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6|回復: 1

[同人文] 【特傳】初見(利漾)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6-17 19:35: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兒時見面捏造



  若水滴害怕迷失於河川而滯留不前,則死水將會腐臭而終生無法前往嚮往的海洋。


  若新葉因畏懼被吹落而不曾舒展,則其嫩綠將會轉為慘澹的枯黃,在無聲無息下自樹上剝落。


  「如果因害怕而不曾睜眼,會錯過許多美麗的景色。」


  迷失的旅人畏懼於前,狩人於是嚮導,守護旅人前往他們該去的地方。


  阿斯利安與他的第一次見面是個偶然。


  國中的他與戴洛到原世界出了趟任務,路經熱鬧的大街。


  阿斯利安正是對什麼都好奇的年紀,隱去了髮色及眼睛顏色,任務完成後他們在大街上分別閒逛。
        阿斯利安努力辨認剛學習不久的文字,幸於他的口語表達比文字還要出彩,若是中文無法溝通,還能找來戴洛,或者他也能用其他語言讓街上的人們翻譯。


  漂亮的孩子總是惹人注目,在購買物品方面的他很快便獲得了幫助,甚至還有人問他要不要當明星。


  保持著友善的微笑,捧著要拿給友人們的小禮物,阿斯利安禮貌的拒絕了。


  未料拒絕之後,他身週的人隨時間越聚越多,令他感到有些困擾。


  無法哄散的大人們,讓逛了一圈回來找他的戴洛只能拉著他狂奔,狩人良好的體力使他們終於甩開了那些毫無能力的人類。


  躲在陰暗的街角佈下暫時的結界,阿利窺視著那些仍執著尋找他們的叔叔阿姨。


  「應該逛夠了,要回去嗎?」考上黑袍不久的戴洛的手掌向下,轉頭詢問自家弟弟的意見。


  阿斯利安頷首表示同意,拍拍沾了點灰塵的手,走近戴洛,與他並肩站在一起。


  等待戴洛展開移送陣的那刻,阿利去除了身上的偽裝,露出了一頭褐色頭髮與褐色雙眼,他看向他自家兄弟,正欲說點什麼。


  陰暗角落裡,不屬於他們的抽氣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這才發現角落裡有位黑髮少年,不知為何黑色的雙眼裡盈滿淚水,仔細一看他似乎蹲在地上,右膝上有非常大片的擦傷。


  「等一下,戴洛你先回去。」下意識把手中的東西往對方手上一堆,來不及停下法陣的兄長臉孔消失在光圈內,跳出了移送陣範圍他蹲下。


  看著那個大概是國小年紀的孩子,碰過地面、有點骯髒的小手捂起了雙眼。


  「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帶著哭泣以及鼻水倒抽的聲音,顫抖著身軀,像是在催眠自己般他喃喃。


  阿斯利安有些愣住,傾身想要靠近,「你還好嗎?」


  沒料到對方抖的更兇,啊了好大一聲改以手臂遮住自己的雙眼。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雖然知道對方反應相當正常,但那股若有似無的力量感似乎也不是普通毫無能力的人類。


  「我不是壞人。」露出讓人放心的微笑阿斯利安蹲下身,輕輕移開他的手臂。


  他看見一雙害怕以及拒絕前進的眼睛。


  雖然還不甚熟練狩人的引導與種族使命,但他曾在旅人前來他們的部族尋求協助時見過這樣的眼神。


  這人從哪來,又該去往哪裡?


  雖然不知道他的最終去向,但他可幫助他前往他暫時的目的地。


  「你迷路了?」毫不在意四周的髒亂,一屁股在對方面前坐下,看著男孩的擦傷他熟練地掏出隨身的藥塗上,再用繃帶包紮。


  「嗯……剛剛不小心絆了一跤……然後就跟我姐走散了。」雖然害怕,男孩還是點了點頭,稍稍止住了淚水看著他,「你的頭髮……?」


  「這是不引人注目的小技巧。」笑了聲,阿斯利安思考著他還沒學到清除記憶的方法,如果放著不管應該沒有關係吧?


  或者就請戴洛來幫他洗。


  「不能跟別人說,剛剛看到的也不行。」


  「……好。」點著頭,男孩嘶了聲,同意了他們間的小祕密。


  在處理傷口後他本想用移送陣送他回家,但他不熟悉原世界的街道,生怕直接把他們兩個卡進某個水泥牆,只好示意對方爬上他的背,背著他走出角落。


  溫暖的身軀貼在身後,是可以負荷的重量,阿斯利安變回黑髮黑眼的樣子經由對方的領導,邊避開人群邊在路上兜兜轉轉,總算是將男孩送回了家。


  男孩的家裡有個結界,他果然沒搞錯。


  「漾漾!你怎麼可以亂跑!」從家門衝出來比他大上幾歲的女孩看著他放下了男孩,一個箭步衝上就是往男孩的頭上打,重心不穩差點跌倒,沒說自己迷路有多害怕,只有眼淚出賣了他。


  「他迷路了。」阿斯利安站在一旁,伸手穩住了差點又摔了個狗吃屎的男孩,微笑著陳述事實,「剛剛好像還摔了一跤,他的膝蓋上全是血,我先包紮了一下。」


  「哎呦,謝謝你揹漾漾回來。」從門裡又出來一位女性,似乎是男孩的母親,她將男孩攬過來檢查傷勢,又看向他,「好乖的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啊?」


  「席雷·阿斯利安,大家都叫我阿利。」被感謝讓他感到開心,只差沒脫口而出這是狩人的職責,他知道他的名字對眼前的女性便已經有些古怪,「不用客氣,既然他找到家,那我也要回去了。」


  「等等,褚媽媽剛好做了餅乾,小朋友你帶點回去。」疑惑了下阿斯利安的名字之特殊,但女性還是轉身走進了房子,「褚媽媽的餅乾很好吃喔,要等一下,冥玥你先帶阿利還有漾漾去客廳上坐著。」


  「好。」順從著回應,褚冥玥繞到他們的背後,推著阿利的背,近似押解的力道,「我媽要給你謝禮,再等一下。」


  想了想,反正待會也沒事,就是不知道戴洛會不會打電話來找他,他也就跟著進了門在客廳的沙發上坐好。


  在褚冥玥晃回樓上的期間,阿斯利安看著仍吸著鼻子的男孩,還是不知道初始時對方為什麼要那麼害怕。


  害怕正常,但男孩太害怕了。


  是被什麼東西長久傷害嗎?


  「如果因害怕而不曾睜眼,會錯過許多美麗的景色。」


  對著男孩迸出了那麼句話,他對男孩臉上浮現的困惑一點都不感到奇怪,「不要懼於面對接下來的際遇,命運自會將你帶往目的地。」


  「願狩人的祝福常伴於你身,經歷屬於你自身的旅程,無論未來災厄、考驗、詛咒或是誘惑你都能一一通過,祝福你。」他瞇眼微笑,一分不差地跳下沙發接過了年長女性手中的餅乾,「謝謝您的禮物。」


  他微微躬身。


  「呃……謝謝。」被一連串的話弄得有些愣住,即使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但男孩還是乖乖道謝,「謝謝你送我回家。」


  「不會。」他微笑,「那我回去了。」








  多年後這件事僅在他記憶中留下一點,那男孩的身影及臉孔他未曾碰見,也就只記得他國中時丟下戴洛只為幫一個原世界小朋友這件事。


  但阿斯利安有種直覺,他們可能會再見面。


  狩人從不放下迷途的旅人,原世界並非那男孩的終點。


  直到他到達目的地前,阿斯利安還會記著他。


  世界很大也很小,大運動會那天,混在學生中那黑髮少年,勾起了當初他的記憶。


  終於不會因害怕而不去睜眼了嗎?他輕輕勾起唇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7 23:41:30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小的漾漾好可愛(重點?)
哭泣又很害怕的樣子,是害怕發生不好的事情嗎?
能克服恐懼很不容易啊,有很多人一生都還是有無法克服的恐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