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1|回復: 11

[原創文] 引日(重製版)(舊名隱日) 2020/6/15更新第三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6-12 16:45: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黃冬羽 於 2020-6-15 17:03 編輯

第一章
   引導向陽之日,將帶領著死亡之者去向夢想之地,踏上正向歸途
  「如果要說的話,不幸皆是幸吧。」
  「我們誕生在不幸的時刻。」
  「也是幸運的時刻。」
  「這個世界取決於個人的感想。」
  「那麼你,是幸運,抑或不幸?」
  一對溶於夜色的雙胞胎輕笑著,他們翻下了強,再也見不到他們身影。
  「若來世我們還存在。」
  「那到時再見面吧。」

  我靜靜的睜開雙眼。  
  此時的天空已經被夕陽薰染,橙色雲朵漂流再將黑的空中。而我還睡在教室的桌子上,一臉迷茫的環顧四周。除了坐在講桌上翻著書頁的、和我有相同臉龐的兄長外,其餘同學都已經離開校園回到溫暖的家中。
  「小夜,起床了?」林語夜轉過頭,帶著笑意詢問我。
  「嗯,起床了。現在幾點?」
  我深了戈懶腰,慢吞吞將書包揹起並椅子靠攏後,我看向了把書放入書包內的人。他只是搖了搖頭,說出了一句對我而言是死刑的話。
  「現在已經是六點了,我還在懷疑我們會不會是史上第一個因為睡過頭並且被警衛抓到後親自送回家裡的雙胞胎。」
  「我能相信你會叫我起床對吧?小語?」
  「我相信我們在閒話家常下去表姊就要領人來把我們帶回家了。」
  聽聞這句話我狠狠地震了一下。我,林夜語,生性不喜歡被我們家這個堪稱暴力界天才的表姊狠罵一頓。雖然世上有句叫做熊孩子就是要教訓但我……大概還妹有熊到那種程度。
  而從我的哥哥林語夜口中聽到這個句子,我想有十之八九回家就會被料理了。不是說家裡有門禁什麼的,只是單純表姊她自己的職業病。
  帶著某種我說不來的心情,將教室鎖好後就回到了對三個人而言還是過於大的家中。

  由於家中是屬於日式建築,理所當然的們也是用那種拉門。我們站在玄關處低頭,看著大理石地沒說任何一句話。
  站在我們面前的是連她那身檢察官的制服都沒有換下來,滿臉怒容卻又帶著微笑—真不知道為什麼滿臉怒容還能笑的這麼漂亮,總之就是打算拿起拳頭給我和我哥一人一拳的表姊—溫寒。
  在看了我一臉歉意和林語夜一臉「我會把任何事情賠進去」的臉後她還放鬆了手部,並且一手輔助額頭嘆氣了起來。
  「去洗手,洗完手吃飯。」
  溫寒轉身離開了玄關,前往飯廳。我則是先將書包丟到房間內就屁顛屁巔的去洗手。……啥?我哥嗎?他都是習慣先洗完澡才去吃飯得所以其實並不影響。
  畢竟我們是半才能開飯的。
  在吃飯的其間我順眼瞄了下表姊。如果不是因為她以暴力聞名於警察和上司……還有外界,不然光是她那臉蛋可以和女神評比了。甚至在外還有著「暴力學姊」、「暴力檢察官」的稱號。
  即使如此,她還是有著已經交往了十年的男朋友。如果除去掉這點,大概會有很多人來排隊等著告白她吧。……不,其實有沒有男朋友都沒有差別,因為還是一堆人來告白之後被她打回家去了。
  「表姊,你都二十三歲了,甚麼時候要和雨悠哥結婚啊?」
  「急甚麼?才交往十年而已,又不是你要結婚。」溫寒白了我一眼之後將我討厭吃的韭菜瘋狂夾道我碗內。
  「所謂的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概念,但是表姊,不怕雨悠哥變心嗎?」林語夜將我碗內的韭菜都夾光後詢問著稍微放下碗筷的溫寒。
  她只是安靜,應該說停頓了幾秒後,臉色有些不好的將飯吃完,隨後將碗放下幽幽的說出了一句話:
  「你們應該都知道弒者只能愛上一個人,若兩個人訂下了契約那不管是哪方的人變心,兩方都將暴斃而死。更何況我已經和他簽下不變契約了。」
  「……我們想到你們已經愛對方愛到不惜付出生命了。」
  俗話說愛情會讓人腦子變傻,但是眼前這一位和她的男友卻是不一樣的情況,應該說他們是越愛越精明了。精明到讓人搞不懂他們是在搞甚麼。
  吃完飯後我和語夜一個去換衣服一個去洗澡。表姊的話因為又有案件所以先行離開了家,隨後我們也將東西準備好,一同出門—。
  
  「為什麼睡眠不足還得來消滅惡靈啊??是誰規定每個除靈師都要在夜晚消滅惡靈並引導善靈的?!」
  「別抱怨了,今天我們只負責這一區,快點消滅就能快點回去睡覺。」
  一到鞭聲劃破夜晚的寧靜,橋下有兩個身影,一個忙著揮動鞭子,那鞭子上還有的淡淡的紅光;另一個人好整以暇地站在散發藍色微光的圈子內,等待著另一位將他在驅趕的生物趕進去。
  「小語你太悠閒了!!!」
  林夜語不滿地將一個在亂竄的生物趕了進去林語夜是先畫好的圓圈內。
  「誰讓我靈力沒小夜你高。『是惡抑善,若為惡將進入地域清洗你的孽障;若為善將有人來引導你轉生。』」
  圓圈發出了白色的光芒,那衝撞著圓圈的生物露出了它原本的樣貌。  
  是一位小女孩,小小的身軀因為哭泣的原因顫抖著,兒童的服裝上面乾沽的血液令人覺得怵目驚心。
  「是善……咦?這個不是……?」
  「這是之前那個滅門案唯一倖存下來的孩子。」林語夜看了一眼後開始翻找起腦袋內的記憶。
  「為什麼她會變成惡靈,流盪在這裡??」
  「…小夜你想倒進去她的記憶看一下嗎?還是讓她親自說出來??」
  「哪個危險度大?」
  「一樣,只差一個不是直接死在記憶中就是她發狂然後殺了咱們兩。」
  林夜語聳聳肩,站在女孩的面前後,林語夜就了解他要用甚麼方式了。於是他的左手底上了女孩的額頭,另一隻手抵上了他弟弟的額頭。
  「『請為我們貢獻出妳的記憶,我們將引導你入轉生地。』」
  過步道幾秒鐘,林夜語就栽在了林語夜的手臂中,沉睡了過去。而林語夜一邊將自己的弟弟安頓好在旁邊,另一邊安慰起了那個女孩。

  才剛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滿地的瘡痍。櫃子被砍得亂七八糟,連床都被從中間剖半,其中還能看見那已經被攔腰切斷、沒了生氣的少年。少年懷中護著一個嬰兒,但是嬰兒的心臟已經消失了。
  林夜語先是對他們拜了一下,隨後用類似招魂的方式將少年招了出來。
  「我猜你已經知道我的身分是甚麼了。反正我也不多說,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除靈師…大人?發生了什麼事?就如同您看到的,這裡被血洗了,連個活人都沒有留下……我的父母、哥哥、妹妹和弟弟都死在了那群強盜的刀下!!』
  「妹妹……?你妹妹不是逃掉了嗎??」  
  原本憤怒在頭,放出的怨氣煞的林夜語有點無法招架,然而當他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怨氣被硬生生地收了回去。抬頭一看,只見少年驚愕的眼珠都快掉出來…啊不是,是已經掉出來的模樣,林夜語也覺得驚訝了。
  難不成……這貨不知道自己的妹妹跑出去嗎?!!!
  「……算了,你還是先跟我說說為什麼這裡會變成這樣。」
  剛問完林夜語就要瘋了。這個傢伙居然不知麼為什麼被殺掉了而且還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滅門!!林夜語扶著額頭,對少年只是比了跟上來的手勢。

  他們從三樓的其中一個房間內出來,除了那些焦黑的非常徹底的牆壁和地板外林夜語至少還看得出這個地方是如此的溫馨。鵝黃色的壁紙,牆上掛著一張又一張家庭的合照,不難看出他們非常的要好。
  在前往二樓後,林夜語突然停了下來。他死死的盯著一扇米白色的門板,那扇門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其他地方都被大火燒焦了這個地方卻完好如初。
  在他想玩幾十種原因之前,那扇門被打開了。開門的人林夜語不熟悉,但是她身上的氣息他至少還是熟的。
  「這個家的神明。」
  「沒見過的除靈師。」
  ……好吧,他以為這個家的神都不知神影去了,原來是還留在這個地方保護這小小淨土。反正有沒有人信仰他們都沒什麼差別,對這種主神明來說的話,強神就該存在,弱神就該泯滅,千古不變的道理。
  「敢膽請問一下神明大人,為何您現在還身處此處。」
  「贖罪。」
  眼前這位靠著門牆的女性從她誘人的嘴內吐出了這句話。
  「贖罪,贖我在這個家沒有保護好他們的罪。就算我只是一個小分靈,也沒有人能在我眼皮下躲過一劫。」
  然而那些強盜卻在你眼皮底下躲過了是吧??嗯,非常合理的解釋。
  「那麼我們來談談,小子,你又是為何而來到這裡並且喚起零星?」
  「為了她那已經亡於河邊還在哭泣的妹妹。至於喚起她只是單純意外。」畢竟闖入了人家的空間如果沒有人來幫忙那亂闖到不能接觸的地方不就麻煩了嗎??
  「是嗎?那你那被分半的靈魂和靈力又是怎麼回事?雖然說被分半了但是靈力卻還非常充沛……」
  林夜語歪頭思考了一下,然後笑笑地說了一句。
  「因為我和我的兄長是,雙生子(咒冥子)啊?」









雖然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不過隱日(之前的)重新改版變成引日啦!
希望各位……體諒一下(缺讀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2 18:47:29 | 顯示全部樓層
咒冥子感覺好酷
所以他們從十三就在一起嗎,真是情比金堅(?

點評

從十三就在一起喔,而且還是主剋(?)  發表於 2020-6-12 18:5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2 20:10:18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喔,一開頭就這麼刺激嗎哈哈哈哈
這個設定感覺就是手牽手可以毀面地球啊www

點評

某兩位主角還沒那麼強拉ww不過某個表姐和她男友……就有可能了……  發表於 2020-6-12 20:1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2 23:43:55 | 顯示全部樓層
啊 ,感覺發展比舊版的精彩呢?

诶都,總之先期待玲家孩子出場,然後加油!(

點評

欸?有嗎?我覺得還好……  發表於 2020-6-13 13: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3 13:29: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黃冬羽 於 2020-6-13 13:30 編輯

第二章

  終於在和這位神明大人談天談得盡興後,林夜語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小夜醒了呢~」
  「終於醒了啊?」
  ……如此白目的聲音,如此欠揍的雙聲,一定是那一對欠揍的雙胞胎吧??林夜語轉頭一看便看見了分別有著黑色頭髮和深藍色頭髮的雙胞胎正朝他釋放求助閃光,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看見他們腳下都有一個圓圈,而圓圈中有著鎖鏈把他們壓在地上,爬不起來。
  ……先不說後面那隻拿牌子打偏向自家同類、手中還拿著一盤薯餅的鬼,為什麼連本來應該在別的地方進行其他事情的雙胞胎會過來?
  「化塵、濡染,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林夜語揉揉頭疼的腦袋爬了起來。
  「哎呀,這是溫寒大姊的命令啊。」濡染帶著調皮的表情對他說道。
  「……你們是做了甚麼才讓表姊命令你們兩個詠唱者?」
  「诶?!為什麼第一個是想到這個啊小夜?!」
  化塵像是魚一樣啪啪啪的用腳拍打地面,然後再被林語夜換出來的鎖鏈纏住,大力的「壓」下去。
  之後化塵和濡染便互看了一眼,再轉回來異口同聲地說了句:
  「你們這兩個笨蛋,給我去幫那兩個笨蛋,如果不去的話就等著被我揍吧—大致上是這樣?」
  「嗯,拿溫寒表姊治你們好像很好呢,尤其是智商。」
  「我們的智商沒有問題啦!!!我們好歹成績都保持在全班第一哦!」
  「嗯,倒數第一名?」
  「……不是啦!!!!」

  如果要問溫寒是怎麼樣個性的一個人,一定會有一堆人告訴你三個字:暴力狂!
  而這也是事實,不論是對待犯人、同事、學弟妹朋友或是親人,她大部分都是以暴力來相待。只是大家都生氣不起來,畢竟在這個看臉的社會中,溫寒的姿色可以堪比任何一個女性。
  那如蛇般的腰肢,細膩而沒有贅肉的雙腿裸露在外面接觸著空氣,冰晶般的皮膚為她帶來另一層美感,偏向於瓜子臉蛋的臉上帶著的不是普通女性的溫和,而是凌厲。
  不過每個人都非常崇拜她,不是崇拜她的美貌,而是崇拜她的作風。
  「學姊,這起殺人事件妳怎麼看?」
  「你不會自己看?先提出你的觀點。」
  「是!我看到的情況,死者已經死了有一段時間了,雖然推測有掙扎情況,但是並沒有打鬥的部分。還有死者呈乾扁狀,疑似血液被抽乾……」
  「他的嘴有被堵住嗎?」
  「诶?這……倒是沒有。」
  溫寒踏入了被黃色封條封住的屋子,而她的學弟、就單純只是來見習的見習警察跟在她身後。在溫寒穿戴配發的手套去撫摸屍體的時候露出了非常之敬佩的眼神。
  她總是能在這個情況下冷靜的判斷情況並發揮她的專長之一—驗屍。
  「死者推估是在八點左右死亡,全身血液乾固。沒有被東西摀住嘴巴但是周遭的人都沒聽見聲音。屍斑……沒有?有掙扎的動作,指甲已經崩裂,但沒有爭鬥打架……嗯?」
  蹲在屍體旁停頓了許久,溫寒站起了身子,不顧那位學弟驚愕的眼神將他推了出去,順手把門關起。
  「去找組長,就跟他說有案件讓他處理。」
  「案……案件……啊,好!」
  顯然不是很懂得見習警察拔腿就跑去找人了。

  「乾屍化現象不常見,何況是在一個小時內就全身血液流光,沒有屍斑直接跳到屍臘化現象,血液已應能確定是被吸食……」
  不只血液,體內的一些東西也消失了。
  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陣碰撞聲,溫寒也沒有特意轉頭去看,隨後只聽見了“刷”的聲音—她的右臉被畫出了一個小傷口。
  「沒有到在這種偏向廢墟的地方也能見到啊?善的惡靈這種東西。」
  轉過身的溫寒手中拿著一隻手槍,而她也在這時才看見碰撞聲主人的是誰。  
  —一個少年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被血染紅,他的全身都是鮮紅色。漆黑至極的雙眼怒瞪著她。
  「為什麼你要殺死你的親人,卻不殺死你的妹妹?」
  『……為……什麼?』
  少年在聽見她眼前的這個女人詢問的話後,表情逐漸不對勁。幾秒後他才露出了笑容。
  有的惡靈笑起來非常恐怖、又很猥褻;有的笑起來如沐春風、溫和優雅。但是如果詢問溫寒這個少年屬於哪一種的,那她一定會說。
  「醜死了。」溫寒皺起了眉,不悅地看著他。
  『什……什麼?』
  「我說你,邊哭邊笑醜死了。你這種臉只適合笑,不適合哭。一哭起來是要讓多少人上你才甘願?」
  這位少年的臉露出了疑惑,很顯眼的他並不明白這個與眾不同的女性是再說什麼。普通人看到他應該是哭著逃跑的,為什麼這個人不但沒跑還反過來訓話他??
  「你在想失禮的事。……首先,你叫什麼名字?」溫寒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筆記本。
  『诶?…啊,我叫李雲昕,享年十五歲……那個,妳不怕我嗎?』
  「我為什麼要怕你?作為一個及格的除靈師,你這種是小意思,而且。」
  溫寒停頓了一下,但是也不難猜出她想說什麼話。
  「我看過太多你這種殺人卻又後悔,但是不殺對方又會讓對方橫行於社會造成危害。後悔又必須要殺人。……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後悔嗎?」
  李雲昕從空中降落到地面,雙腳踏在地板。她低著頭,隨後坐在地上大哭了起來。
  『我也不想…不想殺了爸爸啊…,但是…但是爸爸的身體已經堅持不下去了…,爸爸已經一年都在求死,…看著爸爸這樣我…我也很不忍心…尤其是…在我失蹤了之後…如果不是晞明…的話…爸爸也許已經…死了啊…嗚嗚……。』
  ……是一個替親人著想的人,但是這樣也是不行…。溫寒想了一下,動手在先前拿出的筆記本上書寫。
  「你死在哪?附近有什麼?記不記得誰殺了你?」
  『我死在一條河邊…附近有……一個舊佛像…?殺了我的人我只記得他手背上有一個紋路…。』
  李雲昕在空中畫了一下圖案,而溫寒不愧是溫寒,將圖案仿畫了下來。
  「最後了,你想去轉生還是想去地獄?」溫寒在多寫了幾行後將那一頁撕了下來,看向李雲昕的表情開始柔和。
  『…地獄,我殺了人,而且還是親人,罪不可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3 19:56:2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感覺開始有趣起來了,期待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5 17:03: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黃冬羽 於 2020-6-17 23:24 編輯

第三章

  溫寒在地板上簡單畫了個圓圈,順帶在附近寫了幾個根本看不懂的字。
  當李雲昕進入圓圈後,圓圈內發出了淡淡的紅光。其中也夾著藍光。這個情況讓溫寒吹了一口口哨。
  「你會如你所願的進入地獄,但是會減輕你的期刑。」
  『為什麼?我不是殺了和我骨肉相連的親人嗎??』
  「……問那麼多座什麼,給我下去就對了。」
  一個爆栗賞在了李雲晞的頭上,只見他抱著頭、淚眼汪汪的對溫寒笑了。
  「不要邊哭邊笑,笨蛋。」
  『…大姊姊,謝謝妳。』
  
  溫寒從屋子內出來時外面只站著一個人。那個人好笑的看著她,邊看邊搖頭。溫寒走過看著他,然後一雙腿橫掃過去。然而對方躲了過去,甚至還持續對她搖頭。
  「妳不應該叫我來才對,妳明明可以自己解決的,溫檢察官。」
  「那麼這個就交給你處理了,何警官。」
  溫寒把撕下來的頁紙塞到何警官的胸口。在溫寒離開後,他才打開了被摺成正方形的紙。
  【姓名:李雲昕
   死前年齡:十五歲
   死亡原因:不明,但是推估全身染著鮮血。
   死亡地點:河邊,有一個舊佛像
   ※此事件的兇手,已懲處。】
  何警官失效了一聲,但是當他翻到後面後他卻失去了血色。
  『是此幫派的人所為。』
  這句話的旁邊還畫著一隻蟒蛇纏繞在荊棘上。
  「……溫檢察官還真是厲害,難怪她怎麼犯錯上層都不會放棄她。」

  終於在處理完那些麻煩至極的惡靈後,我坐在書桌前發呆。化塵和濡染則在後面我的床上不停翻滾不停跳躍……然後林語夜就邊拿著書邊看著書連一眼都沒看那對雙胞胎,另一手一抬,吵鬧聲便停止了。接著就是東西敲在兩人頭上的聲音。
  ……想也知道那個把東西砸在兩人頭上的是那個躲在櫃子上面的一隻飄,清。……至於她的性別?清就是清阿,還能有什麼性別?隨後厚重的牌子便砸在我頭上。
  『清聽到表姊回來的聲音了哦,該讓他們兩個停止吵鬧了呢。』
  我拿著牌子轉向後面,看到的是拿著比剛才更大一盤薯餅並且依然躲在櫃子的清和連嘴巴都被鎖鏈封住的雙胞胎兄弟。
        隨後就聽見了房門被撞開的聲音,溫寒就這麼站在門口,似笑非笑的看向亂成一團的房內……雖然有一半都是被剛進門就開始玩起來的那兩個傢伙搞爛的,但是也沒辦法嘛。在之後又聽見了在外面大喊的聲音。
  「喂!你們回來了嗎?!」
  「是止晨晨。我們回來啦!」 
  我無視溫寒的笑容跑跳到窗戶那裏對站在底下穿著藍色帽T的褐髮少年揮揮手,而對方像是了解了之後打開下面的大門要往上走來。
  「……等等?!你們怎麼沒告訴我溫寒大姊在這裡?!」
  從下面上來的翟止晨在看見溫寒後的表情是驚恐、無奈,然而看向校的正歡樂但是因為被鎖鏈封住嘴巴兒看起來非常猙獰的雙胞胎後他隨口詠唱了什麼,一條細絲線纏上了他們的拇指,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說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啊?
  「止晨,你為什麼來找我們?」
  在非常非常之小的事過後,林語夜才詢問了剛才在下面大喊的翟止晨。對方只是用一種深刻難忘的眼神給了他之後,才把一隻惡靈丟給了我們。那隻惡靈雖然說是惡靈,但是靈魂卻異常的乾淨,不像是普通的那種沾滿戾氣或鮮血的靈。林語夜本身就以這棟日式建築為基底會了大型的分別陣,又在房內會了比較小型的陣,但是這些陣再碰到這個靈體的時候它淡淡的一下發出紅光一下又發出藍光,最後光芒整個消散掉。
  『跟清得差不多呢?』不知道甚麼時候飄在旁邊的清舉著牌子,小心翼翼的把吃完的盤子放到我頭上。
  「清,你再不拿下來薯餅就要被扣掉了。」
  『喵嗚?!』在聽見自家食物要被扣掉的清急忙把放在我頭上的盤子放到了桌子上。
  「『迷茫無知的靈魂阿,請現出你的原型吧。』」
  終於被想起來要做正式的林語夜單手放在地上,當他說完這句話後光芒急速大亮,在光芒內的靈魂扭取了型態,隨後現出了它原本的模樣。
  是一位黑髮及地,有著粉紅雙眼的俊俏青年,要說的話外貌有點像……如化塵濡染他們……嗯?等等?!長得像化塵和濡染??!我和語夜猛然的轉向還在被鐵爛綁著但是沒有在掙扎的雙胞胎,而他們兩個也是用一種常震驚的眼神看著青年。
  「這兩個混帳的……哥哥?」
  溫寒也是非常震驚地發出了這個疑問,只見青年點頭,說出了話來。
  「我叫刑水,是化塵和濡染的哥哥。」
  「…你和他們…差好多。」林語夜動手把那對雙胞胎解鎖。
  「因為我和他們差很多歲。我死的二十五歲,他們大概才十歲左右。」
  ……這麼年輕就死了沒問題嗎?我看著刑水,又看看雙胞胎,之後我貌似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雖然說不是沒見過類似的人……可是,除了自殺之外基本上沒見過這麼年輕的人啊?
  「我是在愛沙尼亞死的,不過我不知道怎麼死的。」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刑水帶著笑容對我這麼說。
  …………嗯,好哦,這位好哥哥真的很難讓人捉摸呢?我看向了化塵,化塵卻也看著我們。溫寒更是繼續驚恐,可能在想為什麼這樣的哥哥可以養出這兩位蠢蛋弟弟…吧?至於翟止晨,我有一些看不懂他現在的心情,因為他的臉一直在轉變著比刑水更難捉喔……。
  「哥你難道一直都在跟著我們嗎??」化塵的語氣像是非常難以置信。
  只見刑水點點頭,隨後說出了一句話。
  「在我死後唯一記得的就是你們兄弟,所以就一路跟著你們過來台灣,雖然說是為了當長年的交換國籍生,但是你們從那呆呆懵懵的小孩長大成了越來越欠揍的少年。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長成這樣的,如果可以我很希望把你們淹死從練。」
  …………這個長歪史好像跟某個世界有關來著?我記得有一次去俄羅斯出任務(雖然我並不會俄語但是語夜會),那時候驅魔師一組,詠唱者一組,除靈師一組,至於陰陽師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沒來。
  我依舊是和身為陰陽師的小語一組,身為詠唱者的化塵也依舊和身為驅魔師的濡染是一組,其他人我就不記得了…雖然這麼說不過也才三組而已。
  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出了什麼奇異的任務—姆,這個奇異大概是普通的除靈,只不過沒有住的地方,連吃的喝的都沒有,唯一有的只有保暖衣物。
  吃的是去打獵,有的時候是直接生吃沒有用火烤(因為根本找不到可以正常烤肉的地方);水源是直接用雪下去融化來喝,但是也有的時候是直接啃(畢竟還忙著躲人和生物甚至是鬼的攻擊)。
  因為俄羅斯蠻大的,所以我們半年後才離開冰天雪地的偏極北大陸。
  「不過我在怎麼捨不得你們兩個,但你們長大了這倒是真的。」
  「畢竟也不會有人長不大吧~?」濡染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深長一遠的看向了趴在藍色長髮女性的肩上的清。
  『清才不是長不大!!濡染才長不大呢哼哼!』一個牌子狠狠砸上了濡染的腦袋,力道大的除了發出蹦的一聲還讓濡染在地上抱頭滾了足足快三圈。
  他淚眼汪汪的爬了起來,揉揉自己的頭用一種「你家寵物被欺負了不幫忙討回公道嗎??」的表情,隨後就看見水球凝結在他的頭上,接著像是被針戳破一樣、淋了濡染一身水,讓他變成了落湯雞。
  轉頭便看到翟止塵吐了吐舌頭,雙手環胸的靠在了牆邊。
  「玉芯,妳可以不用那麼警戒刑水,既然他是這兩隻的哥哥那就沒什麼殺傷力。」
  ……雖然沒有殺傷力但非常有壓力。
  我看向了剛才清趴著的,藍色長髮、雖然著白藍色衣物但是有一半都是血的女性。她先是看了我那個我自認為溫和的笑容後,便將全身的寒氣收了起來。
  現在的問不是管濡染,而是這個濡染化塵雙胞胎兄弟的哥哥刑水該安置在哪裡??雙胞胎是住宿舍,所以這位哥哥是不能進去的,畢竟需要排除有惡之靈所以每個房間包含宿舍外圍都是有除靈系統來保護著。
  要說除靈系統這種東西還真不知道是誰發明的,連個小靈都不能進去,一進去大概不是直接消散就是被囚在某種玻璃球內。
  「如果小夜在想哥要安置在哪裡的話,就安置在宿舍吧~」濡染把她被淋濕的頭甩了又甩後,對著我這麼說。
  「宿舍不是有除靈系統嗎?」我帶著疑惑詢問。
  「那個啊,雖然除靈系統很強,大是仔細找還是有不少的漏洞和缺陷。」還在笑的化塵給了我一個令我驚奇的回答。
  ……這群兄弟,就算是拒絕了他們也還會去找圈線和漏洞去把刑水帶進去的,就隨他們去吧。
  我無言地看著他們,然後和語夜一同嘆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6 00:14:42 | 顯示全部樓層
清好可愛,真不愧玲家出廠的(什麼

雙胞胎的哥哥一出場就莫名地有種劇情進入正題的感覺呢?

話說這段
【我拿著牌子轉向後面,看到的是拿著比剛才更大一盤薯餅的清和連嘴巴都被鎖鏈封住的雙胞胎兄弟,在來就是依然躲在櫃子上繼續吃薯餅的清。】
是不是不太對呀?

點評

欸對欸,不對了 有正題嗎?  發表於 2020-6-17 23: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