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0|回復: 4

[同人文] 小影的隨筆(各種打發時間的東西(歡迎交換寫CP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1 12:23: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隨筆(希伊)(雷格)
有人說,他像一陣風。
有人說,我像一塊冰。

他總是處處留情。
而我,總是毫不留情。

我們是這麼的相似,卻又這麼的不同。
沒有人知道,我,早就把心給了他。

我的老師總是教導我,不可以微笑。
要成為一個冰山般的男子。

但是,面對他時,我總是無法保持鎮定。
我想要他,想要他呼喚我的名字。


「希歐~~幫我去向稀巴爛要巧克力好不好~~~」格里西亞坐在小騎士的交誼廳改著太陽騎士的公文。
此時,因為他們快要交接職務了,所以老師們的工作都會分配到他們頭上來。
「蛤?稀巴爛?誰啊?」正在熱敷眼睛的希歐問。
「就是稀巴爛啊!」格里西亞在公文上簽上太陽騎士的名字。
「他是指寒冰小騎士啦!」奇克斯沒好氣的說。
「奇怪廝不要這麼兇嘛!」
「我去拿,不過要先等我三分鐘。」希歐說。
「好!」
「還有,人家叫做伊希嵐。不叫作稀巴爛。」希歐躺在椅子上說。
「念快一點就變成稀巴爛了啊!」格里西亞理直氣壯的說。
「你小心他不拿巧克力給你。」


「伊希嵐,我來找你拿格里西亞的巧克力。」我說,然後把繡有太陽標誌的小袋子遞給他。
「好。」然後伊希嵐從櫃子裡拿出了一個小罐子,接著倒了一些巧克力進去太陽小袋子裡。
他還回來的時候,給了我一個微笑,是我的錯覺嗎?那笑容好…
「謝謝。」我說。
「不會。」他說。
「你的臉上沾到麵粉了。」然後我沒想太多,就直接伸手去把麵粉抹掉。
他的皮膚涼涼的,又嫩嫩的,剛剛被我碰過的地方染上了一層淡淡粉紅。
「謝謝。」然後他又把注意力轉回他剛剛的半成品上。
於是我靜靜的離開。他應該是喜歡我的吧?


「伊希嵐,我來找你拿格里西亞的巧克力。」他說,然後把格里西亞的小袋子遞給我。
他喊了我的名字,而不是寒冰…
「好。」我說,我壓抑著噗通噗通一直加速的心臟,從櫃子拿出格里西亞專用的巧克力,倒到小袋子裡。
把繡有太陽標誌的小袋子還給他時,我情不自禁的笑了一下。
「謝謝。」他對我這樣說。
「不會。」我的光明神啊!我要冷靜啊!
「你的臉上沾到麵粉了。」然後他伸手碰觸我的臉。
他的手,好溫暖,好令人安心…
血液衝上我的臉頰,我猜我的臉一定很紅。
於是我趕快轉開頭面向剛剛做到一半的半成品。
然後就聽到他離開廚房的聲音。
這樣的我,好狼狽。
好狼狽…

「謝啦!希歐!」拿到巧克力的格里西亞笑得非常燦爛。
「不會。」我說。原來我已經回到交誼廳了啊…
「你剛剛怎麼在恍神呢?」格里西亞說。
我心裡一驚,他是不是看出了甚麼?
「沒什麼啊!眼睛痛而已。」我隨口回答。
「嘿嘿!希歐你是不是看到甚麼養眼的東西啊?」格里西亞賊笑。
你也想太歪了吧!
「沒有啊!你想太多了!」
「少裝了!你是看上哪位祭司姐姐!」格里西亞把我拉到一旁低聲的問。
「哎呀別拉!就說沒有啊!」我連忙揮開格里西亞抓在我衣服的手。
但是…
「啊!稀巴爛!」格里西亞叫道。
「我拿剛做好的甜點來了。」伊希嵐面無表情的說。
慘了!他生氣了!真的慘了!
「這是甚麼!」格里西亞好奇的湊上去問道。
「藍莓司康。試作品。」說完,伊希嵐就轉身離開。
「那我就不客氣了啊!」絲毫沒察覺到伊希嵐的怒火的格里西亞很開心的吃起了藍莓司康。
「我還有事,先走了!」我急急忙忙的說。
「下次記得告訴我你看上哪個祭司喔!」格里西亞在後面大喊。
我無暇去搭理他,只想著要找到他!我心心念念的他。
所以我沒看到格里西亞在我身後彎起了一抹笑。

「伊希嵐。」找到了!
「…」回應我的是寂寞。
「聽我說好嗎?」我急急的說。
「不重要。」他背對我。
「我喜歡你。我絕對沒有喜歡你以外的人。」我說。
這個時候,說實話吧!實話最有用。
「那我看到的是甚麼?」伊希嵐的語調依然冰冷。
「那是誤會。是格里西亞抓著我不放。我也沒有看上其他人!」我解釋。
「我看到的不是這樣啊!」伊希嵐有些自嘲的笑。
「真的是這樣,你相信我。」我急了。
「我喜歡你,我很喜歡你。但是我不知道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我...我做不到看著你跟其他人在一起!」伊希嵐轉過身來,他的雙頰爬滿了淚珠。
潔白的淚珠跟他悱紅的臉頰成了一幅畫。
我覺得最美的畫。但是,
這是我唯一不想再看第二次的畫…
「我不會跟其他人在一起的。我只會跟你在一起。」我堅定的說。
「別再騙我了。」他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我這輩子,我只會跟你在一起。」說完,我用最快的速度逼近他,用我的手臂環住他的腰,將我的嘴唇覆上他的嘴唇。
「!!」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我用舌頭輕輕的滑過他的貝齒,吸允著他的嘴唇。
我的手緊緊的環住他的腰,不讓他有任何逃脫的機會。
因為他是我的。


做好了,終於。
我拿著剛剛做好的藍莓司康,走到交誼聽。
他應該在交誼聽吧!我想。
等到我走進去的時候我卻看到…
格里西亞拉著希歐的衣服,身體還不斷的靠近著他,金色不算短的頭髮垂在西歐的肩上…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為甚麼?他們會在一起,會靠的那麼近?
難道他們兩個早就有…
那為甚麼他要這樣對我?

「啊!稀巴爛!」格里西亞似乎發現了我的存在。
「我拿剛做好的甜點來了。」我忍住心中翻滾的情緒說。
「這是甚麼?」格里西亞湊上來問。
「藍莓司康。試作品。」說完,我轉身離開。
我怕。我好怕。我好怕接觸到他的眼神。我怕我會再度忍不住想愛他的心。
躲起來吧!躲去哪裡呢?
我下意識的選擇了廚房。我最熟悉的地方。

我伸手抹去快要流下來的淚水。
如果他不喜歡我,那,就放下吧!我絕望的想。
不再笑、不再哭、不再為一個人感到心慌、不再…不再愛一個人。
「伊希嵐!」他走了進來。
「…」我沒有勇氣轉身面對他,也沒有勇氣回答他。
「聽我說好嗎?」他著急的說。
「不重要。」我強忍著眼眶的淚水,試著用與平常無異的語調說。
「我喜歡你。我絕對沒有喜歡你以外的人。」他說。
「那我看到的是甚麼?」我冷冷的說。
我的心,好痛好痛。像在滴血一樣。
「那是誤會。是格里西亞抓著我不放。我也沒有看上其他人!」他解釋道。
「我看到的不是這樣啊!」我有些諷刺的說。同時,眼淚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
那就一次把話說清楚吧!既然我都決定要放下他了…
但是,我放得下嗎?
「真的是這樣,你相信我。」他著急的對我說。
「我喜歡你,我很喜歡你。但是我不知道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我...我做不到看著你跟其他人在一起!」我轉過身。看著他因為著急而通紅的俊臉。
不行,我真的不行,好喜歡他,好喜歡。
要我祝福他們,我做不到,真的。
好難。
「我不會跟其他人在一起的。我只會跟你在一起。」他的眼中閃爍著堅持的神采。
我有些動搖。真的嗎?還是…
「別再騙我了。」才剛剛稍微停下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我這輩子,我只會跟你在一起。」說完,他迅速的棲身向前,用他結實的臂膀環住我的腰,然後,他溫熱的嘴唇直接覆上我因為驚訝而張開的嘴巴。
「!!」接著,他的舌頭如同一條靈活的小蛇一樣,掃過我的貝齒,吸允我的嘴唇。
我感到有些頭昏。他真的喜歡我嗎?
然後他的手臂圈更緊了。
這樣…真好。
我可以獨佔他。
如果這是謊言,那我就再享受一次吧!
既然他說愛我。

等到他離開我的嘴唇的時候,我還看到銀絲掛在他的嘴邊。
他彷彿也察覺到這點,又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嘴唇。
「伊希嵐的味道,真好。」他在我耳邊呢喃。
令人安心的聲音在我耳邊迴盪不去。
我用手肘推了他一下,撇過頭去不看他眼中明顯的笑意。
沒想到他卻又抱緊了我,說「你是我的,我是你的。直到永遠。」
「少裝了。」我伸手推了推他。讓他別裝了。
「我認真的。看著我。」他帶著不容許反駁的語氣命令我。
而我下意識的照做。
我看到他那碧綠色的眼眸裡帶著情意和認真。
「永遠不准推開我。我是你的,而你是我的。」他再度重申。
沉溺在這種謊言中,好像也不錯。
那就沉溺吧!
即使被騙,我也無悔。
因為
我愛他。
「好。」我給出了最簡單,卻也是最沉重的一個字。

格里西亞躲在門邊偷看兩人的互動時,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就這麼好看嗎?」一陣悅耳的低音在格里西亞耳邊響起。
「我花了這麼久才促成的結局當然好看啊!」格里西亞得意的說。
他可是安排了好久才促成這個場面啊!
還要冒著被雷瑟折騰風險才促成的呢!
等等,那個聲音…
格里西亞僵硬的轉頭,果真看到穿著一身黑,而臉色也像衣服一樣黑的雷瑟站在他身後。
「既然你看到成果了,那我們是不是應該來算帳呢?」雷瑟瞇起眼睛。
不要以為他不知道今天他整個人靠在希歐身上,這筆帳,還有得算呢!
「啊哈哈哈雷瑟~~~」似乎看到自家戀人的臉色不是很好,格里西亞馬上撒嬌。
「撒嬌沒用。」
「雷瑟~~」不行,再試一次。
「今天晚上你自己睡。」雷瑟丟下了一句話,就轉身離開。
就說了撒嬌沒用啊!真是的。雷瑟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自從他們相戀以來,雷瑟每天晚上都抱著棉被到格里西亞的房間睡覺。
因為太陽小騎士有特權可以睡一間房間啊!
「咧!才不呢!」格里西亞對雷瑟的背影吐了吐舌頭。
他哪會這麼乖?他不來,那他就自己去找他!
他如果會聽話的話,他格里西亞四個字就到過來念!



《完》

後記:
哇!這篇竟然有到三千字,小影我好感動!本來預計只有一千兩百字的,沒想到寫著寫著,靈感就突然出來了!
其實會促成這篇文的原因就是因為小影腦抽,跟人家進行對文。
對文的意思就是同一對CP,兩個人寫完,然後互看(?(X)不是,是互相交流!交流啦!
就有點像對貼的感覺(如果小影我沒有誤解那個意思的話。應該是交換頭貼吧
那,那位朋友可能沒有御論的帳號,不能留言,但是小影還是決定放上來給大家一起看。(主要是因為身邊有人不能接受吾命CP,不想雷他,所以不放臉書了
還有,因為御論禁止18+,所以小影的文請各位大大往正常的方向思考(往不正常的方向思考的話就不是小影的錯了)(無辜臉
那個去房間一起睡覺,就是單純的一起睡覺,就是蓋棉被純聊天。不是去OOXX好嗎!
好啦!頂多抱在一起而已。但是絕對沒有OOXX或XXOO也沒有OXOX、XOXO等等的。
保持純潔的思想,有益身體健康!小影關心您的文!(沒,被盜

那小影決定要開一個隨筆的帖子,大概就是各位現在看到的這個吧!
之後小影寫的隨筆就會不定時丟上來,如果想要跟小影交換寫文的大大也可以先知會一聲,再放到小影的帖子上。
沒有知會小影的請你回到小學去學尊重兩個字怎麼寫。
如果有18+的成分在的話,小影會放在臉書分帳。(臉書分帳戳友請自介,不然不隨意加友(分帳名稱:小影本名的姓,加上最常出現的筆名
還有,最重要的,請各位大大常常來小影的隨筆這裡看看。
如果大大喜歡小影的文的話請留言,你們的留言就是小影繼續寫下去的力量。
如果有希望小影寫甚麼樣的CP也可以留言,小影會衡量自身狀況、課業的狀況和時間的分配,盡量趕出來的!趕不出來的話就抱歉了(鞠躬。


謎:結果寫了這麼多,根本沒人留言也沒人看。
霜影:你惦惦!一定會有人看的!
謎:是是是,寫完之後記得去把排列的考卷寫完,然後要去把今天補習班教的東西複習完,還要訂正考卷,睡覺前要把你之前落下的物理第三章節補完。還有明天要交物理習作。你寫完了沒?
霜影:你惦惦!我相信一定有人會看的!還有,你甚麼時候變我媽了啊!
謎:有你這種女兒我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霜影:我這麼聰明可愛又善解人意!而且你不要假裝你是我媽啦!
謎:你覺得我跟你媽比起來哪一個比較好?
霜影: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沉思)欸!等等!我幹嘛要跟著你起舞!
謎:原來你現在才發現啊!從頭到尾就是你先開始的!
伶央:小影不要跟謎之音吵架,感覺很低級ㄟ!
霜影:喔。好!不過阿央啊!你數學考卷寫完沒?借我抄!
伶央:我在等你的答案。我不想寫。
謎:好孩子要自己寫功課,不要抄別人的喔!
霜影&伶央:你惦惦!
謎:你媽在那裡,她很火。(指
霜影:阿哈哈哈,姊姊阿,我是不是應該減肥了呢?
伶央:好像欸!我也一起去減肥好了!
霜影:那我們
伶央:就去
霜影&伶央:運動吧!(腳底抹油,溜
謎:那我們下次再見了喔!我也要溜了!(消失

備註:
伶央跟霜影是雙胞胎姊妹,伶央是姊姊,霜影是妹妹。
平常在後記出現寫文的大部分都是霜影喔!伶央偶爾會出來串場。
這兩個都是本體(本體只有一個人)的女兒喔!(對於本體的女兒們,大概可以想像成本體精神分裂後的產物吧!)(笑
歡迎搭訕霜影喔!(伶央比較少出現,所以要搭訕比較困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12:15:05 | 顯示全部樓層
隨筆(御降)(還債)(學妹點文)
「我說,怪物君啊!你最近還好嗎?」電話裡的聲音依然帶著唯恐天下不亂的語調。
「不好。」我誠實的說。
沒看到你,感覺都不好。
「乖乖!我過兩天就回日本了。」
「還要多久。」我好想你。
「大概再兩個禮拜吧!啊!要練習了,先掛喔。」說完,御幸就匆匆掛掉電話。
我望著被掛斷的電話,心裡頓時升起了一種叫做不爽的情緒。
每次都掛我電話!好好講個電話有這麼難嗎?
自從御幸加入職棒的兩年多以來,我們就很少見面了。除了交往紀念日、我或他的生日以外幾乎都很少有時間坐下來一起吃一頓飯。
把手機丟在床上,我打開他的衣櫃,裡面的衣服幾乎都拿走了。只剩下幾件還掛在衣架上。
他最常穿的襯衫沒帶走…
我把他的襯衫拿下來,抱在懷裡,然後往後一倒,穩穩的落在床鋪上。
一也的味道…


小影只貼到這裡是因為後面開始就有咳咳咳咳的成分在了
如果還有人想看的話
這裡有小影部落格的連結
http://sunnyyang2003.pixnet.net/ ... -%E7%84%A1%E9%A1%8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5 12:15:34 | 顯示全部樓層
隨筆(亮春)(學妹點文)
大哥離開家裡了。去遙遠的東京打棒球。
於是,他跟隨大哥的腳步,也一起進了同一所高中,然後也跟著進了棒球隊。
想要跟大哥一起站上甲子園,只不過是他夢想中最容易實現的一個。
但是他卻錯失了機會。
看到大哥的眼淚時,他很懊悔,但他卻無能為力。
接著,就是大哥畢業了,進入了大學。
雖然還會不定時的回來看看棒球隊,但是頻率也不多。
在某一次,聽他跟其他學長的閒聊中,好像大哥有了女朋友了。
心好痛。難道夢想就只能是夢想嗎?
他不要!
然後,他醒了過來了。

「春市。你醒來了嗎?」坐在床旁的人問。
「嗯。」
「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不是每次你發燒都會有人在你旁邊顧著你的。」亮介說。
「大哥…」留下來陪我好嗎?
他掙扎著起身,但卻被按回去。
「躺好。生病要好好的休息。」亮介皺眉。
「好。」聽話的閉上眼睛休息,但是卻沒有辦法入眠。
過了不知道多久,他聽見亮介的說話聲。
輕輕的,小小聲的。
「春市,你怎麼那麼讓人不放心呢?」
「從小到大,你就是這種固執的性格,決定了就一定要做下去。」
「我猜出你在堅持什麼,但我怕只是我自作多情。」
「我也很喜歡你,春市。但是,你卻一直把我推開。」
「把我推開後,又一直靠近我。」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春市?」
「我從來就沒有去參加過任何一場的聯誼,也沒有跟別人有太多的親密接觸,不是我不想,只是我會下意識的迴避。」
「因為我怕你會不開心。」
「好喜歡你呢!」說完,亮介在春市唇上印下一個吻。
然後,就轉身離開了房間。
聽到關門聲後,春市馬上就張開眼睛,用手碰觸自己的嘴唇。
不是夢!嘴唇上還留著溫熱的觸感。
絕對不能再放過機會了!
過沒多久...
「春市?不是要你休息嗎?」再度進來房間的亮介促眉。
「大哥,我剛剛做了一個夢。夢到你不見了。」春市說。
「別傻了!」亮介的嘴角漾起笑容。
「大哥會離開我嗎?」春市問。
「你說呢?」亮介走向他,然後坐在床上。
「不要走好不好?」接著,春市抱住他。
「那要給我一個理由啊!」亮介摸了摸春市的頭髮。
「沒有理由。想要大哥一直陪著我。」春市的手收緊了一些。
「那你有女朋友的話,大哥就不能陪著你了啊!」
「不會有的。」春市小聲的說。
「那男朋友呢?」亮介故意問。
「我只要大哥陪我。」春市的聲音更小了。
「春市,看著我。」亮介突然說。
春市依言的收回手,然後看向亮介。
接著,亮介直接用唇封住了春市的唇。
亮介的舌頭像是靈活的小蛇一樣,鑽入了春市的口中。
小蛇輕輕的滑過春市的貝齒,然後入侵到更深處。
春市整個鼻腔裡都是亮介呼出的氣息,在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被亮介抱住了。
感覺,真好。
春市放下心來,也跟著投入進去。
他主動的用舌頭去糾纏亮介的舌頭,妨礙他在口腔裡的動作。
亮介瞇了瞇眼,接著加重力道,把主導權拉回手中,同時,用牙齒輕輕的咬了一下春市,當作懲罰。
亮介的舌頭輕輕的刷過每一個地方,不論是上顎、口腔黏膜、牙齦甚至是唇內側都不放過,像是要宣示主權一樣的把每個地方都掃過了一遍。
等到亮介滿意的離開春市的唇時,春市已經快要沒氣了。
「這樣就沒氣?不行啊!要再多練練。」注意到自家弟弟潮紅的臉色,亮介故意得在春市的耳邊輕吹了一口氣。
「哈啊!大哥…」春市大口喘氣,但是臉上的潮紅卻依然未退,反而更紅了。
「我不會繼續的喔!想要繼續的話,把身體養好再說吧!」說完,亮介朝春市笑了一下,就離開房間了。
該死的,差點想把他撲倒!亮介在心裡暗暗罵了幾句。
在房間裡的春市,心裡正一陣狂喜。
這代表,他是大哥了的吧!大哥也是他的了吧!
《完》




後記:
我坑的我坑的我坑的!
小影現在正協尋節操君中,請問有沒有人撿到?
如果有人撿到的話,可以把他送回來,這樣小影就不會每周一篇\\\\的文了。
﹝誤
其實小影不知道這種尺度的會不會被禁,如果不行的話,請通知小影,小影會用最快的速度把文撤下來的,會改成連結。
其實這個結尾感覺非常曖昧,讓人感覺他們會做\\\\\\的事。
但小影不知道之後會不會寫。
如果小影可愛的學妹要求的話,小影會努力的把節操君丟掉﹝?﹞
不是!小影會努力的把\\\\的部分寫出來的。
因為會考戰士最大!
不過就會放在部落格,畢竟論壇不能放\\\\的東西啊!
那這裡先祝福所有的會考戰士,考試順利。
倒數一個月!加油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6 17:29:10 | 顯示全部樓層
男神與你系列《黃少天篇》
你是一個不太懂得交際的高中生,每天要面對種種考試,同學的嘲諷,已經讓你到了某種情緒的界線了。生活中唯一的慰藉就看著你的戀人打榮耀。雖然他常常巴拉巴拉的說著你聽不懂的專業術語,但是你還是聽得很開心。某一天他有空,帶著你去逛街的時候,好巧不巧的遇到你有在打榮耀而且非常喜歡藍雨戰隊的同班同學,你馬上拉著少天拐進另一個巷子裡。
但還是來不及了。
「我說媳婦阿幹嘛要躲呢本劍聖做人堂堂正正地也沒做啥虧心事幹甚麼要躲阿媳婦媳婦你有沒有在聽阿…」沒讓他繼續聒噪下去,你直接用手摀住他的嘴。
「媳婦阿,要本劍聖閉嘴的話,這點代價不夠喔。」黃少天笑了笑,然後用他的唇封住了你的唇。
跟他接吻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這次感覺特別….
在你們兩個接吻的時候,你同學偷偷地拍下了你們的照片,放上社群軟體。
隔天,你照例地去學校,卻發現同學都對你指指點點的。
你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所以還是默默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複習下一科要考試的內容。
結果有一個女生直接走過來,劈頭就問你「你是不是跟天天交往了!」雖然用的是疑問句,但是語氣是肯定的。
你想了想…天天?該不會是指少天吧? 
對方看你沒有回應,以為你是不屑跟她說話,於是生氣的調頭走掉了。
本來你以為沒事了,可是卻引來同學的批評。
「你看!就說她超討厭的吧!講一句話也不回。」
「對啊!以為成績好就很了不起。」
「別看人家這樣啊!人家可是有一個號稱劍聖的男朋友啊!」
「都不知道是怎樣勾引來的。」
「是阿。真是狐狸精。怎麼天天就被她給勾引上了呢?」
「婊子。」
此起彼落的批評聽在你耳裡頗不是滋味。
你好想嗆他們。
但是不行。
因為你現在已經被當成黃少天的女朋友了。
一舉一動都會被別人拿來評價,所以你不能做會讓少天丟臉的事。
放學了,你馬上收拾書包,離開學校,卻還是聽到了「哼!不知道又要去哪裡勾搭男人了吧!」這句話。
你咬著牙,努力的不讓淚水滾下來。
回到房間,你只能把自己捲在棉被裡,大哭一場。
此時,電話卻響了起來,你從被窩裡爬了出來,看到手機銀幕顯示是他打的電話,你擦了擦眼淚清了清喉嚨,接起了電話。
「喂?」
「喂?媳婦啊!你還好嗎?學校有沒有怎麼樣?有沒有人欺負你?媳婦啊!如果有事記得根本劍聖講啊!本劍聖一定幫你做主。」
聽到熟悉的聲音,令你安心了許多。
「沒事啦。」你簡短地回了一句,希望趕快結束通話,避免被對方察覺到自己的異常。
「媳婦阿,你知道微博上的照片嗎?把本劍聖拍的真帥啊!不過好像有些小小的麻煩阿媳婦。媳婦你還好吧?怎麼都不說話?是不是生病了?生病要說阿,要好好休息,平時叫你不要念書念那麼拚你就是不聽。現在感冒了吧。」
「不是啦,我沒事啦。」你說。
「才不呢。你一定有事,不然平常不會這麼想掛本劍聖電話,快說快說是怎麼一回事。不然我就要親自過去找你了喔。」
「沒啦,學校考試考差了。」這句話是真的,因為今天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的,所以早上的考試考砸了。
「媳婦兒。我馬上到。」少天突然蹦出了一句話。
也沒等你反應過來,房門就直接被打開了。
他拿著電話站在你面前。
「少天…?」你有些不確定的說。
你確實有給過少天你家裡的鑰匙,但是他很少主動到你家裡,基本上只有不得不待在這裡的時候才待著。
不是因為討厭你,而是怕傳出去後別人會指指點點的,怕你被中傷。
少天沒回話,一個箭步就衝上來把你抱住。
「想哭就哭吧,我永遠屬於你一個人的。」少天的聲音在你耳邊響起,這聲音,令你感到安心。
於是你放下了武裝,在他的懷裡痛哭了一場。
他就這樣默默地抱著你,並不時替你擦去眼淚。
「今天我看到微博的照片時就已經發現來不及了,媳婦阿,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永遠不要瞞著我偷偷的哭。要哭,我陪你。」
「少天….嗚嗚…」
「說說吧,今天發生了甚麼事?」
於是你就把今天在同學間聽到的閒言閒語全部告訴少天,他聽完後眉頭都沒皺一下便說「我有解決方案了,媳婦,你先去洗洗臉,不要難過了阿,我一定會處理好的,你相信我吧。」
然後就在你臉上親了一下。
你點了點頭,就去浴室洗了洗臉。
「媳婦啊!等下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換換衣服,記得穿得漂亮一點喔!我的媳婦才不是甚麼婊子呢!明明就是大美女!他們真是沒眼睛!」少天又說。
「去哪兒?」你問。
「別問這麼多啊媳婦,媳婦你相信我就對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好嗎?」說完,少天就離開房間,把房門關上,讓你換衣服。
你滿腹狐疑地打開了衣櫃,挑選最適合你的衣服。

你出來之後,少天盯著你看了好一會兒,這樣令你有些不自在。
「好...好看嗎?」你問,你穿著一套白色連身裙,棕色的波浪捲頭髮散落在你的肩膀上。
「好看啊媳婦!太好看了!真不愧是我媳婦哇!媳婦打扮起來就是特別漂亮!」
「少貧嘴了。」你撇過頭去,不看他。
「媳婦ㄚㄚㄚㄚ我說的是真話啊!你要相信我阿,好啦好啦不說了不說了,走吧!」說完,少天就勾起你的手,把你帶出家門。
「去哪兒呢?」你問。
「去藍雨戰隊總部啊!」少天說。
「蛤?」
「對阿,總要讓他們見見副隊嫂吧!不然哪一天你去找我然後被哪個不長眼的傢伙給搭訕的話我就損失大了!」
他說完,便伸手攔了一台計程車,拉著你就坐了上去。

「喂!隊長啊!我帶我媳婦進去了喔。隊長?蛤?不要吧?隊長你認真?我問問我媳婦。甚麼啦!哪有這樣的!所以要昭告天下?好啊!不錯的主意!恩,就照樣決定了!好好好我辦事你放心!掰掰。」
「昭告天下?」你睜大眼睛。
天啊!
「對啊!不然呢?」少天衝著你笑了一下。
接著你的大腦就當機了好幾分鐘。

到了藍雨總部後,少天就拉著你到一間房間裡「隊長,人我帶來了!開始吧!」

「開始嘍!」喻文洲說了一聲。
少天把你拉到房間的正中間,並且深情的對你說
「媳婦啊!不論別人怎麼評論你,你永遠就是我最愛的人,交往一周年紀念日快樂!」說完,少天吻了你。
「所以,各位,我們少天已經有女朋友了,請各位祝福他們!」喻文洲突然說。
你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他們正開著直播。

直播結束後
「媳婦,別生氣了啦,我賣個萌可以吧?媳婦阿看我啊!媳婦你不要這麼狠心阿,我都賣萌了你還不看我!媳婦~」
「黃少天。」你突然說。
「啥事啊?不管甚麼要求我一定會去做到的!媳婦你就說吧,一切包在我身上。」
「愛我一輩子。」你說。
「當然阿,我黃少天這輩子最愛的就是我媳婦了啊!不論下輩子還是下下輩子害是下下下輩子或著是下下下下輩子我黃少天都會永遠愛著你的。」


後記
其實寫到後來小影幾乎在亂寫(被打
希望大家ˋ會喜歡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1 20:27:08 | 顯示全部樓層
男神與你系列魏琛篇
對,不用懷疑,這就是本人給自家CP的七夕禮物。不管我寫好是甚麼時候了,反正這就是七夕禮物!備註,這跟現實生活無關,請某人不要再喊說我跟我cp是男女朋友了謝謝。那個某人是誰大家心知肚明。
至於以後會不會有其他篇…問天吧!
還有,這一篇是臨時趕出來的﹝對我沒注意到是情人節所以我沒碼其他文﹞所以字數上別期待了,有一千五就要偷笑了。
以下正文
今天是七夕情人節,你從早到晚都期待著對方的一通電話或是一封簡訊。
相隔兩地的戀情常常令你覺得不真實,每天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只因為沒有聽到他的聲音。
其實他是很忙的,忙著追逐他的選手夢。
忙著重返榮耀的頂端。
你也是,你忙著追逐他的身影。
看著放在桌上的禮物。
你問自己,他真的愛我嗎?
今天是七夕,他卻連一通電話都沒打過來。
於是你決定要自己打過去給他。
嘟嘟
「喂?怎麼啦?怎麼突然打電話過來?」低沉的嗓音已經不像以往令你安心了。
如今聽到這聲音,只有滿腹委屈。
「沒事啦。只是一個人在家很無聊。」
「無聊啊?打榮耀啊!」
「又是榮耀…」你小小聲的抱怨著。
「好啦好啦,無聊就早點睡,老夫這裡有事情。先掛。」魏琛急忙的想掛電話。
以往,他都不會這樣的…
「喔。」剛剛在他說話的時候,好像有女生的聲音…
喀。
電話被掛斷了。
聽著電話的聲音,你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滾了下來。
要結束了嗎?
心好痛…
不知道哭了多久,你就倒在床舖上睡著了。
「我說,你要睡覺也不蓋被子的啊?」一隻大手摸了摸妳的頭。
你以為這是夢境,於是不多加理會。
「怎麼哭啦?是誰欺負你啊?跟老夫說,老夫一定狠狠修理他一頓。」
你突然驚醒,發現他就在你身邊。
「你…怎麼會在?」說完,你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老夫為甚麼不能在?老夫來女朋友家天經地義啊!」說完,他把你摟入懷裡。
聽到這句話,你哭得更凶了。
他也沒多說甚麼,就只是靜靜的摟著你,讓你哭。
「到底是誰欺負你啊?」魏琛問了一句。
「就是你啊!笨蛋!」你一邊吸鼻子,一邊擦眼淚。
「老夫?老夫怎麼了?」魏琛一臉訝異。
「笨蛋笨蛋笨蛋!」你掙扎著想要逃出他的懷抱,但是他卻把你抱得更緊。
「好好好,是老夫笨,老夫不對。別哭阿。」魏琛不擅長哄人,但是卻依然想要讓你止住淚水。
「那你說說你哪裡不對了。」你紅著眼睛看著這個你已經喜歡了快要五年的男人。
「呃….這個嘛….」
「哼!」
「老夫讓女朋友哭。」
「還有呢!」
「還有啥阿…」
「還有你掛我電話!還有你為了跟女生講話掛我電話!」你生氣的補充。
「蛤?不是吧!你吃醋啦!」一聽到你的話,魏琛笑了起來。
「亨。」你撇過頭不去看他。
「怎麼這麼容易吃醋啊?」魏琛笑著戳了戳你的臉頰。
「要你管!」
「ㄚ頭,你怎麼連路邊店員的醋都吃呢?這樣你以後讓老夫怎麼出門啊?」
「你最好不要出門!」
「老夫怎麼可能不出門?老夫要幫女朋友買禮物當然要親自出門去挑啊!」說完,他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一對手錶,是情侶樣式的。
你一看手錶,這不是你們之前去逛街時你自己一直再偷偷注意的樣式嗎?
「老夫女朋友的禮物當然要老夫親自去挑阿。」說著,他把包裝拆開,幫你把手錶帶上。
「喜歡嗎?」
「喜歡…」
「喜歡甚麼?」
「喜歡…你。」你小小聲說。
「甚麼啊?老夫可沒聽到喔!」
「不說了啦!」你賭氣的說。
「唉呀呀!老夫都幫女朋友買了七夕禮物了,老夫的女朋友可沒幫老夫準備啊!老夫真可憐。」
「誰說的!我有!」你鼓起臉頰反駁。
「老夫怎麼沒看到啊?」
「你老了,眼睛不行了。」你說,然後你伸手拿了桌上那個小巧的盒子遞給他。
「我行不行,還要我女朋友檢驗呢!」魏琛一臉壞笑。
你意識到自己被他算計了,於是反駁
「不要臉。」
「我本來就沒有下限阿。」他笑著說,然後親了你臉頰一口,短短的鬍渣輕輕的扎在你臉上。
「亨。」
「所以呢?我可以開禮物了嗎?」他問。
「開啦。」你說。
他打開盒子,裡頭是一個鑰匙圈,上面有著你們兩人的合照。
「哎呀!這張照片把老夫照的真帥啊!」他讚嘆。
「恩…手工的鑰匙圈啊!」他翻到背面看。
「對阿。」
「老夫女朋友真是有心啊!」說完,他又親了你一口。
你不甘心被他偷吃了兩次豆腐,所以你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蜻蜓點水的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ㄚ頭,學壞了啊!」他笑著說,然後直接封住了你的嘴唇。
薄荷的味道竄進你鼻子哩,還帶有一些菸味。
但是你並不討厭。
結束這個吻後,你還有一些飄飄然。
就聽到一句。
「我愛你,七夕快樂。」

寫完感想: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碼的我討厭情人家啦嗚嗚嗚我都沒有情人嚶嚶嚶嚶嚶嚶!這世界真他媽的不公平啦嗚嗚嗚為啥我就要被灑狗糧啦!有朝一日我一定要灑人家狗糧!還有,我印象中沒錯的話接吻的場景應該是這樣寫,對不起我自身經驗太少喔
﹝8\8 00: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