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7|回復: 2

[動漫] 【凹凸世界】 最后的骑士 (微安雷/雷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7 23:06: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智星星 於 2019-7-14 00:19 編輯

尊贵的先生女士,欢迎来到在下的舞会世界。
这里是在下的世界。自由崩坏的世界。

那么,请拿好您的邀请函。随在下踏入这毫无章节的世界吧。(笑
各位客官尽情放心,在这就算被砸死累死电死摔死(?)都能复活!
毕竟,这可是由幻想架构的世界。
换句话说,你可以在这体验任何死法。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危险发言
废话不多说,第二支舞曲《最后的骑士》在此,为您献上。
请尽情共舞吧!


May you dance with me?





好吧,事实上这篇是赔罪用,谁让我上篇恶搞了还HE。(划掉
咳,事实上友人要的刀子,也就是BE。(喂
虽然说这篇依旧OOC(?)+恶搞了。(被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7 23:17:4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我我、我发誓我真的打算写短文的!!(被揍

*

  骗人的吧?

  一向不屑于自欺欺人的雷狮,此时却不禁这么想着。原因无它,只是眼前的这状况实在......让他不想相信自已的眼睛。

  眼帘之下,没有骇人的猩红色,也没有刺鼻的甜腥味。什么都没有。眼前景色只有茫茫白雪,属于冬季的、洁白无瑕的美丽。刚落的一场白净得近乎虚无的白霜,一层绝美的、宁静的假象。

  忘了是谁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亲眼所见不一定是真实。”

  雷狮自然是对这话嗤之以鼻,至少在此刻之前都是如此。

  不相信自已亲眼目睹的事实。对他来说,这就是逃避的懦夫。既然眼睛都看见了,那还有什么能是虚假的?事实已摆在眼前,还在逃避个什么劲?

  怀疑自已的眼睛?

  ——白痴。

  对他而言,有那时间怀疑自已的眼睛、猜疑真实的真相,还不如动脑想办法——又或是证明这一切。

  但,现在这状况是怎么回事?

  “安......”他咬紧了牙关,仿佛拼尽全力才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个字,锁紧眉的脸上是阴霾重重。他努力不让自已做出失格的举动。

  谁来告诉他,他为什么会看见一个人被雪掩埋,昏迷不醒一动不动的情况!

  为什么,那人该死的还是安迷修!

  该死的......为什么这家伙的特点要这么的独特?呆毛这么长,真是碍眼!

  ......让人就连想认错都不行。

  沉默的雷狮下意识地握紧拳头,骨关节接连发出这静寂雪地中唯一的脆响,仿佛代表了他的愤怒......或许还提醒了,他正不敢相信的事情。

  怎么可能?

  雷狮又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硬质的指甲深深陷入柔软的掌心,就算有着手套的薄薄一层隔绝还是免不了的刺痛。

  “喂,起来。”他终究忍不住走上前,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人类。心中却由衷地希望这自称骑士的家伙能够如常站起,与他争辩所谓的道。

  哪有这么容易死,对吧?他是凹凸大赛的第五名耶,那个总是多管闲事的家伙。

  最后的骑士,不会就这么陨落的对吧?

  “睡够了吧?快起来。”踢了好几下,地上的家伙还是一动不动。他便蹲下身,修长的指轻巧地扫走对方身上的积雪,然后摇摇那被冻得僵硬的身躯。

  裸露的指尖触碰身躯之际却没感受到人体该有的温度,只觉一片冰冷冷的,跟飞雪无异。

  眼见这家伙还是毫无动静,他心里忽然冒起了无名火,怒道:“再不睁眼,我就......”

  他还是头一次亲自这么耐心叫人起来,你丫的居然还睡!?给不给脸了!找打对吧?

  但说到这,他却罕见地愣了一下。

  他就什么?他能够干什么吗?

  ......剪掉呆毛?又不是来搞笑的。

  雷狮不自觉地停下了动作,低头看着自已的手,那样子看起来竟是以他而言,罕有的茫然。

  自已是他的谁?有那资......有那关心对方的必要吗?

  既不是朋友、也不是同伴。他......不,他们是竞争对手,仅此而已。这样的敌人少了一个,很好。

  很好。

  雷狮默念着、重复着这词。却也自知内心深处的茫然失措。

  为什么他要叫醒他呢?

  ——老子就是要叫醒他。

  他果断抛下所有的疑虑。跟随自已纯粹想做的念头所做,也不怕以后会后悔。

  他从不反悔。从不。

  没有任何缘由,他一把扛起地上的人儿,站起身,迈开脚步大步流星地走。

  “唔哼......谁?”

  或许是触及了伤口,被扛在肩上的伤患闷哼了一声,接着是含糊不清的疑问句。勉强眯开眼,模糊不清的视线只允许他看见雪白的雪地还有一串深深的脚印——还有飞扬跋扈的两条白布。

  混浊的脑袋让他连思考也办不到,只能艰难地顺着白布的源头望去,努力地让自已转头查看,却皱起了眉头,道出怎么也意想不到的人:“恶党......?”

  怎么回事?他们不是竞争对手吗?为什么雷狮这家伙会......

  “闭嘴。帮你是因为我爽。”

  “其实......咳!”正要说些什么,安迷修忽然喉里升起一股腥甜,一咳便咳出了一口淤血,深沉得近乎黑的血不小心溅到雷狮洁白的外套上,留下了血腥的印记。

  他的嘴角还垂吊血丝,但却牵起了苦涩的弧度,死亡即将来临,他知道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放......下来。”听起来比刚才更为虚弱的声音,但事实上吐出了积在胸口的淤血,他感觉倒是好多了。只是干渴的喉咙让他就连说句话也生疼,但没办法,还是沙哑地道:“让在下下来吧......”

  “......”

  雷狮没出声回应,倒是手上收紧的力度代表了他的答复。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相信你也清楚。”

  他不明白。自已是对方的竞争对手吧?让他自身自灭不是更省时省力吗?更遑论他可是将死之人。

  自已这身这伤势,只要是经验丰富的人都看得出其严重性。更别说失温加上看不出的内伤。

  怎么活?他或许不该这么想的,因为没必要。

  “我叫你闭嘴!白痴骑士连人话都听不懂了吗?”

  “难不成你所谓的骑士道教导你放弃自已?”

  怎么可能。听着这些冷言冷语,他轻轻摇了摇脑袋否认指控。

  没有命,哪来的维持正义?拯救别人的前提,是拯救自已——但也不排除牺牲自我保护别人的时候。为了心中的骑士之道,他会。这是他身为最后的骑士的使命。

  “放下......这样很难受。”不知怎的,他补上了后边一句。搞不好出乎意料的有用?他忽然冒出了此般想法。

  “......我才不管。”

  等等,安迷修真的意外了——刚刚那瞬间的停顿迟疑该不会不是错觉?

  但伤势却没给他多余的时间思考这些,他正看着自已的指尖发愣——正确来说,是从创口处开始化为点点碎晶的指尖。

  “......恶党。”他忽然开口唤了声。

  “干嘛?”

  “......”事实上,他也不知要说什么,纯粹忽然想叫人罢了。

  “如果在你眼前的人死了,浑身渐渐化为数据飘散的那一幕,你会欣赏吗?”

  “看心情。”

  果然啊,这问题是不是多余了......安迷修心底苦笑着。

  “在下现在......不知该作何反应。”他小声呢喃着。

  当造成这绝丽景色的主角是自已时,这感觉还真是难以言喻。

  飞散的点点光芒配上白芒的背景,使这细碎的瑰丽几乎看不见。但细看之下,便能轻易发觉这徐徐飘散的碎片闪闪生辉,反射着冬阳与白雪的美丽光泽,记载着的生命数据漂上虚无的半空,构成足以值得欣赏的绝美画面。

  “你说什......”

  “恶党,你看。”

  注视着自已的消逝,安迷修的心中是异常的平静。

  “看什么......你!”安迷修看到雷狮惊讶地瞪大眼,似乎还是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然后转为气愤又透露出一丝焦急,最后各种情绪混杂成难以形容的神情......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原来恶党有这么多表情?

  最后,他还是一句:“放下在下吧。”

  没救了。

  雷狮终究还是把人给放在冰冷的雪地。黯淡的紫瞳看着对方——呃,应该是看着吧?安迷修不敢确定。那眼神似乎是在看着他,又好似征征地发呆。

  “真没料到......”安迷修的口气好似轻松了许多,但他还真是从未想过,自已将死的时候,伴在他身旁的竟是这位对手。

  “......喂。”雷狮征征地看着消逝的光芒,心中是无故的茫然:“你居然就这点能耐?”

  闻言,安迷修苦涩的笑容又带出了一丝无奈。

  “凹凸大赛第五名,你就这种程度?该说果然是“最后的”骑士吗?”

  紫色的眼瞳中是无尽的戏谑,嘴角弯起不屑的弧度,语气是感到可笑的讥笑。

  “维持正义?什么的正义?世界还是骑士道?”

  “若没实力就叫做自作孽、叫找死!”

  “在这大赛里,实力就是你所谓的“正义” ”

  “你看看你,现在就连命都没了。有谁来救你吗。”

  没用疑问句,而是陈述句。因为答案已经出来了。

  “你的朋友?所救的人?所谓的伙伴?”

  伙伴......多么可笑的词。紫瞳里又增添了几分嘲笑。

  “喂,恶......雷狮。”安迷修叫出了他的名字,此刻他的心境是如此的平静无波、无风无雨,一点也没被嗤笑的气愤。开了开口,他却还是不知道自已要说什么,最终只是用平静的声音道:“在下......谢谢。”

  “谢......”雷狮瞪大紫瞳,将近失控的情绪此刻却忽然爆发了出来,就好似被他这句谢谢点起了引火索一般。他沉着嗓音一股脑地低吼着:“你特么的,我到底为什么要救你这个白痴!”

  “还要扛着你这么重的走了这么久,你最后居然还是死了!为什么不减肥!你知道自已有多重吗!”

  闻言,安迷修的脸色扭曲了下,他很重吗?不会吧?

  “死就死,还玩什么该死的在雪地里找人的游戏!没事呆毛长这么长干什么?这么碍眼不然剪掉算了!”

  那个......呆毛没得罪你吧。安迷修的呆毛表示十分委屈。

  “就算你自称是骑士又怎么样?不仅没马,就连马子也没有!做什么骑士?干脆当无脑战士好了!”

  咻咻咻——安迷修选手连续中箭。箭箭直中红心。

  “那个......”

  “说什么话?不是要死了吗?你快点死死算了。省得我还得在这里陪你冻,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冷啊?”

  我又没逼你......安迷修觉得自已好无辜。

  “......”

  雷狮哑着嗓音低吼着,就算自知在迁怒也持续乱骂。骂到最后却也静默了。本来就放在安迷修肩上的手不自觉地抓紧对方肩膀,指尖用力得泛白。他低下了头,虽然看不见神情但也能感受到身周暗沉的气压。

  “恶党?”安迷修努力地使劲抬头,想看看对方怎么了。

  “白痴......安迷修,你这个弱鸡。”雷狮拼命压抑着自已的嗓子,努力不让声线听起来在颤抖,可惜最后的成效似乎不大。

  “喂喂喂,你别哭啊?”安迷修顿时手足无措——是说他也动不了什么大动作——为什么明明是他要死,自已的对手却先流泪了啊?

  听着明显声线不稳的泣音,安迷修无奈地这么想着。

  “恶......雷狮,你蹲下。”

  “干什么?”

  “蹲下就是。”

  眼见傲娇的家伙终于肯听话地照做,安迷修吃力地举起手,尽可能温柔地让人靠在自已肩膀上,消失了一半的右手放到对方的背后,另一手轻轻抚摸对方的脑袋。

  “哭......”

  “谁哭了,我才没有哭!”嘴硬的某海贼团老大也不顾声线的颤抖,便直接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安迷修表示无奈,算了。事实上,他现在累得只想闭上眼,连说话都觉得累人。

  ——但是不行,他不能闭上眼。他忽然冒出了这种想法,这连他自已也吓到了。

  “喂,安迷修你怎么这么弱鸡?”雷狮强装狠狠的语气这么说着:“弱鸡得连死都要人家抱你。”

  喂喂,是谁哭的你说说......安迷修无言以对。

  雷狮毫不客气地把眼泪全都擦在安迷修的衣上,接着才抬起头,紫眸认真地查看对方的情况。

  “不用看了,已经......”安迷修带着万分无奈的声音穿入雷狮的耳朵,苦笑着告诉他答案:“都变透明......”

  安迷修的声音逐渐变得飘渺,碎片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迟了。

  满天的碎片在无尽的白芒中飘散,渐渐消逝的光芒是最后的生命之花,就连凋谢也如此的绝美,瑰丽的星碎变为虚无。剩下的,是安迷修小声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

  “永别了。还有,谢......”

  谢谢你,愿意陪伴与见证骑士最后的道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觉得可以,香香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