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02|回復: 14

[同人文] 特傳 對不起,忘了我吧 (冰漾) 可能可以開續篇的公告 9/8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13 17:43: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冽夜 於 2019-9-8 14:58 編輯

煩躁   煩躁  煩躁
非常的煩躁

「冰炎」

「幹嘛?」轉頭看向自己的搭檔

對方一臉擔心的看著他「你怎麼了?自從上次出的任務你昏倒在任務地點後,你就常常心不在焉,而且有點怪怪的。真的沒事?」

冰炎張了張嘴,最後道了聲「......沒事」



「是嗎?」

叮─ 的一聲從冰炎的口袋響起

冰炎拿出來一看

「是任務嗎?」夏碎從旁邊探頭一看


「上次的任務報酬」


「都快過一個禮拜才給?」夏碎訝異地抬抬眼「一般不是很快就給了嗎」

「無所謂」冰炎聳聳肩,把手機收回去


「也是,不過你也真慘,那天的白袍任務搭檔臨時不來」夏碎有些許的幸災樂禍說著


「閉嘴」紅瞳狠狠瞪了過去


「對了,我們該去找歲他們了」


「走吧」邁步向前走「你最近跟你弟關係真好」


「這都是多虧了米可蕥他們」夏碎笑笑地說


「話說我們是怎麼跟米可蕥扯上關係的」


「這不是因為......」夏碎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冰炎回頭看著夏碎


「......是誰來著的?我們當初是怎麼跟米可蕥他們有所關係的?」夏碎一臉疑惑的看著冰炎「好像是冰炎你......」

「我......」一抹模糊不清的影像飛速衝冰炎腦海一閃而過,卻讓冰炎無法看清

『...長』  『...長』『不要.......』

『學長!!!!』

「學長!」一聲活潑喊叫聲與腦海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冰炎下意識抬頭望向聲音處

手緊緊抓住了米可蕥的肩「你再說一次你叫我什麼!!」

「學......學長阿」米可蕥臉略帶痛苦疑惑的問「冰炎學長,怎麼了嗎?」

「學......長?」

「冰炎你先放開米可蕥」夏碎看到喵喵痛苦的表情趕緊出聲制止冰炎,並將冰炎的手拿開


「我......」冰炎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手,上面的一個銀紅的手環讓他的紅瞳猛然縮小


原本不清晰的影像逐漸變得清晰、飛快的在冰炎腦海裡閃過

『學長』『學長』『學長』『學長』『學長』『學長』『學長』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學長』
『對不起』
『學長』
『我愛你』

最後影像停留在渾身是血的黑髮少年上


「......褚」冰炎顫抖著聲音「我竟然.......遺忘了你.......」

像是在想起什麼般,冰炎猛地抬頭扔下了移動符離去

「褚?歲,冰炎上次出的任務地點是在哪!!」夏碎轉頭對著千冬歲「快點!!只有冰炎回來代表褚現在的情況非常糟!!!!」


「我馬上查!!」千冬歲飛快的翻開手機「查到了!!」


「地點是遺霧之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3 20:05: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噢噢期待更新!不過這個梗好像有在其他地方看過(這梗很棒)漾漾已經考到白袍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13 22:35:28 | 顯示全部樓層
蒼凌 發表於 2019-7-13 20:05
噢噢期待更新!不過這個梗好像有在其他地方看過(這梗很棒)漾漾已經考到白袍啦…… ...

哎?是這樣嗎?
大概是巧合
因為我是聽歌靈感來了才寫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2 19:58: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冽夜 於 2019-8-13 00:11 編輯

六天前


「呼阿....終於全部清完了」連續幾天的使用能量讓已經非常疲累的他毫無形象的往後一躺

毫無預警地的他的後領被一隻手提起來「阿阿...學長輕點輕點,連續幾天的任務我快累死了阿」

只見那隻手的人身著一身黑袍,放掉了手讓他掉落在地「哼,才幾天而已就給我喊累,回去等著我給你特訓!」勾起了一抹傾城傾國的笑,但在褚冥漾眼裡是來自死神的微笑

「哇阿阿阿,學長拜託你放過我阿阿阿阿」褚冥漾慘叫著


「走了,等那個古堡探查完,就能回去了」


「耶呼!終於阿!!」


「學長學長,會我們回去再買那個黑袍限定的蛋糕給我好不好」褚冥漾泛著星星眼看著自家學長


「呵...我考慮」


「怎麼這樣啊」不理會一旁的自家小戀人的哀怨聲徑直向前走,但是嘴角勾起的是怎麼掩飾都掩飾不了的寵溺



但是,現在的他們殊不知,已經再也無法『兩人』一起回去了...

...




「褚!!褚你在哪」手持著烽云凋戈踹開了大門,映入眼簾的景象令他瞳孔一縮

褚冥漾被鎖鏈綁住手腳並浸泡在用玻璃容器裝著的水中,水裡飄散著血紅的血液
冰炎衝上前手中的烽云凋戈一揮,玻璃化為碎片破裂水全數傾灑下來
並伸手接住褚冥漾墬落的身體


「褚...褚,你醒醒」冰炎輕搖晃著褚冥漾



「學.......長?」懷中的褚冥漾緩緩睜開眼


「是我」冰炎抱緊褚冥漾「那傢伙呢!!我按照約定來了,解藥呢!!」


那天,他和學長兩人身受重傷

『來做個賭注吧』

『一人服毒,一人忘卻另外一人的記憶』

『如果在七天內記起並趕回來,我就給予解藥』

『如果沒有,服毒的人就會死亡』

『選擇吧......』




「不...已經超過了」褚冥漾平靜地看著不遠處那已過12點的時針


「我還是......來遲了一步......嗎」冰炎不可置信道「不!現在回去醫療班一定還有救」


「不...用了...毒已經....蔓延到全身了」

「別說這種話!你在撐一下,我…」


「夠了!真的...夠了咳...學長」褚冥漾抓住冰炎想要用移動符的手,咳出一大口血「接受...事實吧」


「褚!!」


「你能記起我,並過來我已經......很滿足了」


「學長,靜靜聽完我的話吧」褚冥漾溫和的一笑


「....別憎恨他,學長,至少此時此刻我是很感謝他的」冰炎知道,他話語裡的『他』是造成這一切的兇手「而且...他也是個可憐的人」


「其實我一直很害怕,你我的壽命是不相同的,我一直擔心如果我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先走了該怎麼辦」


「學長,我們遲早會面臨這個情況的...不過就只是提早了」


「但是,現在我很開心,至少...最後我想傳達給你的能親自說」

褚冥漾手輕輕貼在冰炎的臉龐,一如往常的那溫和的視線注視著冰炎
瞳孔倒映著他此生最愛的人


「學長我不後悔遇見你,但是因為我你面臨過死亡」


「如果沒有我,你不會遇到那些事」


「失去的那種痛我也不想再次承受了」再也......不想了


『我!由我來喝下』

「精靈善記卻也善忘」長痛不如短痛,趁現在就離開...或許是最好的結局,相信你幾年後很快就會淡忘我的存在,另選其他人,身旁也不再是我的位子


「學長,忘記我吧」一切...都忘吧
一滴淚自褚冥漾的眼角滑落


「褚,我不要!!你給我撐住!!!」冰炎握住褚冥漾的另一隻手



『學長...』
冰炎被推向一旁開啟的移動陣的法術中央



吶,學長...我...果然還是不想死阿...「對不起...」
他的視線逐漸開始模糊


『對不起...』
那是冰炎聽到的話語,以及看見喝下藥的褚冥漾的最後記憶



「我愛你......」貼著冰炎的手無力的垂落下來



「不要......褚——!!!」冰炎抓住褚冥漾原本貼在他的臉上的手,讓其繼續貼在他臉上



姍姍來遲的夏碎一行人呆站在門口,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喵喵倒吸一口氣,雙手嗚住自己的口「怎麼會這樣」

「冰炎學長,漾漾他...」欲上前的千冬歲被夏碎擋了下來


夏碎伸手擋住所有欲上前查看的人「歲...讓他...讓冰炎獨處吧....褚他....」


只有夏碎看見,他的搭檔、那位高貴的殿下自他的父母去世起再也沒落淚的他,此時他的眼角滑下了一滴清淚




數日後
在一個清澈的湖站著數多的身影
而那些都是與褚冥漾交好的友人、親人以及他的......愛人

一片肅穆中,沒有人說話,每個人的臉上淨露出傷心的神情
喵喵已經哭得泣不成聲


踏—踏—踏—

穿著一身黑袍的冰炎抱著褚冥漾的身軀靜靜地走向湖邊
輕輕地把他放在旁邊的一艘小船上


「對不起,漾漾,不能給你留一個完好的屍身」然看著褚冥漾的面容


「尤其是我們妖師一族,更不能。如果...你不是妖師就好了......」然的手握拳縮緊


「然......」辛西亞見狀上前去握然的手,卻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


「冰炎,時間差不多了」賽塔看著在小船前一動也不動的冰炎說著


冰炎伸手撥弄著褚冥漾的額髮,良久才回應一聲「恩」


賽塔吟唱著咒語,一陣微風吹動著船,讓船駛向水面


「冰炎」褚冥玥出聲,冰炎微微側頭望去「由你來吧」


「那傢伙...漾漾他,最喜歡的就是你的火焰了,所以由你來送他最後一程是再好不過了」


「......」冰炎微微抬手,小船上升起了火紅的火焰,如同他的眸孔一樣漂亮、奪目




「願年輕的孩子,下一世一生安好」
賽塔祝福著


小船緩緩駛向霧,所有人都看著那小船逐漸化為灰燼,直到再也看不到





三年後



碰——!!!


「老太婆你在幹什麼!!」扇董踹開了冰炎的房門走了進來「還有...鏡董事、師傅?」
走在扇後面的還有鏡與傘



「呀小傢伙」扇董事嘻皮笑臉的說道



「冰炎,好久不見」鏡微微的一笑對他打招呼



「好久不見了,鏡董事、師傅」冰炎尊敬的向他們點點頭



「怎麼可以無視我」扇不滿的湊到冰炎身前「但是...我們是來履行契約的」
條然,扇收起了笑容換成嚴肅的表情看著冰炎


「契約?」


「縛」傘淡淡出聲


「什...你們要幹什麼」冰炎發現自己無法動彈


「冰炎,別恨我們,也別恨漾漾小朋友」聽到久違的名字,冰炎瞳孔猛然縮小


「褚同學在很久以前拜託無殿,如果你三年了還是無法忘記他,就由我們來消除你的記憶。雖然褚同學因為意外提前離開了,但是契約依然有效」鏡說著


「那孩子...早在很久以前就安排好一切了」扇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臉


鏡的手逐漸伸到冰炎面前,貼在他的額上「不!不要!!我不要!!!」冰炎激動的說「我求你們,不要奪走!」


鏡念著咒語,冰炎極力地想要掙脫束縛「不要奪走我對褚的記憶!!!」


鏡收回手,一個藍色圖紋從冰炎的體內脫離出來,停在半空中


冰炎看著那個藍色圖紋「不....不要......!!」


「對不起」鏡反手一捏,圖紋化為千千萬萬個碎片飄散在空中「不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2 22:47:2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新的讀者



看來這是很悲劇的結尾了(つД`)

漾漾別那麼早離世呀!

還有來世,請一定要在一起

點評

你好~ 繼續看下去就能知道了w  發表於 2019-8-25 18:5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5 18:4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冽夜 於 2019-8-26 02:44 編輯

從此冰與炎的殿下遺忘了那個人,彷彿回到從未相遇的生活
但是,他的背影,卻多了個孤寂感


數年後
冰與炎的殿下正式繼位冰牙的王位


鈴—— 
胸前配戴多年的墬鏈突然發出了微小的鈴聲
正在閉眼休憩的冰炎睜開眼,伸手拿起墬飾



『雖然不能稱得上是贖罪』

『但是,這是我盡我所能取收集回來的』

『你所失去的記憶』

『我知道我的所作所為不能被原諒,也不打算求得原諒』


『但這是僅存一些力量的我,唯一能做的事』


他想起了那天的場景


『真的不後悔?自願喝下沒有解藥的毒』


『沒關係的,本來...我們就沒有未來』


『說實話...聽到沒有解藥我反而很慶幸』


『但是不管他會不會記起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平安』


『只要他一世安好,我就很滿足了』那人淡淡露出一個笑


『吶,跟我在打個賭好嗎,不過這...也算是請你幫忙』


『什麼?』


『調快牆上時鐘的時間』他抬眼望去,這大廳裡唯一的時鐘


『為何?』


『因為學長一定會記起的』


『在知道沒有解藥的情況和超過期限,或許超過期限這個原因會比較好...』


『這是我......唯一的一次自私』


『如此肯定他會記起並來得及趕回來?』


『因為他是學長阿』


那天...或許是魔怔
他把他放進了那個有減輕疼痛的功效的水中
並用鎖鏈困住他的手腳避免他受不了疼痛自殘

『真是...醉了...』


『竟然會相信他的話』


『奇蹟...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會發生......』


『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啊......』


到了最後期限那天


『喂』


那人已經被毒折磨的大概快不行了


『完全沒來,果然被拋棄了吧』

『不...』
他艱難的抬起頭


『我...一直堅信著他,堅信著學長』
他的雙眼充滿著對那人的信任

『...真是毫無根據』
這樣子跟當初的我真像...
但也只是全心信任,然後被背叛



他有些漫無目的到處走
無意識地飄到了某處


『阿...這裡是我開始襲擊他們的地方』

眼尖的他微微瞥見遺落在地上的殘破衣物

『是他的嗎?』他彎腰撿了起來,拿起的同時,一物從那口袋中掉落在地,瞳孔在看清那物時,猛然縮小『為...為什麼這東西在這裡』

那是個墬鏈,他曾經寶貝至極,卻也痛恨至極的東西

一張破舊的紙,在這時也飄落了下來
他有些顫抖地拿起閱讀

良久,他狠狠地扔掉『不,我才不信,絕對』

『明明當初就拋棄了我』

『事到如今...到底....』他渾身顫抖著






『褚!!!』

他猛地抬起頭,迅速趕往大廳
然後藏匿在大廳的某處,視線不自覺地望向時鐘

確實是離期限的前一分鐘
他看著廳內的那兩人


『奇蹟...真的出現了......?』

那一刻好似困住他的夢魘消失了,把他束縛於此地的鎖鏈解開了


他飄回了剛剛的地方
伸出手拾起地上的墬鏈


眼淚緩緩自他的眼眶流出『阿...阿阿阿....』

他緊緊握著手中的墬鏈,跌坐在地上痛哭著


自那天後,他得知那位的記憶被抹去
他就想盡辦法去收集回那些記憶碎片
把那些碎片小心翼翼融合進那個墬鏈
並在避開無殿,把墬鏈交給他後就消散了




一個銀色的光芒閃現,眼看就要往冰炎的方向而去

冰炎迅速睜開眼,腿一側踢
一把小刀被踢飛在地

一個年僅11、12歲的少年跌在地上捂住刺痛的手看著他


「小孩子?」冰炎微微一愣,但也很快反應過來,召喚出長槍指著少年


「你是誰派...」話還沒說完,少年往後一跳接連射出許多小刀

冰炎手一揮,小刀被揮了回去

眼看少年來不及閃避就要被刺傷之際


鏘— 鏘— 鏘— 鏘— 鏘—


一個一身黑衣的蒙面男子,將小刀全部擊落在地


一個清冷的聲音出聲道:「舍弟頑劣,胡亂接任務,還望冰炎殿下繞過他這次」
說完往後一跳,一手抱起少年準備離開


「來了想走可沒那麼容易」冰炎使出冰的能力阻礙著,提著長槍衝向前


男子微微嘖了一聲,把少年放在旁邊較安全的地方
然後持著短刀接下冰炎的長槍,空氣中響起尖銳的金屬碰撞聲
兩人互不相讓就這樣對持著,忽地男子一個側踢
冰炎俐落的往後一跳,長槍意外劃破男子蒙面的布
被劃破的布緩緩飄落地面,冰炎看清男子隱藏在布下的面容時身體一震


腦海想起了那個人最後的話語

『在您遺忘的那人出現之際,這個墬鏈就會有所反應,失去的記憶也將隨之歸來』


胸前的墬鏈發出刺眼的光芒,隨即破碎開來



鏗鏘!

長槍掉落在地,冰炎一手扶著頭一手撐在桌上,不讓自己狼狽跌在地上


黑衣男子微微一愣,但也知道這是個好機會
絲毫不戀戰,迅速回到少年身邊,一手抱起他,另一手收起短刀,抽出掛在腰上的數把小刀往後邊的窗戶一射,在小刀射向窗戶的同時,身體也一併撞向窗戶抱著少年消失在這夜色之中



無數個片段在腦中快速地湧現
不過很快,冰炎緩緩重新站立住



門忽地被推開,瑟洛芬著急走進來喊道:「殿下,屬下來遲了,您平安無事吧?」


冰炎恩了一聲
把身上象徵王族的外衣脫下隨意扔給在旁邊的瑟洛芬,伸手打開衣櫃

「殿下?」瑟洛芬抱著手中的衣物疑惑地出聲


「這幾天我要出門一趟」拿起許久未再穿上的黑袍往身上一套


「如果是這樣請讓屬下...」話沒說完冰炎就打斷了他:「不用,因為我要去追人」


「去追回我的王妃」踏著步伐離開了



「呃...是....?」瑟洛芬呆滯的回應,下一秒大叫著「王妃???!!!」






竟敢不過問我的意見就擅自決定
褚,你很有種呢
不過,不管這次你是誰、什麼種族都別想能逃離開我


冰炎冷冷的一笑







而此時正在遠方教訓少年的青年,則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







全劇中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5 21:29:13 | 顯示全部樓層
欸欸欸欸!!!!!!

等等等等!

我以為少年才是褚!
原來是男子才是褚
那麼那個少年是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5 21:42:12 | 顯示全部樓層
先鞭子後發糖www 雖然這糖是腦補出來的XD

後面要自行腦補紅眼殺人兔追妻生活,畫面很豐富呢~ (前面刀光劍影,後面坦誠相見 (??

第一次看到這類型的特傳 (我指喝毒藥那邊),邊看邊配悲傷的歌很有韻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6 10:52: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一定會驚動冰牙跟炎狼的(想想看那兩位把孫子當寶貝捧的爺爺。)所以你只是因為被別人甩了就去荼毒別人嗎!?可恥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7 16:14:34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19-8-25 21:29
欸欸欸欸!!!!!!

等等等等!

這突然的大反轉挺不錯吧W
只是個給冰炎追妻之路增添障礙的可愛的弟弟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