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5|回復: 1

[同人文] 【特傳】吻(冰夏)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6-17 13:56: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月心 於 2020-6-17 17:09 編輯

※有一點恆十劇透,接受再往下

※微虐的虐文






  他其實不常吻上對方。


  見到他做他搭檔的那年,他的身體好了,無病無痛,比起難受的前幾年,拋棄了病體的藥師寺夏碎行走似風,猛地吸了好大一口氣也不會感到疼痛。


  是會隨著自己意志而自由奔跑的年紀,但他早學會了抑制並麻木自己。


  在學園裡他自由,但卻也不自由。


  他在班上遇見了冰與炎的殿下,與他有些類似、卻又極端不同的人。


  即使知道偶然間會因發作而倒下、因滿身創口而不得不休養,擁有漂亮色澤的力量是他張狂的資格,卻永遠不顧自己而霍出性命,只為保全那些夏碎保全不了的,去在意那些夏碎不會在意的。


  夏碎沒有他那麼漂亮的力量,在他盡可能的範圍內他會努力去做,但也做不了太多。


  他總想勸阻他的搭檔不要那麼輕易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但他從來也無立場勸阻。


  「我是替身,總有一天我會死去。」十三歲的某日,他用平靜的聲音,告訴了臉上浮現驚愕的少年。


  陪我去雪野家拜訪一趟吧,他交代了一切,笑著說。


  偶然間想起,也許回到當初他會選擇不說這樣的話,他不曉得對方之所以那麼執意送死有部分是不是他造成的。


  但這世上沒有如果,就如同他當初不可能因誰的一句話而選擇不做雪野千冬歲的替身。


  父親不能讓他捨棄使命歸家,冰炎也不可能因為夏碎不告知自己的事而改去他不要命的壞習慣。


  他們很像。


  就是相似的人才會被吸引,待在一起也算是有個照應。


  至少能替對方收屍,在命定死亡的那日處理那些悲傷的、難受的所有的一切。


  只是在那日來臨之前,冰炎總不肯好好休養,總有意無意地加速他自己的死亡。


  於是夏碎和其他醫療班不得不弄暈他,即使對方醒來時發現自己被綁在床上休養,他也不能多說什麼。


  頂多就是對被暗算而發怒,或者面對眾人的怒火開始逃避。


  只有在這時,冰炎才像是個符合年紀的學生,即使他讓夏碎很想揍他一拳,卻又無法真的動手。


  似乎看見了過去病殃殃的自己,無法擁抱,也無法安慰,最終他只能坐在對方躺著的床邊削下蘋果,然後盯著對方進食與閉目。


  「我喜歡你。」青春色彩的話語,同樣不屬於他們倆,深夜在黑館房內處理成堆任務資料的兩人,其中一個似是壓抑許久卻又嘆息地吐出了一聲。


  像是說著天氣很好的招呼,他笑笑沒多在意,正繼續處理文件的當下,不遠處紙張的唰唰聲卻停下了。


  他抬起頭,燈火通明的室內,紅色的雙眼與他的雙眼對上,認真且執著的眼神讓他一時收斂了笑容,別開視線。


  「我沒有未來。」他愛他的異母弟弟,他的出生注定是要替代心愛之人死去,他沒有多餘的心力去喜歡這個色彩亮麗、前途無量的人。


  即使他也對冰炎抱有複雜的情感,但他從未值得被愛。


  「我也不知道我有沒有。」推開椅子站起身,走到他面前只消幾秒,蹲下身的少年抬頭看他,眼底那溫柔情緒他要全當沒看見,「但我還是喜歡你。」


  「你想讓我答應?」他有些難受的笑出聲,心臟有點作痛但他刻意忽視,不想讓麻木的神經再度有拼了命想生存的情緒,「但我們沒有未來。」


  只是陳述事實,他搭檔的感情別拖沓、別浪費在他身上。


  「也不是讓你答應。」嘖了一聲,撇下嘴角,起身冰炎他再度回到自己座位上,「我只是想告訴你我的心意,不管你接受與否。」


  「夏,人生沒有後悔藥。」無奈的聲音裡夏碎又低下頭去,他知道坐在椅子上的少年仍看著他,一瞬間誰都暴露的脆弱與受傷,他都要假裝沒有接收到。


  「我曉得。」他答。






  但他們終究還是在一起了。


  大概如夏日煙火那支小小的仙女棒,燃盡後再點起的那殘存火藥的小火花,起不了大風大浪,沒有熱戀也沒有磨合,口頭上的答應。


  至今,連擁抱都未曾有過。


  接吻倒是有幾次。


  他坐在椅子上,看著被強制放倒的他的搭檔,睜著紅色的眼裡盡是不悅,也許再過一會就會想辦法拆去那些醫療班用來關押袍級的咒術。


  他微笑,依舊無法安撫也無法擁抱,與自己身影太過重疊的少年,他的搭檔他追隨已久的人,只能削下蘋果,在他不會先被自己餓死前將兔子蘋果塞入他的口中。


  看著對方老實的動嘴嚼著蘋果,吞嚥下去後他低頭,去吻那雙沾了水珠的薄唇。


  配合地張口,帶著蘋果香甜的舌舔舐他的雙唇、與他的舌一同起舞,他們變換著吻的角度,吻的沁涼的空氣都要熱了起來,直到彼此氣喘吁吁才肯分離。


  彼此濕漉漉的雙脣,舌尖都還牽著晶亮的水絲,紅色眼裡的不悅化成了對他的不滿,像是說著親不夠的表情。


  高貴而強大的他的搭檔,此刻像是無理取鬧的小孩子。


  他於是失笑。


  「睡吧。」嚐了嚐口中對方殘留的氣息,將腿上小盤擺上一旁矮櫃,對方又看了他一陣子,雖不情願,但終究還是依照他的話閉上了眼。


  因為無法擁抱,也無法出言安慰,那與自己相似卻又不曾相似的他,即使對方會說他不需要安慰、即使……


  即使他們不曾有未來,此時此刻對夏碎而言,他確實喜歡冰炎,但他們也並非真的在一塊。


  之所以會答應,只是想替冰炎做些什麼,卻又想不到能對對方做些什麼。


  那就讓他吻他吧。


  雖然吻無法治癒什麼東西,但在無法出言勸阻的時候、在對方受傷無法動彈的時候。


  他沒有什麼能給他。


  有的,也僅只是受傷時一個安慰的吻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7 23:28:18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很想看,可是又很怕被劇透…
我只能先來留言支持大大,謝謝大寫冰夏文!
超喜歡夏碎的/// 虐文更是大好!!
等我嗑完恆十再來認真留讀後感(但嗑完恆十…可能不知道要多久多久以後…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