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1|回復: 6

[同人文] 【特傳】花語 彼岸花 5/1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 17:48: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貓咪 於 2019-5-13 18:05 編輯

此坑為單篇文章,故事大多皆為獨立的(PS.如果有聯貫會補充
CP不一定會出現,有時是原創X原創、自創X原創,要不然就是沒CP只是單純的故事
本坑以花的花語為主,會試著貫徹該植物的花語到最後一刻為止
PS.如果希望自家孩子也能作為一章的主角,可以到消息給我,當然必須有符合的花語才會登場
本坑決定會PO在新冒天那邊
【特傳】花語 (新冒天)

目錄
含羞草
彼岸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 17:48: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貓咪 於 2019-5-1 20:10 編輯

此為自創X原創
試圖以害羞、膽小的個性,因此不確定是否能讓大家滿意

含羞草
(茱麗葉視角)
好...好...好可愛...大學部C部的學長妖師褚冥漾好可愛...

我利用樹叢作為掩護躲在上面,好好看著那位跟傳聞中相反的學長,看著他...他們的相處。

「漾漾,等等的星象學時千萬不要忘記照顧小學妹。」金色短短捲髮雙馬尾的學姊突然這麼一說,「還有這次星象學別忘了要好好保護人喔。」

喵...喵...喵喵學姊我拿敢啊啊啊啊!

要...要...學長照顧我...我...我...

不知不覺臉頰發熱,要快點離開!千萬不要能讓學長他們發現!

「是誰!」

疑!!?

為何會被千冬歲學長給發現,腦子這麼一轉,赫然之間發現被雪野家的使役給發現,立刻振動翅膀快速飛走。

這一天......就這麼在心亂七八糟導致出意外,還讓學長受傷必須去醫療班報到就此結束。

回到房間後,整個頭埋入枕頭中,為何會這樣!為何不能在學長面前有個好表現!

我真的能表達出與我身分相輔相成的能力嗎?這簡直就是給始祖一脈丟臉啊啊啊啊!

「我好弱好丟臉,根本沒辦法...沒辦法好好來個好表現啊啊啊啊!」為何會這樣啊啊啊!只是希望不要在學長面前丟臉為何這麼難?

一邊哭訴一邊無奈雙腳拍塔床鋪。

不知過了多久,心靈終於冷靜下來,自己默默拿出日記出來。

親愛的日記...這麼做為開頭。

今天我因為自己過度懦弱無能讓學長遇到危險,卻也因為這點更加深深愛慕學長...可是我真的能陪伴學長嗎?

學長身旁的學姊喵喵活潑開朗又強大,遠遠比我還要更加是和學長,如果是喵喵學姊今天砸向我們的隕石,喵喵學姊一定能一手撕裂一開隕石,避免學長被第二顆隕石給暗算。

因為我的無能看到隕石來,連基礎防禦術都無法有效維持讓隕石打破防禦術,害的學長為了保護我而分心,打算第一顆卻被第二顆隕石給暗算。

如果我能有...有堅定的事情,或許能幫助上學長...

這一天很快地結束,時間來到第二天早上。

默默待在餐廳角落吃著早餐搭配著妖精的血,深深想著昨天因為自己的無能害的學長受傷。

「學妹,你昨天還好吧?沒受傷吧?」突然間溫和的聲音傳入耳中,抬起頭...

!!?

「學...學...學好痛!咬到舌頭!」

.......

...為何又來了啊啊啊啊啊!

由於這突如其來咬到舌頭,深深讓自己後悔無能到連好好說話都...都...都...半不到,立刻變成蝙蝠逃走。

為何會這樣啊啊啊!

「漾漾你昨天欺負學妹嗎?怎麼學妹被你嚇成這樣?」喵喵學姊鼓起嘴巴,雙眼盯著學長不放。

為何不敢陳清這跟學長無關...是我的原因讓學長受傷。

拜託先祖大人請部要讓我今日在見到學長...我真的什麼都辦不到,為何我的帶導學長是傳聞中的那位黑袍妖師。

被這種傳說級的人物作為帶導學長,我...我真的有資格嗎?像我這種廢物真的有資格作為那位大人物的帶導學妹嗎?

結果...在課程上因為心情混亂造成失誤,不小心陣法彈的引起的逆向傳送...

「多謝茱麗葉同學設置錯誤,今天我們有幸見到陣法反彈的引起的逆向傳送,危險十足的沙羅漫達─火蜥蜴。」老師一臉不爽瞪了我一眼。

老師...我...我...

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我...我今天根本沒辦法......辦法...為何連基礎的陣法都搞不訂啊啊啊啊!

全班的人有的爬到高處被火蜥蜴灼傷,也有人使用結界、法術保護自己。

我...我...我變成蝙蝠躲到最邊邊角角。

「請各位在下課前使用正確傳送陣把火蜥蜴都送回家吧。」老師這麼說著,瞇起眼睛看了一下全部的人:「送最少的,扣分喔。」最後這個警告,讓還活著同學瘋狂衝去傳送蜥蜴。

我...我...我...我辦不到!如果又出意外召喚出更危險的東西該怎麼辦?

「學妹...」教室門瞬間被人拉開,學長一闖進來一臉無言以對抬頭看天花板。

學長肩膀上的壁虎嘶嘶怒吼警告不少蜥蜴,然後學長他拍拍手還拿出一顆水藍色的寶石:「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暴怒者見識你的溫柔。」

手中的飽食緩緩拉長變成一個很像L型的東西,短短的困子有著握把,指著火蜥蜴。

那個東西後來一查叫做手槍,而且還是名為掌心雷的槍。

現在學長輕輕握一下握把前端突出的東西,只見一顆顆泡泡從短棍中飄出,緩緩飄入室內。

泡泡破裂後,火蜥蜴緩緩乖巧起來沒暴動到處傷害人。

學長從口袋中拿出水晶放在地上打開傳送門,並且由學長身上的蜥蜴嘶嘶叫指揮蜥蜴踏入傳送門,回到它們的家鄉沙羅漫達。

在最後一隻蜥蜴離開後,我默默恢復人類的樣貌看著學長。

「你們這些人全部扣分!特別是茱麗葉同學你這學期這門課死當!」老師用力拍打講桌...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就算我有著高貴的血源也沒什麼能力,在A部也被眾人笑做無能的廢物、費柴,玷汙了那高貴的血源淪為妖師的霸凌對象。

真的很對不起!

「學沒妳沒事吧?」學長伸出有著粗糙的繭的手,看著那個手...

.......

...自己不知何時站起來鞠躬:「學...學...學長...對...對...好痛!咬到舌頭!」,為何又這樣啊啊啊!

再度心靈崩潰變成蝙蝠從溶化的窗戶逃跑,中途還被玻璃液給燙到。

就這麼在保健室三度撞到學長嚇得逃回宿舍,待在宿舍內整整曠了一整天的課不肯離開。

時間來到晚上,再度哭泣哀怨自己什麼都辦不到。

直到拿出自己的日記為止...

親愛的日記...我今天又非常丟臉,明明只是基礎的符咒學習課程,竟然搞出前所未聞的大意外,雖然聽說學長他們當時有人搞出熔漿壁虎大規模出現。

可是我卻...卻製作出更大的危險,傳送來大量的火蜥蜴。

最終在學長幫忙下才能解決這個問題...如果我能穩定一點不出意外,會部會能給學長好印象?

如果我的舍友沒出長期任務?那麼她幫我補課話,是否能給學長留下一咪咪好印象?或許我真的就如那些人所言,只有生下高貴血統的這意義存在?

最為始祖的直系後裔,血脈天賦遠遠比普通夜行人還要厲害,偏偏表現卻比路邊的混血者還要無能,或許我只是從路邊撿來的野孩子罷了。

今天學長以溫柔的方式安撫火蜥蜴...好帥氣好暖,讓人有種可以待在她懷中有股安心的感覺,宛如天底下沒任何人會傷害到我。

好希望能在學長懷中受到保護、安慰,而非在現實中慘朝如此絕望打擊。

如果我能有學長萬分之一的能力搞不好...可以讓那些人不在用那些眼神鄙視我,而是願意將我視為同等的同學看待。

!!?

日記寫完了,明天最好去買日記。

緩緩闔上已經寫完的日記,好好躺著閉起眼睛睡著......

.......

....隔天一早,一如往常來到餐廳的角落吃著早餐。

「學妹...」

疑!!?

學長再度出現在我面前...這!難道是要說昨天的事情嘛!

慌忙站起來卻沒注意到自己的日記因此掉了,變成蝙蝠逃離餐廳...

由於今日是假日的緣故所以我...我決定去商店街購買筆記本,只是...唉,怎麼錢包不見了?

等等!我的日記跑哪去了!?

!!?

不會吧!我的日記如果釣到餐廳被學長撿到,學長日後會怎麼看待人啊啊啊!會將我當成悶騷的廢物嗎?還是我為沒什麼屁用的水雉?

拜託請別讓人看到。

原本打算轉過身快步回學院,豈知面前出現五個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擋在我面前。

「公主殿下,我等奉少爺之命前來接妳去結婚。」其中一人開口,還露出所謂的家徽。

等等!

「父王說過...」還沒說完,對方就打斷:「親王今日做出決定,你這種無能的廢物只剩一個存在,那就是生下有能力的高貴後裔,沒必要尊重妳這種廢物的價值,你沒得選擇。」

他身旁另外兩人拿出短刀。

這......

...轉頭看向四周,所有人都幾乎在看熱鬧,沒任何一個人打算幫忙。

「請...請...請別...別...別這...這樣!我...我...我...」拜託誰快點來幫忙?我...我很討厭那個家族的少爺。

整天露出噁心的肥肉,猥褻盯著我的身體,恨不得將我推倒虐待。

甚至那個少爺還有虐待未婚妻、女僕的惡質傳聞,甚至還喜歡當眾搞XX...拜託請誰快點來喝止人。

拜託...我...我...我希望能...能作為學生等到學長畢業離開前在未來做規劃,因為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能陪伴學長他們一同冒險。

那個家僕伸出手,那個鄙視廢物的眼神跟那貴族少爺連在一起。

「部...不要!」他冰冷的手緊緊掐住我的手腕,噁心的感覺從腹部湧起感覺有什麼要吐出來。

雙腳也瞬間無力。

「給我住手!」

這聲音是...

眼睛也逐步迷糊,只見學長、喵喵學姊、千冬歲學長、西瑞學長還有...哪位學長也來了?

學長他站在眾人前面:「請你們放開我女友的手。」

「你算老幾?憑什麼命令我?」那人說著,身旁的人轉過身拿刀指著學長他們。

拜託...請快點逃,那個貴族在夜行人一族內視力可不弱,還有親王做為後台,學長你們會與一半的夜行人為敵。

「我為黑色種族之首妖師先天能力者褚冥漾之名。」學長每一字,都對我有著強烈的威嚴,靈魂深深不敢違背,「命令你們放手!」

學長你是妖師...不能為了我而讓整個種族遇到危險。

「不怕妖師沒關係,如果我向聯合公會提出當著黑袍的面搶拐我女友事情,甚至為了逃跑而傷害在場公會要員?敢問你等想要冒著得罪公會風險與公會宣戰。」

「再加上蘭德爾一家。」這聲音是...

「雪野、史凱爾、鳳凰族。」千冬歲學長...

「還有本小姐跟我的搭檔。」

莉莉亞學姊...

「水妖精一族也要為了朋友爭一口氣。」這開朗的聲音從未聽過,不過聲音中帶著強烈的殺氣。

「你們欺壓大爺我小弟的女人,不打我西瑞.羅耶伊亞放在眼裡是吧?」...西瑞學長。

...「再加上我九瀾.羅耶伊亞如何?」

「哼!我雖然看不慣低賤種族,不過貴家的那少爺本王子更看不慣,今日就要逞罰你們這些低賤之民。」

這聲音是誰...

「修狄請別這樣,沒有任何一個種族、生靈有高貴低賤之分。」阿利學長試圖與那陌生人溝通,然後:「貴家少爺所作所為,狩人一族將會對貴家提出最高抗議。」

你們...

.......

...模糊的雙眼最終無法定焦,整個意識也逐步模糊再也聽不到話。

再度睜開眼睛,第一眼只見...無數粉紅色的花瓣隨風飄散下來,印象中這個花好像叫做櫻花。

「學妹你醒了。」學長的頭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這才讓我注意到我的頭靠...靠...靠在學長的膝蓋上!這...這...這...

這強烈的驚嚇瞬間另我跳起,發現我的日記中夾了一個草...印象中這個草叫做...含羞草。

為何學長會在我就得筆記本放含羞草...等等!不會吧!我的筆記本被...被...被學長看到。

原本想要變成蝙蝠逃走,偏偏就被...

「學妹請給我做好。」強烈的力量深深衝擊靈魂,本能上無法反抗乖乖跪下好,等待學長的怒罵。

只見學長鞠躬道歉:「學妹對不起,我不應該偷看你遺留下來的日記。」

疑!!?

學長你...

其實是我要跟學長說對不起以及道謝的才對,如果不是因為學長我可能已經...已經...一想到那件事,整個人開始反胃非常不舒服。

「其實我...在這段時間內早已愛上學妹你了。」

疑!!?

「帶導人那一個月,每天都在學妹身上早到過去的自己。」

自己?難道學長以前跟我...不可能!學長如此優秀哪會犯那些無謂的蠢事。

「每天看著學妹像一隻可愛的貓咪深深不知不覺受到吸引,希望能以學妹你的男友身分保護、呵護你,讓你不被世間傷害。」學長說著,走到我面前溫柔摸著我的頭,「每次想要找機會跟你獨處,處處嚇到學妹還以為學妹你害怕我的種族,不敢跟我獨處,每次找大家希望能讓學妹你放鬆...」

對不起!

學長我真的沒資格跟你們在一起冒險,像我這種無能的廢物根本沒資格待在你們身旁。

看著學長的眼神,不知為何這次心靈感到安穩。

「看著學妹你慌張跑出去感到有點不安,所以就...對不起...」學長突然道歉,「我沒辦法像學長一樣,做一個合格的帶導人。」學長他提到的學長...難道是!那個最近出任務的那位傳說中的冰牙三王子亞那遺孤冰炎學長!

天啊!學長的學長竟然也是傳奇人物!

那個...千年前帶領眾多種族打贏耶呂惡鬼王的傳奇英雄,沒想到學長的學長竟然是傳奇人物的孩子...對了!還是史上最年輕的黑袍。

「學長你...」剎那之間,發現我窮詞不知該如何回應學長。

我們就這麼陷入尷尬...

「學妹請問你願意做我的女友嗎?」不知過了多久,學長這麼開口著,「方才為了讓對方知難而退,佔了學妹你的便宜。」

「我願意!」雙眼再度模糊,眼角還有淚水流了下來。

之後我跟學長一同回家跟父親、母親兩人報告我與學長交往,也希望能嫁給學長。

父母雙方在這邊思考整整三個小時後才給予答案願意,還當眾宣布我是褚冥漾的未婚妻,以此阻攔叔叔利用我的野心。

回到學校後,學長也考量一些因素讓我跟他一起居住在黑館內。

做了這麼多事情,時間很快地抵達晚上。

賽塔先生也將學長長期不用的小書房改造成一個小臥室,而且學長還買了公主床不少女生會喜歡的化妝台、小矮櫃以及衣櫃等等的生活用具。

就這麼...坐在小書桌開始寫日記。

親愛的日記...

今天是我最悲傷同時也是最幸福的一天...我被舅舅給利用要成為他奪取更多權力的工具,幸好學...寫到這邊,停頓下來不知該怎麼寫。

我跟學長都訂婚、成為男女朋友,不能再用學長稱呼學長...那我以後該怎麼稱呼學長...

好難決定啊啊啊!

學長不會因為我優柔寡斷而討厭我吧?

為何我在這方面也會卡住不之該怎麼寫才好?

「要不要用我的綽號。」房間內突然傳來學長的聲音。

轉頭一看,見大家都擠在門邊。

...這!

可以不要看嘛!我知道我縮在角落、房間寫日記有點怪...可以不要看裡面寫不少心話、妄想的日記嗎!

「茱麗葉要不要叫漾漾,親愛的達令?」喵喵學姊提出這個建議來。

吞了吞口水,看著學長撇著頭緩緩開口:「親愛...愛...愛的達...達...達令!好痛!咬到舌頭!」

這一天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轉類點,也是我找到希望的日子。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1 17:58: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貓咪又開坑了……填的完嗎?然後女主角最後還是很害羞的類型

點評

畢竟也沒過多久,反正是單篇短坑而已  發表於 2019-5-1 19: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貓咪 於 2019-5-13 18:08 編輯

謝謝天天指導我悲文如何寫,也感謝永7的劇本家讓我能一邊寫一邊想著神落線安的便當展開因此讓我的心受到感染
本篇無配對...

彼岸花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但因一次意外花兒晚落那刻是花與葉第一次見到彼此,而這也是他們悲劇的開始,他們愛上了彼此卻始終無法見面,於是他們做出了不該做出的選擇……」又一次的,我闔上了這本寫者彼岸花故事的書,明明知曉這故事的結局為何我確一次又一次的回去翻閱。

或許是因為...認識的兄弟因為一場意外變成類似的關係,深深讓人...

兩個月前千冬歲與夏碎學長他們一同出任務,因為一個意外,一名黑暗同盟的高手出現...讓夏碎學長為了保護千冬歲兒受傷。

原以為只是簡單的傷,帶去醫療班檢查後才發現...那時攻擊狠狠傷害夏碎學長靈魂,而且無法治癒,讓人只有七天的記憶,一但過了七天與我們相處、所學的通通都會消失。

連冰牙精靈王也都無能為力,我們大家也紛紛用想到的辦法讓夏碎學長記住大家,有採用交換日記也有採用影像檔案。

「如果我的心語能修復夏碎學長的靈魂,我也願意使用心語修復。」

看著書皮深深後悔自己的無能,曾經暗中忙了學長與安地爾見面,卻得到殘酷答案,要我加入鬼族消滅學院才會考慮教我。

難道...我們只剩下徹徹底底的絕望...

『主人你該休息一下,如果能穩定夏碎先生的記憶,卻換來你...』米納斯我知道你在關心我的健康,可是...如果我實力能痛扁安地爾一頓讓人說出治療靈魂的辦法。

.......

...可惡!我就算是妖師一族先天能力者又怎麼樣!根本無法改變夏碎學長的狀況,只能每逢七天看著千冬歲的不甘、喵喵的痛苦、學長的憤怒,甚至五色雞頭的暴怒、小亭的悲傷與痛恨。

我又能怎麼樣!抱持這些情緒又能怎麼樣!

說到底...可惡!就是因為我們無能為力財不斷重複連續長達兩個月的失敗,醫療班也試了不少配方,結果也都失敗,我也從黑色一面與哈維恩一起對症下藥,結果...也失敗!

可惡!

房間門突然被人給撞開,黑蛇小妹妹慌忙跑進,「黑袍的跟班!主人不見了!」,什麼!又不見了!

收拾東西快步離開黑館,看著廣大的庭院...拜託,祖先、學長、然不管是哪方的神物,只要能保佑夏碎學長這次出來不會出意外,不管是誰都好。

上次夏碎學長趁我們換班偷偷離開,結果慘死在時鐘刀刃下。

可惡!我們都說好不能讓夏碎學長落單為何又發生!

到底會跑哪邊?一想到學院這麼大,就算使用不少手段要在遇到危險前...不行!不能多想!

或許會在風之白園,不管過了多少次七日我們都一定會帶夏碎學長去白園,或許能在那邊找到人。

拿出移動符瞬間傳送到白園,這一刻所見的白園並非白園,而是到處充滿著紅色妖豔的花朵,這些花朵無葉徹徹底底綻放著,還有著水拍打浪邊的優閒勾引人注意的聲響。

.......

...

「褚...」

後方冒出已經長達兩個月毫無聽過的聲音,眼眶也不受控制,雙眼也跟著模糊,臉頰有著淚水緩緩流過。

撇頭一看,只見夏碎學掌穿著那一襲紫色旗袍,手上拿著那副面具。

「好久不見了...」

「夏碎學長...好久不見...」聲音也跟著沙啞,雙眼看著透明模糊的人,心底再度悲傷。

為何我們大家不能即時趕到!如果我能勸大家不要太常外出,以免被黑暗同盟給堵到,那麼...夏碎學長也不會出意外。

到底該說什麼好?好不容易遇到夏碎學長一定要把想說的通通說出來。

只見人緩緩做在彼岸花上,雙眼瞇起眼睛看著我,手也觸碰我的手環還用手指碰著老頭公。

「褚,麻煩你將我這個靈魂碎片粉碎殆盡。」夏碎學長...

!!?

你...你...你...你剛剛說什麼!

身子僵硬,連說話也跟著:「學...學...學長!為何...為何...你要我毀...毀...毀了你的靈魂碎片!」這突如其來的驚嚇,整個腦袋也受到重創。

「你們繼續下去會陷入莫大危險,我也不希望大家為了我而死。」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會因此死而,就算能...我們也希望能拯救夏碎學長你!

「學長...非常抱歉我辦不到。」說著,雙眼幾乎無法直視人,心靈也,「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我做這麼殘忍的事!明明大家每隔七天都會被自己無法及時抵達感到悲傷、抱持著各種想法、後悔!為何你要用保護我們為名,實傷害我們之實!」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承受這個絕望。

為什麼要讓我來!

就只因為我是想到白園之人!就必須承受這個痛苦!

「夏碎學長你太自私了!為何不跟我們一起想辦法!只要大家一起想辦法或許還有機會!」這一刻,心靈徹底的崩潰。

夏碎學長緩緩起身,溫柔舉起手摸著我的頭:「因為,你們繼續下去很有可能走上黑暗的道路,褚你是否有在猶豫要與安地爾做交易,換取拯救我?」

這!...

為何學長你會知道!

「亞,很有可能會因此去與妖魔做交易,為了讓我完全回來大家遲早也會付出殘酷的代價,我也不希望你們為了我而犧牲。」

我們當然也...也不希望這樣!

可是...可是尋常辦法、配方根本辦不到!我們也被現實給打入絕望,還有...降神之所,明知夏碎學長變成這樣還屢屢委託殺手還殺了你!

如果不是這樣,我們也希望將人安排在原世界的醫院!

為何它們就是不死心!人都變成這樣還...就只因為夏碎學長是藥寺師家的人,不管變成怎麼樣,始終都要...都要抹殺!

難道...難道你就沒打算體諒我們的絕望嘛!

「褚...這件事情唯有你能辦到,我也很清楚大家心中的絕望、沮喪。」

看著人,高舉雙手用力揮著:「竟然知道!為何要讓我做這麼殘忍的事情!我也很想要拯救學長你!」

那...那...為何不讓別人來!找個陌生人、被著我們去找降神之所!就是要我來做這件事!

「這不公平!為何你要這樣欺負人!這般自私,你沒想過千冬歲的情緒嘛!」可惡!好希望能靈魂出竅痛扁人。

只見夏碎學長眼角飄移,露出一咪咪笑容。

『刷!』

銀色的長槍一掃而過,夏碎學長的靈魂在我面前化為粉末...轉頭看著學長踩在彼岸花上。

學長你...你為何要這樣!為何不勸夏碎學長改變主意!

「褚...你以為我也想這樣嘛!我已經...已經...」學長的聲音也沒移往那般強硬、有自新,反而充滿無限痛苦、懊惱:「什麼史上最年輕的黑袍,說到底我連親近之人也都無法把護,憑什麼當黑袍。」

老大他握緊拳頭,手上還留下淡淡帶著白色光暈的鮮血。

他緩緩台期頭看著天空,「我與我父親也無多少差別...說到底很多事都辦不到,明明知道那是妖師一族卻無法拯救眾多生命,還逼得凡斯加入鬼族那邊。」雙眼充滿血絲:「明明知道自己被凡斯詛咒,只要我媽與他再一起遲早會害死人,也無法改變那一切躲人也無法辦到,就這麼...」

學長...

真的是...為何我們這麼無能為力!

為何我們也在重複千年前的悲劇!就只因為我們無能為力,就必須滿足夏碎學長靈魂碎片的希望,就這麼只能看著降神之所、黑暗同盟的嘲諷。

就只因為我無能...才讓安地爾開出那般條件...就只因為...

可惡!為何這世界這麼不公平!

明明夏碎學長人這麼好竟然要讓人承受這般痛苦!為何世界就這麼站在壞人那邊!

為何這世界總是好人不長命!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褚絕對要瞞著千冬歲,千冬歲知道後更加後悔、甚至去做蠢事。」學長你說去做蠢事,你不也一樣去做蠢事嘛!

你辭去公會黑袍資格,然後還血洗不少降神之所的分布,就只因為他們持續威脅夏碎學長。

你也比平常更加賭命瘋狂獵殺黑暗同盟的追隨者,你也想要讓我們跟著失去你、甚至更加絕望嘛!

為何你們這些學長就是這麼自私,根本不管我們到底怎麼想!為何要這樣!

「褚...這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的。」學長淡淡說著,眼睛的血絲更加...更加...
:「唯有變得比任何人強大,才有資格守護想要守護事物。」

學長你...

你這樣...不也該著更加自私嘛!

為何繼夏碎學長後,你也要更加傷害我們這些學弟學妹!為何要更加自私,堅持你所認定的復仇!

為何就不能幫忙我們想辦法拯救夏碎學長。

學長突然回過身,用力扯著我的衣領將人舉起:「你說拯救!」口氣瞬間暴躁,還將衣領,「你當我不想!我已經從兩位妖魔那邊得到答案,根本沒辦法拯救的!那靈魂毀損是...是用陰影,你身為妖師也知道!陰影的傷害根本無法修復!能避免扭曲成鬼族已經很幸運了!還說拯救!」

「就算明知道沒辦法!難道我們不該抱著一絲希望!」為何被現實打敗,學長你要放棄希望。

如果我們都放棄希望...夏碎學長又該怎麼辦?

我們這段時間的努力又算什麼?沒意義?無意義?為何...為何...為何你就要接受這個事實!

夏碎學長不是學長你的搭檔嗎!?

為什麼你們兩人就要這麼自私傷害人?難道就不能找別的辦法來拯救人嘛!

「別的辦法?接受安地爾的提議投奔鬼族毀了學院?」

.......

...學長...你為什麼要提醒我這殘酷的事實!

「就是因為沒有辦法!就算有大概只剩下強大的神族!」學長這般話雖給人希望卻也給人絕望。

因為......要比陰影還要強大的神族,真的會願意幫忙我們嗎?

難道我們真的沒任何辦法,不管付出多少代價也沒辦法幫上夏碎學長嗎?

「不管如何,就算要去神族那邊我也要去!」

絕對要幫上夏碎學長的忙!不管怎麼樣他以前這麼好好照顧我,現在輪到我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也要...

只見學長狠狠瞪我一眼,「你不知與神族請求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狼神說過這只有創世時代的神才有辦法辦到!現在那些神不是消失的消失、隱居的隱居,根
本沒人能辦到!你只是去做無意義的抵抗。」

學長你...為何你就不能...不能留住任何一絲希望!

「你們兩位怎麼了?」

一道聲音傳入耳中,只見...那個夏碎學長出現在白園這邊。

原本滿地開花的彼岸花也隨之消失,整個白園再度雪白一片。

「哼!」老大他就這麼將我放下來,轉過身離開。

學長你這個膽小鬼!就只因為自己無能、滿腔怒火無地方發洩就這麼亂來的膽小鬼!

為何要對現實屈服!而不是尋找一絲希望!

「沒事......只是......我們在討論.....」還沒說完,人溫柔摸著我的頭:「尋找治療我的病症辦法吧?」

.......

...

「或許我該消失...」夏碎學長嚴肅講著,這也讓人再度崩潰。

「不要!學長你走了,我們大家會...會...特別是千冬歲!」拜託...請不要這樣想。

手緊緊握緊成拳頭,心中充滿無數悔恨。

為何我無法控制陰影挽救人,為何只能阻止陰影的效果傷害人無法拯救靈魂!

為何我這般脆弱不堪一擊,為何重柳族要列殺妖師導致...導致...導致,夏碎學長這樣的好人會受到黑暗的傷害!

就只因為...因為..這個世界!

為何我們要保護這個世界,這麼爛的世界為何不讓他毀滅!

「請問你是誰?」人突然一臉懷疑盯著我,然後滿臉問號:「請問我又是誰?怎麼來這邊的?」

「你是我們大家的學長,你因為受傷所已失去記憶。」每隔七天同樣的開端,深深讓我的心靈更加崩潰。

為什麼...我無法拯救人?

這種日子又要持續到什麼時候?為何醫療班無法治療人?這生死不如死的日子要持續到何時。

如同彼岸花與葉的戀情生生世世無法團滿,每次的相間都不記得彼此輪迴之時又想起彼此,然後繼續永無止境的......分離與悲傷回憶。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寫碑文的感覺如何啊好不好完?希望哪天出現奇蹟治好夏碎

點評

有趣可惜不是我的菜。  發表於 7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