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8|回復: 0

[同人文] [特傳|漾冰]彼岸花開開彼岸(上) 5/1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3 20:19: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櫻回來了!(撒花

一回來就肝了一篇萬字的漾冰文\( ̄<  ̄)>
感覺真有成就感

光是上篇就一萬多字了,下篇…呃…( ̄『 ̄)



話說我…好冷歐,哪個…漾冰黨的…可以…來陪我…取暖呀(´・_・`)
(在北極圈發抖




半架空設定
OOC注意
爛文筆注意


正文

彼岸花開開彼岸(上)



壹,似曾相識

這裡…是不是曾經在哪裡見過呢?




褚冥漾呆呆地望著躺在一片血紅色中的冰炎,思緒不斷地翻騰,一片鮮紅的視野使他有些頭暈
昏昏沉沉的…好想睡…
「…學長…你什麼時候要醒來呢?你不醒來我就先睡了哦…」

這幅景象…感覺…似曾相識呢…


妖艷的曼珠沙華代表著悲傷的回憶
ㄧㄧ但是呢,它卻也代表著存在於我記憶中的那個,優美純潔的你
      
                                                                     
              
貳,意外之人

小生才疏學淺,不僅僅不懂為何那些官員們要貪官汙吏,使得百姓生靈塗炭,也不會說那些,用來諂媚人的花言巧語
但,我卻知道,你便是這個世間上,最美的風景

♥ by  Yang


夕陽西下、銀白色的月亮與忽明忽暗的星斗懸掛與寧靜的夜空中,月光溫柔地灑在大地上,照亮了不少旅人的道路,也陪伴著不少夜行性生物度過這個孤單的夜,有如母親一般溫柔地保護著萬物
而一名墨色少年便身披一層淡淡的月光,穿梭於山林之中,微微皺起的眉頭與倉促地腳步皆顯示出少年的焦急

「見鬼了…明明是走這裡不是嘛…」少年不斷地自問自答,一方面是為了讓自己不要懼怕幽暗地森林中會不會突然跑出什麼魑魅魍魎之類的鬼東西,另一方面則是為了促進思考

“但老子是要思考尛啊!老子只知道老子超想睡!這顆夫妻樹老子都看了將近五邊了!”

褚冥漾在心中不斷咒罵著,雖然知道這片山林中除了自己之外根本不太可能有人,但為了鞏固形象,這種粗俗的話語他還是不會隨意說出口的
「…真是…連採個藥材都會遇上鬼打牆,我真的有那麼衰嘛!?」褚冥漾默默抱怨,停下腳步後揉揉有些痠痛的小腿,順便檢查剛剛採集的藥材有沒有遺落在路上
「哎呀…不趕快回去一定會被姐罵死啊…」褚冥漾困擾地騷騷頭,左右查看

“嗯,很好,只有一片該死又黑鴉鴉的樹木”

「啊啊啊~!好煩啊!我好想回家跟床同結連理啊!主神啊!求求您帶給我好運吧!」褚冥漾一邊說著奇怪的話一邊撿起地上的樹枝往上拋,較銳利的那一端不偏不倚地指向一條小路,銀白月光淡淡地灑落在上頭,各種小巧玲瓏又散發著微光的小花兒盛開在路邊,雖然有些崎嶇,但總是來的比旁邊黑得亂七八糟的陰森森小路還要來的好
「哈哈!感謝主神眷顧!我美麗的家啊!我來啦!」褚冥漾歡歡喜喜地提著行囊,踏上這一條生氣蓬勃的小路,路上甚至能看見幾隻可愛的小白兔正在蹦跳嬉戲,此條小路猶如世外桃源一般平和
「哼哼哼~哼哼~哼~」褚冥漾哼著不成調的小曲子,欣賞著沿路上的美麗星辰,鬼斧神工的景色是人為完全模仿不來的,因此便要更加深刻地記載腦海中,就怕明天可能就見不到這般景色了

「嗯?那邊怎麼了?」褚冥漾眼角餘光瞄到小路盡頭的一片火紅,仿佛一片血海一般,過於艷紅的顏色有些不真實,詭異的令人發毛
而正當褚冥漾開始後悔,想要由原路返回時,小路的盡頭忽然傳出一道男子的歌聲
「嘲笑誰恃美揚威 沒了心如何相配 盤鈴聲清脆 帷幕間燈火幽微 我和你 最天生一對方~」
低沉卻如同泉水般清澈的歌聲猶如鴉片一般讓人沉迷,又像是銅牆鐵壁一般隔絕外在的事物,耳際邊除了男子的歌聲外什麼都沒有,焦慮的心漸漸轉為平靜,讓褚冥漾不自覺地慢慢走向那片『血海』
「沒了你才算原罪 沒了心才好相配 你襤褸我彩繪 並肩…」歌聲直到褚冥漾腳步踏上小路盡頭時戛然而止,原先的那股森冷感又再度竄上背脊

「哇…」近距離查看時褚冥漾才發現造成這片紅色的來源是一朵朵盛開的曼珠沙花,視野中一片妖魅的紅不禁讓人感到有些頭暈,空中漂浮的點點紅光不斷發出著孩童的嬉笑聲,說出的話語卻相當毛骨悚然

「嘻嘻…是外來者哦…殿下很討厭有人闖入哦…他一定會很生氣…」
「對、對,殿下會拿著華麗的長槍捅穿你的身體哦…」
「他會抽你的筋…剝你的骨…把你的肉身拿給我們當養分哦…」
「然後你的鮮血就會灑落在花海上…讓她們變得更美麗…她們最喜歡用鮮血來當她們的外衣哦…」
「「哈哈哈…一定會很好玩哦!」」孩童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迴盪在花海中
求生意志瞬間熊熊燃燒起來的褚冥漾雙腳動了動,結果兩隻腳就像是被釘在地上一般完全動不了

“夭壽哦…為什麼採個藥都可以遇上這麼恐怖的事情啊…我還以為身邊的那幾個就已經夠恐怖了…這個殿下聽起來比他們更恐怖耶…”

「咳咳…那個…你們…說得…殿…下…是、是誰啊?」褚冥漾用著顫音問著,全身都在發抖
「嘻嘻…外來者不知道嗎?殿下是很美麗的殿下哦…」
「他有著一頭美麗的銀色長髮…」
「銀髮裡面還有一搓鮮血般的紅…」
「「紅紅的眼睛就像大家一樣美麗!嘻嘻嘻!」」

“嗚嗚…雖然那個殿下聽起來真的很漂亮啦…但是我不想要見一個那麼血腥的美人啊!”

「呃…嗯…那個…可、可以放我走…了嗎?我、我要回家…」
「…」空氣中陷入一個短暫的寂靜,隨後又爆發出了一陣笑聲
「哈哈哈哈!外來者真有趣!」
「嘻嘻嘻!殿下也很開心哦!」
「「殿下說他想要見見你哦!」」
接著,褚冥漾眼前的曼珠沙華從中間分散開,被蓋住的道路顯露了出來
「「沿著道路直直走就可以找到殿下了哦!」」

“啊…看來我回不去了呢…”

褚冥漾摸摸鼻子自認倒霉,拖著腳步緩緩往前走
這時,剛剛斷掉的歌聲又再度響起
「沒了你才算原罪 沒了心才好相配 你襤褸我彩繪並肩行過山與水 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開筆墨染我眼角珠淚 演離合相遇悲喜為誰 他們迂迴誤會 我卻只由你支配 問世間哪有更完美~」

“唉…歌聲明明那麼好聽…怎麼人感覺就麼那麼恐怖呢…”

「有意見?」一道不屬於褚冥漾的聲音響起
「赫!?你、你是誰!?」褚冥漾被嚇得往後一跳,才看仔細眼前的景象

一名面容姣好的男子正坐在一片曼珠沙華中,雪裡紅的長髮很隨意地用軟樹枝綁起,殷紅的獸眸慵懶地看著褚冥漾,身上的紅黑色漢服是用著上等的絲綢所做成,配上金色的花紋更加襯托出男子的高貴與優雅,手中的摺扇有一下沒一下地扇著,紅色的玉佩被月光照耀而閃閃發光

“哇…好漂亮的人哦…”

「吾是誰?剛剛那群傢伙叫吾什麼就是什麼」

“啊如果他們剛剛叫你紅眼殺人兔的話怎麼辦?我不就會被你當場宰掉?”

「不要腦殘」男子漫步走到褚冥漾身旁,手中的摺扇併攏,扇骨輕輕一敲褚冥漾的頭,紅眸中閃過一絲不屑

“…屁,明明就敲得超大力的啊啊啊!!”

「哇呀呀!好痛!」褚冥漾抱著頭
「閉嘴,在吵就當場捅死汝」男子冷眼看著褚冥漾,赤裸裸的威脅讓褚冥漾不敢反抗地立刻站直
「小的不敢!」
男子冷哼一聲,便優雅地坐在跪坐地上,單手拆開頭髮爬梳,用著眼神示意褚冥漾坐下

「呃…嗯…」
「想問什麼就問」
「嗯…請問閣下尊姓大名?小生名為褚冥漾,剛滿弱冠」褚冥漾戰戰兢兢地詢問著,生怕對方一個暴怒把自己給捅死
「冰炎,吾為花之仙,對應的花…汝應該已經知道了」冰炎勾起一抹冷笑
「是曼珠沙華對吧?是很美的花呢,嗯…你也很美」褚冥漾不自覺地說出心裡話,一抬頭就對上了冰炎的臭臉
「吾為男子」
「是…小生知道…」褚冥漾挺直身體,背後不斷冒出冷汗
「為何出現於此地?晚上待在這裡是很危險的」
「小生前來此山林是為了來採集藥材的,只是…小生怎麼繞都繞不出去」
「嗯…」冰炎劍眉皺起,偏頭思索了下,隨後又開口「汝應該是被魑魅魍魎所纏上,又或者是打擾到山中的靈,祂們才會製造出幻境讓汝無法出去」冰炎的喉結滾了滾,抬頭望向高掛於夜空中的月亮,「汝就先行在此地就歇宿一晚吧,明日吾在送汝出去,現在太晚了,若隨意走動容易遇上危險」
冰炎一說完話便站起身,拍拍衣裳後示意褚冥漾跟著自己,就頭也不回、自顧自的走著
「是、是的!」眼看著附近的唯一一個保命符就要跑走,褚冥漾只好急急忙忙地起身跟上

「話說…這裡是你的住所嗎?因為我所認識的花之仙們都有一個固定住所,不知你是否也是如此」
「不,凡要是彼岸之花盛開之處便為吾的處所,哪怕是一處荒島也可以,所以汝也可能會在日後的某處見到吾」
「哦…真特別呢…」
「哼,這點程度還好吧?只是因為吾存在比較多年而已」
「嘿嘿…但是我覺得這樣很厲害啊…」
「嗤,人類都這麼無聊的嗎?」
「嘿嘿…大概吧…

幽靜的小路上,充斥著兩人的閒聊聲



「這裡只有一張床,所以汝就將就點和吾一起睡吧」剛換過一身衣物的冰炎坐在一張雙人大床上,拍了拍一旁空蕩蕩的床鋪
「誒…那個…這樣不好吧」褚冥漾騷騷頭,眼中盡是困擾

“和一個男子一起睡什麼的…而且還那麼漂亮的人…”

「嘖,反正吾和汝都為男子,一起睡一晚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我覺得非常嚴重,你一個傾覆邦國的良家婦男就這麼隨隨便便地跟別的男人睡,就不怕半夜被人家給OOXX了嗎!?”

「吾不會隨便跟別人一起睡,況且,吾會在別人動歪念前先宰了那人」

“幸好你先提醒我哦…要不然我就差點要對你YY了……等等…我剛剛沒說話不是嗎!?”

「吾可聽見汝的心音,所以,汝到底要不要睡?」
「當、當然!」
接著,褚冥漾一沾上床便疲累地入睡了
「汝還真奇怪…」冰炎看著不到三秒便呼呼大睡的褚冥漾,搖搖頭,也拉起被單鑽入床鋪中

夜深了,兩人的面容上皆帶著淡淡的微笑,相信他們現在都作著一場好夢吧



參,情動

其實啊…
我曾經想過,要不要在束髮之年時找個品德良好的女子娶了,不追求兩人有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也不追求兩人擁有著良好的契合度,只需要,有個人可以相伴自己走上人生的盡頭就好
有人說過,男人應該找個他愛的人做妻子,女人應該找一個愛她的人做老公
而總是不太相信那些故事中幸福美滿大結局的我,一直認為,一見鍾情的戲碼是不可能存在與現實中的
直到,我遇上了你

♥ by  Yang


早晨,暖暖的陽光自窗戶灑落下,照亮兩人的面容,有些刺眼的陽光使得褚冥漾眼睫動了動

“嗯?這是哪裡…我什麼時候有買抱枕了…”

褚冥漾疑惑地低頭一看…

“靠!這種像是剛過完一夜情一樣的鬼樣子怎樣!?”

頭髮有些亂的冰炎衣服本就有些寬鬆,腰帶也是相當隨意的綁起,經過一夜自然會被蹭開,白皙的胸膛暴露在褚冥漾眼前,胸前的兩點紅櫻更是顯得誘人,往下的風景…

“我的主神啊…我不敢看了,在看下去的話本文就要變成小黃文啦!”

而同樣的,睡姿總是亂七八糟的褚冥漾衣服更是整件被蹭掉,只剩下一件單薄的底褲,原本放在胸前的手不知為何變成環著冰炎的細腰

“哇…他昨晚穿著漢服還看不出來,但是他的腰竟然比起女子還要更加纖細耶,身材真好…噢、雖然我沒有摟過女子的腰就是了啦……但是我就這樣偷吃他的豆腐…我死定啦啦啦ㄧㄧ!”

褚冥漾現在非常想要逃走,但他卻依然躺在床上,絕對不是因為他還想在多偷吃一下冰炎的豆腐,而是冰炎的雙手卻緊緊地抱住他,讓他只好小小力地掙扎
感受到動靜的冰炎長長的羽睫動了動,認為對方就要醒來的褚冥漾立馬屏住呼吸,不敢再亂動,結果冰炎出乎他的意料的把整顆銀色的腦袋都埋進褚冥漾的胸膛中不斷摩蹭,嘴裡還發出貓咪的咕嚕聲,足足蹭了五分鐘有,冰炎才像是蹭了個爽的張開口打個哈欠,緩緩地睜開眼,紅眸第一眼對上的是一片肉色,在意識到那是褚冥漾的胸膛後的冰炎臉頰瞬間染上一層緋紅,狠狠地一腳把人給踹下床,粗魯的拉好自己的衣物
「汝給吾滾!」冰炎氣憤地看著狼狽的褚冥漾,在見到對方只有穿著一條底褲、露出經過鍛煉而擁有著一身健壯但又不誇張的肌肉的標準肉體後,冰炎的臉頰似乎又紅上了一些
「哇啊!小、小生不是故意的啊!請冰炎前輩你大人有大量,原諒小生我吧…」
「汝!……汝剛剛喊吾什麼?」
「冰…冰炎前輩啊…畢竟你都已經跟小生睡過…啊不是!你都已經跟小生認識了,互相喊名字應該很正常吧?還是叫“冰炎前輩”你不喜歡?或者你也可以叫我漾漾哦!大家都這樣叫我的」褚冥漾從床上拉出被單,把自己光裸的身體給遮蔽住
「…不、吾蠻喜歡的,吾容許汝這樣叫吾,然後…吾就叫汝褚吧,因為吾不太喜歡那樣叫…呃…汝的綽號,這樣總可以吧?」
「當然可以!反正夏碎前輩也是這麼喊我的!」
「夏碎前輩?汝還認識夏碎?」冰炎挑挑眉
「對啊,難不成冰炎前輩認識夏碎前輩?」褚冥漾左右張望,尋找著自己昨夜蹭掉的衣物
「認識,吾與伊是朋友」
「原來哦…」

……

「褚,吾認為汝該走了」在經過短暫的寂靜後,冰炎又開了口,蔥白細指指向窗外「現在大概已到辰時,汝昨晚不是急著要回家嗎?」
「誒誒誒ㄧㄧ!已到了辰時嗎!?在不回家一定會被姐用弓箭射死的啊ㄧㄧ!」
「褚!汝給吾閉嘴!!」受不了這麼大的聲音刺激的冰炎給褚冥漾一個爆粟
「嗚…好痛…冰炎前輩好凶…」
「汝有意見?」
「小生當然沒有意見!」
「哼!」


「吾要先換身衣物,若是汝不嫌棄就先拿吾的衣物來頂替吧,汝不用在找了」冰炎忿忿不平地拍掉不知是故意還是不小心摸上自己白皙小腿的鹹豬手「敢在吃吾的豆腐吾就直接把汝的給手砍斷!」
「抱,抱歉!小生真的不是故意的!」褚冥漾一臉誠懇地道歉,雖然外表就是一臉平凡到不能平凡的氣質書生,但是他內心的os卻…

“呵呵,冰炎前輩真的好漂亮哦…”

那一年,褚冥漾在心中暗自下了決定,絕對要把冰炎給拐回家



在換過衣物後,冰炎帶著褚冥漾走出兩人所在的小屋,外頭的景色使得褚冥漾驚嘆

原本血紅的花海像是被去除顏色一般地潔白,一朵朵純白的曼陀羅華盛開於此片大地,少了一股妖異氣息的花卉上頭結滿清晨所凝結出來的露珠,被金黃的陽光照射到而閃閃發光,宛如一片雪地般
如果說昨晚的曼珠沙華襯上銀白月光是邪魅的地獄的話,那麼現在的曼陀羅華配上金黃陽光便是純粹的天堂吧
「好…好漂亮…」
「是吧,這便是吾定居於此地的原因,白晝時,吾猶如身在純潔的天堂般,令人眷戀;夜晚時,吾又會像是身在艷麗的地獄般,使人沉迷」冰炎眼眸低垂,握在手中的扇子“啪”一聲地張開,慵懶地隨性搧著「不過,即使是再美的風景,總有一天還是會看厭,吾呀,都已經活了那麼久了,還真想體驗看看人類所謂的感情呢…」
正當冰炎恍神的期間,完全沒有注意到褚冥漾的視線早已不在花海上,溫潤如水的黑眸注視著他的側臉,眼底盡是溫柔
「我相信前輩你一定會找到好對象的」褚冥漾淡淡地開口,清淡的話語中卻包含了濃厚的祝福
「感謝,那麼吾便也在此祝福汝能夠找到一名心意相通的女子,共結連理」冰炎的紅眸輕輕地掃了褚冥漾一眼,風情萬種的那一眼讓褚冥漾完全呆滯住

“我可不需要什麼心意相通的女子啊…我只要你便足夠!”

褚冥漾嘴唇微微張開,聲音正要脫出口時才趕忙把已經跑到咽喉上的話語吞回去

“真是的…我和他也才認識不到一天啊…就這麼表達心意未免也太魯莽…”

褚冥漾摸摸自己的後頸,腳步胡亂地跟上走在前頭的冰炎,完全不敢去看對方的臉,努力地壓下自己多變的表情

但是…他卻忘記冰炎可以聽見他的心音了…

「…汝真的確定汝對吾的情感是對的嗎?」
冰炎小聲地低喃著,臉頰不自覺的發燙

“真是…吾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容易害躁的呢?”



肆,調情戲碼

吾很少下山,只因為吾討厭人們的喧鬧聲
吾很少與人們交談,只因為吾討厭那些調戲吾的花言巧語

汝的行為雖與那些人的無禮舉動相差不多,但是,吾卻意外的不會感到討厭呢
                              
♥ by  Samia


冰炎帶著褚冥漾在崎嶇的山路不斷繞著,沿路上只有兩人斷斷續續的對話聲,以及一些蟲鳴鳥叫,讓這段路程更加顯得尷尬

「褚,汝只要在前頭拐個彎便能夠到達大路,之後的路程汝應該會就走了,吾就先回去吧」冰炎用著摺扇的尖端指指離自己距離幾步遠的轉彎處,甩甩衣袖正要轉身離去時,衣擺被褚冥漾給一把抓住,有練過一些武功的褚冥漾力氣稍大,讓冰炎無法離開
「放手!」冰炎低聲斥喝
「不、不!…呃就…那個、冰炎前輩你要不要隨我到山下轉轉?就、就當作你留我一宿的報答嗎!畢竟我也沒什麼珍貴的東西好報答你的…」褚冥漾話越說越小聲,最後黑眸中還閃過一絲心虛

“總、總不能說我是想要跟你約會吧…”

「……唉…吾知道了,吾就隨汝到山下吧,仔細想想吾好像也很久沒下去了」冰炎拿著扇子在微微泛紅的臉頰旁搧風,像是要掩蓋害羞的心情般故意用扇面遮住自己的半張小臉

“今天怎麼那麼熱…難不成吾是生病了?”

「感、感謝冰炎前輩!」褚冥漾向冰炎微微躬身
「嘖,是汝先邀請吾的,幹嘛還要感謝吾?」冰炎翻了個白眼
「啊!抱、抱歉!」
「…你真是個傻子」



燈火闌珊的街道,充斥的各家小店的喝吆聲,而褚冥漾身為著一帶最有名的調藥師,自然會被路上的店家不斷地招呼,手上拿著非常多與他相識的小店老闆塞給他的東西
當然,褚冥漾身旁擁有一張沈魚落雁、萬國傾城的美麗臉龐的冰炎自然也是受到了非常多『照顧』

「呦~褚藥師身旁的佳人真是貌美可人呀~要不要帶著她進來敝人的小店坐坐啊?」
「請問佳人要不要賣我們的髮飾呢?用軟樹枝綁髮可是很傷的呢~」
「來呦~褚藥師要不要賣我們的冰糖葫蘆呢?可以多送你一隻給你身邊的佳人哦~」

而我們脾氣不好,更討厭被認錯性別的冰炎就有些不爽了
「嘖!吾是男的!」冰炎惡狠狠地一瞪視
「唉呀呀!抱歉抱歉!那麼這位玉樹臨風的公子要不要來我們小店坐坐?當作彌補剛剛的事,本店就拿我們最好吃的的菜肴招待公子呀!」
「不,吾不需要」冰炎有些氣惱地撇過頭

眼見心上人做出如此可愛的反應的褚冥漾差點把持不住,直接拉住對方的手腕奔跑起來
「褚,你幹嘛?」
「呃…帶你去吃東西啊!我有個朋友在開飯糰店,他們的東西很好吃哦!」

褚冥漾就帶著冰炎一路來到街道盡頭,一家門前大排長龍的店家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萊恩~千冬歲~我來蹭飯啦~」褚冥漾熟練地穿過人群,拉著冰炎推開大門,大聲地喝吆

「漾漾,你昨天怎麼消失啦?」一名身穿和服的眼睛少年抱著書,走到褚冥漾的面前,一劈頭便詢問昨天的事情
「嘿嘿…啊就遇上鬼打牆嘛,啊!對了,千冬歲,他就是昨天救了我的人」褚冥漾用手肘頂頂冰炎
「吾叫做冰炎,與汝同樣為花之仙」冰炎搧搧手中的扇子
「冰炎…?」千冬歲推推眼睛,接著眼睛突然為之一亮「你不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彼岸之花ㄧㄧ地獄的守護使者嗎!?漾漾!你真的要轉運了!」
「阿勒?為什麼?」
「漾漾你不知道嗎!冰炎殿下是所有的花之仙裡頭最特別的啊!他不僅僅沒有固定處所,而且法力也是所有的花之仙中數一數二高的,還有他也是唯一一個掌管兩種花的花之仙!」千冬歲興奮地向褚冥漾解釋
「吾會掌管兩種花其實是個意外,而且…」冰炎皺皺眉「吾打從出生起便沒有固定處所,吾也不曉得為什麼」
「噢…不過冰炎殿下今日怎麼會前來小店呢?」千冬歲再度推推眼睛
「哦!是因為我要報答冰炎前輩啦!畢竟要不是他,我現在應該還困在山上的」
「好吧!既然漾漾都這麼說了,而且現在已到巳時,相信你們兩位都餓了吧?萊恩已經幫你們兩位準備好位置了」
「哦!謝謝千冬歲!」



「哈~解脫啦~!」褚冥漾拍拍肚子,懶懶地往後一躺,躺在了榻榻米地板上
「汝可否有規矩點」冰炎一臉藐視地看著剛剛用著幾口就嗑完三個巴掌大的飯糰的褚冥漾,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才吃了幾口的飯糰

“褚那傢伙還真誇張,明明吾才吃了幾口而已”

冰炎的眼角抽了抽

「哎呀~反正千冬歲他們在休息時間也常常這樣嘛~還有、冰炎前輩不吃嗎?」褚冥漾依舊毫無規矩地躺在地上,手指指著冰炎手上的飯糰,以及盤子中完全沒被動過的兩個飯糰
「不、只是吾沒有很餓」冰炎把盤子推給褚冥漾「這些就給褚汝吃吧,若吃不下就罷了吧」
「噢!噢!我還可以!」褚冥漾彈起身子,端正地坐好,拿起飯糰再度開始啃食,雖然速度還是很快速,但至少吃相沒有像剛剛一樣難看了

「噢,對了……咳、咳咳咳!水、咳咳、水!」原本正要向冰炎聊天的褚冥漾突然一個停頓,接著開始不斷猛咳,想必是噎到了
「…真是…」冰炎搖搖頭,無奈地坐到褚冥漾身邊拍拍他的背,順便倒了一杯茶水給他

「…哈!我差點就噎死了,謝謝冰炎前輩!」褚冥漾衝著冰炎蕩開一個笑容,燦爛的程度是連陽光都比不上的,讓冰炎呆滯住了一下
「……沒、沒什麼!這點小事不用太在意…」冰炎微微瞇起眼,紅眸撇到一旁,不去看褚冥漾,白皙的大手摀住嘴,想要遮掩住自己染上紅暈的臉蛋,但是他卻沒想到自己手部白皙到透明的皮膚與遮掩不住的透紅的臉蛋成了極大的反差,反而讓褚冥漾看得更加清楚ㄧㄧ冰炎害羞了

“哇…原來冰炎前輩是個純情小處男嗎…”

在體悟到冰炎還是個純情的處子後,同樣為處男一枚但是腦袋早就已經在自家老姐的訓練下變得不純情的褚冥漾在心中壞壞地一笑,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
順帶一提,聽說在褚冥玥就在褚冥漾剛滿十八歲時,用著“我家老弟不能當個連撩人都不會的小處男”的這個理由,硬是親自教導了褚冥漾不少挑逗技巧,導致褚冥漾和褚冥玥頭上皆擁有著『情場高手兩姐弟』的這個稱號

「啊啊…冰炎前輩害羞了嗎?」褚冥漾由正坐的姿勢改為趴跪,一步步地逼近冰炎
「吾、吾才沒有!」冰炎的身子往後仰,靠上了身後的牆壁,雙手下意識地撐住自己的身軀,紅到快要滴出血的小臉便蛋毫無遮蔽地呈現在褚冥漾眼前,讓他差點再次把持不住,當場把人給吃乾抹淨

“老姐教過,對待小處子可不能那麼心急呀…要一步一步地調教才好玩”

「吶吶…冰炎前輩的小臉都已經那麼紅了,還說你沒有害羞?」褚冥漾興味盎然地伸出手,手指從冰炎的耳垂沿著臉蛋輪廓慢慢地劃到脖頸處,再慢慢地滑到鎖骨,然後伸手解開冰炎的腰帶…

「哈…哈…哈啊!」
啪!
冰炎用力地搧了褚冥漾一巴掌,強大的力道當場把人給拍飛
「哇呀呀呀ㄧㄧ!」
「汝、汝…竟然敢調戲吾!汝不想活了是吧!!」冰炎雙手捂著燙紅的臉蛋,大聲地斥喝,白皙的胸膛暴露於空氣中

不同於冰炎此時外表色情的樣子,眼中投射的殺人視線讓褚冥漾嚇的不敢起身
「唔哇!小、小生不敢!」
「汝還說沒有!那汝剛剛是在對吾做什麼事!」
「嗚嗚…小生在撩你…」
「那不就對了嗎!?給吾去死!」

那一天,萊恩的飯糰店中忽然傳出了一聲巨響,以及,褚冥漾的嚎叫聲



伍, 離開

吾自從遇見汝後,就變得…好奇怪
愛情會使人盲目的這句話果然是真的嗎?

♥by samia


此時,在追妻的道路上是踏著自己的血與淚在行走的褚冥漾,終於成功完成了追妻第一步ㄧㄧ把人帶給回家
俗話說得好,成功的第一步往往就是最難的,不是嗎?

「冰炎前輩,要吃餅乾嗎?」褚冥漾端著一盤自製的手工餅乾
「吾討厭甜的,或者汝那邊有不甜的餅乾?」冰炎喝了口褚冥漾剛剛泡的花草茶

“嗯…好舒服,熱熱的茶流過咽喉的感覺真不錯,真像褚身上香香軟軟的味道…還有他抱起來的手感真不錯…”

「欸…不甜的歐…有是有啦,冰炎前輩要吃嗎?」褚冥漾不怕死地翻了翻平時褚冥玥放置零嘴的櫃子,果然就找到了一包無另外加糖的餅乾

“姐啊…為了你弟弟的幸福著想,就禮讓禮讓一下我吧…”

褚冥漾在心中默默祈禱自己的老姐不要為了一包餅乾而把自己給種了

「好,吾要」冰炎伸手,仍然距離褚冥漾完全打直的手有些距離,只好抬高臀部,向前傾身才夠到了餅乾,也展現出了冰炎的好身材
渾圓挺翹的小巧臀部、纖細的腰部與直挺的背脊形成一條完美的曼妙曲線,是任何一名女性都比不上的,讓唯一一個欣賞得到這片美景的褚冥漾倒吸了一口起,不斷吞下唾液試著讓自己沉住氣
而看著褚冥漾不斷滾動著喉結的冰炎也有些不太好了,抿抿唇壓住自己想直接把人家給打包帶回去的衝動
呵呵…該怎麼說呢?這大概就是笨蛋情侶之間莫名的默契吧

「冰、冰炎前輩!這個給你!」快要暴走的褚冥漾在冰炎伸手抓到食物包裝後就立馬鬆開手,在暗處偷偷捏了捏自己的手臂
「嗯…謝謝」冰炎輕巧地坐下,便開始與食物包裝奮戰
「呃…要不要我幫忙?」褚冥漾在欣賞了冰炎再次作出的一連串可愛舉動數秒後,自告奮勇的在冰炎身旁一屁股坐下,伸出手想要幫人
「好的,感謝」冰炎把手上的食物地給褚冥漾,果然不到一秒褚冥漾就拆開了包裝,冰炎卻沒有想要接的意思,呆呆地看著褚冥漾腰部數秒後突然伸出手,緊緊地環住他的腰,反應過來自己在做什麼事情後耳朵染上淡淡紅暈,賭氣般地把頭部埋在褚冥漾的肩頸中
對、就和早上差不多

「嗚…吾到底在做什麼啊…」冰炎的聲音悶悶地傳來
「…呃……乖…好乖?」褚冥漾傻傻的盯著正抱著自己的一隻大兔子,只好伸出手摸摸冰炎的頭
「唔嗯…」

“啊,冰炎前輩的耳朵竟然更紅了”

「……褚、汝……吾這是怎麼了啊…」

“我也不知道啊!”

該怎麼說呢?褚冥漾算是成功拐到了一隻會撒嬌的兔子嗎?



「…冰炎前輩?」褚冥漾坐在客廳的一角,有些好笑地看著經過剛剛的撒嬌事件後便一直龜縮在角落的冰炎
冰炎雙手緊緊環抱住大腿,頭幾乎是緊貼著肚子,口中不斷低喃著「…吾到底在幹嘛啊…」

“呃…冰炎前輩的身體柔韌度真好”

「…」冰炎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抬頭,盯著褚冥漾
「?」褚冥漾歪歪頭
「褚!」冰炎大喊,猛然站起身
「哇啊啊!冰炎前輩怎麼了!?」褚冥漾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褚,吾要走了」冰炎拍拍自己的衣物下襬,從空氣中拿出一個銀色小布袋,精準的丟給褚冥漾
「阿勒?這是什麼?」褚冥漾好奇地拆開布袋,只見裡面有數十顆種子躺在裡頭
「這是曼珠沙華與曼陀羅華的種子,我已經施過法術了,只要種在土中、定時澆水,一到了花期就會開花,不太容易種死」冰炎頓了一下,接著有些倉促的撇開頭「畢竟吾要下山很麻煩,要汝上山找吾又不太好,乾脆汝就在家裡種幾株曼珠沙華,到了開花的時候吾也方便直接傳送過來…」

“哇…還真方便耶…不知道喵喵他們可不可以做到…”

「一般的花之仙無法做到,吾說過了,只要是彼岸之花盛開之處便為吾的處所」
「噢…」褚冥漾有些惋惜的嘆了口氣
「那吾就先走了…日後吾再來找汝」冰炎拉開大門,對著褚冥漾揮揮手後就踏入空氣中消失了

「噢!耶!跟前輩的好感度上升啦!!冰炎前輩真的好可愛啊啊啊!!」褚冥漾在確認冰炎完全離開後,原先壓抑住的情緒瞬間暴漲,在寬敞的家中幼稚地滾來滾去
「嗤,幼稚」一道冰冷的清冷女音響起
「啊啊啊~反正幼稚一下又不會怎麼樣,又沒人看著…等等,老姐!?妳怎麼在這!?」褚冥漾想也不想的回答,在發現問話的人是自家的惡魔老姐後瞬間坐好

褚冥玥是這一帶有名的義賊,專門劫富濟貧的她成名原因不僅僅是因為她有著一張貌美如仙的外表,她的實力也是無人能敵
這麼說好了,你有見過一名瘦弱的弱女子在大廳廣眾之下一次挑翻十名一米九的彪形大漢嗎?

「哼,我可是從你帶你的『對象』逛街的時候就在跟蹤你了」褚冥玥邊說話邊瀟灑地撥撥頭髮,動作利落地爬進大敞的窗戶
「哎呀~姐~什麼對象啊~冰炎前輩只是我的一個朋友而已啦~」褚冥漾笑笑,試圖打哈哈過去,墨色的眼神心虛的不斷飄移,不敢正眼直視褚冥玥
「既然只是朋友,為什麼你還要隨意調戲這一個『良家婦男』?人家還抱了你呢,如果他不是你的對象的話那他是什麼?性發洩玩具?還是故意纏上你的狐狸精?如果是的話我現在就去把他揍跑」褚冥玥挑挑柳眉,作勢要跳出窗外

「等等等!姐!冰炎前輩他才不是什麼玩具!也不是什麼狐狸精!我相信他絕對不會那麼做的!我、我只是…只是…暗戀他啦!」褚冥漾激動的揮揮手,拉住褚冥玥的衣擺不讓人走
「嗤,真是、暗戀就暗戀,還藏什麼?你的表情就說明了一切你知道嗎?」褚冥玥冷笑一聲,抬起手在褚冥漾的頭上輕輕一敲
「啊就…就…我害羞嗎…」
「你一個男子漢大丈夫害什麼羞?而且你今天調戲人家的方式真的爛爆了,你難道看不出來只要他想就可以一掌把你給殺死嗎?還用那麼大膽的方法,是嫌膽子不夠大要我幫你嚇一嚇嗎?」褚冥玥伸出她的纖纖玉手,一彈褚冥漾的額頭

「姐…」褚冥漾哀怨地揉著額頭
「好啦,不玩你了,拿去!」褚冥玥隨手就拋給褚冥漾一個裝這蛋糕的盒子,便走回了自己的臥室
「謝謝老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