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4|回復: 9

[動漫] 獵人。 未命名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4 09:42: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美西有個連科學家也無法解釋的地帶,是被世人稱為有著神秘磁場的神秘三角洲,也就是百慕達三角洲。

在那裡有飛機失事也有就此消失的事件層出不窮,而且也有人在那兒無緣無故的失蹤,可是過了好幾年又現身於世界某個角落。

有人說那是地球上的黑洞,也有人說那是時空隧道。

「那就好像是小說中出現過的移動陣。好酷喔!」我在一間博物館得知了這種謎,雖然是想要看看,但算了吧,我懶、有點恐怖、而且那種地方看起來就好遙遠……

「為什麼我也要去?!」我看著爸爸媽媽問道,連我都覺得是扭曲的臉看著他們。但是他們都不以為意,可見我太封閉了,什麼事都是到最後才知曉的,連弟弟也都習以為常了……

可是我只想躲在房間安安靜靜的過日子阿!

出國阿……而且還是去一個我媽媽的表姊這個親戚家,其實只有聽過還沒有看過誒!因為這個親戚住在外國,暑假就特別邀請媽媽去那邊晃晃,然後媽媽去晃晃,爸爸也就要去,而爸爸要去,就想說乾脆全家再出國一次好了。就這樣因為這暑假沒有什麼重要事的我就不知不覺被拖進去出國這個行列裡頭了,而且還在我不知情的狀況下!

我為啥要出國?我連出門都懶阿!我、我、我悲哀阿!!!

可是事情在媽媽的高意願之下快速完成了。

不是都很會拖嗎?為何這次那麼快!我不要啦!

而且連我們這種普通家庭也把機票都訂了,我也沒辦法了。

收拾好行李,我無奈的開始幫忙整理別人的行李。

然後……等待

在機場的手續、在機場的等候、在飛機的起程、在飛機的休憩,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原本安好的再十五分鐘就可以降落了,怎料,飛機突然猛烈震動,機長開始廣播一些有的沒的,就是飛機失靈那類的。

!!我要死了嗎?

迷茫、恐懼,就好像要眼睜睜的踏入死亡的路口,由我的腳自主的一步一步往前,而我卻無法改變什麼。

不安、焦躁,讓我全身都沒有力氣,一切都完了,不想做什麼動作,再做什麼都是徒然。

我努力的開始想東想西,讓我的大腦趕快遺忘剛剛聽到的那訊息。我的手在抖,不安的抖。

最後是媽媽的手握著我的,才讓我回神。這是第一次,對我來說,相對也是爸爸媽媽的第一次,也是弟弟的第一次。沒人願意發生這種事,但事實就是這些事總會發生在某些人身上,無法避免。那就隨遇而安吧。

不過我還是不敢面對的閉上眼睛、垂下頭,爸爸媽媽弟弟以及大部分的乘客也都是如此。

也許我可以想成,至少,要死也有人陪伴。

我戴上耳機,開始聽音樂。雖然是挺傷耳膜的,不過都要……了又有什麼差呢?這是我目前能夠靜下心的方式。

我張開雙眼,再看向我的家人,我怕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們了,所以我狠狠的盯著他們。

我好怕。

我怕死也怕分離。

我覺得眼皮有些沉重、喉嚨有些哽咽,手握得更緊,想要把一切一切對於我來說是可怕的一切都給忽略掉。我感覺的到,我身體發冷發抖。媽媽只是用著另外一隻手再安撫我、順順我的手臂。

我的下巴不由自主的往上、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下、耳朵不由自主的顫抖、眉骨不由自主的向中間靠攏、眼眶不由自主的紅了、鼻子開始有點堵塞、眼睛開始不由自主的聚集淚水。

媽媽說:「很多時候這就是命」

我知道。要看開。

可是我就是心裡不由自主的怕。

我還能不能見到你們?

眼淚終於滴了下來。

握緊的手不放。

然後飛機劇烈震動,震動到我們都暈了過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28 14:24:32 | 顯示全部樓層
獵人 未命名 02

在百慕達三角洲消失的人總會在好幾年後再以原本消失前的面貌憑空出現。

樹林間,蓊蓊鬱鬱天地間,幾道光線穿梭,樹根在地上下伸展形成小小拱門,草兒在眼前所見之處自由伸展,我連人帶椅的倒在一棵大樹旁。

「喔痛痛痛痛」頭皮感覺被拉扯,而且還要斷不斷的,是頭髮被壓到了。

我瞬間清醒了。

解開安全帶,趕快把椅子移開好解救我美麗的秀髮。呸呸呸,豈有人如此自謙.......「哈哈哈,還自謙哩。」

已經把頭髮剪短些了,還是會被壓到,真是太幸運了,是嗎?

視野清晰,空氣很乾淨,不過爸爸媽媽弟弟呢?!

附近沒有人。

奇怪了

沒有人在附近。

嗯?怎麼這樣?

怎麼都沒有人!連飛機的殘骸都沒見到!

我站起來左顧右盼,希望有個人也好有隻小動物也罷,就是讓我好安心一點。

不過慶幸的是這裡環境很美好,不是陰森森的恐怖。

可是為什麼人都不見了?飛機震動後就這樣了,為什麼?這樣飛機不就是支離破碎了?其他人呢?

爸爸呢?

沒有查看到任何人的身影,久久的,慢慢地,我靠在樹的根部蜷縮。

媽媽呢?

在飛機上的恐懼又向著我襲捲而來。這種感覺很熟悉,在睡覺時間我有時候會胡思亂想,想到我再過不久就要死了的那種恐懼,當然那個只是亂想的。可是那種感覺在現在出現。雖然我的直覺很準,就是那種你擲硬幣猜背面結果是正面,你猜人頭結果是數字那樣的準,可是如果我現在感覺的是這樣,那直覺還是照常,那就還好,但如果是感覺的那樣,結果失靈了,那該怎麼辦?

弟弟呢?

這感覺太令我不安了,不是因為這裡只有我一個人,而是因為沒有看見我所熟悉的人,甚至是在飛機上不認識的陌生人,我開始哭。

我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可是我沒有哭出聲音來,直到心情因為淚水的流逝而流逝了好一些。

我扶著樹再次起身,既然沒有人在這附近,那就去別的地方看看吧!

抹去淚珠,隨便走了一條路。

放眼望去,綠色與棕色混搭在一塊兒,營造出輕鬆的感覺,連帶著我也放鬆了下來。

微風一直輕輕吹著,吹去了一些煩躁。

可當我走到一半的時侯,我感覺前方有種無形的力量把我往後推。

我被那種壓力退了好幾步,涼爽的風變熱了,我想要移動到旁邊的大樹後躲一下,可是當我踏出第一步的時候,我又被推得更大力、更後面。

那誒啊餒?

那股壓力感覺在一直膨脹,到達一定的極限後又釋放出更多。

拜託,體重那麼重的我就要被吹走了,不就還好在這裡的不是弟弟。
弟弟……

這種狀況雖然持續不久,不過到也讓我吃了些苦頭,不外乎是又被吹得更遠,還有一種壓力在我身上堆到滿點,突然爆發的感覺。

「哼」我忍不住發出聲音,因為這感覺來的太突然了。

然後那股壓迫感就瞬間消失了。

然後眼睛能夠看到氣體從我的體內一直揮發。

不會吧,這是水蒸氣嗎?大量的水揮發,我會不會脫水而死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28 20:12:19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等你的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 21:45:39 | 顯示全部樓層
        獵人  未命名03

我正站著觀看液體從體內蒸發,酷呢!

「你!」

「??」誰在叫?

「你!」

後面的樣子吧?“反正不干我事”就讓我坐下歇歇唄,這體內的水真多,再這樣下去,人體百分之70的水都蒸發了,我不就要變成人肉乾了嗎?

「別讓那些一直跑掉阿!」

“什麼跑掉?有什麼東西要跑過來?”我看向聲音的源頭,有一個,嗯……頹廢樣的大叔,不過沒看到有什麼東西要跑過來阿?光天化日之下會有那種東西嗎?不大可能耶,還是是在叫我嗎?不過這裡好像就我一個人齁。

我站起來看著他,反正不是叫我就算了。

他還真的直直跑向我,我忍不住看看後面是不是有人,我轉頭,沒人,好吧,不過他跑得好快喔,我嫉妒你。

「你不能讓你這些氣一直揮發掉,你會虛脫的。」他再一須臾的時間就到我的面前來用手指指著我旁邊的正在揮發的氣體、還是液體?

還真的是找我阿,不過氣體不是看不見嗎?所以「應該是液體吧」

「蛤?」他好像不能理解。

我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看向他。話說,剛剛不是都沒看到人影嗎?他怎麼一下子就蹦出來,讓我剛剛那麼害怕,整我阿!

「隨便啦,你不能讓那些一直放著不管,會死的。現在……」他焦躁的搔搔頭,急切的要我跟著他說的做。

可是……

「死?」我垂下頭看著草地,無神的想著,爸爸媽媽都不知道到哪裡去了,說不定他們已經死了,弟弟也可能是不知道死去哪裡了,我死了有差嗎?

在這裡我可能回不去臺灣了,沒人讓我掛念,在這裡可能是餓死吧,不過這樣的方式離世,好像有點不夠壯烈?不夠……正常?不對這好像挺正常的,應該是太蠢了,不過情非得已,如果是照這樣子脫水速度的話,痛苦時間應該是比較短的吧,畢竟我沒法兩種都試試看,連一個也沒嘗試過,應該也不會有人去嘗試吧?所以無從比較……

「喂!我說你有沒有在聽?」他把手拿到我眼前揮了揮想讓我回神。

「嗯??」頭是抬了起來,不過雙眼依舊在恍神「喔,我會到旁邊的,不會讓你有不好的記憶」說完我就走開到離他更遠的地方。

「你是什麼意思阿?」他手馬上抓住我的,力量很大,可是我還是掙脫了。

我沒有理會他,只是到一棵大樹下繼續蹲坐著、抱膝。沒有聽到大叔的聲音,應該沒有過來了吧,也沒有任何的聲音,這一小小附近只有風微微的吹著草兒交錯的聲響,還有氣體或是液體的東西冒著。

人是群居動物,雖然也是有人躲到深山野嶺去遠離塵囂,雖然我也想如此,但是我已經習慣了有人讓我依賴、有人讓我想要改變……我習慣有人在我身邊了。

可是一夕之間,那些人全都不見了,是死是活我完全沒有個底。

事情來的太快,沒有個心裡準備。雖然事情我會儘量往好的方面想,可是現在的我往往會越想越慘阿。

這讓我怎麼活,既然沒有生存的意義,那死了又有什麼差別,反正沒有人跟我說要好好活下去、也沒有某某某說要為了某某某看更多某某某沒看過的風景人物,讓我遵著某某某的想法活下去,既然如此死了又有什麼差別?

一個人孤單活著和一個人帶著某種意義活著是不一樣的。對我來說是不一樣的。

只是搭飛機,就天人永隔,為什麼我沒有一起呢?一起就不會孤單寂寞覺得冷了阿,為什麼要放我一個人呢?

書上是都說即使如此仍舊要好好活下去,我認同這句話,可是我是為了別人活下去阿……

我抱著雙膝,無聲的掉了眼淚。

過了片刻。

忽然地我想到一個人,我手忙腳亂的找出手機的簡訊,眼眶的淚霧模糊了所見,可是還是能夠看見內容果然還是有一個人在我搭飛機的時候傳給我的無限體貼與甜蜜。

心裡一陣甜一陣苦澀,我的眼淚又開始不停的跑出來。

「不行,我還是不能放你不管!」那個大叔顯然正義感超強。

他站著然後蹲下來。

我低著頭不讓他看見我狼狽模樣然後把髮束拉了下來。

他好像不知道我要做什麼就先靜靜的看著,不過好像還是很焦急的手指一直敲著大腿。

然後我把頭髮猛地往前一甩,他立刻往後跳免得被波及到。然後我就又縮了起來。

「不用理我」我把手機藏在懷裡,開始警戒。長長的頭髮讓我看起來像貞子,外加身旁的氣體因為我對他的警戒停止蒸發、開始在我的身旁流動,雖然沒有鏡子,不過應該很有戲劇性。

可是這感覺好噁心喔,就好像有東西一直在皮膚遊走,可是又碰不到,不過不想讓他知道我現在的想法,所以我又縮了起來,把臉埋在腿間,繼續警戒。

「唷,你可真厲害,不過這樣我就小小放心了,至少目前不會死了。」他說,可是我沒理他。

「我跟你說聲抱歉,我徒弟剛剛暴走了,讓你受到生命危險。」他說,可是我還是沒理他,還是警戒。

可是淚水不知不覺的又流下,不知道為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3 17:10:35 | 顯示全部樓層
還有更新嗎?
感覺很有趣
那個是金吧?
期待後續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4 20:13: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聆.. 於 2020-1-15 19:58 編輯
魅妖殤 發表於 2020-1-13 17:10
還有更新嗎?
感覺很有趣
那個是金吧?


預計周更一篇,不過會落在哪個主題就不得而知。
感謝大大的期望,不過敝人有點懶(謎:明明就很大點
今後還請大大多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5 20:02:22 | 顯示全部樓層
            獵人。   未命名4

「你走......開啦!」去去,別擾了心思,我伸出一隻手向前揮去他想要一探究竟的靠近。

不好,讓他聽見我的哽咽了,怎麼辦?

「別這樣嘛,別哭了,哭了就不好看啦。」他像是想捉弄我一般,一下趨近一會兒又跳離。

「好看?」我停下動作,反正這動作只是徒勞。

「是阿,你們女生不就喜歡漂漂亮亮的,這樣子很醜啊。」他見我好像有了點反應就再接再厲的說著。

反正我就是醜啊,要身材沒身材,要臉蛋,算了吧~話說不是男人喜歡漂漂亮亮的女生才演變成這樣的嗎?手機裡的那個人聽我說這些話都沒有直接回應,他是不是會不喜歡像我這種的......?

「那就醜吧!」反正如果他不喜歡,我也不能怎麼樣......我就是長這樣......況且也不知道還可不可以跟他聯絡......

「嗯嗯......蛤?」明顯的,他以為我要振作了,還給我點點頭裝什麼我都知的表情。

路不轉,人轉,他不離開,那換我走!

我又轉移陣地,而他,好像正苦惱似的皺著眉頭,好像很不知道該那我怎麼辦。

「哼......」這下他總會走了吧,我是多麼無趣的人,我是多麼的不想理會,這樣他會走吧?我對他是個可有可無的人,他應該不會在看我一眼了,畢竟是我先拒絕掉他的......

喀沙喀沙......

「呵呵」走了......這是我所希望,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子想,想要有人陪,卻又自己走開,或許是個性吧。

我原本就是個難相處的人,可是有時好像又很好相處......?矛盾啊!!!

應該是我太容易讓人失望了,而我不想看到別人的期待吧?......不過這又跟我做這個反應有什麼關系啊......?「欸」......那個,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啊啊......我居然被自己給無言了......

算了,反正人走了,我想怎麼樣冷自己應該都沒有差吧,不過「呵呵」,這算是笑話嗎?真的有點冷的起雞皮疙瘩了......

用手胡亂在臉上抹了抹,把淚水隨意撥弄到旁邊,站了起來。

知道嗎?其實一直做著同樣的動作會的,就像我現在背脊有點痠痛,屁股也是......

不過最主要是腳麻掉了......哈哈,腳居然麻掉了......我只有在上廁所時才上到腳麻掉餒!!

是時候該活動筋骨了!

「額......」No!腳嗯嗯,麻啊,我該怎麼走動啊?俗話說的是,腳麻是要怎樣走。

我背部先靠在大樹旁,兩手拖著一條腿—大腿,抬起、往前放、趕快扶住樹幹,靜候一下、等待腳掌有點感覺、再換另一腳,這麻掉的感覺讓我真懷疑我是不是真有一腿,沒好好扶著,那腳就像沒骨頭......

我知道這動作非常之奇怪,沒辦法嘛,「欸......」阿不然還能怎辦呢?

待我的腿恢復知覺,已經有一炷香的時間了。

......

......

......說笑的,一炷香是要怎麼算啊,每一根的時間都不一樣,話說,一炷香應該是半小時吧?不過聽說古代的要到一個時辰「呵呵」那是用粗的那種吧!

一陣風,迎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3 08:28:21 | 顯示全部樓層
獵人。 未命名05

清涼的微風,不管再怎麼吹,也只還是微風,總不可能還能吹拂起一件斗篷吧?

閉上眼,雙眼經過淚滴的洗滌,痠,是不可避免的。

「我肯定近視又深了,葉黃素還沒吃呢,眼藥水......我有點了嗎?哈哈」媽媽看到我這麼主動去吃那些顧眼睛、顧身體的藥品......應該說是健康食品,畢竟健康食品是沒有任何的治療功效,不能稱作藥品。肯定會很高興的。

先靠著樹吧!欸,哭累了就想睡覺,不過我現在算是要求生吧?話說,一開始好像是要餓死的這種?還是是那個......那個.......喔對!脫水死!

那好吧!我改變主意了,我想生活下去。那我們加油!

在心中按按的握起拳頭,向天空看去,不過,過了一會兒又鬆了,低下頭。知道為什麼嗎?不好意思,這決心來的太晚了,剛剛的人已經走了,走了不回頭,走的真乾脆。

「欸,真是的。真被自己打敗。」

向上抬頭傾斜45度角,誰能來告訴我,為什麼那斗篷一直停留在那邊漂浮?!從我注意到的時候,它已經在那個位置了餒,這風,是朝我這方向吹的,阿它怎麼就在那兒上上下下漂浮不定?怕我嗎?

原來我是這麼樣的被討厭啊.......「說笑的,怎麼會呢?我這麼.......我人這麼好,你說對不對?」「對!」真是好一個自問自答。

「依照如此行跡,可見它是害羞了吧?」「.......」我知道挺冷的,有人有這麼厚臉皮的這樣說嗎?沒有吧,至少我不是,不是還問?阿不然我是要說什麼來緩解它那古怪的現象,拜託,這是很恐怖的。

不過換個方面想.......「哇,真是好MAGIC啊!」難不成要這樣說嗎?

可見我這怪異思想的氛圍已經感化了它,它好像抖了一下,往回飛。

哇哈哈哈哈,別走啊,這是被嚇跑的節奏嗎?我又沒那麼恐怖,我連被弟弟稱作腐女的東西都還沒想到餒。

我跟了上去,呆呆的跑著,它好像就是要讓我追,真是的,欺負腿短的,不過又總會在我真的快不行的時候停下來,反反覆覆,口好渴喔...... 當我是鐵人啊!

止步。

回過神來,我在哪裡?

這裡的樹開始轉紅,是樹沒錯,包含葉子。

我意識到了,我到底跑多久了?慢跑,我之前也沒跑那麼久的啊,還只休息一下。

手錶!

欸.......怎麼看?開跑前又沒有看一下時間。過了多久,我阿知!11點多了,該要餓了。

等等!怎麼才11點多而已,我想說已經是下午了。

哭那麼久、跑那麼久,甚至連腦殘也不遑多讓,怎麼可能才11點多!!!哈哈,我知道啦,肯定是手錶又故障了.......
我戴的手錶,好像壽命都不是很長呢,爸爸,我總歸是不適合戴手錶的呢.......

爸爸啊爸爸,你在哪裡啊?

不等我多想一些有的沒有的,我看見那斗篷居然朝我親近,我該高興嗎?難道這就是苦肉計?我會給你一打黑線的喔。

難不成要我自怨自艾才有人愛啊......話不是這樣說的吧,不是都說,先愛自己,別人才會愛你嗎?

斗篷像是蝴蝶一般在我身旁圍繞,像是要把我捆住似的,還特別往我臉上蹭。

還蹭!你是貓嗎?還是狗啊?還會蹭啊蹭的。

直到它把我的雙眼遮住,不讓我看,還不讓我聽聲音,「有事喔!」讓我成為盲人啊。

不過我不反抗,反正再跑再走,都也只是一條直線,到現在都還沒轉彎呢。看你要把什麼花招,來吧!

像是帶領我往前,單一的布料居然有力氣推著我前進,喂喂,不就還好奇幻小說沒少看,換做別人,還不嚇死。

走了好久,我才發現,在斗篷接觸到我的美麗肌膚.......算了吧,這樣說自己,我還真被自己噁心到,然後神奇的不再口乾舌燥了,也沒餓著肚子。

魔法嗎?

被蒙蔽了,所以不知道時間的推移進度,只能讓它牽引著我,而我只能配合和外加腦部運動。反正放我一個,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但它居然開始給我轉彎,「喂喂,我是還要記錄路要怎麼走,阿你給我轉彎,嘸哩喜愛做啥?」

「阿你是嫌我腦袋裝的東西太多啊?」

「阿不然是我太吵?」

「阿還是啥?」

「為什麼越走越快?」

「是要我慘摔嗎?」

「能不能慢一點?」

「真是個不理我的斗篷......」

不對啊,它是要怎麼理我?

「哈哈,何必與它計較呢?」

「陪我就對我很好了,!@#$%^&**(()」

「嗚嗚嗚!」

呵呵,這下好了,他覺得太吵了,把我手綁住,還封口,是要殺人滅口啊啊啊啊啊!我只剩腿可以活動了。

嘿嘿嘿,救救我啊我救我!變身!

.......算了吧,蠟筆小新那變身都要成了變態。

我想我下定論太早了,它好像變得更大,還把我腳都給包住,然後然後.......

我感覺不到地面了「嗚嗚嗚嗚嗚。」我扭,我扭,我扭扭,外觀會不會像一隻蟲在蠕動!

不要啊,會掉下去的誒誒誒,失去重心,讓我倍感害怕,不同於第一次的那種恐懼。

過了好一陣子,我依舊努力掙扎,這是活生生的綁架啊啊啊啊啊啊!

漸漸它慢下來了,哈哈,是我太重了齁,累了吧。

它把我的腳放下,我一時沒站穩,還真跌個狗吃屎。

嘴巴被釋放,可是手到底還沒啊。「喂喂,手能不能放開了,嘴都放了,手哩?」這是真要我吃土嗎?

它等我自己從趴姿到我坐起,再到我站立後,才把手放開,「你有病啊啊!我都弄好了才被鬆綁!」

「算了,反正你愛咂做,依你了,無依無靠,無親又無顧,不然也不上這種當,專來被欺負的,你就可憐可憐我,收留我吧!」這兒就我與它,沒人會聽到的。

我原本是這麼想的,可當我正好奇它怎麼不繼續走的時候,被蒙在眼睛上的布,居然也鬆了,連帶耳朵的。

亮啊,我眼睛一時適應不了,瞇閉著,看不到,不過耳朵卻聽得很清楚,有人在旁邊,而且就真的只有在旁邊而已,大概一步距離而已的距離。

我馬上噤聲,頭低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3 08:28:56 | 顯示全部樓層
獵人。 06

有一片陰影,為我遮蔽了些刺眼。

“感謝阿”心想。

「挺有精神的嘛,不錯不錯。」

我尷尬的微微笑「叔叔好」

眼睛差不多可以瞧見了,卻看到眼前的並不是那位爽朗的、痞痞的大叔,而是位身形修長的、雙眼隱藏在帽沿的影子下的男子。

又是位陌生人.......我後退了一步。

「別退啊,是要撞樹嗎?」相較於過高的眼前人,在他後面的那位大叔看起來是和善許多,不過這嘴啊.......

「這斗篷是你的嗎?」避開剛剛的那位,直接走到大叔前面,手捧著剛剛那對我毛手毛腳兼綁架的斗篷。

「呵呵,你要不要跟我們走?」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在自言自語。

「就決定你跟著我走吧!」

「......」這位先生,自言自語可是我的專利欸,還有兩男寡女,是要幹嘛啊......「謝謝」不過他們應該是好人吧吧吧,好意收留我。

「凱特,你可以嗎?」他直接忽視我......是在報復剛剛嗎?太孩子氣了吧你......

凱特阿,英文名不會是CAT吧,蠻好記的,阿那他哩?

要想套別人的話,要先拿出誠意,不過雖然直接問應該也是可以的,不過還是「你好,我叫玄語。」

「......我叫金,那應該不是你的名子吧。」他又搔搔頭了。「他是我徒弟,凱特。」

我對著凱特點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當然。」「不是。」「我說這是網路名,你信嗎?因為這裡不像我原來的地方,就隨便了。」“誰讓這邊有這麼美麗的地方啊,怎麼可能是我所熟悉的。”

金不再說什麼,他們把東西收了收,準備再次出發。

「那個,斗篷。」閒閒的我這才低頭看到斗篷還在我手上。

「那個啊,就給你吧!」金轉過頭來對我說一下後又蹲回去收拾收拾。

“給我,做什麼?”「喔好,謝謝。」這應該是我到這裡來的第一個屬於我的東西了,不過話說,小說中很多不都是要歷經千辛萬苦才在無意間就被隨意的人手中得到,可是我好像也是耶,雖然只有短短的嗯(看一下手錶)不到一天。

「你在做什麼啊,丫頭!快跟上」他們兩人雙雙在遠處看著我,也不知道是要看多久。

......這是要我情何以堪啊啊啊啊啊。

「來了來了。」

就這樣,我居然一下子就跟著陌生人走了......爸爸媽媽弟弟,你們在哪裡啊?你們的寶貝女兒已經要跟著怪叔叔們走了啊,救人啊。雖然我是自願的......

因為不是很熟,所以我一直與他們保持一段距離的走在他們後面,不過金叔叔的話題從繞不開我,而身為話題中的主角-我,就被硬是與他們,不,是他給慢慢的拐到與他們並肩著走。

一邊走一邊回他的話。怎麼看他好像都不會累啊?還越談越起勁,我有跟他說些什麼嗎?

天啊,我的警覺性太低了吧我,怎麼深受此處境而不自知呢!

反而是那位名叫貓的,越走越後面,有必要怕我成這樣嗎?是我要怕你吧,一開始不是你還幫我遮陽光的嗎?

畢竟是斜眼看,不準,我只好轉身看著他,到底是有多怕我?我是如此可愛,可憐沒人愛,但也不會是到如此地步吧......

可是,他好像不大舒服?

「金叔叔,他好像不舒服耶。」

「嗯,我也沒辦法。」

“啥?啊就醬子?沒了?沒有關心,沒有解釋,就這樣放著繼續走?”

好吧,我想太快了,金是停下來了,不過他好像沒有要上前幫忙的意思。

「丫頭,先照顧好你自己吧!他等等就會好了。」他找了棵樹坐下,順帶拿起水壺往我這丟。

這是要我給他的意思嗎?

我接殺了這水壺,往凱特的方向走過去。

「喂,別過去啊!」他好像這才發現我已經走到瀕臨爆發的人前,我是有多麼的沒存在感啊?

「啥?」我只記得我只來得及說了這麼個字,就暈倒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13 18:44: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這個女主感覺上邏輯有點混亂……說的話不會到不懂的地步,但是經常矛盾或不知所云,是因為突逢變故的原因嗎?話說她也頗幸運,被金撿到,很好奇之後她會遇到些什麼,還有為什麼不能靠近凱特,期待下章喔!更新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