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9|回復: 10

[同人文] 【銀魂】銀魂童話(主沖銀副all銀,惡搞歡樂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6 00:39:5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夢蝶 於 2019-11-6 01:08 編輯

  在銀魂完結後的如今,我仍舊止不住地熱愛。想起了以前在這個論壇混的曾經,所以想來污染一下佔一片地~順便找一下同好~=w=
  但是!你沒看錯!內容就是沖田x銀時這個冷cp!不是沖銀是all銀也沒關係,吃銀受的就行,但絕對禁止其他cp的前來搗亂哦(比如說我是xx黨、xx跟xx比較配耶、xx不是一對嗎等等之類的),樓主有cp潔癖,銀魂也無官配哦(雖然在我心中是有)。
  或許沒人看,但還是想自娛自樂一下~
  本文是3年前寫的,填坑時間跨度太大所以後面匆匆結束,算是爛尾有點可惜吧,但起碼把坑填完了。
  目前改編的只有白雪公主,內有神樂x銀時,結局沖銀注意,有點ooc,但保證絕對歡樂~
  以下正文↓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6 00:41: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夢蝶 於 2019-11-6 02:33 編輯

  從前從前,在一個風雪猛烈的冬季,銀魂王國的皇后懷了身孕,她坐在窗前望著窗外一片銀白的大地,雙手輕柔地摸著肚子,溫柔道:「希望我的孩子,能有像白雪般白皙的肌膚......」

  十月後,皇后因難產不幸去世。    
  新生的公主哇哇大哭著,絲毫不知自己的母親已然逝去、再也無法陪伴自己,只給她留下一個響亮的名字——神樂。     

----------------------------------------------------      

  「......就是這樣,所以就拜託你——那個,你有在聽嗎?」    
  「嗯?什麼?」穿著宮廷澎裙的銀髮男子挖了挖耳朵,「別吵,我正在看jump呢!」   
  「看什麼jump啊!別人說話給我注意聽啊混蛋!不對,這個世界根本不該出現jump吧!給我收起來!」   
  「呿!」    
  在對面禿頭男人的瞪視下,銀髮男子不甘願地將jump塞進裙底。    
  「等等,原來那裡有儲物功能嗎?」    
  「才不是,只不過是和哆啦X夢的四次元口袋差不多的東西。」    
  「你好像說了什麼很了不得的話啊。」    
  「別管那個了,你剛才想和我說什麼?」銀髮男子大剌剌地敞開腿,雙手枕在頭後,懶洋洋道。    
  「在那之前,能先坐好嗎?銀時,別忘了你現在是女人。」本來想開始說正事的禿頭男人一看銀髮男子這姿態,終於忍不下去開口提醒。    
  「誰是女人啊!」銀時跳了起來,氣憤地握拳據理力爭,「老子是男的好嘛!」   
  「這世界的設定你是女人。」   
  「我只是不得已穿裙裝而已!本體還是男人!」銀時掀起裙子下擺,「不信你看——」    
  「不用了我不感興趣謝謝。」    
  阻止銀時衝動的舉動後,禿頭男人也懶得再和他繼續扯話了,直接了當地說:「總之,我女兒以後就拜託你了。」    
  「......等等,你再說一遍?」銀時一臉驚恐,「你說的跟剛才好像不一樣啊?」   
  「我要去找我老婆,」禿頭男人從王座起身走到窗邊,「所以女兒就拜託你照顧了。」   
  然後,他跨過窗戶跳了下去。    
  「等、意思是說你也要去領便當嗎!?喂!給我回來呀混蛋——」     
  就這樣,沒來得及拉回銀魂國王神晃的銀時當上了代為執政的皇后。    
  「豈可修!小心老子把你的國家搞得烏煙瘴氣啊混蛋!」
  
  那一天,坂田銀時如是說。     

----------------------------------------------------      

幕後小劇場    

江華:出場說一句臺詞就可以領便當了,真不錯。    
神晃:老婆說得對!......那個,既然都退場沒事了,咱們出去旅遊吧?(搖尾巴)    
銀時:喂喂,都一大把年紀了還賣什麼萌! 秀恩愛給我到一旁去啊!    
神樂:銀醬,沒關係,接下來就是我們秀恩愛的時間了阿魯。    
銀時:咦!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6 02:08: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夢蝶 於 2019-11-6 02:38 編輯

   花叢中蹲著一位橘紅髮的可愛女孩正低頭摘花。
   「神樂,妳在做什麼?」一個穿著華麗繁重宮廷裙裝的銀髮男子走過來,溫柔地看著女孩的背影。
   「銀醬......」神樂聽見問話,很高興的回過頭,舉起手裡漂亮的鮮花,笑容陽光燦爛——「這花好漂亮!一定很好吃阿魯!」
   銀髮男子的笑容一瞬間僵硬,定格了半晌,他崩潰地扯住自己的銀髮。
   「都說了花不是拿來吃的!啊啊啊為什麼妳會是無可救藥的吃貨啊——!!」

----------------------------------------------------

  「那個死禿子......竟然把他那個吃貨女兒丟給我就跑了......」
  銀時不知道第幾次一邊拿匕首削水果,一邊咬牙切齒的喃喃抱怨著。
  「那個,銀桑,我覺得你也沒資格說人家......」身為皇后侍女,一身女僕裝的新八滿臉黑線。
  「少廢話!你這女僕!」
  「呃!」新八中箭倒地。
  銀時大口大口的啃完蘋果後,鼓著臉頰偏頭思考,「對了,新八几,現在劇情走到哪裡了啊?」
  新八堅強地從地上爬起來,恭敬回答:「報告皇●后,你該問魔鏡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的問題了!」
  這下換銀時捂胸倒地。
  最後,兩個都半斤八兩的人放棄繼續互相傷害,合力去儲物間找魔鏡去了。

----------------------------------------------------

  「啊啊!終於重見天日了好感動啊!」
  從滿室雜物裡好不容易翻出來的魔鏡,在銀時輸入魔力啟動後,鏡面浮出一張猩猩臉哭得淅瀝嘩啦。
  「噁!新八几,你確定這是魔鏡不是被猩猩附身的鏡子麼?」銀時嫌棄地看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猩猩臉道。
  「......呃,我也不確定。」新八一臉猶疑。
  「不確定什麼啊!我就是魔鏡啊!就算長得醜也是魔鏡啊!才不是被猩猩附身的鏡子呢!......咦?我是不是罵到自己了?」
  「別那麼貶低自己。」銀時突然轉換畫風,蹲下來溫柔地拿著紙巾擦去猩猩臉上的鼻涕和淚水,「就算再醜起碼臉要保持乾淨嘛。」
  「......一開始貶低人家的不就是你嗎?還有你只是嫌棄他滿臉鼻涕吧?」
  「嗚嗚!你真是好人!」
  「喂,他在說你醜耶!?」
  「決定了!我要認你當主人!你問我什麼問題我都一定會回答的!」
  「乖。」
  「......」
  全場目睹主角是怎麼開嘴砲收服小弟的新八表示心累。
  「說實話,原故事裡根本沒有女僕出場的機會吧......其實我就只是來當個吐槽役吧,啊......習慣了呢呵呵......嗚嗚嗚嗚......」

  那一天,志村新八如是說。

----------------------------------------------------

  幕後小劇場

  銀時:哪可能每部都有小劇場啊想太多了吧你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魔鏡呀魔鏡,回答我,誰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銀時站在魔鏡前,把經典名句照本宣科唸了一遍。
  「當然是——皇后你啦!嗚噗!為什麼要揍我嗚嗚嗚......」
  「少給我亂回答!」
  「我、我才沒有亂說啊,皇后你真的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魔鏡連忙為自己辯駁申冤。
  「咦!?等等!不是、不是神樂嗎?」銀時森森地震驚了,「而且老子是男的啊混蛋!」
  「銀桑,別忘了你現在的身分是女人。」新八面無表情地提醒。
  「神樂?啊,你是說公主嗎?公主還是個孩子,實在稱不上女人啊。」魔鏡委屈地回答。
  「所以說......」銀時一臉不敢置信。
  「銀桑你現在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了。」新八扶了扶眼鏡,鏡片閃過一道精光。
  銀時整個人石化了。
  新八戳了戳銀時石像,很明智地決定跳掉「皇后怒不可遏下定決心殺掉公主」這一段,直接找殺手去了。

----------------------------------------------------

  「請問......皇后陛下,您有何吩咐......」
  山崎忐忑不安地單膝跪在銀時面前。
  「你叫......吉米君對吧?」銀時頹喪地一手扶額癱在王座上,語氣生無可戀。
  「呃,不是吉米,是山崎——」
  「那不重要。」銀時揮手打斷山崎的話,坐直身軀一臉嚴肅,「重要的是——」
  山崎更緊張了,身體也不禁微微繃緊。
  「老子是男人啊混蛋!」
  「......欸!?」
  「......你還在糾結這個嗎!」立在一旁的新八終於看不下去了,「趕快走完劇情我們就可以領便當了啊!」
  「說得也是!」想通的銀時一下振奮起來,「那接下來要做什麼?」
  「......你竟然不知道!?召見殺手啊殺手!」新八真的無奈了,沒好氣地回答。
  「殺手?哪呢?」銀時茫然地左顧右盼。
  「呃,我就是......」山崎抽搐著嘴角回答,提醒面前這個老是忽視自己的人。
  「什麼?我還以為你是新招收的僕人呢。」
  「這種事情哪可能需要晉見皇后啊!」
  「哎,我知道了啦。所以說,召見殺手然後......等等,為什麼要召見殺手?」興沖沖急著進展劇情的銀時話語逐漸慢下來,開始察覺不對勁。
  「因為接下來的劇情是要殺掉公主啊!」新八吐槽成慣性了,想也不想地就回道,接著才發現不對,「呃......那個,銀桑?」
  「嗯。」銀時很淡定,完全沒有一點新八想像中要抓狂的跡象,「你,過來。」
  銀時指著山崎,手指一勾示意他向前,平靜的模樣讓新八更覺不妙。
  山崎惶然的起身上前。
  銀時面無表情地把手伸進裙底,然後,抽出了一把木刀。
  「喔喔喔住手啊銀桑!」第一時間察覺不對勁的新八飛撲上去抱住暴走的銀時,「你想做什麼啊啊啊!」
  「做什麼?敢把老子那麼辛苦養大的丫頭殺掉!?那好啊!在你殺掉她前我先把你幹掉吧啊啊啊!」完全失去理智的銀時拖著新八,揮著木刀朝嚇得跌坐在地的山崎前進。
  「人家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啊!」
  「奉誰的命啊!?銀桑我可不記得我有下這種命令哦!」
  「不是、那個,劇情需要嘛!」
  「喔,那我就一起把劇情給毀掉吧!」銀時幾乎高杉化了。
  「冷靜點啊銀桑!話說你的木刀哪來的啊!?」
  「四次元口袋拿出來的。」
  「為什麼這種時候就可以正常的說出不正常的話啊!?」
  把握住銀時瞬間變正經的那一刻,明白癥結點在哪的新八連忙解釋:「放心啦銀桑,劇情中殺手沒有殺掉公主而是讓她好好的離開了,所以神樂醬不會有事的啦!」
  「......這樣啊。」終於冷靜下來的銀時把木刀塞回裙子底下,然後平靜地走上前搭住山崎的肩膀,「不好意思,誤會你了啊。」
  「沒、沒關係。」被眼前戲劇性的變化給嚇愣的山崎緩過氣來,忙不迭地擺手示意沒事。
  「沒事就好,那就拜託你了啊。」銀時揚起放心的笑容,朝著山崎比出大拇指,「乖乖的被神樂殺掉吧,不用擔心,就疼一下而已,神樂她怎麼說都是我教大的,一定會好好送你上天堂的。」
  「你又在對人家說什麼恐怖的話啊啊啊!」
  「咦?他不是會(被殺死所以)讓神樂好好的離開麼?」
  「不不不我才沒有說括號裡的話!」

----------------------------------------------------

  一陣雞飛狗跳之後,計畫終於落定,新八飽含同情地讓人把飽受驚嚇的山崎給送走。
  「對了,新八几,為啥你抱住我的時候我感覺你摸了我屁股好幾把?」銀時踱步走到站在大門的新八身邊。
  「啊?你在說什麼啊銀桑?」新八一臉莫名其妙的回望,「我沒事幹嘛摸你的屁股?」
  「呃,也是......」
  「我還要工作得先走了,銀桑你不要再亂來哦。」
  「欸、哦......」銀時目送新八急沖沖離開的背影,「奇怪......錯覺嗎?」
  「銀醬。」
  身後傳來一聲呼喚,銀時回頭一看,發現神樂不知何時從旁邊的小門進來了,正靜靜站在他身後。
  「哦,神樂妳來得正好。」因為有點心虛的原因,銀時的視線四處漂移,不太敢直接對上神樂,「整天待在皇宮裡很無聊對吧,明天去森林玩玩怎麼樣?」
  「銀醬呢?也有要去嗎阿魯?」
  「!」沒料到神樂會如此反問,銀時有點慌張,「呃......我還有事要留在皇宮處理,妳自己去吧。」
  「我可以等你把事情處理完阿魯。」
  「沒、沒那麼快啦!處理事情會花很久的哦~妳妳還是先去吧!」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銀時緊張地盯著神樂,生怕她下一句就蹦出「那我就不要去了」這種話。
  「......好吧,我知道了阿魯。」
  ......咦!這麼容易就答應了!?呃,答應也好啦,只不過為什麼有種失落感......
  「但是銀醬你今晚要陪我一起睡哦。」
  「嗯嗯,沒問題啊......等等!」稍微失神的銀時下意識點頭,慢了一秒才發現不對勁,「神樂!孤男寡女啊不是,女孩子不能隨便說要和男人一起睡啊!」
  「可是銀醬你不是女人嗎阿魯。」
  「嗚呃!」銀時胸中一箭。
  「而且你以前也常常陪我一起睡的說。」
  第二箭。
  「那時明明是妳用蠻力把我拖進被窩,連睡著了都還纏在我身上不讓我離開......」銀時聲若蚊鳴的反駁。
  神樂恍若無聞,睜大的湛藍雙眸開始泛出淚光,「以前明明那麼愛我,現在你竟然嫌棄我了嗎......」
  第三箭。
  「怎麼可能!」沒意識到畫風莫名其妙轉成狗血連續劇,被刺激到的銀時想也不想地上鈎了,「妳和我相處那麼久了我怎麼可能不愛妳!」——而且還相當配合神樂的狗血臺詞。
  「那就這麼說定了阿魯!」
  不等銀時再次反應過來,神樂就這樣跑走了。
  跑回自己的房間後,神樂背靠上門,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你忘記新八几是專屬皇后的女僕,根本不可能有其他工作了嗎,笨蛋銀醬,難怪被人吃豆腐阿魯。」

  那一天,神樂如是說。

----------------------------------------------------

幕後小劇場

銀時:那個,神樂,妳抱太緊了。
神樂:zzzzz
銀時:神樂?妳有在聽嗎?還有腳不要纏上來啊喂!
神樂:zzzzz
銀時:......神樂,我知道妳是在裝睡,對不對?
神樂:zzzzz
銀時:......
銀時:神樂拜託妳了!讓我睡個安穩覺啊!嗚嗚嗚......
一夜無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加速開始↓


  第二天,神樂興高采烈地在銀時帶著黑眼圈的目光下揮手道別,馬車駛離城堡,逐漸縮小成一個小黑點直至消失不見。
  銀時眼角掛著淚,打了個大哈欠,潸然淚下,「終於可以睡覺了......」
  新八無語地斜眼看著他,嘴角抽搐無力吐槽。

  山崎正盡忠職守(?)地駕駛著馬車,穩穩地駛進了森林裡。
  緊攥著韁繩,山崎感覺手裡微微出汗,內心也是十分緊張。
  等一等就要動手了,呃,他的臺詞......
  還在努力回想起該唸的臺詞,突然一陣天旋地轉,眼一花,山崎就面部著地了。
  ......欸!?
  神樂面無表情地提著公主裙,收回了懸在半空的腳,「回去跟銀醬說啦,我去找七個小蘿蔔了阿魯。」
  然後一向乖巧可愛以溫柔善良聞名的白雪公主神樂,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拾起韁繩,毫不客氣地駕駛著馬車橫衝直撞地走了。
  徒留一臉茫然震驚的山崎,臉上還黏著細碎的草屑不時往下掉。
  為什麼公主比殺手還兇殘?
  我的臺詞還沒說......
  而且是七個小矮人不是能吃的蘿蔔啊公主!
  以上種種吐槽一瞬間閃過山崎的腦海,亂七八糟的想法最終匯流交織,使他忍不住嘴巴一張,震驚地吐出一句——「咦我的戲份就到此結束了嗎!?」

  那一天,山崎退如是說。

----------------------------------------------------

幕後小劇場
銀時:哪有這麼短啊!別想蒙混過去給我繼續啊無良作者!
新八:山崎桑......也太可憐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神樂想當然是沒有駕照的,馬車的也沒有。
  於是在很順利的撞斷三棵樹後,神樂從碎成渣渣的馬車裡爬了出來,而馬匹早在驚嚇中脫韁逃跑了。
  撇了撇嘴,神樂拍了拍殘破的公主裙,「迷路了阿魯。」
  「本來打算直接搭馬車不想走路的說......」嘟嘟噥噥地唸著,神樂抬起頭來,看到眼前的樹後面突然冒出了三個人。
  「真是笨啊。」其中一個垂著辮子的少年笑瞇瞇地說道。
  「果然是腦袋空空的暴力女。」褐髮少年面癱著臉毒舌地說道。
  唯獨剩下的那個黑長直雙眼放光,表情欣慰,「leader!終於見到妳了!」
  「是你終於出場了吧阿魯。」神樂一把拍開含淚飛奔而來的黑長直,轉頭看向正在用殺氣和褐髮少年較勁的辮子少年,「喂那個辮子頭,你跟我長得好像,難道你是我失散多年的笨蛋大哥阿魯?」
  「這裡沒有認親橋段吧。」褐髮少年道。
  「你們也沒有那麼早出場啊,我都沒說你們給自己擅自加戲了阿魯。」神樂豆豆眼吐槽回去,「而且不是七個小蘿蔔嗎,為什麼身高沒變啊?啊,是不是因為你們本來就夠矮了阿魯?」
  「哈哈抱歉,我沒有這麼醜的妹妹呢。」神威笑瞇瞇地散發著殺氣否認了。
  「你說誰啊!?」神樂暴怒,直接反擊了神威:「你明明長得跟我差不多還真敢說阿魯!!」
  「嗯,真的很像。」桂還維持著被拍飛到樹上的姿勢,認真地點了點頭。
  「噗嗤。」沖田毫不留情地笑了一聲,嘲諷意味濃厚。
  接著沖田就遭遇了兄妹倆的聯手攻擊。
  只有桂還粘在樹上拔不下來,喊著話試圖阻止他們——「你們別打了!有件更重要的事啊!」
  頓時,三人停手,抬頭望向桂。
  只見桂神色正經嚴肅,一字一句地說道——「再不放我下來,天就要黑了啊!」

  ......於是三人難得同心協力地把樹一同踹斷,徒留轟然倒塌砸得煙塵四起的大樹,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要倒了喔喔喔喔——」

  那一天,桂小太郎如是說。

----------------------------------------------------

幕後小劇場
神威(笑瞇瞇不說話):咕嚕咕嚕(肚子響)。
神樂:嗯,我也是阿魯。
沖田:......
三人組背後
桂: (氣絕身亡((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於是神樂和她七個分別叫坂本、高杉、土方、沖田、神威、桂、佐佐木但因為作者懶得寫就省略了的小夥伴,愉快地渡過一段雞飛狗跳一言不合就互相毆打的生活。
  「為什麼把我們省略啊!?」黑短髮青光眼的男人怒吼道。
  「都說了作者懶得寫啊,土方先生果然還是去死吧。」褐髮少年如往常般地抖s標準發言。
  「......」暗紫髮的男人抽著煙斗沒出聲,但一臉陰沉彰顯出自己的十分之不爽。
  「啊哈哈哈!至少我們還能說上一句嘛啊哈哈哈!」一個不斷傻笑的大嗓門完美地錯失了自己唯一一次有臺詞的機會。
  「不過倒是有三個人提早出場了呢。」戴著單邊金絲眼鏡,形象一絲不苟的精英男表情毫無波動,手指卻飛速的點按從四次元拿出來的手機按鍵打字。
  「哈哈哈!那是因為我們是比較受作者偏愛的!」一頭黑長直的男人十分自豪地躺在床上說道——他到現在摔傷的骨折還沒好。
  「再來一碗~」紅髮辮子少年抱著已經空掉只剩邊上還黏著幾粒米的木桶,笑瞇瞇地說道。
  「我也要阿魯。」挺著孕婦肚的橘紅髮女孩抱著一個鐵鍋接話道。
  「白雪公主不是撐死的!給我適可而止啊你們幾個!!!」
  一聲怒吼,奠定了土方註定扛起負責吐槽的勞碌命——
  「誰要這種命運啊!!!」
  那一天,土方十四郎如是說。

----------------------------------------------------

幕後小劇場
我:想一口氣完結所以就都省略吧啦啦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照著劇情進程,日子過得飛快。
  頹廢的生活過得樂不思蜀的銀時終於想起了劇情這麼一回事。
  「啊啊,現在得去給神樂送蘋果啊。」
  照著劇情的進展,銀時披上了灰兮兮的斗篷,拎著一籃紅蘋果就自個兒走進了森林。
  沒有在劇情中出場的新八只能留在城堡,擔心的目送銀時遠去,嘆了口氣,「銀桑最近習慣一直吃水果,希望不會不小心自己把蘋果吃掉啊......」
  
  於是傍晚時,神樂一夥人順利地在森林裡撿到了銀時的屍體,手上還拿著缺了一個口的蘋果。
  「銀時啊啊啊啊!」桂悲痛地搖晃著銀時的肩膀,簡直能甩出殘影。
  「為什麼這傢伙自己把蘋果吃掉了啊!?」土方怒吼著吐槽。
  「沒辦法了阿魯。」神樂此時卻是非常鎮定,一臉堅毅地——把自己的公主裙給銀時換上了,「只能讓銀醬當公主、我來當王子了阿魯!」
  「給我等等。」神威笑著扳住了神樂的肩膀,「要說王子的話,是我才對哦。」
  「你不是不承認是我哥嗎阿魯!」
  「啊哈哈哈不如就由我來——」
  「滾邊去。」
  「高杉你也想趁人之危嗎!我真是看錯你了!」
  「說這種話之前先把你越來越靠近銀時的嘴巴移開,假髮。」
  「不是假髮是桂!」
  「原劇情不是有一個王子嗎。」佐佐木的話一出,頓時鎮住了所有人。
  然後——有致一同的瞬間殺氣騰騰起來,「先幹掉他!!」
  然而,一旁卻傳來了非常不和諧的聲音,「旦那你醒了啊。」
  眾人頓時震驚地齊刷刷回頭,結果竟然真的看到銀時揉著眼從地上撐起了身子,「呃,頭好暈......」
  「為什麼!!??」神樂不敢相信地撲了過去,「為什麼銀醬你復活了!?」
  「哈?什麼復活??」銀時眼角抽搐,一臉懵逼。
  想起剛才出聲的某人,眾人瞬間再次齊刷刷的瞪向他。
  「為什麼......」沖田的表情無辜,暗沉的紅眸卻是滿滿得意的笑意,「因為我有個隱藏身份,是失憶而加入七矮人的王子啊。」
  黑著臉的眾人紛紛抄起了手邊的武器。
  沖田無辜的偏頭一笑,然後搶在他們圍過來之前一把抱起銀時轉頭就跑。
  銀時非常混亂,完全搞不清現在是怎麼回事,「咦咦!那個蘋果、神樂——」
  「別想了旦那,你代替公主吃下蘋果被我這個王子吻醒了,就這樣。」
  「哈啊!??劇情被扭曲成這種程度還可以嗎!?」
  「這不正好嗎,我也不想吻中國女孩啊。反正只要有個公主被王子吻醒就行了吧。」
  「等等!我被你吻了?!」
  「旦那你還真後知後覺啊。」
  銀時還想說什麼,剩下的話語卻悉數被堵回了嘴裡,震驚的紅眸倒影出了另一雙含著笑意與他相似的紅眸。
  「接下來的劇情,就讓我們一起私奔吧,旦那。」
  那一天,沖田總悟如是說。

----------------------------------------------------

幕後小劇場
我:終於完結啦哈哈哈!撒花!
眾人:呵呵呵......
  
  
最後一篇徵召啟事:麻煩來個人像銀時那樣復活我,謝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這不是銀魂同人創作嗎?完成度真高啊!
來幫復了,本工我也很喜歡銀魂和惡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baha0 發表於 2019-11-7 19:29
這不是銀魂同人創作嗎?完成度真高啊!
來幫復了,本工我也很喜歡銀魂和惡搞 ...

哇!謝謝~銀魂是我本命番,所以寫了很多同人(但大多都沒填坑)哈哈

點評

我是寫很多惡搞,請多指教啦  發表於 6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