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1|回復: 1

[動漫] 【特傳背叛+自創】短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9-10 19:23: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悠雪歌 於 2019-9-10 19:28 編輯

大家好!妾身是第一次寫文的,請大家多多指教!

這篇短文會出現的原因都挺簡單的:

看太多背叛文了,於是就手癢了,加上妾身正在看海貓,所以就有這篇文了

請各位在閱讀之前注意以下事項:

*歌詞來自EveR LastinG NighT、並不順序

*冰炎渣掉、夏碎被傷

*無CP!!!!!這篇是無CP文!!!!!無CP的!!!!!
(很重要所以要重覆三次!!!!!)
因為妾身不打算寫成長篇加上不擅長寫感情部分,所以是無CP的!!!!

*混了海猫
設自創角繼承了貝阿朵莉切的名字和魔女的身份還有能力

*自創角有,為主要人物

*前後文風會不一樣是因為分成了兩部分來寫,中間相差了半年左右,所以差超遠!!!

沒有問題的話,どうぞ!!!

—————————————————————————————————————————————

「漾漾,為什麼你要傷害夏碎學長他們?!」
「我沒有你這種朋友!」
「我沒有你這個弟弟!」
「妖師果然是不可信的黑色種族!」
「你這個可惡的妖師!」
(亡くしたかった【現実ページ】は……棺の中に隠して……)
看着冰炎和其他人周身瀰漫着殺氣,伊甸終於看不下去,衝了出來,用自己的身軀擋在了褚冥漾和其他人之間
「為什麼,我們不是朋友嗎?」
她用着歇斯底里的聲音衝着眼前所有人,問到
「他背叛了大家、公會……」
「別開玩笑了!公會?那能代表什麼?正義?那是一個最不可信的說話!白色?那和黑色有分別嗎?」
(オカシイ!!と叫んでも、誰にも届かない……)
冰炎喚出了爆符長槍
「別妨礙公務,否則就殺了你」
伊甸她的姿勢依然如初,毫無回頭的意思
「那你就殺了我吧!」
(優しい【嘘】に守られて)
「學長,不要!」褚冥漾哭着大叫
(すべて忘れて、お眠りなさい)
「漾漾,快走!」
冰炎的長槍毫不留情,刺進了伊甸的身體,致命的、左胸位置
「快…走」說着,噴出了一口血
「為什…麽要…救我?」褚冥漾哽咽的問着
「我…們…是…朋友…啊…」說着說着,伊甸的氣息漸弱了下去。米納斯為了不辜負伊甸的犧牲,帶着褚冥漾從那裡消失了。
(今宵また演じましょう……素晴らしい夜を……∞)
「切,逃跑了。」
「先去看看夏碎他們吧!」
「嗯!」×n
似乎誰都忘記了,伊甸的犧牲…
--醫療室
「夏碎、庚,你們沒事嗎?」
「我們沒事,漾漾呢?」
「提那個背叛者幹什麼!」
(裏切られたのは、誰……?)
「他沒有背叛啊!那是其他人假扮的啊!當時我在陪他一起出任務,突然就有人殺過來了,我反應不及所以就受傷了」
(すべてに裏切られた主役きみは 【誰か】の替えの9人目!? )
「那影像球…?」
「都說了是不知道是誰做的了,我在和陪他出任務,他當然在我的附近出現了!」
(完璧に仕組まれた 【台本シナリオ通り】のBad ∞ End ∞ Night)
「怎麼辦,我們誤會了漾漾…」
不知是誰倒抽了一口氣
「伊甸…她…」
「糟了!快回去!」
冰炎不合時宜地想起鏡董曾經說過的話…應該…伊甸不會有事的吧…
(今宵 世界に飼い馴らされ 主役きみは舞台の【虜】になった )
--同一時間,白園
啊…時間到了…好睏…
漾漾…別讓人抓到…哦
很漂亮的…金色蝴蝶…
啊…我記得…我好像…
不·能·被·復·活
(震える両手このてにナイフを握らせ……【望まぬ現実とき】に帰ろう……)
--白園
不知是誰輕喃着
啊…時間到了…
(もう遅い…時間切れだよ…?)
來不及了,看到的不是伊甸等待復活的軀體,而是一群飛舞着的、金色的蝴蝶。平時不常見的無殿三主都到齊了,他們沒有嬉皮笑臉,只是靜靜的看着金色蝴蝶的飛舞,宣告着伊甸的死亡…不,是離開。
「為什…麽」不知是誰問出了聲,其實他們也想知道啊!身在號稱不會死人的學院,伊甸為什麼還是死亡…離開了?
「她的存在…是不能被…復活的」扇罕見地沉重的說着
(だけど主役が死んでも、舞台は終わらない)
「我當初有說過的…」鏡看向冰炎
冰炎記起了,在帶伊甸進來學校的之前,鏡董曾提醒他,不能讓伊甸死亡,不論是在哪,包括在學校內,也不可以
(やがて狂気に飲み込まれた主役きみは 亡くした【PagEとき】に焦がれて……)
當時還以為是因為伊甸的種族和鳳凰有不和,所以不以為意,他沒有想到是這個原因…
「我們去找時間交際處,那兩位一定可以…」
(死んだ【彼女】を取り戻しましょう……)
「那位大人的身份是不可能因為結界或者碎片的時間之主而受限,同樣的是,死亡,也不可能被所謂的結界所禁錮哦」一個留着藍色長髮、十幾歲的少女嬉笑着出現
「大家好,我是艾莉卡,我為真實的魔女」
「嗚~我是瑪莉亞,是原初的魔女嗚~~」說話的是另外一個一起出現的橙棕色頭髮的小女孩
「「我們是奉無限的魔女·貝阿朵莉切大人之命而來的」」
(【真実ほんもの】と【嘘話にせもの】を……すり替える為の【EncorE】)
「在輪迴的遊戲中」
「到達真實的結局」
「「是規則」」
「只有找到真正的時間」
「才能離開禁錮的棋盤」
(【皆】で、【現実リアル】に帰るために……)
「「在此」」
「我們」
「宣布」
「「遊戲開始」」
(【演ヤリ直ナオシ】デ……?)
接下來,是永無止境,重覆的時間
只有愛,才能夠看見,唯一的真實
(完璧ナ夜ヲ……紡げ?)
因為是無限的魔女·貝阿朵莉切主辦的遊戲,
所以在她認為可以(找到正確答案)之前,
(そして、【また】演じましょう……∞EncorEへと)
遊戲不會停止,
只會無限地輪迴慘劇
(すべてのはじまりを……思い出してご覧……?)
直至他們找出真實的答案
(統べるように掴み取れ 【台本シナリオ通り】のEncorE)
用藍字,在紅字的漏洞中
進行假設,反駁
所希望到達的,是被予以期望的遊戲結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10 20:08:42 | 顯示全部樓層
--魔女的茶話會--
其實誰也不知道,米納斯只是把漾漾帶到了不遠處的森林並隱藏了起來,因此,他看見了伊甸的消失、無殿三主出現、和冰炎幾人的對話。當然,他也看見了無限的魔女的遊戲的開始,而且他也被選中,成為了遊戲的…NPC?
「這倒是讓人有點哭笑不得呢…」已經經歷了很多次遊戲的漾漾回想到這件事時有點無奈的說道。從一開始的憤怒到中間的黑化,直到現在,他已經變得對任何事情都平淡了。畢竟,你不能要求一個被親近的人殺了不下一百次的人可以再對任何事產生起伏較大的情緒的,對不?
為了讓他們(學長他們)到達期望的結局,他們(他、魔女和無殿三主)已經用了很長很長的時間了...
(【7人】で演じましょう……)
長到…即使他大部分時間都不在這裡,他依然都在這裡喝過不知多少杯茶了…
又再一次環顧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漾漾低下頭看着杯裏紅茶中的倒影,輕輕地笑了。這裡據說是魔女的休息室,白色的牆、等身高的窗戶加上不知從何來的光線(當然這裡也有變成晚上的時候,不過不能用來作準,因為那是魔女對那一個白天的景色感到了厭煩才改變的),讓人總是不知道正確的時間,只能靠他們來到這裡的次數來猜測時間。
(時間だけが無情にも過ぎていく♪)
他們誰都有來過,但誰都沒發現他其實一直都在,光是千冬歲、喵喵就來了不下十次了,更何況是學長、姐?但…誰也沒發現他從一開始就在了呢…明明連最不常來的傘董都發現了
你問他恨不恨那些人?其實他都沒有太大感覺了,真的經歷過太多次遊戲,弄得他都忘記要用什麼表情來和他們相處了,明明是他們先誤會自己的呢…
「啊哈~又錯了呢,今次是第幾次了?」坐在他對面的無限魔女優雅的托着頭,看着眾人在遊戲盤上的猜測,宣布他們的又一次失敗。漾漾在想,算上這一次,好像已經有…一百七十次了
(退~屈~す~ぎ~てぇ~~)
「是第一百七十次,小姐」站在魔女身後的惡魔家具長一邊為魔女倒茶,一邊回答着,也証實了漾漾心中的答案
(退・屈・ス・ギ・テ……?)
「好了,好了,總之先準備一下吧~羅諾威…即使他們已經錯了,我們也要好好的招待一下他們呢~」眼前那個漾漾十分熟悉的魔女拍了拍手,收斂的笑着說道
「我繼續在這看着事態的發展吧…可以麻煩你嗎,羅諾威?」漾漾看了看自己手中不知何時就已經空了的杯子,說出了他都不知道重覆了多少遍的一句說話。事實上在無聊的時候,喝茶是最好的打發時間的方法--這是在不知是第十四次抑或是十五次的時候來過的一位披着黑色及地披肩的紅髮青年曾經說過的,在第五十次之後他就認同了這句說話…而且羅諾威泡的茶十分好喝,這麼久以來也很少有泡重覆的茶葉,不過他也不介意重覆就是了
(退!屈!ス!ギ!テ! )
「沒有問題,漾先生。要來點小甜餅嗎?」說着,羅諾威便用魔法隔空取走了漾漾手上的杯子,用純熟的手法倒入了一杯新的紅茶,淡淡的香味飄散開來,然後突然間香味加重,手上的重量也加重了。漾漾慢慢地把紅茶端了起來,小小的啜了一口
「那麼就先謝謝你了,羅諾威」漾漾看着羅諾威,淡淡的笑了
下一秒他右邊的茶几上就出現了一碟還有小小熱氣的小甜餅,漾漾思考了一下,選了一塊帶有一點紅色果醬的小甜餅來吃
「米納斯,要吃嗎?」漾漾把另外一塊小甜餅遞給了位處他後方的米納斯,她一言不發地吃下了
(死んでしまいそうです♪)
「臭小子他們快來了吧~小朋友,我坐這裡可以嗎?」扇董突然出現在中間,笑着說。在她後面的是鏡董和傘董,三人在站穩後便走到漾漾右邊的三個空位。隨即那三個空位右邊的三個茶几便出現了裊裊飄煙的紅茶和一小碟小甜餅,三人坐了下來,品嚐着美味的茶點
(招カレザル客ノ……オ出マシデスヨ……)
「話說今次是誰保有記憶和成為反魔女方的代表,伊甸?」扇董一邊咬着小甜餅,一邊問着
「應該是…冰炎吧~按剛才他們的表現還有行動,只有冰炎的行為和預期的有所偏差呢~」無限的魔女--伊甸·貝阿朵莉切笑盈盈的回答到
「好像是這樣的」漾漾稍微整理了一下剛才那一次遊戲中所有角色的行為,的確只有學長他是有點不一樣,尤其是在其他人的行動、說話都跟伊甸幾人所預期的劇本差不多的時候,就只有學長的行動是和劇本不同的。
「好了,他們來了」伊甸的說話宣告了鬧劇的開幕
(それなら騒ぎましょ~?)
隨著原初的魔女(瑪莉亞)和真實的魔女(艾莉卡),還有今次反魔女方(冰炎)的入座,一場紅字和藍字之間辯論再一次的上映…
(今宵 世界を飼い馴らすように 主役きみの舞台の虜にし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