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黑雪姬

[同人文] 【第二X全職】TWINS~葉憐君兮 新修版 17/05 二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1 19:59:11 | 顯示全部樓層
Part 4



        開學幾個星期後,祁言甯努力讓自己融入守世界的社會生存守則,並且為了自己的安全也為了不影響原世界一眾原住民,非常會為人著想的想著要在這裡蹲一輩子。



        至少在這裡生活了短短兩個星期,他覺得在這裡過生活比起回去原世界遭人白眼來的好。



        雖然有時候會發生一些雞飛狗跳的事情,還會被自己的同學捉弄(可能會死翹翹)一點惡作劇,其實這生活也算好的。



        那句話叫什麼來著?鹹魚一朝大翻身,日子過得越發越美好。



        只是讓祁言甯有些稍微可惜的是,自己的代導學長似乎真的非常忙。除了偶爾宿舍裡看到他回來睡個覺吃個飯就看不見他的身影了——



        相信大家看到這裡,都能知道是怎麼回事。



        沒錯,學生的普通宿舍——滿人了!換句話說祁言甯沒有房間可以住!



        但幸好天無絕人之路,倒不如說是學政部太稱職了!立馬就為他想到了辦法,之後提議學長領他回去他和舍友一起住的租屋那裡住了。



        這一住,他就發現自己似乎體驗了什麼叫‘天道好輪迴’。



“呃,所以學長們就是⋯⋯中國的輪迴六道的守護家族裡的長子?還是那些六道的繼承人?”祁言甯聽完全部的故事,就簡厄介要地問。



“差不多吧。只是現在畜生道的傳人沒有聲訊下落,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聞言,祁言甯沉默地吃了一口飯。



“不對吧,葉秋不是長子,算是次子吧?”



“這個案例是例外!例外!”



“鬼知道葉家祖先的腦殼在想什麼!”



        怪不得老媽以前老是說想要和一群人打好關係就得一起吃飯。祁言甯邊吃邊聽著各位學長不斷說著八卦,也對自己那個代導學長有所了解。



        原來學長名葉秋字雁語,還是北京人。而且他聽到最重要的是,葉秋學長竟然是那個葉氏集團的葉家次子!



        葉氏集團啊!他可是聽說在他們那兒杭州也有葉家家庭開的分店或是其他營業!



“那各位學長學姐也是嗎?”也是那些所謂的有錢人嗎?祁言甯無心的問了一句。



“就算是,那也不是我們的成就,得意個什麼勁兒?”說著,名叫墨羽曦的學姐摸了摸他的頭。



“不用擔心,我們也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二世祖。在這裡一切都是實力為上,原世界亦是如此。你很幸運,代導學長是個黑袍,一般上代導的學長如果是高階袍籍可以學會很多東西。跟在黑袍以後可大有出息!”聞言,祁言甯重重的點了點頭。



“嘛⋯⋯不過你得先學著看開點⋯⋯”然後她就撇過頭不知道小聲的咕噥著什麼。



        看開點?祁言甯一臉懵逼。但他卻直覺認為學長沒有多大的問題。



        雖然學長看起來有點奇怪,但是他還是有盡到責任好好地待他。雖然不像一般人那種關心,但是⋯⋯



        祁言甯看了看放在自己手邊桌面的焰紅色的勾玉形狀的晶體,那殷紅的顏色就像是火一般。



“總歸是個⋯⋯”好人吧。



        在自己的人生裡,除了自己已經過世的父母之外,從來都沒有一個人用一種像是在看普通人的眼光來看待自己。甚至是自己所謂的親戚,在雙親還在的時候就無比巴結,他們兩個雙雙撒手人間後,就各種推脫責任。



        搶走屬於他的遺囑財產、奪走屬於他的東西,他的一切全在失去家人的一瞬間全都被一群無恥、又無良的所謂‘親人’理所當然地奪走。



        說他倒霉吧,那也至於。因為自己沒錢沒勢,就是個寄人籬下的可憐蟲甚至是窮酸破落戶,什麼難聽的話他也聽過。也有一些人明說著可憐自己,卻一點援手也不伸。



        被人欺負了,沒人來為他出頭;被人無辜遷怒了,自己還得和人賠笑;被人當面潑水了,也只能笑著不敢哭;被人拳打腳踢,也不能喊一聲痛,否則會被打的更加過分。



        好不容易熬到了高中,結果卻被更進一步的‘小社會’淘汰,欺凌的程度是比之前更加嚴重,而且還在之後被人逐出學校,差點就要走上窮路。



        簡直就是老天對自己開玩笑一樣。



        但就是這樣毫無尊嚴如此窩囊地在這萬惡的資本金錢地位為上的社會過活的自己,竟然在有一天會被非人類舉辦的學校撿了回去,然後在異世界過得比原本世界還要舒心。



        要是一開始在這種世界出生就好了。



        祁言甯踢著小石子,看著小石子沒入水裡激起了一陣陣的蕩漾發呆著。



“有的時候自己出生的方式是由不得本人決定的,會這麼想的人只是對自己以往的人生逃避而已。”忽然,從後方傳來了熟悉的清冷聲音。



        祁言甯反射性轉回頭,就看到自己的代導學長出現在他身後。



“葉秋學長⋯⋯”



“少想的這麼複雜。說到底,人類都是這種生物而已。”朝祁言甯這裡丟一罐汽水,葉秋靠在隔壁手放欄杆看著一片寧靜的西湖。



        呃⋯⋯感覺還真微妙啊,而且學長你自己也是人類吧?



“呵,有哪個人不是見風使舵、自私自利,然後都為自己那種可恥到極點的舉止行為說得正當化,為自己開脫而已。”葉秋眼神露出了譏笑嘲諷,眺望著遠方。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而且無論到哪都會有這種人。只是你遇到的、見到的都是那種貨色。”說到一半,葉秋一雙紅色眼睛深邃的看著他,“更何況,本人也不爭氣為自己撐口氣,這才會白遭受這麼多欺凌!”



“我又不是學長你⋯⋯”



        至少要反擊回去的時候你背後有權有勢還得要有錢!在這種什麼都得要錢疏通的社會,無論你如何正當為自己爭取(甚至是殺人),都還是會被錢這種粗俗的東西打敗!



        他一窮二白的,哪像學長這般又是有錢人又是家裡有勢力的!就算爭口氣,也不過被人笑話光有骨氣的窮光蛋!還是一樣莫得用!



        祁言甯有些鬱悶了。



“你把那些只看錢的當萬能的嗎?”葉秋冷笑出聲。



“就當做是提前讓你體驗社會。”他忽然打了一個指響,然後祁言甯就感覺到一股濃重的陰氣在身後不斷湧出來。



        他秒轉回身,然後就看到身後冒出了一堆散發著不詳黑氣,而且還臭的要命的靈體。



“喝——”把他嚇得差點摔進水裡。



        靠!這數量也太多了吧!!密密麻麻的鬼影從四面八方湧來,祁言甯一看,根本沒有退路可逃!唯一的逃生辦法應該就是跳下西湖了。



        但湖下一定更多啊!



“嘖,竟然全都是低階鬼族⋯⋯不、不對,竟然還有鬼煞,還是百年以上的!嘖,扇董真的是塞了一個大麻煩給我!”葉秋嗤了一聲,然後就往祁言甯的腦門拍了一張紙。



“哎喲!”祁言甯被打的擠出一點淚花,然後拔下黏在額頭的紙。



“這是爆符,是學校符咒學基礎的一種符紙。隨便你化出什麼東西,總之你給我繃緊點皮自己保命!”



“怎麼用啊?”學長你還沒說啊!



“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下一秒,葉秋就實踐教學了一番。



        葉秋手上的符紙拉出了一把長刀,長刀上刻著符紙的咒文。只見他只是輕輕一揮,一股強勁的刀氣就滅了幾個低階的鬼族還逼退了他們。



“管你搞出什麼,但是不准想熱兵器!我不想之後收到財政部的賠償單!”聽到葉秋的話,祁言甯下一秒想到的什麼炸彈導彈還是什麼熱感飛彈統統都縮了回去。



        開什麼玩笑!他連錢都還沒賺他可不想去到守世界還得要賠錢!



        只要關乎到錢,他都是很認真的。



        但是自己武器知識量很少啊!到底還可以化成什麼啊!他又不會用什麼弓箭和劍!難不成還得赤手赤腳上陣啊!



        祁言甯努力從自己的知識中想出一個自己可以用,還不會被賠錢的一個方案。這頭在想著,那頭就有一隻鬼撲上來了!
       


“草草草!”祁言甯大驚,反射性從脖子下扯出一個東西然後甩了出來。



“黑獄,退!”一道不刺眼的光頓時散開,撲前來的鬼頓時哀嚎一聲被打退了。



        祁言甯閉上眼睛,等光芒散去,他才睜開眼睛。手上拿著的正是自己的母親在去世之前託付給他的黑牌吊墜。



“我知道這很為難⋯⋯但看在我今天這麼艱難的份上⋯⋯不知道大人您可不可以出來幫幫我。”差點忘了自己還有這麼個大殺手锏,祁言甯不得已低下頭來求上人。



        他懺悔,是他的錯。他差點忘了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大神器可以用!



        然後,他聽到空氣間有人鼻哼了一聲,隨後黑牌就冒出了一團黑氣,然後逐漸凝聚成一個人影。

作者的话:今天翘班没去上班~晚上终于想要更文了~
                以后应该会固定晚上时间更文吧?反正之后应该会这时间点上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1 20:00:18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11-11 11:33
囂張也要懂得看人臉,現在得罪葉家兩位公子其中一位還是黑袍,大概只能以死謝罪
不過快點更新,我要看後續 ...

哈哈哈...
大概不可能这么快惹
作者已经没存稿啦www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1 20:03:50 | 顯示全部樓層
雪露露 發表於 2020-11-16 17:53
“令堂” 是指“你的母親”

琉依殺的是父親的話改成“其父”會比較好

额...我再找找令堂这个意思wwww之后会改正
不过我认为在其他人口中,虽然他是琉依的父亲,但是会说那个男人会比较好
因为在感情上他所做的事情与‘父亲’更没资格相提并论,大概本人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大家都会忽略掉这种‘事实’,不会称呼他琉依‘其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22 17:22:19 | 顯示全部樓層
祁言上吧!以黑袍為目標,賺到破兆卡爾的身價,保證讓你的那些親戚來舔你的鞋底版
超像當時入學的漾漾一樣純真可愛,不知何時會開始至長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 16:05:0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3章



        仿佛像是解開了其中一個心結,葉秋的內心的層層疊疊其中一層紗悄然揭下。



        雖然有些事情自己或許無法短時間內明白,但沒關係。



        他的‘時間’還很漫長,而且說到等待沒人比他擅長了。



“葉秋,有客人。”透過電話收到消息,諸葛秦打開門說道。



        葉秋抱著剝好的花生米,邊啃邊說。



“先帶去會客室,等會兒到。”



“啥都可以,別大清早帶著酒去見人!”諸葛秦瞥了一眼葉秋懷裡那一小罐花生米,嗤了一聲說道。



        有這句話是因為上次有客人來訪時,葉秋非常不失合宜地拿著一罐鐘宇翎孝敬給他的蘋果酒在喝著,結果一整房滿溢著的蘋果酒香氣讓贊助商一臉尷尬和暈乎乎的表情談完贊助隨後歸去。



        葉秋毋管諸葛秦的話,往桌上拍了拍一張符紙,然後人就坐在會客室裡了。



“不好意思,咱們經理馬上就到——”非常湊巧,伴隨著方銳的聲音從外面響起的開門聲響在看到裡面竟然坐著人後,聲音驀然靜止。



“你們這...還有其他客人?”穿著一身嚴肅西裝的商業人士面上有些不解,然後有點猶豫。



“進來吧,方副隊,你先去忙。還有,讓老闆娘泡個茶準備下午茶,我餓了。”



        聞言,方銳一臉受不了地欲言欲止,伸出手指著還在啃花生米的葉秋,像是在要訓話和不訓話的邊緣試探,最終還是放棄說教答應下來就離去了。



“我去通知,你...給我好好談!”



“還不去?”葉秋淡定地看著他,示以一個眼神讓他滾蛋。



“那...你們經理... ...”



“我就是,請問有什麼事嗎?”咬著花生米,葉秋一雙坦然的眼睛看著他們。



“呃、呃?!”



        這要是換做還有旁人在的話,此時一定會對外人的反應不陌生。



        此時被留下來交談贊助的兩人一臉錯雜地問號臉,甚至有些懷疑著眼前這個理直氣壯在客戶面前啃著花生米的經理還老神在在活像是老闆似的對他們招手坐下。



“坐下吧。”



“我們也就不寒暄了,來談贊助的是不是?是關於什麼的?”



        最近葉修也因為某些原因,天天給千紀陽和張佳浩揪出去。



        會客完,陳果表情非常微妙地看著葉秋,然後頭湊過去諸葛秦耳旁,悄悄道。



“那個...老秦啊。”



“啥事啊?”諸葛秦頭也不回地低頭看著資料問。



“呃,你有沒有發現,最近葉秋...好像有點兒...變了?”



“變了?他?哪裡來的事兒?”諸葛秦道。



“本來之前氛圍有點兒...那啥嘛,但是最近怎麼覺得他周圍有點明亮...是這樣的感覺?”



“啊啊,你說那個啊。正常啊!”這時候,諸葛秦才從他手上的那堆資料抬起眸來,瞄了瞄葉秋一眼然後就和陳果解釋。



“他對熟人就是這種態度,之前那種樣子是你的錯覺,老闆娘你總得習慣的。”聞言,陳果表情扭曲了一下。



“噯,看我說的!應該說,葉秋只要是覺得你當他自己人之後,他就不需要掩飾自己的真面目,講白了就是放飛自我唄!不信?不信你問問紀小陽或者張佳浩看看!”諸葛秦聳了聳肩,“反正再怎麼說,也正常不到哪裡去。你也別覺得他很奇怪,因為接下來的時間... ...”



        說到一半,諸葛秦遠遠望著外頭一樣,陳果也跟著扭頭過去看。



“誒,葉秋,你怎麼把我要裝好的燈泡倒過來了?”葉修抬頭看了看歪了不止一丁點的燈泡,有些無奈。



“...不是這樣麼?”



“...行了,放下你手上的東西吧,還有,別又把守世界產的蘋果放在桌面上。上次老闆娘切蘋果被血汁濺了一身嚇得她丟垃圾桶......”



        看到這一幕,陳果忽然有些明白過來。



“你只會看到他越來越奇怪的一面,所以你得習慣。”



        所以說,這從小到大的日常常識啟蒙很重要。陳果點了點頭鑒定地暗道。



        陳果覺得有些奇怪,葉修覺得很頭疼。



        畢竟之前時間大半都放在了榮耀。現在退役了,只管公會部門了。有那空餘時間去找看自家那沒出息的雙胞胎弟弟後,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童年到他青春似的學生生涯都是扭曲不正常的葉秋就像是異世界來的人類一樣。



        講的白話一點,就是常識答卷零分。



“行了老闆娘,你別再看了。除了葉修,現在你也得和我學一些東西了...”



        說完,諸葛秦就抓著陳果跑進去房間,然後關上房門給老闆娘來個閉門...學習!



        (作者:想歪的人自動面壁去!)



        微草俱樂部——



“咔嚓——”王傑希打開會客室的門,就看到了經理和老闆兩個人坐在一起等著自己的到來。



“傑希啊,你來了。先坐先坐。”王傑希有些不明所以,但也只好一頭霧水地坐下沙發等待下一句話。



“傑希啊,不是我們說你,你可真是瞞的我們好苦。”這一坐下來,老闆就語重心長地拉著王傑希的手語氣友善的說。



“???”王傑希一臉問號。



“剛剛老隊長打電話過來了,說要是要有一個人向你買王不留行賬號卡的意願,就賣給她,說是可以給你一個驚喜。”



“買賬號卡??”王傑希眉頭這時才緊皺起來,到底是誰想要買他的賬號卡?這樣的話英傑到底要怎麼辦... ...



“咔嚓——”



“閔經理叔叔,我進來啦!”門再次被打開,然後一顆腦袋露了出來。



        王君憐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俏皮地眨了眨,然後一跳一跳的走進來。



“小憐,你怎麼來了?”王傑希輕輕蹙了蹙眉。



        這個時間君憐不該是上課嗎?怎麼跑過來俱樂部了?



“之前和你說過的啊,學姐把我自己一個人丟出來,讓我自己一個人歷練歷練,別老是給她添麻煩。還說我要是沒事兒幹就去葉秋學長那裡惡補惡補。”



“不過葉秋學長他說讓我先拿出王家該有的‘官卿世家’氣度,辦一件足以讓他可以教導我的覺悟的一件事情出來,所以我就來微草俱樂部了!”說到這裡,王君憐就癟了癟嘴。



“...所以呢?”王傑希腦袋一片空白,都快被自家妹妹搞得一頭霧水了。



“嘿嘿,哥你別感謝我!我打電話給林傑哥哥了,他說反正王不留行你揣在懷裡最久,這日久生情你也不捨得,我尋思著你還有幾年的時間就退役了,考慮到微草的情況,我是來永久收購王不留行的!”王君憐眼神閃過一絲狡詐。



“......”王傑希完全被她這句話震撼到說不出什麼話。



“哦,你也不用擔心,高英傑賬號卡看你樂意,給他用也沒關係啦!反正我買了之後也是微草的財產!再怎麼說我也是微草隊員的親屬,總也不會幫著其他家~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聞言,微草的老闆和經理笑的合不攏嘴。



        不得不說王君憐這一手非常漂亮。試想想日後若是有其他戰隊看上了王不留行這賬號卡結果卻被告知有買家了,還是有底蘊的商家買走也無可奈何,更重要的就是那個買家還是前隊長的親屬!那其他人就更沒資格說微草強賣強買了。



“爸媽知道這事兒嗎?”王傑希忍不住嘴角抽搐了。



“當然不知道!”王君憐理直氣壯地說,“我用的是我賣命錢買的!那巨額我到現在都不敢和他兩老說呢!多少個零頭我怎麼逛街也花不完,還不如買一些有實際的東西!你問葉秋學長這件事他也是知道的,管不夠他老人家完全還會把你妹妹我丟去和鬼族相親相愛啊!”



“...你,喜歡就好。”半嚮,王傑希眼神死地說。



“嘿嘿,就這樣。價錢我會和經理叔叔他們談,哥你就先去訓練吧!”說完,她就把王傑希推了出去,然後掩上房門前露出了一個‘看我機智的一批’的眼神給王傑希。



        王傑希...王傑希只好眨了眨那標誌性的大小眼,然後默默轉身,拿出手機撥給某個人。



“喂,喻隊嗎?你有葉秋的聯繫方式嗎?...沒有?那問問魏前輩,讓他和葉秋溝通溝通...沒事,只是想要和他談談。”



        掛了電話,王傑希拿出筆記本,然後在某一頁拿筆記事著。



        興欣經理,其性怪癖,不可與之交談!



=========



“所以這就是王傑希在賽場的時候這麼兇猛,還比賽打完了帶著全隊賴在興欣俱樂部的原因嗎?”



        葉秋吞下嘴裡的食物後,有些不負責任地敷衍道。



“這怎麼能怪我呢,我只是和她說那你就拿出足以讓我拿起要教你的決心和覺悟給我看,哪知道她就做出了這麼大事情。”說完,葉秋撇了撇頭,“而且她買下王不留行不很好嗎?反正錢多沒地方花,你管得著她一個姑娘家的?也不是撒嬌和你拿錢買化妝品包包奢侈品之類,這種妹妹擱哪都找不了。‘哥哥’,要知足懂不懂?”說完,他就咬著葉修買給他的晚餐一手打著鍵盤。



“我並不會多管她學校的事情,你願意教小憐我也沒意見,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亂教而且還帶壞別人家的妹妹嗎?”身為人家大哥的王隊有些抱怨地說著。



“而且真要教壞的話,她早在被墨羽曦那女人帶壞不止一點點了。那女人還比我更不清楚什麼叫分寸。”說完,葉秋就扭頭繼續看著自己的筆電。



“你在幹嘛?”王傑希被葉秋說的有些無語,隨後他就被筆電傳來的熟悉音效好奇起來。



“玩榮耀,搶BOSS。”



“...誰的?”



“誰在我面前就是誰家的。”葉秋頭也不抬地道。



        微草眾人臉都變了好幾個顏色了,這人當著他們的麵搶boss還這麼理直氣壯!



“騙你們的,我在幫葉修整理倉庫而已。”葉秋呵地笑了一聲,頭也不抬地坐在休息室辦公矮桌,視線放在電腦屏幕上繼續說,“俱樂部愛逛不逛,反正那些機密的東西我和老秦下了禁錮,你們這些個普通外人絕對是看不到的。”



        什麼叫囂張,這就叫囂張!!微草眾人不斷翻白眼給葉秋。



“葉小秋!江湖救急江湖救急!啊喲怎麼卡著了?!”忽然,耳機傳來了諸葛秦的呼救聲,葉秋聽到後楞了一下。



“你人在哪?”葉秋歎氣,然後問道。



“公會部門,你快來!”



        葉秋關上筆電,然後站起身順帶捎上王傑希就跑去公會部門。



“我擦!電腦怎麼忽然失靈了?!葉小秋你快進來!!搶BOSS搶到一半啊,刻不容緩刻不容緩!”諸葛秦雙手不離鼠標鍵盤,看到葉秋的人影就高呼了一聲。



“早讓你這老傢伙收斂點力流!怎麼打到動氣了?”看到空氣間流動的強大氣流,葉秋差點沒被眼前的老傢伙弄得無語。



“那要怎麼著?!我又不是職業選手,那啥藍溪閣那兒有好幾個走位風騷的呢!能不慌得漏氣嗎?!我玩的還是老魏那傢伙的迎風佈陣啊!你快登君莫笑救助!!”諸葛秦急得滿頭大汗,網上遊戲又不是他的專長也只能乾急著了。



“行行行,先說好啊我也是水準欠佳,會不會殺到自家隊友可不關我事。”葉秋手一翻,一張十二區的賬號卡就出現在手上,然後變戲法一樣的又翻出了一張卡。



“組好隊,然後進去了!”將那張卡塞在王傑希手上,然後葉秋不等王傑希發出抗議的聲音以一種吩咐的語氣命令道。



“還等什麼?電腦都開著了!登陸!”看到王傑希用一種錯愕又不可置信的大小眼看著自己,葉秋斜眼看著他道。



        說完了也不理王傑希插卡登陸,然後就等王傑希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地龜速上線。



        【遙雪雁語邀請你組隊。】



“... ...”



        王傑希還能說什麼?忽然被人抓非法壯丁,他只好沉默了。



        當他看到一身穿著戰法紫裝手上拿著千機傘的角色時,王傑希也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不愧是葉修的雙胞胎,這種奇異的裝備搭配還真是生平第一次見!



        等等!千機傘!!



        忽然看到了一個重點,王傑希驀地就提起了精神。



“別想了,那是之前葉修備用拿出來擋刀的那把傘,沒怎麼用就轉送來我這號而已。升級方案一個也沒動。”不等王傑希想太多,葉秋接下來的話就讓他無語。



        王傑希沉默看了一眼等級,然後看了看BOSS的等級。



        拿五級千機傘來搶五十級的BOSS... ...



        好吧,這個雙胞胎弟弟還是和葉大神還是有點不一樣的。



        在看到自己拿到的角色是守護天使,還是葉修曾經用過的憂鬱小貓貓時,不知為什麼王傑希看著那ID名就開始憂鬱起來了......


作者的話:爹青回!!!
                本作者回歸啦!!
                2021年剛開始,某個過得太混的廢廢終於歸來更文了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2 16:18: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2021新年快樂!葉秋那的千機傘居然沒升級嗎?太狂了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 16:22:12 | 顯示全部樓層
安瑟恩颯 發表於 2021-1-2 16:18
2021新年快樂!葉秋那的千機傘居然沒升級嗎?太狂了www

新年快樂!!(在窺屏的作者
其實是葉秋懶惰,而且也沒想過要升,哈哈哈哈哈wwww
這麼一比較下來葉秋其實就是個網上游戲白痴哈哈哈哈哈(無情嘲笑
葉修大大還是優過葉秋的wwwww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 16:22:49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11-22 17:22
祁言上吧!以黑袍為目標,賺到破兆卡爾的身價,保證讓你的那些親戚來舔你的鞋底版
超像當時入學的漾漾一樣 ...

作者可以告訴你,已經長歪了(母湯XDDD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3 05:22:16 | 顯示全部樓層
怎麼感覺接近某人個性變得很強盛
這難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3 20:15:2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4章



        如果問王傑希什麼事情是在自己人生中最難忘的場景是什麼,以前的他應該是說:微草奪冠的時候。



        現在的他的話,那應該是世界觀被某位職業選手親屬打開逐漸扭曲的時候。



“喲,王大眼,你怎麼來了... ...你的表情告訴我興欣的兩個經理帶你去見識見識世界的兇惡了,發生了什麼事兒?”等葉修和千紀陽‘見習’回來時,他在興欣收穫了一個大小眼變一致的王傑希。



“我不想和你說話。”



        三個小時間,斷人網線、自動開關的房門、會莫名消失的茶水、會尖叫的蘋果、會發出慘叫的電話,無一不是在挑戰著他的神經!



“啊啊啊啊啊啊啊——”熟悉的尖叫聲響起,王傑希一秒瞬間從沙發彈起。



“哎喲,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哥的電話。”說完,葉修就從他的口袋拿出了非常明顯是守世界特產的電器接通了電話。



“喲,小憐啊...什麼?讓我告訴葉秋?你怎麼不自己去?...好吧,對了你哥在我這。...哦沒事,你放心他人還是好的,你要對你家學長有點自信,反正怎麼玩也是死不了人的。唉唉唉,這樣吧,我保證你哥回微草的時候完好無缺!沒事了啊?沒事我掛了。”說完,葉修就掛了電話了。



“你妹問你是不是被我家這個玩死了,可擔心死了。嘖嘖,所以王大眼為什麼你要這麼看不開來我們興欣這裡過呢?咱家葉秋什麼性格你也是知道的,可憐了這大小眼都對稱起來了。”葉修一邊感歎一邊嘲諷道。



“難道不該說是你的弟弟性格太過奇葩,變成一個不正常的人嗎?”王傑希翻了翻白眼。



“哦,總該習慣的。”葉修聳了聳肩。



“等等我們有客人,你們要是不方便可以先回我們宿舍休息。哦,要是你能承受得了,我也不介意你參與的。”



“不用了謝謝。”聽到葉修後面那句話,王傑希立即答道。



        只是當來客來了之後,王傑希在微草和興欣的隊員幾十雙呆愣的眼睛下還是被葉秋和諸葛秦無情地揪出了宿舍。



“你妹是你們王家白虎契約者,王家下代家主,你說說你身為王家的長子嫡孫,不來和我們說說話,你小心日後老傢伙看不起王家嫡孫!”諸葛秦曰。



“那兩個小瓜就是來盯梢我的, 你不來,誰來幫我轉移注意力?所以我們非常需要王家的長子嫡孫!”葉秋如是所說。



“...呵呵。”被迫害的王傑希只得呵呵兩聲,然後就被兩個人一左一右架了出去。



        他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去你的葉不修的習慣就好!!



***



        葉秋覺得他的好日子到頭了。



        洛翠穎回學院忙去了。失去了這個大魔頭搭檔,他很開心。



        自己原本的搭檔有事忙去了,沒人管他吃的,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他很開心。



        但是當這位搭檔非常有先見之明讓他家的藍袍弟弟連同另一個難搞的學弟來盯梢的時候,葉秋只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病患忌口酸辣!”一雙筷子毫不留情地抽著葉秋的手背,葉秋吃痛地縮回手,然後乾瞪眼地看著一桌飄著刺激鼻子的辣菜無從下手,隨後有些不悅瞪著眼前人。



“看我幹嗎,要吃就等夏爾!”瑟恩(沈思炎)沒好氣地說。



        葉秋頓時吃的心氣不順,咯地一聲放下手中筷子。



“你哥呢?”



“你管他來不來,反正我們兩誰來葉秋學長你也逃不過我們的監控。”瑟恩一手撐著臉頰,挑了挑眉看著葉秋。



“...你是第一個敢這麼對我說這句話的藍袍。”葉秋面目無情道。



“多謝誇獎,臉是自己的,當然要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說著,瑟恩就往自己嘴裡夾了一塊肉吃。



“更何況我們現在不是歸葉秋學長管的帳,等你回來債差不多都快還完了!”



        不過巡司部門這種代勞公務是不久的,等遲些還是得交還回他的手中。只是看著某個死小孩不知道這件事,葉秋決定還是不要說出來了。



“而且不管是西亞老師或你來管,咱們的債也不見少?債都不愁多了還怕什麼?”說這話時,瑟恩露出來的表情讓葉秋啞口無言。



        用網絡的表情包來掩飾,大概就是‘躺平任割’、‘我心已死’的意思。



“是是,債多不愁!天天在任務的時候破壞場地的你是最沒資格說的好不好!”突然,一隻端著大碗公的手把碗放在葉秋面前,然後另一隻手還捧著幾碟菜的褐碎發青年翻了翻白眼給瑟恩。



“而且明明每次破壞最嚴重的就是你,葉秋學長總是抓我辮子!”王君憐在旁強力指責著這種偏幫行為。



“沒聽過同一艘船沉了無人可避免嗎?你以為我先前那些做不完的任務到底是誰給的?!”瑟恩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王君憐。



“... ...”王君憐頓時心虛地缩去王杰希身後。



“葉秋學長目前手頭上有的任務不計百個,葉修前輩(經過同意)發派給我們處理的一天之內我接了三四個,這個月下來沒有五十也有四十。你很想知道這具體的任務數量我可以給你體會一下。”瑟恩瞇起眼睛看著她。



“得得得,我錯了我錯了!但是我也不給羽曦姐踢出來被葉秋學長接手過來了嗎?”王君憐撇了撇嘴。



        做五十個任務能比得過把人打包送去本人面前深受摧殘嗎?!



“得了吧你們這群小瓜,一個個都半斤八兩!上回炸了微草俱樂部和醫院大門的讓老子處理得想把你們重新訓練!啊雁不把你們整到沒力氣搞破壞,我看你們根本皮太癢!”諸葛秦鼻子哼出氣來。



“我沒炸到電腦!”



“我沒讓整棟樓炸掉都算好了!”



        諸葛秦毫不客氣往王君憐的後腦勺拍。



“還敢說算還好!當年老子就算再狂也沒幹過這種財政部找上門來的事情!你這丫頭好歹也是啊韻那瘋丫頭帶出來的!啊韻是我帶出來的,你讓老子情何難堪!老子都被你們牽連了!”諸葛秦咬牙道,還邊狠狠剮了葉秋一眼。



“哎呀!”王君憐委委屈屈地捂著被拍的頭。



“誒誒誒,人家哥哥還坐這兒呢。當著人家家長面前動手動腳的。”葉修無奈。



“至於另一位...你說的這什麼話啊,我好像聽說的是醫院大門被火轟得連個碎屑都沒。”一個轉頭,葉修就當場和葉秋一塊兒算舊賬了。



“綜合起來,不管我在不在,你們還是一樣鬧就是了。”聞言,葉秋有些頭疼地捂著額頭。



“你放心吧,葉秋學長。西亞老師比你還要可怕多了,他可是不管男女都照舊會算舊賬的。”夏爾這時候涼涼飄過一句話,“至於為什麼君憐為什麼會丟過來這邊管,那是因為她家的代禱學姐終於在上次任務氣得把人拎過來你這兒想讓她遭受一番毒打,看可不可以重練回爐。”



“就連白虎都被學姐嚴厲說了一句,然後她把白虎留在佳浩學長身邊了!”說到這裡,王君憐就鼓起了兩旁臉頰。



        怪不得最近張佳浩也沒找他擋煞,原來是有了保鏢了!葉秋這才明白最近這段時日的寧靜原因是什麼了。



“要我說,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浪!也不好好靜下心來提升提升自己的實力,等出了事就只能等死!學校的‘零死亡事件’可不是讓你們可以為所欲為的,這麼著吧,在你的實力還不足以和高階鬼族打得能活著為止,你還是遭受一番魔鬼式鍛煉吧!”



“不要啊!!哥你快說句話,你妹妹我快深陷地獄了嗚嗚嗚。”王君憐花容失色,然後嚶嚶地向王杰希撒嬌讓他求情求放過。



        先不說這是自己的親妹,但王杰希聽到俱樂部是親妹砸的... ...就連他也覺得自家親妹得在重新練過了... …



        但是當教導的對象是葉秋時,他有些猶豫了。



        這導師連生活常識都不懂!是要怎樣當人老師?!



“哦,諸葛秦也算半個老師。”這時候,葉修的聲音適時合宜地響起來。



        王杰希頓時望去諸葛秦那兒。



“加上樂樂大哥也會時不時來興欣,應該靠譜。”



        王杰希想了想上次去霸圖主場在張佳樂旁邊看到過的穩重青年,談吐間都非常沉穩令人放心,就連張新傑都認可的靠譜。



“我家小憐就拜託了。”總算聽到一個比較靠譜的人,王杰希松了一口氣。



“哥!”王君憐一張表情都快哭了。



“聽話,小憐。我相信葉秋,而且我想過了。你想要在那裡讀書的話,就得向前輩們請教學習。不論是做什麼,都不可以掉以輕心,學多一些總是好的。”王杰希脾氣好地對王君憐解釋著。



“呃,我的親哥,這道理我是懂的。但是你知道剛剛葉修前輩報出來的名字都是個什麼樣的前輩嗎?”



“什麼?”



“俗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的兇殘教練。被葉秋學長帶出來的學弟目前只有一個是沒死過的。被諸葛秦學長帶出來的已經有三四個勸退成功;張佳浩學長...他...他帶的學弟就是葉秋學長啊啊啊啊!”



“... ...”



        妹!親妹,親哥我這次是真的救不了你!自求多福吧!!



        王杰希已經開始後悔了。



        兇殘三人組其中兩個沒事人似的吃著晚餐,看著王君憐抓狂地追著瑟恩痛打著。



        只有唯一一個的普通人看著這種慌亂到無人要管的場合,也放棄了吐槽的力氣加入大吃大喝一列。



        反正人都被他們拐來了,不吃個夠本那叫虧!!



        王杰希胡亂把菜塞進自己嘴巴嚼了嚼,那種不輸於五星級餐廳的味道讓王杰希不得不承認非常好吃。



“你手藝又進步了呢,夏爾。”吃著吃著,葉秋忽然感嘆道。



“還行吧,家裡有幾個嘴叼的,不能不進步。”夏爾吞下嘴裡的食物,低頭沉思邊道。



“我好像聽說你轉校前是在俄羅斯的一個料理學院讀的吧?你家現在明面上也是經營和飲食有關。”夏爾聳了聳肩。



“明面上吧,而且我的身世擱到我們那兒都算普通了。”隨後夏爾有些苦笑。



“是很普通了。”一手按壓著王君憐的頭不讓她撲過來,瑟恩沒好氣地接下去說著。



“請問你們普通的意思在哪?”早前聽過葉秋有一群學弟妹身份有點不一般,葉修狐疑地看著他們。



“我全名叫夏爾·默德森,算是和辛德森是同一脈的妖精一族所出。不過我的家族一脈現在隱世很久了,也不怎麼管事。”夏爾撓了撓頭。



“默德森?和辛德森是同一脈的妖精...我沒記錯的話辛德森是奇歐妖精的王族......”說到一半,諸葛秦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



        恩,果然很普通!比對一下據說還有更久遠古老種族的其他人,是蠻普通的。葉秋在心裡吐槽。



“我的話你們不都知道了嗎?我全名叫沈思炎,表字文之。”



        是啊,你最普通。中國的四大聖獸之一的朱雀世家的沈家次子,還是朱雀契約者的普通人類。葉秋翻了翻白眼,而且他還聽說沈家三代的嫡系都是鳳凰族混血,否則瑟恩也沒那麼輕易獲得藍袍資格。



“和王家一個圈子的。”說著,瑟恩瞥了瞥王杰希。



“哦,那就是聖獸的五大家族之一了。”葉修聽明白了。



“五大家族中王家是最落後的,因為時隔太久了。再加上因為時代的搬遷,我們也只能知曉王家古宅的位置和家族的繼承者在哪。所以嚴格上來說,王杰希你也算北京的公子哥了,更別論你還是王家的長子嫡孫!”頭一回聽到自家密辛,說實話王杰希還沒有一點真實感。



“再加上張佳樂,電競圈還真多公子哥啊。”諸葛秦語氣飄涼飄涼的,“該說你們這群少爺們閒得蛋疼一個個跑來泡網游還是什麼,這誤打誤撞的還為國爭光了!怎麼?想要國家元首頒個優秀獎給你們嗎?”



        被諸葛秦稱之為‘公子哥’的三人看著諸葛秦,不約而同地望向他,然後齊齊翻了白眼給他。


作者的話:今年度的一月內最開心的事:黑雪我丟信啦!!!!
                終於可以在家當米蟲啦!撒花!
                然後被自己腦殘的同事加公司的老員工氣到差點升天之餘黑雪在某方面被刺激到
                於是黑雪決定要在今年奮鬥!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努力實現自己理想中的生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