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3|回復: 1

[同人文] 『特傳』十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禮服

*老哏注意,有自設
冰炎雖然說是一百歲才成年,不過劇情需要先讓他回家了~褚的部分也是滿足腦洞XD
*BL作品

鬼核在他手中崩解,淒厲的尖叫聲劃破空氣,化作無形的刀刃迎面而來。手心多半已經灼傷,攻擊的同時露出的破綻使他避無可避,只能吃下這最後一擊,而身上的黑袍早就碎成一堆破布。搭檔的紫袍緊張的湊上來對著手心施放了好幾個治癒術,黑袍對他擺了擺手,搭擋便立即會意先行一步回去向公會報到。

突然,不合時宜的鈴聲打破這安靜的環境,黑袍看了一眼,按下接通鍵:「姐,我這次做的怎麼樣?很有效率吧?」

「你找死的話跟我說一聲就好,當上黑袍膽肥了是不是,給我馬上去醫療班接受治療。」

「好,我知道了,不要擔心。」

「漾漾,老實說,你不是為了『他』所以才做這種事吧?」

「怎麼會,我還沒幫他準備新婚賀禮呢,當然要早點回去準備啊。」褚冥漾拉起嘴角拉出一個弧度:「我們認識了十年,以前是『他』的學弟,現在是『他』的下屬,誠意可不能少。」

「那就好,你知道你該怎麼做,不要做傻事。」

他們認識了十年,從學生到下屬、從校園到冰牙,這麼多的風風雨雨中,他與冰炎的關係也逐漸變得複雜。自從清楚認知到自己的感情,他就沒有跨出那一步的打算 ,是沒有勇氣、又或是覺得沒有必要,到了冰炎要結婚的現在都沒有意義。

只是比起面對事實的難過,他更是焦急--學長大人的觀察力一直都是難以想像的好。平常的他可以隨意進出冰牙、可以假借公事疲勞掩飾神色、可以安慰自己其實不是這麼的愛戀對方,但他沒有把握在看到冰炎與未婚妻接吻的那一刻還可以神色自如。而無論是身為朋友、學弟、下屬又或是妖師一族的代表,不論是哪一種身分,於情於理都應當出席在會場上,再給予最誠摯的祝福。

褚冥玥說的並沒有錯,他一直都知道該怎麼做--甚至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宣洩個人的情緒。責任在前、私人情緒在後,身為黑袍的他再清楚不過。

只不過理性上明白,心裡卻還是難過的窒息。

從大學畢業之後,褚冥漾原想要獨自一個人四處遊歷。沒想到突然覺醒了另一半水系相關的血脈,還尚未來得及休生養息又被迫迎接暗無天日的追擊。即便有白陵然的言靈保護使褚冥漾沒有真正受到傷害,但精神上卻一直無法好好休眠也是一大困擾。這時,畢業後杳無音訊冰炎提供了庇護,讓褚冥漾可以暫時進入冰牙的領地進行修整。又過了一陣子,冰炎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強制的要求妖師成為他的直屬親衛之一。

還記得那時候他才剛升上紫袍不久,一聽到學長的通知不禁瞄向遠處的精靈武士,讓他成為衛兵?還不知道誰保護誰呢。光是學長這隻大爆龍恐怕就無人可擋,是不是哪裡搞錯了。褚冥漾一邊腦殘一邊彎腰躲過冰炎的巴掌,那天難得冰炎與他聊了一個下午才回到皇宮繼續處理公務。他也大概猜得出來這個衛兵的位置大概是學長希望他留下來的藉口,彼此之間不用明說的默契即使畢業了還是存在。那時候,心底的愛戀在不知不覺中萌芽。

六界混亂,妖靈等種族開始跨越了界線,整個守世界都是動盪不安的狀態,也就冰牙等隱世大族還能保有一方安寧。為維持這樣的平和,褚冥漾將冰牙族的努力都看在眼裡,為了報答冰牙的恩情,也希望能與冰炎同舟共渡,在這短短幾年間褚冥漾努力提升自身實力,考上了黑袍。

也許區區一個黑袍在有悠久歷史的冰牙族眼裡不算是甚麼,但是褚冥漾誠心的期許可以透過自己的力量使冰炎能夠幸福,哪怕是這麼一點微不足道的力量。

於是一個作為上司,一個作為下屬,兩人又這麼相處了幾年,褚冥漾不知冰炎是不是發現他的心思,他只是希望學長能夠過的好……即使最後陪伴在身邊的不是他。

他們之間橫著太多的阻礙,多的難以細數,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情感都顯的細枝末微。但即使褚冥漾不曾明說,褚冥玥卻不知為何得知了他不曾出口的感情,也是明白他打算帶者這個秘密入墳,這個秘密只有兩人之間流通。

只不過,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怎麼完美的出席婚禮,新婚禮物他也沒有頭緒……為什麼一場婚禮比黑袍任務還要困難?

「你又在發什麼呆?走個路也要腦殘?」

熟悉的聲音使褚冥漾抬起頭,在冰牙銀白的世界中,冰炎額前的那抹紅無疑是最為濃重的一筆。而此時對方正面無表情地站在橋上看著他。褪下了黑袍的精靈少了幾分銳氣,隨著時光的流逝多了幾分穩重與身為皇族的威嚴,有時候褚冥漾甚至覺得是第二個大王子出現,不苟言笑、決絕果斷。

「哈哈......是學長阿,我剛才出黑袍任務回來有些累了而已,學長你找我有甚麼事嗎?」褚冥漾心裡大亂陣腳,只好用打哈哈快速帶過,沒想到冰炎一把捏住了他的後頸,妖師全身僵硬動彈不得的樣子讓冰炎笑了出來。

「學長......放開我拉,唔--」

在下一秒,傳送陣的光芒無預警的亮起,將兩人傳到冰炎的寢宮。褚冥漾還來不及睜開眼,便被推到浴室裡,門用力地被關上,接著與牆壁融為一體:「全身都是鬼族的臭味,沒洗乾淨不准出來。」

「可是學長,你沒給我換洗的衣服要叫我裸奔嗎......」褚冥漾還沒抱怨完,就看見右手邊的架子上亮起小型傳送陣的光芒,是折成方塊的毛巾。

好吧,至少還可以遮個下面是不是,還有一點點的人權阿--

他洗漱完畢,圍著一條毛巾走了出去,不見冰炎的人影,而一旁的櫃子上吊著一件禮服。出褚冥漾的意料之外,這件衣服上有妖師一族的飾文,在材質的選擇上卻有精靈專屬的飄逸。黑紗為主,在領口與腰部有藍色系的線材以刺繡的方式去添上祝禱,整件版型則是類似袍服的一件套,褚冥漾左右看了一圈,這才發現在床上放好了內襯。

「你還沒好嗎?」

冰炎推開門,就見褚冥漾瞪大雙眼看著他,裸著上身,一隻手抓緊腰上的毛巾,一隻手在胸前揮舞,也不知道是要遮哪裡。

「遮什麼?你受傷的時候哪邊我沒看過?」

「……這不一樣,學長!」褚冥漾漲紅了一張臉:「至少先讓我穿上內襯,不要看著我。」

不知道為什麼,冰炎就是喜歡將褚冥漾弄得慌亂的樣子,也許是因為這樣才可以讓彼此都放下被歲月沖刷的天真,讓不再露出表情的臉有一些波動。

他勾起唇角,悠然的轉身,聽著學弟手忙腳亂的聲音,就感覺像重回黑館,兩人還是鄰居的時光。

而褚冥漾穿好衣服,這才悄悄打量起冰炎身上的禮服,不用多說他都知道是結婚禮服……這是抓著他一起試穿?為什麼不是找未婚妻?

「穿好了嗎?」冰炎轉過身,看學弟表情就知道他又在神遊太虛:「你穿錯了。」

說來慚愧,即使褚冥漾在守世界生活了數年,由於守世界與原世界衣服上的差異,他自己穿禮服的時候總是零零落落的,要是樣式繁複一點甚至不知怎麼穿上。

「啊?」褚冥漾還沒有反應過來,冰炎的手已經上上下下將他沒發現的細節給整理好,若有似無的觸感讓他的心底又陣陣漣漪。

「是說,這個禮服到底是然寄來的還是?」

「這是妖師一族跟冰牙一起做的,我希望你代表的不僅是妖師一族,也是我的學弟和我的下屬。」

那雙銳利的紅瞳看著他,彷彿看透了內心,褚冥漾無法控制的轉開視線。「那是當然,我們畢竟認識了這麼多年。」他也順便轉移了話題:「學長身上的禮服,是婚禮上要穿的吧?很好看。」

「嗯,今天早上精靈工坊那邊才剛做好的,順便給你看看。另外你這個笨蛋到現在一定禮服還是穿不好,也剛好可以幫你調整。」精靈笑了:「那麼,既然你覺得這件禮服不錯,那我就不改了。」

還沒等褚冥漾明白冰炎話裡的意思,精靈王子轉身消失在迴廊之中。

褚冥漾嘆了一口氣:「所以說,到底是為什麼讓我決定阿?」

這種細微不已的照顧,讓褚冥漾覺得無處可逃。


=======================================
這篇是因為看完最新一集之後,看著褚的成長忍不住衍生的腦洞,十年會是一個短篇合集,下一篇估計是婚禮的內容,至於什麼時候會發出來⋯⋯^ - ^

我不知道(跑

感謝鍵閱,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前天 23:30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故事喜歡/////
雖然是開虐用的QQ
期待婚禮!!
也希望漾漾能找到愛他的人QQ
還是其實新娘就是漾漾本人阿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