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0|回復: 7

[網遊] 《紅塵》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5-18 15:42: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柳鳳 於 2020-5-18 15:57 編輯

簡介


在風靡《紅塵》這款遊戲時,蘇陌綾也在好友的「三句不離遊戲,一日十次推」的狀況下也買來玩了。

一進去先就被NPC給推到湖裡險險溺水,好在旁邊有個人能就她上來,只是……

「妳願意當我徒弟嗎?」

哪有人看到溺水的人第一句就是問這個!

「妳答應我,我便救妳上來。」

喂喂,救人還開條件啊?


♦關於任務♦

新手最低階的任務——抓田鼠。

這遊戲真心坑啊,先不說新手一進入便掉進湖裡險些被淹死,就連的新手最低階的也這麼整人,她根本抓不到啊!

好在花了快兩小時弄清楚他們的習性和抓住的力道,終是抓了十隻回來。


【系統】恭喜您獲得前所未有的稱號——傻子徒手抓田鼠!



✼關於迷糊的她和大神的契機✼

因為任務契機,沒有想要搭理她的師父因為任務有了交集,甚至在意了她。

也因為這個任務出現了很多麻煩,她翻帖子除了發現有她跟師父的照片外,居然還曉得了自家師父是大神!

大神好心的想要帶她去刷副本當小白,而她卻拒絕了。

但原本一心想遠離他的白綾終究還是被大神師父帶走了。


♥關於刷副本的小甜蜜♥

身為師父的大神為了徒兒而講解了很多,希望徒兒能學習結果……

白綾:「師、師父!」

霄樺:「嗯?」

白綾:「我聽不懂。」她睜著銀眸,偏過頭有些迷茫的看著他。

霄樺:「……我再慢慢教妳。」

看著自家徒兒傻萌的模樣,他伸出手有些無奈的拍拍她的頭。


❤對於怕高的白綾,霄樺大神採取的手段❤

霄樺:睜開眼睛。

但、但她很害怕啊……不論是怕高還是怕摔下去她都怕!

霄樺:在我懷裡妳還覺得不夠不安全嗎?

……?!

霄樺:放輕鬆,妳不會摔下去的,相信我。(輕柔安撫)


♣關於逗逼隊友們的感想♣


臥槽,這兩個僅止於師徒關係?騙誰啊!我們家的大神分明就是找到春天啦!

但是想歸想,他們也不敢表明出來,大神太威武,哥們怕怕……



遊戲強到外掛的大神師父X 運氣好到牛逼的小白徒兒
冷淡帥氣卻又對她不失溫柔X 傻萌漂亮卻又對他毫無知覺



搞笑又微甜的全息遊戲~你/妳有興趣嗎?




★本篇文章已經寫到完結,請各位客官安心入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18 15:45: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柳鳳 於 2020-5-18 15:53 編輯

    現在很多人正在瘋狂全息網遊叫做《紅塵》,真實度高達百分之九十。原本沒有在玩遊戲的蘇陌綾被好友的推坑下,只好也去買一款遊戲機玩玩看。

    究竟是多好玩才能讓好友三句不離遊戲?每日十次推?

    不過最近耳根子比較清靜了,好友估計又在忙甚麼論文吧,再忙完之前肯定不會搭理自己。

    躺入遊戲艙裡頭,戴上頭盔,她來到了創角介面。

    「您好,歡迎來到《紅塵》,請先選擇您要的職業。」NPC很有禮貌地說著,接著手一揮憑空出現了各種蘇陌綾各種職業的外貌及介紹。

    大漢——號稱坦克,擁有很高的血量可扛傷害。

    祭司——號稱奶媽,替隊友補血、輔助。

    弓箭手——遠程攻擊,適合風箏拉打。

    戰士——攻擊力高,適合前線輸出。

    道士——擁有結界防禦、法術輸出。

    琴師——牽制怪獸作用,有緩慢減少傷害效果。

    強盜——敏捷度高,顧名思義搶劫、偷竊、偷襲十分便利。


    蘇陌綾沉默的看了強盜這職業,暗暗歎道,這年頭連強盜都能光明正大了,貌似還有提倡偷竊行為傾向?

    她偏偏頭,想想自己不常碰遊戲,決定玩感覺上比較簡單的輔助奶媽,而且這奶媽的衣服挺漂亮的,一身素白長衣飄飄,感覺挺美。

    於是她伸出手,點了點祭司這個職業。

    「創業成功,進入遊戲後等級超過一百時將有副業可選。」NPC盡職解釋道:「您的外貌可以醜、美化百分之三十五,頭髮跟瞳孔顏色可挑選。」

    蘇陌綾毫不猶豫地選了醜、美化百分之零,頭髮及瞳孔選擇了銀色。

    「外貌設定成功,請取ID名。」

    她思考了一下子,打上了:「白綾。」

    「遊戲ID無重複,可使用,恭喜您創角成功。」一直面無表情的NPC微笑,這讓蘇陌綾有些微愣,「好久沒有看到一個玩家能這樣靜悄悄又不會花太多時間去選擇職業、ID了。」

    蘇陌綾有些傻眼,現在的遊戲進化到連NPC都這麼人性化了嗎?忽然發覺自己好脫軌,有些跟不上時代。還是……這NPC是真人?

    「那麼、祝您玩的愉快。」NPC伸出纖細的手,把蘇陌綾推了下去,她驚愕的看著在上頭微笑的NPC貌似有聽到她說甚麼「給妳獎勵……」然後後面因為太遠了,所以聽不見。

    什麼獎勵啊?她想的同時掉進了湖裡。

    「噗通!」

    媽呀坑爹呀,這遊戲不人道啊!剛創角就一進入遊戲便掉進湖裡,她、她不會游泳啊,誰來救救她!不會才剛進入便要淹死了吧?

    莫非NPC給的獎勵便是掉進湖裡被淹死?這是甚麼鬼獎勵,她可拒絕嗎!

    此時,站在湖邊沉思的人被擾了思緒,他往湖裡看了看發現有人溺水,再看了看她的等級:「妳要不要當我徒弟?」

    「啊?!」掙扎的蘇陌綾有些傻眼,一般來說看到溺水的人要嘛就問需不需要求救,雖然這問題有些白目,但總歸比問一句全然跟她溺水打不著邊的問題吧?「你、你可先救、救我上岸嗎?」

    「行,妳答應做我徒弟便救。」

    喂喂,救人還開條件啊!有沒有良心!

    但此刻不容她吐槽,她只好連忙答應,站在湖邊的人才伸出手拉她上岸。

    「咳、咳咳。」

    她有些難過地狂咳,好一陣子才停下。

    「謝謝你救我……」雖然她本是不想要道謝的,但今日他若是不出手她真的會溺死。

    「嗯。」他站在她旁邊淡淡地道,趁這時稍微看了一下她的資料,曉得她是祭司:「等會兒妳隨我來。」

    「好。」

    他帶著她去自己的小木屋,然後跟萬箭穿心密了語。


    【密語】霄樺:有沒有女人的衣裳?拿來給我。

    【密語】萬箭穿心:咦咦?大哥,你這是要做啥用的?

    【密語】霄樺:與你無關。


    說完便掛斷了通訊,他轉頭看著縮著身子發抖的蘇陌綾,轉身拿了乾柴點火丟進爐裡,讓火更旺便站出門外等著萬箭穿心把衣裳送過來。

    萬箭穿心不久便真的送來了,是一件粉色花紋典雅的衣服,一看便曉得這布質十分上等,是件好貨。

    霄樺取走衣服道了聲謝謝,便轉頭進屋裡關門。萬箭穿心連想要問問這衣服合不合適,需不需要換的時間都沒有。

    他抓抓頭,百思不得其解,他一個男人需要甚麼女人衣啊?除非……

    他壞笑,準備回頭告訴幫裡的人,他們家的大哥貌似有女人了!嘿嘿。

    然而完全不曉得即將被當話題炒熱的霄樺拿了衣服給蘇陌綾:「換上。」然後便背過身坐在椅子上,泡起茶來。

    蘇陌綾顧不得那麼多直接拿衣服,她好冷啊,拿到衣服後便點選介面替換。

    「……我好了。」換好後她走到霄樺的面前再次道了謝:「謝謝你這件衣服。」

    她這才發現救她的人長的挺不錯的,黑色的長髮用白條稍微捆了起來,一雙鳳眼、高挺的鼻樑、紅薄唇、一身白袍穿整體來看十分帥氣,而且還有一種縹緲的感覺……可惜道德似乎不太好啊?

    「嗯,我們走吧。」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起身選擇了傳送點,腳下便泛起了光:「進來。」

    她回神,才踏進傳送陣裡,光忽然強烈了起來,四周變得扭曲,等矯正回來時已經不是原先的小木屋了,而是小廟外。

    他抬腳進入了廟裡,她也自覺地跟上,他跪在神明前,她也學著跪。

    然後她收到一個系統訊息:您願意成為玩家霄樺的徒兒?

    她點選了願意。

    「我,霄樺在此給您見證收白綾為徒兒。」

    在霄樺講完了以後,她又接收到一則系統訊息,是要照著上面的字唸。

    「我,白綾在此給您見證拜霄樺為師父。」

    說完,兩個人的手上都浮現了黃色的印記,幾秒後便又退去。

    「好了,這樣便差不多了。」霄樺起身:「再見。」

    「再見……」她傻愣愣的看著自家師父的離去身影,然後才叫出版面稍微看了一下個人資訊,把資訊全部改成不公開,她想要低調做人。之後開了任務篩選了一下,再叫出地圖準備去下個地方解任務了。


    任務是新手最低階的任務——抓田鼠。


    「姑娘,妳可好心的幫我這老人家一個忙嗎?幫我抓幾隻十隻田鼠回來。」老爺爺拿出了一個籠子遞給了蘇陌綾,她點頭接下後便接下了任務,然後前往了老爺爺指的地方。

    她站在滿是土地的地方,沉默地看了九個洞,然後有個小田鼠探出頭來。

    咦?感覺挺可愛的,小小隻的,應該不難抓吧?

    但事實証明,她是錯的。小小隻的田鼠身手挺靈巧的,這讓她一隻小小新手敏捷度還很低的幾乎無法抓住,有時候好不容易抓住又讓田鼠逃掉。

    這遊戲真心坑啊,新手一進入便掉進湖裡險些被淹死,就連的新手最低階的也這麼整人,她根本抓不到啊!

    「這遊戲哪裡好玩?真搞不懂歆歆為什麼一直推……」

    她喃喃地道,擦擦額上的汗又繼續跟田鼠奮鬥,大概抓到他們出沒的習性,然後曉得拿捏力道是用使出幾乎可以掐死田鼠的力道才能牢牢抓住牠,丟進籠子裡。

    按照這模式重複十次,她終於抓到了十隻能交任務。

    「呼呼,終於抓完了!」

    她開心的提著她奮鬥兩小時的物品交給老爺爺。


    【系統】您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稱號——傻子徒手抓田鼠!


    【世界系統】恭喜玩家白綾完成新手任務,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稱號——傻子徒手抓田鼠!

    【世界】花蝴蝶:嗯?徒手抓田鼠?那個不是用棒子敲暈嗎?話說這系統居然也會罵人,笑死我了哈哈哈。

    【世界】漠不關心:這太牛逼了,這田鼠我曾也有抓過,但抓了十次不成便放棄了,白綾大大敢請問您抓了多少次?

    【世界】沒良心百貨公司:真的牛逼啊,究竟哪個傻子會徒手抓啊?更牛逼的是,這居然也有稱號!這是刷出來讓人笑的嗎?


    霄樺淡淡地瞧了世界稱號,看著獲得人感覺有些眼熟,但這與他無相干,所以眼熟歸眼熟倒也沒有多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18 17:22:34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好鬧騰的網遊文www 想先問問這是一篇輕鬆歡樂文嗎??

點評

對的哦,這是充滿著逗逼小伙伴的網遊文~保證會有讓人笑到肚子痛的劇情XD 但是女主在破遊戲任務劇情的主線故事會比較偏悲情  發表於 2020-5-18 19: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19 10:34:33 | 顯示全部樓層
    她沒有注意到世界頻因為她的稱號而稍微炒炸,她很認真的繼續她的任務,跟老爺爺交談。

    「好久沒有看到有人徒手抓田鼠了,可真是懷念。」老爺爺笑呵呵地道,露出回想過往的神色:「姑娘,妳掉了田鼠棒在那邊,先幫我撿回來吧。」

    田鼠棒?蘇陌綾愣了愣,轉頭一看不遠處果然掉了一個棒子。

    等等,原來是要用棒子打田鼠嗎!難怪她一直覺得這遊戲用徒手抓很坑,原來是她自己蠢沒有發現到那個棒子!

    她就覺得奇怪了,為什麼稱號罵她傻還是前所未有?原來她真的傻,人家拿棒子敲輕鬆搞定,而她徒手抓……抓的滿身大汗、灰頭土面,想想便不禁為自己悲哀了起來。

    她撿起了田鼠棒後,交給老爺爺,卻沒想到老爺爺已經紅了眼眶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她錯愕的慌了起來:「老爺爺您這是怎麼了?身子不舒服嗎?」

    「沒不舒服,還有這個田鼠棒就送給妳吧。」老爺爺搖搖頭:「姑娘願意聽我這老頭子的故事?」


    【系統】恭喜您獲得了神極品田鼠棒!


    她看了系統提示一眼,「願意,您說吧。」

    「我啊,也有一個孫子,跟妳差不多大,抓田鼠也是徒手抓,不過姑娘大概是因為第一次不熟悉所以身手有些愚鈍。我那孫女徒手抓地鼠很厲害的,她說她不喜歡拿鼠棒去敲昏,因為徒手抓樂趣多。」

    「只是……在某一天她啊遇上了一個她喜歡的男人,可那男人生了重病,所以她為了救那男人,跑去陰險的地方去摘藥了,已經快要一年了,到現在都還沒回來,怕是、怕是……」老爺爺紅著鼻子哭著說道最後哽咽,蘇陌綾看老爺爺這樣也感到難過,她拍拍老爺爺的背給予安慰。

    就在這時候,老爺爺忽然跪下:「姑娘可幫幫我這個孫子?我就只有這麼一個孫女,倘若她真的不幸了,至少也要帶著她回來,我不忍她一個人在那可怕的地方待到永遠!」

    「等、等等。」蘇陌綾被老爺爺的舉動給嚇著,她彎下扶著老爺爺的身子:「您先起來吧!」

    「姑娘答應我便起來。」

    「好、好,我答應。」她冷汗,在說她的同時也接收到了任務。

    「謝謝姑娘!」


    【系統】恭喜您觸發隱藏任務《不捨的牽掛》,任務等級S++。


    【世界系統】恭喜玩家白綾觸發了新手隱藏任務等級S++——《不捨的牽掛》。

    【世界】沒良心百貨公司:我的媽呀!新手任務居然還有S++,居然還是剛剛獲得蠢稱號的人?!傻人有傻福??

    【世界】內褲外穿:啥?!老子沒看錯吧?這新人也太牛逼了,剛進來就被世界系統廣兩次不說,還拿到S++任務,老子怎麼就沒這人品?

    【世界】妹子愛好者:可惡,這新人都把介面給全部隱藏了,無法查資料啊!有鬼,這傢伙一定是開外掛!不是妹子我要檢舉!

    【世界】萬箭穿心:檢舉!太不科學啦!


    於是世界頻道再次因為她而炒炸,這回她終於注意到了,大致上把剛剛從獲得稱號到得到任務這邊看一下,她傻眼。

    她不過就只是解任務而已啊?為何一堆人吵嚷著要檢舉,她還想要好好地過生活,好好當個無名老百姓啊……簡直欲哭無淚。

    不過她有把玩家名字資料全部隱藏了起來,像她這樣平凡無奇的人應該不會被懷疑被找到吧?自我安撫好後,她點開了任務介面,是要她去魔邪孽畜的地方。

    點開地圖稍微看了一下資訊,她簡直要哭了,媽呀這地方至少要九十等才能解耶,她現在才一等是要解個毛啊?估計去到那邊的第一秒就被怪物滅了吧。

    這遊戲果然坑啊,給了一個她這樣的小渣渣那麼強的任務是想要做甚麼?而且還是限時間的,只有一個禮拜,這遊戲可以再坑爹一點!

    根本就是美食當前無法吃的概念,她忿忿地想。

    「還是找個人幫個忙吧……」她有些無力地說著,反正這任務也沒有說甚麼不能找人幫忙。

    不過、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只好向那個剛剛跟她成為師父的陌生人求救看看了……


    【密語】白綾:師父好,您可以幫幫徒兒一個忙嗎?

    【密語】霄樺:行,是那個S++的任務是吧?


    等到第二次刷世界頻再次看到白綾這名字時,他才想起這人就是他剛剛拜把不久的徒兒。


    【密語】白綾:對。

    【密語】霄樺:妳在哪?我去找妳。

    【密語】白綾:新手城。


    霄樺知道後便斷了通訊,馬上就傳點到白綾的所在地。白綾貌似沒有注意到他來了,只是一個勁地看著任務苦著臉。

    「徒兒。」

    「師父您來了!」她表情轉變,然後跑到霄樺身旁有些興奮,她的救命稻草來啦!「師父師父,這任務等級至少要九十等,您有達到嗎?」

    「有。」

    「太好了。」她開心地道:「因為任務上面是寫說要到魔邪孽畜的地方找人,至少要九十等以上才可以。」

    「找人?」他皺了皺眉頭,那個地方老實說他不喜歡去,因為十分的兇險,而且通常材料也不是甚麼需要到那地方來尋,所以能不去便不去。

    「嗯,老爺爺的孫女,聽說為了一個男人而去那裡採草藥……快一年了都還未歸回,不管她是死還是活,老爺爺都希望把她帶回來。」

    「知道了。」他點頭,直接點選了魔邪孽畜地點傳送過去。

    來到了這個地方白綾愣了,她曉得這地方一定不會太安全,也曉得說這邊很陰險,但不曉得陰森到這樣的地步。

    該怎麼形容?大概就是黑森林的那種感覺吧,然後淡淡地月光照下來,還有一股很濃很刺鼻的味道,氣息感覺是死的,很安靜,寒意逼人。

    她掩住口鼻,後退了兩步,地上的枯木被她踩的沙沙作響,在這安靜無比的地方顯得很詭異。

    她有些難過也不舒服的抖了抖,其實她有些害怕……

    霄樺轉頭看看她,伸手輕輕地把她捂在口鼻的手給挪開,然後另一手代替她剛剛的手覆蓋著,淡雅的清香從鼻間傳來,她瞬間覺得好了不少。

    然後他又拍了拍她的肩膀加成她的敏捷和防禦,她忽然感到一股暖流,不會冷了。

    收回手,他淡淡地問道:「好多了嗎?」

    「謝謝……好多了!」她有些驚奇地看著魔法般的奇效,忍不住稱讚:「師父好厲害!」

    「這沒甚麼,以後妳也可以。」他面無表情地環視了一下四周:「妳別離我太遠,這邊很危險。」

    「好。」她很認真的點點頭,老實講就算他不說她也會跟緊緊的,這地方真的太可怕了。

    霄樺抬腳進入了森林,白綾緊跟在後,整個森林只剩下他們兩個踩到腳底下枯木的聲音。

    「啪!」

    「哇啊啊啊——」

    忽然有個東西掉在她腳邊,她嚇得大叫抓著在她面前的霄樺,轉過頭看了一眼那東西,整個臉更煞白。

    「師、師父……血、血淋淋的手!」

    比起下的花容失色的白綾,霄樺淡定了許多,他只是挑眉微微彎下身看看這是甚麼東西,說不定有線索之類的。

    然後還真的不負他所望,被他找出了一張紙條,被那隻斷手給緊緊地抓著,他抽起那張紙條走到光線比較好一點的地方。

    白綾咬牙壓下害怕的念頭跟著他走,湊到他旁邊一起看那張紙條。

    媽呀這任務怎麼那麼像鬼片有的畫面啊!就不能正常一點嗎?血書這種東西為什麼存在這遊戲啊!知不知道她最害怕的就是鬼片?!

    「來幫我」紙條上面這樣寫,字跡十分凌亂。

    霄樺抬頭,白綾也抬頭,然而上頭除了一些鳥飛過除外,甚麼都沒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19 19:20:4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心!」

    就在這時,有個東西撲向她而去,霄樺眼明手快的把她拉到懷裡,她傻愣愣地沒有反應過來,只見他拿了一支箭插進那個撲向白綾而來的魔獸。

    魔獸嗷嗚的一聲,發出疼痛的叫聲,然後倒在地上抽蓄了兩下便不動了。

    解決完後,他低頭看著還在他懷裡傻愣愣地看著倒在地上的魔獸的白綾,喚了一聲:「回神。」

    但哪裡想到她居然是頂著一張快哭出來的臉轉頭過來,銀眸泛著淚光,死死抓著他的衣服:「好、好可怕,我可以回去嗎……」

    媽媽她好害怕啊!她最怕這種電影裡面根本鬼片的場景,她超級怕的啊!拜託讓她回去,她禁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恐嚇!

    霄樺抽了抽嘴角,低聲的警告她:「不准哭。」

    「我、我盡量……」她依然抖著。

    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看著她發抖的樣子真的是被嚇壞了,他放柔聲音:「別怕,我會盡全力保護妳,而且這裡估計被放了結界,不破完是無法出去的。」

    拍拍她的頭,他叫出弓箭,然後往上一射,箭似乎碰到結界後便掉了下來。

    她沉默的望著天空點頭表示知道,然後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放掉抓住他衣服的手退了兩步:「讓、讓我冷靜一下,我整理一下情緒。」

    「好。」

    既然無法出去,那她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破解下去了,害怕不能解決甚麼,所以逼迫自己冷靜之後她再張開眼睛時,已經好很多了。

    雖然還是很怕。

    霄樺看著她已經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之後便繼續道:「這信的來源,估計是我們要找的人。」

    「大概……這東西好像是從上面掉下來的,那我們要找的人應該是在上面?」

    「嗯。」他點頭贊同。

    之後他們又繼續往前走,她雖然是調整過了情緒,但還是心有餘悸,伸手不自覺地拉著他的袖子,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頭。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有東西好像一直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們看。

    「附近有狼。」

    霄樺的一句話證實了她的感覺沒有錯。

    他拿起弓箭精準無比的把躲在草叢的狼一隻一隻準確的給射下來。

    白綾目瞪口呆,師父不虧是師父,沒看到東西還能精準地射下來……簡直外掛啊,其實該檢舉的不是她而是霄樺吧!怎麼就沒有看到有人要檢舉他……

    途中碰到了許多怪,但都被霄華俐落地一箭幹掉,一路暢行無阻。

    她默默地想著,還好她的拜把師父霄華很強,她這才能當一個若無其事的稱職小白臉,還能平安無事……

    然後再繼續走著,發現其中有個樹幹有著繩吊式的梯子,霄樺帶著她走過去,拉了拉梯子往上一看。

    「感覺是這個沒有錯,上去吧。」

    他讓她先爬,白綾有些緊張地抓住繩子,大概猶豫了三秒便下決心的爬了上去。

    爬的途中還蠻順利的,她來到了上面,稍微環視了一下,這裡仍舊是黑麻麻的。看起來是一間屋子,有人住過的痕跡,但感覺上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因為窗戶外面的枯樹都攀爬了進來,桌上、地板都佈滿著灰塵,房子角落也有著大片的蜘蛛網。

    她正往前要走一步,有個像是厲鬼的東西忽然閃到她面前,距離估計近到只剩下五公分。

    她嚇得尖叫,一後退撞上了剛上來的霄樺,她叫的更淒慘,整個人腿軟受不了的放聲痛哭。

    雖說她有整理好情緒,但她實際上還是很害怕啊!這任務可不可以不要這樣一直拿有一些怪怪的東西嚇她?

    不要一直打破她的心裡建設啊混蛋!

    她真的受不了!

    「哎呀,小姑娘這樣就被我嚇哭了?」坐在桌子上化為身為人形的魔獸有些傻眼地道,臉上掛著厲鬼的面具,耳朵有帶著銀色月亮形狀的耳環,手上戴著金色的手環,一襲紅袍:「妳有膽能一路走來這裡,怎麼這麼容易受驚嚇?」

    說完,她將視線轉移到白綾後方的霄樺瞬間理解了些甚麼。

    原來小姑娘後面有撐腰,還是一個強大撐腰。瞇了瞇眼睛她打量了霄樺,這小子的實力挺強大的,打起來……不見得會贏。

    霄樺單跪著腳不知所措地沉默看著她,伸出手拍拍她的背,然後抬頭目光冰冷的瞧著惹哭白綾的人。

    她聳聳肩:「我不曉得她膽子這麼小。」

    就算膽子不小也不該這麼亂嚇人啊!白綾不滿地想。

    「妳是誰?」霄樺聲音冰冷地問著。

    「好吧,因為我把小姑娘給嚇壞了,為了表示歉意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她晃了晃腳,語氣輕鬆地道,眼底卻是難掩寂寞:「我是在這邊掌管魔獸的,已經活了五百多年,我的名字叫做緹絲。」

    「那麼你們又是誰?又是為何來到此地?」

    再次調整自己情緒的白綾,擦乾眼淚勉強地道:「我是白綾他是我師父叫霄樺,我們是來找一個人的,既然妳說妳是這裡的掌管著,那妳可有看到一個人類姑娘還這採取藥草?」

    「咦?我以為你們是夫妻呢。」她詫異說著完全不干問題的話,白綾跟霄樺有些錯愕,這NPC跟想像的些許不同啊?怎麼花樣跟廢話那麼多。「你們說的人我大概知道,她在樓上。」

    「那可讓我們見見她?」

    「可以。」她跳下桌子,很意外的乾脆答應,然後踩著有陳年的階梯往樓上走,「咿呀咿呀」的聲音在這小小空間迴盪著。

    白綾跟霄樺對看了眼,她站起來稍微腳步有些不穩,但勉強還是能行走。霄樺在她後面跟隨著,一邊打量四周。

    上面的各式和下面的房間差不多,只是乾淨了許多,也多了窗臺。

    窗臺上倒著一個女子,她連忙向前快速走去,然後扶起那個女子。

    女子身形瘦材如骨,臉很消瘦有嚴重的凹陷,臉色十分地慘白。霄樺也上前來看,發現了女子的手指上有血跡,估計是向他們求救而咬破手指,寫成血書。

    他皺起眉頭看著女子。

    「她怎麼忽然爬到那裡去了,明明這麼虛弱還不在床上好好躺著。」緹絲不悅地說著:「你們幫我把她放到床上,我去熬製藥給她喝。」

    看著她走後,白綾有些訝異地對霄樺道:「沒想到緹絲人不錯呢。」

    「未必。」他淡淡地道,抱起那女子:「此地不宜停留,我們得趕快走。」

    「但她煎熬的藥怎麼辦?」

    「她的藥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趕快帶她出去。妳曉得為何她現在是這副模樣嗎?妳瞧這地方鳥不生蛋的,並不適合常人生存,而且這裡魔氣很重,還會吸人精。」

    她被他的話點醒,一瞬間理解了甚麼。

    倒在地上的這個女子根本不是病了才受她照顧,而是為了被囚禁而受到照顧,因為緹絲很寂寞。

    所以,她想要去挽留一個人陪她。

    難怪女子會去求救……

    「我知道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0 23:24:26 | 顯示全部樓層

04

    霄樺抱起的女子醒了過來,然後迷茫的看著他們,有氣無力的用著沙啞地嗓門努力地道:「你們……能……幫我一個……忙嗎?」

    「甚麼?」

    「這朵仙藥……給……他。」她紅著眼眶:「幫我……轉達給他……我愛他。」

    「等等,妳親自對他說比較好吧?」白綾錯愕地看著她,很是為她心疼,究竟是多愛?愛到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我們是來帶妳走的。」

    「我……不多時間了,沒用……你們快走……」她繼續吃力地斷斷續續說著:「否則會……一起被……囚禁……」

    「請一定要幫我……轉交……」說完她又便昏了過去。

    「你們別想帶她走。」緹絲不知道甚麼時候出現在門口,端著一碗湯藥,眼底閃過寒光,氣息變得很壓迫。

    霄樺把人交給白綾,警戒地叫喚出了弓箭拿在手上。

    「小公子,我不想要同你交戰,你們可以安然地拿走了那株藥回去給她的愛人,但不能帶她走。」

    「我們就是為了帶她走而來的,要我們放她獨自離去不可能。」

    「這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呢。」緹絲瞇眼睛,設下多重結界,然後身旁出現了許多劇毒黑針,懸浮在半空中,下一秒毒箭往他們的方向射去。

    該死,這毒針可不是開玩笑的,不到幾秒血條會下降很快,沒多久便會死亡。

    然而霄樺和白綾死亡並不打緊,頂多掉等級重生……但要是這女子死亡,這可就糟了。

    好在,這毒針都只朝自己射過來,他閃到離她們有些距離的地方,避免波及到她們。

    他一邊閃躲一邊射箭,身手十分靈敏。

    他們兩個一躲一射僵持平手著,沒有人中招也沒有射中。

    「果然很難對付。」她嘖了一聲,吟唱著邪門符咒,一瞬間黑色的濃霧在她身旁打轉著,原本黑色的眸子轉成了詭異的紅,像是鮮血一般。

    她勾起冷笑:「去死吧。」

    黑霧像是狂風般的來襲,他瞬間替自己加成了敏捷和禦防,然後還在嘴裡含了三顆金品級的藥丹,以備不時之需。

    不過黑霧幾乎是夾攻而來,他無法躲開,只好在黑霧碰到自己的剎那間,咬碎藥丹然後替自己丟了治癒技能,才勉勉強強地沒讓血條歸零,勉強地稱血稱到一半。

    「哦,果然很有一手,通常這樣子的話基本上是沒有人能夠存活下來的。」

    他沉默地看著眼前的緹絲沒有說話,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龐好像受到任何傷害也甚麼沒有做,就是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便存活活下來。

    唯一的破綻就是他額上卻沁出了冷汗,原本的白袍也染紅了。

    他在替自己丟了幾個比較繁複、高級的治癒方式,把血量給補滿,然後在替自己加了一堆敏捷度和禦防。

    緊接著拿了弓箭,一次拿了一堆箭,見鬼的居然真的能射出去,而且速度比剛剛還要快。

    這次他採取進攻,他像剛剛一邊移動邊射箭,想要逼近她,而緹絲則是用黑霧防禦著自己不斷拉開距離,對她來說,這些弓箭根本沒用完全無傷害。

    「小鬼,這東西對我來說沒用哦。」

    她張狂的笑著。

    他不語,依然繼續以這樣模式繼續進攻。


    【密語】霄樺:妳等等做好準備,等等我們準備跳下去。


    收到密語的白綾錯愕,她低頭看了一下高度,兩層樓高欸!會摔死吧?


    【密語】白綾:師父,我跳下去大概就再見了……

    【密語】霄樺:不會,相信我,等等我會向妳們衝過去,我會替妳加成防禦和敏捷度,不會死的放心。


    之後便斷了通訊。

    直到——

    『「啪啦!」』

    多重碎玻璃聲響起,緹絲才發現她的結界被破壞掉了。

    原來他一直都在算她的位置,一發多箭有些射偏並不時他射不準,而是他本來就要射結界,她不過就只是一個幌子。

    但發現已經來不及了,霄樺向著她們奔去,然後一秒抱起昏迷的女子,另一手丟了一堆敏捷加成給白綾,之後三個人就一起跳下去了!

    白綾整個臉色慘白,好險如她師父所說,她不但沒摔死還好好的站在地面上,然後跟在霄樺後面一路狂奔。

    「我說過,不會讓你們帶著她走。」



    站在陽台上的緹絲沉著臉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

    「師父,可以用法術治癒她嗎?」邊跑她邊問著。

    「不行,她是NPC與玩家不同。」如果可以治療的話他早就治療了,怎麼可能拖到現在。

    老實說現在的狀況有點糟糕,因為他手上抱著人,無法拿弓箭打怪。如果給了她,又怕她沒辦法抱好。

    「師父,人給我吧,她很瘦很輕又加上你給我的敏捷加成,我想抱她應該不成問題。」

    沒想到白綾這時居然自己提出了要求。

    想想有理,便停下來把人交給她。

    沒多久他們果真碰上了魔怪,霄樺還是用射箭的方式俐落的給滅了,只是與剛剛不同,這數量多的有些誇張,嚴重影響他們前進的速度。

    而且,牠們都是沖著那白綾她們,因為想要把那女子給帶回去。

    老實講數量這麼多他對付起來挺吃力的,還有剛剛因為跟緹絲對決,體力有點吃不消,但勉強還是一路殺出血路。

    就在快要到達外界時,忽然架起了結界,這結界與剛剛的不同,堅固了許多不能用同樣的方法去打。

    而且,這個結界太大,這個叢林太密集,他也無法向剛剛一邊計算緹絲,一邊射向結界的弱點然後逃離。

    還有,緹絲算是有智慧也實力很強,他不覺得同樣的招式能在糊弄她一次。

    「放她下來。」

    緹絲出現在他們面前,臉色陰沉地瞪著他們。

    「……」霄樺有些煩躁,他不耐煩的看著眼前的BOSS級障礙物,真心覺得她很煩人。

    「死纏爛打的下場通常不會好,只會讓人更厭惡。」

    「閉嘴,你只要把人乖乖交出來我就放你們一馬!」

    嘖、真麻煩,他現在只能勉強對付緹絲,也難保她們。

    「師父……」

    「怎麼?」

    他回過頭,便看到白綾手上拿著田鼠棒,他皺眉頭的接過看了一下品階,不禁大愕。

    神品級?!

    他詫異地看著白綾,這種品階是最高階,她一個新手居然能拿到這東西?

    「我……我不曉得這東西對你有沒有幫助,這是老爺爺給我的田鼠棒。」

    「有。」

    霄樺點頭,不禁覺得這徒兒不愧是自己收的,人品這麼牛逼……

    接著不給他們談話的時間,黑霧又朝著他們來。

    他把她們給往旁邊推順便拍上護神術,然後替自己加成敏捷跳開。

    之後他閃到白綾她們那邊,迅速的在白綾口中塞了兩顆藥丹:「聽好,這棒子能打破那結界,妳想辦法去結界邊敲碎,嘴裡的藥丹在被攻擊的時候血條極速掉落時咬碎。」

    「好、好!」

    說完,他便跳開他們身旁繼續跟緹絲決鬥。

    白綾改成扛著女子拔腿狂奔,另一手拿著田鼠棒,想來一定沒有這麼簡單便能通過,巨大的魔狼擋在她們身前,魔狼的紅眼死死的瞪著她們看十分兇惡,然後牠仰天長嘯像是在告訴白綾,她們不許通過。

    她冒著冷汗,警戒地盯著牠們看。

    接著那隻看起來比較大隻的向她們撲了過去,白綾一個反射動作拿了棒子便往牠臉上招呼過去。

    「嗷嗚~」

    撲上去的那個魔獸瞬間被打趴頭仰天背朝地,神色痛苦的捂著鼻子唉唉叫。


    還打滾……


    其他魔狼看著自己的同伴畫風與剛剛大相逕庭,那個表情叫甚麼來著?鄙視……?

    接著一群魔狼無視了在荒地痛的打滾同伴,繼續對她不友善的威嚇,然後再次向她撲了上來。

    當然,她一樣用同樣的招式,往牠們臉上招呼。

    第二隻跟第一隻撲上的魔狼一樣,痛得在地上打滾……

    有些魔狼不信邪,仍舊不怕死的撲上去,這次白綾打其他不同的地方,是肚子還有腳……結果,魔狼一個抱著肚子一個跳腳著嗷嗚嗷嗚的叫,一樣打滾……

    白綾沉默的盯著牠們,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嘿嘿。」

    這個棒子真好用啊。

    其他魔狼看到這個狀況,決定一起撲上去,本是想說這樣便可以幹掉眼前拿著怪棒的女人,但……這一切都是三大錯覺的其中一個錯覺。


    ——牠們反而被打趴了。


    白綾有些神氣的哼哼一聲,一個兩等的小渣渣打敗了要九十等以上才能打的魔怪是何等威武!

    當然,神氣歸神氣,她也不忘要繼續趕路……

    於是她又繼續向前狂奔,碰到魔怪理照辦理!一路把牠們打的痛得哀爸叫母、地上打滾!

    霄樺稍微斜視一眼白綾,意外的看著她隨便揮揮棒子就把牠們給打趴了,她殺出的整條路上不是抱肚子就是摸著鼻子痛得在地上打滾,要不然就只抱著腳跳腳的魔怪。

    他還是只有一個感想。


    ——這徒兒,真的很牛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1 22:56:38 | 顯示全部樓層
05

   眼看著順利的靠近了結界,她連忙的用力拿棒子往結界一敲,發出很大聲的碰撞聲,結果只有一點點碎痕。

    ……咦?

    她不死心的再敲打一次,依舊還是這個模樣。


    【密語】白綾:師父,這結界我打不破。


    霄樺邊閃躲技能邊接收密語,他挑眉,覺得這不太可能。

    這東西是仙品級的,有看了一下破壞力,那數值不低。

    唯一的可能就是……


    【密語】霄樺:妳在那兒等著,我等會就過去。


    白綾依言乖乖等著,然後順便拿棒子毆打附近想要滅她的魔怪。

    沒多久霄樺真的趕過來,他替自己加成了很高的敏捷,遠遠拋下後方追趕的緹絲,然後跑到她身旁替她加成了一點輔助,握起她拿著棒子的手,用力的、狠狠的,敲了下去。

    「啪啦。」

    玻璃破裂的聲音,比起剛剛白綾的,碎痕明顯擴大很多。

    之後再連敲三下,結界支撐不住慢慢地裂出一堆裂痕,然後蔓延著四周,最後整個大的結界破碎。

    「走!」

    二話不說,霄樺拉起她逃出了外面,然後快速的操作傳點位置到新手城。

    空間扭曲時他們看見緹絲憤怒的面容宛如鬼畜般要撲了上來,白綾嚇了一跳後退了一步差點離開傳送陣,還好被霄樺即時了拉住,他們安全的回到新手城。

    一碰到灑落的暖暖陽光後,她退軟的跪坐在地上,霄樺替她接過女子抱起,而她也不管這動作多麼的奇怪,彎曲著腳雙手環著,頭埋在腿裡。

    出來了!

    終於出來了!逃離了那個根本像鬼屋一樣恐怖的地方!

    霄樺好久沒有像這樣激烈運動,他也有些累的和她一起坐下。

    「妳瞧妳瞧,那個人不是大神嗎?」

    「真的耶,果真長的很帥!」

    白綾抬頭,四處看了眼:「大神?大神在哪裡?」她轉頭疑惑地看著問師父。

    霄樺沒有回答,皺起眉頭站了起來,淡淡地回了一句:「我們走吧。」

    「咦……好,對了含在嘴裡的藥丹要……」她頓了頓,吐出來還給人家好像不太對啊?

    「在滿血的狀態下吞而下去不會有任何損失,那個藥丸仍然還在,會出現在妳包包裡。妳也不用還我了,自行收著吧。」

    「謝謝。」哦,這設計真棒!

    依著大神說的去做之後,她就跟隨著大神去交任務了。

    「老爺爺,我們把您的孫女帶回來了。」白綾雖是勾起笑容,但有些悲傷:「只是她的情況不太樂觀。」

    老爺爺一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開心,然而卻看得孫女的身影時不禁心疼,瞬間感到百感交集。

    「謝謝,謝謝你們。」老爺爺忍不住又哭了:「再替我把孫女抱進房裡。」

    於是在老爺爺的帶路之下,霄樺他們進到了房間,把她安置好在床上。

    「我去熬煮藥。」

    老爺爺轉身離開。


    【系統】恭喜您和玩家霄樺合力完成了隱藏任務《不捨的牽掛》,任務等級S++!


    【系統】恭喜您靠隊友連跳二十八等,獲得了稱號——我是小白我驕傲!

    【系統】恭喜您獲得了一個金品級緹絲面具,金品級緹絲月耳環,金品級緹絲手飾,一百銀。


    白綾皺眉看著稱號:「我是小白我驕傲是甚麼奇怪的稱號?我可以拒絕嗎?雖然我知道我都是靠師父才能破解的。」她連兩次的稱號都好糟糕。

    跳級是件好事,可是配上稱號,她心情好不到哪裡去。

    不過一千金貌似很多?

    霄樺忍不住笑了:「有得稱號就算不錯了,別抱怨了。」

    她看著師父的笑臉,不開心的轉過頭替人蓋好被子。


    【世界系統】恭喜玩家白綾和霄樺合力完成了隱藏任務《不捨的牽掛》,任務等級S++!

    【世界系統】恭喜玩家白綾靠隊友連跳二十八等,獲得了稱號——我是小白我驕傲!

    【世界】花蝴蝶:哇靠!我看了甚麼,白綾這人太可怕了吧,第三次看到她被系統廣時旁邊居然還有個大神的名字!

    【世界】大神我的愛:這人最好不要是女人!否則我紅她名!當甚麼大神的小白臉?要不要臉!

    【世界】我是人妖我驕傲:這白綾究竟何等神聖……話說這稱號跟我ID有異曲同工之處!

    【世界】內褲外穿:老子剛剛電腦噴了滿是茶水,要不要這麼禍害人?!這真的牛逼到不能在牛逼!還有大哥你居然……

    【世界】人見人愛:白綾出來吧!單挑!


    被譽為大神的霄樺挑眉看著這世界頻,再看看那個還很好心替人蓋被子的徒兒,大概知道她完全沒有看世界頻炸鍋到哪個地步。

    「我想我們應該可以走了。」霄樺看著躺在床上的女子。

    「你要走你先走吧,我還想照顧她一會兒。」

    「……」

    原來她徒兒的心腸也是神品級的……

    「現在感覺怎麼樣?」白綾看到又清醒過來的女子,趕緊上前問道。

    這讓原本想要走人的霄樺打消了念頭,靠在一旁看她們交流。

    「你們……帶我出來?……咳咳咳!」女子乾啞地說著,然後狂咳。

    「師父,你可以幫我拿杯水過來嗎?」

    霄樺點頭,拿了一杯水遞給小心翼翼扶起女子的白綾,讓她一口一口的慢慢喂著她喝水。

    喝完水後,她覺得好多了,講話雖然還是很虛弱緩慢,卻也沒有那麼艱難:「你們……成功帶我出來了?」

    白綾點點頭。

    女子詫異地看著他們,也很感激。

    「謝謝……謝謝你們。」

    白綾看著消瘦虛弱的她,給了她一個微笑。

    「你們……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妳說。」


    【系統】恭喜您和玩家霄樺觸發了《不捨的牽掛》後續的《最後的心願》,任務等級S++!


    【世界系統】恭喜玩家白綾和霄樺觸發了《不捨的牽掛》後續的《最後的心願》,任務等級S++!


    於是……世界頻又繼續的炸鍋下去。

    霄樺看了白綾,信了一件事。


    ——好人有好報。


    「帶我去見他……他在春暮莊,就在隔壁不遠。」她勾起淡淡地笑意:「我想要把這個藥草,親手給他。」

    白綾和蕭樺答應後,他將女子給抱起,跟爺爺打過招呼後,喝過爺爺熬煮的藥後,他們就去找了。

    依著女子指的地方走,走到了一個說不上破爛,卻也沒有多好的屋子前。

    「到了,就是這裡。」

    白綾敲著門環,過不久有個男子走了出來,也是一臉病態,但至少沒有枯瘦,沒有像女子這麼的可怕。

    「請問你們是……宛兒?!」男子一臉詫異驚慌地道:「妳怎變成這德性?!」

    她沒有答話,只是微笑:「這個仙藥給你。」

    「難不成……妳是幫我去尋藥?」男子不敢置信,看著被折騰到幾乎剩骨架的女子眼底滿是心疼也是悲痛:「妳不用為我做這些,妳太傻了……」

    女子仍舊是微笑,紅了眼眶:「別露出此面容,你有解藥了該是高興些。」

    「妳這樣我該如何高興。」他搖搖頭,十分難過。

    「替我幫他熬製草藥可好?」女子轉過頭,看著他們兩個,然後從拿出一張紙上面是調配方法苦笑:「原是想要自己替他親手熬製,可我副壞身子恐怕是無法了。」

    「我替妳熬。」白綾接下那張紙,轉頭看向男子:「廚房可借我嗎?」

    男子點頭請他們進來,順便把仙藥給了她。

    霄樺把女子安置在床上後,便走去廚房找白綾。一進去便看到那個小小的身影在廚房裡忙打轉著,他坐在椅子上等著她需要幫忙的時候在幫。

    「我想我大概曉得為何那麼多人玩了。」白綾淡淡地道。

    「那是為何?」

    「劇情很好吧……看著女子因愛人而消瘦的面容和執意救愛人的樣子,說實在的我有被感動同時也為他們感傷著。」

    「的確。」霄樺不否認:「而且NPC的設計跟外表很精細也很人性化,遊戲的場景也造的不錯,十分逼真。」

    「是啊。」

    濃濃的藥草味隨著她的攪動、熬煮溢滿了整個廚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