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8|回復: 7

[同人文] 案簿錄/特傳 -- 虞因的黑袍日記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2-28 18:07: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喜希 於 2021-1-18 15:56 編輯

時間軸

案簿錄:第三部開始

特傳:因為沒看第二部之後,所以各角色個性沿用第一部的,但時間軸是一切都結束之後。

『2020/12/28

記:在離開很久後的今天,我又再次踏回那世界。

......。』

早上5:00

  冬天的早晨、天色還未亮,街邊的路燈閃爍著橙光,似乎久久未修。

  褐髮青年因為天冷,而窩在厚重的被窩裡,窗外閃著的橙光被阻擋在暗色的窗簾外,絲毫沒有影響到青年的睡眠。

  突然間,不知道從哪裡,發出刺耳的尖叫聲,青年的眼皮微微顫動,翻了身,青年用棉被蓋住自己外露的耳朵,意圖阻擋那惱人的尖叫聲。

  隨著時間過去,青年的意識漸漸變得清晰,腦子清醒的那一刻,青年在自己的一聲「握草。」中,從床上爬了起來。

  眼中的睡意消散,青年很快鎖定房間的一個方向,他的書櫃,那裡是他放舊物和雜物的地方。

  翻了櫃子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青年很快就從煩亂的物品中找出吵醒他睡覺的罪魁禍首,一台螢幕亮著白光,顯示有人打電話過來的智慧型手機。

  盯著手機螢幕陷入沉默的青年,表情掙扎著,似乎很不想理會這手機,但是那尖叫聲還持續著。

  最終青年吐出一口氣,還是接起那通看起來只要他不接,就會一直響下去的電話。

  電話被接起的瞬間,電話那頭出現輕快的聲音「小阿因~求幫......。」

  「你這眼中只有錢的臭錢鼠,要不是我在房間設了隔音,我家人早就跑上來質問我了,大清早的,打什麼電話吵人?」青年語氣冷酷的打斷對方的熱情。

  「...欸嘿?」

  「欸嘿個頭啊!」青年暴氣。

  「唉沒辦法嘛,有突發狀況在你家附近,但黑袍們都剛好有事,沒辦法只好拜託你。」對面的人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決定他可是想了一分鐘後才下定的決心呢。

  要是青年知道對面的人在想什麼,肯定黑著臉的掛上電話,不在理會這損友。

  只可惜青年並沒有窺心的能力,所以青年只聽見對方的話,然後陷入了很久的沉默,「我...早就不再做任務了。」

  「有個白袍被鬼王高手纏上了。」對面無視青年的立場,把情況直接告訴青年。

  並且繼續補充道「那白袍是妖師一族的。」

  「......。」青年再次陷入沉默,而對面也耐心的等待青年的回應,沒有出聲打擾青年的思緒。

  心中的黑白小人打了一場架,最終青年看見白色小人贏了,他默默的開啟口,就是無聲的嘆息「地點發過來,我去。」

  早就知道青年會這麼決定的對面,馬上傳過來一串訊息和地址。

   果然就算善良的那顆心曾被傷害,青年依舊如當年那熱血的少年一般。

早上6:00

  虞因身穿一身黑衣金邊的袍裝出現在他不久前才畢業的學校,臉上帶著潔白的面具,他那標志性的褐捲髮被他藏在黑色的披風下。

  包的如此嚴密就是為了避免被學校裡認識的人認出來,雖然他已經畢業一陣子,但還是有些熟面孔常常回來。

  「速戰速決吧,被發現我不在房間我就死定了。」眼神已經表達出生無可戀的虞因低喃幾句,便開始尋找學校裡散發出鬼族氣息的位置。

  循著鬼族和白袍的氣息軌跡,虞因很快就找到他的目標,但是他看著眼前的場景,他默默的愣在原地,並且陷入長久的沉默,也可以說是還沒回過神。

  「走開啊!」身穿白袍的黑髮少年表情驚恐的拿著小型槍指著眼前的藍髮青年。

  藍髮青年則是一臉變態...喔,是一臉笑意的拿著黑針靠近少年「凡斯的後代,你這樣的反應真是讓我太傷心了,我只是想邀請你和我一起去喝杯咖啡嘛。」

  「我不想啊!」

  「別害怕,來來,要喝可可也行喔,我最近正在練習呢!」

  「重點在這邊嗎!」

  虞因扶著額頭,一點都不覺得這狀況是需要派他這個黑袍來的,肯定又是錢鼠的陰謀,他之後一定要去找那隻臭錢鼠,然後砸了他的辦公室。

  暗中決定好之後行程的虞因,終於在黑髮少年精神崩潰之前,走上前將手揮向藍髮青年的頭。

  被打到頭的藍髮青年左手一揮,他那泛著淡淡黑光的銀針要刺入虞因的時候,虞因開口道「阿希斯,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變態跑來騷擾高中生?」

  被稱作阿希斯的藍髮青年,動作明顯一頓,然後眼中閃過不可思議。

  「不是吧又來一個嗎!」黑髮少年原本看見虞因身穿黑袍,以為是來救他的公會黑袍,誰知道虞因和阿希斯兩人的對話,讓他誤會虞因也是鬼王高手之一。

  看見黑髮少年的表情所顯露出來的意思,虞因尷尬的咳了幾聲「那個學弟,我可跟這變態不同路,我是接到通知說這裡有人被鬼王高手騷擾,前來救你的人。」

  「說什麼變態,真過分,難得見面就這麼說我嗎。」阿希斯瞇著眼,看著眼前失蹤很久,一直沒消息的青年,就算全身都被包裹的緊緊的,阿希斯也很快就認出青年的氣息。

  「你不是變態是什麼?我還要把這學弟帶回去交差,你就別糾纏了,下次再聊吧。」

  被虞因提起來的學弟因為過度震驚而不敢多開口,腦子頻頻搖頭表示不要再有下次了。

  「......下次我在這等你。」阿希斯丟下這話以後,就消失在原地,真的沒有再多做糾纏,讓黑髮少年看向虞因的眼神越來越崇拜。

  「你在這還有什麼任務嗎?」沒有注意到少年目光的虞因,在阿希斯走後,公事公辦的詢問道。

  「啊?啊!沒有了!我在這是幫忙關鬼門,只是沒想到剛關好那安地爾就出現.......。」少年低著頭,看起來就像是任務沒做好,而羞愧的樣子。

  虞因看著眼前的少年,手輕輕撫上他那柔順的黑色短髮,並在少年還未反應過來前,輕笑道「能和那變態對峙到我來,你也挺不錯的,身為......。」不自然的頓了一下,虞因把原本欲說出口的黑色種族吞回嘴裡。

  「身為白袍,你的意志力不錯,做的很好了。」

  而身為黑色種族,不被鬼族誘惑的意志力,也做的不錯,虞因感慨著,眼中閃過一絲悲傷。

  
『記:......
         
    沒想到我再次踏回那世界不久,就馬上見到多年前的好友,並且認識到了近幾年掀起一陣血雨的妖師學弟。

  問我為什麼會知道這學弟的事?當然是那錢鼠告訴我的,畢竟是要去救人嘛,任務目標不搞清楚身世背景怎麼行。

  但總覺得被那臭錢鼠坑了,總有一天要把他辦公室砸了,讓他自己花錢維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28 18:11:33 | 顯示全部樓層
真巧!我家的某位孩子也想和平和(核)平(爆)會計部的(PS.只是念頭
安地爾好多人都認定你是變態,確實你是一位很難理解的人物

點評

被坑了的大家都想爆了會計部w,萬惡的根源啊。  發表於 2020-12-28 18: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2-29 09:14: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2012/4/23

記:來到守世界已經快兩年了,沒有選擇住宿的我,每天早上都要用各種方式到學院,畢竟家裡有大爸和二爸,要是我選擇住宿,他們肯定會想看我宿舍長什麼樣......,但是那能看嗎?會動的雕像和會詭笑的肖像畫,給他們看到我來到這麼一所詭異的....咳,異能的學校,就算我不是自願的,但肯定會被揍吧。

但是每天上學的方式真的很困難啊,真希望傳說中的扇董事能行行好,不要再增加我上學的困擾了。

像是這次的上學方式......

......。』

早上6:00

  還未染上褐色的黑髮稍微有些長,輕柔且隨意的卷縮在虞因的脖子上。

  虞因站在某間醫院門口,他的旁邊有個公車站牌,讓別人一看就覺得這黑髮少年肯定正在等某一台能將他送往所讀的高中的公車。

  但是肯定誰也猜想不到,這少年等的其實不是公車,而是等著他身後那間醫院準備出勤的救護車。

  想到自己年紀輕輕,就一直做自殺的行為,虞因的表情開始有些憂鬱,還嘆了一口氣長長的氣。

  因為這學期去學院的方式竟然是去給救護車撞啊!而且還規定要正在出勤或出勤回來的救護車啊!

  陷入自己小世界的虞因,沒有發現他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金髮的青年,正一臉興致勃勃的觀察著他的臉色。

  虞因在這等了多久,他身後的青年也站了多久。

  幾分鐘過去,虞因終於聽見救護車準備出勤的聲音,他抬起頭,眼睛閃閃發亮的轉頭望向醫院,因為他終於能去學校上課了。

  但是醫院的樣貌還沒看清,他倒是先看見一名金髮的青年。

  站在他的身後,一臉笑瞇瞇的,看起來就像個準備拐走善良公民的怪大叔。

  「呃.......?」虞因愣住的當下,腦子還沒轉過來,就下意識歪著頭,眼中帶著困惑的看著眼前的青年。

  誰知道那青年竟然吹起口哨,雙手抱在頭後面,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沒看過有人可以這麼正大光明裝傻的虞因,腦子依舊轉不過來。

  但是逼近的救護車聲音,讓他很快的恢復思緒。

  雖然不知道青年想做什麼,但是虞因身為學校白袍,也不至於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於是虞因也不在關注青年的詭異行徑,而是將注意力放在準備轉向他們這條路的救護車。

  救護車朝著他們的方向越來越近,虞因手緊握書包,深吸一口氣,在救護車要到達他面前的時候,咬著牙閉著眼的衝上前去。

  但是穿越空間的那種感覺遲遲沒有出現,讓虞因困惑且緩慢的睜開雙眼。

  他的眼前,景象依舊停留在原世界他等救護車的那條路上。

  然後虞因緩慢轉頭,看見剛剛那詭異的青年正領著他的衣領,顯然就是青年阻止他撞救護車。

  「握草。」虞因低語咒罵了一聲從某人那裡學來的措辭。

  「小朋友,剛剛看你表情就很不對勁了,年紀輕輕怎麼就想尋死呢?生命多美好,別總想是想自殺啊。」

  「呃......。」不理會青年的話,虞因正思考著下一班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如果遲到的話他就要追學校啊!

  「如果你需要,嚴老師專線前三分鐘免費,歡迎隨時撥打喔。」

    「不好意思大叔,我不需要,我也沒要自殺。」虞因掙開青年的魔爪後,保持一定距離的解釋道。

  開玩笑,敢自殺是要讓二爸把他從地獄抓回來在死一次嗎。

  「大.大叔......我現在有這麼老了嗎。」青年晴天霹靂的愣在原地,顯然不明白自己怎麼就變成大叔了。

  虞因見狀也沒有把視線在往青年的方向移去,他拿起學校分配的手機,打電話給校方負責管理校車事宜的人。

  「喂,不好意思,我是二年C班的學生,剛剛那班我沒搭到可以在放一次嗎?」虞因在對面接通電話後,馬上解釋自己目前的情況。

  可惜最後對方的回應不如虞因的預期「目前沒辦法,不然我們這裡派你班上同學來協助你吧。」

  「等、別!」還沒等虞因說完,對面就掛上了電話。

  而青年也被虞因這幾聲給叫回了意識「小朋友......你覺得我真的那麼老嗎。」

  不能理解這話題怎麼跳的虞因,嘴角抽蓄著,覺得遠離眼前這個怪人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唉算了算了,總之小朋友你要是需要什麼幫助,可以找大哥哥我......」

  突然,無預警的,青年閉上雙眼應聲倒地,而他的身後站著兩名和虞因年紀相仿的少年們。

  一個一張臭臉,看他舉起的手剛放下,顯然青年就是被他打暈的。

  一個一張笑臉,看見虞因,友好的揮了揮手。

  「果然是廢物,這還能錯過校車?」

  「要不選擇住宿吧,不然這樣很麻煩呢。」

  虞因挑起眉,最後決定無視前者的話和他的一張臭臉。

  大清早就看到這個人,心情就變得不美好了。

  「我不可能住宿啦,話說這人怎麼辦?他剛剛也是好心想救我。」虞因向那帶著溫和笑意的少年問道。

  「嘖。」發現虞因並沒有要理會自己意思的臭臉少年,嘖了一聲後,轉過頭不想面對虞因和另一個少年。

  「放著就行,等會我們走後他就會醒了。」溫和的少年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張傳送陣。

  「可是......。」虞因依舊覺得哪裡不妥。

  「拖拖拉拉什麼?知不知道上課要遲到了。」臭臉少年手一抓,就把溫和少年的傳送陣給拿走,然後隨手就丟到地上,讓陣法轉動。

最後沒有遲到真是可喜可賀。

  『記:像是這次的上學方式,竟然擺在醫院,擺在醫院就算了,還要去衝撞救護車,要衝撞救護車就算了,還一定要出勤回來或者正要出勤的救護車。

真不知道傳說中的扇董事到底在想什麼。

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29 11:32:4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家女兒集體表達:那位董事腦經很難理解
總比撞飛機撞總統車隊好吧?不然會鬧出超級大新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29 22:41: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剛剛看到救護車經過的我很不道德的笑噴了(旁邊的同學表示很困惑xdd

好久沒有看到黑袍阿因了,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17 22:13:13 | 顯示全部樓層
撞救護車...傻眼
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20 17:16: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好期待下一章!!我超級喜歡黑袍因的!可是挺少人寫的T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