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黑雪姬

[同人文] 【第二X全職】TWINS~葉憐君兮 新修版 26/02 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1-1-23 20:36:55 | 顯示全部樓層

又名:那年正好春華秋實


        那年的秋天,正好楓葉盛開之時。



        一弦一柱思年華,飛雁赴南聲聲遙。誰家春華逢零,哀落知秋。



“夜語逢春灼灼燁,年華盛芳花月夜。故表字取於燁華⋯⋯”



        恍惚在腦海中響起了似近似遠,那道滄桑般的蒼老聲音如是說道。



        沒錯,這個就是張家長子的表字,燁華。家中老當家的張老爺子在他什麼還不懂的5歲幼兒期,就自己提詩為張家的長子嫡孫取字。



        等到張佳浩受到了啟蒙教育剛上小學時,他才知道其實自己表字出處的詩到哪兒也找不到,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只因為他們張家駐於K市,逢到了春季百花盛放,自己也不過在那個時候出生而已。



        但其實那也不是重點,他也不是很喜歡別人用表字叫他。相較之下張佳浩這個聽起來普普通通的名字還比較親切點,然後就在心裡決定日後自己要是有了弟弟妹妹絕對要讓自家爸爸阻止那位愛題詩亂取字的老人家。



        他可不想自己未來的兄弟或兄妹表字一堆花花草草的。女孩子就算了,男孩兒要是名字帶點什麼花的,他日後還不得一頭撞死在墻上。



        然後他三歲的時候,張佳樂出生了。表字在張佳樂剛逢五歲張佳浩八歲時,他極力地反對取字的慣例。於是張佳樂取字一事打水漂,最後成了叫暱稱樂樂。



        但據說日後本人對自家大哥抱怨,也沒覺得他的暱稱好不到哪去。



“都是因為哥你!現在連其他人都叫我樂樂了!”剛上小學的張佳樂怨念地說道。



“樂樂怎麼了!難道你想向我這樣叫浩浩嗎?還是小燁燁?”



“⋯⋯還是叫樂樂好了。”



        看吧,無論是哪個都是個坑。還是一輩子都擺不脫的大坑,但無論怎樣,名字也是一種言靈,從他出生起他的雙親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之時,往後無論是名還是表字,只要有一個人叫喚真正的名,他也不得不停下腳步。



        但張佳浩萬萬沒想到,在自己的人生剛過了23年那時候,還有一個比自己更悲劇的人。



        那一年的相逢,正值深秋。也是那個人為自己往後的秋天帶來了如同百花盛放的楓盛之時。



“一弦一柱思年華,飛雁赴南聲聲遙。誰家春華逢零,哀落知秋——”



“所以你的名,叫葉秋?”



“⋯⋯是。”



        用哥哥的名字登記報名的葉秋沒有幾天就被道破身分了。



        那一年,葉秋大一、張佳浩大三,一個無袍籍在校學生,一個紫袍大學生。雖然放在別人眼裡是個普通的代導學長弟的關係,但只有兩個人明白其實他們只是六道家族之間的同伴關係。



        六道家族裡,葉家的繼承人是第五個到守世界報道了,還差一家。



“這下好了,現在就除了畜生道的繼承人,就可以集聚一堂了。”天道的千家繼承人千紀陽哭笑不得地看著葉秋。



“歡迎來到Atlantis學院。”地獄道的簡家繼承人簡霜兒嘴角彎起了一抹頗有深意的笑說道。



“以你的年齡來說,也不算遲進了。”餓鬼道的墨家墨雨曦燦爛微笑道。



        然後,身為修羅道葉家繼承人的葉秋有些鬱悶地虛弱躺在沙發上累的不想說話。



        ——葉秋剛入校沒一個月就發作了十幾次,這次終於嘗到苦果沒法起床了。



“但是你這狀況必須得學會控制!你再試試這麼發作看看,你下半生絕對會很難過。”隸屬於中國四大聖獸守護家族的沈家長子沈思弈嚴肅地說出了一句非常嚴重的話。



“要是還出現這狀況,你就會走火入魔然後暴斃。”



        那年秋季,葉修開啟了他的職業選手的生涯;葉秋正式開啟了他的異世界求生生涯。



        但要张佳浩說,葉秋這個人的奇異思想絕對可以和那群非人類有得拼了!



        這個天天想著要自殺的‘天才’絕對有問題!!



“葉秋⋯⋯你再給我想著要去死的話你就知道後果!”張佳浩差點沒被葉秋氣得吐血。



        葉秋有些恍神地被張佳浩緊緊抓著手腕,絲毫察覺不到自己是在懸崖上懸空著——他差點掉落下去而死。



        幾乎是喉嚨憋著一口氣的張佳浩將葉秋送去醫療班治療。但是醫療班最後悄悄開出來的診斷讓他有些訝異了。



        看到診斷單上的‘建議心理上的疏導’字眼,張佳浩才覺得自己接了一個超級大麻煩。



        搞不好入校會發作這麼多次失控狀態,都是他故意的!



“佳浩閣下,你這學弟看起來狀況有些不好,需要我將他那些不好的記憶都⋯⋯”遞診斷資料過來的藍袍猶豫地細聲說著,然後瞄了瞄後方一臉淡然表情的葉秋。



        之後張佳浩才認真地盯著他這代導學弟的眼睛。那雙看起來被鮮血濕染的紅眸裡毫無感情,更準確來說——



        是對自己存在於這個世界不抱有任何希望和幸福,甚至還想要一死了之以求得解脫的的眼睛。



“少幹那種不切實際的東西。”張佳浩將診斷報告推回給藍袍,沒好氣道。



“難道把那些記憶刪掉,就當他的人生真的沒發生過嗎?”轉過身,然後張佳浩沉默半晌後又開口,“這是他的‘劫’,他得受著的。”



        沒錯,每個人生下來都有屬於他的命劫。或許命劫有所無傷大礙;也有所九死一生,但都是無可避免的。



        可一個人若是鼓起勇氣和堅強地度過這種命劫,便會成長然後再次爬起來。



        他相信葉秋屬於這種後者。



“⋯⋯葉秋,你考上紫袍了?”



        一年後,張佳浩幾乎是無語地看著自己的學弟已經披上和自己一樣的袍籍衣服,這種恐怖的進步速度讓張佳浩嚴重懷疑眼前這位學弟是不是非人類。



“嗯,陪太陽他們準備考試。”結果他就這麼考上了。



        張佳浩嘴角抽搐,這叫準備考試?人家準備考試為什麼會有你的份!



        事後他才知道,太陽那小子是因為看到葉秋很空閒沒什麼事情做才拉上葉秋美名其曰說是一起幫他,但實則是給點事情葉秋幹分散他的注意力。



        出發點是很好,但是看到葉秋上表情的不對。張佳浩想搞不好這事情還讓葉秋變得更加糟糕了。



“去哪裡了你?怎麼剛剛打電話不接?”



“回家。”聞言,張佳浩瞬間一個機靈,訝異地看著葉秋的背影。



        葉秋很少回家。準確來說,不是什麼重要的大日子他都不回。



        而且就算是回,也是回他的老家——葉老爺子和葉老太太的居所那裡保平安。



        距離葉修那貨離家出走後,葉秋上了高中不到三個月就像是逃離一樣,不願再回家了。



        高中那段時間,他都和葉老爺子兩老住在一起。這件事情幾乎只有他們輪迴六道家族間的繼承人才知道,而葉秋和家裡之間的隔閡他們多多少少也猜到些許。



        只是沒想到,死都不回家的葉秋竟然會回家。



“去看你父母嗎?”



“嗯,這是最後了。”



        聽到這句話,張佳浩的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



“最後?!這是什麼意思?”這下他的表情是真被葉秋的話嚇到了。



        難道這傢伙還真的永遠不回家了?!



        葉秋沒有回答,也沒有轉過身的打算。張佳浩這時才看到那一直以來孤身一人的背影,特別地倔,看起來也特別的⋯⋯



        難受。



“行了,我也不多問。”張佳浩最後只能歎氣。



        畢竟不是自家的家人,也沒辦法站在其他立場勸阻。



***



“碰——”



“阿樂——!”



        打開門,看到縮成一團變得非常頹廢的粉毛暴飲暴食時,張佳浩闖門進來後就怒了。



        自從臨時宣佈退役後,張佳樂就離開百花俱樂部在家裡頹廢了差不多一個月。但是卻沒回家而是蹲在他買的別墅龜著。



        然後這就是張佳浩做完任務後匆忙趕回家打開家門看到的第一景色。



“唔?!哥、哥⋯⋯”看到張佳浩怒氣衝衝地沖了過來,張佳樂嚇得手上的洋芋片灑了出來。



“張佳樂,你——”



“等等!哥!我可以解釋!不要啊!!”



        把人拖去外面教訓一頓順帶將那頭粉毛摁去洗手間裡洗了洗那張看起來就沒有精神的臉,張佳浩最後坐在沙發上挑眉看著正跪坐在他面前的張佳樂。



“嗯?沒去找大孫,反而窩在這裡。耍廢?生蘑菇?”看到整個垂頭喪氣的張佳樂,張佳浩終於忍不住,恨鋼不成鐵地戳了戳張佳樂的額頭。



“你說你能不能出點息!你哥我天天在外被砸廣告牌、被鬼追!被那些東西找麻煩也沒你這麼頹廢!只是輸了三次而已!就這麼喪!那我豈不得比你更加倒霉更喪!”被連發戳頭的張佳樂立馬就被戳痛的擠出了淚花。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你想說你就距離冠軍不遠結果還是輸了嗎?怎麼?你哥我豈不是也有這種時候,你看過我這麼像你這樣頹廢嗎?!”



“我又不是哥!而且哥也只是拿了一個亞軍而已——”張佳樂喊道。



“那我是怎麼教你的?既然是你自己想要的,你就給我有點志氣堅持下去!別給我老這麼頹廢!”張佳浩差點沒被他氣歪鼻子,又是指著張佳樂的鼻子道,“既然東家不行換別家!吊死在一棵樹上為的什麼!我告訴你,五大職業之外就你也有彈藥師這種代表職業名稱的實力,不愁找不到下家!”



“早前跟你說了,大孫走了之後別這麼拼命!那麼拼命為的什麼?!你還管不管自己的健康了?!你自己看看、看看這堆東西!剛搬進來沒有多久,就給我整了這麼多的藥品和藥膏!”把餐桌上的一堆瓶瓶罐罐都丟在桌面上,張佳浩差點沒被自己的弟弟氣死。



“結果你現在自己看!網上都是怎麼說你的!為什麼突然退役、是不是退縮了,還是怕了?三亞又怎麼了!由的他們說啊!反正這群人就是吃不到葡萄就說酸,還能打為什麼不打!”然後他用力摁下張佳樂的頭。



“你倒好!把自己弄得一身壓力,還把自己搞成這樣子!你這樣子和那個葉雁語有什麼分別!有什麼分別!”



“嗷嗷嗷嗷,痛痛痛痛!哥,哥我脖子要斷了!”張佳樂頓時嚎叫。



“別老是蹲在家裡給我去運動健身!!下次再讓我看到這一堆垃圾食品你就等著我把你家裡的一堆漫畫和手辦燒光光!就算你讓老媽和你求情也沒用!”張佳浩用力擰著張佳樂的耳朵然後吼道。



“不要啊!”張佳樂哀嚎了。



        張佳樂覺得,自從他家大哥大學時期代導了一位學弟後脾氣越發越暴躁了。連帶著連累他被哥一頓痛打兼說教。



        雖然之前百花的隊員都知道他有一個哥哥。但是他沒有和其他人說張佳浩到底是做什麼,因為就連他也不清楚張佳浩是幹什麼的。但隱約有聽說過是國家的某一個政府部門。



        只是張佳樂時不時有看到張佳浩玩著其他遊戲,在油管頻道隨手發了幾個小視頻,小費倒是這麼賺來的。



        至少自己唐突宣佈退役後,因為太丟臉也沒回家和雙親住在一起而是跑來哥哥的家住時有之前的老本所以不怎麼難過。外加這裡隱秘性好,張佳樂幾乎是不用遮掩自己就可以外出逛逛。



        被張佳浩一陣整頓痛打後,張佳樂痛改前非(也有可能是畏懼自己大哥會真的燒光他的東西)拿著張佳浩介紹的健身館名片堅持了一個月的健身,之後就放棄了。



        然後自己在這段時間冷靜下來後,就會想起大哥說過的話。自己是不是太過儒弱了?



        這麼想著的時候,他在某一天偽裝好跑出來逛街時,看到第九賽季快要開始,第九區已經開放後,回到家手裡就多了一張新的帳號卡。



        家裡的電腦有配置榮耀的登錄器,哥的房間裡一個,客廳電腦一個。只是前者的那個張佳樂沒法玩。因為哥的房間那台電腦是連的國外服,而且剛退役時他有意躲避著榮耀這款遊戲,直到最近才手癢想玩了。



        熟練地創建了一個彈藥專家的號,這時候張佳樂腦海卻閃過一絲的模糊記憶。



        好像自己決定成為職業選手時,也是這樣的景色。只是在自己的記憶中,他是坐在電腦旁邊的床上,看著張佳浩的背影,和耳邊傳來的打擊鍵盤的聲音。



        然後那個背影似乎轉過了頭,問他了一句‘想玩?’後,就換他坐在電腦前,然後那時候還是高中生的自己就這麼深陷榮耀的魅力。



        在看到那時候的葉修活躍的一葉之秋,他就這麼和大孫創建了百花,闖蕩職業圈了。



        那個時候,自己到底是怎麼和爸媽溝通說服的呢?忽然間,張佳樂想到了這問題。



        想到就去問,本來他想打電話去問張佳浩的。但是想了想,他還是打電話給媽好了,省的張佳浩會罵他。



        後者總會罵他不分時機打電話給他,害他忙著的途中就得接他電話——就算是白天時候也是。



“喂,老媽。”



“怎麼啦,阿樂?”電話很快就接通的張媽問。



“沒⋯⋯我就想問當年為什麼你們反對我跑去打職業賽,又同意了?”



“怎麼?啊燁跑去罵你了吧?看看,我就說你吧阿樂!你哥當年可是第一個同意然後讓你好好打比賽,結果現在後悔了吧!你哥現在在幹嘛?讓他接接電話,那時候他看到你的退役新聞非常生氣,打電話過來就和我說,還問我你怎麼了。你也沒回家啊!前個月我才收到你哥的信息說你在他家那兒,你這孩子就是倔!三亞又怎麼了?你哥還不天天受傷回家呢!”聽到張媽媽的話,張佳樂腦袋空白了。



        張佳浩第一個同意這件事的?可他分明記得很清楚,當年聽他說要打職業賽時,張佳浩第一個不同意啊!還跟他分析打遊戲為生的種種後果和利弊,讓他好好想清楚在和家人說啊!



        這還是爸媽鬆口答應時,張佳浩也不過擱了一句‘你開心就好,別忘了照顧好自己!’然後又幹其他事情了。



        竟然是張佳浩幫他說的情?一時間,張佳樂羞愧地差點一時衝動就想要打電話給張佳浩道歉。



        要不⋯⋯再復出奮鬥過?為了最後一次的冠軍也好啊!



“既然東家不行換別家!吊死在一棵樹上為的什麼!我告訴你,五大職業之外就你也有彈藥師這種代表職業名稱的實力,不愁找不到下家!”



        ...他是不是該重視一下哥這句話找找這所謂的下家呢?



作者的話:寫這段的時候我腦海裡那畫面還真的蠻搞笑的wwww
                倒霉的霉氣大哥 + 自古槍兵幸運E的三亞弟弟wwww
                這對兄弟簡直就是葉家雙胞胎的相反面哈哈哈哈(葉修葉秋金手設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3 20:38:1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1-1-3 05:22
怎麼感覺接近某人個性變得很強盛
這難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咳咳!所謂的雙胞胎也就這麼神奇般的默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25 14:12:53 | 顯示全部樓層
越來越有趣
恭喜辭職順利,好好休息在重新出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25 16:05: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ishil 於 2021-1-25 16:22 編輯

我回來啦!感覺好久沒回來了明明才幾星期...
希望黑雪大大好好休息,往自己想要的生活前進吧!
我會替大大祈禱願望實現的www
有點好奇唯一沒死的是不是祁言甯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15 19:29: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5章



        吃飽喝足後,葉秋在瑟恩的推搡下兩人進去了睡房。果不其然地被藍袍學弟壓在床上進行體檢,葉秋任由著瑟恩的擺佈。



“哪裡發生什麼事了嗎?”握著自己手臂的手愣了愣,然後他又繼續動作。



“醫療班被襲擊了。”



“葉修哥昨天跑去醫療班體檢,有一班刺客是衝著他來的。”瑟恩說。



“估計是收到了風聲,認為我大傷未愈就把主意打到我頭上來。葉修那就拜託你們了。”聞言, 沈思炎點了點頭。



“西亞老師和冰炎學長這段時間很忙,沒法調查其中手腳。但我們能斷定是為了解讀古文字這目的,畢竟現如今會識讀古文字的除了他們兩位年輕黑袍之外,身為一名人類混血的獸王族絕對容易得手,更別說才剛大傷痊愈的病患。”說著,瑟恩的眼睛就直盯著葉秋。



“我明白,這段時間我不會盡量一個人單獨行動。”



“我哥那兒有些麻煩,不過今天我打算回去一趟一併解決,替換人員之後應該不會再換了。唉,偏偏在這種時候盡給人添亂。”瑟恩說到這裡就歎氣了。



“又在鬧了?”



“嗯,但是這次他們驚動到了老人家,我讓大哥先別管他們。這次我非得親自收拾他們不可!”瑟恩冷笑出來,“還真當我這個少家主死了,再怎麼說白眼狼就是白眼狼,養不熟就是不熟,沈家已經容不得他們的存在了。”



“你還真狠心,他們好歹是你的親戚。”葉秋聽到這裡就無奈了。



“親戚?有那種親戚還不如把自己的人情欠給朋友。”瑟恩面目無情道,“我只知道自己的家裡有爸爸媽媽,還有一個哥哥,該孝敬的人是祖父祖母,其他的就沒了。”



“像你這種有前世記憶的人,我想你最希望的就是自由吧?”葉秋苦笑了。



        某種意義上,‘沈思炎’這名字對瑟恩·烈火來說,可能只是個用來偽裝融入這個世界的身份。他由此始終都認為自己是瑟恩,那個在光明神殿就職的第四十代烈火騎士。



        這對今世的家人來說非常的不公平。



“自由?那種東西我要是想的話,立刻就可以擁有。”他笑了,“或許在葉秋學長眼中,我不重視沈家,不重視我的家人,甚至是對自己出生的家庭漠不關心。但對我來說,什麼生活才是我想要的,什麼東西對我最重要,這些關其他人什麼事?”他眨了眨眼,一雙黑色的眼睛就轉成了紅色。



“我並不需要別人的理解。人生是自己的,愛怎麼過就怎麼過,沈思炎這名字對我來說確實若有可無。對我而言,瑟恩·烈火才是我唯一承認的,我的名字叫瑟恩。”說著,他就像是擺脫沈思炎這個身份一樣,黑色的長髮變成了火紅色,鎖骨處忽然冒出了一個紅光。



        葉秋看到鎖骨處發出的光,一個複雜的火焰紋章深深地紋在他的皮膚上,仿佛像是深刻與靈魂之中。



        他曾經看過蘄克亞的幻武兵器,在他的劍柄上就有這個標誌,那是代表著光明神殿烈火騎士的證明。此時,瑟恩一雙如火焰一般的紅色眼眸看著葉秋。



“你不覺得這樣對你今世的家人很不公平嗎?”葉秋低垂下眼簾問道。



“公平不公平的,這世上永遠都沒有完全公平的事情。有人可以為了同伴失去眼睛、甚至是自己的性命;有人可以為了同伴,不惜拿自己的成長為代價;有人可以為了至親捨棄所有一念成魔。要是想要就得犧牲,這是人類自古以來的真理,也是道理。”瑟恩低頭看著自己的手。



“你們都不明白前世的我們到底錯過了什麼,甚至是失去過什麼。我很感謝今世的家人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賜予我生命在這個世上。”瑟恩這時候眼神充滿了堅定地看著葉秋,“但是上天給了我們再一次彌補的機會,就算是不被人理解被人戳著後背罵,這次無論如何我們也不會放手!為了自己最重要的事物,其他事情能有比他們來得重要嗎?!”



        兩雙紅色的眼睛互望著,最後葉秋歎氣道。



“好吧,你贏了。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自己被罵了。”摸了摸胸前的牌墜,葉秋笑了出來。



“但是⋯⋯”瑟恩忽然又把自己的頭髮染黑遮回原樣,“也不是說完全不在乎,沈思炎這名字其實還蠻不錯的。”他眼神撇向另一邊,像是有些彆扭。



“看得出。”要是他不在乎的話,剛剛也不會說出要親自處理家裡事情的那種話了。



“你呢,葉秋學長?”



“少叫我學長,明明以年齡來說,你還比我大呢。”葉秋輕笑出聲。



“現在不同,我也能拎得清我已經不是烈火騎士了。只是神給了我們選擇而已。”



“你認為有人給過我選擇嗎?”聞言,手上的動作頓時一僵。



        葉秋的臉上緩緩彎上嘴角。



“看吧,你也回答不上來。”葉秋的聲音似是非常地輕。



“在我覺得絕望的時候,甚至是‘那時候’,我都會看著天空,然後都想問問祂到底有沒有給過我選擇的機會。有時候我還會怨天,為什麼不讓我乾脆在那個世界降生。”



        垂下眼簾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腕,葉秋眼神有些深邃。



        剛開始接觸守世界時,他是沒有任何想法的。但是當認識到冰炎和太陽和等人後,他開始把自己‘外人’的身份變成‘當事人’,開始覺得這個世界非常有趣。



        然後他開始有些怨天了,怨恨為何不干脆讓他在那個世界降生,這樣的話,自己就不用那麼痛苦地過那種‘普通人類’的生活。



        明明大家都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他卻無法理解,甚至產生一種為什麼是一種非得知道非得要辦到的疑惑。



        其實這回答很簡單。因為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在社會上只要是比較與眾不同的人就會被議論,然後就會被排擠,被驅逐。



        但諷刺的是,隨波逐流的人們內心裡才是那個渴望著自己才是那個與眾不同的,可他們卻在壓抑著自己的本性同時還一邊嘲笑那些‘與眾不同’的異類。



        葉秋從來都不覺得他很強大。



        他也只不過是一個求而不得的‘獨行玩家’而已。



“... ...這幾個月我都沒有排任務,要是閒著的話暑假我們一起出國旅遊玩玩吧。”最後,瑟恩說了一句。



        ===(我是過了一段時間的時間線)===



“啊?要出國玩玩?”



“老闆娘要是不介意,也可以一起來。我出錢。”



“這...不大好吧?”



“包吃包住包旅遊費,去不去?”



        聽到比自己小九年的小朋友說出這種豪邁的發言,陳果有種自己不自覺就交到了一個土豪兄的感覺。



“你們現在不是夏休期嗎?乾脆全都一起出國旅遊玩好了。”



“去哪玩?”葉秋問。



        你也別這麼實在地問你學弟去哪玩啊!陳果在心裡瘋狂吐槽暗道。



“你們隨便定,我只負責出錢。”瑟恩擺了擺手。



        你也太隨便了!!被揪來開會議的興欣正式選手心裡大聲吐槽吶喊。



“我隨便。”葉修道。



“你當然隨便了。”陳果這次終於忍不住開口吐槽葉修了。



        這貨只要可以玩榮耀有帶煙那都隨便!



“哦,那就去馬來西亞好了,反正那兒有我們的熟人,而且那裡多元化國家,遊戲雜七雜八什麼都有,也不怕有太多瘋狂的粉絲堵我們。”諸葛秦立馬提議。



“就這吧。 ”像是懶得想地點,瑟恩立馬拍板決定。



“好了,老闆娘等等你報個人數,我去買機票訂旅館。”



“哦、哦!”



        不自不覺被幾個人牽鼻子走的陳果一愣一愣的點頭答應。



“對了,張佳浩說要是有去找宇翎的話順便叫上他。”



“叫他幹嗎啊?他又不是興欣的教練,是霸圖的教練!”陳果咂了咂嘴。



“但是咱們家內定的鐘小朋友彈藥專家的教學是他教的啊!”諸葛秦理所當然地說。



“好像是宇翎那小子要求的吧,說什麼最近訓練的時候卡關了。我們再不來人的話他就沒法進步,張佳浩答應過他的。”



“那機票買多一張?”



“不,多兩張。”



“張佳浩跟著去的話,一定也會捎上張佳樂的。”葉秋不等陳果提出疑問,率先答道。



“好吧。”陳果有些無奈,只是這陣容真是可靠的可怕!



×××



“唉,又是考試啊... ...”



“hello?好不容易過了決賽,你可不可以不要講這種mood都沒有的話可以嗎?”



“唉,其他地方真是好啊,暑假——”



“講到這個,榮耀聯賽是不是剛過完了?”



“是啊,聽秋哥說過完夏休期的話,十二賽季大概是過完夏天開始。這時間真的對我們很不友好......”



“你罷了,誰叫你答應了人家畢業就去。”她聳了聳肩,表示無助。



        然後,一手拿著筆一手拿著筆記的鐘姓學生趴在桌面上淚流滿面了。



“救~命~~啊~~~~”趴在桌面上拉長音,他一邊拍著桌面一邊哀怨地雙眼散發著深深喪氣。



“尼瑪,為什麼歷史和國語一起考啊!”



“閉嘴啦你!要是知道的話我們就不用貓在這裡溫習啦!”被名為‘考試’的魔鬼折磨的另一名劉姓中學生怒了。



“老師已經嚴重警告我們,要是我們下一次考試再‘cukup makan’的話,下次家長會就會complaint老媽他們了。”


        (注:cukup makan的意思是足够吃的意思,这里意思是刚刚好低分飞过及格线;complaint意思是投诉,但是这里意思是告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後,鍾宇翎發瘋地把書拋飛,然後任由書本砸下來在自己頭上。



“SPM什麼時候才能考完啊... ...很想立刻飛去中國啊!”從上星期開始讀書讀到快死的鍾宇翎趴在桌面耍懶。



        (作者科普:SPM是馬來西亞的中學畢業政府考,等同於高考,是關乎到每位畢業生報考大學或工作面試的重要政考)



“啊啊,真好啊~在畢業前就找到工的社畜預備員。”黑川雫涼涼地飄過一句話。



“你有種你也去找啊。”鍾宇翎無精打采攤在桌面上。



“不用了,今年事特別多,我還想要當廢廢一段時間,你慢慢忙啊。”黑川雫擺手道。



        忙是真忙的。他們的戰隊才剛起步,而且第一屆的GRO聯賽剛舉辦的最近這段時間,他們是唯二又要溫習考試又要顧及遊戲比賽的正副隊。



“我發現我們有時候真的很作死,為什麼我們說要參加比賽叻?”



“哎呀,就當陪陪他們玩咯!說不定玩玩下可能會玩出一個公司給你就業。”黑川雫這時候也雙眼無神地下巴趴在桌面,然後沒有精神地揮了揮手說。



“小姐,現在還是白天,發夢沒這麼早謝謝。”鍾宇翎翻了翻白眼。



“呵呵,未來的事誰知道?你小心你以後不會因為兩邊跑而爆肝。我先祝你富貴花開!”



        ...哪裡知道黑川雫這句話到了日後真的成為了鍾宇翎的真實寫景,兩邊遊戲忙奔跑到差點沒有爆肝。



        但那是後話。



“來信息啦~來信息啦~來信息啦~”



        忽然,一個非常愉快的鈴聲響起,鍾宇翎抬起腳踢了踢隔壁同桌的椅腳。



“喂!電話!”



“我今天沒有偷帶電話啦!你的電話啊!”黑川雫回踢了過去,因為力道太大了椅子還差點被她踹倒,穩住自己不跌下去,鍾宇翎不甘心地又回踢一腳,然後一隻手伸進書包找手機。



“哦咿!邊條友?!有話快講有屁快放!”



“... ...”



“講話啦,啞巴咩——”



“咳咳。”電話另一頭忽然響起有些低沉的乾咳聲,這一聲短暫的聲音讓鍾宇翎立刻來了精神機靈地彈跳起來。



“聽你這中氣十足的聲音,應該蠻精神的。明天時間空著嗎?”



“有有有!有空!very very有空!嘿嘿嘿,秋哥,秋哥你有什麼事嗎?”鍾宇翎聽到熟悉的聲音立馬諂媚地笑著說話。



“我們今天來馬來西亞玩兒了,有沒有興趣當個嚮導?”似是被他的聲音逗笑了,葉秋聲音帶著笑意地問。



“有!很有興趣啊!”



        另一邊,已經登記旅館的葉秋等人坐在套房的沙發上,聽著另一頭電話一片混亂的聲響。



“喂!明天不用去課外活動了!有人jio我們了~”



“啊?誰哦,這個時候來jio...”



“我未來上司!你未來公司!”



“喲西我去了!”



“秋哥,秋哥你們幾點來?!”葉秋聽到,乾咳幾聲然後回答。



“也沒這麼早,都配合你們。你剛剛說的課外活動是什麼...?”葉秋有些疑惑。



“哦,制服團體的課外活動,額...類似你們那邊學校的社團活動呱?”



“也沒什麼,若是有重要的東西的話你們先忙完學校的學業,我們會先去找你們。”



“恩...也好啦,帶你們參觀一下我們的中學。等下我QQ給你們地址。”



        說起QQ,還是鍾宇翎在確定畢業後就會去興欣後之後才下載的。而他的QQ目前也就只有興欣的眾人還有張佳浩兄弟倆的好友而已。



        若不是他們,鍾宇翎根本就沒用QQ!但是葉秋也能理解,因為馬來西亞多元化國家的原因,用的社交軟件肯定也是多餘他們。



        聽黑川雫說,自從玩了新榮耀之後,他們的手機社交軟件至少有三、四個。不同國家的常用軟件他們也得下載,要不然根本找不著人。



“對了,明天也順帶上你的證件什麼的,時間上也差不多幫你弄戰隊的登記之類的。”



“哦。”



        說完後,葉秋就掛斷電話,然後看了看不斷張望著周圍有些忐忑不自在的陳果。



“怎麼了嗎,老闆娘?”



“葉、葉秋,你確定這是我訂的旅館嗎?”陳果看著豪華過頭的房間設備,有些小家子氣地畏縮。



“對啊,怎麼了?”



“這、這個...是不是超過付的金額要求了... ...”陳果說的有些委婉。



“你該習慣的,更何況他們也不是沒有報酬。”說著,葉秋站起身來。



“你去哪?”



“人家免費讓我們住進豪華套間也不是無償。這是我的工作,老闆娘你就安心和老秦他們隨意逛逛。”葉秋把一頭長發隨意用一根髮帶扎了起來,然後脫下風衣露出了裡邊的白色長條紋襯衫。



“去去就回。”


作者的话:最近灵感快枯竭了orz
                救命RRRR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15 19:33:21 | 顯示全部樓層
Aishil 發表於 2021-1-25 16:05
我回來啦!感覺好久沒回來了明明才幾星期...
希望黑雪大大好好休息,往自己想要的生活前進吧!
我會替大大 ...

对XDDDDDD
没死的那个就是某姓祁小朋友wwww
叶秋表示:在我手下活着的就是最好的那个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15 19:34:00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1-1-25 14:12
越來越有趣
恭喜辭職順利,好好休息在重新出發

是吗...我觉得最近剧情有些低迷了
RRRRRRRRRRRRRRRR
没灵感啊啊啊啊 (土下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2-17 15:45:20 | 顯示全部樓層
要去炸馬來西亞!
黑雪你放火星人去馬來西亞好嗎?
不知會部會狀到鬼族高手 四大惡鬼王之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6章



        馬來西亞霹雳州——



“喂,啊魚!”



“三小事?”



        鍾宇翎沒好氣地回過頭看著自己的豬朋狗友問。



“你剛剛說等下會有中國的朋友來參觀我們學校,人叻?”



“人家哪裡有這樣早?閃開閃開,閃邊去!”把聚集在他眼前的人全都趕走,然後翻了翻白眼。



“我跟你們講啊,今年我已經中五了。過了這次我就沒有來uniform了啊,以後的活動就是你們這些junior處理。所以這次操步比賽都給我上心點!給我知道誰在那邊水的話我就捏死那個人!”說著,鍾宇翎指著一班學弟們,身上穿著的是全黑的學警團的制服。



“哦。”聽著鍾宇翎的話,全部人都乖乖應了一聲。



“聽不到,大聲點!faham tak faham?!(懂不懂?!)”



“faham sir!”清晨,在操場邊的一角,幾十道中氣十足的回答響徹學院。



“明白了啊?AJK(團體幹部)的,給我過來一下。”說著,鍾宇翎就招手道。



        在學校大門看到這一幕的葉秋等人都紛紛感嘆。



“感覺在心理教導上我們可以省一點心了。”諸葛秦感嘆道。



“嘖嘖嘖,青春啊!想當年老夫也是如此。”魏琛也跟著感嘆。



“不錯嘛,有模有樣。竟然還是一個團體的首席!”張佳浩挑了挑眉,確實對這情況有些驚喜的意外。



“這麼一看,宇翎好像也有一點領袖能力啊。”



“就算是如此,他在曉嵐的地位也不過是副隊。真是該說暴殄天物還是... ...”陳果一臉喜色的意外,聽到葉秋等人對鍾宇翎的肯定,心情有些喜滋滋的。



        因為這樣一來興欣又多了一個潛力十足的新血加入!



“啊,陳姐!葉秋前輩!”突然,後面就傳來了聲音。



        他們扭頭一看,就發現一名穿著黑色T侐的少女在身後,左肩背著背包剛來到學校。



“咦?小滴你不是和宇翎一個時間來嗎?”



“我又不是幹部和正式成員,只是一個掛名攝影師而已。”黑川雫聳了聳肩。



“今天是因為練習操步比賽,再加上你們都過來了,要有一個人帶你們去參觀啊。”說完,黑川雫就走在前頭。



“過來吧,我先帶你們進去。”



“啊,葉秋前輩你先綁起頭髮來吧,最近我們這兒天氣蠻悶熱,你身體有些不適吧?別熱過頭中暑了,馬來西亞的中暑對你來說可是比中國還難受的。”說著,她就從書包裡伸手拿出一個髮圈遞給葉秋。



“馬來西亞早上是很涼,但是一過11點就超級熱了。”聞言,葉秋也沒有拒絕的就接過了髮圈。



        張佳浩和諸葛秦看了看一臉淡定如神的葉秋,然後兩人的眼神看著黑川雫有些深邃。



“啊魚他本来沒有這麼早来的,但畢竟今年是他ketua最後一年了。然後我們的制服團體的負責老師都希望他能拿多一個操步冠軍,只好拿槍逼著他了。”說到這裡,黑川雫聳肩嗤笑道。



“ketua?”張佳浩等人一陣鬱悶,因為自從來到馬來西亞後,這裡的人語言都參雜著幾種來說讓他們這些外國人聽得很痛苦。



“就是團長的意思,要管事的。”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曉嵐不讓他當隊長啊?他比你有經驗吧?”方銳疑惑地問。



“哦,這個嘛... ...”黑川雫沒好氣地鼻子呼出氣來,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微信。



        只見創的‘大馬曉嵐搞事組’裡有其中一條是這麼寫的:『魚:NM,不要又給我當可不可以?!我不想到了遊戲裡面又當老媽子叻!叫啊滴叫啊滴!』



“雖然很想吐槽這群名,但是當過隊長,我還蠻了解的其中的艱苦。”葉修看到,也跟著聳肩無奈說。



“重點就是當初選正副隊時,全都一致指著我和啊魚。害我忍不住想這群人到底是不是討論好了坑我們的... ...”



“問理由,竟然有十幾個用‘只有你們兩個會日語韓語,而且還是語言無障礙的馬來西亞人,不是你們當還能是誰’這種爛理由!幹!明明我們還有一個是馬來西亞人啊!”遇到他們後,黑川雫就忍不住抱怨出來。



“也是事實吧。而且我們挺羨慕你和宇翎的,竟然會用這麼多種語言!去到哪國也不用怕聽不懂吧?”唐柔微微笑了笑,然後這麼安慰著她。



“...也對。”黑川雫聞言,在想了想這幾天遊戲裡面的輕鬆,也不得不同意唐柔這一句話。



“所以你們現在戰隊有多少的人了?”陳果忍不住問。



“呃...日本人四個,韓國人兩個,中國的朋友三位,馬來西亞...三位。”



“日本成員比例佔太多了吧。”張佳樂無言了。



“怎麼馬來西亞忽然多出一位了?而且我記得以前你們不是四位中國成員嗎?”語落,黑川雫的腳步突然停頓下來。



“...其中有一個人...不能參加了吧。”



        語畢,全部人都有些不解了。只有在前頭的葉秋看到黑川雫眼神中的黯淡和一絲的悲傷。



“到了,你們先坐在樹下,我去拉人過來。”



        然後,過沒多久黑川雫就拉着鐘宇翎過來了,身後跟著幾十個看戲的小朋友們。



“喲,回來了。”



“你們可以解釋一下身後的人嗎?”鐘宇翎眼神死得裝聽不到。



“哇,全部都是帥哥靚女叻~~喂,阿魚,哪個是你的老闆娘?!”看到葉秋眾人,全部人都跟著起哄,然後靠近鐘宇翎的其中一個男生用手肘撞了撞鐘宇翎問。



        過了沒多久,人群很快就分成了幾波圍著一個人。只是,全部人都沒膽圍著葉秋。



        怎麼說呢,因為葉秋在看到一片混亂後就開始散發出生人勿進的氣息。他其實有些不喜歡有人圍繞著他... …



        這就導致張佳浩這位氣質雖然有些不凡但好歹還接地氣,甚至言語間有點像軍人漢子的大咧咧成年人非常受全部少年的歡迎,尤其他们還是學警團的成員,這年紀的少年總是喜歡軍人的那種剛正氣質。



“額,阿魚,這位帥哥... ...”沒膽靠近葉秋,其中一個人有些小心翼翼的問。



“哦,他是我經理之一,叫葉秋。我都叫他秋哥啊!”鐘宇翎也沒覺得不妥的介紹著。



“啊,原來是經理啊...”說完後,他就哈哈地乾笑,然後暗裡腹誹著。



        就是這身氣勢太強了,誰也不敢和他說話而已。



        可能看著葉秋抱胸自己一個人在樹下乘涼有點不好,但是無論是哪個人竟然也不敢靠過去和他聊天。



        對於這種現象,葉修和張佳浩也無可奈何。從以前開始葉秋就是這副德行,而且現在的年輕人追的潮流葉秋一個也不懂,帶他來這種地方純粹就是找尷尬... ...



“葉秋前輩,不介意我坐你旁邊吧?”剛想完這頭,黑川雫就立刻打臉了葉修等人的想法。



“想坐便是,何必問我。”葉秋微微睜開眼皮,也沒理這沒心沒肺的姑娘兒。



“對了,上次你在遊戲說的槍法我試過了。沒想到還真的超好用!”



“只要多加練習的話,以後近戰就算零距離你也可以應付一般的玩家。”



“那我加油唄!說實話看到自己實力一點一點加強還真的蠻爽的。有種成就感!”



“新榮耀是一款很真實的遊戲,只要你在遊戲裡有了技巧,再加上現實的鍛煉。簡單的防身術也足夠你用了。”



“嘿嘿,多虧這款遊戲,我的身手好像還真的敏捷不少!只是還比不上葉秋前輩而已。”黑川雫有些不好意思道。



“要是你還肯下心思,終有一天你會達到這地步的。”看到少女露出大大的燦爛笑容,葉秋嘴角微微彎了彎。



“咦?真的?!”黑川雫一臉興高采烈的。



“那我還真要加把勁了!”說著,她的臉上掛著嘚瑟的得意奸笑看著鐘宇翎。



        鐘宇翎只能無奈的對她聳了聳肩。畢竟葉秋的態度還是很直白的,一開始是因為誰才會讓他們徹底和葉秋成為固定親友團也是心知肚明的。



        張佳浩看上了他的榮耀技術對他來說是意外之喜。但是就他這程度葉秋卻還不放在心上呢,真正吸引他的才是黑川雫。



        黑川雫的天賦之高是讓葉秋這名眼光出了名非常挑剔的人也說非常好,那就一定是非常好!



“要是覺得想加把勁,畢業了和宇翎一起來吧。”



“本來就有打算了,因為總覺得跟著葉秋前輩的話有肉吃啊!”接收到葉秋有些疑惑的眼神,黑川雫笑嘻嘻的說出一句讓葉秋成功笑出聲的一句話。



        這一笑,差點沒讓全操場的人看晃了眼。



“在我認識的人之中,就你一個敢和我這麼輕鬆說話。”說著,葉秋就用食指戳了戳她的額頭。



        聞言,黑川雫就有些不同意了。



“為啥?你又不是什麼吃人的怪獸,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人。為什麼就沒人和你說話了?橫豎大家都是人類,同一個品種,就算是不同國家的人也都是一樣的生物而已。只是看你如何看待一個人而已。怎麼對待,就代表那個人的內裡是怎樣的人,怎樣的性格。”這句話一出,葉秋就沉默下來了。



        全部人都止住氣了。陳果和葉修一個心裡緊張一個心裡有些意外。



        這種太過深奧的話讓圍著葉修等人的15、6歲的小朋友不明白,只是——



“你說得對,是我之前太過... ...”葉秋的眼神有些恍惚起來,隨後沒幾秒又恢復了正常。



“以後若是覺得有哪些不明白的可以問我。”拍了拍身旁有些人小鬼大的姑娘腦袋,葉秋看著她的眼神深邃,隨後站起身來。



“我去買個吃的。”



“啊,我也跟著你一起去好了。”



“喂喂喂,你去哪裡?”鐘宇翎一把拉著黑川雫的後領,沒好氣地拽著人,“想要走人,毋想!”



“啊嗚嗚...”黑川雫有些遺憾加欲哭,被發現意圖了。



“Jurugambar,你給我在這裡!真要一起的話... ...卿哥——”



        拽著黑川雫,鐘宇翎伸長脖子叫人,不遠處似乎似在幫人調整電器的一名少年就轉過頭看向這裡。



“過來給人帶路一下!”鐘宇翎喊話道。



        聽到他的話,那邊的人點了點頭,然後腳步不快不慢地走了過來。



        鐘宇翎這一提,他們才發現走過來的人是他們見過的... …



“額,這個就是最後一個正式成員...吧?”張佳浩有些錯愕。



        因為這人真的是非常透明,該說他不在乎還是他們太過無視他了呢... …  



“說起來,他和沐橙姐同姓呢!他全名叫蘇韋卿,我們江湖人稱卿哥——”



“嗯。”少年的表情毫無波瀾,性情有些對什麼人都是冷清的樣子。



“順帶一提,這個悶騷到爆的人職業是機械師。”



“機械師?珍惜物種啊!”這下諸葛秦和張佳浩更是感歎了。



        這曉嵐怕是什麼收容珍稀職業的戰隊了。



        機械師這種無論在榮耀還是GRO都還是冷門職業的一種曉嵐竟然有一位,甚至是被他們拉入戰隊成為正式成員。



“差不多已經快要10點了,午休之後就會有人來查崗,要是之後確認了名單就開始練習。”蘇韋卿一開口就是對著鐘宇翎,然後毫不留情的潑冷水給他。



“就算你的秋哥來了,也不要這麼明目張膽地在那邊偷懶。”



“切!你很莫的感情!快點走啦!”鐘宇翎面子有些掛不住了,然後匆匆趕走了他。



“哦豁,偷懶。”黑川雫涼涼的飄過一句。



“偷懶。”不知是誰跟上了腳步也涼涼說道。



“做莫、做莫啊現在?!我偷懶你們也有意見是不是?!”被人戳破心思,鐘宇翎甩開面子厚臉皮道。



“反正我偷懶你們也跟著一起在那邊懶的,還好意思講我!”



“哦。”蘇韋卿不痛不癢地應了一聲。



“... ...”



        葉秋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了。頓時整個操場間如沐春風,讓一些少女們看的春面蕩漾。



        不遠處更是傳來了尖叫聲。



“...葉秋,收起你的笑容,你笑起來特別可怕。我拜託你了!”魏琛和方銳鬱悶大喊道。



        葉秋平日不笑,一笑起來那殺傷力是妥妥的。別說是親友,就連魏琛其他男性也覺得非常礙眼,而且非常麻煩!因為每次葉秋一笑他們準沒好事... …



        上回蘇沐橙在外面夥同楚雲秀逗張佳樂和黃少天。結果葉秋一笑,全部人都遭圍堵。



        哦,葉秋在那之前當然是拉著蘇沐橙和也在身旁一同牽著後者手的楚雲秀逃難了,只剩下餘下的男士們。



        葉秋笑了,那場景是很賞心悅目。前提是如果周圍沒有花癡的話。       


作者的話:超級划水的一章,但我覺得這種生活搞不好就是葉秋最想要的生活吧... ...
               但其實這一章我瞧瞧放了一點點的梗下去,什麼時候填的話這我就不知道了(遠望
                另外我覺得這一章最重要的其實就是黑川雫對葉秋說的那句話,希望大家能夠明白我想要傳達的意思
                好好做個人,對別人對自己也好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真日常 還以為會有鬼族高手登場讓馬來西亞被捲入高手之間的戰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