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0|回復: 0

[同人文] 【特傳冰漾】《蛋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9 22:26: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落櫻紛飛 於 2019-6-10 22:44 編輯

清新小甜文(?)(幹
小學生文筆
這是我冰漾的處女作耶(劃線


《蛋糕|冰漾》

「唉…」颯彌亞的一雙紅眸盯著靜靜擺放在桌子的蛋糕,默默的吐槽自己
「我又不會吃…到底買來幹嘛的啊…」

~幾小時前~
「麻煩死了…」穿著的襯衫牛仔褲的颯彌亞有些惱怒的拍拍衣服上沾到血跡的部分,大股大股血腥味彌漫在空氣中,令他感覺有些不適,便撿起地上的石子惡狠狠地砸到一旁剛剛才處理好的幻獸身上泄憤

發洩完後,剛想一腳走出這條被血染的大街時,颯彌亞才想到就這麼帶著血跡走出去一定會被當作什麼殺人犯的,只好掏出隨身攜帶的移送符,正打算傳送回去時又想起了一件事

ㄧㄧ今天是褚冥漾的生日

『買個蛋糕什麼的好了』颯彌亞在心中想了幾個戀人喜愛的東西,便決定了要買那個戀人喜愛到可以一次吃下十幾盤的食物,就從空氣中拿出一頂黑色鴨舌帽扣在頭頂上,一頭的銀髮和紅眸與身上的血跡也就被偽裝術法給遮掩了。鑽入小巷子、拐幾個彎後到達另一條大街上,除去他中性的外貌和白皙到透明皮膚,靠著一頭黑髮黑眼也順利的融入到人群中

「一份黑森林蛋糕外帶就好嗎?」身穿酒紅色制服的女性店員帶著親切的笑容,柔聲詢問著颯彌亞
「嗯」颯彌亞點點頭,飄了一眼價位表後從口袋中掏出了60元放在櫃台上,順手接過了店員遞來的小小蛋糕盒與發票
「謝謝光臨!」

因此,事情就演變成這樣了

「算了…吃掉吧」一向秉持著不浪費食物的精神,颯彌亞只好拿起了蛋糕盒中附上的叉子,在蛋糕的一角切下了一小塊,把那個呈深咖啡色的柔軟部分送進嘴裡

「唔!好甜!」口味依舊沒變的颯彌亞皺起柳眉,忍著噁心的感覺把蛋糕快速的嚼一嚼吞下肚,嫌惡的把那盤蛋糕連帶叉子推到桌子的遠處,腦中突然想起了一段回憶


「褚,你不是很討厭苦的東西嗎?幹嘛還要喝黑咖啡?」冰炎用著奇特的眼光打量的一邊吃蛋糕一邊喝黑咖啡的戀人,很想上前摸對方的額頭,測量看看褚冥漾是不是發燒了

「哦…這個噢,因為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一次吃太多同種口味的東西會味覺疲累而不想吃啊,最好是在中間不時吃一些和那些口味相反的食物比較好,而且他說得超對!亞,我自從喝了黑咖啡後真的可以吃下比較多蛋糕耶!」褚冥漾對著冰炎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像是在炫耀一般的甩甩手中的叉子

「嗤,這種事有什麼好炫耀的?難怪你最近又變胖了」冰炎翻了一記白眼給褚冥漾,雙手覆上褚冥漾的臉頰往兩邊拉開
「啊啊啊!亞!亞!嘿同!會痛啊!」褚冥漾趕忙放下叉子,雙手各環著冰炎纖細的手腕試圖拯救自己的臉頰。雖然褚冥漾的力氣已經比冰炎還大,但無奈冰炎掐住褚冥漾臉頰的力氣也是很大,導致他手一使力,臉頰肉就像是要被撕下來的一樣疼痛

「哼!」冰炎冷哼一聲,終於放過了褚冥漾的臉頰
「長那麼多肉!明天開始就給我早上五點到妖師本家報到給褚巡司訓練!」

「嗚嗚…不要啦…冥玥根本是惡魔…我不要訓練啦!」
「管你的!」



「呵…褚到底是怎麼樣才能夠吃那麼多這麼甜的東西…難怪那麼胖…」颯彌亞輕輕地一笑,一邊抱怨著戀人的口味,一邊走到一面擁有許多有著精致雕刻的白色書櫃牆前,雙眼瀏覽著一排又一排的厚書

「嗯?這是什麼?」冰炎在其中一個書櫃中發現了幾本和其它以守世界的語言所撰寫的書本不同的書,上頭皆用著繁體字寫著『哈利波特』四個字

「哈利波特?」颯彌亞口齒清晰地唸出上頭的中文字,坐回原位後慢慢翻著裡頭的內容,又再度勾起了一個回憶


「學長!你看這個!」褚冥漾拿著一本對褚冥漾來說很厚但對他來說很薄的書遞給了冰炎,書封上面還印著“消失的密室”五個字
「這是什麼?」冰炎疑惑的接過書本,隨性的看了看裡頭的內容後視線轉向褚冥漾「給我這個幹嘛?」
「沒有啊,只是覺得裡面的內容跟我們很像嘛,像是一樣有魔法啊…巨龍…一堆奇怪的東西之類的…」褚冥漾一一列舉出書本內容中的有趣事物,接用著『他們是不是真的』的期待眼神看著冰炎
「唉…霍格華茲嘛是真的」
「真假!?」褚冥漾的黑眸張得更大,拉著冰炎的手腕,熱血的說著「決定了!我下次要去霍格華茲!」
「那些巨龍魔獸也都是真的,而且在電影裡面把牠們都給弱化了」
「…學長保護我」
「不要」


「那一次啊…」颯彌亞嘴角微勾,手上的書本翻著一頁又一頁,各種與褚冥漾在一起回憶慢慢湧上的心頭
接著…
















他的眼角,慢慢地留下一行淚珠,滴到有些泛黃的書頁上

「褚…你丟下我了…你知道嗎…」颯彌亞聲音沙啞地開口,緩緩地合上書本,被淚水所阻擋的視線甚至無法看清書封的圖片

颯彌亞就這麼任由淚水滴到自己的大腿上,沒有想要擦拭淚水或忍住眼淚的意思,就在這個只要自己的白色華麗房間中展現出自己最弱小的一面

而他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也許是幾分鐘、也許是幾小時,他都不知道,經過漫長時間的他早已忘卻了什麼時候是過了一分、什麼是一秒,對他來說,從月亮高掛
天空到玉兔西沉的幾小時便是最短的時間
因為,他已經沒有了一個想要讓他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東西了

就在他情緒稍微平復時,一抬頭,便看見了一杯黑咖啡靜靜地放在桌上,平靜的讓他崩潰


我還記得的…
我還記得…
我記得…

…就連褚的樣子長怎樣我都不記得了,那我還記得什麼?

而且,褚根本就不會喝咖啡,連拿鐵都不要

就像是剛堆好的簡單積木又被別人打翻一樣的,他的心,已經猶如碎片一般了

他轉頭,看著那本被他擺放在一旁的小說

況且,當年褚拿給我看的明明是電影,小說是夏碎給的

他的記憶已經被時間破壞的坑坑疤疤的了,大部分的“完整”記憶都已經是被他用著其它東西來修補過的



……
“叩叩”

一個敲門聲劃破了寧靜的空氣

「請進」颯彌亞壓抑著哭腔,裝作沒發生什麼事情的開口
「殿下」瑟洛芬在得到許可後緩緩開啟大門,一雙美麗銀眼望著故作平靜颯彌亞,即使見到了他紅腫的眼和眼角的淚珠也不戳破「要開會了」

「嗯,我知道」
「不過泰那羅恩殿下請您今日休息一次,他可以替代您主持會議,您是否同意?」
「為何?」
「殿下覺得您不久前才主持完月牙祭典,而且您剛登基為王、會比較勞累,且今天並沒有什麼要討論大事,因此想請您休息一下」

在說完那些需要報備的話後,瑟洛芬一改剛剛的冰冷,朱唇微勾、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語調也有了起伏
「殿下,您在當上了精靈王十年多來這短短的時間,真的、真的做了很多」
「…」
「那殿下,我走了」
「嗯」


在結束這場說不到十個字的對話後,颯彌亞不斷地在心中回放著瑟洛芬剛剛說出口的那些話

十年多、短時間


「呵,十年,才不短」颯彌亞揚起了嘴角,蔥白細紙輕輕掐著一旁雪白花瓣

十年,可以讓一名嬰兒成長孩童、可以讓少年長成一名男人
十年,可以見證初戀情侶剛牽手至步入禮堂、可以見證一個新王國歷史的興亡衰敗

十年,一直都不短

「十年不短,那百年也不短,更何況千年?我啊,守著你那麼久了,該放手了」
颯彌亞緩緩站起走到窗邊,望著外頭的一片銀白風景,美的猶如畫一般

然後他緩緩把手伸到後頸解開項鏈,最後在看一眼那個有著紅色火焰的銀色狗牌後便毅然決然地把它捏碎在掌心,成為了一片又一片的銀紅碎片,灑在空中,化作一隻又一隻的銀紅蝴蝶,飛翔天際

「褚,再見」
永遠不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