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4|回復: 1

[同人文] 【特傳歌詞文】撒野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2-3 00:01: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冥棺 於 2019-12-3 00:06 編輯

  嗨嗨~我是棺棺~是個開很多坑慢慢填的不良作者。
  這篇是歌詞文,因為棺棺最近迷上了“撒野”這首歌~旋律很好聽,尤其是AaBbbb大大唱的,特別有磁性~(花癡中
  不過因為是花一小時打的,不要太在意質量啊。


  以下為注意事項:
  (很重要!務必詳細閱讀!!)
    1.此篇為安漾
    2.此篇為悲劇,有刀子,不灑糖,不喜者勿入
    3.單篇完結,沒有後續,沒有番外,敲碗本人還是生不出來。
    4.時間軸已被棺棺流放,所以別去探究是什麼時後的事,可以當成半架空看。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麻煩看完留個言讓棺棺知道自己的不是之處,或者也可以發表你們的意見讓棺棺有更大的動力寫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3 00:02: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冥棺 於 2019-12-4 11:10 編輯

  當你在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看著眼前的萬丈,他淺淺一笑。

  黑曜石般的瞳孔倒映出絕望。

  他想,他是時候展翅飛翔。

  『我一腳踏空,我就要飛起來了。』

  他開口輕哼,聲音染上哀戚,一絲一縷的嗓音帶著顫抖,那一步終究是跨了出去。

  他無法欺騙自己,在明白自己真的想要的不會被世界理解的那時候開始,內心的掙扎一直在叫囂著。

  他不想看到同伴們失望的表情,但也不願意違背自己的真心,哪怕與全世界為敵。

  『我向上是迷惘,我向下聽見你說這世界是空蕩蕩。』

  旋律還在繼續,他也緩緩下墜,刺骨的風拂過,但他卻不覺得寒冷。

  他記得,那個人曾經告訴過他,世界之初的事,那人說:「對我來說,這世界不過就是虛無,能讓我提起興趣的,為數不多,而現在,有趣的僅只於你。」

  他記得,他那時一副看到鬼的樣子,雖然知道那人活了很久,但沒想到他連世界之初都經歷過。

  果然年紀大的人都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說一二三,打碎了過往,消亡。』

  曾經的記憶不停的播放,在記憶裡,最鮮明的,是那人慵懶的身影。

  他的聲音逐漸顫抖。

  『有風吹,破了的歸途,你有沒有看到我在唱。』

  其實也沒有後路了,他把他能償還的一切都償還了,現在,他只剩下軀殼。

  他虧欠太多了,對於那些接納他的朋友們。

  他慘然一笑,那是他最溫暖的時光,他卻在一切都償還時,一手推開。

  其實是還不了的,不管是付出身心都還不了朋友們對他的接納以及給予。

  儘管他們從不貪圖任何回報。

  千萬個道謝散在風中,他潛心祈禱,他所珍視的一切,都將安好。

  『你說一二三轉身,你聽被抹掉的慌張。』

  聲音漸高,也漸淒涼。

  他感覺到體溫在消逝,他持續下墜,雖然有能力去停止墜入深淵,但他已不想抵抗。

  他其實也怕,但他卻無法退縮。

  這是他所選擇的。

  『我想,抬頭暖陽春草,你給我簡單擁抱。』

  音調一個迴旋,又回到低沉的音。

  他曾經幻想過,在最喜歡的春天裡,他向那人表白,而那人,給他真心的一個笑容。

  在夢中,他能無所顧忌。

  他可以不顧敵人的身份。

  他可以......奔向那人的懷抱。

  可惜,那只是夢而已。

  『我想,踩碎了迷茫走過時光,睜開眼你就會聽到。』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能夠不用迷茫,不必在意身份,也想對那人溫柔一笑,聽那人對他說所有的天馬行空。

  多希望,能一起,走到人生的最後。

  那樣,他想他也能欣然面對死亡。

  可惜,他們錯過了唯一的一次機會。

  那個夜晚的月色很美,他們不知道第幾次偷偷相會。

  那人倚著樹,在他面前閉上眼,他輕輕哼唱著安眠曲,為一向淺眠的他留個安心的所在,讓他能好好休息。

  他聽著那人均勻又輕緩的呼吸,他停下了歌,無聲且虔誠的開口。

  “我喜歡你。”

  喜歡到,你的眉眼輪廓,都能閉眼描摹。

  『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意識緩緩遠去,他想他會就這樣緩緩死去。

  那也無妨。

  他不想讓任何人困擾,從此,世界便會忘了有他這麼一個人。

  這樣,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心了。

  只是,他還是奢望,那人能抵抗言靈,記得他。

  記得他們也曾經,並肩在花下,歡笑。

  此刻理應冰冷的身心,竟流過一絲溫度。

  『我想,在你眼裡,撒野奔跑。』

  唱到尾聲了,他嘴角奮力抿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怎麼可能會只希望能在眼裡而已?

  他還希望能在他眼前,在他懷中,在他心裡,都能盡情撒野。

  可惜,真的很可惜,他們最終抵不過世俗,敵不過身份。

  他們是互相暗戀,互相明白,心知肚明卻都不說破的關係。

  同時,他們也是敵人。

  你死我活的那種。

  『我想,一個眼神...』

  他哽咽了,最後的一句歌詞他卻停止了。

  他想起了那人總是狡黠的眸。

  他想起那人望向他溫柔的瞳。

  明明,只要這樣下去,偷偷摸摸一輩子,也沒有關係啊...

  他最後想起的,是最不願想起的。

  那人在戰場上冰冷帶著殺意的眼神。

  他親手殺了那人的王。

  那場戰役,他贏得許多。

  妖師可以重新站在光明下。

  他的朋友終於不用再被鬼族威脅。

  世界在近百年來,都不會再有重大戰爭。

  但他本人卻輸了最重要的東西。

  那雙不帶任何溫度的眼,藍中帶金,是他最喜歡的顏色。

  但他卻永遠失去了。

  痛,很痛,撕心裂肺的痛。

  他留著淚,唱出他的奢望,他曾經以為,能夠擁有的奢望。

  冷冽的風由下吹來,吹散了眼角的淚水。

        逐漸凋零的思緒已經沒辦法去思考更多,也沒辦法去在意他還會下墜多久,甚至根本想不到最後他會是怎樣的支離破碎。

  模糊中,他好像看到的幻覺。

  他來接他了。

  用了最後一絲的力量,他笑了。

  心跳,漸漸止息。

        最後的一句歌詞終究沒有唱出。



  

  輕輕托起墜落中的人,來者的眼中帶著滿滿的自責。

  他來的太晚了。

  他聽著空氣中遺留的,最後的哀傷。

  他知道他錯過了。

  「抱歉...」

  他吻上懷中人的額頭,將他抱穩在懷裡。

  他沒有打算抵抗地心引力。

  他對他說過,這個世界,對自己來說不具意義,除了懷中的人以外。

  「褚同學...」

  他緩緩閉上眼睛,體會懷中人最後的感受。

  四周的空氣都在訴說著,那些冰冷,刺骨,而且絕望。

  他知道,他們還會下墜很久。

  在這萬丈深淵。

  足夠了,最少最後的一程,他們一起走過了。

  在過一下子,一下子就好。

  他淺淺一笑,將懷中冰冷的身軀,再抱的更緊了一點。

  從今以後,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褚冥漾,也不會再有安地爾。

  有著一頭湛藍髮色的青年緩緩開口。

  低沉的嗓音在空谷底迴盪,他要幫他最愛的人,唱出最後,也是最想達成的願望。

  『我想,一個眼神,就到老。』





              (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