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5|回復: 1

[同人文] 【吾命同人】惡役大小姐的第二次穿越 4/14第二條

[複製鏈接]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a119090119090 於 2019-4-14 01:59 編輯


        本體是我寫的一篇異界文的番外,經過一些修改後發上來和大家分享。

        閱前提醒:含有GL要素

        主角人設:
        經歷二次穿越,第一次穿越因為自己的人設,而把自己腦補成某個乙女向戀愛遊戲的惡役大小姐。
        長相和格里西亞神似,寄宿教會的身份是牧師,擅長武技,掌握部分神術和魔法。

         ——————————

        穿越守則第一條:發現穿越後要立即確認所處環境



        法多林大公家的大小姐,葛琳黛華德·法多林日常鍛煉後小憩醒來,她發現自己又穿越了。

        對於穿越這件事,因為已有了一次經驗,所以沒有令她感到極度的不適應,僅有的難受感來自於離開她已經培養出感情的第一次穿越的世界這件事,但出奇的,她很冷靜,直覺的認為自己有很高的可能性可以穿越回去。

        要問葛琳為何如此堅信?那是因為她發現,自己某次閑著無聊走進魔法道具店時,覺得還挺漂亮、買下來准備在之後送出去的血石項鏈,就挂在她的脖子上。

        這一定是導致她再次穿越、也必然是穿越回第一次穿越的世界的關鍵,除了項鏈之外,她身上還攜帶著背在背後的月華聖劍、別在腰間的螺紋手杖、還有藏在胸裡的蛛絲匕首,正好都是她鍛煉中使用的武器,服裝也是她穿越前身上所穿的襯衫、類軍裝上衣、長裙、馬褲和長靴。

        身周的環境則是一個有些清冷、破敗的街道,地上鋪的石磚風化、裂開、生苔,房子無一例外的全是木料建筑,有些甚至還是簡陋的棚子,上頭還有虫蛀的痕跡,以及長在靠近積水處、不知道能不能吃的蕈類。

        大氣中存在游離魔力,憑借這點,葛琳判斷出自己第二穿越的和前一次同樣是魔幻世界,而自己降臨的地點則應該是某個城鎮的舊城區、貧民窟;她知道這裡不可能搜集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於是打算找個方向離開這個貧民窟,然後再做打算。

        就在她剛邁出腳步的時候——

        「咿呀啊啊啊啊啊!」

        半透明的、披著破敗灰袍的玩意兒突然出現,並往自己嘶吼著衝來——亡靈?葛琳猜想,同時手上動作並未跟著她的思考而慢下來,幾乎是在見到敵人出現的瞬間就往前一推,放出了一道微效聖療術。

        「啊啊啊啊啊——!!!!!」

        能夠撫平傷痕的光芒如硫酸一般,迅速使亡靈的身體消融,半透明的灰袍亡魂在空氣中化為一縷無形的青煙消失。

        輕鬆擊敗亡靈之後,葛琳也大致猜出了周圍看不見人影的原因,肯定是有本地勢力偵測出亡靈出沒的跡象,於是在清剿前疏散了居民,最終讓亡靈沒能傷害到任何面對靈體妖物毫無反抗之力的普通人。

        「……疏散完成了,麥斯,你帶著其他人去佈下警戒圈,在我消滅那個鬼魂之前,不要讓任何不會用聖光的人進來!」

       「是!隊長!」

        遠處傳來了人聲,其中傳出的聖光一詞讓葛琳考慮其起自己沒有穿越,只是莫名其妙的觸發長距離傳送術的可能性……不,不對!亡靈在她第一次穿越的世界裡,早在萬年之前便已絕跡,不可能出現!

        就算真出現了,也不會有一群制定好作業流程、並習慣處理相關事故的專業人士在短時間內趕到現場解決事態!

        灼眼赤髮、手握赤紅長劍、身穿飾以橘和紅等暖色的鎧甲的青年沖了出來,雙手握住劍刃纏上熾白聖焰的長劍,從巷道裡沖了出來。

        「塵歸塵、土歸土——亡者啊,不要再留戀生者的世界了!」

        葛琳看著像中二病一樣大吼大叫的青年、青年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她,兩人呆若木雞的對視。

        「老哥,你誰?」

        「太、太陽,你居然是女孩子?」



        有兩個消息,好壞各一……先提壞的,葛琳知道自己的確又穿越了,而她雖然知道穿回去的關鍵,但不知道實際該如何實行。

        好的則是,知道她其實不是自己的同事后,爽快的為認錯人道歉、並自我介紹的「奇克斯·布雷茲(Blaze)/烈火」讓她明白,她第二次穿越的世界是她所熟知的世界,她大致清楚這個世界在未來十幾二十年內的大勢發展。

        「葛琳黛華德·法多林,請多指教,烈火騎士。」

        曾經在第一次穿越的世界偽造了一個叫「格里西亞·福玻斯」的假身份的葛琳知道,擅使除靈聖火的烈火騎士奇克斯看上去大剌剌的樣子,實際上有些多疑,不過一旦打算相信某人就會毫無保留的信任。

        正牌的格里西亞——現任太陽騎士「格裡西亞·桑/太陽」,這位極度不擅長武技、馬術等一切需要身體素質的才藝的此世聖騎士之首,曾經救過奇克斯一命,葛琳認為很有可能正是因為自己的相貌和對方的救命恩人神似,所以奇克斯才會如此輕易的認定她不是可疑人物。

        簡單的交流了一番後,奇克斯當即以大哥的姿態提出帶只有十五歲、身高剛到他胸口附近的葛琳去這個世界的光明神教會的總部,位於「忘響國」首都「葉芽城」的大聖堂寄宿的提議。

        葛琳沒有拒絕,雖然和奇克斯同代的十二聖騎士性格中多多少少有「些」奇怪之處,比如偉光正的老大太陽騎士實際上是卑鄙無恥、陰險至極、擅使各種「正義」手段的笑面虎,但大體而言都算是好人,不必擔心被暗算什麼的。

        至於寄宿問題,葛琳不認為自己會在全是男人的聖騎士宿舍住下來,肯定是和女性牧師們住一起,所以她不必擔心男女授受不親的問題。

        「那就多謝了。」

        「哈哈,其實我除了幫你找個暫時住下來的地方,也是在幫一個朋友,葛琳……如果太陽知道自己有親人的話,他大概會很高興吧?」

        ——————————

        月華聖劍
        通常狀態下是一把銀白色的雙手大劍,可以吸收並儲存月光作為能量來源。


        螺紋手杖
        一把可以變形為多節刃鞭的手杖。


        蛛絲匕首
        乍看之下和普通匕首沒有什麼區別,但刀刃可以發射出去,並以蛛絲作為和刀柄的聯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穿越守則第二條:穿越後要和本地土著打好關係



        「我想你誤會什麼了,奇克斯老兄。」

        不需要花多少力氣,就能被本地非路人龍套的「劇情人物」接納是很好,但接受自己本不應有的過多善意,副作用除了微不足道的良心譴責,後續也有可能引發一些麻煩——葛琳認為,還是把所有事都說清楚比較好。

        光明神教會的大聖堂裡,性格腹黑陰險的人物據葛琳所知至少有三個——表面偉光正實際上睚眦必報的正牌格里西亞、表面忠厚老實實際上奸詐狡猾的大地騎士喬葛·厄爾斯(Earth)、還有不知道過期多久的萬年蘿太教皇,她可不想引起這些「正義」的聖職者們的敵意。

        「我知道這很難讓人相信——其實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穿越者』,所以我才會在你們疏散附近的居民後出現在這裡,不然的話,我應該早在那個幽靈出現之前,就被你、或你的同伴發現了。」

        奇克斯抓了抓頭,看上去想當困惑。

        「我是聽不大懂你在說什麼啦,葛琳妹妹,不過像太陽和教皇那種聰明人應該就能聽明白了,到了大聖堂之後你可以去跟他們說說。」

        哇噢,剛進這個叫做「吾命騎士」的副本不久,就要和Boss級大佬面對面交談,有些太刺激了,不過直接和管事的交流也可以避免許多麻煩……葛琳同意在抵達大聖堂後,和奇克斯一起去面見教皇以及太陽騎士。

        這個街區出現的惡靈不只一個,不過奇克斯指揮部下組成的、逐步縮小的警戒圈確實的將絕大多數鬼魂淨化了,而剛才被葛琳消滅的則是最後一隻,任務宣告結束,於是烈火騎士便帶著部下準備收隊、向疏散的居民傳達安全信號後回到大聖堂回報。



        一路上,葛琳身背大劍、腰掛手杖的模樣理所當然的引來奇克斯部下們的好奇,葛琳沒有向這些位階不高的人透漏有關自身的情報,以免消息流傳出去,只說自己是出來歷練的,順道來忘響國的首都葉芽城拜訪遠親。

        於是烈火騎士小隊的隊員們皆「恍然大悟」——和隊長一樣有些大而化之的他們以為自己懂了——認為葛琳和現任的太陽騎士確實有血緣關系,回去的路上,有些在看見葛琳時臉紅了的聖騎士更是低頭不讓人看清表情,以避免得罪上司的上司的可能。

        葛琳第二次穿越後降臨的位置,正是葉芽城的舊城區,因此就算她拒絕了奇克斯雇傭馬車讓她搭乘的慷慨提議、以步行的方式和烈火騎士小隊通行,仍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內就抵達了大聖堂。

        順帶一提,半數以上的烈火小隊成員,都對她的腳力居然跟得上訓練有素的聖騎士這件事表達了驚訝。

        解散收工之后,烈火小隊隊員有的直接返回宿舍休息、有的先去領取任務津貼,而身為隊長的奇克斯,則其領著葛琳前往教皇平日生活起居及辦公的法王廳。

        途中,二人遇見了前來辦公的太陽騎士小隊副隊長——亞戴爾。

        「隊、隊長!?」

        一見到有個和自家隊長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少女,亞戴爾立即緊張的立正行禮,但隨即發現眼前這個「隊長」似乎矮了不少、胸前還鼓了起來,他情不自禁的說:

        「隊長,您終於練出胸肌了嗎?光明神在上!這樣一來,就沒人能說您的體格不適合當聖騎士了!」

        緊接著,他發現這個「隊長」、以及「隊長」的朋友烈火騎士皆面色古怪的看著他,正確的說,是他的背后;太陽騎士小隊的副隊長心中升起不妙的預感,轉頭一看,發現自家總是挂著悲天憫人的神聖微笑的頂頭上司正「慈祥」的看著他。

        「亞戴爾,仁慈的光明神雖未對我等有過於苛刻的要求,但為了更好的傳播他慈愛的光輝,我們仍應更勤奮的——」

        「隊長!我現在就去繞著葉芽城跑三圈!」

        「更勤奮的鍛煉自——」

        「我說錯了,是五圈,不,六圈才對!」

        「你能有如此意志,我甚感欣慰,想必仁慈的光明神亦看在眼裡,賜予你更多祝福以褒獎你的努力。」

        亞戴爾渾身一顫,認命的說:「是……直到跑完之前……我不會用神術恢復體力……」

        太陽騎士小隊的副隊長垂頭喪氣的離開了,隊長則將視線移向自己的同事、還有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小姑娘,完美無缺的笑容因為見到一個長相和自己驚人的相似的少女,而出現了些許的不完美。

        「您就是太陽騎士閣下吧?我是葛琳黛華德·法多林,初到此地,有些疑難困惑,烈火騎士閣下說能向您或著教皇冕下尋求幫助。.

        葛琳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禮,她覺得現任的太陽騎士若不是為了要維持優雅的形象,什麼樣的表情都有可能做出來。

        而第三十八代的太陽騎士,格里西亞確實如少女所猜測的一般,有一肚子不是不知該如何說出口、而是不知該哪個先開始問的問題。

        首先,「這個女孩子為什麼和自己長得這麼像」,歷代太陽騎士都是一流的美男子,萬裡挑一的顏值很難在世界上找到另一個不僅同樣好看,五官也相似的人。

        再來,「莫非是我的親人」,格裡西亞是個孤兒,這不是貶損,他是在葉芽城的孤兒院長大的,十歲前在院裡、十歲後在大聖殿裡長大的他從未聽聞過和自己親人有關的消息,他無從得知自己是否仍有血親在世。

        之後,就是「所以我算是有了妹妹嗎」、「該怎麼當好一個哥哥急在線等」等等瑣碎問題了。

        不得不說顏值高就是有好處,魅力值點高了,取得別人的信任不要太容易……不過葛琳覺得點的太高就是了。

        「太陽,我還得去寫任務報告,就不留下來陪你們了。」

       「……啊,慢走,烈火兄弟,願光明神的恩典常伴於你左右。」

        奇克斯走后,格里西亞看著葛琳,相貌如出一轍的兩人面面相覷,最終葛琳開口道:

        「太陽騎士閣下,不知教皇冕下此時是否能撥空會見訪客,我有些事欲向您二位詳細說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