emm…大小考試作業纏身的國九生告訴你,別太期待,現在只寫到第四章(不含打字)也有大綱,還用不著愛我Q ...

大大和小的一樣是國三弱小可憐又無助的會考學子嗎?我豪開心喔(究盡……      大大慢慢來,5月後再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28 12:11: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地點:未知
時間:千餘年前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內,魏無羨和藍忘機都過得很充實。
頭幾日聽凡斯講解世界常識,那些六界、一堆種族、鬼族什麼的大大顛覆了他們以往的世界觀。
然後開始學習術法,亞那從族內借了幾本書過來,都是淺顯易懂的基礎版本,前世(前一個世界,為了方便稱呼以後就這樣講)就有在用各種法術符咒的兩人很快就能上手並用出許多變化,進步飛快。
他們也算是搞懂了為什麼自己可以理解那二人的奇特語言了:翻譯術法。
啊,精靈百句歌、天使詩歌和妖精擊技也學全了。
接著他們「學會」了古代精靈語、精靈語、古代通用語和通用語——其實是凡斯懶得全教,直接把自己這部分的知識用法術(1)灌輸給他倆。
再來就是挖洞穴了,魏無羨和藍忘機在秘密基地的山谷範圍內另挖了一個小天地,再設下多層結界和屏障,這樣他們做啥都不會被看到聽到或打擾了,然後也製作了一些生活用具。
兩人還在內部挖了一個浴池,平地下凹出適當的深度,鋒利的石頭邊緣被打磨至平滑不易傷人,牆壁上刻著咒文——在不同位置輸入靈力就會注入自谷外小溪取來的冷水或加熱後的熱水,或把水流散至大地——這樣既免去打水的走動又可避免一個又一個的浴桶被打壞。



魏無羨和藍忘機跟著亞那和凡斯第一次進了冰牙族。
身上帶著有遮蓋氣息的咒語的藍色水晶,他們經過了狹窄的山谷道路然後跳上翠綠的廣大草原,當時忘羨二人就是在這一帶被發現的。
並沒有順著草原直行,三人跟著亞那以很奇特的路線在大草原上繞了幾圈之後才跑出了草原,然後鑽進了一座巨大的森林。
快步經過族人們精心設計的大型迷宮,亞那在一棵巨大的枯萎樹木上方找到一個發亮的符號,拍上一下之後四周的空氣立即騷動了起來。
站在後面的魏無羨和藍忘機只感覺眼前好像一亮,等到空氣精靈平靜下來之後,四周仍是森林的模樣,什麼也沒有,但是那棵乾枯的大樹中心卻多出了一個能夠讓人通過的大洞。
四人都跳進去之後,那個洞也閉合了起來。
在走了一小段的距離後,一抹微弱的光線驅走了黑暗,然後冰冷的風竄入,一種乾淨到幾乎沒有雜質的空氣環繞在四周,越往外越能看到出口結滿了薄薄透明的冰霜。
他們嗅到名為無暇的淨潔氣息。
跨過那層薄冰,適應了陽光在冰面折射的光線之後,魏無羨和藍忘機才看清四周的模樣。
所見之地全都是冰,透明的、白色的冰面,風之精靈和大氣精靈的聲音在上頭嘻笑著,遠處還有穿著白色寬袍的精靈在打鬧遊玩。
這裡的精靈就像是冰造出來的,銀得幾乎透徹的髮與白皙的漂亮面孔,乍看之下彷彿隨時會溶化。
然後在廣大的冰面之後,是一座冰色的城池。
到處都是冰面的冰之城市散著霧氣、折射著光芒,銀亮而透明,隱約可見的花草植物也是同色系居多,就連跑出來的幻獸都是銀白色的。
這裡是冰的世界。
在跟風之精靈定過契約,確保她會淨化自己在這裡的氣息後,兩名外來的仙人跟著妖師和精靈下到石頭冰板下的深沉黑色通道。
密道其實並不寬敞,寬度只能夠讓一個人走動,肩膀幾乎都摩擦在牆面上,雖然勉強能轉身,但是無法兩個人並行,於是形成了「藍忘機跟著魏無羨跟著凡斯跟著亞那」這樣的順序。
在這種環境下,作為一個精靈,亞那身上的微光十分明顯,成了帶路的精靈牌光源。
大概走了一首短歌的時間後,亞那頓了下腳步,然後輕盈一跳接著向上攀爬,把出口的門板移開後,他們到了一個房間。
一間很大很大的房間,裡面裝飾了各種美麗脫俗的飾品,白色的牆面上掛著大幅畫作,窗邊種植的白色小花隨風搖曳。
從拉長挑高的窗外可以看見與自然完全相容的城內景色,外面充滿了精靈的歌聲,讓人感覺到一片和平。
亞那微笑著為他們沖泡了茶水,室內頓時瀰漫著一股清香,又從族內圖書館借來了書冊、卷軸,四人就這樣愉快、愜意的度過了大半個學術討論的下午。



然後某一天,亞那帶回了一名有著藍色波浪長髮的男性。
那位種族不明的男性全身傷勢嚴重,在醒來喝下妖師一族的特製傷藥後也不急著離開,目光帶著對眼前四人毫不掩飾的探究和興趣,就這麼以養傷和學習之名順理成章的留下了。
於是秘密基地的山谷內人數由二至四再增加到五,精靈、妖師、兩名仙人和公會的黑藍雙袍級形成奇妙的組合。
那名新加入的男性,名為安地爾.阿希斯。

TBC.

備註:(1)這個術法是我自創的,效果就是文中描述的那樣,而它是有點偏精神系還要特定條件才能學,所以極少人會(有點類似蛇眼那樣的稀有度),嘰、羨、亞那和安地爾也都沒學成。

快會考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9-6 23:09: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敲敲,有存稿嗎?作者快更新,說好的水裡沒更,來敲御論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