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2|回復: 0

[同人文] [特傳冰夏冰] Halo

[複製鏈接]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莫凝 於 2019-3-15 00:49 編輯

*薛丁格的關係,其實我更偏向用soulmate來解讀這篇。

*翻譯風意識流預警。

*白情愉快,雖然沒人給我糖。

以上。





<Halo>

那天他完成了一個原世界的任務,返程時途經一座教堂。

教堂矗立在小小偏村外一座小丘之上,佈道台後面嵌著的、大片的彩繪玻璃盛著午後溫和的陽光,將那些或美好、或警示的故事流轉著生動的色彩在一排排長椅上鋪開展示。

他在門口佇立了片刻,才發現有個孩子在站在台前的空地上,沐浴在一塊塊不住明滅的色彩中。

他跺著步子,不急不徐地挪了過去。

孩童專注地低著頭,面前是天使吹響號角、乘著光芒降臨世間。

他坐到了第一排的長椅上,抬頭去看玻璃窗上那些寶石般曲折鋒利的線條。

"老先生,您見過天使嗎?"

他沒想到孩子會向他搭話,如此突然且直白。

他輕輕地笑了笑。

"也許吧。"他家搭檔隔壁宿舍就住了一個。

"天使為什麼要帶著光環呢?"小小的孩子終於捨得抬頭看向他,大大的眼裡是單純的好奇。

"這個我也不知道呢。"他認識的那些好像沒有把光環放頭上的習慣。

孩子發出了一個失望的音節,踩著細碎的步伐跑了過來,隔著不近不遠的距離坐在他身旁。

"我的母親說天使會化成凡人的模樣去幫助善良的人,光環是為了讓人知曉他們與眾不同。"孩子指著地上的光影、看了半晌,又抬頭去望鈄頂上的天窗。

彼時溫和的日光穿透下來,偶爾有幾片白雲飄過時,地上的陰影便跟著浮浮盪盪,像是身處波光粼粼的水底。

"可是我覺得不是這樣的。"孩子趴在椅背上,把頭墊在胳膊上看他。"您的天使是什麼樣的呢?"

他偏頭看著幼小的孩童,瞇著眼睛想了想。

"我沒見過我的天使帶著光環。"

"那您怎麼知道他是天使呢?"

"因為他會發光啊。"他又輕聲的笑了起來。

孩子唔了一聲,似乎是接受了這個理由,熠熠生光的眼神催促著他繼續他的故事。

"在我很小的時候吧,我被放在了一片黑暗裡,那裡沒有陽光、沒有風、沒有色彩。"

"黑暗裡有一些細碎的呢喃,他們說著一些難過的故事、偶爾尖叫著咒罵、或著語帶不善的嘲諷,無時無刻。"

"不能請他們離開嗎?"

"我試過了,但是他們好像聽不見我。"

"我很難過,黑暗裡只有我一個人,於是我築起一片一片的圍牆,希望能隔開他們的聲音,或者小聲一點。"

"有用嗎?"

"沒有吧,那些聲音還是在,日日夜夜,而且他們發現了我的圍牆。他們大概不喜歡圍牆,所以他們生氣了,並且大聲的喧嘩起來。"

"他們試圖拆掉圍牆嗎?"

"是的,他們張牙舞爪的攻擊我的圍牆。雖然圍牆還算堅固,但是時間久了也有一些撐不住倒了下來。"

"那該怎麼辦才好?"

"我只好築起更多圍牆。我在圍牆裡築起圍牆,直到四週都是圍牆緊緊貼著我。"

"別人進不來,我也出不去,圍牆裡的空氣愈來越稀薄、也越來越混濁。"

"那樣很不舒服的。"不知道想起什麼,幼小的孩子皺了皺鼻子。

"是的。"

"上次我母親不小心把我鎖在地窖裡了,那樣真的很不舒服,"孩子不安的扭了扭身子"但她很快就發現我了。"

孩子抬頭看著他"有人發現您了嗎?"

"是的。"

"那時候我的圍牆已經被拆的所剩無幾了,我盡可能的捲縮起來,用力的呼吸,儘管那很艱難。我能聽見那些聲音越來越近,他們很生氣、他們呼喊著我的名字,還有一些不好的詞彙。"

"可是我沒有空間可以築圍牆了、也沒有力氣築圍牆了。"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圍牆倒下之後那些聲音會怎麼樣的對待我。"

"圍牆裡外仍然黑漆漆的,有一刻我覺得我無法呼吸了。我的身體在發抖、四肢都麻木著,眼淚從眼眶落到嘴角時我嚐出了一點鹹味,我以為那是我最後的知覺。"

"我聽到了那些聲音開始砸最後的幾層圍牆,像是砸在我耳邊那樣沉重,宣告著我終是無能為力、並且很快就會歸屬為他們的一份子。"

"您並不屬於他們。"孩子抿著唇"我看的出來。"

他朝著稚嫩的孩子勾起安撫的笑。

"我想著啊,不能這樣下去,最少我並不想坐以待斃。我蓄起所有的力量,想在最後的圍牆倒塌時反擊。"

他想了想,又補上一句。

"我不知道那會不會使他們更憤怒,不過我想結果也不能更糟糕了。"

光影推移,吹著號角的天使來到他們眼前,舒展開來的羽翼末梢碰上他的鞋尖。

他抿了抿唇,像是在回憶故事、又像是什麼都沒有想。

"但是那一刻我在我的圍牆裡看見了光。"

他長長的吁了一口氣"我太久沒看見光了,思考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那是什麼。我非常驚訝以至於我沒發現那些無所不在的聲音突然安靜了下來。"

"那些光越來越亮,我的圍牆一點一點消失了,它們消散在那片光裡,像是不曾存在過。"

"我看到有人影朝我走來,那些光正是他帶來的。他走來的路上有先前倒塌圍牆的碎屑殘骸,也在他的經過時融化成了細碎的微光,往上飄去。"

"那就是您的天使嗎?"

"是的,那就是我的天使。"

"我在光下看清楚了那些聲音的來源,那是一團巨大的、模糊不清的黑影。"

"我的天使靠近時挾著冰雪、踏著火焰,他看著黑影的臉上沒有表情。黑影同樣不喜歡天使、甚至懼怕天使的光,他們扭曲著巨大的身體、高聲咆嘯著朝天使威嚇。天使還是佇立在原地,他一抬手便下起了陣陣冰雹、燃起了熊熊大火。"

"我以為他會讓冰霜烈焰連同黑影一起撕裂我。我想那也可以,至少要比被黑影吞噬好不知道多少倍。"

"可他是您的天使呀。"孩子小小的驚呼了一聲。

"畢竟我是第一次見到天使嘛。"他朝孩子調皮地眨了眨眼,示意對方別緊張"那時候我也不知道他是為我而來的。"

"風雪火舌撲了過來,我聽見黑影尖叫著咒罵、最後哭號著求饒。天使的冰雪把黑影凍住了,那些聲音便嘎然而止。"

"有一絲裂痕悄悄的在白霜上蔓延開來,最後黑影碎成了無數包裹著寒氣的碎屑,落在地上被大火灼燒的一點不剩。"

"風雪還在空氣中盤桓,火焰仍在地上嗶啵作響,我想再來就該是我了。"

"他在幾步遠的距離外、轉過身對著我。我放開攥得緊緊的拳頭、散去了力量、輕輕閉上雙眼。"

"呼嘯的風聲停止了,我周遭的空氣染上了冷冽涼爽的、讓人為之一振的溫度。"

"我睜開眼,看見火焰成了柔柔的燭光,在我腳邊輕輕地跳動、捎來一點暖意,將周圍的黑暗驅散,點亮了一條通向他的道路。"

"他周身有淡淡的光,不像剛剛那般刺眼奪目了,我看清了他的樣子。"

"而他朝我伸出手。"

年幼的孩子看上去像是鬆了一口氣。

"您向他走去了嗎?"

"當然。"

他拍了拍孩子細瘦的肩膀。

"他沒有光環,但他仍是我的天使。"

他看著逐漸黯淡的天光,輕聲地說。

"我也能遇見我的天使嗎?"

"會的,但是你也要努力向他走去。"

孩子朝他露出了一個天真的笑,像是對這個結論感到滿意非常。

教堂陷進了短暫的黑暗,地上的圖像不見蹤影。

可他們都知道,很快地,月光又會照亮這一個小丘上的教堂,那些色彩斑斕的故事又能清晰可見。




他坐在月色裡。

稍早年幼的孩子已經在母親的呼喚聲中回家去了,現下的教堂裡空無一人。

手握號角的天使仍然靜靜的映在佈道台前。

城鎮裡的鐘聲響了起來,他四周富麗堂皇的莊嚴建築頃刻消失,只剩下了破敗的斷垣殘壁。

他坐在斑駁老舊的長椅上,月光灑在他身上。

曾有天使駐足的地面上有一道巨大的裂縫。

他盯著那個裂縫半晌,微微側過身望向身旁壟罩在斷裂的樑柱下的空間。

那裡原本似乎是個告解室。

"那麼,你喜歡這個故事嗎?"他語帶笑意,聽起來像是善意的調侃"我的天使。"

他的搭檔從那片晦暗中走了出來,輕輕地哼了一聲朝他伸出手。

"耽擱太久了。"

他從善如流地抓住那隻節骨分明的手,讓他的搭檔攙著他緩緩站了起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冰炎。"他半倚在搭檔身上,心情很好地捏了捏手心裡微涼的指掌"他是主動走出去的。"

"嗯。"他的搭檔一如既往的不喜歡多費唇舌。

或許在努力忍住不翻他白眼吧。

"回去吧。"他微微歛著眼,有些昏昏欲睡。

他的搭檔反手張開傳送陣。

白光亮起來之前,他看見那道裂縫裡開出了潔白的花。

------------------------------

靈感來源是<halo>的前兩段歌詞。

Remember those walls I built
Well, baby, they're tumbling down
And they didn't even put up a fight
They didn't even make a sound
I found a way to let you win
But I never really had a doubt
Standing in the light of your halo
I got my angel no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