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64|回復: 10

[小說] 獵人x特傳。 很高興認識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18 22:18: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小傑!把語兒帶去玩玩,注意不要受傷了!」米特一邊把小傑從外面叫了進來,一邊把還在擦洗碗碟的小語拎了出去。

  「好的,米特阿姨,走吧,小語!」小傑從外面跑了進來。

  「米特阿姨,我還沒洗完,桌子也沒再擦一遍......就不出去了」正在擰抹布的小語頭也沒抬起的悠悠傳來拒絕。

  見又是如此,米特想也沒想的抓起衣襟,把小語放到門外頭去,拍拍她的頭。

  「家裡沒那麼糟,去玩玩吧,老是待在家裡,對身體不好,晚餐前回來就好,就這樣,玩開心點啊。」

  門嘎的一聲,闔上了。

  小語就被關在外面,依稀聽得到裡面的交談聲「語兒就是比小傑體貼,就是不愛出門跟別人聊天,該怎麼辦呀,婆婆?」

  婆婆也只是笑笑的。

  在門外的小語聽了嘆了口氣,轉向小傑「小傑,你都會去哪裡玩?」雖然到鯨魚島不短,可是也只是在家附近繞一繞,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要去哪裡。

  「小語沒有想去的地方嗎?那我們去森林吧!那裡很美唷!有很多很奇怪卻又很可愛的動物喔,我還有個朋友叫做傑太,小語一定會喜歡的,啊啊,還有.......」小傑一邊說,小語則一邊聽他津津樂道。

  兩小無猜的身影朝著鯨魚的最大森林前進,期間大人們都會熱情地向二人打招呼,小傑也會朝氣的問早,而小語則是從一開始的微笑點頭到後來的問好,有時,小傑會拉著她到一群大人裡面介紹起這無血緣關係的姐姐,而她就依著大人們的熱情也自來熟的給予回應,聊到大人們又要忙碌起來之時,小語會更早提出告辭,這讓鯨魚島的居民,對她有了很好的觀點。

  日正中午,烈陽所散發的熱氣並不影響小傑和小語,此時的他們正坐在森林中的某處吃剛採摘下的果子當午餐。

  小語望了望四周,從深沉的玉色到清淺的綠,無處不彰顯其生機盎然,鳥鳴聲啾啾,似交語、似哼唱,灰黑色的松鼠在樹幹上跳動流竄,時而上、時而下、時而觀望、時而理理鼻子,蓬鬆的尾巴也不時舉起放下,好不可愛啊!

  有隻小白兔,躍著躍著,撲上小傑,正撫摸著松鼠的小傑被嚇了一跳,隨後就拍拍牠的後腦然後交予我,一隻毛茸茸的、長耳的小兔子就在我懷中探出頭來,大大的眼睛像是向我撒嬌,跟著小傑有樣學樣的,小兔子很給面子的慵懶地躺在懷中。

   單單與小動物們玩耍就已經耗到了夕陽西下,兩人才心滿意足的往家的方向回去。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19 21:16:43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不錯耶~好奇後續會怎麼發展
更文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5 14:28:43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語,我們來比賽看誰先爬到頂端!」

「小語,我們來比賽誰先到那棵樹!」

  「小語!」

  「小語!」

  小傑每天都拉著秋語到處跑,對她來說算是體能訓練吧?自到了這個地方,兩個年頭過去了,她到底都在做些什麼呀?來到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安逸了,荒廢一年的身手居然耗了半年不間斷的訓練才得以恢復大半,這絕不能被姐姐發現,不然肯定會被.......的,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推力吧。

  所以有了這樣的認知,再加上小傑的陪玩(練),足以應付那纏人的.......了,應該落入姐姐的魔掌不會太慘。

「小語!你可不可以去看看傑太?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看著整條腿上了厚實的石膏、睜著淚汪汪大眼睛的小傑,秋語無奈地應下了要求,就帶上一本書就出門了,誰叫他是我弟弟的呢?

  留下被米特阿姨帶來的書所淹沒而不甘不願的小傑。

「辛苦啦!」

  經過長長的商店街,秋語客氣的對著較為熟識的叔叔阿姨們問好,再走上曲折蜿蜒的小路來到森林入口。

  映入眼簾的叢叢綠意,非遮掩燦爛陽光而顯得陰鬱森冷,而是葉與葉間,稀疏光絲照亮無盡黑暗。

  沿著印象來到榕樹下,鹿媽媽此時正盯著我搖搖晃晃的,像是努力站穩腳步,時不時又舔著頹喪在腳邊的小鹿,那小隻的雙眼正緊閉著,像是忍受極大痛苦,而後就隨即倒下了。

  衝了過去,鹿媽媽的後腿扎了一根針,推測只是安眠藥,還好。

再看看小鹿 “不對勁”心想。快步來到旁邊,發現小傑上次綁的繃帶早已皺巴巴,明顯就是泡水過的痕跡,毫不猶豫的拆下,紅腫的肌肉上,皮膚被撕裂了一片,部分的皮膚仍黏在被覆蓋過的繃帶上,略帶些透明液體和血的混合物從破損的傷口些微的滲透出來,發炎,而且像是要化膿了。

  「哎呀呀~所以說,為什麼要執著給牠包繃帶啊!自然一點,讓牠自己好不就得了,省得麻煩啊,小傑~」

  秋語從腿邊取下小刀把膿包劃開,鮮血直流,聽到小鹿不適的呻吟,頓了下,雙手覆上傷口,開口「 風之術,環繞而侍」,一道微風拂向觸目驚心的血痕,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見到小鹿大概沒什麼負擔之後,銳利的眼神掃過周遭的每一棵樹,可是「都沒有?警覺性要再提升才行。」秋語握緊拳頭,為自己的訓練更添一筆。

  不再在意剛剛一閃而逝的怪異感,走離剛剛的草地,召喚了水清洗雙手後就到不遠處休息。席地而坐,隨手一彈,從家中帶出來的書就這樣穩穩的落於秋語的手掌上,讀起了書,就這樣時間一點一滴的消逝,不知過了多久,「呼嚕嚕嚕」,「唉~不過就是餓一下,必要叫成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讓所有森林裡的動物嗎?」把屁股緩緩挪到有小果子的草叢,真受不了了再吃好了,就這樣,又忘我地投入法陣的學習中,直到眼皮越來越沉重。

  但過沒多久“又是那個氣息?”眼睛尚未睜開,但意識卻已明朗,隨後聽聞到了輕微窸窣的腳步聲,走到旁邊,隨後是果子落地聲。

  忽地,睜眼,抓住附近的腳踝,看著他想要掙脫而扭動的腳「我還想說抓不到你呢」有點小開心的仰頭,想把他的容貌收入眼底,但他卻沉默的把帽沿壓得更低了。

  「你是誰?叫什麼名字?是剛上島上的嗎?畢竟我還沒看過你呢」秋語默默地辨識著眼前之人到底是有何意圖,不過再轉頭過去看看剛剛被放下的果實,是動物們常常用來止飢的。

  臉紅了下但又恢復正常,一手牢牢扣住他的腳踝,一手伸過去取了一個顏色鮮豔的投入嘴,「對獸王族來說,其實這連塞牙縫都是不夠的」喃喃自語,「不過謝謝你,我是藥師寺秋語」

  面對秋語一連串的問題,身前的男子只回答:「我叫凱特」

  「很高興認識你,請多指教,凱特。」


  第二章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3 16:25:21 | 顯示全部樓層
什麼時候還有後面啊?
想看後續!
原來小語是藥師寺家的,不知道跟夏碎是什麼關係,她的姊姊又是誰?
而且是獸王族,所以爸爸或媽媽有一邊是獸王族的囉?感覺還有好多謎等著揭曉
這些都很期待唷~
更文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4 20:16:09 | 顯示全部樓層
魅妖殤 發表於 2020-1-13 16:25
什麼時候還有後面啊?
想看後續!
原來小語是藥師寺家的,不知道跟夏碎是什麼關係,她的姊姊又是誰?

.......其實人設都是因應需求啦!
既然藥師寺算是有點名聲(?)
那應該算是個有規模的家族
旁系是情有可原的......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5 22:40:14 | 顯示全部樓層
聆.. 發表於 2020-1-14 20:16
.......其實人設都是因應需求啦!
既然藥師寺算是有點名聲(?)
那應該算是個有規模的家族

也是啦,那種大家族沒有旁系才奇怪,雖然那個家族大概死得快了點
不過還是會想要問問看有沒有跟主角群有關係
期待更新~

點評

主張是獵人,所以特傳的可能沒什麼機會。不過也不知道劇情會不會歪到一個連敝人我都不曉得的東西去  發表於 2020-1-15 22:4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26 20:57:45 | 顯示全部樓層
獵人x特傳。相識

「話說,這麼鮮豔的果實,你怎麼知道那是無毒的?」繼續將其餘的收入胃中後,滿意地舔舔嘴角,雖然這些果實像是石沉大海。

  「這是獵人的基本常識,這雖然鮮豔,但卻是少數無毒的。」見這纖細的女孩,手如柔荑,實則力大,無奈只得跟著坐下。

  「獵人?來捕獵的?」漸漸收緊握住凱特腳踝的手「那汝最好立刻離開此地,否則別怪吾無情了」

   忽然,秋語好像聽到斷掉的聲音。

  「不,你誤會了,我不喜歡殺生,只是見到上面的小鳥盤旋,好奇而已。」皺眉,感受到秋語的變化,以及自身的腳踝,鄭重的解釋道。

  「喔~」果然是他,放開手轉往旁邊的草叢摘取果實止飢,順道問「你吃了嗎?餓嗎?」

  「不餓......」

  看到凱特正低頭扶著腳踝,就地取材的拿了木板和繩子綁好。

  「你怎麼了啊?」幾乎把那一叢可食用的都吃的乾乾淨淨後,再回頭就是看見直接躺平的凱特把帽子完全遮住他的容貌。

  「......」沒回應。

  「阿喂!昏了嗎?」秋語靠近凱特搖了搖他的身體「喂喂!你到底怎麼了?餓就說嘛,又不取笑你!」說完又晃的更大力了,大力到牽扯到他的腿。

  「嘶——別動」聽到凱特吸了冷空氣,坐起身並用他的大掌握住秋語正在作怪的雙手。

  藍色貝雷帽隨著他的動作而落地,隱藏在帽子後的面容坦露在陽光稀疏灑落的森林裏,在秋語的面前。

  愣了好幾秒「你腳斷了?」掙開被囚禁的雙手,覆蓋在凱特的腳踝,咒語的吟唱脫口而出,柔和的光芒圍繞在他的腳踝,不用多久光芒漸漸消散。

  凱特靜靜地望著秋語專注為他治傷的臉龐,突然覺得歲月靜好。精緻的臉兒,垂落的髮絲,雖然衣服樸素,但他總覺得這並不符合她的氣質。

  光芒散去,治療完成了,但秋語翻了翻、捏了捏、戳了戳凱特的腳踝,就是不敢抬頭看凱特「還痛嗎?對不起啊,想說你骨骼不錯,就沒注意力道了,就不小心的大力地催下去,我剛剛還在疑問那碎裂的聲音是哪裡發出來的哩,嘿嘿,對不起。」

  沒得到回應的秋語不好意思的乾笑幾聲後,猛地仰頭,恰好對上凱特認真的神情後呆了呆。

  凱特連忙將帽子戴上,站起身活動下腳步動作,驚奇的發現到骨頭的碎裂已然完好無損,預計要休息個十天半個月的他還有點失落進度的拖延。

  「你剛剛是在唱了什麼?為什麼會好的那麼快?」這是甚麼念能力嗎?不,不可能是念能力,她還沒有開念,這是為什麼?

  「某一族的治癒術。」秋語看了凱特一眼,他大半的臉龐又縮回陰影之下,怪嚇人的,只好又把頭轉向正前方。

  正巧,瞧見了一種蘑菇,衝上前要去採摘,才剛碰到之際,秋語的纖纖玉手便被一隻粗繭的手掌給包覆了。

  「這種蘑菇有毒,不能吃。」見到秋語沒有了動作這才鬆手。

  「嗯,腳恢復不錯阿,我幾乎每天都在這裡,剛剛那一個咒語並不難學,但不知道你學不學得會,要學看看嗎?」不等凱特做出回應,秋語撿起了被遺忘許久的書本就往森林的出口走去。

  天色是夕陽紅,太晚了,米特阿姨會罵的.......秋語用著短腿加速度,終於趕在米特阿姨發飆前安全上壘。

  吃完晚飯後,到小傑的房間。繃帶零零散散的落了一地,小傑腿上的石膏早被褪下。

  「小語小語!你看!我們明天就可以一起去森林了!!」小傑歡快的說著,還不忘快速做了伏地挺身、起立蹲下、快速奔跑,就為了展現他已經完全康復的事實。

  「好了好了,既然好了收拾下這些東西,免得米特阿姨給你禁足了!」秋語笑罵著,不禁感嘆小傑的恢復力超強,就不知道跟守世界的那些比,誰更勝一籌?

  「好!」

  入眠時分,憶起今日森林的點滴,凱特不似有惡意「應該就是他了,姐姐。」雖然妳在這的話,大概就會K我一拳罵「你怎麼就這麼隨意呢?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嘻嘻,姐姐你大概會這麼說吧!」

  雙手交扣,手上感覺還殘留著屬於他的溫度,他手上的粗繭像是刻印在我的手上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2 14:04: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該不會就這樣認定凱特當男主了吧XDD話說小語幾歲啊有點好奇的說~期待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1 10:01:21 | 顯示全部樓層
獵人x特傳。 惡人

  隔天,小傑毫不意外的被勒令在家繼續休養,為了避免小傑又偷偷地溜出去,米特阿姨還放聲說「如果被我發現你不在房間,這一個禮拜就......」然後就時不時的察看。

  「唉~可憐的小傑。」這次我學乖了,小傑不在身邊,我又懶得去找食物,所以這次帶了一籃的三明治入森林。

  不見那高瘦身影,而那對鹿消失得無影縱,「算了,那換去看看熊大,昨天完全忘記牠的存在,不知道會不會用那種被拋棄的小媳婦樣多到角落不給我看呢?呵呵」

隨意望了望便邁去鯨魚島尾端,摘了顆蘋果邊走邊啃食
物 。

倏地,「哈哈哈哈哈哈,這下又可敲一筆大的了。」遠處傳來猖狂。

「哼!這是找死吧。?」我趕緊跳上樹,把東西放好,靜心傾聽、辨別方向。

「還是老大厲害!居然把這高大兇殘的狐熊收歸於你的手下,還有什麼難得倒老大您呢?」

「也不想想我是誰,我可是獵人,我想要什麼,那東西都得歸我,我要把這森林的動物都抓了,看誰能比得過我。」

「老大老大!你看那兒,有一匹鹿,老大,您看要不要.......,正好中午了,老大您可不能餓肚子啊!」邊說還邊做了抹脖子的手勢。

「說得也是。」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好你個獵人!低頭快速掠過找尋他們的下一隻獵物,底下只有不尋常於樹皮的棕色......正在睡覺,心太大了吧!你再睡!待會你就睡死了啦!摘了片葉,射出......沒醒?皮太厚了.......
該怎麼辦?怎麼辦?

「請問你們是肚子餓嗎?我有帶三明治,要嗎?」我略裝無辜而無視那瞄準鹿的槍口,天曉得心臟跳得多快,就不知他們有沒有聽出我聲音中的顫抖。

「哎呀哎呀!這標緻的小妹妹是要免費給哥哥們吃嗎?老大,你可要?」噁心的語調。

「嗯,那你們能不能放下槍?」抬高手中的籃子方便他們拿取。

「謝謝啦!小妹妹,不過這個我等下先吃,我想先吃......」槍放下了。

「嗯?」抬眼,對上他們的雙眼,那雙充滿狡黠和漸為深沉的慾望!「你要做什麼?」

看著我的警戒,他只是笑笑的看著我,而他的跟班則猥褻的搓搓手。他老大對他揚了下巴,獐頭鼠目的眨眼就閃到我身邊將我的雙手往後扣、逼我跪下。

「要不,從了吧?我會讓妳舒舒服服的~」

「是啊是啊,老大功夫可是了得的。」說完還順便摸了幾把。

「噁心,鬆開你的髒手!」正準備卸下他的手。

「呵,可小心你的櫻桃小嘴,我的槍可是不長眼」,他的槍早已重新瞄準,一說完就「呯!」「嗚~」

「喂!」

「喔~那你該怎麼做啊?」名副其實的挑釁。

「你!」“敢惹我”撐開後面的桎梏,腳狠地一踩,掙脫再狠地踹向他不可描述的部位。被叫老大的傻了,顯然沒料到一個弱小女孩竟能扭轉局勢,「哼,你、你、你別過來,不然我拉牠下去陪葬。」一時之間我不再輕舉妄動了。

「乖~現在乖乖聽我的指示。」

“得寸進尺”腳下一發力衝過去欲收割一條生命,子彈竟同時發射。

呯—

鮮紅的血透過子彈打穿的孔洞從皮膚一滴滴滲出接著汨汨的流成一小血灘。

“慢了”

死神差點取走了那靈魂。

“我太慢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1 10:10:45 | 顯示全部樓層
獵人x特傳。  打折

「美人,可惜了你的手。」那位“老大”惋惜地看著。

雖然致命一擊並未降臨在牠身上,但失血也過多,不一會兒也就去輪迴了,回頭看那猙獰的面容,“我”感覺到獸王的血統的我漸漸甦醒,弒殺的念頭充斥著,理智被抹去了大半,“殺了他”是唯一意識。

眼神轉為空洞,靜心,專注力提高。

腳下發力,大概猜到我又是如此,他側身,我便頓下轉身迴旋踢,他立馬用槍身抵擋,我掃腳,他一失了重心,我立即抓住那槍,可惜力氣太小了,捏不碎,反倒挨了兩拳,倒在地上,頭有些暈,他抓住我的衣領將我提起,腳離地。

「哼~小妖妖,乖乖聽話不就好了?」他手伸了過來直直地要扯開我的鈕扣。

我用中槍的手,出其不意,化為獸爪,集中太陽穴再往下撕裂「呵,人渣!」

回到地面,「子彈我收下了,而你是想脫臼還是打折?」冷冷地看著躲在旁邊瑟瑟發抖的跟班。

「打折?給我打個折吧。」我獸爪已收回,就開始僥倖吧。

「你知道什麼是打折嗎?」

「不......啊啊啊啊啊」

看他睜大眼睛瞪視著那不合人體工學的手臂。

「這,就是打折。繼續脫臼還是打折?你不會真以為我會為你的代價幫你打折吧?」蹲著,忍不住砸舌。

「有......沒有的三個選項?」看他正冒著冷汗。

「有,當然有。」

「那我選第三個!」

「呵,那等等吧!」居高臨下的看他留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只差一泡尿的小人。

「出來!」凱特從我面前的一棵樹走出,眼睛仍是愣愣地看著因為最後更大力使用而流得滿是血腥的右手,看我壓根像個沒事人一樣。指了指被我完全忽視的慘叫和饒命聲。「你是獵人,他們也是獵人,但在這裡,我有能力解決他們,你最好別插手!」

「那麼你要做什麼?」他就抱胸側靠著樹。

我吹了口哨, 不過一會兒,,地面劇烈震動,一聲獸吼由遠至近,忽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

「傑太!」撫了撫牠的下巴的,讓牠低下頭,用著獸語對話。

一人一狐熊同時轉過頭,邪惡的看向那渾身顫抖的那位。

「去吧,傑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