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0|回復: 6

[原創文] 原罪 Save me (短篇已完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16 09:58: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陵湘 於 2019-3-17 09:51 編輯

原罪  Save me

                               序
『主啊,您是多麼的慈悲,

        您拯救了那些孤苦無依的孩子,被惡魔蒙蔽雙眼的罪犯,以及絕望的人

們。是您帶給他們一線希望。』

『也請您拯救我,如此愚昧的我,請您洗淨我一身的罪孽,引領我走向正確的道路。』

『阿們。』

*

「俊赫!」

剛出校門的申俊赫將頭轉向聲音來源,一身休閒服的年輕女子正跟他招手。走在
旁邊的朴志勳,他的朋友,賊笑著將手搭上申俊赫的肩。

「呀你這小子竟然沒跟我說你有一個這麼漂亮的──」

「姊姊。」

申俊赫直接打斷友人腦中的想像,並撥掉朴志勳放在肩上的手。

「既然有人來接我了,那等一下就不能和你一起去吃飯了,真抱歉。」

「唉,怎麼聽起來毫無誠意呢。」

朴志勳臉上閃過一絲失望,隨即又恢復笑容,從背包掏出一個盒子。「生日快樂,禮物。

申俊赫笑著接過盒子,並道了謝。他向朴志勳揮手道別,便向他的姊姊走去。

*

站在家門前,文恩熙一手遮住申俊赫的雙眼,一手拿出鑰匙打開門。
「不可以偷看喔。」文恩熙,他的姐姐,笑道。

申俊赫乖乖的任由文恩熙動作,此刻他正沉醉於縈繞鼻間淡雅的茉莉香氣以及覆在他眼上溫暖的掌心。

「登登!」文恩熙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她將手移開,映入眼簾的是一架純白的平台鋼琴,申俊赫又驚又喜的盯著它,結結巴巴的開口。

「姐姐,其實你可以不用……」

「說什麼呢!成年禮物當然要送好意點的啊,二十歲生日快樂!」

「謝謝姐姐!」申俊赫開心的抱住文恩熙。

「好啦,快去試彈看看。」

*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文恩熙上揚的語氣使申俊赫停下手上切牛排的動作,「我終於脫單啦!」

申俊赫的表情一片空白,茫然的瞪著盤子裡的牛排。

「我說,我交了男朋友。」文恩熙見他沒有反應,又重覆剛才的話。

申俊赫逼自己擠出一個微笑,「嗯,挺好的呀,姐姐不是想要在三十歲前結婚嗎,現在二十九歲終於有男朋友啦。」他用輕快的語調說完這句話。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

「一個月前,我想說等感情稍微穩定之後再告你,不過放心,你是第一個知道的喔。」文恩熙從包裡翻出手機,點開相簿,然後將手機遞給申俊赫。

螢幕上顯示著一張合照,他的姊姊跟某個男人的合照。

照片中的文恩熙笑容燦爛,與那男人十指緊扣,而那個男人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微笑看著鏡頭。

「他叫作韓正宇,是我以前高中社團的學長,他有點面癱,不過人很老實,以前超多人追。對了,他是檢察官……」

申俊赫依舊微笑聽著,但他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

一陣秋風吹過,吹動餐廳室外用餐區為營造氛圍所使用的吊燈,也吹涼申俊赫的心。

*

「雪莉還是波本?」朴志勳從櫃中拿出兩瓶酒,拎到申俊赫面前。

「雪莉。」

申俊赫對酒不甚了解,他只是因為姊姊的文名字叫雪莉,下意識就選了雪莉酒。

「乾杯!」兩個玻璃酒杯碰在一起發出清脆的聲響,朴志勳仰頭喝了一口,申俊赫也喝了一大口,酒灌入他的喉嚨,他舔了舔嘴唇,感覺不賴。

突然,申俊赫的口袋裡響起音樂聲,是他的姊姊打來的。

「我去接一下。」

他走向陽台。

「喂?」文恩熙的聲音。

「怎麼了嗎?」

「沒什麼,今晚會回家嗎?」

「不會,我今晚會睡在志勳家。」

「OK,祝你玩得開心。」

「掰掰。」

掛了電話,申俊赫回客廳繼續和朴志勳喝酒。

喝完第三杯,他已經有些神智不清。申俊赫跌跌撞撞的進入客房,一沾上床就睡著了。

*

申俊赫被窗簾縫透進的陽光弄醒的陽光弄醒,接著,他驚恐的發現自己沒有穿任何衣服,而朴志勳全裸躺在他旁邊。

他躡手躡腳的走下床,撿起自己的衣服,卻在此時感覺下體有液體流出。

喔幹。

申俊赫在心裡狠狠罵一聲,他大步跨入浴室,抽幾張衛生紙隨意清理一下便套上衣服,逃。

*

回到家之後,申俊赫把自己所在房間內,發了一整個上午的呆,他完全無法接受相處四年的好友竟然是披著羊皮的狼。

直到晚餐時申俊赫才從房間走來。文恩熙注意到他蒼白的臉色,便關心的問了一句,他只是勉強扯出微笑說我沒事,但文恩熙仍擔心的看著他。

「有什麼是一定要告訴姊姊。」

「嗯。」

申俊赫心裡苦笑著,他很愛姊姊,可他不敢跟她說真話,因為怕被討厭,怕被再次拋棄。

申俊赫在十五歲時被文恩熙領養,在那之前他是跟著一個名叫金泰勳的人,他的前任情人。

金泰勳,父母都是黑道,告收保護費,和武器、毒品交易賺許多錢,而他自己也靠著一身功夫稱霸狹鷗亭地區,當時他才十九歲。

而申俊赫,母親是個妓女,父不詳。他母親因為好賭,而和地下錢莊借錢,最後還不了錢,還被活活玩弄至死。

在地下錢莊來討債的那天,十三歲的申俊赫從窗戶逃走,之後流落街頭,直到某一天快餓昏之際被金泰勳撿回去。

也許他們曾經是一對愛人,至少在那段時光李金泰勳把它當成「唯一」。

好景不常,過了一年,明洞地區的裴老大看上申俊赫,而牽出許多利益衝突,最後以申俊赫被送給陪老大告終。

當申俊赫要被帶走時,他極力掙扎,被當天加班到很晚的文恩熙撞見。

申俊赫沒有清楚說過為什麼那天晚上他會在那裡,因為這是必會扯到金泰勳,以及他們倆的關係。

文恩熙是虔誠的基督教徒,基督教的教義認為只有一男一女才能是夫妻,而且許多關於同性戀的社會事件和一些傳聞,如:愛滋病、情殺等。更使她對同性戀觀感不佳。

每當新聞上出現關於同性戀負面的社會事件時,文恩熙就會愈重心長的叮囑道:
「俊赫,千萬不要向他們那樣。」       

*
申俊赫看著鏡中的自己,不滿紅絲的眼睛,微腫的眼眶,鎖骨上的齒痕,以及其他詭異的瘀青。他打開水龍頭,嘩嘩的水聲淹沒浴室裡壓抑的哭聲。

好噁心,申俊赫想者,真的好噁心。

*

一個月後。

『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申俊赫呆滯的盯著診斷書。

從昨天開始,他開始有頭暈嘔吐的症狀,所以去醫院看診,沒想到竟被診斷出罹患愛滋病。

當姊姊問起時,申俊赫撒了謊,騙她說只是得腸胃炎。

又過了一個月,申俊赫避開所有會和朴志勳接觸的可能性,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除了文恩熙在家時,他覺得朴志勳應該不會在警察面前亂來。

這天,正當申俊赫在等地鐵時,有人拍他的肩膀。他回過頭,震驚的瞪大雙眼,是朴志勳。

「跟我走。」申俊赫陰沉的看著他。

「不要。」申俊赫轉身欲避開他,卻被拉住。

「你不跟我走,我就告訴文恩熙你的秘密。」朴志勳低聲在他耳邊說道。

「什麼東西?」他裝傻。

「你愛她。」聽到這三個字,申俊赫驚恐的反抓住朴志勳的手。

「我可以跟你走,不准亂說。」

*

朴志勳將車停在一棟豪宅面前。

「下車。」他命令。

申俊赫面無表情的照作,卻在看到眼前的房屋時變了臉色。

朴志勳露出微笑,「你一定沒想到吧,我就是金泰勳。」

以前他曾和申俊赫在這棟房子住過。

「這……這不可能!你長的跟他完全不一樣!」

「怎麼不可能,去整個行就好了。」朴志勳,不,是金泰勳笑出聲。

當年他將申俊赫送給名動的裴老大後,卻又聽聞裴老大被捕,沒過幾天,申俊赫被一個條子收養的消息傳進他耳裡。

那時,金泰勳是鐵了心要找回原本屬於他的東西,他花費快兩年的時間作準備,偽造出「朴志勳」這個人。

*

兩天過去,文恩熙依舊連絡不上申俊赫,她覺得不對勁,於是擅自進入申俊赫的房間。

文恩熙翻出一本日記和愛滋病的診斷書,翻出申俊赫不為人知的秘密。

她越看越震驚,最終從日記中找出金泰勳的名字。文恩熙拿起手機撥通局裡的電話。

「恩娜,幫我查一個人。」

*

申俊赫睜開雙眼,他已經被囚禁三天了。不知道這種日子還會持續多久,他盯著潔白的牆壁出神。

「砰!」文恩熙踹門衝進來,手上持槍。

「有沒有受傷?」她緊張的問。

他搖搖頭。

「我們走。」

他們一路衝下樓,客廳中央有一個身著警服的男子在指揮現場。

「Kim,三樓有兩個被我解決了,你先派幾個人過去。

Kim照作,語畢,他向文恩熙報告狀況,「目前都差不多解決了,但一直找不到金泰勳,也許他……隊長小心!」

雖然文恩熙立即反應,左肩仍中一槍,站在她身後的申俊赫早一步發現,擋在她毫無防備的背部,以至於身中三槍,兩槍打在要害上。

*

申俊赫在即將失去意識前,聽見有人在叫他,他努力睜開眼,看見淚流滿面的文恩熙。

申俊赫朝她伸出手,「沒事的,沒關係……」

他墮入一片黑暗。
*
距離申俊赫的死亡已經過了一個月,文恩熙仍處於神智不清的狀態,醫生告訴韓正宇,她得了思覺失調症,不知道會不會更嚴重。

韓正宇削著水果,看著床上呆滯的文恩熙,嘆口氣,他起身走去廁所清洗黏膩的雙手,卻聽見重物落地的聲響,他連忙走去察看,卻見他用來削水果的刀子插在文恩熙的胸口,韓正宇慌忙的將她從地上抱起,想找人幫忙。

卻見文恩熙的眼神渙散,嘴唇蠕動,似乎在說話,韓正宇湊過去聽。

『神愛世人。』



後記:現在就讓我這位作者來講解一下這篇文。首先,這篇文真的不是來傳教的

啦──,這只是女主角的信仰而已,而且本人沒有信仰任何宗教,順道一提,開頭是文恩熙得思覺失調症之後

講的話,也就是祈禱贖罪。

第二點,設定在韓國的原因:未通過同性婚姻法案,東方國家,前後輩禮儀很死。

第三點,因為是短篇,所以文恩熙、韓正宇、金泰勳都沒有很完整的描寫,以後

可能會有吧,應該。P.s.文恩熙跟韓正宇是真愛喔!

第四點,稍微提到道德與愛之間的衝突,愛情不分對錯,但道德有。

最後,結尾的神愛世人是指:神愛世上的每個人,不論信仰,性別,性向,種族

,職業……

以上,大概就是這樣,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如果有錯誤的地方請指正我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7 16:49:44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可惜申俊赫漢文恩熙都死了......

愛情從來都沒有正確的選擇,但每個人都可以選自己所嚮往的方向前進。

而一切前提是不會影響到他人的人身自由。

小的也只是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沒有甚麼意思。

希望樓主不介意~

點評

當然的,金泰勳對於申俊赫是偏向占有慾而非愛 這篇有點偏向偽骨科,所以有牽涉一點道德問題  發表於 2019-3-20 10: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8 19:25: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同志議題真的很盛行:D
覺得太太寫得挺不錯的,雖然不曉得是否是你想表達的,
但我從前面的禱告跟最後的神愛世人,讀出一點嘲諷的味道TT
我想非教人應該很難理解他們排斥的原因吧,而信教的人也難以理解他們的痛苦,
這世界真悲哀RRR

小小感想,期待你把它變成大長篇噢~~加油!
ps.看到標題Save me下意識想到相反的Im fine,不曉得樓主認不認識防彈這個梗XD

點評

沒錯的,有些事真的很難說  發表於 2019-3-20 10:01
個人很喜婚防彈的歌跟MV~  發表於 2019-3-20 09: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20 18:04:15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mariachen316.pixnet.net/b ... %E7%A6%B1-prayers-f

我是從這裡面描述的故事得到靈感,文恩熙有點像裡面瑪莉的角色,她非常愛申俊赫這個弟弟,所以她最後陷入非常糾結的狀況,然後就自殺了。

這是我第一次寫原創極短篇,希望能得到建議或回饋,歡迎大家多多留言,我都會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