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黑子的籃球】運勢(黑綠黑,微高綠)(吧)

[同人文] 【黑子的籃球】運勢(黑綠黑,微高綠)(吧)

  「巨蟹座,今日的你是個超級大明星,會有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哦!

  不過唯一要小心的就是水瓶座了,今天你必須先跟你水瓶座的朋友說聲抱歉了,因為你必須先離開他們一陣子,這樣子你的大明星夢才會成真哦。」

  綠間真太郎一如往常地聽著晨間的占卜,邊為自己的左手套上了一圈圈的繃帶。自己的指甲關係到自己的準度,莫名地這就是綠間真太郎的哲學。他撫平了自己的髮,將有些滑落的眼鏡推上了自己的鼻樑。

  「人事已盡。」

  ──再來就是天意的安排了。

  綠間真太郎慢條斯理地走出門,早就在外頭等著的高尾和成哀怨地嘆了一口氣,人力車早就已經靜候多時。「小真,你終於出來了!我還以為我又要跑進去你家……」

  綠間真太郎沒有回答他,只是微微地點了頭,利用鏡片的反光告訴自己今天的運勢極佳。坐上了人力車的後座,他告訴前頭的高尾和成可以走了的訊息。

  微微推送的微風很舒服,果然今天是運勢極佳的一天。

  綠間真太郎在後面想著今早的占卜,手裡拿著自己的幸運物──小兔子玩偶,任由前面的高尾和成吵鬧地喋喋不休他自己的事情。

  除了引來旁人側目之外,綠間真太郎今日的運勢極佳。

  秀德的準決賽舉辦在今天,而他們正火速趕往會場──至少在高尾和成眼中,這是他所能踩出最接近火速的速度了。反正離比賽開始還有充裕的時間,他們大可以慢慢來,只是綠間真太郎莫名地堅持今天一定要早兩個小時到會場,今日的運勢才會順,這就是高尾和成這個看起來就不像會是早到的人出現在大街上的原因。

  除了想殺了綠間真太郎,高尾和成的心中還是只有想殺了綠間真太郎。不過既然自家球隊的教練都容許他擁有每日三次的任性權,那麼自己是不是也不該那麼在意呢……

  高尾和成才想到一半,就被迫緊急煞車。

  除了被突如其來的停止給晃動絕佳的身體外,綠間真太郎今日的運勢極佳。

  ──除了眼前突然出現今日最不能遇到的人的身影之外,綠間真太郎今日的運勢極佳。

  「喂!走路要看路啊!」高尾和成大聲嚷嚷,最後在看見來人之後,吃驚地叫了出口。「哇,是你!」

  「早啊,高尾君。」

  「請不要這麼若無其事地打招呼啊!」

  「抱歉,高尾君。」

  影一般的黑子哲也在正準備去比賽會場的秀德兩人面前這麼說著,手裡拿著喝一半的香草奶昔。在後座看著前面兩人微妙對話的綠間真太郎覺得自己某條線正在快速地崩壞。

  不只是一兩次的事情了,從帝光、從「奇蹟的世代」剛崛起時就這樣了──在綠間真太郎眼中,黑子哲也始終如一: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同為帝光籃球部的隊員,久而久之卻也習慣了起來。而綠間真太郎在嘗試把一切都推給星辰占卜時,黑子哲也那時卻莫名其妙地回了他一句話。

  「綠間君,真的是笨蛋呢。」

  ──綠間真太郎曾經試圖找出巨蟹座和水瓶座之間存在的微妙關係,除了晨間占卜講的那樣,應該還有其他的:並不只是要避開,應該說是天敵、宿敵。確實有好幾次球隊是因為黑子哲也的妙傳才化險為夷,但綠間真太郎想,那必定只是因為巨蟹座完美運勢中出現的小小差錯。

  儘管晨間占卜有時候會說出類似這樣子的話:「今天的你運勢普通,需要水瓶座的協助,以及幸運物品『貝殼鑰匙圈』才能夠度過這一天!」,但是綠間真太郎有時卻會質疑晨間占卜的準確性──儘管到最後他還是無條件地照做了。

  貫穿全場的三分球為秀德投下了致命的最後一球──投下這顆球的綠間真太郎看著自己拆下繃帶的左手,走回了秀德的休息區。人事已盡,剩下的就是天命了──綠間真太郎認為勝利是必然的,並不需要太大工夫去擔心這個根本不需要解答的問題。

  然而這樣子的景況日復一日,卻在碰見昔日的隊友黑子哲也時,被對方打亂。只是一分,誠凜險勝,而秀德,而他,輸了這場比賽。晨間占卜的事情只要碰上了他,一切就會像脫了軌,沒有目標地遊走。他總是讓晨間占卜變成可笑又不可信的孩子遊戲。

  綠間真太郎對於這樣子的場景嗤之以鼻,他想這必定也只是完美的巨蟹座偶爾的錯誤而已,然而對方在勝利之後露出的那種真心的微笑,卻在他的眼中愣了──然後化作心底最怪異的那一種心跳,持續地為他──為他一點都不了解的黑子哲也跳著。

  水瓶座果然是討人厭的。

  綠間真太郎走下了人力車的後座,打斷了前面正在講話的兩人。「高尾,發生了什麼事嗎?」

  「啊,綠間君也在呢。」

  黑子哲也再次成功地讓綠間真太郎好不容易建起的理智崩塌。

  ……意思是他在後面看著他們那麼久,黑子那傢伙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嗎!晨間占卜果然是不會出錯的,今天一定、一定要避開水瓶座!

  綠間真太郎必須費力克制自己才不會生氣地反駁,他推了推眼鏡,試圖隱藏自己的心情。「黑子,你在這裡做什麼?」

  「前輩們說要去看比賽。」

  綠間真太郎晃了晃身子,轉了身回到了人力車後頭。「那告訴他們不用來了,反正這場比賽贏的一定是我們。」

  黑子哲也愣了一下,接著吸了一口奶昔,平靜地點頭。

  高尾和成雖然聽多了綠間真太郎這類的話,但對黑子哲也如此乖巧地就點頭,還是感到不可置信。那個啊……不打算反駁一下嗎?就這樣子點頭?你的腦子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這樣子的對話本來就維持不久,在經過幾秒的靜默後,坐回原位的綠間真太郎禮貌性地和黑子哲也點了頭,接著就意示高尾和成可以繼續踩著踏板行進。

  黑子哲也吸光了他的奶昔,看著握在手裡的另外一杯,猶豫地拉開吸管,最後才緩緩地插進吸管的洞口,又慢慢喝了起來。

  當高尾和成的腳踩下了踏板的那一個瞬間,黑子哲也默默地讓出了路,在眼神補捉到綠間真太郎臥在後座後,突然將在口中的奶昔快速地吞下喉嚨,接著忍笑地看著他。黑子哲也似乎想到了什麼,顫抖地克制自己別笑出聲──就像當時看見日向學長的一年級時的照片一樣。

  「綠間君,很好笑呢。」

  綠間真太郎和高尾和成一齊看向了他。

  「坐在後座的綠間君,感覺很像小狗呢。」

  綠間真太郎,巨蟹座,奇蹟的世代的一員,天才的得分後衛,理智在據說巨蟹座運勢很好的一天,不曉得斷了幾次。

  黑子哲也,水瓶座,奇蹟的世代的一員,身為被綠間真太郎討厭的「影」正努力憋著笑,拿著奶昔前往會場。

  當天的比賽秀德以一百零三比五十五的比分壓倒性勝利。

  果然今天巨蟹座的運勢就像個大明星。

小黑子永遠是綠間生命中的未知數(笑
大家好~我是夜臣
嘛~目前最喜歡的就是學長>///<(被巴飛
目前的坑:千年前後(冰漾)(他不讓我貼連結QAQ
啊沒了嗎?(愣
感覺正好的說...(誒
好日常的感覺!(燦
冷.是我的妻啊(燦(诶?
曉(西瓜)就是寵物!
麟芹=比我大的妹妹(笑