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2|回復: 6

[同人文] [進擊] 為了闖出去!改 第三憶 生的轉變 03/2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3-21 02:47: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赤心 於 2020-3-25 00:27 編輯

公告:因為另一個坑開始有了餘裕而作賤來填第二個坑的我⋯
        不過請各位看官可以放心,這坑不比那坑,這坑有存貨(哈哈


排雷一:主角是二貨
排雷二:我的自創從不配同人角色,只配自創
排雷三:主角群無敵屬性
排雷四:請看官們告訴我該添什麼(自己看自己孩子就是覺得好啊⋯


目錄
《楔子》---------------#1
《第一憶》末日裏誕生的怪物------#2
《第二憶》死神的女兒---------#3
《第三憶》生的轉變----------#6
《第四憶》強者的路(預期更新:03/29)




<楔子>

我不相信前世今生。

我不相信奇蹟。

我不相信愛。

但…

我活了兩輩子。

我從死裏逃生。

我愛我的家人。

前世所有着的信念…

在今生一一被推翻…

「漪,過來。」媽媽對我招了招手。

此刻,我看着媽媽,現在才發現她是多麼的耀眼。紅色長髮,紅色眼睛,那個無堅不摧的氣勢,自信滿滿的表情,都讓我感到無限的溫暖。

「媽…」不等我走到她面前,媽已經踏前來,她那漂亮的臉上掛着前所沒有過的認真。

「漪,只要你說一聲,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打我女兒的主意! 只要你說一句我不想去,我就立刻提劍殺過去!」媽媽口中所說出來的話,再加上她的那種語氣… 幸好我是媽媽的女兒,光憑媽媽說這句話的語氣感覺就能嚇死一村人了。

「媽媽,我想過了,是我欠那個人人情,如今幫他一個忙也很合理。」我定睛看着媽媽道。

媽媽用尖銳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番,最後表情鬆了下來... 她柔聲對我說:「沒辦法… 誰叫你是我雅美鈴的女兒。去闖吧!」

我看着媽,原本已決意的心,突然崩堤了…

「媽…」我以為自己的聲音是更肯定更平淡一點的…

「傻女兒,這是怎麼了?」媽媽伸手輕抹過我臉上的水分。

「媽媽,這個指環,我會一直一直戴着的!」我摸了摸胸前那被一條鏈子串起來的指環說道。

「哼! 你最好一直戴着喔! 不然就別回來見我!」媽媽聽見以後哼聲道。

「是! 那我走了! 媽媽,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我往後退了一步,對媽媽行了一個軍人的禮,然後義無反顧地往房間走出去,前往我的目的地去了。

~~~~~~~~~~~~~~~~~~~~~~~~~~~~~~~~~~~~~~~~~~~~~~~~~~~~~~~~~~~~~

「阿蕾爾.法利特.漪,你來了。」一道嚴厲的聲音覆天蓋地壓向我。

我不得不提起自身的能量來相抵。

「總管大人,阿蕾爾來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任務內容了吧!」我仰望着梯級盡頭那位,被稱為這個時代無數人之上的人說。

「哼,你母女倆都一個樣,沒大沒小。」他責備了一下我的態度,然後開始敍述我想知道的事情:「你這次的任務是到一個世界裏的超空間裏去,目的是去毀滅一個種族,目標種族不限定。我等將會在你負任前在你身上施加限制和特許。限制為記憶限制和能力限制,特許為誅殺許可。現在就送你前往任務目標世界。」

話畢,只見總管手一揮,我就… 昏了過去。

(第三人稱)

「總管,為什麼派那傢伙的女兒去? 不是有更好的人選嗎?」

「總管,如果那傢伙找到我們門上來,該怎麼跟她說? 雖說一直都很想幹掉她,但她那身手無人能敵也是事實。」

「總管…」

「夠了! 你們沒事做了? 哪個嫌太閒的我就把這個案子給那個人跟進!」

總管一聲落下,現場頓時連針掉地的聲音也能聽到,那些人也一個一個無聲的離席。

直到現場只剩總管…

「自由,不用藏了,我知道你在這裏。」總管看似對着空氣說道,但只見一道紅色的身影突然憑空出現。

「總管大,我說,你這算啥任務? 還有,這麼簡單的任務你幹嘛要封印我女兒的記憶?」

「自由,這是你跟上司說話的態度嗎?」總管不滿地對那紅色的身影念,正在總管想要說下去的時候,那邊身影搶先開口:「不過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想幹嘛,咱們好歹也被封為世界群的最高層,平穩過了好幾年,多少也得做點『小事』,殺雞儆猴嘛!」

「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自由,不知道就別亂猜,也少來管閒事,你走吧!」

「五年。」紅色的身影不但沒有離去,反而一口咬定了兩個字。

「我只等五年,五年後的今天我見不到我女兒,你就別怪我多管『閒事』。」說完這句話,那身影才甘願離去。

這次,真正的留下總管一人了…

「我… 被威脅了?」

2020.03.21
~~~~~~~~~~~~~~~~~~~~~~~~~~~~~~~~~~~~~~~~~~~~~~~~~~~~~~~~~~~~~


作者小留言:

這篇文跟Hide & Seek 一樣是舊文坑改版,而且是大改版,除了人名相同沒有類似的東西。

至於這楔子嘛⋯ 就是個背景,正文接着來囉!第一次大放送!連更!(因為有庫存就得瑟了

然後那些有看我另一個坑的人,是的,這坑的主角是Hide & Seek主角女兒的故事

不過兩個坑發生的時間線不一樣,所以最多是提及名字,雅美鈴不會來攪場

阿蕾爾也不會帶着一村人去吾命坑那邊搗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1 02:50: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赤心 於 2020-3-21 03:19 編輯

<第一憶> 末日裏誕生的怪物

一個留着黑色長髮和黑色眼睛的女孩身穿着破爛的衣服在街上遊蕩着。

所有經過她的行人都帶着厭棄的神色,似乎接近她多一步就會帶來什麼死局一樣。

這時候,一個小男孩從人群中闖了出來,他正和朋友嬉鬧着,沒有發現自己正在接近眾人眼中的怪物…

在他快要撞上那小女孩的時候,有人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呼聲,這似乎提醒了那小男孩,他正在接近一個他不應該接近的「物件」。其他人看着的不是一個小男孩,而是一個已死之人。

小女孩在小男孩撞了上來的時候才驚覺身邊有人,但也已經太遲了。

兩個小孩一卜碌的一起仆在地上。

女孩的反應比男孩要快,她立刻從地上爬起來,她緊抓着胸前的一個東西,警戒地防備着小男孩。

「你沒事吧?」小男孩這時候也從地上重新的站起來。

小女孩沒有回答他,大大的黑瞳緊盯着小男孩不放。

「你是啞巴?」小男孩臉上沒有露出任何抗拒小女孩的神色,這倒是讓小女孩對這小男孩產生了一點興趣。

「不管怎麼樣,我叫迦諾特, 迦.諾.特。」那個小男孩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指着自己說道。

小男孩這次看見小女孩點了點頭,他高興得握起了小女孩那髒髒的手。他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麵包放到小女孩的手上,然後說:「我得回家了,媽媽在等我。拜拜喔!」

小男孩說完之後,對小女孩揮了揮手,然後便離去了。

小女孩看着那個小男孩… 她愣在原地好久,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再動起來。

她走到一個街角... 找到了一個牆角,坐下來,把剛才小男孩給她的麵包抱在懷裏,沒有急着放到口中,她只是抱着那個麵包。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再有動作,她抽出掛在胸前的那個東西。

那是一個指環,戒指,在戒指的內面刻有一行小字。

小女孩認得那些字。

她用只有她自己聽到的音量說:「我叫阿蕾爾, 阿蕾爾.法利特.漪。」

~~~~~~~~~~~~~~~~~~~~~~~~~~~~~~~~~~~~~~~~~~~~~~~~~~~~~~~~~~~~~~~~~~~~~~~~~~~~~~~~~~~~~~~~~~~~

她沒有親人。

她沒有朋友。

她從來沒有飽餐過。
更沒有感到過溫暖。

她沒有任何值得回味的記憶。

她記得的只有掛在她脖子上的戒指對她很重要。

戒指上刻着字,她是從那裏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她對這個世界有一種認知,壞人。

她有一個執念,壞人,需滅殺。

她有一個使命,滅殺。


她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

但她知道自己平均每年都殺了不下十個人。

每個都是拿着武器對着她的人。

她能感覺得別人對她的惡意。


然而,今天她接觸了一個奇怪的存在。

一個送她食物的人。

一個告訴她名字的人。

一個碰觸了她卻沒有被殺的人。

難道,除了壞人,還有別的存在嗎?

她疑惑。

~~~~~~~~~~~~~~~~~~~~~~~~~~~~~~~~~~~~~~~~~~~~~~~~~~~~~~~~~~~~~~~~~~~~~~~~~~~~~~~~~~~~~~~~~~~~

小女孩坐在那個牆角已有三天的時間。

她的時間彷彿停止了一樣。

她對時間的流逝渾然不知。

時隔三天,突然,她動了。

她拿着那個早已發霉,卻沒動過一口的麵包,緩慢的移動步伐,向着心中的目的地前進。

~~~在瑪莉亞之牆裏的一個小鎮~~~

「媽媽,那我出去囉!」迦諾特背着一袋鼓鼓的東西,開心地往外面走出去。

「路上小心囉!」一名樣貌年輕的婦女向着迦諾特揮手道別。

「我會的了!」迦諾特頭也不回的回答道。

迦諾特一蹦一跳的,用雀躍來形容最適合不過,而他沒想到的是,在他背後的一個角落,有陣陣騷動。

一雙玄黑的眼睛,如黑月的夜,把眼前發生的一切納在眼裏,卻不為人知。黑瞳,在這個社會上,並不常見。

迦諾特毫不知情,歡欣快樂地過了好幾天平凡的日子,而那雙黑瞳,卻是無時無刻的緊盯着他,持續了四五天,終於,迦諾特發現了黑瞳的主人一直就在他身旁。

那一天…

迦諾特如常地背着塞得滿滿的背包到街上市集去,他每天的任務,就是拿家裏他母親做的麵包和糕點去賣。

原本一切都很順利,直至中午,太陽高掛於半空之時,迦諾特攤子裏的麵包也賣出了一半。

正在他拿出午餐之時,他突然發現一個小小的身影出現在他的攤子前。

「嚇!」迦諾特整個人跳了起來,這一嚇明顯嚇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對方像是沒看見他的這種反應一樣,只拋下了一句…「我叫…阿蕾爾…」

那把聲音十分飄忽,彷彿一不留神就會錯過了。

迦諾特愣了一愣… 好一會兒開口道:「啊! 你是那天那個女孩!」

阿蕾爾點點頭,眼睛裏透露着好奇的神色。

迦諾特此時才發現… 她的眼睛… 好漂亮!

阿蕾爾… 這是她的名字?

兩人對望着,時間沒有維持很久…

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迦諾特!!!」一把高尖的女聲劃破了這邊的氣氛。

「媽!?」迦諾特此刻才覺醒過來。

「快到我這邊來! 快!」迦諾特的媽媽對迦諾特喊道。

小男孩回頭看了阿蕾爾一眼,他怕他媽媽的喊聲嚇到了眼前的這個小女孩。

但出乎意料地,阿蕾爾一點反應都沒有,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

不一會,迦諾特的媽媽就來到他的面前,一把將他攬住,然後快速地拉住他離開小女孩。

「兒子,你應該知道,她是怪物! 你不應該接近她的!」年輕婦人在迦諾特的耳邊細語道。

「媽媽! 她不是怪物! 她有名字的! 她叫阿蕾爾!」迦諾特並不明白自己的媽媽為什麼會這樣說,一直教導他要待人好的是媽媽,現在媽媽為什麼會說出傷害那個小女孩的話來呢?

迦諾特邊說邊把目光放到阿蕾爾身上。

他卻發現... 阿蕾爾,她臉上的表情始終沒有變過,她身邊現在一個人也沒有,迦諾特覺得她很可憐,可是,她卻表現得自己跟這個世界完全沒有關係一樣。

「迦諾特,跟媽媽回家。」婦人發現自己的兒子一直盯着小女孩不放,語氣中蓋不住驚恐地對兒子道。

那小孩… 她是怪物的事情在這城裏人人知曉。

因為所有嘗試接觸她的人,都死了。

是被那小女孩,徒手殺死的。

婦人腦裏閃現過這些字句。

駭人,這是她現在唯一的感受。

「但是媽媽! 今天的麵包還沒賣完…」兒子在她的懷中申議道。

她卻沒有心思聽了,只想着趕快離開那個女孩,免得為自己和兒子招來橫禍。

「迦諾特,那些麵包今天就不賣了,明天你也先不要出來賣麵包,最近我們賺的錢夠了。」

「可是媽…」小男孩還企圖想辯駁一下,但他最後還是選擇聽他媽媽的話。

女孩站在原地,她看着婦人抱着小男孩急急忙忙地離去,心中有種感覺輕輕地碰觸着她的內心,她不知道那是什麼。

她跟着那小男孩好幾天的時間中,不斷想要證明,他是一個壞人。可是一次又一次,她想要出手殺了他的時候,卻有種感覺,自己不能殺他。

但在她的認知之中,世界上除了壞人就只有更壞的人,而碰觸過她的就必須要死。

多次的內心糾纏,終於,她決定自己去找出答案。

她來到他面前,本想說的沒說出,卻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對方了。

經過一番觀察,她還是找不出答案。

現在看見小男孩離開了,她決定,跟上去。

~~~~~~~~~~~~~~~~~~~~~~~~~~~~~~~~~~~~~~~~~~~~~~~~~~~~~~~~~~~~~~~~~~~~~~~~~~~~~~~~~~~~~~~~~~~~

大約六年前,瑪莉亞之牆內的一個接近邊緣的城鎮中,出現了一名小女孩。那小女孩身世不明,沒有家人和親屬,她的出現十分突然,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一開始,多次有人想要問出小女孩的一些身世,但小女孩就像是聽不見一樣,對他們的話無動於衷,因此,人們測猜,她是聾子。後來,有好心人看見這小女孩只能穿着破破爛爛的衣服,又只能撿別人吃剩的東西,於是接近她,想要幫助她,可是沒人想到,在那個人帶了那女孩回家的第二天,他死了,那女孩卻失蹤了。事件曾造成一陣動蕩,大約過了五天,那女孩重新出現在街道上時,人們才平靜下來。但這個事件還是震撼人心,他們做出各種猜測,猜那人為什麼會死,猜那女孩到哪兒去了,不過一切都無法得到答案。後來,又有人想要做同樣的事情,幫助那小女孩,但那個人和她一家,卻落得一樣的結局。這時候,開始有人猜測,那該不會是那個看似十歲不到的小女孩的作為? 卻感覺這事實太難讓人相信,一個女孩能這麼多個成人殺死。還有人曾大膽的走到小女孩面前詢問,不過小女孩根本沒有理會他。後來,城裏越來越多人離奇死亡,人們的心裏開始惶恐起來,駐屯兵團一直都關注着這些人的死亡,可是,一直無解。

直到有一天,一個駐屯兵團的士兵走到了小女孩的面前,他當眾說出小女孩所犯下的一切罪行。圍觀的人從一開始的不相信到難以置信,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小女孩的身上,那個士兵說完這一切之後,做了一個他此生最後悔的決定。他拔出了刀,對着小女孩,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小女孩當眾用自己的手穿過了士兵的胸膛,她殺死了一個士兵。從此刻開始駐屯兵團就對小女孩展開調查,只是,去的人從來有去無回。就算好幾次他們確實地把小女孩帶回他們的基地,第二天他們總能發現一些人的屍體,幾天後小女孩又回到街道上去。這種你追我逃的遊戲足足持續了一年多,一天,一個從調查兵團來的人對駐屯兵團的負責人說了一些話,這個追逐遊戲才告一段落。小女孩繼續她的遊蕩生活,只是再沒有人敢接近她,城裏的死亡個案從一星期幾宗滑落到一個月幾宗,但再沒有人去找小女孩追究。而從那刻開始,她,就成了人們口中的怪物。

2020.03.21
~~~~~~~~~~~~~~~~~~~~~~~~~~~~~~~~~~~~~~~~~~~~~~~~~~~~~~~~~~~~~~~~~~~~~~~~~~~~~~~~~~~~~~~~~~~~

歡迎各種留言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1 02:55: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赤心 於 2020-3-21 03:22 編輯

<第二憶> 死神的女兒
﹁﹁﹁﹁﹁﹁﹁﹁﹁﹁﹁﹁﹁﹁﹁﹁﹁﹁﹁﹁﹁﹁﹁﹁﹁﹁﹁﹁﹁﹁﹁﹁﹁﹁
她經過的地方都會出現死亡的足跡。

人們稱她為怪物。

但總有例外的人,那些人信奉她,稱頌她為死神的女兒。
﹂﹂﹂﹂﹂﹂﹂﹂﹂﹂﹂﹂﹂﹂﹂﹂﹂﹂﹂﹂﹂﹂﹂﹂﹂﹂﹂﹂﹂﹂﹂﹂﹂﹂

小女孩跟在迦諾特和他的媽媽背後,她的動作緩慢,但依然緊緊跟在他們身後。

直到他們回到他們的家。

小女孩躲到一旁的陰暗處,盯着小男孩的媽媽小心地四周張望過以後才關上房子的門。

看見門關上了,小女孩走上前,站在他們的窗外,靜靜地看着他們。

「媽媽? 你為什麼在收拾東西?」房子裏的迦諾特看着媽媽急忙地收拾包袱,不解地問道。

「走,那個怪物下一個目標是我們! 我們必需走!」婦人眼神裏盡是恐懼,語氣裏透出了不能掩蓋的意決。

「媽媽! 不能走! 我們不能走! 走了爸爸要怎麼辦!?」迦諾特跑到一個櫃子上,拿起了一個相框道。

頓時,房子裏靜得針眼落地都聽得見。

站在外面的小女孩心裏疑惑地想… 他的爸爸是相框? (謎:這誤太大!)

當外面的小女孩少有地開始思考時,房子內的兩人也各有各顧慮。

婦人在迦諾特提到她的丈夫時,臉上明顯出現了掙扎的神情,迦諾特他臉容堅決,一副絕不退讓的樣子。

「迦諾特... 你爸爸… 他已經不在了… 我們必需要活下去。」經過了好一段時間,婦人才艱難地把這句話吐出口。

「不! 爸爸說過他會回來的! 他… 他會回來的! 所以我們不能走!」迦諾特固執地大叫道。

婦人聽見這句的時候皺起了眉頭,她幾近瘋狂地說:「你爸爸死了! 忘了嗎? 連屍骸也沒有,他是死在巨人口中的!」

「轟隆!」

在婦人吼出這句的時候,迦諾特覺得自己彷彿聽到一聲巨響。

他驚恐不定地看着他媽媽。誰知道,他的媽媽也是一臉訝異,那聲巨響,並不是什麼幻覺又或者電影的特效音…

這時,他把注意力放到了窗外,他看到了一個畢生難忘的景象。

巨石如流星一樣劃過被染黃的天空,其中一顆巨石迎着這邊,越變越大…

男孩感覺自己被下了定身咒,直至…

「迦諾特! 快跑!!!」高尖的女聲破開了他身上的咒語。

「媽媽!」迦諾特驚醒過來,一手抱着相框,一手拉過他的媽媽奮力往屋子外衝出去。

他們離開了房子,正好看到了一個難以置信的畫面。

那顆巨石比他們的房子還要巨大,就算他們逃出了房子,依然難於倖免。

母子倆互擁在一起… 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死亡竟然會離他們如此靠近。

「砰啦! 啪啦啪啦……」

這不是尋常的聲音。

迦諾特吃力地睜開他的眼睛… 映入他眼裏的,是一道小小的,黑色的身影。

下一刻… 他陷入了短暫的昏迷…

阿蕾爾在巨響響起之時,就知到了這對母子會死。

從小沉浸於死亡之中,她對生命終結的前兆無比熟識。

對她來說,保命要緊,她用前所未出現過的速度躲到旁邊的房子頂上。

巨石砸在房子上,阿蕾爾看着它,眼裏沒有一絲感情,彷彿這顆巨石剛才砸在的,僅僅是房子而已。

附近的房子裏的人也陸續地走出來,他們的目光放在了這顆巨石上,後來越來越多人發現一名黑髮黑瞳的小女孩的存在。

過了十幾秒的時間,小女孩的注意力突然轉到巨石的下方。

她看到了被壓住了半個身體的婦人懷裏護着迦諾特。

她能準確地判斷出,婦人半個身體都被巨石壓爛了,沒救了,小男孩昏過去了,他膝蓋下面的部分很不幸地也被巨石壓住,不能要了,不過他的命,能救下。

「嗯? 能救下? 救人? 為什麼我會這樣想?」阿蕾爾很訝異自己有這樣的想法,這對她來說絕對是新鮮的。

她決定,要證實自己的想法,要找出一個答案,於是她從旁邊的房子跳下來,在半空中翻了一個筋斗以後如小貓一樣輕盈地着地,風拂起她的黑色髮絲,對人宣示着,她就是這個世界的裁決者。

「…咳…」婦人突然動了。

阿蕾爾臉上露出了警戒的神色。

婦人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發現了這女孩的存在,死到臨頭,婦人也顧不上什麼了,她用虛弱的聲音對阿蕾爾說:「…你…好像叫…咳! 阿蕾爾… 對吧? 不管你到底是誰... 救救… 救救我兒子! 他不應該死在這裏的… 求你了…」

聽起來很瘋狂,一個十歲左右的女孩,能救下她兒子嗎? 但她沒得選。

只可惜阿蕾爾對婦人的話無動於衷,對於她來說,婦人的話完全不存在意義。

看見小女孩那冷靜得嚇人的臉,婦人着急了,她已經不剩多少口氣,但她不能死! 她還不能死!

「求求你! 咳咳! 拜託! 救,救救他!」婦人竭力地對阿蕾爾喊道,她淚流滿臉,為的就是讓自己的兒子能有活下去的機會。

阿蕾爾會怎麼做? 這還用說嗎? 當然是無視囉!

對她來說,這根本是不能理解的事嘛!

救人什麼的! 太新潮了!

「死神… 的女兒… 看來…是真的。」婦人說完這句,就瞪着那流出過多眼淚的眼睛,斷氣了,婦人死去的臉容上,是心結未了的悔怨,她怨恨阿蕾爾。

﹁﹁﹁﹁﹁﹁﹁﹁﹁﹁﹁﹁﹁﹁﹁﹁﹁﹁﹁﹁﹁﹁﹁﹁﹁﹁﹁﹁﹁﹁﹁﹁﹁﹁
死神的女兒,她是來裁決這世上的人類的。

她奪去那些得罪了誡命的人。

她是,死亡的公主!

死神教徒冠上了一個公主的尊稱給阿蕾爾。
﹂﹂﹂﹂﹂﹂﹂﹂﹂﹂﹂﹂﹂﹂﹂﹂﹂﹂﹂﹂﹂﹂﹂﹂﹂﹂﹂﹂﹂﹂﹂﹂﹂﹂

某個程度來說,這沒有錯,不過他們根本不了解阿蕾爾。

但這個是對是錯,此刻再沒有人在意。

「她… 真的是死神的女兒!」突然,附近的街道上有人這樣喊道。

「死亡的公主! 請你降罪於那些冒犯之人身上吧!」這相信是其中一個教徒說的。
「死神的女兒!!!」
「怪物!」

各種各樣的叫喊聲像不同的攻擊一樣砸向阿蕾爾,可是都被她那漠不關心氣場給擋掉了,甚至有點反彈的趨勢。

阿蕾爾身邊的時間依然像停滯了一樣,她一動不動的,讓其他人都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動。只是,老天應該是不讓他們這樣悠哉下去,畢竟,今天是他們應該要回想起一百年前那個啥恐懼跟侮辱的日子。

巨人就這樣出現在人們面前,而且,不只是幾隻,那個數量,是要用一打一打來形容的。
巨人來襲,這不是無預兆的,只是他們太專心於看那個小女孩了,他們等至巨人來到眼前還是沒有太多的反應,不管是被嚇傻還是反應不過來,事實是他們太八卦只顧着看戲,竟然不提早點逃跑,要形容,他們就是活該。咳! 先不談這個。

巨人群當中好幾個來到這群人類面前,他們臉上有着一種噁心又扭曲的陶醉表情,他們咧開大嘴,用手提起地上一個不幸的人類,一仰頭,把這味美的點心,一咕嚕的就吞下去了,連嚼的過程也省了。

阿蕾爾看着這些巨人們… 第一次,她眼中出現了平靜以外的情緒。

她,記起了一點東西,那種東西叫做,懼。

她感覺自己的腦袋像是被狠狠的敲了一下,她咽嗚一聲,抱頭躬身蹲在地上,她沒有發現的是,她一直以來最重視的,掛在胸前的那枚戒指,現在正散發着足以照瞎人的白色光芒。

“小漪,我的乖女兒,你在做什麼啊?”一個高挑的紅色身影溫柔地說。
“我在炸青蛙,呵呵!”一個可愛的小女孩露出了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說道。
“你這小妮子! 夠古怪精靈的。”那個紅色身影用手覆在小女孩的手上。
她能記得,那手掌的溫度,是涼涼的。
“漪,知道嗎? 這青蛙有兄弟姐妹,有爸爸媽媽,甚至有了孩子了。你想想如果哪天哥哥死了,或者是媽媽死了,你會怎麼樣?”紅色的身影語重心長地說。
“我不要你們死! 哥哥和媽媽不會死的!”
涼涼的溫度來到了臉頜。
“乖女兒,媽媽再說一個例子,你不是一直在問為什麼你沒有爸爸嗎? 你一直很想見爸爸對吧?”
“嗯……”
“女兒,如果你把這青蛙炸死了,你覺得他的家人會怎麼樣呢?”
“會很傷心…”
“乖,放牠回家吧!”
“喔!”
在以後的日子,她學會了青蛙是冷血動物基本上是沒有感情的,她小時候就是這樣被媽媽騙了一遭。
不過她長大以後明白媽媽的用意。
每個生命都值得被尊重,同時,人沒有權利決定另一個生命的存亡。
相反,人應該盡自己所能拯救生命。

不知道為什麼,這段似是另一個人的記憶一下湧到了阿蕾爾的腦中。她沒有抗拒這段記憶,亦沒有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記憶,只是在疑惑着,為什麼媽媽明明有着紅色的頭髮但她有的卻是黑色的頭髮,有點不科學的感覺。

阿蕾爾再次抬頭的時候,眼裏明顯多了以前沒有的東西,那種東西,叫做情緒。

沒想到,她剛拿回自己的情緒就立刻有實用的機會。

她抬起頭來,迎接她的,是一張大大的口,好像還有陣陣口臭傳來…

只是她再沒有多想的時間,她瞬間離開原地。

她眼裏閃爍着的,是驚魂未定。

正在她想要逃跑的時候,她看見了迦諾特。

“每個生命都值得被尊重…”這道聲音在阿蕾爾的心中響了起來。

她也不知道這是誰的聲音,但她知道這個聲音對她來說很特別。

正在她決定了要救出男孩的時候,危機的感覺蔓遍她全身,她感覺自己的背都要被石化了。

巨人伸手一手把阿蕾爾抓住了。

注意,這是肯定句,用的是完成時態(perfect tense)。

阿蕾爾從來沒有被巨人抓過的經驗,她感覺得到巨人的力量,是她所沒遇過的強大。她剛憶起了情緒,然而,現在不管是她的心中還是臉上所擺着的,都是不屑。

不屑,這種情緒可以說是流在她的血裏,刻在她的骨子裏,是一種本能。

她被巨人抓在手裏的身體開始不安份地扭動起來。

和其他成人相較起來,她的優勢在於身形嬌小,巨人雖抓住了她但較抓住一個成年人留出的空間多,或許這一點點的空間對一般人來說一點也沒有,很抱歉的,阿蕾爾跟一般人完全沾不上邊。

她屈曲起自己的四肢,強行把巨人的手撐了一點點,她利用這一點點空間做出來的更多一點點的空隙讓自己四肢不再是伸直的狀態,而是屈曲合攏的樣子。要怎麼脫險? 蠻力唄!

阿蕾爾強行的把巨人的手掌撐開,然後巨人回縮手指之前的空檔溜出巨人的手掌。

這個時候,這個地方再沒有多少個人活着。

但阿蕾爾不在乎那些人。

她走向迦諾特,扶起仍然昏迷的他的上半身,看着迦諾特被壓着的雙腿,阿蕾爾沒有多想,她的手一起落,把迦諾特膝蓋以下的腿,打斷了。

如果有人活着,可能會幫阿蕾爾改上一個新名字,怪力小蘿莉。

「啊啊啊!!!」原本昏迷的迦諾特被阿蕾爾這麼一打,頓時清醒過來。

可是,除了他們倆,根本沒有活物。

現在,阿蕾爾救下了迦諾特了,但她發現,她根本沒有可以逃離的空間。

這四周都是一打又打的巨人,往哪跑呢?

阿蕾爾開始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

這次是她這輩子第一次思考如此複雜的問題。

巨人們的目標,是她,它們把她圍住了,除非她能飛,不然,她沒得走…

終於,巨人們耐不住了。

~~~~~~~~~~~~~~~~~~~~~~~~~~~~~~~~~~~~~~~~~~~~~~~~~~~~~~~~~~~~~~~~~~~~~~~~~~~~~~~~

時間回到前面一點。

這裏是瑪莉亞牆更裏面一點的地方。

在諾大的森林裏,有一間房子。

在這陰森的森林裏的這個房子裏面,住着一個人。

他也是這個森林裏唯一的人類居民。

他本來安坐在這寧靜的家中看書。

他本來還在喃喃自語說着些類似這樣的話「為什麼還沒有消息?」,「母親說她絕對在這裏。」,「怎麼一點線索也沒有的?」。

很明顯,這個人看書看得很不專心。

這個情況,直至他聽到牆的那方向傳來一聲轟聲。

那轟聲來到他這個地方來時,已經變成了跟肚子叫響的聲音差不多,再具體一點,就是一個後繼無援的放屁聲。

但他還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又沒有多久,一枚掛在他胸前的,不怎麼起眼的戒指,亮起了一種獨特的黑光。

他看見這情景時,瞳孔不禁一收縮。

他自言自語道:「漪… 真的是你嗎? 哥哥這就過來,等我。」

然後,他把戒指放在掌心緊握着,想都沒想,把掛在牆上的裝備穿在身上以後便以極速向着牆的方向前往。

2020.03.21
~~~~~~~~~~~~~~~~~~~~~~~~~~~~~~~~~~~~~~~~~~~~~~~~~~~~~~~~~~~~~~~~~~~~~~~~~~~~~~~~~~


連更就到此為止
留下感想吧!同志們!(你夠

沒辦法,從前御論是被催更的多,現在沒催更只好在正文後面自我安慰

誰叫我家阿蕾爾又不像她媽是個話多又好吐槽的角色,嗯⋯暫時

話說這前面部分的章節都是好幾年前寫,還沒看到巨人的秘密那邊,所以多少會跟現在認知的巨人有出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1 15:15:34 | 顯示全部樓層
漪地哥哥也來了
不知道她媽媽會不會爆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1 21:31:05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3-21 15:15
漪地哥哥也來了
不知道她媽媽會不會爆走...

是人!好感動啊我!!(喂!矜持點

咳!(整理儀容

小漪的哥哥(遞麥
你有何感想?你媽會暴走嗎?

小漪她哥:⋯⋯為此而來的是我
赤心:親愛的,你這完全沒答上問題,而且這說法誤很大
阿蕾:你們都是誰?能吃嗎?
赤心:好女兒,問人是誰的時候不能帶後面的問題。

謝謝你的留言www 另外為這兩個孩子缺根筋的個性道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5 00:21: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赤心 於 2020-3-25 00:28 編輯

<第三憶> 生的轉變

阿蕾爾揹着迦諾特在巨人堆裏左閃右避,她總是能用一個不可能的姿勢躲過巨人們的魔爪。

在這十多隻的巨人包圍下,她就是在它們中間舞動的蝴蝶,只要她有一點差池,她和背上的小孩就會成了巨人的晚餐。

糾纏了幾分鐘,阿蕾爾開始脫力了,巨人們卻像是有着無限的體力似的,對她和她背上的小男孩依然是窮追不捨。

她要撐不住了… 可是她不想死!

出生以來第一次,她出現求生的慾望。

上天彷彿聽到她的呼求似的,一道黑色的身影介入於她和巨人之間。

黑色的身影就如黑色的死神鐮刀一樣,他一個旋身就把眼前的巨人砍掉,阿蕾爾看着對方,她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看清對方的身影。

突然,她感到自己被一個人攬起來,一眨眼,她發現自己到了一個空蕩蕩的屋頂上,這時她才發現自己被對方「劫持」了。

「幸好趕上了…」對方把阿蕾爾放下感嘆道。

「你是誰。」阿蕾爾重新獲得自由以後第一時間便立刻退到幾米遠並警惕地看着那個人。

阿蕾爾這時候才發現,他是一個有着跟自己一樣的黑色頭髮,和黑色眼睛的青年。

黑色頭髮和眼睛,並不常見。

她覺得這似乎代表着什麼,但她無法理解。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最後,那個人選擇繼續沉默下去。

阿蕾爾一邊警戒着對方,一邊觀察着對方的一舉一動。

青年人把背上的迦諾特輕輕放到屋頂上,這個時候,阿蕾爾才發現自己背上的小孩已經不見了。

青年看了迦諾特的斷肢之後皺了皺眉頭,然後從他的腰包裏拿出短刀、鉗子、棉花和一些繃帶。

他用這些工具處理過迦諾特的斷肢,(由於過程有點恐怖所以決定省略)他現在手頭邊沒有麻醉藥,只能把布放到迦諾特的口中讓他咬緊,好有個地方使力,亦防止迦諾特咬傷他自己,他幫迦諾特暫時止住了血,包上了繃帶,其他的,得把迦諾特帶回他的屋子裏去處理。

搞定了一個重傷的,他便有點迫不及待地走到阿蕾爾面前,他看着阿蕾爾的眼神沒有以往阿蕾爾遇到的那些人帶着的排斥或者恐懼的神情,就是這份特別讓阿蕾爾有一刻的遲緩,而因為這一刻遲緩,他向阿蕾爾的臉上伸出手…

在阿蕾爾發現的時候,她立刻打開他的手並往後退開幾步,而這個看似理所當然的動作卻讓眼前的青年眼裏露出複雜的神情,受傷、疼惜、愧疚、釋然。

阿蕾爾一直看着這個青年,沒有移開過眼睛,她看到這個神情,但她讀不懂。

青年再往前走上一步,然後在阿蕾爾面前蹲下…

還不等青年做什麼或者說什麼… 「別靠過來! 別碰我!」

阿蕾爾那警戒的眼中多了幾分兇狠和殺意。

青年被她這表情愣住了,他的眼中透出幾絲怒意,但很快就被縱容的神情蓋過去。

他無視了阿蕾爾之前的「警告」,再次伸出手,慢慢地往阿蕾爾的臉接近。

阿蕾爾想要再次退開,但這次,一個東西吸引到她的注意。因為青年的動作使他掛在脖子上的項鏈掉了出來,那項鏈,是一枚戒指,而那枚戒指,跟阿蕾爾現在戴着的那枚,很像,只是顏色不一樣而已。他的是黑色,自己的是白色。

「我叫聖,漪,跟我回家吧…」叫做聖的青年的手最終碰上了阿蕾爾的臉,他用拇指輕輕撫着阿蕾爾的臉,一邊輕柔地說。

「我…」阿蕾爾沒有發現為什麼對方能喊出自己的名字,她只是呆呆地看着聖的臉…

她猶疑了,多次她被人騙着帶回他們的家裏,雖然每次那些人都落得被她殺死的下場,但她會這麼多次的跟別人回家,是有原因的。

「一起回家… 好嗎?」聖露出了一個寵愛的表情對阿蕾爾說道。

「嗯!」阿蕾爾不自覺地答應下來,直到她回答完她才發現自己答應了一件怎麼樣的事。

她有點後悔... 每次都抗拒不了別人的邀請... 不過這種感覺只纏着她一會兒,因為她心裏有另一個想法,就算這次又被人騙也無所謂,反正以自己的能力應該是能夠抹殺對方的。

就是這樣,青年便帶着阿蕾爾,附加一個迦諾特回到他的屋子裏。

~~~~~~~~~~~~~~~~~~~~~~~~~~~~~~~~~~~~~~~~~~~~~~~~~~~~~~~~~~~~~~~~~~~~~~~~~~~~~~

~~~~在聖的小屋裏~~~~

「你們先好好睡一下,明天我再跟你們說這裏的規矩。」聖對房間裏的兩人說道。

聖把阿蕾爾和迦諾特帶回來以後,他第一件事是給了一塊巧克力蛋糕給阿蕾爾,然後開始幫迦諾特做手術,他得把這小子的腿完全的處理好,不然這小子一定失血過多而死。然後,他把身上那對阿蕾爾來說非常奇特的裝備卸下來,再去煮了一些粥水給阿蕾爾和半醒半不醒的迦諾特喝過,就把這兩人帶到一個房間裏。房間裏只有一張床,聖把床給了阿蕾爾睡,他之後找到了一個床舖讓迦諾特睡在地上。

說完這句話,聖便把房間的燈關掉,輕輕把門關上,然後自己在客廳待着。

他坐在客廳…手指執着脖子上的戒指自言自語道:「母親,我找到她了,終於找到了。」

~~~~第二天~~~~

昨晚對阿蕾爾來說實在是太精彩了,她睡得很熟,直至她聞到了一股誘人的香味,她才願意起床。

「醒了?」聖在廚房準備着早飯,呃… 或者這樣說,他在準備着足夠十個成年男人吃飽的早飯。

「嗯…」阿蕾爾的神緒早就全放到了早飯上,沒什麼心思回答聖的問題。

發現到自己的失態,阿蕾爾立馬甩了甩頭,提醒自己道: 不能被食物所迷惑! 食物不過是身外之物…

雖然不斷提醒着自己不可以沉迷於食物之中,但阿蕾爾的肚子十分老實地抗議起來。

「咕~~」不爭氣的肚子!阿蕾爾氣忿地想。

「餓了?」聖的聲音從廚房那邊傳來。

「……」阿蕾爾不敢回答聖的問題,只是靜靜地坐到飯桌的椅子上。

兩人就是這樣沉默着,這種沉默很多人來說並不好受,但阿蕾爾卻發現自己在享受着這樣的沉默。

「好了,早飯弄好了,阿蕾爾你先吃吧!」聖把飯菜都端到阿蕾爾的面前,自己卻是走到了阿蕾爾昨晚睡覺的房間內。

沒一會兒,聖就把迦諾特帶出來了。

迦諾特整個人很沉默,甚至可以用木然來形容。

一夜之間,他失去了雙腿,他失去了他的母親,他失去了自己的家,如今,他面對着的是一個惡名昭彰的怪物,被稱為死神的女兒,擁有着罕見黑髮黑眼的女孩,雖然當時他意識模糊,但他仍然清楚記得,這個女孩是如何對他母親見死不救,恨她嗎? 恨吧! 是她把母親帶進死亡的。反觀另一邊,是一個陌生人,雖然還沒有跟他說過話,但迦諾特還不會天真得以為對方會待他有多好,傻的也能看得出對方跟那被稱為怪物的女孩有着不一樣的關係,物以類聚這個詞不是憑空出現的,總有原因,不過對方幫他的雙腿做手術,卻是一個鐵釘釘的事實。

迦諾特心裏出現了一個接一個的疑問,每一個疑問都無法得到解答,他只是把這些疑問,一一藏在心裏。

~~日子就這樣過去了~~

這是來到這小屋的第十二天。

屋主,名叫聖的那個男子仍然好好地活着,阿蕾爾也產生了變化,迦諾特卻每天都只是沉默地坐在輪椅上,看着另外兩人的互動。

「不要光用你手臂的力! 再加一點腰的力!」聖一邊閃身一邊對阿蕾爾說道。

「是!」阿蕾爾手拿着刀,帶着狠勁用力向聖揮去。

聖再次閃身躲過阿蕾爾的斬擊,然後對她說:「很好! 就是這樣!」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是一個很詭異的畫面。

「轟隆!」
剛才聖躲掉的那個記斬擊直劈到地面上去,地面因為不能承受這記斬擊,而「負傷」了。一道長約有五米的深坑出現在地面上。

不管是第幾次看,迦諾特還是忍不住抽搐起臉上的肌肉。她真的是人類嗎? 還有,那個叫聖的怎麼可能如此自在地跟這個怪物對招!?

「聖哥哥,我餓了。」這時,阿蕾爾整個人彷彿洩了氣一樣,對聖說道。

聖抬頭看了看天空,然後對着阿蕾爾露出一個笑容,說:「現在快入夜了,回小屋準備晚飯吧! 今天你也夠辛苦了。」

然後阿蕾爾便有點雀躍地跑到迦諾特這邊,然後把迦諾特一起推回小屋裏。

聖隨後。

回家的路大約有十分鐘的路程,這還是因為聖和阿蕾爾實戰練習的時候潛藏着很大的威力,所以實戰練習場必需建在遠離小屋的地方。

路上沒有人說話,只有兩個輕盈的腳步和輪椅輾過樹枝和植物的聲音,不一會兒,他們就回到了小屋,阿蕾爾把迦諾特推回屋裏去,聖則是去準備晚餐去。

晚飯很快就準備好了,聖和阿蕾爾再一次展露他們兩人的驚人食量,面對着這兩個大胃王,迦諾特則是習以為常地吃着自己的份。

沒辦法,半個月以來每一天每一餐都看,不能習慣也得習慣。

吃完飯,通常都是聖教授阿蕾爾一些特別技能的時候,那些技能包括機械製作,操作,修理、急救和戰場上理論等知識,最後就是睡覺時間。

這半個月來每一天都過着這樣的生活。

聖和阿蕾爾的感情漸漸變好,阿蕾爾從一開始只會板着臉開始變得懂得笑和懂得表達自己。而在阿蕾爾心中,聖也不知不覺地升級為仿似家人一般的存在,這種關係,對阿蕾爾來說是新鮮的。

然而,迦諾特卻是一個旁觀者而已,每天他都只能坐在一角,看着這一切發生。

「我有話跟你說。」

今天,卻是和以往一點不一樣,聖走到了迦諾特的身邊拋下了這句說話。

迦諾特抬起眼睛瞄了聖一眼。

聖那澄淨的眼睛映入他的眼裏,他咽下了一口口水,輕輕地點了點頭。

然後,聖就先讓阿蕾爾去睡覺,等到阿蕾爾睡着了以後,聖才來到了迦諾特的面前,並單刀直入地說:「小子,明天我就把你放回去。」

迦諾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聖。

「怎麼? 難道你以為我會一直白養你嗎?」不等迦諾特說什麼,聖便無情地反問道。

「這半個月以來,你一直對我不理不睬,我原以為你只是偏心,沒想到你居然敢…」看着聖那冷靜得讓人發抖的表情,迦諾特無法繼續說下去。

「我連自己的同伴也殺過,還會不敢把你這小子送到巨人口中嗎?」聖帶着不屑地說。

「你!!」迦諾特想辯駁,卻一句也說不出口。

「弱者就回弱者的地方去。」聖拋下了這句說話以後,便走回房間去,留下迦諾特在原地。

弱者? 我?

迦諾特低着頭沉思,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變強,在失去雙腿以後就更不用說了。

漫長的一夜,就這樣過去。

迦諾特不眠的思考了一夜。

「你準備好了嗎?」清晨,聖一走出房間以後就問迦諾特道。

「不。」

聖挑了挑眉,說:「什麼意思?」

「我不是弱者。」迦諾特回聖一個倔強的眼神並說道。

聖勾起了嘴角,俯視着迦諾特說:「是嗎?證據?」

「我會證明給你看。」迦諾特大聲地對聖說道。

2020.03.25
~~~~~~~~~~~~~~~~~~~~~~~~~~~~~~~~~~~~~~~~~~~~~~~~~~~~~~~~~~~~~~~~~~~~~~~~~~~~~~

抱歉,晚了廿幾分鐘⋯

不過第三章節送上!各位請檢收(遞上

話說阿蕾爾,我的好女兒你神經是有多大條,你家沒教你別隨便跟陌生人走嗎?

阿蕾:我有家嗎?(歪頭
聖:⋯⋯有
迦諾:跟人走也算了⋯為什麼要帶上我!!?
心:唔⋯買一送一
聖:退貨。
迦諾:我還有人權嗎?你們有問過我意見嗎?

嗯⋯敬請大家期待下一章!
下一章會是加插的內容,也就是說庫存原本沒有的內容,新鮮寫出來的情節~(危險!拖文危機!

預計這個週末更吧(遠望
我還有另一個沒庫存的坑等着我去填呢⋯(回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5 23:38:02 | 顯示全部樓層
歡樂二選一!!!
巨人的嘴巴和聖他家選一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