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雪姬冰塵

[同人文] 吾命騎士X特殊傳說 第二人生★第409章★ (10/2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7 13:55: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什麼時候會再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14 07:06: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悲傷的天使 發表於 2019-2-23 15:38
雪姬大大你好!
我是第二人生的讀者!我看了第二人生很久了
最近決定了要買實體書和特典

举手,我也是啊,从高中追到大三了,一直很想买,但是那些渠道感觉不是太能搞懂,挺希望能在淘宝买到的,让我吃土我都愿意买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8 22:41:1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人生 ★第四百零七章★



  『五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
   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
   願將腰下劍,只為斬樓蘭。』


  明明是保家衛國、滿含覺悟和悲壯的雅緻詩句,此時卻由一個輕快又靈動的嗓音以十分跳動的音色在吟詠。


  在一望無際、陸天一色,放眼望去通體純白雪地中,身穿天藍套裝的少女悠閒地轉動手中花紋優美的紙扇,堇色傘面下的她,各種意義上散發著與周遭毫不搭調的氛圍。


  事實上,她早已用雨傘涵蓋的範圍為基準、佈下了能徹底阻絕冰寒能量以及冷酷低溫的結界,傘內和傘外簡直是兩個世界,彷彿在冰天雪地中切割出一坪不到的個人小天地。


  在茫茫雪地中辛苦跋涉,目的地連個影子都沒有,不做好完整的禦寒工作,要不了多久就會變成雪地上的雪人了。


  雪國學院真是不親切,分發給參賽選手的傳送水晶竟然沒有直通校內,讓他們必須得體驗一把雪地跋涉的辛勞。


  「那個、現在還只是四月喔!」走在落後她一步位置的半精靈紫袍微微地苦笑了下,他不覺得少女會不記得這件事,但他還是半開玩笑似地帶開話題。


  因為他完全明白那首詩的涵義,也知道那首詩的意境和此刻的他們可說是相似得讓人覺得咬牙切齒。


  大致明白那首詩的含意,另外四人的表情也不太好看,隊伍中唯一的藍袍甚至大翻白眼。


  「而且妳也沒有劍,就算有也不能用。」相較言談之間還算溫和的同伴,帶著華麗面具的海妖精用唯一露出的嘴巴皮笑肉不笑地說。


  襯著冰天雪地的背景以及根本不該出現在四月的低溫,實在不需要再多一首比勘雪上加霜的詩詞來提醒眾人他們這仗非贏不可。


  如果在預賽就慘遭滑鐵盧的話,那已經不是事後被某位原.太陽騎士修理的問題,而是無顏見江東父老了!


  偏偏這回的競技大賽,他們隊伍簡直出師不利到彷彿有人在背地裡施放詛咒……


  也不能說是「彷彿」,因為所有參賽者心知肚明肯定會有這麼做的人,而且這嚴格說來不算犯規行為。


  競技大賽底下原本就暗潮洶湧,暗地裡下咒妨礙他校競爭對手,也不算什麼稀奇事,即使不提真正的「詛咒」,純粹眼紅優勝候補隊伍而私下咒罵的人更是多得數不清。


  言有言靈,就算是路人甲乙丙的烏鴉嘴都可能讓壞事成真,何況不特定對象的複數大眾不約而同放出惡意的話語,偶爾還夾雜幾道貨真價實的咒言。


  雖然這些小花招對能夠參與競技大賽的隊伍基本上沒什麼用處,能被選上的實力者平時早就習慣在身上施放護咒,競技賽的期間,他們對自身的防護只會疊加更多層。


  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正是如此,尤其他們的隊長還是在這方面極度有天分的術之黑袍,選手名單還沒出來前就已經把自己人保護得滴水不漏,施加在他們身上的防護甚至附帶有加倍反擊的機制。


  如果有人敢對他們下詛咒,那些咒力會以三倍以上的力道反彈回去,附帶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牌的治癒無效詛咒,讓施咒者直接從賽前躺到賽尾,再也不能搞鬼。


  沒有人會懷疑那一位親手布置的法術就竟能有多兇猛,即便是史上最年輕的那位黑袍也不敢輕忽大意。


  所以……他們隊伍此刻的窘況,除了層層疊疊被埋藏在檯面下的算計外,大概只能歸咎為運氣不佳。


  考慮到他們上回競技賽遇上的各種意外和突發狀況,或許競技大賽和他們這夥人相性不好,與此時此刻帶隊的那位少女甚至可說是差勁透頂,可以的話,她是絕對不會想淌渾水,但就是跑不掉。


  「幾位就是Atlantis學院的代表選手嗎?」清冷的嗓音切開了冰寒的空氣,乍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苗條身影雙手環抱,嚴陣以待地打量他們。


  伴隨而來的,是鋒利無比的仙氣。


  半精靈忍不住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先不說眼前的女性根本是憑空冒出,前一秒連氣息都不曾露出,曾經拜訪過蓬萊島、認識不少仙人與幻獸的他還是頭一回遇上攻擊性如此之強的仙氣。


  就算是武鬥派的仙人,也不會放出這般已經逼近殺氣的仙氣。


  明明就是雪國的祭咒學院,從哪裡生出兇殘系的仙人?


  不過,要當維安人員,實力不夠兇殘好像也不行。


  相較之下,那隻趴在女仙人肩膀上的軟萌雪貂,牠與眼下的氛圍都不曉得該算合適還是違和了。


  有雪中精靈這一異名、外型潔白柔軟的小雪貂的的確確就是這片純白之地會出現的小小居民,不過看上去毫無戰鬥力的小幻獸就這麼趴在武鬥派女仙人的肩膀上,讓人忍不住擔心真的開戰時,牠會不會被甩出去。


  (糟糕,我好像不該胡思亂想。)注意力不小心被分散的半精靈默默地在心中反省,順便替等等可能到來的突發狀況做心理準備。


  「哇!好冷的打扮!」毫無少女心的少女不像其他同年紀的女孩,會在第一時間注意到可愛的小幻獸,她只顧著對維安人員的衣裝發出不看氣氛的感嘆。


  「……」身上的裝束短得連大腿都無法完全蓋住,一身中國風露肩短袍的女仙人微微挑起柳眉,那眼神很清楚地寫著:『傳說中的龍頭學院就讓這樣的少女來領隊?』


  無袍少女身後的五名袍級神情無奈,他們選擇性地當作看不懂女仙人眼中的意思,沉默地跳過那尷尬的問題。


  他們原本的處境就很困窘了,一名無袍少女領著兩名紫袍、一名背地裡身兼紅袍的白袍、一名紅袍與一名藍袍。


  這畫面說有多違和就有多違和,凡是目睹的人,肯定都會猜測那名少女究竟是何人、有多大本事才能取得在袍級隊伍中領隊的地位。


  結果沒兩秒,她就自己拆台了。


  事實上,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如今的處境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


  三名正選選手,一名在上一場重傷──肉都還沒長回來,潔白的骨頭每天都能跟大家打招呼──而遭到全體同伴勒令休養;一名怎麼看都是被人調虎離山,不得已之下,只好讓最後的無袍正選負責領軍了。


  其實那個無袍幾天前的初賽也受了重傷,讓某位天使少主花費大量心力後才能活蹦亂跳來帶隊。


  他們當然知道讓一名無袍領軍會招致非議,但也沒有其他法子。


  因為同樣重傷的魔族紫袍在正賽之前能夠恢復就得偷笑,哪怕天使少主擁有連醫療班都佩服的治癒能力,也完全沒底氣究竟什麼時候才能讓他復原如初。


  如果是魔皇陛下親自出手,治療速度應該能一日千里,可惜他們一來聯繫不上人,二來對方未必願意幫忙,三來當兒子的那個肯定寧死不接受。


  所以現在只好讓廖化……不是、是讓隊內唯一的無袍成員野上野詩織來負責領隊。


  反正面子什麼的,只要確實地奏響勝利的凱歌,不管怎麼樣都能扳回來!


  他們的聖殿之首向來是結果論,不管過程如何洶湧澎湃、激動人心,只要沒達到預期的目標,一切都沒有意義。


  「我是巴布雷斯學院的引路人,如果各位是Atlantis學院的選手,請出示隊伍證明。」用字遣詞還算禮貌,不過語氣可說是要多冷漠就多冷漠,女仙人甚至沒有報上自己的名字。


  由此可知,他們一行人百分之一百被當成是藐視對手了。


  這也難怪,明明隊伍有一名黑袍和一名紫袍,卻都不見蹤影,讓一名基本沒有實績的無袍少女領隊,不知情的人肯定會批評他們非常囂張。


  「我們是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身為在場唯一的正選,詩織用沒握著傘的那隻手掏出一顆水晶。


  彈指把東西從口袋裡變出來什麼的,這類裝成高人的技術她可沒有。


  仙人手上拿出對應的水晶,兩顆水晶相互呼應般地流轉一道青藍的光彩。


  為了防止有心人士仿造隊伍證明以假冒選手,大會統一發下來的隊伍認證是罕有的雙子水晶,每一對水晶都是兩兩相配,絕對不可能找到第三顆能與之互相契合。


  「那麼,請各位和我來吧!」絲毫不掩蓋對於被輕視的不滿,不打算報上姓名的女仙人冷淡地直接轉身。


  眾人沒有介意她的態度,因為誰都明白,等等踏入雪國學院後,他們肯定得迎接更多白眼和側目。


  他們緊緊跟在女仙人之後,距離保持在大約一公尺半左右,依現狀來看,想找到藏身於雪地中、從源頭杜絕外來入侵者的雪國學院,沒有引路人恐怕是連影子都別想看到。


  今年的維安層級果然高得出類拔萃,每一所異能學院都使出看家本領來預防他人在場外搞鬼,可惜不死心的傢伙依舊不死心,真的讓人很想問一句:既然那麼有精神和實力來搞鬼,為什麼不把這些精力拿來正大光明地一較高下呢?


  當純白的雪地驟然颳起異常惹眼的腥紅風暴時,詩織是真的想把上述這番話一吐為快,事實上,已經被連日來的各種騷擾搞得厭煩不已的其他幾位原.聖騎士長們腦袋裡也轉過差不多的念頭。


  距離與禔亞學院的第一戰,中間也只過了三天而已,但是他們統計遇上的各類干擾與騷動已經超過兩位數,由於搞事的人不一定是同一批,有時會同時遇上兩起事故,或是間隔不到一個小時又出事。


  正所謂樹大招風,目標夠大的話,外面的人自然比較好找下手的地方,那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對象,人家就算想蓋布袋也不知道該去哪堵人。


  所以,相較詩織那無時不刻都刻意保持著雲淡風輕的態度,這幾日因為同伴的復原進度非常糟糕的四位聖騎士長的態度就顯得煩躁許多。


  不速之客們早就在歷屆的競技賽中學乖了,也可能是他們這回決定要打持久戰、必須溫存力量,所以針對他們隊伍的妨礙行為,並非是意圖打殘或者致選手於死地的兇惡襲擊,而是非常消磨他人注意力的小型騷擾。


  規模雖小、損害也不大,卻不能無視,因為誰也無法保證那些惡意的行為會一直停留在「惡作劇」的階段。


  那樣的行為非常擾人,不僅讓他們得不斷分神應付、無法專注於比賽,同時也消磨他們的精神力。


  這也是為什麼,擁有妖師血緣、嚴正修行過如何控制言靈的半精靈剛才會一個不小心地胡思亂想。




對不起讓各位久等了!(土下座)
其實這段日子一直有斷斷續續地在寫稿,可是實在被原作打臉得打得太響,導致一整個很糾結www
雖然曾經故作灑脫地想要豁達,但我果然是個很容易糾結的人(掩面)
剛好又看了一部伏筆埋得超好的ˊ神作,真是讓人備感壓力,害我連寫好的首章一直不敢發出來...(擦汗)
正好CWT要到了,趁現在勉勵自己重新發文~!
之後也要努力恢復更新~!還請大家不嫌棄、繼續指教了!(合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9 10:01:43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天啊我終於搶到頭香了!
看了雪大的文有十幾次啦,但是我卻覺得雪大寫的超好的!
我一直都把你當做目標,都想要像妳這樣寫出兩個故事連接的非常好的文!
對我來說,雪大你的文給了我很大的勇氣,讓我可以用你的文來寫自己的同人文啊!
請你不要感到壓力,重要的就是你寫的開心,寫出屬於你自己的風格和故事就好了!
我也要請你多多指教了!(合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9 21:40: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以後有固定的發文時間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6 22:52:3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www被原作打臉,沒關係這是每一個寫未完結的同人大大們都要經歷的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0 14:45:2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天啊ww 雪大居然更新了!(我好感动┭┮﹏┭┮
原著打脸什么的~ 雪大不要太在意啦,同人就是要有与原著不太一样的地方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雪大看到了什么很精彩的文文要分享一下吗23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30 21:37:44 | 顯示全部樓層
嗷嗷,雪大妳更新了!
好開心看見新的一章~
看見無袍的詩織領隊,只會讓人覺得更火大而已吧ww
所謂樹大招風,隊伍實在太豪華難怪被騷擾的很嚴重23333希望雷瑟趕快好起來,小羽想看他跟太陽一起戰鬥嘿嘿(當然其他人的戰鬥也非常不錯
至於同人文......和原作不太一樣才好看啊!雪大不用在意的上吧嘿嘿
期待後面的發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2 19:16:23 | 顯示全部樓層
雪大~~你終於更新了!!
我終於又有乾糧可以嘗了。
至於你說的被打臉,我認為雪大你可以不用在意
因為我認為雪大你所寫的設定並不比原作差((我個人真的這樣認為
所以雪大要~~加~油~喔!
期待下次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19 18:19: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還沒把原作看完,請問發生什麼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