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0|回復: 4

[同人文] 特傳同人-水墨華(無CP)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8-27 14:08: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泉漓心語 於 2019-8-27 14:16 編輯

作者介紹:
新筆名曇華,初次寫作,請多指教。

前情提要:
原創女主,無CP,與主線故事關聯不大。不喜誤入。

以下正文。

楔子,訪客。

華美的殿宇之中,有兩人一坐一站,坐著的是名少女,藍髮藍眸藍衣,手持藍扇掩面,坐姿慵懶。

站著的是名少年,白髮墨眸青衣,雙手抱胸站立,神情不悅。

兩人皆沉默不語,僵持了許久,藍衣少女先拜下陣來。

「行了行了,這事我答應了,別再纏著我了。」

藍衣少女一臉嫌棄地揮了揮扇子,做出趕人的手勢,青衣少年冷笑一聲,不為所動。

「妳說答應了就完了?東西呢?」

藍衣少女一揮袖,一件物品如箭般射至少年面前,被少年一把抓住,仔細地檢視一遍後滿意地收進袖子裡。

「告辭。」

少女哼了聲,仍舊氣未平,怒道。

「快走吧你,最好別再讓我看到你,否則把你列為無殿拒絕往來黑名單。」

少年揚了揚眉。

「那可不成,我還要隨同我主進入學院,想必未來仍會時常相見。我聽聞無殿三主皆乃才德兼備之人,必然不會偷偷將我的身份洩露出去對吧?」

少女氣得咬牙,面上卻仍舊擠出笑容,只是那笑容儘管甜美卻怎麼看怎麼帶著殺氣。

「那是自然,我身為無殿之主必定言出必行,不會偷偷洩漏你的身份的。滿意了嗎?滿意了就快滾!」

少年滿意地一點頭,一展袖化作一隻身披青羽的美麗大鳥飛出殿外,很快便消失不見。

少女看著青鳥遠去,雖面上仍是氣惱的神情,藍色的眸中卻滑過一抹狡詐。

不偷偷洩漏是吧……哼,等著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7 14:11: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泉漓心語 於 2019-8-27 14:15 編輯

第一章,入學通知。   

大清早的,一名還穿著睡衣的少女抱著鳥籠,面沉似水,鳥籠裡空空如也,籠門卻是打開的。  

言若華仔細地檢查了一遍房間,發現窗戶開了道縫,窗台上還落了根灰色的細小羽毛,不禁蹙眉。  

昨晚睡前她明明記得確認過門窗跟籠子都是鎖好的,早上起來鳥卻不見了,這鳥是怎麼自己開鎖飛出去的。

正憂慮時,言若華聽到外頭傳來隱約的熟悉鳥鳴,連忙抱著籠子飛奔出去,最後在家門口發現一隻停在信箱上的鳥。

那是隻體型小巧的鳥,頭部是帶有小塊白羽的黑色,身體卻是灰色的,喙爪皆為紅色,此時正歪頭看著她,試探性地發出一聲清脆的鳴叫,是隻隨處可見的灰文鳥。同時也是言若華昨晚離家出走的鳥。  

還好不是真的離家出走了。言若華鬆了口氣,卻仍舊繃著臉,打開籠子,對著那隻文鳥道。  

「玄,進來。」

  文鳥卻又叫了一聲,在信箱上跳了幾下,看言若華還是沒什麼反應,鳥頭往下一探,整隻鳥就從信箱口裡鑽進去了,幾秒後,信箱隔板下的縫隙冒出幾根灰色的尾羽,接著鑽出一個小巧的鳥屁股,鳥屁股的主人還想往外鑽,卻被太窄的信箱隔板縫隙給卡住了,動彈不得,只好劇烈掙扎了起來,弄得整個信箱都跟著微微震動,還能聽到信箱裡翅膀拍打的聲音。  

「噗哧。」言若華忍不住笑出來了。她打開信箱,看到裡頭攤著一隻羽毛凌亂的灰文,模樣好不悽慘,紅喙裡還咬著個信封。  

「玄,你在做什麼啊?這是什麼?」  

言若華身伸手去拿那個信封,很輕易就拿起來了,灰文如獲大赦,連忙飛進籠子裡,先大口喝了幾口水,然後就開始細細整理起自己的羽毛,不時還幽怨的低鳴兩聲心疼自己掉了的羽毛,對那個信封看都不看一眼,完全失去了興趣。

言若華一手拎鳥籠一手拿信封進了屋子,先將鳥籠放好,換了乾淨的水跟飼料,然後洗漱換了衣服,拿著信封去了客廳打算邊吃早餐邊研究。  

早餐是昨天晚上買的土司麵包,言若華切了兩片,抹了奶油放進烤箱烤,烤好後自己拿了一片,另一片放在對面的桌上。  

言若華咬著土司,研究了下信封,信封上沒地址也沒收件人寄件人,除了玄留下的咬痕外什麼都沒有,乾乾淨淨的,索性直接拆開來。  

裡頭放了幾張張折起來的紙,打開一看,最上面一張的標題「入學通知書」映入眼簾。

言若華愣了愣,細細閱讀起來。  

「致言若華小姐:  您已錄取Atlantis學院xxx學年度高中部一年C班,如有意就讀請簽署同意書於x月xx日上午七點前往報到並參加新生訓練。未於報到時間前簽署同意書視同放棄就讀資格。  

Atlantis董事會。」  

通知書的角落蓋了個奇怪的章,看起來像是校徽之類的,美歸美,卻看不懂寫的是什麼。  

一起裝在信封裡的還有兩張紙,一張是繳費明細及注意事項,學費出乎意料的竟然相當便宜,比她所知的一般公立高中還要便宜一些。  

另一張就是那所謂的同意書了,紙上就兩句話,「同意書」以及「是否同意就讀Atlantis?同意/不同意。」

最下面是一道用來簽名的橫線。  

看完後,言若華一頭霧水。  

先不說這所她完全沒聽過的學校是怎麼冒出來還找上她去就讀的,這封啥都沒寫的信是怎麼寄到家裡的?人工投遞?

「若華,在看什麼呢?」  

一個中年男人拄著拐杖從房間裡出來,坐到餐桌前。  

「早安,爸爸。」  

言若華抬起頭看向中年男人,將入學通知書還有繳費明細遞過去。  

「一所學校的通知書,不知道是怎麼寄來的。」  

明顯行動不便的中年男人是言若華的父親,也是言家武術館的教練,幾個月前因為一場車禍而從此不良於行,只能在家修養。  

言父看完了後,露出一個高興的笑容。  

「既然還有學校能讀,看起來也還不錯的樣子,若華,不然妳就讀這所吧?」  

言父受傷住院時,恰逢言若華的升學考,結果言若華毅然決然放棄了考試在醫院照顧言父以及處理那些有關保險、賠償的瑣事,好讓言父可以專心修養,如不是如此,以言若華的成績應該是可以考上好學校的。  

放棄考試後,能選擇的學校就只剩昂貴的私立學校,但自從言父受傷無法繼續經營武術館後,家裡沒有經濟來源,言若華便堅決不讀私立學校,甚至打算不讀書了去重開武術館,言父好說歹說才讓言若華讓步,退而求其次肯找間便宜的高中。現在突然就有一所能符合女兒要求的,言父怎能不高興呢?  

言若華想了想覺得去讀也好,學費便宜,放假也還能打點工,便答應了。

「那就這所吧。」

吃完早餐,言若華收拾完餐桌,目送言父出門復建後便回了房間。  

對於某隻擅自離家出走的小鳥,還有筆帳要算呢。  

籠子裡吃飼料吃的正歡的灰文莫名打了寒顫,羽毛都炸起來了,抬頭一看,窗戶關的好好的,一點風也沒有呢!索性低下頭繼續吃,渾然不覺危機將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7 14:31:4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少年。



言若華提起筆,在同意書上端端正正寫下名字,剛落下最後一筆,同意書赫然開始發光,然後消失在空氣裡,桌面上乾乾淨淨,一點紙屑都沒留下。

言若華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看向旁邊的籠子。

籠子裡,一隻剛剛被唸了一個小時的灰文無精打采地縮在角落,傷心的茶不思飯不想,連最愛的整理羽毛都沒興趣了,一副鳥生無望的樣子,完全沒留意到言若華看過來的視線。

隔天,言若華收到了一件快遞,裡頭是一本厚厚的新生安全手冊跟註冊單。言若華翻著那本新生安全手冊,邊看邊挑眉,但還是把它整本看完了。

新生訓練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言若華穿了套運動服,背了背包就打算出門。籠子裡的灰文卻突然叫個不停,吸引了言若華的注意。

「玄,怎麼了?你想跟我去新生訓練?」

灰文鳴叫了一聲。

言若華打開籠子,拿出寵物鳥專用的攜帶盒,灰文卻抵死不進去。

眼看再不出門就來不及了,言若華放棄繼續和鳥僵持,隨牠去了。

灰文如願以償,歡快地飛到言若華肩上停好,還討好地蹭了蹭言若華的臉。

「行吧,你愛待著就待著,不過你可不許亂飛到別人身上,否則要是被抓去燉小鳥了我可救不了你。」

灰文甩甩尾羽,反駁似地鳴叫兩聲,言若華不理牠,將寵物盒塞進背包裡出門了。

言若華搭公車來到了目的地,公車不能帶寵物上去,所以上車前言若華還是將灰文塞進了寵物盒,下了車才放出來,一放出來就躥回言若華肩上死死抓著衣服不放,生怕再被抓下來丟進盒子裡。

或許是學過武術的關係,言若華雖然長相看起來挺柔弱秀氣的,做事卻相當簡單粗暴。

通知單上唯一給的地址是座車站,還附上了車班時間,六點半,卻沒寫要坐到哪一站。

車站裡沒半個人在等車,言若華看了看錶,現在是六點二十八分,正想先找站務員問問那班車的路線時,突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

言若華回頭的時候其實已經不動聲色擺好了起手式,若背後的人心懷不軌,言若華一個照面就能將他掀翻在地上。回頭一看,後面站了個少年。

少年的外貌很奇異,年紀看起來似乎比她還小,不過十三、四歲左右,一頭綁成馬尾的中長髮卻是全白的,臉孔俊俏精緻,雙眼漆黑如墨石,穿著一身質感很好的青色古裝,上半身是交領寬袖,下半身是俐落褲裝。不像個人,像是從神話裡走出來的精怪,自帶空靈出塵的氣場。

言若華挑了挑眉。這是哪個古裝片場裡的演員沒卸妝就跑出來了嗎?

少年冷著一張俊臉看著言若華,慢慢的開口,聲音很冷,不過很好聽。

「言……同學對吧,我是負責帶你去學院的人。」

「哦?」

言若華打量了下少年全身上下,最後定格在少年的頭髮上。

「學校允許染髮跟奇裝異服?」

少年那張好看的臉抽了一下,沉默了幾秒才開口。

「學院不規定髮色,有特殊原因的話可以不穿制服。還有問題的話等等再問,我們要遲到了。」

言若華伸出一根手指。

「最後一個問題。我們怎麼去學校?」

少年的臉忽然臭了起來,像是想到什麼令人厭惡的事。

「用說的說不清楚,我直接帶妳去吧。」

六點半,火車來了,卻沒有要減速停站的意思。

少年抓住言若華的手,在火車進站的那秒轉身跳下月台。

猝不及防被扯下月台的瞬間,言若華只來得及伸手摸向一直待在她肩上的灰文,卻摸了個空。

下一秒,火車轟然駛過,原地空無一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7 14:39:1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選課。



看著眼前巨大的白色拱門,言若華使勁閉了閉眼又睜開,神情一片茫然。轉過頭,少年還在,正挑眉看著她。

「還好嗎?應該不需要送妳去保健室吧?」

言若華搖搖頭,提出一個要求。

「能帶我回去剛剛那裡嗎?」

少年皺起眉。

「回去?為什麼?妳快趕不上報到時間了。」

「我養的鳥不見了,大概是落在剛剛那個車站裡了,能不能帶我回去?」

「鳥?」少年一個揚眉,指了指她的肩膀:「妳指的是妳肩膀上這隻?」

言若華一愣,低頭一看,肩膀上的確是一隻毛茸茸的灰文,羽毛一副飽經摧殘的凌亂模樣,顯然剛剛撞火車時受到了不小的驚嚇,此時正忙著梳理羽毛。

言若華摸了摸灰文,手指上傳來的羽毛觸感真切實際,雖然仍舊有點疑惑,但是感覺安心了不少。

言若華摸了幾下,一抬頭發現少年正盯著她摸灰文的手,連忙收回手。

「抱歉,我這邊沒事了,我們去報到吧。」

「喔,好。」

少年點點頭,帶著言若華走進拱門,雖然仍舊是一張冷臉,但言若華卻莫名感覺少年似乎有些情緒低落,也不知為什麼。

校園很漂亮,每棟建築看起來都莊嚴又優雅,少年帶她經過了幾棟樓後來到教學樓。

「到了,妳自己上去吧,四樓,寫一年C班的那間就是妳的教室。」

「謝謝。」

言若華道了謝,走上去,順利找到教室拉開門進去,門拉開的瞬間發出一個像是什麼東西被碾過的聲響,言若華也沒在意到底被碾過去的是什麼。

在收到那本奇怪的新生安全手冊時她就已經知道,這所學校跟一般的學校不太一樣,也做好了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的準備,雖然那個撞火車還是讓她震驚了好一下,不過那時她以為玄不見了,大半心神都放在想回去找她的灰文上,反倒壓過了撞火車這件事帶來的驚悚。

教室裡只有三三兩兩的人,一個看起來很精明的女孩子注意到言若華的到來,遞給她幾張紙。

「同學來的挺早的,來,資料填一填,照姓名牌找座位。」

「好,謝謝。」

言若華接過紙,找到寫了自己名字的座位牌,是個靠窗的座位,坐下來開始填資料。從頭到尾,玄都很乖的待在她肩上。

第一頁是基本資料,大部分都是很常見的問題,姓名、性別、地址等,唯有一欄特殊了點,問的是種族,言若華想了想,沒聽過她爸或是她媽哪邊有什麼奇怪的傳聞,便還是照自己的認知填了人類上去,在第三頁的學生住宿注意事項問是否住宿時,言若華本想勾否,玄卻從肩上飛下來撲到她的筆上,筆一歪,勾成了是。

言若華將鳥從筆上抓下來丟回肩上。打算等等再去問那個女孩子還能不能改,要是不行改那就住唄。

繼續往後翻,最底下是一張選課表,課程倒是琳瑯滿目,真真是什麼都有有什麼都不奇怪。

不愧是需要撞火車才能到達的學校,連課程都如此與眾不同。

言若華將不衝堂又有興趣的基礎課全填上去。大部分都是語言、歷史類的,還有一些體術、法術、自保防身類的課程。

那些名字陰森森一看就很不吉利的什麼詛咒、咒殺、傀儡之類的課程言若華一個都沒選。

「還可以選一門,要選什麼呢?」

言若華筆尖輕敲選課單沉思著,忽然間手中的筆被一股力道奪走,伴隨著一陣拍翅聲,選課單上的「墓陵」兩個字被重重圈起,力道大的甚至差點劃破紙張。言若華愣愣的看著奪筆的兇手——一隻因為用盡全力而累癱在桌面上的灰文鳥,鳥嘴裡還咬著對牠來說太大的筆桿,發現她的注視,灰文趕緊丟下口中的筆,收攏翅膀站好,一副「你剛剛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

言若華瞇起眼睛,盯著那隻正努力歪頭裝無辜的鳥,冷冷開口。

「回去再跟你算帳。」

灰文一僵,不敢再歪頭,小小的鳥爪一點一點地將身體挪到離言若華最遠的桌角,整隻鳥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不去理那隻根本就是戲精的鳥,言若華將墓陵填上選課單最後的空位上,狠狠蹙了蹙眉。她對這種陰氣森森的課程一點興趣都沒有,寧可將時間拿來研究不同世界的文學跟武術。

不過看著那隻明明瑟瑟發抖卻還一臉期盼盯著她的鳥,言若華還是忍住了將那門課劃掉的衝動。

確認資料填寫完整,言若華將資料還有選課單交給剛剛那女孩子。其他同學在她寫資料的期間也陸陸續續的來了,差不多都到齊後,一個穿著黑大衣的黑人進來,據說是他們未來三年的班導師。那個看起來不怎麼像老師的老師講了幾句話,讓班上推選出幾個幹部,班長就是那個拿資料給她的精明女孩子,叫做歐羅妲.蘇.凱文。

言若華對此不怎麼意外,那個女孩子身上很有一種領導人的架勢,的確很適合當班長。

歐羅妲上台自我介紹時台下發出了許多驚嘆,言若華聽著同學們的議論,那個新任班長似乎是什麼名門望族的出身,對於她當選班長幾乎沒人有意見。

言若華還聽到一些碎語,似乎是在說班上有個沒來報到的學生的代導人是黑袍,有人對此表示羨慕,也有人不屑。

言若華拿出筆記本,在上頭寫下幾個幹部的名字,在歐羅妲.蘇.凱文的後面註明了班長、疑似有名門望族的背景。又寫下代導人、黑袍,將其列為需要調查清楚的事。

這是言若華從小的習慣,將重要的事以及不理解的事寫下來,方便日後查閱。

選完幹部後就沒什麼事了,同學們各自聊天,也有好些人來找言若華攀談,言若華也跟幾個觀感還不錯的女孩子交換了手機號碼。

讓她較印象深刻的是個金色頭髮的女孩子,有著很漂亮的綠色眼睛,長相很甜美人也很開朗,臂彎裡抱著隻雪白漂亮的異色瞳貓咪。令人驚訝的是她似乎非常喜歡玄,可惜玄對她一點也不感冒,一點都不讓那女孩靠近,讓那女孩惋惜不已。

對此,言若華只想說,這位同學,摸鳥前能不能先把貓放下?抱著貓摸鳥怪不得玄不理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7 14:39:5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返家。



新生訓練只有一天,而且不到中午就下課了。

值得一提的是,下課前她偶然向窗外一望時竟發現外頭的景色在高速旋轉,教室裡卻平穩的沒有半點感覺,問了人才知道,這學校裡的教室在上課後是會離開原位四處移動的。

「那要是遲到的人怎麼辦?」

言若華問那個告訴她教室會移動的同學,同學很熱心的回答。

「遲到可以租衝浪板追教室,不過要小心不要喊錯教室的名字,喊錯的話教室會生氣把人壓扁。」

這教室真有個性。

大部分同學都離開後,言若華將東西都收好,鳥也關好抱在懷裡,道別了那個又跑來看玄的抱貓女孩打算回去。女孩後來沒在試圖摸鳥了,只是蹲在一旁用閃亮亮的眼神盯著看,目光熱切到讓玄完全僵住動也不敢動。

言若華在聊天中知道了那個女孩叫米可蕥,喜歡玄的原因是因為米可蕥是鳳凰族,對於鳥類有天然的好感,米可蕥很熱情的表示碰到問題可以來找她,要是能帶著鳥一起來就更歡迎了。

打開門,言若華有點犯難,因為教室外頭是一片高空,門檻之外完全沒有可以踩的地方。

「上來。」

一個清冷的聲音突兀地出現。

言若華抬頭一看,她面前的空中不知何時飄浮了一片青色的虛影,隱約能看出似乎是隻鳥的模樣,虛影上雙手抱胸站立著的正是早上帶她撞火車的青衣少年。

少年神情淡漠,腳下的虛影卻穩穩停在言若華可以輕易登上的高度。

言若華試探地踩了踩,確定這虛影真的踩了不會掉下去後便站上去了。

她站上去後少年甩了甩手,腳下的虛影分出一縷飄至言若華面前。

「抓好,我送妳回去。」

言若華抓住那抹青影,觸感有點像絲綢,輕薄柔軟。剛抓好的瞬間腳下的虛影便衝出去了,速度快到連景色都糢糊成一片,耳邊只聽得見呼嘯的風聲,彷彿連自己都融進了風裡。再回過神時,眼前的景色已經變成家門口了。

言若華抱著寵物盒,小心翼翼地跳下虛影,對著少年道謝。

「謝謝你送我回來,今天麻煩你了。」

「不客氣。」少年想了想,問道。「今天還適應嗎?」

言若華頷首。

「還可以,不過我有些事情想問,代導人和黑袍是什麼?」

言若華不過隨口一問,少年卻很認真的回答了。

「代導人是負責指引剛入學新生的人,通常由高中或大學部學生擔任,妳的入學管道比較特殊,所以是沒有代導人的。」

「黑袍是和這裡系出同源的另一個世界守世界的聯合公會裡的最高位階,也是能力最強的象徵。在Atlantis學院就讀的人大部分都是守世界的,少部分則和妳一樣是這個世界的。」

少年從寬袖裡拿出一個小本子和一疊紙片遞給她,言若華微微挑眉接過,心想這袖子設計的那麼寬大不會就是為了方便裝東西吧?

唔,似乎藏武器也挺方便的,改天找人做件試試。

「這裡面有一些關於守世界的常識,沒事可以多看看。這個白色有陣紋的是移動符,使用時扔到地上默想目的地就能發動了。藍色的是傳訊符,有事要聯絡我的話就寫在上面。」

少年指著小本子說道,又解說了兩種符的使用方式。言若華這才注意到紙片的確有兩色,白色的紙上頭畫著奇怪的圖紋,淡藍色的紙上則什麼紋路都沒有,細細一看倒是有微微的碎光,像灑了亮粉似的。

「沒其他問題的話就先這樣,那麼我告辭了。」

「再見。」

少年微微拱手行了個類似古代的禮節,一下就如青煙般消失了。

言若華將少年給的東西收進背包裡,剛進家門就看到復建回來的父親,言父手上提著剛從市場買回來的菜,笑呵呵的問。

「若華,今天的新生訓練怎麼樣?」

「還不錯。」言若華嘆了口氣。「爸爸,你怎麼又跑去買菜了?不是說我買就好嗎?」

言父依舊是笑呵呵的,似乎心情很好。

「哈哈,抱歉啊,經過市場就順便買了,我下次一定記得。」

「行,那爸爸你放廚房吧,我等下處理。」

言若華拎著包包進了房間,換了一身居家服後將鳥從寵物盒裡拎出來,開始長達半小時的說教。

半小時後,言若華從房間裡出來,繫上圍裙去廚房煮飯,留下房間裡一隻飛到角落裡拽了根自己的羽毛下來畫圈圈的鳥。

生無可戀的灰文表示:「突然羨慕起窗外那些聽不懂人話的笨鳥……QAQ」

午餐很豐盛,起因於對於女兒終於肯唸書且有學校唸太高興的言父一不小心買了太多菜,就連在房間裡耍自閉的玄面前都有滿滿一盆的青菜水果跟蛋小米。

所以說寵物之所以會暴飲暴食九成九都是主人或主人的家人太過縱容導致的。例如現在

從廚房裡出來聽聞這件事的言若華趕到房間時已經來不及了,現場只剩下一個空空如也的臉盆跟一隻吃得圓滾滾的灰文鳥。

天知道那個小身體是怎麼塞進那麼多食物的。

黑著臉將吃撐到差點飛不起來的小鳥扔出房間去運動消化一下,言若華轉頭去找言父再教育有關鳥類教養的正確知識。

她爸每次都這樣,一高興就想準備一堆食物給大家吃,大概是早期開館時收徒收太多留下的後遺症,自從她長大開始接過煮飯責任,拒絕她爸的暴飲暴食投餵法後,這待遇就落到玄身上了。

偏偏她爸只要高興起來就不記得小鳥的胃跟人類是有差異的,每次都按照成年人的飯量給玄準備食物,而她家鳥也很奇葩的每次都吃光了,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搶救成功過一次。

而每次吃完的隔天她家鳥都會胖一斤,停在肩上壓得人肩膀沉甸甸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