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6|回復: 5

[同人文] 【特傳自創】南冠 (更新至第四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5 16:48: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陸離 於 2020-11-12 19:38 編輯

服用注意事項如下,請備好移動陣以免毒發。( 也許該找九瀾談筆生意 ?( 摸下巴


※ 特傳加自創主角們,漾漾和史前巨獸占內
   容比重不大


※ 時間點從漾漾國三開始,就是冰炎還是小
   高一時


※ 雖然盡量避免,可能還是會有吃書bug,畢
   竟人類的記憶嘛  ( 攤手 ( 但C班教室的名
   字莫名清楚是怎麼回事XD


※ 不定更,歡迎催更

-----------------------------目錄 ( 電梯待建中 )-----------------------------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5 16:52: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暮色冥冥,夕陽西沉。



位於守世界正中心的Atlantis學院,此刻正充滿歡騰的氣息。



喧鬧聲來自舞會大廳,四周充斥聖誕節的氛圍,裝飾華麗的舞池陸陸續續有成雙的舞者加入 。



其中的角落兩名少女正在閒聊,順便涉獵等會的舞伴。



「龐,妳有看到遷爻嗎?」左右張望都找不到友人的身影,少女忍不住向身旁的另一名友人問道。



「沒有,我猜她可能在食物區殺時間吧!」皺了皺眉頭,喚作龐的少女推論道。



兩人一齊沉默下來,對看一眼。



「嘖,妳在這等等,我去找她。」少女握住拳,宣示般的低吼,「今年絕對不能讓她跑了!」




*




遷爻的確就在食物區。



被談論的當事人全然不知友人們的談話內容,靠在牆壁上,有些百無聊賴的撥著裙擺,時不時轉轉因跟鞋酸痛的腳。



一大早友人就闖入棘館的宿舍,把昨日出任務到凌晨的她從床上挖起,說是要替她好好打扮參加舞會。



過程多瑣碎就不贅述了,換了整個衣櫃的衣服,好不容易才拍板這一套,阻止友人想再帶她去衣店的行為。



渾渾噩噩被帶到會場,她趁著友人忙著交際時,跑來偷個閑。



順便等待人多時,好偷溜離開,而此刻,正是時候。



──「遷爻!」不遠處一名少女打破她的希望,小跑步來到跟前,「妳忘記還沒跳過舞不能離開了嗎?」



說完不等她反應,少女一把抓著她就要走回場內。



「我記得妳之前可沒說過這條規定。」遷爻瞪了眼露出得逞微笑的友人,一邊估算偷溜後不被學校暗算的成功率。



「哎,說了妳就不來了嘛,去年不小心被妳用出任務躲過……」埋怨的話還沒說完,一個飛風使役突然出現。



遷爻二話不說伸手讀過訊息,臉色瞬間變得凝重。



看到友人的表情,知道這八成是對方家族內的事情,少女剛猶豫的想開口詢問有沒有能幫上忙的地方,就見遷爻猛然掙脫她的手。



「薩安抱歉我先走了。」遷爻在發現移動陣法無法使用的同時,轉身跑向舞會出口。



沒跳過舞的無法隨意藉移動陣離開,所以需要花點力氣解除限制,然而廳內人太多了,需要到空曠點的地方。



穿過大廳裡重重人群,遷爻一邊回想方才看到的求救訊息。



遇襲求援是他們這一族旁支的少主傳來的,是她奉命保護的對象。即使勝任這份工作時,從未有人問過她的意願,她依舊以最低限度的要求完成職責。



最低限度──至少人不能缺手斷腳。



至於遇襲的原因,以少主到處惹事生非的個性,大約是碰了什麼不該動的東西。



似乎注意到遷爻的動作,幾隻薑餅人轉著小舞步擋住了去路。



遷爻急著離開,看到這情形,直接以風符化出一把刀,橫劈掉最靠近的糖偶人,趁那瞬間露出的空隙,闖了出去。



周圍不少人注意到騷動,紛紛聚集,擠在一堆等著好戲。



剩餘的薑餅人並不放棄,一個個衝到外頭抓人,不知何時冒出的巫婆們亦尾隨在後。



而遷爻腳上踩著並不好平衡的高跟鞋,沒幾步就被追上。



深吸一口氣,遷爻甩出數張火符,變成火焰柵欄,絆住薑餅人的攻擊。



一陣烤餅乾的香氣撲鼻而來,巫婆們開始轉向獵殺薑餅人。



場面立即混亂。



無暇驚訝互相殘殺的童話角色,遷爻從隨身空間拿出一顆黑水晶,匆匆在石板路畫上解咒圖形,手掌一翻,巨大的移動陣出現在腳下,水晶也隨即粉碎。



然後,在陣法光芒消失的最後一刻,不怕死的薑餅人再度撲來。




---------------------------後記---------------------------

在御論潛水好久,終於腦洞大開,挖了個坑(嘆)

歡迎留言批評喔!我心臟很強的不用擔心(挺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7 03:42:1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天色昏沉,亂草叢生。



數十尺高的山壁崢嶸陡峭,而一旁的岩穴旁隱約可見打鬥遺留的痕跡。



一反外頭的陰暗,洞穴內石壁亮著光,男子半躺臥在岩壁上,腹部被一把短劍貫穿,尖端直沒入背後的石頭,劍格處則不斷流出鮮血,早已浸透的衣袍沉甸甸的壓在那人身上。



淡淡的鐵繡味在空氣中瀰漫。



幾個護衛七橫八豎的散在一旁毫無知覺,只剩胸口的起伏象徵著他們的生命。



「賤民,你沒有資格拿我看上的東西 !」低吼完男子大喘著氣,按著傷口,艱難的抬起頭,模糊的視線讓他只能隱約看見不遠處的身影。



那是一個戴面具的男子,著了一套黑色勁裝,沒有任何飾品和花紋,但衣服上的保護術法層層堆疊,令整個人增添不少壓迫感。



「哦?連在我手下過一招都無法的人,還敢大言不慚說這種話。」餘光掃了一眼過去又迅速收回來,男子繼續專注於鑑定手中的幻武兵器。



幽深的水晶紫不帶一絲雜質,在光線下折射出迷幻的色彩。



是難得的純粹兵器,由於數量稀少,市場叫價很高,也不枉他在得知消息後,丟下兵團的事務趕來碰運氣。



這群人是在他抵達不久後出現的,不自量力的跟他打了一架,他倒是很能理解對方的堅持,畢竟換作自己,即使實力相差懸殊,在強大的誘惑下,仍願意全力一爭。



不過對方的說話風格就是個眼高於頂的貴族,大約不屑變賣武器,而是想留為己用吧!



懶得多做停留和滅口增加後續的麻煩,男子抬步便要往外走。



「站住!」眼見幻武兵器被取走,不死心的發動偷襲。



感受到後方的攻擊,男子眼中閃過冷意,側身躲開的同時,手上已多了一把匕首,朝著敵人射去。



這次,瞄準的是脖頸。



然而,半空中陣法乍現,一名少女赤手接住匕首,以有些狼狽但尚為平穩的姿態落下。



隨之而來的是個有烤焦味的烏黑人形物體,搖搖晃晃向他行躬禮,還伸手不知道想幹嘛。



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男子面具下的臉都黑了。




*




或許是解咒不完全,移動陣開在了詭異的地方,毫無準備的遷爻只能在擋住刀刃後,堪堪穩住身形。



卻讓鞋跟不偏不倚落在碎石上,劇痛從劃破的手心和腳底散開,讓她的臉孔瞬間扭曲了一下。



這天殺的鞋子 !



默默咒罵完,遷爻扭頭確認少主的情況,發現四肢與呼吸還健在後,稍稍鬆開一直繃緊的神經線。



看向衝突源頭,薑餅人已經被處理到渣渣都不剩,兩人眼神交會時,遷爻注意到男子的瞳孔是墨綠色,與一頭長髮相同,只是太過凌厲,破壞了原本的平和。



剛打算試著談判以化解紛爭,少主好死不死的開口道:「賤民──」



不等仇恨持續加深,遷爻一腳踢暈少主,無視傷患額頭上被高跟鞋踹出的血洞,一彈指把人直送回族裡。



「冒犯之處,我代我們少主向您道歉。」說完,遷爻深深一鞠躬。



「呵,都不問因果就認定是他的錯嗎?」饒有興致的勾起唇,望著少女露出怔愣的表情,男子不由得問道:「既然不滿,為什麼要屈就在他手下?」



分明擁有實力,應該朝向更高的目標邁進,為什麼要留著為那種人效力?



如同被雷擊一般,遷爻全身僵硬,耳邊不斷反覆她曾經閃過卻不敢深究的念頭。



腐臭的氣息突然打斷兩人,四周毫無徵召的湧現鬼族。



遷爻的神經線再度繃緊。





---------------------------後記---------------------------

[國文小教室]

爻,音ㄧㄠˊ,是易經裡面的卦畫名稱,例如「⚊」叫陽爻 ;「⚋」叫陰爻。

爻可以組成八卦,再構成易經主要內容的六十四卦,用於預測未來。

而「遷」有變化的意思,也就是說女主是改變未來的自走砲~ *\(* ̄︶ ̄)/
(被打

好啦,其實就是個取名廢自圓其說的官方聲明而已,不用在意( 搧手

話說我發現坑底似乎越挖越大,而且還很空曠,都有回音了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8 22:30: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陸離 於 2020-11-8 23:54 編輯

第三章



刺鼻的腥臭味令人作嘔,遷爻趕緊把咒術增強,隔絕腐敗的空氣,不過她倒是希望能把後頭的族人臭醒,居然被放倒那麼久,回去一定要讓長老增強訓練。



須臾,洞外出現數十個中低階不等的鬼族,隊伍有些凌亂,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但似乎在等待什麼,全都按兵不動。



覺得荒郊野外突然有這群鬼族不大對勁,遷爻傳了警示給附近的巡司。



「看來挺棘手的。」男子盯著最後現身的高階鬼族,環起手,滿臉等著看好戲的態度,「景羅天惡鬼王手下的七大高手──翅屍。 」



其實不難猜測,景羅天的手下各個都是昆蟲的外表,除了蟲首人身的蟲骨外,剩下六個只有翅屍符合眼前鬼族的模樣。



顧名思義,翅屍長了一對翅膀,半透明的網子般,上面不斷有東西扭動,隨著分節的身體擺盪,偶爾掉幾個在地上,便污染一塊土壤。



「加油啊陌聆族的,先走一步了。」男子笑笑的說完,轉身離開。



遷爻聽到對方一字不差的道出族名時,微微愣了一下,不過轉眼就明白,陌聆族是妖精混血,以打探情報與傳遞消息聞名,否則實力弱成這樣,還能成功送求援訊息的,大概沒幾個。



但是招來鬼族的人,你有不也有一份嗎? 遷爻忍著沒怒吼,反正說了也沒用,時間不容許她把族人們傳送回去,既然如此,專心對付敵人比較重要,或許能拖到公會的人來。



「你們一個都別想走,乖乖變成我的養分吧。」發出刺耳的聲音,翅屍指揮手下進攻。



不置可否的聳聳肩,男子跳到附近的樹上,設下結界,擺明想坐山觀虎鬥,鬼族越不過去,只能慢慢蠶食阻礙,一時無法干擾到他。



同樣佈下結界,遷爻守在洞口,對上了鬼王高手。



「蜷伏在地底的木啊,聽我號令,纏。」一念完,立刻有幾支樹根破土而出,伸向翅屍的腳,然而還未近身,就被打折。



「土之舞、土與聲連生動,參之擊突刺。」遷爻嘴裡不停,又抽出張爆符,「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



爆符變成一把手槍,瞄準幾個靠近山洞的鬼族命核,被打中的鬼族連聲還沒發,就消失在空氣中。



「小鬼有兩下子啊!」幾聲怪笑後,翅屍陡然衝向遷爻。



遷爻果斷扔下手槍,換成另一個彎刀,刀柄握在手心摩擦到傷口,原本形成血塊的地方再度裂開,隱隱作痛。



哐啷一聲,彎刀砍在翅屍即將碰到臉的手臂,像劈到金屬般,刀子反彈虎口被震裂,差點脫手。



「四方之位,上下歸一,結陣。」腳快速踏了幾步,陣法形成巨大的密線,鋪天蓋地網住翅屍。



扛起整個陣咒,雖然行動漸緩,但仍陸續發動攻勢。



來回交手幾次,雙方都掛了彩。



禮服不像袍級的衣服有術法保護,早已有多數破損,遷爻苦笑的想著,回去八成會被薩安叨唸很久,如果能夠回去的話。



「攔住她!」終於不耐糾纏的翅屍命手下防守,自己則往結界而去。



一旦讓鬼王高手接近,結界沒兩三下就會被打破,而裡面的人毫無反抗之力,就算隨便一個低階鬼族也能把他們全部弄死,所以她不能避。



以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遷爻甩掉鬼族,重新絆住翅屍。



「找死!」怒罵出口,翅屍一拳貫穿遷爻的肩膀。



遷爻硬生生受了一擊,噴出黑血,卻也將距離拉得無比靠近,冷不防伸出還能動的手,低聲道:「破空。」



翅屍的後頸轟然炸裂,遷爻抓緊時機往內一探,扯出一塊黑色寶石,隨即失重般頹然傾倒。



鬼王高手哀鳴一聲後灰飛煙滅。



一個中階鬼族從旁竄出,但遷爻半跪在地,已無力躲開。



此時,一支紅色軍刀憑空劃開鬼族,武器的主人穿着白袍,小心翼翼的扶著遷爻平躺,一邊幫她療傷。



跟隨而來的還有黑袍,踩碎落在腳邊的寶石,拿出通訊器,回報鬼王高手已被殲滅。



遷爻認出兩位袍級的身份,與她同年級的C部同學阿斯利安和兄長戴洛。



不過當她望向樹梢時,發現男子不知何時離開了。




---------------------------後記---------------------------

從電梯建成之後,就開始試各種道具的效果,尤其我要把變色卡的每種顏色都用一遍 (/^▽^)/ (撒花

現在大概剩悔悟卡了呢!( 不 ( 住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11 00:20:02 | 顯示全部樓層
寫得真好,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2 19:35: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怎麼了嗎?」順著遷爻的視線看過去,除了一棵樹外什麼都沒有,但周圍都被夷為平地的情況下,顯得十分突兀,阿斯利安有些狐疑,不過沒問出口。



「沒什麼。」頓了頓,遷爻提出疑惑,「對了,景羅天的手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雖說鬼族本就不安分,但實在沒理由跑到深山中挑釁他們。



「公會圍剿附近的鬼族據點時,被他們逃掉了,之後巡司通知說這裡似乎有異狀,所以我和戴洛才來查看。」說到這裡,阿斯利安忍不住問:「同學妳不考慮考袍級嗎?以妳的能力直接跳考紫袍應該不是問題。」



「不了,我想目前我還沒有餘力同時兼顧家族和公會的事務。」覺得已經好些的遷爻有些吃力的站起,隨後解開洞口的結界,「他們就麻煩你們送回去了。」



那邊戴洛已經把剩餘的鬼族消滅,走了過來。



「我謹代表陌聆族向您二人道謝,」微微躬身,遷爻深深的說,「若日後有需要,願盡力給予一切協助。」



「妳太客氣了。」擺擺手,戴洛溫和一笑,「將鬼王高手擊殺實在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也避免更多人受害。」



「還是多謝兩位即時趕到。」



把昏迷的人都送走後,三人一起到了醫療班,金髮碧眼的少女看到他們後立刻停下手邊的工作,扶著遷爻進去,而兄弟二人則回公會覆命。



醫療班裡因為節慶的關係,治療士只剩下幾個留守。



一把火將換下的鞋子燒成灰燼,遷爻揉著紅腫的雙足,不禁想起穿高跟鞋到處跑的惡魔紫袍巡司,真不愧是能讓眾多袍級聞風喪膽的人。



換下沾滿血的衣服後,少女簡單的幫她把傷口包紮過,但仍留下明顯的黑暗氣息未去除。



「鬼族毒素的傷要等月見來才能處理,我還沒有完全學會怎麼治療。」坐在床鋪的邊上,少女有些喪氣的垂著肩,隨後又好奇的問,「妳是阿利的朋友嗎?我之前沒有看過妳耶!」



遷爻搖搖頭,勾起笑,「我是高二B部的遷爻,剛好在路上遇見鬼族,承蒙那兩位相助而已。我記得妳是國中部的學妹?」



少女大用力點頭,揚起大大的微笑,「我的名字叫米可蕥,是國中部三年C班的學生,認識的人都叫我喵喵,因為我很喜歡出門帶著貓貓。」



簡單介紹完,聊了幾句後,米可蕥提起上午的盛事,雖然白天被拖去準備舞會的東西,不過遷爻略略有耳聞活動內容,據說是讓各班獵殺聖誕老人,數量最多的獲勝,也是積怨已久的A、C部能正面對抗的比賽。



「我有獵殺到四個聖誕老人喔!」



「可是A班的人一直偷襲,都在我們把聖誕老人打到快死的時候來個最後一擊,很多分數都被搶走了。」不甘心的說起比賽過程,米可蕥繼續講出與甜美外表不符的宣言,「我們一定要把他們打回去!班上還在討論要用什麼方法。」



A部向來很有向心力──團結的一起搶別班的獵物──,會贏倒是意料之中。



「咳,我記得獵殺聖誕老人之後好像留下不少裝禮物的布袋,你們可以加點捕捉的咒術……」想了想,遷爻提出了個建議,而米可蕥的眼神陡然發出光芒。



「這樣對方不知道報復對象,也比較不會增加醫療班的負擔。」快速補充這段,遷爻突然有點擔心國中部的未來。



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米可蕥猛地站起身,興奮的握起拳頭,「喵喵要找班上的人一起準備,打倒A班!遷爻妳先休息,月見很快就來了。」說完拿出手機興沖沖跑出病房。



過不多時,名為月見的治療士進來,實施一系列的治療,臨走前,米可蕥再三叮囑遷爻記得按時複診,否則會被轉到越見的工作區,然後燦爛的笑說改天要去宿舍找她玩。




*




遷爻回到學院時,已快過夜半,異於平常的夜深人靜,因舞會散場的關係,依舊有不少人在走動。



例如前不久才見過的兄弟二人組。



「夜安,兩位剛從公會回來嗎?」笑了一下,遷爻打了招呼。



「是的,妳身上的傷已經沒事了嗎?」在遷爻回了一切安好後,阿斯利安才往下道:「先前都還未正式介紹,我是二年C部的席雷·阿斯利安,旁邊這位是我的兄長席雷·戴洛。」



「我是二年B部的遷爻·拓桑爾。」



互相握了握手,剛想說些場面話,戴洛忽然出聲,「小心後面!」



三人同時一閃,遷爻看到舞會陰魂不散的東西再度出現,這次獨獨只有拿鐮刀的巫婆,而牠的鐮刀正砍在遷爻上秒站的地方。



察覺追兵數量怪異,遷爻後退一步打算先拉開距離再說時,突然發現踩中陷阱動彈不得,緊接著眼前一黑,耳邊傳來巫婆嘿嘿嘿的笑聲。



──現世報果然來得又急又快。



看這眼前的人被迅速帶走,形成巫婆拿著一個不停扭動的布袋的靈異畫面,戴洛擔憂的問:「我們是不是應該幫忙?」



回過神的阿斯利安按住兄長的手,「不,我想那只是舞會的東西,應該沒有危險性。」



之後,當阿斯利安成為紫袍,站在學院祭的舞會會場外,與剛進守世界的小學弟搭話時,想起這一幕,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後記---------------------------




居然有人留言!(抹淚
看到回覆數突然增加還以為夢遊發文,然後就趕快來碼字了~



話說終於吐槽到玥姐了,覺得巡司東奔西跑還穿高跟鞋很不科學,妖師一樣是人類啊!如果是學長我倒覺得可以,反正火星人嘛,不過漾漾腦袋就不好說了(默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