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86|回復: 6

[同人文] 【特傳】本是。(漾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25 20:00: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落櫻紛飛 於 2019-7-25 20:02 編輯

結果我還是放啦ㄧㄧ!(叫屁
這次為漾冰H文!不喜者誤入!本櫻要去挖洞活埋自己啊啊啊啊啊啊啊!!

殺手paro
有年齡操縱
二哈犬殺手漾(28)x演技帝殺手冰(20)(歐耶年上w
角色OOC注意
第一次燉肉,文筆不好請見諒(反正我文筆沒好過

####

【特傳】本是。

夜幕低垂,如瀑布一般灑落的銀白淡色月光掩蓋不住都市中炫目的霓虹燈,由七彩燈火所點亮的城市依舊是那由人心善惡所驅使的各種野獸並存的夜之城。

以殺手世家聞名的白凌家族,也是潛伏於此地的猛獸之一。

特別是白凌家最頂尖的殺手ㄧㄧ代號「毒蛇」的褚冥漾,今夜也是這座城市的一分子,那麼為何這個光是名字就會讓許多人聞風喪膽的冷酷殺手會身在此地呢?

因為他現在正為了感情事而跟自家的惡魔姐姐在談判。



「褚漾漾,你都已經快奔3了,還要不要找人嫁啊!」

月光下,一名猶如仙子般美麗的女子雙腿交疊,優雅地端坐在椅子上,但表情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地對著對面座位的男子罵著。

褚冥玥,是白凌家族是中少數沒有做殺手,而是做成了下屬害怕、上司敬畏的一名某公司經理,其勢力與人脈完全就是為了她那個永遠都獨來獨往,在任務中受得傷大多是因為衰運使然而來的廢柴(褚冥玥語)弟弟準備的。

「蛤~但是我就是沒有看上眼的啊,那些敢接近我的不是拜金就是婊,其它真正好的早就被嚇跑啦!早知道不要做這行了…而且老姐現在不是正為了婚事在忙嗎?還有時間關心我…唔噢!」褚冥漾一臉委屈地揉著那被自家姐姐行兇過的頭部,接過她遞過來的一大疊資料。

「那根本是你不會找,況且我結婚管你屁事!叫男方去處理就好。還有這些都是職業殺手中比較好的,你挑幾個抓去相親吧。」褚冥玥冷哼一聲,一臉“敢跟我鬥就要你死”的表情盯著無奈翻閱資料的褚冥漾。

真是…怎麼都32了外表跟個性還活像是25歲一樣啊…。

褚冥漾暗自腹誹著自家老姐,腦中的想法卻被褚冥玥的一瞪給瞪光了。



手指摩挲紙張的聲音迴盪於空氣中,每看過一眼資料褚冥漾就毫不在意地直接翻閱過去,直到他翻到了其中一份資料時才感興趣地停下來。

「冰炎,20歲,男性?」褚冥漾挑起眉毛,打趣地說著。「所以你們覺得我其實是同性戀但不敢說?」

「哦?我們還當你是無性戀呢。」褚冥玥冷冷地笑了笑。「不過褚漾漾對冰炎殿下有興趣啊?他可是最近才開始活躍的一個傢伙,據資料顯示是一名色誘高手,他那張臉還是男女通吃的勒。」褚冥玥望向窗外,黑色的長髮被徐徐地微風吹起,在空中飄揚猶如流水一般。「十五人,九名男性六名女性,皆是用誘惑的手法殺死的,但那些被他殺死的人不是有軍事背景就是黑道,甚至有些也跟你一樣是殺手,表示他的演技一定是很高水準的,若要接近他你可要小心點。」

褚冥漾任由資料自手上滑落到桌上,墨黑瀏海下的雙眼放出如鷹的精光。「那就他吧!我就要看看他的能耐,這個傢伙倒是讓我感到有點興趣,或許馴服了也不錯?」

身為殺手的褚冥漾同時也是一名情場高手,把到的女人不計其數,但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一個令他滿意的人,他認為,也許這個探不起底細的男人可以帶給他一些刺激感,搞不好自己還會因此沉淪呢。

但那都是未來的「可能」,他唯一信仰的東西只有現在的「成果」。

「哈,真不愧你是我弟,果然會挑一隻最難搞的。」褚冥玥從優雅的姿勢變化為豪邁,語氣染上了一層豪放不羈,黓色杏眼中的銳氣不輸褚冥漾。「那我給你們安排後天下午,聽說他晚上還有一件任務,你就盡責地當個跟屁蟲去支援兼刺探一下吧,我可想看到這個連我們都查不到底細傢伙嫁過來。」

聽到褚冥玥如定局般地宣示,讓樂於享受刺激快感的褚冥漾有些興奮。

「好啊,我接受挑戰。」







時間慢慢地流逝,不知不覺地那令人期待的後天也來到了。

褚冥漾就這麼坐在一間咖啡廳的座位上,雖然自己的臉根本毫無特色,相當大眾的臉也不會讓人想要一看再看,但依照冰炎的要求他只好選擇了最偏僻的角落,而且還不准穿得太顯眼,甚至還要自己不准用什麼沒意義的撩妹方法對他,他本人不吃那套。

麻煩。這一定是一般人腦中先想到得念頭,但習於忍耐的褚冥漾並沒有什麼怨言,只是依照著冰炎的意思選了剛過中午而沒什麼人的二樓座位,穿著普通的帽T加牛仔褲,臉上的淡漠完全被溫和給掩蓋住。

現在就先當隻乖乖的小貓吧,之後再變回巨蛇一口吃了他。

褚冥漾笑笑,那是一抹玩味的笑容。



他就這麼靜靜地等,差不多在自己用著兩口絕活嗑成功掉了五盤蛋糕後,沒有人的二樓空間便走上了一名男子,其美貌的外表甚讓褚冥漾瞬間傻掉。

一看就知道質量很好的銀髮上頭被陽光點綴了許多鑽石所磨成的細粉,一抹突兀但又讓人感到自然的火紅就像是被塗上了剛噴灑出的艷紅鮮血一般,伴隨著呼吸與輕風而浮動,精致小巧的臉蛋讓閱歷了無數英俊貌美人臉的褚冥漾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天仙下凡,要不是早就知道對方是男性的話就差點以為他其實是神話中毫無性別之分的天使,水靈如血滴的杏眼要不是因為有著一層冰冷保護,可能就會因他的動作而震碎,簡直比死人還蒼白的肌膚近乎透明,吹彈可破的感覺應該是非常的好摸。

真的,太漂亮了。

這是褚冥漾第一個冒出的想法,果然是不管男女都可以用誘惑的方法來將之殺死的色誘高手,果然光是看到了這個臉蛋就像是要教人窒息一樣。



「你好,我叫褚冥漾。」褚冥漾對冰炎伸出了手,臉上不自覺地盪漾開一抹溫和且真誠的微笑。

冰炎見到褚冥漾的笑容時微愣,但還是在褚冥漾只是稍稍察覺時自然地坐了下來,僅僅是用著手指簡單地碰觸褚冥漾禮貌性伸出的手。「冰炎。」

見冰炎的自我介紹只是輕輕帶過,大概知道對方不喜歡說話,或者不想跟自己說話的褚冥漾只好觀察起對方更加細微的神情,除了捕捉到那緋色的眸子中流轉著不饒不屈的態度與好勝心外,還發現的對方身上的衣服還是非常簡單的襯衫牛仔褲,鈕扣頂多是只有第一顆會卡到脖子的沒扣上而已,其餘的都是一絲不苟地整理好,連一點點的鎖骨都沒露出。

嗯?也太乾淨了吧。褚冥漾在心中暗暗疑惑著,承認自己因為認識那名成天只穿著內衣褲走來走去的色誘專家,代號為「惡魔」的奴勒麗而對這種領域的殺手的確有些偏見,但是褚冥漾左看右看還是根本看不出冰炎有哪裡像是色誘高手,難道他其實是裝的?還是看似正常的衣服底下是有穿著什麼會讓人立馬噴鼻血的內搭嗎?

沈浸於自我腦殘小世界的褚冥漾並沒有發現冰炎的視線,噢、不,應該說他是故意忽略掉了。

而拿著筆電不知道在做什麼的冰炎抬起了眸,幾乎是以雷電般的速度送給了褚冥漾一記狠巴。

「噢!」並沒有預料到冰炎會使用與自家姐姐幾乎一模一樣的手段,身為殺手忍痛度超高但是對巴頭完全受不了的褚冥漾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要裂開了。

「活該。」冰炎請描淡寫地說著,絲毫不會對自己剛剛巴了比自己年長8歲、甚至是在殺手界中身為前輩的褚冥漾感到任何歉意之色。



「…」第一次在感情上失敗,覺得有些委屈的褚冥漾無言了下,隨後又開口。「對了冰炎,你晚上是不是有任務?」

「嗯。」依舊在擺弄筆電的冰炎視線沒有離開螢幕,薄唇輕吐出詢問。「你怎麼知道?」

「呃…」褚冥漾騷騷頭,因為冰炎而當機的腦袋頓時無法像平時一樣一臉正常的瞎掰,只好誠實地說出理由。「相親前家人有提過一下,就想說看看你的實力…我不是在否定你。」

「否定?」冰炎單手蓋下筆電,嘴唇勾起了一抹冷笑,仿佛是死神的勾魂鐮刀,讓褚冥漾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不注意就被勾走魂魄般。「好吧,我讓你跟。」

隨後冰炎在褚冥漾失神的時候收拾好東西,走到樓梯間的入口。「今晚7:00,穿好西裝打好領帶在XX路口等我,到時候我再跟你說你的「工作」是什麼,就這樣。」



銀白的身影一離開,原本呈呆滯樣的褚冥漾表情瞬間恢復正常,但隱藏在那冰冷外表下的心還是在為了冰炎剛剛的那一笑而砰砰直跳。

「果然嘛…連個冷笑都可以把我給迷惑…」褚冥漾吶吶地說著,又像是下定決心一般地灌完自己的那杯咖啡。

「冰炎嘛…我要定了。」







又是夜晚,但不同於平時的繃緊神情,身穿深藍西裝的褚冥漾心中滿是期待與興奮,因為他真的非常想要目睹一下冰炎在工作時的風采,若真如資料上所說的一般地魅惑,在比對一下那仍留存於他心中的那抹笑,那褚冥漾還真怕自己一個忍不住就先把對方給吃乾抹淨了。

果然指針一到達7的位置,一臺黑色的轎車也從馬路的一端駛來,最終停在了褚冥漾面前,單向的車窗緩緩搖下,銀色的腦袋由裡頭鑽出。

有些擔心對方會用出什麼方法來故意整自己的冰炎在看到對方依舊乖乖地遵照自己的指示,顯然自己的那個認為對方可能會因為什麼資歷或年齡問題而不甘願合作的想法完全是個屁,冰炎安心地打開車門放人進來。

「您好,想必你就是那個代號為「毒蛇」的褚冥漾先生吧?我叫做賽塔,是殿下的管家。」坐在駕駛座的金髮男人轉過頭,溫和的樣貌真摯到讓褚冥漾稍稍肯定了那便是眼前駕駛的真面目,毋須擔心自己會被陰什麼的。

「你好,賽塔。」褚冥漾向著賽塔點頭致意,隨後就把視線轉向了穿著白色收腰燕尾服、此時正在閉目小歇的人。「冰炎這樣穿很好看呢。」

褚冥漾笑著,這大概是他對除了家人以外,最真誠的讚美了。

對於褚冥漾的讚美沒什麼想法的冰炎半睜開起一隻紅眼,只是想要表示一下意思的冰炎完全沒想到褚冥漾會認為自己在對著他拋媚眼,還習慣性地用食指抹了一下下唇。

但褚冥漾還是稟著最高忍耐度,一點表情都沒有擺出來。



而用著車內後照鏡看到了一切的賽塔則是深深感到他們家的殿下真的很有魅惑人的淺能,也許平時根本看不出來,但是只有出任務時幾乎每一個動作都是在不自覺地勾引人。

「對了殿下,您不是還有工作要向褚冥漾先生交代?」賽塔輕咳了聲,生怕自己來接回自家少主時不僅僅是任務目標被處理掉了,連人也被「處理」掉了。

「哦,那個。褚,我要你當我男友,現在。」



……

「阿勒?」平時腦子於運轉很快但遇上冰炎總是當機的褚冥漾表情從冷冽瞬間被打成了呆傻,嘴巴很醜地張開。

我的追妻之路是不是太順利了?說好衰神呢?

褚冥漾非常希望自己的耳朵跟腦袋是沒壞掉的。

「等等、等等ㄧㄧ!冰、冰…」

「結巴什麼!虧你還是一個殺了幾百人的殺手,真是…我說要你當我的假男友!但是我們要裝作是感情很差的情侶,大概是那種一方已經想分手但令一方不肯的那種,反正等等記得配合我,你應該會演戲吧?」冰炎極度藐視地瞪著褚冥漾,但因為等下還需要對方幫助而沒有扁人。

褚冥漾慾哭無淚地點點頭。

ㄧㄧ很討厭被看扁但遇上心上人沒關係。

褚冥漾為自己的那個即使被小自己8歲的冰炎藐視但依然很爽的心態默默安上了一個很弱的理由。



「殿下,我們到了。」賽塔輕聲說著,車子剛停下的時候冰炎就打開了車門,將褚冥漾給踹下去,確認兩人的物品都拿好了之轎車便揚長駛去。

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棟光是外貌就看起來相當高級的建築物,但早已因為工作需要而看慣了這種富麗堂皇的建物,兩人只是自然地步入裡頭,廣大的大廳中正舉辦著盛宴。

不太喜歡人多的地方,但為了完成任務還是故意在走路的時候與那些已經雙眼發直地盯著自己的人們多多少少有著一些肢體上的接觸,走到擺放飲食的地方才撫媚地遞給一直跟在他身後的褚冥漾一支盛滿紅酒的杯子,帶著人到一個不至於擋到人但還算顯眼的地方喝酒。

在冰炎環著胸,一雙連紅酒都比不上的紅眼緊盯著目標時,褚冥漾都一直在注意著冰炎的動作,包括那隻沒有拿著酒杯的手似想要又似懼怕的不斷地與他的左手接觸,大概是要營造出想要牽手的模樣、明明只有喝幾口酒,雙頰卻已經染上了淡淡紅暈,跟著目標在轉動的雙眼有些朦朧,身體也有些搖搖晃晃的。

天啊!真的是太厲害了!

要不是因為褚冥漾能夠從冰炎任務的性質來推估他的酒量應該很好,他大概就真的相信冰炎已經醉了吧。自認演技也有到達水平之上的褚冥漾忽然覺得冰炎的演技至少比他還要高一層。



雖冰炎並沒有明說目標是誰,不過跟著冰炎的視線大致上能夠確定是誰,眼看目標就要過來了,褚冥漾趕緊抓住機會。

「冰炎。」他不冷不熱地叫喚著冰炎,後者則是繼續裝作酒醉地,慢了半拍才轉頭望向他,如大海般飄忽不定的赫眸在那一霎那間凝結,蘊含著真情,並沒有回應或是責備,只是以非常之緩慢的速度捧住了褚冥漾的臉頰,紅唇張合慾想吻他的樣子。

面對冰炎突然其來的索吻動作,褚冥漾在那一瞬間差點就想要抓住冰炎狠狠地吻上,腦中的理智卻快一步拉住了他。

你現在還有任務在身,不要搞砸了。

褚冥漾閉閉眼,利落地躲過冰炎的唇,大手無情地拍開那貼在自己手上、有些燙熱的雙手,冷聲說著:沒事。

意料之中地的躲開,意識依然非常明晰的冰炎還是保持著被褚冥漾拍開的動作數秒,才慢慢地回復原本的動作,拿起了放置於桌上的酒杯緩緩搖著。

果不其然,在資料中寫著“對美人與被愛人拒絕的人們相當感興趣”的目標物男子在注意到冰炎索吻失敗後就走了過來,掏出了放置於胸前口袋中的手帕遞給了眼中盈著些許忍耐淚水的冰炎。

「還好嗎?美人兒若是想哭可以盡情哭出來沒關係哦。」男子將大手覆上了冰炎的腦袋,麻利地單手拆開冰炎綁在頭上的紅繩,像是在順毛一樣地順著頭髮撫摸著,眼中還帶著「要這麼做才對」的意味、不讚許地看著褚冥漾,讓他非常想要跳起來直接戳瞎這個人面禽獸的雙眼,但礙於在大廳廣眾下不適合這麼做而且這是冰炎的任務,褚冥漾只好一忍再忍。

「還可以…。」冰炎並沒有拿男子的手帕來擦拭,只是低垂著頭顱,讓劉海蓋住臉蛋,褚冥漾仿佛可以看見一滴的淚花在冰炎的衣領上綻放。

「美人兒叫做冰炎對吧?要不我們就去發洩發洩?畢竟忍著淚水也不好呢。」男子笑著,卻是褚冥漾見到的那麼多虛假笑意中,最噁心的一個。

「…但是褚……。」冰炎看看男子再看看褚冥漾,後者只是擺擺手,擺明了「隨你處置」的訊息給男子。



在冰炎被男子摟著腰帶走的時候,褚冥漾還可以見到冰炎留戀般地那一個回眸,裡頭是滿滿地失望與落寞,讓褚冥漾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恨不得當場就掏出隨身攜帶的槍或刀立馬斃掉男子。

在心中默念了無數遍“這只是任務”,褚冥漾依照著男子與冰炎走過的路線來到了樓上酒店,繞到了一處沒有人的攝影機死角才拿出手機確認冰炎的房號。

「呵呵,那個男的還真在跟他聊天啊?」褚冥漾翻身上到了通風管中,依循著冰炎剛剛給的酒店地圖移動到了冰炎與男子所在的房間上方,拿出了螺絲起子與小刀用蠻力撬開通風口,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兩人。

很好,衣服都還很乾淨。

沒什麼想要去認真聽兩人的談話內容,褚冥漾只是拿出了一張小紙條往下丟,那是他們的信號。



注意到了落下的紙條,趁著男子尚未察覺時冰炎搶先了一步拾起紙條,丟掉垃圾桶內。

「冰炎,怎麼了?」注意到冰炎動作的男子問著,不見對方神情有什麼懷疑之色冰炎才回答。

「沒,垃圾。」冰炎妖治的眸子撇了一眼男子,剛坐回原位時那排用來固定衣物的扣子就被男子的手給撫上,作勢要解開。

「冰炎…你好漂亮…我可以嘛?」男子在冰炎的耳邊吐出熱氣,大手不規矩地摸上臀部,神情有些恍惚。



看來催情藥已經發效了。冰炎低低地應了一聲,拉過男子的胸前衣料把人拉到眼前吻上,軟嫩的舌頭正確認著男子的口中沒有殘留藥物的時候卻被一條靈活的軟肉給破開喉頭,硬是強塞了一個糖果般的圓球進入深處。

「咳…咳咳!你ㄧㄧ!這是什麼!」冰炎慶幸著自己在硬物堵塞氣管而身亡先快一步地用舌頭擋住,但還是在兩人分開時不小心吞了下去,大聲地詢問讓上頭埋伏的褚冥漾也開始戒備起來。

「嗯…?沒什麼啊~只是一點增添情趣的東西而已~」男子輕佻地伸手推倒冰炎,欺身壓上了正慢慢被情慾控制的冰炎。

「唔…!」四肢都被男子給壓住的冰炎只能任憑男子吻著,毫無控制權的吻讓他因男子的步調開始缺氧而逐漸脫力,被男子的動作蹭得凌亂的燕尾服被身上的人粗暴地扒開,連帶裡頭內袋暗藏的各種武器皆被男子給丟掉遠處。

「嗯?真沒專業素養啊,竟然會傻到會把全部的武器都給放在一起呢。」男子饒有興致地欣賞著被自己剝到僅剩內衣褲的冰炎,像是在對待著什麼易碎品一般地由冰炎尖銳的下巴摸到了精致的漂亮鎖骨、隔著內衣撫摸著那片訓練剛好而緊實不扭曲的胸膛、隱隱約約可以摸到有六塊肌肉的平坦腹部、再繞過跨部撫摸上了光滑的大腿捏上好幾把,在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紅印。

冰炎像是要掙脫束縛似地扭動身軀,卻被男子像是要壓碎骨頭一樣地更加用力地按住手腳,不屈繞的赭色眸子在男子連帶內衣布料一起含住一邊因藥效挺立的紅櫻時黯淡了下來,只好面對現實、乖順地如小貓般發出輕吟。

「好乖…如果等下也這麼乖的話我會視情況給你獎勵哦。」男子得意地笑,惹得一直在通風口上待命的褚冥漾忍不住把槍給上膛,瞄準男子得太陽穴,動作卻被冰炎不同意的冰冷視線給凍住。

“不行,這個傢伙一定會趁機拉我當肉盾”

對啊…如果米納斯的子彈穿過那傢伙的豬腦打到冰炎就不好了。

褚冥漾嘆口氣,為自己剛剛的想法在心中不斷責罵自己,不甘願地繼續看著男子侵犯冰炎。



只見男子的手指擦上冰炎內褲的鬆緊帶,在拉下褲子前就被冰炎猛然抬起的長腿給踹到了房間另一端,整個人撞上了牆壁因而癱軟在地。

「噗哦ㄧㄧ」男子吐出一口鮮血,大概是有什麼臟器被冰炎給踹破了,啞聲問著「你…不是吞下了催情藥嘛!?」

優雅地坐起身,冰炎冷哼道「我才想知道你是怎麼躲過我的藥呢,而且你竟然能夠看破我的演技,實力不錯。」

「那個啊…我還真差點被你給騙到了…但是…噗哦ㄧㄧ!」男子的聲音被冰炎驟然打來的拳頭給揍回咽喉。

目前殺氣與寒氣全開的冰炎並沒有一絲想要聽男子辯解的意思,把人從地上給拎起,嘴角勾起一抹不同於下午的笑。

是嗜血的死神笑容。

「我不想聽,反正,你也要死了。」



慘叫聲後,被破壞脊髓而全身癱瘓的男子全身都是爪痕,有得甚至還冒著血珠,大張的嘴全是被打斷的牙齒,瞪大的眼只能夠無助地盯著眼前把他給打成這幅模樣的罪魁禍首。

目睹了冰炎超暴力血腥的施暴過程,褚冥漾真心覺得下午冰炎的那一巴已經是非常手下留情的了,利索地翻下通風口看著男子,覺得自己雖然沒得動手但能夠看到如此驚心動魄的屠人過程也是算是值得了。



「冰炎,你真的很厲害耶,那個演技簡直是跟真的一樣!」褚冥漾大掌覆上冰炎勁瘦的肩,順便擋住那誘人的裸露香肩,免得自己就像是吃蛋糕一般地把它給吃掉了。

「哼,實力這種東西本是各憑本事,我倒覺得你的忍耐力也很厲害。」冰炎側目撇了一眼褚冥漾,大掌按住的身體因藥效依然在作用而微微地顫抖著,但控制力極佳的冰炎沒有讓褚冥漾發覺。

「那麼這個任務也算完成了吧?等等收工後我蠻想要帶你去逛逛的耶,可以嗎?」褚冥漾望著冰炎主動提出邀約,然而後者卻是坐上床褥,僅僅穿著內衣褲、雙腳交疊的冰炎既優雅又情色,讓褚冥漾頓時感到血脈賁張。

「對了,說到任務,其實除了這一件之外還有另外一件。」從剛剛順手拾起的燕尾服內掏出一把空手槍,幽黑的槍口指著褚冥漾。「委託人要我征.服.你。」

「哦哦?」褚冥漾揚起冷笑,用腳背勾出身後座椅落坐,擺出了身為專業殺手的架式。「讓我臣服於你還不簡單,要我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都可以!但是你的身體早就被許多人給觸玷污過了,那我豈不是排在了他們後面?我可不甘心,況且我又能拿到什麼好處?我有說不的權利嘛?」

冰炎拿著空手槍走到了褚冥漾的面前,長腿一伸一跨地坐上後者的大腿,手槍抵住男人的太陽穴。「嘖,真麻煩。」

「第一,單論觸碰,我的身體的確是被幾乎摸個遍了,但是真正的床技到現在我都還沒用過,目前為止也沒有一個讓我想用的、第二,好處的話還要看你的能耐,讓我開心就可以拿到比較多、第三,不行,你說不我就開槍。」說完,冰炎還像是示威一樣地拿槍在空中發射了一槍空包彈,在褚冥漾的眼中這完全毫無意義的動作就是十成十的撒嬌。



「好吧~既然冰炎殿下的第一次都肯獻給我了,那我也不客氣嘍~」打算直接撕開冰炎衣物的褚冥漾無預警的就被對方以繩子快速地禁錮雙手,反綁於椅子上。

「有說你可以動?」冰炎挑起劍眉,從彈匣裡面掏出了一顆約子彈大小的玻璃瓶,裡面裝著幾顆的小膠囊。

「我還是想知道那傢伙是怎麼躲過我下的藥,你當白老鼠。」冰炎手拿著藥丸,想要給褚冥漾強硬餵食。

「等等、等等!我想他一定是偷偷吐掉了吧!對吧對吧!」實在不想被喂藥的褚冥漾躲著冰炎拿著膠囊的手,卻意外地見到了冰炎委屈的神情。

「但是我都被那傢伙給硬喂藥了…真的很熱很難受…。」

被冰炎這麼一個可憐的表情給重擊心臟的褚冥漾呼吸一滯,溫柔地摸摸對方的頭。「好嘛…亞你不要覺得委屈了,藥我吃就是了。」

驀地,冰炎就在褚冥漾話音剛落時立馬恢復了原本的氣勢,把膠囊給塞入嘴裡效法著自己不久前被男子喂藥的方式再做一次。

含著藥的冰炎以舌撬開齒列,香軟的舌尖捲著藥丸帶入褚冥漾的口腔,任由膠囊外殼在兩人纏吻時融化於高熱的內壁中,藥物本身的香甜味道讓兩人更加貪婪地佔領對方的領地。



「啊哈…」褚冥漾被冰炎高超的吻技給吻到有些暈眩,腦中開始覺得自己不是被冰炎的技巧給先用的發洩就是比冰炎還早昏過去。

「喂,你怎麼知道我叫亞?」冰炎冷聲地問,動作卻是整個人都趴在褚冥漾身上,一點威脅性都沒有。

「啊啊…是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不是嗎?冥玥跟我說的啊…。」褚冥漾像是酒醉一樣,昏昏沉沉地回答。

「嘖嘖,這樣就不行了。」即便吃下催情藥也依舊很有精力的冰炎搖搖頭,拉好對方身子扒掉雙方上衣,媚眼掃向一旁那個半死不活的男子,不屑地一槍斃掉男子。

「雜碎。」

---乖小孩分隔線 未滿十八誤入---(快點下去!

深淵般的夜在遠方透出了一絲蒼白。

發洩完情慾的褚冥漾看著癱倒在床上的冰炎,掏出了置於對方衣物中的手機,打開聯絡清單撥號給賽塔。

「喂?是賽塔嗎?」

「是的,我是賽塔,是褚冥漾先生嘛?請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少主還好嘛?」

「呃…他昏倒了啦…放心放心!他已經把目標處理好了,只是事後……嗯,我們做了點事情而已。」

「好吧,那麼請先生顧一下少主,我再過去接你們。」

「不用不用!我有車!我只是跟賽塔報備一下而已!然後我今天會讓他先在我家睡一晚,就這樣,拜拜!」

「嗯,那若是有什麼事情我會打電話過來,再見。」



「呼…」掛掉電話後,褚冥漾不禁在心中暗喜賽塔是一個好說話的管家,要不然人家早就抄一堆打手來逼供了。

褚冥漾輕柔地把手機以及散落的兇器整齊地放回那件燕尾內,一邊打開了自己剛剛關上的耳機,一打開就傳出了自家管家的聲音。

「漾漾,你還好嘛?要我開車去接你們嘛?」千冬歲染上些微怒意的聲音配上弓箭的破風聲讓褚冥漾立馬直覺某雞又在亂鬧了。

「對,我很需要『你』來接我。」褚冥漾刻意強調「你」這個字,擺明了自己一點都不想看到某雞的心情。

「好…不良混混你給我滾開!漾漾我等等去接你,先這樣!」另一端的千冬歲驟然關掉耳機,讓褚冥漾感到有些無言。

只希望他們不要在我家開趴哦,早知道就不要告訴他們自己的魚池中已經有了確定常駐人選了。

褚冥漾一邊清潔冰炎一邊這麼想著。







冰炎一醒來,映入眼簾的就是一間自己身處的巨大的房間,跟自己的房間有那麼一點像似,但是周遭的各種擺設又不會是自己家會出現的。

疑惑地坐起身,過大的衣物滑落肩頭,露出半邊香肩,昨天的事情仿佛是一場瘋狂的夢境,輕盈的身子連一點搔癢感都沒有,身體依舊白白淨淨的沒有一絲疤痕。

昨天的一切,只是夢?

腦袋一片混亂的冰炎只能夠想到這件事情,沒辦法去思考細部的小地方,也許自己第一次體驗到的幸福可能就這麼落空。

快速地翻身下床,試圖挽留一點夢境中那甜蜜又荒誕的滋味,衝到門前的時候就撞到了驀然開門迎來的人,比同齡男性瘦小的身子被眼前的男人抱個滿懷,熟悉的嗓音是多麼的令人留戀。

「亞,你醒啦?」早就預料到冰炎可能會在清醒的時候奪門而出,褚冥漾不慌不忙地公主抱起冰炎,把人給安置在床上才慢條斯理地折回去推來餐車,上面擺放著一頓兩人份的豐盛餐點。

「褚…?」腦子依舊處在剛清醒的空白狀態,冰炎吶吶的叫喚著那個已經坐上床開始擺放餐點的人。

「嗯?怎麼,亞還在痛嘛?如果會痛的話今天就去醫療班看看吧,你的身體我已經上過藥了。」褚冥漾溫柔地摟住冰炎,叉子上插著一塊雞肉餵食給對方。

醫療班冰炎固然知道那是什麼ㄧㄧ一間地下的醫療中心,專門為那些殺手黑道甚至高層軍人們服務的。雖然說是地下,但是他們的用藥成分跟醫療手續甚至都比一般的大醫院還來得真實不偷工減料,而且他們的藥效還好得驚人,一點點擦傷都可以立馬復原,斷手腳也可以完美結上,休養幾個禮拜又是一尾活龍。

但是他們的收費也是極度不便宜,除非有認識才會給個跳樓大減價,就像是褚冥漾昨天才宣佈自己跟冰炎要交往,醫療班的領導ㄧㄧ提爾立馬送了一大箱醫療班牌的神奇藥膏過來,說是要他們兩個醫療班常客互相幫忙,一個受傷一個就要督促換藥。



「我不要去提爾那。」冰炎咬掉了那塊雞肉,香嫩有嚼勁的滋味非常好吃,讓冰炎在褚冥漾再次餵食之前就摸走了雞肉盤。

在昨天與賽塔的談話中大概得知他們家少主就是很討厭去醫療班的褚冥漾聳聳肩,灌下一大口牛奶。「對了亞,你昏了一天耶,確定不要去檢查檢查?」順便檢查一下有沒有一次中獎。褚冥漾在說出來之前嘴就被冰炎用一顆茶葉蛋給堵上。

「不用,我不痛。」飽飯的冰炎睨了一眼褚冥漾,拿著餐巾紙優雅地擦嘴,感興趣地走到了那片約有兩個冰箱大的書櫃前,滿滿沒看過有看過的磚頭書皆公平地得到了赩色眸子傾城的一眼,讓只能夠忿忿啃著抹醬吐司的褚冥漾好不嫉妒。

終於在各種書堆中挑到了一本堪比字典的原文書本,看也不看地走到了大床邊的一張小沙發上。

說好的摟摟抱抱呢?初夜過後的甜蜜早晨呢?

褚冥漾暗暗腹誹著冰炎的冷漠,但還是諂媚地端著手工餅乾蹲在沙發旁,冷酷殺手的影子都隨著早晨陽光而蒸發了,只剩下了憨傻大狗的本體。

「亞~我們親也親過了,做也做過了,那麼當我女友好嗎~」褚冥漾快速那條搖著不存在的尾巴,軟軟的小貓奶音配上了跟內容物不符合的汪汪大眼與清秀五官,乍看之下是很可愛,但在冰.浪漫細胞不存在的.炎的眼中卻是一個字就能簡單形容:噁。

「滾,誰要當你女友。」冰炎連一個瞪眼都不給,撒手便是一記簡直比起降龍十八掌還威武勇猛的鐵拳,讓退回成二哈的毒蛇狼狽地蹲在地上哀哀叫,比較值得慶幸的就是冰炎很給面子地吃著拿來獻給女王大人的餅乾

已經被各大醫院、醫療班跟自家姐姐認證過的小強體質就是用在這裡的,褚冥漾發揮著平時打電動不斷重新挑戰只為得到神器的精神再次挑戰冰炎。

「那冰炎當我的未婚妻嘛~呃…我說未婚夫。」褚冥漾在冰炎的狠瞪之下被迫改了稱呼,總算得到了冰炎滿意的應答聲,歡喜地撲抱住冰炎

看來由殺手邁向大狗之路只差一條項圈了。

「那我們一年後結婚吧!」已經在腦中自行安排好了婚前的甜蜜旅行與婚後的蜜月旅行,褚冥漾腦中開始上演的各種黃色小劇場就被三隻驀然伸出的纖細手指給打斷。

「蛤~亞要三年後在結哦…。」

「不,三個月」



……

………



「啊啊啊啊啊啊啊!亞啊ㄧㄧ!」

「閉嘴!」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家暴的場景依舊藏不住由那十指緊扣的雙手所方散發出來的甜蜜感,代表幸福的粉紅的泡泡充滿了整個室內。



在三個月前,他們還是兩名互不相識,只是在同道中略有耳聞對方的事跡而已。

而三個月後,他們將為對方許下為期一輩子的永恆誓約。

           

對了,據說隔天褚冥漾就被冰炎給強行帶去環遊世界做任務整整三個月,回國的當天才跑去戶政事務所登記結婚,兩人的婚紗照還是在任務途中拍的呢,結果最後還是在兩百多張的照片中挑選了一張兩人邊熱吻著邊朝著目標開槍揮刀的畫面,據說是因為他們覺得照片中噴灑的鮮血就像是玫瑰花辦一樣。

雖然有些恐怖,但還是真可喜可賀呢!                 

                                                   

                                     ※The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5 20:03:36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很爛尾齁?








































我當然不會就這麼完結啊!(蹦出

來個接個後續~







夜晚的威尼斯,是他們旅程的最後一站,在這個被譽為浪漫之都的地方也可以隨處見到卿卿我我的小情侶漫步在燈火通明的大街道上,甜蜜的氛圍就像是天上的星斗一樣地濃密,粉紅的泡泡美麗到讓那些單身的人都不敢戳破。

當然,那兩名將要回國結婚的殺手也是非常甜蜜地划著船,在映照出星夜的河道上深吻著擁抱著,身子如同是被黏膠黏起來一般地貼合。



「亞…這裡好美。」褚冥漾的大掌緊摟住冰炎,像是要吧前幾次任務被目標吃豆腐的份給吃回來一樣。

即使三個月內每天都重複著殺人與做愛,各種能試不能試、該做不敢做的事情都被玩遍了,幾乎全身都被探索個遍了,兩人的感情仍是不減,反而還有升溫的趨勢。

「畢竟是威尼斯嘛…的確很美…。」浪漫細胞與情商終於被褚冥漾調教到重回平均之上,開始懂得享受褚冥漾刻意製作的浪漫的冰炎枕著前者胸膛,與愛人一同欣賞著星空,比蜂蜜還甜的情話都勝不過兩人蜻蜓點水的一吻,無限的話語全數揉合在四片香軟的唇瓣中,仿佛只要一個吻就能夠知道對方的大小事一樣。

“但是再美也不會比你美,”

“哼,笨蛋,我是男的。”

人家都說水火不相容,但是那一個溫潤如水一個炙熱如火、一黖一赩的兩個世界卻能夠無聲地對話著,相通的心意僅在一念之間,便完成了所有話語的傳達。



悄然在遠方響起的槍聲,人類痛苦嘶啞的尖叫聲,都無法打擾兩人激烈的纏吻,搖擺不定的小船就像是有無數的水精靈在支撐一般,沒有翻覆沒有失控,為兩人營造出了安靜的空間好好享受著這個吻。

經過方才的一番纏鬥,氣喘吁吁的他們互相依偎著,最先調適過來的冰炎吶吶出聲。

「褚…既然我們要結婚了,那我要開條件。」

「哦?開什麼條件啊?亞」

「…褚…我希望…你可以收手嘛?不要當殺手。」

冰炎深情地凝視著褚冥漾,堅定的眸子映照出了那片星空。

很美,比起真正的星空還美。

「唔…為什麼?」不小心跌入到裡頭的褚冥漾只好撫摸著伴侶的身體,但是似乎愈陷愈深,就像是在流沙裡面掙扎。

「因為你已經28快29了…褚,殺手這一行是非常注重速度與行動力的,我只怕…以後的你會無法勝任。」



凝結的空氣被褚冥漾銀鈴般的好聽笑聲給劃破。

「呵呵~亞,你在擔心我?」褚冥漾捏了捏冰炎的鼻頭,被後者一掌粗暴地打掉。

「我沒有!只是……你不是想當醫生?我看你的醫療技術挺不錯的…我家有認識的醫院可以推薦你…」冰炎愈說愈小聲,最後還心虛地撇開視線,惹得褚冥漾不住的開始大笑。



「噗ㄧㄧ!哈哈哈!亞!你知道我有這個夢想啊!真虧你是我老ㄆ…未婚夫!」褚冥漾擦拭掉溢出的淚水。「其實那是我很小很小,大概五歲時候就幻滅的夢想啦,因為當年我的舅舅就在我面前死掉了,讓我知道其實殺人比救人還簡單,所以…嗯,你懂得。」褚冥漾一派輕鬆地說出事實,接著又低聲地說著。

「其實啊,我很開心哦,因為亞非常關心我嘛!不過你不用擔心哦,之後真的不行的話出路我已經差不多準備好了,還有…亞你也收手吧…我也是會擔心你受傷的。」褚冥漾下巴依靠著那被西裝撐挺的肩頭,單手爬梳著冰炎的髮。

「…我知道,但是我有會做這一行是因為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冰炎捏了捏掌心,低垂的眼眸對上了一面手機螢幕,上頭正播放著一名黑色長髮的少年在彈奏鋼琴,認真的神情與自己幾乎一模一樣。



「亞,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不過完成之後就收手了就去做鋼琴家吧,你看,都快比起專業的鋼琴家還厲害了。而且高中的你一樣美麗呢…。」



赤眼與墨瞳再次對上,六根手指默契地同時比出。

「三個月/三年後,就收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27 00:24:55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完來留言啦~

被小櫻突然殺出來的甜文嚇了一跳,要不是之前也有看過虐文以外的文章,不然我會以為小櫻你真的要轉行了......

(寫文寫得比我還好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7 20:51: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千島羽 發表於 2019-7-27 00:24
看完來留言啦~

被小櫻突然殺出來的甜文嚇了一跳,要不是之前也有看過虐文以外的文章,不然我會以為小櫻你 ...

沒什麼w會生出本文其實是因為單純想寫寫肉而已ww發糖什麼的只是順便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29 23:23:4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寫的好好看!!
好甜!很喜歡殺手的設定
((還有中間接近病態的動作  超讚的
大大還會寫類似的文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9 23:34: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落櫻紛飛 於 2019-7-30 16:53 編輯
碧兒 發表於 2019-7-29 23:23
大大寫的好好看!!
好甜!很喜歡殺手的設定
((還有中間接近病態的動作  超讚的


類似的文?是指病態獵奇的還是H文呢?
不過這些設定我都超愛XD所以之後應該還是會碼類似的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落櫻紛飛 發表於 2019-7-29 23:34
類似的文?是指病態獵奇的還是H文呢?
不過這些設定我都超愛XD所以之後應該還是會碼類似的w ...

好喔♡♡
期待大大的下一篇文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