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8|回復: 3

[原創文] 【原創】各種短文小段子 6/20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6-14 01:48: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Noelny 於 2020-7-5 20:21 編輯

#時差
#大概沒有後續?
#忽然被雷打到,很想開樓,所以就來開一下(…)




是有時差的。

從前路遠,車馬書信慢,一封家書要個把個月才能寄到,回信又是長途漫漫,有什麼焦灼的心意,也總在一來一往的步履中被慢慢踏透,消磨殆盡。

如今是網路訊息,但卻仍然有時差。

他說在忙沒看到,可是一開始只隔幾個小時,接下來是半天,又後來卻是幾天才有一個已讀。

你沒有多問什麼,只感覺到你們的生命正在走向更決然的兩端。

本來你們就分處在不同世界,現在的時差不過是個簡單的寓言,正在揭開下一幕的開頭而已,戲連起承轉合的承都還沒開始演,卻已經埋下了遠處你們分離的伏筆。

你感覺到一陣顫慄,起了滿身雞皮疙瘩,開始發起抖來。

但你還是義無反顧的繼續傳送訊息給對方,試圖維繫這薄弱的聯繫與關係。

你知道他正在上課,這節是聲韻學,你知道他的老師是怎樣的個性,可你也知道你跟他中間橫開一道你跨不過去的距離。

你問他的話,他沒回,社群軟體上他發文說課上的事。你想見見他說的光景,可你不只趕不過去,甚至抽不開身。

偶爾的偶爾你排除萬難過去,他卻不待見你。

更何況你到的時候,他所說的一切早已結束,土崩瓦解,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你相信他口中的世界,不曾懷疑,可你不曾見過,不曾參與,你知道那從來不是你的世界。

你們的生命大約是自此開始產生的分歧。

他有他的作息,呼吸的頻率,他睡眠的時候不會看到你的訊息,而你卻只有在忙碌的空檔才可能傳訊給他,等不到回覆又忍不住再傳了一條,直到他冷硬的說,以後沒事不必日日傳些無關緊要的關心。

你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你也沒去揣測,反正那又如何呢?你只知道,他手起刀落,你們維繫了幾年的羈絆就這麼斷了。

你拿著線頭,上頭細看可以發現略微燒焦的痕跡,怕是接不回去了吧?

若是打結倒是可以再繫在一塊,只是那斷開了的繩子,長度卻不足夠你打一個牢固的結,你只能把你自己這端的繩子多湊上去一些,纏繞幾圈努力固定住,而你手上剩下的只餘越來越小的一截,最後你連揮舞自己繩子的空間都沒有了,繩子直接結在他那一條上頭,像是你整個人都被綁縛在他的繩子那兒。

大概你的心也有某個碎片,落在了他那兒,自此撿不回來了吧。



時差。

反手遮住眉眼,你又反覆念起這個詞。幾個音節在你嘴裡翻來覆去,揉碎了你的思緒。

你想起從前你們算是一起長大的,一起上下學,一起走路,一起打開課本,分毫不差的同時唸出同樣的課文。

現在想來,那時的一切或許也是幻象。

像是閉上一隻眼,從某個角度看過去,兩根手指可以完全交疊在一起,只剩下一根的錯覺一樣,實際上兩根手指可能完全沒碰到吧。

你忽然有些好笑的嘆息。從前不曾學會的事物,如今卻能夠輕易的理解,怕是眼光早已完全不同了,更何況是更加聰明而遙遠的他呢。

如今你們連距離都已相隔如此遙遠,他有他的時間軸,你有你的,兩條並不相交的歪斜的線,就算曾經短暫的快要碰在一起,最後卻還是要分開的,而且只會越離越遠而已。

你等待著時間毫不留情的推進你們殘酷的戲碼,轉折的那一幕輕巧的就來了。

他交了女朋友。

甚至不是他告訴你的,你是隔了好一陣才從共同的朋友那裡得知。

你本就知道自己毫無機會,可卻沒想到他連告知你一聲,讓你為他祝賀幾句都不肯。

對方是他系上的一個女孩,不特別出名,可他選的,你知道總是好的。

你騙不了你自己,因為你知道自己是如何不可能被他選上——也是在這一刻,這個念頭閃過腦海的時候,你忽然感覺到你們之間真的什麼也不剩了。

一片虛無,徒留你一個人在原地盼望徘徊,卻永遠也盼不著。

為什麼呢?你毫無知覺的流下淚來,一邊笑一邊茫然的想著,為什麼走到如今這個局面呢?

旁人見到你的笑,像是撞了鬼一樣,快速閃過你身邊,躲得遠遠的。而你對此視若無睹,絲毫不在意,只是繼續張狂的笑著,放肆的掉眼淚。又怎麼樣呢。還有什麼好在意的呢?



等你再醒過來,你才知道自己昏倒了。原因是什麼你聽不大懂,大約是你在無意識之下做了什麼吧,你聽著醫生的話語,不時微微點頭,可心思卻全然不在這裡。

你忽然很想知道他現在在哪裡。現在幾點了呢?今天星期幾?他課上完了嗎?如果他知道自己昏倒,會不會來看一眼呢……

你隨意的應付著醫生,找著空隙問了一句,才知道今天是週六。已經過了一整天了嗎?

醫生絮絮叨叨的告誡你,三餐要正常吃、睡眠時間如何、營養如何,你都可有可無的點了點頭,假裝有在聽的樣子,心卻完全不在這兒。

你忽然覺得即使你和醫生同在一個空間,卻像是隔著遙遠的距離一樣,他的聲音好遠、好遠,遠得糊成一片,你實在聽不清楚,也無力從背景的雜音裡分辨出醫生的聲音。

每個人都是孤島,自全於一身。
看著眼前不斷開闔而顯得無比滑稽的唇,你想起那首他曾經讀過的詩,他系上總有許多知名文學作品的課,你沒跟著修過,但聽他反覆念起,倒也記起了一兩句。

也是。既然都是孤島,遍佈在廣袤的海洋上,那想必會有距離,會有時差的吧。
只是不管再遠,你一點一點游過去,還怕不能抵達彼岸?
你決定等離了醫院,就起身出發去找他一趟。







總之算是點文,寫到一半忽然想到歪斜跟錯位(以前習慣寫三題故事),想想就把歪斜也放進去了。
歪斜是數學名詞,指的是空間中交錯而過、不會相交的兩條直線。

然後本短打一如既往(#)沒有任何設定、沒有邏輯、沒有劇情,只是憑題目給我的詞,用當下想到的感覺編織成一篇短寫而已。
沒有要順用字,管形式,安排劇情跟確定邏輯,我只是寫開心的,像是隨口哼的曲子沒有要錄下來回頭去調整成正確的音高一樣,曲子是為了當下的心情哼的,這個表達本身就是它完全的意義了,當然它可以等待來日想調整時再細部優化,但我這個當下沒有要這麼做,此刻我只想讓它以最直接純然的形式存在,溫婉一如初生。

就這樣,謝謝觀賞~
(有興趣的人也可以點你想要看的詞彙,也許頻率對了我就會生出下一篇(???))
啊,如果有人願意告訴我一下讀完的感想,覺得文風怎麼樣,或是算不算虐之類的,我會很感謝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4 16:59: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美……主角好傻啊!對方從沒有認真地對待過她對他的感情,她卻仍緊緊追著不放,將自己困死在感情的牢籠中,一點一點把自我給消耗殆盡,明明了解這已是回不去的,但依然自欺欺人,彷彿只要自己不放棄,就仍有挽回的餘地,真的……好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4 22:59:25 | 顯示全部樓層
瑀奈 發表於 2020-6-14 16:59
好美……主角好傻啊!對方從沒有認真地對待過她對他的感情,她卻仍緊緊追著不放,將自己困死在感情的牢籠中 ...

謝謝你的回應~~知道有人看讓我很開心^_^
感情有時候真的很傻呢,旁人看來更加是如此,不過身在其中卻還是如此,難過情關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0 05:58:14 | 顯示全部樓層
極短篇/檸檬
#其實是和朋友的字詞句交換文
#但蠻類似點題的所以就放上來

她不喜歡社交,空虛地陪笑,吃不了一半就開始膩,一陣陣反胃。邊上的檸檬是使她能再多進兩口肉唯一的原因。

不像他總說,不喜歡檸檬加在鹹食上。

「檸檬應該吃甜的。」

她沒好氣的說,「檸檬是酸的好嗎?」

「總之不適合配肉。」

她沒接話,擅自吃掉他嘴邊的塔皮碎屑,酸得扁了扁嘴,但仍像要把他吞吃入腹一樣貪婪如饕餮。湊近他唇邊時,獨有的氣味襲來,此後她的舌尖總帶著清香。

而命運比她更任性妄為。

後來她有一大段時間鎮日伴著檸檬,自願忍受所有酸楚。更後來的一段時間則把它完全擱置在生活之外。

所以,其實已經許久許久,她沒有再拿起檸檬派了。
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出檸檬的甜味。


寫得有點隱晦,不知道能不能被看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