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46|回復: 3

[同人文] 【特傳】責任(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13 02:28: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7-13 02:31 編輯


■ 玥姊主場,怕了吧(?

■ 這樣的姊姊請給我來一打(發廚

■ 半夜不睡覺,偷偷更新

■ 無cp,短篇一發







她還記得那夜的狂風驟雨,孤獨的、和空蕩蕩的屋子。


母親在幾分鐘前收到簡訊匆匆準備出門,仔細囑咐她要照顧好褚漾漾,她乖巧點點頭,平常她跟在白陵慈背後學了不少東西,有些事情她還是有辦法應付的。


「還是小玥最乖。」


那雙大手寵溺的蹂躪了她的頭,白陵慈在她掌心上放了一顆糖,冥玥欲脫口的謝謝未能說出,只來的及捕捉母親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發生了什麼事呢?


邊思考著,她小心翼翼的打開包裝紙,將透明色的薄荷糖塞入口中,一股濃的化不開甜膩瞬間在嘴裡擴散開來,褚冥玥小小的臉皺了起來,還是沒有把東西吐掉,媽媽說過浪費食物的人會被壞人抓走,她才不要被拔舌頭。


褚冥玥的眉毛更皺了,她果然還是不喜歡甜食。


確認完對方已經離去,冥玥轉身輕腳踏入了另一個房間,肩負起母親交予他的任務,惦起腳尖查看嬰兒床內的情況。小小的,前幾個月還被她說醜的嬰兒逐漸長開了五官,白嫩的肌膚和水靈靈的黑色大眼讓每個來探訪的親戚直呼可愛的偷親了好幾口。


那是屬於她的,她的弟弟。


起初她還不太習慣家裡多了一個人,到現在對方已經變成了她生活的重心,成為再也無法割捨的『家人』、組成這個家的一份子。


誰都無法將他奪走,她是姊姊,她有責任保護著他。


褚冥玥蹲下身子,將手伸進嬰兒床的欄杆縫隙,小小的手回握住了她的手指,隨著呼吸而顫動的長長睫毛,褚冥漾安穩入睡著,露出寧靜的睡顏。


確認完自家弟弟睡的正熟,褚冥玥觀察了半晌後輕輕的抽走了手。


雖然會有點無聊,但現在這樣很好,她可以在一旁安靜地做自己的事,要是褚漾漾清醒她才應該要煩惱。


忙裡偷閒的冥玥拿起放置在一旁的繪本起來看,原本母親閒暇時會念給她聽,現在對方不在,雖然讀起來有些吃力,但她還是用手指一個字一個字的無聲念著。





劃過天際的閃電照亮的陰沉沉的天空,再來便是第一聲的雷聲。


要下雨了。


放下了手中的書,冥玥三步併兩步的跑向褚冥漾床鋪的方向,小小的嬰孩受到聲音刺激而微微躁動著,褚冥玥輕輕搖晃著床,直到確認褚漾漾再度緩緩睡去才停下動作。


又瞄了眼窗戶外,她離開了房間,插好了電源,伸出的小手調高了收音機的聲音,勉強蓋過了外頭的聲音,電臺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


颱風夜,他們是這樣說的。


依稀不久前曾聽過母親叨念著這個東西,又好像沒有。


轟隆的雷聲已經無法抵擋濃厚的水氣化為水珠落下。再來便是逐漸加大而呼嘯的強風,外頭像是有千百萬隻手拍打著窗戶叫囂的想要闖入,傾盆而下的雨滴敲響著屋瓦,在如此驟變的天氣下在怎麼粗神經的人也會被吵醒,何況是幼童。


漾漾的房間裡傳出物品掉落的劇烈聲響,被驚醒的孩童放聲大哭。


匆匆返回了房間,任由褚冥玥塞奶嘴、搖晃車身安撫都沒有用,她索性抱起了褚漾漾,學著母親的方式、動作雖然僵硬卻輕柔緩慢的搖晃著懷中的嬰孩,軟軟的身軀在懷抱裡,像是玻璃般易碎,


「別哭了…」她將臉貼上了弟弟的胸口,小小的心臟有力的跳動著,軟軟的奶香縈繞在鼻尖,她回想記憶中的童謠輕輕哼著。


不成調的哼著。



抱著褚漾漾在房間裡走動,安靜下來的孩子還需要一些安撫,褚冥玥沒有馬上將弟弟放回去搖籃裡,安靜下來的孩子還抿著嘴,幾欲滴下眼淚。


這就是剛剛聲音的來源?


她的腳步停止在瓷器碎片前,摔碎一地的花瓶、流淌而出的水在地毯上形成了很深的一塊往外擴散,除了褚漾漾奇怪的反應之外,另外一件事情吸引了她的注意。


狂風被密不透風的窗戶隔絕在外,那這種東西怎麼掉下來的?


她補抓到一絲不自然的怪異感,微小到很容易讓人忽略。停下了歌聲,冥玥仔細凝聽,那些細細小小的絮語在房間裡角落裡傳遞著。


有人在搗蛋。


隨著褚漾漾的視線追尋後她更加確定。


那雙銳利黑眸瞪向了半空中漂浮的透明影子,就是那些頑皮的入侵者嚇到了他的弟弟,起初在她眼中只是個模糊的影子,卻在此刻以無法忽視的姿態出現在他眼前嘲笑著她們,褚漾漾澄澈的大眼還存有驚恐,她的怒氣無法遏止。



媽媽說過,她是姐姐,所以他會保護她。


她從來不覺得言語擁有力量,從牙牙學語的那時候開始都像是自然而就能說出口,模仿著四周溝通的聲音,說出他們能夠明白的句子,表達著自己的情緒和想法,但那些都只是個語言,從來都無法改變什麼。


但現在不同了。



『給我滾出去!』



怒吼而出的言語,在她尾音落在空氣中那瞬,盤踞在半空中無形的物體發出了幾欲將她震暈的嚎叫,眨眼間消失無蹤、像是剛剛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覺。


⋯⋯這是?


她困惑,剛剛像是抓到了甚麼感覺,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力量感,明明只是和平常一樣的脫口而出,震動聲帶而傳出的言語卻又不太相似,打從心底傳出的聲音,那是還小的她所不明白的,絕對的言,給他希望卻又足以泯滅一切的言。



「咿呀。」含糊的呼喊。



小小的手胡亂拍打,打斷了她的思緒,褚冥玥無奈看著在懷裡咯咯笑的孩子,安置好弟弟後,放鬆下來而湧上的疲憊感讓她無力抵抗,抓著欄杆努力要穩住身子,卻是徒勞無功,最後成像在他眼底的天花板跟著旋轉,再來她的記憶就是一片空白。


她昏倒了,在一片掙扎中,最後聽見的是玄關開門的聲音。







「小玥怎麼了?」焦急的口吻,在朦朧中她辦認出那是她母親的聲音。


她的記憶只停在夜雨的那個片段,在夢裡反反覆覆的上演,她很不安,卻不知道由何而生。


「依我看是能力失控了。」青年的聲音從另一處傳來,冰涼的物體貼上了他的額頭,但依舊無法減緩體內的燥熱,她的思緒糊成一片,能聽見聲音,四肢卻像灌了鉛般成沉重,連一根手指也抬不起來。


「能力?她有什麼能力?她還那麼小怎麼可能……」


「是後天的妖師能力。」


母親沒再回應那人的話語,四周陷入了可怕的靜默中,白陵慈很清楚在妖師一族裡擁有能力代表著的是什麼,她看過的太多太多,到最後甚至慶幸過自己只是個普通人。


作為一位母親,那是一件令人心碎的事實。



「為什麼是妳…」


帶著哽咽的低喃,那雙帶著薄繭的手輕撫褚冥玥的臉龐,蒼白小臉上染上不正常的紅暈,那是褚冥玥第一次感受到對方有所動搖,如同無堅不摧的靠山突然崩解,即將失去依靠。


她卻不夠堅強。







從很久很久之後她總算明白了母親為何痛苦的原因,她捏造了無數的謊言守護家庭不被打擾,扛下了所有責任,不讓非現實侵蝕她的日常,她的蠢弟弟卻在填選自願時先被擺了一道。


但她並沒有堅決的反對他去接觸那個世界,她希望褚冥漾能有所選擇,她想讓這一切都有所選擇,不是被迫的走上了舞台,任人宰割,最後當作玩笑話一笑置之。


當英雄也好、魔王也罷,他們無法選擇自己的身份,卻擁有改變世界如何看待他們的能力。


「妳會後悔嗎?」年輕的妖師首領看著她,還冒著白煙的甜湯在手裡暖著,一旁水壺裝著便是他囑咐要給褚漾漾的一份。


她們都明白褚冥漾不能總是依靠他人的保護,就算他不去招惹,災禍也會找上他。只是這天的到來讓他們措手不及,就因為他們了解被逼迫長大的不愉快,才希望褚冥漾永遠是那個躲在他們背後的孩子。


和他們不一樣,褚冥漾能有所選擇,他可以一輩子過著安逸的生活,什麼都不用承擔。如果他最終選擇了走進新世界,他們也不會反對。


褚冥玥摸著嶄新的袍服,公會的考核剛剛結束,而這袍級便是她實力的證明,她還是覺得不夠,她必須更強,強大到足以保護所有人、所有她必須守護的人。


巡司的資源是他們迫切需要的東西,世界在變化,他們不能沒有防備,雖然她知道白陵然一向相當護短,如果她拒絕的話,那麼他絕對不會勉強她再繼續下去。


不論是深入公會還是讓褚冥漾走進守世界,這兩者都帶著風險,走錯一步都可能落入萬丈深淵,也許這是不必要的、錯誤的,她都知道自己不能後悔,沒有資格後悔。


她必須更堅定的說出口——



「我不會後悔。」



那便是,絕對的言。








【碎碎唸】


長篇在猶豫要繼續寫(爛)下去還是修文。

慘,時間充裕的時候就沒靈感。

要是天天都是期末我大概能寫完所有坑(誤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3 15:11:11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 好喜歡來自玥姊的視角喔~
這種文超少見的!!
真的覺得玥姊是個很棒的姐姐 既疼愛漾漾又獨自扛起這一切
我也要這種優秀又溫柔的姊姊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3 16:57: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道該說什麼上一樓都說出了我全部的心聲所以我只是默默的跳出來表示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8 17:57: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篇好好看,小小玥和嬰兒漾很棒,一肩扛起責任的小玥也很帥,只是好心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