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20|回復: 3

[同人文] 【特傳】又見花開 3/24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24 02:25:2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3-24 02:30 編輯

【簡介】


「總有一天你也會踏上自己的旅行…」

褚冥漾輕唸著童話書上的文字,主角在故事結尾踏上了自己的旅途,留下話語讓讀者自行回味,闔上書,他對上了女兒閃亮亮眼睛,那是一雙清澈的雙眸,對未知的世界仍保有一頭撞死也無謂的熱情。

他揉了揉對方的頭髮。

「只能一個人的旅行嗎?」褚佑敏心情瞬間低落了起來,低頭捏著兔子玩偶的耳朵,她還想帶著兔兔一起去旅行,一個人太寂寞了。

「旅途中你會認識很多人,幸運的話也會有人會和你一起同行,不會覺得寂寞的。」這世界很大很大,藏著善意和惡意,但他沒有告訴她這些,在孩子的世界裡善惡分明,她也不需要去了解大人的醜惡,至少現在還不需要。

「像爹地那些很厲害的朋友一樣嗎?」褚佑敏想起了自家老爸奇奇怪怪的朋友們,雖然有好幾個曾經把他嚇哭,但他們總是有辦法變出糖果來哄她。

褚冥漾搖了搖頭,笑著說:

「是可以保護你、你也可以守護他的同伴。」





少見的CP,就是我們的……越見(或是月見)X自創
關於配對還在考慮階段但不意外是兄弟檔之一 ╮(╯▽╰)╭  誰叫偶很愛路人角
女角雖然是褚冥漾和冰炎的小孩但又不是(?
內有偷渡冰漾請小心慎入
總之,一起來開創新天地吧(邪教宣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24 02:35:39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5 燄狼(一)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3-24 09:28 編輯

■本篇為褚佑敏幼童時期的故事,褚敏敏是她的綽號
■本作女主不蘇,願喜歡主角五袍加身(?的孩子繞道而行
■內有偷渡冰漾請小心慎入
■OOC屬於我,原作角色屬於作者






驚醒。


褚冥漾在外力的介入下脫離夢境,那一下踹的巧勁恰與他夢中學長的腳底重疊,他差點就以為自己回到了那個需要擔心被暴力致死的神經時期。

好險是夢。

抹了一把臉,褚冥漾迷迷糊糊中發現被子不自然的突出了個小山,不用猜也知道是來蹭被窩的某大小姐又夢遊到他房間了,本來還想捏捏自家女兒的臉,義正辭嚴的說明訓練獨立的重要性再把他趕回自己房間,睡飽再跟他算把他踹醒的帳,拉開被子卻發現窩在腳邊的是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狗?不對,是狼?

褚冥漾好奇的戳了對方幾下,玩到最後那東西似乎開始不爽了,用尾巴甩了他一臉,睜開的赭色眸子沒有聚焦,那團物體微弱的呼吸著,毛皮透著紅棕色的色澤,像是確認了什麼後又闔上了眼,褚冥漾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掌心下傳來偏高的體溫,蓬鬆的獸毛摸起來的手感很好,尾巴端部挑染著白色,體型比成年的狼還要來的小。

又忍不住順毛了幾下,不過這色系總讓他想起自家學長的優質基因,對方說不定是燄之谷偷跑出來的燄狼?不過這大半夜怎麼可能沒觸動警鈴就跑進來?

不對,褚冥漾內心咯噠一聲,他有了不好的聯想。

⋯該死。

以最快的速度跑下床確認了走廊上另一扇門的主人是否還在房間,半晌後他踏著沈重的腳步回頭,面對床上陌生的來客,他懷抱著猜疑又不安的心情,膽怯怯開口:

「褚敏敏?」

幼獸聳拉著眼睛,發出了微弱的獸鳴充當回應,褚佑敏伸出爪子耙了自家爸爸幾下,像個無助的幼崽,褚冥漾瞬間如澆了冷水般,殘餘的睡意一掃而空,抱起對方軟綿的身軀,隨手用薄被將小狼裹好。

『小心點,有不善的氣息。』米納斯的水滴在身邊圍繞,褚冥漾留下了老頭公守護著自家女兒,握緊在手中聚集成的掌心雷,他警戒著往樓下走去。

窸窣的聲音。

視力幾乎無法作用,身處黑暗使他的聽覺變得更加敏銳,褚冥漾對準了玄關的方向,依照記憶來辨識方位,縮小移動步伐以防防被東西絆倒,他壓低了自己呼吸的聲音,在這種敵我不明的情況下所有一切都將成為致命傷,褚冥漾只能祈求對方只是個有點能力的小偷,而不是另有目的、不懷好意的敵人。

一切都在轉瞬之間,聲音的來源突然停止,客廳變得格外安靜,靜的宛若連一根針落的都能清楚聽見,在他陷入慌亂中後他聽見了後方的腳步聲,像是刻意讓他聽見的、不輕也不重的步伐。

什麼——!

褚冥漾身體來不及反應,腦袋湧上了滿滿的髒話,冰涼的大手摀住了他脫口而出的尖叫,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掙扎。褚冥漾想張口咬上對方手脫困,他的命不值錢,但是他的孩子還在樓上,他拚死也要為了他殺出一條生路,就算是同歸於盡——

「是我。」淡淡的聲調,是熟悉的、語氣中帶有一些笑意:「反應不錯,但實戰部分還需要加強。」

褚冥漾給了他一記肘擊,理所當然的被閃過了,褚冥漾恨得牙癢癢的又受限於實力上的差距只好作罷,下意識鬆了一口氣,這場鬧劇讓他緊繃的神經稍歇放鬆。

「渾蛋……」他已經不想思考為何學長會提早完成任務回來、為什麼回來的時機那麼湊巧,再也沒有忍住,褚冥漾沒想太多就抱上去了,現在看起來自己比女兒還像小孩子,冰炎安撫似的拍了拍小妖師的背,幾個月沒見面的肌膚之親讓兩人都異常懷念,小妖師抽抽噎噎差點掉淚。

縮緊的熊抱,褚冥漾聽見了一聲悶哼,似乎是他不小心壓到了傷口。

「怎麼了?」褚冥漾皺著眉詢問,立刻拉開了兩人的距離,手上傳來滑膩感,褚冥漾聞到血的味道,只是那氣味被學長身上更強烈的火藥味蓋過他才沒有第一時間發現,他想要伸出手掀開對方破破爛爛的黑袍檢查,卻被學長用眼神阻止了,冰炎瞄了眼黑漆漆的窗外壓低聲音道 :

「我沒事,外頭有人試圖入侵我們的結界,從任務地點一路尾隨,看來對方也是有備而來的……」而且使用的還是專門獵殺精靈的術法,為了不讓褚冥漾有過多的擔心,剩下的話冰炎沒有說出口。

聽到學長這麼說褚冥漾才注意到外頭閃過的影子,很模糊,不仔細觀察就會把他誤認為是風吹過樹枝而晃動的樹影,在冰炎的指示下,兩人小心翼翼的走上二樓,趁著空檔褚冥漾簡單的概述現在家裡的狀況,還有讓他異常擔心的褚佑敏。

褚佑敏沒有醒來,只是癱軟在床上,還擺著褚冥漾裹在被子的姿勢,牠已經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了,光衝到褚冥漾的房間裡叫醒自家老爸已經花費了牠九成的活動力,也因為和平常上竄下跳的牠有很大的反差,所以褚冥漾才那麼害怕。

冰炎皺起眉,將小狼從床上抱起,低語著精靈的咒術,點點暖光落入褚敏敏的身軀,小狼的呼吸逐漸平穩,牠喬了個位子又沈沈睡去,冰炎斂下眸子,孩子的異變與徘徊在外頭的殺手都讓他嗅到陰謀的氣息,他從來都不相信巧合,也是這樣的直覺讓他活到現在,面對褚冥漾擔心的眼神,他道 : 「醫療班那邊有可能已經設下了埋伏,去燄之谷吧,畢竟是血脈的問題,早點解決也好。」

褚佑敏的血脈問題遲早都會爆發,這是他和褚冥漾都明白的,但沒有預料到會來的這麼快,而且還是選擇在他負傷、無法使出全力的時候。

空出的手在空氣中拉出了金色的圓弧光線,不斷向圓心擴散燃燒,最後燒出了個火焰的通道,一路上學長沒有都沒有開口,褚冥漾也沒膽去問在後頭不斷傳來的哀號是什麼情況。

他聽見了囈語,與深層惡夢裡的話語重疊。

『死吧、去死…不該存在的…都該…』

那是他一直以來都聽得見的細語,此刻卻清晰的落在耳邊,像是緊緊的追著他們的腳步,全心全意的詛咒著他們,就算被火焰焚燒成餘燼也要將那份怨恨發洩出口,明明是毫無干係的陌生人,卻還是能夠毫無愧疚的將惡意加駐在他們身上。

『閉嘴。』停下腳步,他往後一轉,他看到了、不知道為何他就是看見了,那伸出的黑色絲線他們面前停止,止在他的眼前,距離近得宛若下一刻就會在他們身上戳穿出幾個血洞,而他並沒有逃避,學長也沒有阻止他做出危險的舉動,那是一種信任、屬於他們專屬的默契,學長知道他可以處理。

然後他開口——

『滾吧,帶著你那半調子的詛咒和你那些噁心的同伴,不准再踏入我們的領域。』

話語輕輕落下,須臾間黑暗再也不存,帶著他的腥血與惡意逃得遠遠的,四周蔓延的汙濁火焰轉為純粹的烈焰,明明是如此簡單的一句話褚冥漾卻覺得全身虛脫,半晌的恍神,直至學長伸手拉了他一把才回神。

「幹的不錯。」學長拍了拍他的頭當作獎勵,沒有擔心那股力量會吸引到什麼,褚冥漾已經成長到可以判斷出自己在做些什麼、他能夠做些什麼,況且——

敢小看他們,也要有被反殺的覺悟。

沒有看見學長臉上沒有溫度的冷笑,褚冥漾不敢耽誤時間,休息了幾分鐘,兩人繼續前行。

在廊道的盡頭他們遇見了整裝的阿法帝斯,對方很顯然在這裡等候了有一段時間,向冰炎行了個禮,殷紅的眼眸看了眼殿下手中的小公主、又掃過褚冥漾一遍,似乎是在懷疑妖師是否和燄狼天生相剋的可能性。

真想把那個人類禍源揍成豬頭。

但阿法帝斯沒有把失禮的想法付諸實現,只是臭著臉完成上頭的交代 :

「狼王已恭候兩位多時。」





【碎碎唸】

構思這篇已久,但都沒什麼動力提筆⋯這篇算是前傳,順便試個水溫看大家對於這種設定的接受度。

以上,希望各位喜歡這篇故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24 11:48:28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了你登入喔(眨眼)

期待這篇,不過別累過頭了!

然後小狼很可愛W我想學長跟漾漾現在還得防一件事情,就是小狼被拐走(?)

不過挺好奇小狼的真實種族以及怎麼誕生的,領養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24 14:55:47 | 顯示全部樓層
阿法帝斯你這樣不行,你這分明是嫉妒嘛!

我也很嫉妒啊!(欸不對吧)

還好漾漾的實力不足,否則你就要把學長給幹掉了。(不會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